三国之重生诸葛-第4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4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4部分广场处,徐庶等作别离去,临行前庞统偷偷向诸葛亮表示明早想来见他,诸葛亮高兴地应允后,庞统才有点茫然地离开了。  整个刘府上下其他所有人全到了正门来恭候这批刘表家的英雄亲信,特别诸葛亮,更成了刘表一族的中坚力量,备受仰慕。  刘表拨了四组房舍短时间之内布置其他所有人,大多数子弟兵明早就出发到洛阳北郊的大刘家军营去,由于地大物博,因此刘家军营的规模更胜从前。  诸葛亮应对了亲族的欢贺后,杏儿等四女才有空拥着他与刘楚翘、慕容香到他新的卧龙居去。  柳无依原来受不住旅途的艰困病倒了,吓得诸葛亮忙赶到她的香闺去。  伊人清减了很多,玉容苍白,病因却有一半是为了挂念诸葛亮,见他回来,抱住他惊喜不已,到晚宴前,精神好了不少,已可离床活动。  看到杏儿众女欢天喜地的样子,诸葛亮也愁怀尽解,抱住柳无依和慕容香的蜂腰,高兴地问道:“今天晚上由谁伴我?”  她们俩个粉面飞红,自然是都想陪他。  刘楚翘笑道:“不如我们三人一起伴你吧!只怕你收拾不了。”  慕容香也面带桃花地娇笑道:“还有六个丫头呢?看你怎生收拾?”  诸葛亮望了杏儿四女一眼,奇道:“何来六个之多?”  柳无依笑道:“忘了花腰郡主的秀玉和秀巧吗?”  诸葛亮一呆道:“她们不是留在洛阳吗?”  慕容香责怪道:“你忘了她们哩!多亏我央孙乾命人将她们乘兵荒马乱中,秘密接了出来,比你们还早了十天到洛阳呢。”  诸葛亮大为激动地道:“还不唤她们来见我?”  慕容香一声娇呼,只见两个动人的丫鬟由内室奔了出来,拜倒诸葛亮身前,按耐不住痛哭起来。  诸葛亮心里面牵起忽略了她们的歉意,怜香惜玉之心大起,起身扶起她们俩个,抚慰一阵后,才到主宅大堂和刘表共进晚膳,与会的还有孙乾、马超、关羽和张飞。  一阵劝酒和互相祝贺后,刘表由衷致谢地道:“我们刘表家能有此再生时机,全靠各位协力同心,不顾生死争取回来的。”  孙乾道:“这一趟我们真的可安居乐业了,王后和刘皇叔回到洛阳后,曹爷马上被封为丞相,一旦再立功勋,就可晋爵封侯,我们刘表家有了这个大靠山,为这场战争牺牲的所有在天之灵,都安息了。”  提起为这场战争牺牲的所有在天之灵,大家都神色一黯。  刘表咬牙切齿道:“这笔血账,曹丞相一定会为我们追讨回来,徐总管私下对我说,丞相已有了攻打董卓的计划,还盼望由孔明执行。”  诸葛亮心里面矛盾,说句老实话,他的主要仇人只是董卓,假如要他率军将长安内的城池逐一攻陷,涂炭生灵,实非他所愿。  对侵略性的战争,他实感深深的厌恶。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成为曹操的爪牙,那是由于历史上的刘备,到汉庭不久,就与曹操决裂,他怎么能够站在曹操的一边呢?  可是看起来刘表家其他所有人,早视曹操为他们的新主子,一副生死与共、同进同退的样子。自己又不能够告知他们历史会朝怎么方向发展,也凭心而论无法使他们相信。这果然是难缠之极的一回事。  仰天长叹道:“汉献帝册封曹爷为丞相,难道是汉庭本地的权贵全无异议吗?”  刘表见他对曹操打算委他以重任的事无所谓,诡异地瞧了他几眼,道:“不仅有异议,还不同意得十分激烈呢。”顿了顿道:“汉庭自萧何。韩信之后,排外的情愫相当强烈,汉高祖为其宗族裂地分王,可以说是用人唯亲的代表,眼下的情况可说是在迫不得已下,不能不凭借外国的人材,为己筹谋。”  