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部分_三国之重生诸葛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部分
三国之重生诸葛-第1部分标题:三国之重生诸葛  诸葛亮轻声道:“眼下胡姑娘既知是要到我们家来,还打算逃生吗?”  胡姬愣了一下,小声道:“我不清楚!”  诸葛亮浅笑着道:“这样吧!我给姑娘两个选拔,一是由我们命人将姑娘送回冀州与家人团聚,一是你嫁给我这兄弟关羽。”一手拍着关羽的肩头。  关羽猛抖一下,往诸葛亮望来,神色既尴尬,然而又有压抑不了的感激。  爱情总是来得出人料外。  胡姬的凄惨景况,风姿绰约的可怜样子,深深感动了这铁汉死去了的心。  诸葛亮观颜辨色,那还不知关羽打算。  胡姬又窥探了关羽一眼,双目泛红,以蚊蚋般的声音轻轻道:“小女子早无家可归了。”  马超大为高兴拍桌道:“那么就恭喜关兄了。”  关羽皱起眉头,道:“孔明!她本应是——”  诸葛亮截断他道:“说这种话就不当我是兄弟了。唉!关兄肯再接受美满生活,我高兴得差不多想掉泪呢!”  马超笑道:“今天似乎不大适合去找独孤雄麻烦吧!”  诸葛亮高兴地道:“先归家再从长计议吧!”  不由松了一口气,那么圆满地了结了胡姬和关羽的问题,还能有比这更好吗?  才抵刘府,孙乾迎了上来道:“我刚要使人去找你,多亏你们回来了。”  诸葛亮一呆道:“何事那么要紧?”  孙乾笑道:“要紧是要紧极了,却是好事,皇上传旨你马上入宫去见他。”接着将他拉到一旁,小声道:“孔明勿怪我人老噜苏,昨天校场切磋武艺的时候,王后看你的眼神很诡异,你千万要留心防着!”  诸葛亮明白他话内的含意,肯定地道:“我有分寸的了,即使是不会牵涉到任何人,我也一定不会干这种伤风败俗的蠢事。”  孙乾知他一言九鼎,放下心来。  诸葛亮掉转马头,抗拒了马超等建议的保卫,驱马朝汉宫驰去。  洛阳街道的宽阔,才转入向南的大道,诸葛亮心里面涌起给人盯着的感觉。  那是很难分辨的一种感应。  诸葛亮心里面惊讶。  不知是不是打坐运功多了,自己的感觉竟变得那么敏锐。也诡异怎么会会有人在私下里窥伺着他。  他装作溜览街景般,喜怒不形于色往四面张望,刹那间把握了周围的形势。  此处地接南区市集,店铺与民居夹杂,两边路边每隔两丈许就有株大树,林木成荫,清翠苍绿,若暗算者要隐起身形,确是易如反掌。  眼神一扫之下,他发现了几个可疑的人。  二人在一间酒菜馆子二楼凭窗据桌而坐,见诸葛亮眼神望上来,立马垂下灼灼盯紧他的眼神,装作说话。  另一人则是在路边摆卖杂货的行脚贩,被一群看似是买东西的人围着,正在讨价还价,可是却给诸葛亮发现他正专注地望着他的临近,拘束得额头现出了青筋来。  那些背着他的人中,有两、三个体形壮硕,极可能是他的同党。  与这扮作行脚贩遥对的另一边街上,有二人见到诸葛亮驰来,忙闪到树后去,很显然心怀不轨。  诸葛亮想到却是另外的事。  有人布局杀他不特别,奇在对手怎么会能那么精准把握他的路线和行程。  仅有的分辨就是对手晓得汉帝下旨召他入宫,因此才能在这前往王宫的必经之路,设下收拾他的死亡圈套。  而对手的实力应是不怕他有随行的人员,那是由于对手定策时是不会想到他是孤身启程的。  想到此处不由得面如死灰。  这时他差不多可肯定要杀他的人是伏完了,只有他才可通过李贵人清楚知悉汉帝的举动,也只有他才有勇气和实力应对自己。  既然收拾得张飞,对自己也不用客气了。  车舆声响。  前方街上驰来四辆盛满草料的车舆,各有一名兵丁。两车一组,分由左右靠近人行道处驰来,腾空了中间丈许的空位,可容他笔直穿过。  诸葛亮只凭车舆出现的时间、地点和方式,就知不对劲。  生死关头,他不情愿托大,轻提的卢的马索,装作毫不觉察地往车舆迎去,同一时间私下里由腰间拔出两枚钢针,藏在手里。  双方逐渐接近。  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发笑,轻夹马腹,与他经过这段时间相处的的卢已明其意,马上增速,刹那间驰入了四车之间。  这一着大出对手料外,驾车的四名汉子齐声叱喝,现出了狰狞面目。  草料扬上半天,每车草料内都悄悄隐藏有一名弩弓手,从草料下冒起身来,装上了利矢的弩弓同一时间瞄向诸葛亮。  诸葛亮仰天长啸,的卢箭矢般冲前,同一时间两手一扬,飞镖向后掷出。  头两辆车上的箭手还不曾有发射的可能,脸面早插着暴雨梨花镖倒回草堆里。  另二人仓忙下盲目发射,失了准绳,利矢交叉在他身后激射而过。  诸葛亮仰天大笑,的卢的速度增至极限,瞬那间消失在长街远处,教对手空有实力,依然莫奈他何。  诸葛亮在汉帝寝宫的内厅见到汉帝和伏皇后,陪行人员肯定漏不了曹操。  这厅堂部署典雅,汉帝独坐上首,曹操、诸葛亮居左;伏皇后和玄德居右,各据一几。  宫娥进来摆上食物美酒后,退了出去。侍卫只在外面防御,使这午宴有