再叹一声道:“可是韩信被老皇帝赐死后,汉庭军方十分不高兴,最终逼使陈平丢官,仇外的情愫又再壮大起来。我们固然说有汉庭血统,可是终被视为局外人,属曹爷的系统,因此我们定要全心全力助曹爷,要不然假如他倒台,我们也不会有好时间过。”  这几句自然是要提点诸葛亮了。  关羽等人都默然不语,他们三人全以诸葛亮马首是瞻,单凭重诸葛亮的打算。  孙乾插入道:“眼下曹爷的对策是要先立功勋,那是由于曹爷治国的本事肯定所有人都不会有疑问,然而在军事上,汉庭却认为他狗屁不懂,因此他假如真的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功勋,地位即可稳若泰山,我们定要在这方面为他多做文章。”  关羽沉声道:“汉庭方面不同意曹操的主要有何人?”  刘表道:“最重要的原因是以张宜为首的本地权贵,他们因伏皇后是曹操救出来,因此猜疑刘皇叔是曹操布置在汉帝背后随时取而代之的一颗工具,于是抬了皇上的次子刘沐出来,这批人都是汉庭实力派的人物,曹爷对他们十分顾忌,连皇上都不情愿过份违逆他们,因此固然任用了曹爷为丞相,车骑将军依然只得起用张宜。”  孙乾怕他们不清楚张宜,进一步分辨道:“张宜乃太后之弟,当年灵帝之能成皇帝,他也曾尽力策反乃姊,使她向汉恒帝说项,因此一直以为自己功勋最大,眼下竟然屈居曹爷之下,自然极不甘心。”  大家疑虑尽释。  汉恒帝乃现今汉献帝刘协的祖父辈,那时刘协依然只是王子身份,对刘协毫不看重,要不然也不会轮到汉少帝先做皇帝。  曹操得了刘协这“奇货”后,大施银弹,买通张太后和张宜,使他们分别策反董卓的宠妃不住地进谗言,刘协始有问鼎王位的可能。  诸葛亮晓得这绝非劝导刘表要留神曹操的时刻,不再多言,转移话头,一阵风花雪月后,晚宴完毕,各自回住处休息。  离开大堂,关羽和马超两人理由送他回去,陪他一道走。  关羽小声问道:“孔明似乎对曹操没有多大好感,是吗?”  诸葛亮无可奈何道:“枭雄都是只重实利,这种人关兄愿和他交朋友吗?”  马超愁云密布道:“可是正如少爷所言,我们的命运已和他挂了钩,假如他坍台,我们也完了。”  诸葛亮巴不得将玄德的事告知他们,终压下这愚蠢的打算,微笑道:“这事随机应变吧!待曹操的权位稳定下来后,我们才想方设法和他画清界线,要不然定会给他累死。这是我的打算,千万不要告知任何人,连张飞和孙乾都不可泄露。”  两人对诸葛亮早心悦诚服,又见他那么信任自己,都高兴地点头。  道别后,诸葛亮回到新的卧龙居。  居内灯火通明,众女聚在议事大厅里边,观看慕容香和刘楚翘两人下棋。柳无依则因病体还不曾彻底康复,回房休息。  诸葛亮先到房内探看柳无依。  这美女不知是不是因环境影响,又或诸葛亮的爱宠,原本冶艳的风姿,化作姣丽中带着贵气的动人气质,穿了一袭素蓝地淡黄凤纹的贵妇服装,刻意为他打扮过的高髻云鬟,淡素蛾眉,充溢着清雅诱人的风情,脸色固然还有点苍白,却别有一股楚楚动人的弱不禁风美姿,在灯火映照中,美目藏着对他海样的深情和依恋。  自蓟县之行后,为了收拾董卓的人,他少有与她这种单独相处的可能,禁不住一阵疚歉。  众女阵阵喧笑声,朦胧由议事厅处传来,却不会破坏此处的宁洽,反更增添了愉悦、惬意和亲切的感觉。  柳无依见他走进房来,“啊!”一声高兴地拥被坐了起来,玉脸生辉。  诸葛亮坐到床沿,将这扑入怀内的美女拥个结实,感觉着她高挺豪|丨乳丨起伏不停,丰盈诱人的生命感觉。  他以面颊摩擦着她粉嫩的粉面,望着她后颈和领口内一截雪白的内袍,心里面一阵激动,比之以前任何一刻,他更加有自信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子。    这时候,诸葛亮突然听到有人倒地的声音。诸葛亮听声辩位一听马上知道不好,那是刘备刚才站的方位。难道他伤重不治?没可能呀,刚才和上官星魂一战,他只是中了上官星魂一刀,伤了一点皮外伤而已。但是诸葛亮看到刘备面色忽然大变。手臂,额角、脖子..每一根青筋都暴了起来。  这时的刘备全身都已肿涨,肌肤已开始崩裂,甚至连血管都已绽破,眼角、鼻子、指甲缝里,已开始沁出鲜血!  “皇叔,皇叔!”诸葛亮连忙上前扶住他。  “上......上官星魂的剑有毒!”刘备用尽最后一口气说,然后吐血而死。  难道是上官星魂的剑上也涂满了七步断肠膏?  这时候,七步断肠膏已经开始腐化的作用,刘备的身体已经开始溃烂,流出让人恶心发臭的黄水。  “江湖上传闻粘上了七步断肠膏的人的尸体流出的黄水的人,轻则自废沾到的四肢,重则有生命之危险。孔明,快远离皇叔的尸体!”云长连忙拉开诸葛亮。不一会儿功夫,上官星魂和刘备的尸体化作地上的两摊发愁的黄水。  诸葛亮颓然坐下,把脸埋在两手里。  天啊!这个事情闹得太大了,现在连刘备刘玄德竟然死了,怎么办才好呢?不!这是没有可能的,我是不是在发梦?诸葛亮使劲地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那感觉又是确确实实的痛,而且这个叫刘备的人的衣冠正躺在棺材里真实存在在,棺材前面正供奉着一个新牌位。  诸葛亮摸着从已经死去的刘备身上掏出那个玉班子,思想又一次陷入初到古代时候亲眼目睹真的诸葛亮被士兵扎死是的那阵思想混乱。  “我的大哥!你不会是还有一个孪生兄弟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会无缘无故落在一个我不了解的时代,又无缘无故害死了一个人,而更诡异的是无缘无故发现这个人居然是未来三分天下的刘玄德?这个未来宏图伟略的一代君主刘玄德居然出师未捷身先死,为了保护我而死?这和历史书上记载的完全不一样?我眼下该怎么办?饿的神呀!这到底是不是三国?我连自己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老天爷,这种倒霉的事情怎么会偏偏找上我?”  “我是谁?”  “我怎么会我是我?”  “我该怎么办?”  像许多思想家一样,诸葛亮又一次像初生婴儿一样对这个生命的本质发出了三个疑问——三个天问:“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也就是说事实上所有人一出生都有做思想家的潜质,然而不少人随着成长生活的麻木很快就将三个问题忘记得一根二净!  诸葛亮突然打了自己一巴掌,心里面祈祷这只是梦的一部分,是大脑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恶作剧,骗自己相信是做梦一场。  “哎呀!他奶奶的熊,不是做梦,真的痛的!”  确定自己不是做梦之后,他很快也像所有读者一样发觉有一个事实让他再也高兴不起来,“不对,如果眼下真的是三国时代,那么刘玄德怎么会这样子死掉的?历史上记载,刘玄德应该是死在白帝城的呀。史书上最有名的一段典故白帝托孤,也就是刘备临终前在白帝城这个地方将诸葛孔明叫到病床前将自己辛苦打来的蜀汉江山和自己不成器的儿子阿斗(刘禅)托付给他照顾。如果刘备眼下真的这样子死了,也就没有了刘备后来的三顾草庐,也就没有了后来三分天下隆中对,更何来白帝托孤这一出戏?没有了刘备,何来三国鼎足而立?历史上如果没有三国时代,又哪会有后来的唐、宋、元、明、清?没有了唐、宋、元、明、清,又哪会有后来的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没有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哪会有我?”此时此刻,所有随着诸葛亮死去的连锁后果都一一涌进了朱葛谅的脑海。  “难道是我真的改变了历史吗?”  换句话说,所有的存在都是以过去的历史为基础而出现的。例如说有了秦汉,才有了后来的三国时代,接着才有唐、宋、元、明、清,接着才是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之,如果连结整个历史的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改变,所有的一切就会像推倒了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出现连锁反应,最终导致面目全非!  换而言之,假如刘备真的这样死了,中国的历史就会被彻底改写。如此一来随之而来的连锁效应就是,历史上就不会有后面的三国、唐、宋、元、明、清,同理可推关于眼下二十一世纪的所有眼前的所有都会消失,连带他这个二十一世纪的人也就不会存在。  太平洋东岸上空飞过的一只蝴蝶轻轻地拍一下翅膀,可能会引起太平洋西岸的一场风暴。  一连两日诸葛亮在恐惧中等待着自己的身体逐渐消失在这个空间。然而两天过去了,和上一次诸葛亮死了一样,朱葛谅发现自己身体并没有变化,反而是真实地存在在这个陌生的三国空间。  诸葛亮自己深陷了沉思,最终他不由得又一次整理起自己的思绪,“如果刘备真的死了,中国的二十一世纪肯定是另外一个样子的,也就没有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朱葛谅存在!然而既然我到现在并没有消失,那么就证明很显然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并没有那是由于眼前这个眼前刘备的死而改变,也就是说刘备并没有死而是别有其人。而且史料记载刘备压根就不是这个时候死的。很显然这是历史的宿命。这道理就好像没有了拿破仑,然而法国的历史上依然会有像拿破仑一样的人物出现在法国大革命里面一样。”  “换句话说,刘备既然是确有其人,如此真正的刘备又到底在何处呢?既然过去的人不能够有未来的科技能够将自己送到另一个世界,如此历史将我送到了此处来,又刚好在这个时空节点将诸葛亮身份赋予我,那就是意味着历史将委以重任给了我,对了,肯定是这样!那是因为我就是后来的那个助刘备三分天下的诸葛亮。三国的历史肯定不会被改写。这就是怎么会我会到三国来的原因。因为我已经成为连结历史的一环,既然有我也就有了刘备。但是真正身负历史重任的刘备有在哪里呢?”  未来汉中王,刘备,刘备,刘辈?  诸葛亮摸着一直带在身上,自己从二十一世纪带来的的改变人基因的新药,突然间,一个荒唐而大胆的念头,不可抑制地涌上心头。  四天之后,刘辈身上中的毒奇迹般好了一起。而且认识刘辈的人发现,经过这场大病之后,刘辈好像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和昔日的那个只会纵情声色的窝囊废简直有天渊之别。  刘辈独自一人在后园内练刀,表情极其严肃,然而诸葛亮才踏进园内,他就察觉到了。诸葛亮“嚓!”地拔出李楚原所赠的名刀屠龙,大声疾叫道:“小子看刀!”  刘辈眼中精光一现,挥刀往他劈来。  诸葛亮摆刀轻舒坦松架着,正色道:“当是游乐吗?狠一点!”  刘辈一声大喝,展开伏羲刀法,向诸葛亮横砍直劈,斜挑侧削,攻出七刀。  到第七刀的时候,终因纵欲过度加上平时疏于练习,被反震得长刀甩手掉在地上。  刘辈一面颓丧,为自己的败北忿忿不平,却又无能为力。  诸葛亮为他拾起长刀,领着他到园心的小桥对坐在低栏处,严肃道:“刘辈!你是不是真有决心排除万难为你姐姐报仇?”  刘辈斩钉截铁地道:“不管怎样,我亦须将董卓和皇上杀了。”  诸葛亮沉声道:“你是不是心理面不是这么想的?”  刘辈不以为然地道:“报仇雪恨,谁不想?”随即又失望道:“然而即使是我像军师那般高明,也杀不了他们,要不然军师早就将他们杀了。”  诸葛亮暗暗惊异他精到的结论,微笑道:“你要报仇,我亦须报仇。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可以帮你手刃仇人,你却要答应帮我做一件事好吗?”  刘辈何曾料到诸葛亮那么关注他,瞪大了眼睛,呆望着这仅有的“亲人”。  诸葛亮道:“眼下我要告知你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假设你真有为姐姐报仇雪耻的决心,就依我交待去做,要不然也绝不可泄露半句出去,连花腰郡主和孙乾也不例外。”  刘辈跳了起来,跪倒地上,重重叩了三个响头,小眼淡红道:“一旦能为姐姐报仇,我刘辈什么都肯做。”  诸葛亮低喝道:“站起来!”  刘辈霍地立起,眼内充溢着了渴想晓得的神色。  诸葛亮微微一笑道:“我想使你成为三国鼎立的汉中王刘备!”  刘辈愣了一下,嗫嚅道:“什么是汉中王?”  孙乾走进园内的时候,诸葛亮刚将和田玉班子挂到刘辈颈上。  由这一刻起,他就是汉庭刘皇叔刘备。  刘辈的神色又惊又喜,然而目光却坚定不移,充溢着一往无前的决心。  没有人比他这个长居王宫的小孩,更了解这时机是怎样难得。  也唯有成为天下最强大国家的君主,他才有能力解决汉帝,为姐姐洗雪仇恨。  他不仅恨汉帝,也恨每一个袖手旁观,以冷脸向着他的人。  眼下只有诸葛亮能使他彻底信任。  孙乾微笑来到他们师徒之旁,赞道:“我从未见过玄德那么勤力的。”  诸葛亮向刘辈使个暗号,后者懂事地溜走了。  他也经常往见刘辈,教他怎样扮在穷家过了十年的刘备,到后来反是由刘辈告知他自己想出来的东西。  诸葛亮见他那么精乖,放下绷紧的神经。  诸葛亮借队伍休整的借口,和刘辈以及少数的几个关键人准备了几天。几天后,和伏皇后汇合的事件到了。现在“刘辈”已经是名正言顺改头换面,成为未来的汉中王刘备刘玄德。  刘表亲身在广场恭候,“玄德”则躲在一身戎装的刘楚翘和慕容香身后,望着恢复了本来面目的伏皇后入堡下车。  伏皇后这时的眼内只看到到一个玄德,脸上现出无可掩藏,真挚感人的狂喜神色,往玄德奔过去。  玄德也哭着奔了出来,投入她怀中去,二人相拥而哭起来。  刘表来到伏皇后他们二人旁,感动地道:“皇后,这应是高兴的时候才对。”  号角声起,表示董卓军团已兵临堡下。  伏皇后抬起粉面,哭得又红又肿的美目望着刘表道:“我们二人得有今天,彻底依赖刘爷豪情厚义,感激的话不说了,一旦我们他们二人一天在汉庭还能够说话,就要保得你们刘表家富贵荣华,子孙昌盛。”  刘表目泛泪光,大笑道:“有夫人此话,刘表可纵使再死一百次,也死而无憾了。”  许攸深恐横生变故,催促道:“夫人!我们马上要起行了。”  刘表和张飞的精锐部队队员,加之许攸和他的三十名好手,护着她们他们二人,和与诸葛亮依依惜别的慕容香,向后院去了,自然是由地道潜往城外,与徐庶的部队碰头。  诸葛亮、马超、关羽等则留了下来,没有了他们这几员大将,怎能抵挡兵员数目多上了十多倍,兼后援无有穷尽的大汉大军。  董卓军团并没有马上进围城堡,只在外面布防,洛阳城内外的驻军不住赶来增援,运来各种围城的器材,到第三天时才完成了整个围困的阵势。  这恰好是诸葛亮等渴望的事,就是将董卓军团牵在此处不放,好让伏皇后他们平安无事逃返洛阳。  整个计划最赏心悦目的地方,就是董卓的人以为刘备依然在他们手内,因此不太斤斤计较余下人等逃出去,一旦攻破了城堡,杀尽刘表家的人,就称心快意了。  诸葛亮经常在城墙露面,还特别布置刘表和刘楚翘到城楼现身,使董卓的人更不猜疑他们暗有图谋。  第三天晚上,担当监听那四条只能够通往堡外灌木丛地道的刘表兵丁,发现有董卓军团潜来,忙将浸了脂油的柴火抛入地道里,再加鼓风机吹送,将快抵达的董卓军团活生生烧死了数百人后,才将地道以石块封了。  那边的董卓当然是气得咬牙切齿,清早就命人到城下大骂一阵。  诸葛亮大感有意思,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毫无实质意义的“骂城”。  关羽一言不发,取出他那特制的强弓,在董卓的人吃惊不已中,一箭将那声音特大的骂城专家射下马来,射程超过了八百步,比弩弓的射程还打算远上了数丈。  刘表兵士采声震天。  董卓军团则是噤口无言。  忽又有一人驱马冲来,这一回学乖了,在千步之外已勒马停定,大声喝上城堡道:“诸葛亮,董太尉要与你说话。”  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发笑,我才不会蠢得喊破喉咙与你对答。  旁边的马超召了个人来,笑道:“当众折辱一下他也好!”  诸葛亮醒悟,道:“叫他有屁就放吧!”说完自己按耐不住先笑起来。  马超和关羽不由得会心一笑,对关羽来说,那是罕见的表情。  那人愣了一下,大喝下去道:“有屁就放!”  声音在墙上墙下来回激荡着。  刘表家这面都放声大笑起来,充溢着喜悦的形势,董卓的人那边当然是无比义愤难平。  对话还怎么接着下去,战鼓声中,董卓军团开始发动围城之战。  董卓的人围城的大军,不计后勤支援的兵员数目,总兵员数目达三万多人,以前锋营为主,这已是董卓的人霎时间能组织的所有实力,将城堡重重布阵困着。  刘家就是典型的高处或背靠山岭、又有良好水源的城堡,易守难攻,起初建城时汉帝是盼望作为城内另一能坚守的据点,那知竟是变成应对自己的反叛基地。  因此董卓的人也不想匆忙围城,免得元气大伤,初时还以为堡内人手和给养都有问题,这时看到城堡上斗志如虹,才清楚错上加错。  本来众将都力撑长期围困的对策,何曾想到诸葛亮一句说话,就惹得董卓沉不住气,颁命强攻。  刘表家富甲天下,城堡的形式都会是依那时候最严格的标准建成,坚实严固。城墙又厚又高,足可抵挡对手的仰攻、攀登和撞击,保护外城的城河既深且阔,城墙上又有精锐的刘表兵士,因此纵然董卓军团兵员数目多了十多倍,依然没有破城的把握,仅有的优点,就是董卓的人后援无穷,足以力撑他们打一场消耗战。  诸葛亮他们固然有地道的便利,然而储存的物资粮食早全部搬来,城外刘家军营的人又要逃往汉境,故变成了孤军,不过他们的企图只是要守上一段时间,因此都是心怀舒畅,抱着游戏的心境和董卓的人玩一场城堡战事。  诸葛亮望着举起护盾,阵容鼎盛,不住迫近的董卓军团,愁云密布道:“怎么会他们不将保护外城的城河的水源截断,不用涉水过河如此麻烦?”  马超笑道:“我们这条是活河,不用引进河水,那是由于壕底有泉水喷出,想截断也不能够。”  诸葛亮疑虑尽释,这是经一事长一智了。  关羽平静地道:“了结之法,是开凿支流,将河水引走,然而那至少要十多天的时间才可以,我猜他们正在后方赶建活桥,横跨河上,方便围城。”  诸葛亮奇道:“那眼下下面这些人不就是只是虚张声势?”  关羽道:“围城军最忌闷围,务必要让他们有些动作,当作活动筋骨也好,当作练习也好,只有那么才能保持斗志。”  诸葛亮点头表示明白,在战争中,人的心理因素绝不可忽略,古今如一。  蓦地下面的董卓军团一声发喊,持盾冲前,直冲到保护外城的城河对岸处,蹲了下来,躲在盾后,数千利矢手,随后冲至,躲在盾牌手后,举弩发射,霎时间漫天箭雨往墙上洒来。  关羽大声传令,刘表兵士全躲到城垛之后,不用还击。  关羽又以比那骂城军官更大的声音喝道:“预备沙石!灭火队预备。”  话犹未已,敌阵中再冲出一队二千多的火器兵,以燃着的火筒子,往城墙射来。  围城战最终拉开序幕。  双方各以矢石火器互相进攻,外墙和城头都有撞击和火灼的痕□□,然而都只是在平常人眼中看起来伤痕,不损结构,刘表兵士居高临下,矢石充足,守得固若金汤,伤亡极少,而董卓的人一天下来,已伤亡了千多人,可谓损伤惨重。  直到此刻,董卓依然不理解对手怎么会各方面都那么准备充分,那是由于他们一直紧密注视刘表家的动静,只见有人和物资移出城外,却没有东西运进城堡来。  他们没有想起地道的存在,也不能怪他们愚蠢,一来要建一条那么长的地道,是近乎不可能的事,还有就是那是由于假如有地道,诸葛亮等就不可能留在此处了。那猜到这恰好是诸葛亮计划里中最关键性的环节。  那天夜晚情报传来,汉庭大军犯境,吓得汉帝面如土色,催迫亲信大将日以继夜围城。  到第十天的时候,董卓的人在伤亡惨重下,最终顺利建立了三条跨河的扶梯,又以巨木撞击城门。  刘表兵士则以矢石火器还击,又以类似长钩的兵器应对对手的攀攻,并用一镬镬的沸水滚油往下浇去,杀伤了敌方近二千人后,董卓的人才退下去,只守着三座扶梯。刘表家方面也死了五十多人,伤了百多人。  伤员马上被运往城外。  至此诸葛亮才真正感受到在战争里,个人的实力是多么渺少,那对他是绝不愉快的感觉。  守到第二十天,董卓的人最终顺利将河水引走,又花了三天时间以土石将保护外城的城河填平,刘家也呈一切已成定局。  董卓的人大举进攻,将围城的有护甲保护的战车,推过填平了的保护外城的城河。  这些战车各种形式都有,最高明是登城车、撞车和飞楼。  登城车高度像城墙如此高,使对手能敏捷攀车登城;撞车负着坚木,对城门和城墙施以连续的猛烈撞击;飞楼则供箭手之用,反以居高之势,向墙头的守军施袭。  应对的仅有办法,是以巨石加以轰击。  不到两天,能用的巨石都已用尽,诸葛亮马上发下撤退的吩咐。  当董卓军团攻入城内的时候,整个刘氏庄园全陷在一片火海里,由于房舍树木都抹上硫磺,要救火也有心无力。  董卓的人望着大火燃足了十天,剩下一片焦炭残余,片瓦不留的灾场,心里面也不知是何感受,然而总不会是好受了。  是役董卓的人丧生了八千多人,伤了万多人,举国震惊。    上官星魂悠悠道:“你既已死了,他是死是活,都已与你无关,但你只要活着,就绝不会忍心见他为你而死,是么?”  诸葛亮惨笑道:“这岂非太不公平。”  上官星魂放声笑道:“到了此时,你还期望什么公平的条约?何况,在你未死之前,说不定还有些机会将他救出去的。”  诸葛亮目光凝注着刘辈,指尖己不觉在发抖,若有人说诸葛亮居然也发起抖来,天下只怕谁也不会相信。  上官星魂大笑道:“诸葛亮,我实已将你的骨子都瞧透了,我知道你非答应不可,你已无选择的余地。”  诸葛亮眼角似乎向窗外瞟了一眼,又叹了口气,悠悠道:“上官星魂,你既如此令我失望,我说不定也会令你失望的。”  语声中,只听“嗤”的一声,一丝乌光,挟带着尖锐的风声,毒蛇般掷住那大汉的咽喉。  那大汉狂吼着抬起手,他刚抬起手,诸葛亮瞬间启动,将《太平要术》上的上乘轻功发挥到极致,影随身动已像幽灵般般掠了过去,将刘辈连人带椅子一齐推开。  上官星魂大惊之下,也想扑上去,但一道冷森森的刀光,已匹练般飞来,挡住他的去路。  诸葛亮直将刘辈推到角落里,才松了口气,喃喃笑道:“关羽、刘备,我认得你们两人,真是解气。”  关羽掌中的长鞭,已如弓弦绷紧。  他双手用力紧拉着长鞭,就象是长江险滩上拉船的纤夫似的,身子几乎已和地面平行,识柔的手掌,已暴出青筋。  他用尽了所以力气,那大汉竟仍未被拉倒。鞭梢几乎已嵌进这野兽般大汉的脖子里,他那双野兽般的眼睛,几乎已要凸出眼眶来。  但他竟只是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既不伸手去夺,也不向关羽走过去他喉咙里嘶嘶作响,格格笑道:“小小子,你拉不倒我的!”  关羽既未瞧见力气这么大的人,也未瞧见过这么愚蠢的人,只觉又是惊骇,又是奇怪,突然大声道:“你能拉得倒我么?”  那大汉列嘴一笑,竟真的用脖子去拉那长鞭,只见那大汉铁塔般的身子己缓缓倒下,又黑又紫的脸上,舌头已吐了出来,眼珠子也凸在眼眶外,似乎还在瞪着关羽,关羽忍不住机伶伶打个寒噤,苦笑道:“四肢发达的人,头脑为何总是这么简单?”  从梁上望下去,刘备和上官星魂就象是两具木头人似的,面对面地站在那里,到现在还没有动弹。  上官星魂眼睛盯着刘备眼中的刀,再也不敢去瞧别的,但旁边发生了什么事,他自然不瞧也可想到。  他额上已开始沁出了冷汗,突然大声道:“你就是刘备?想不到你们这些破落的皇子皇孙居然还有一两个高手?”  刘备灰色的眼睛,死鱼般盯着他,并不说话。  上官星魂嘎声道:“你若肯就此束手就擒,我让你死得痛快些。”  刘备嘴角动了动,列嘴一笑,道:“束手就擒?你是说石梁的那一役?”  上官星魂道:“那一次,是我放过你,这一次就没有这么好运气,知道么?”  刘备冷冷道:“不错,我一直都不是一个运气特别号的人。但是这次不同,只因你这人靠出卖朋友为生,居然使出那么下三滥的手段,实在天理难容。”  上官星魂道:“既是如此,那么你就是不接受我提出的交易了。”  刘备嘴角露出一丝冷削的微笑,缓缓道:“你可知道,纵然是妓女,遇对了客人时,也会奉送一次的..我这次杀人时替天行道,就是奉送的。”  说话完,刀已出手。  关羽脸虽似红了,却忍不住笑道:“这比喻又粗又脏,倒的确妙极。”  只见刘备霎时间已刺出七刀,他的刀法仍是犀利而独特,时以纹风不动,刀光却已如雨点般洒出。  上官星魂连退七步,嘶声狂笑道:“刘备,你难道以为我怕你?”  刘备冷冷道:“我并不要你怕我,我只要你死!”  上官星魂喝道:“死的只怕是你!”  他左手抄起张椅子,迎面掷了出去,右手自腰畔抽出柄蚕丝剑,剑亮如月,唰唰唰,三剑劈下。  他剑法毫无花俏,但迅速、毒辣,实用已极。  刘备平生与人交手无数,自然知道只有这种武功,才是最可怕,你若认为他不好看,(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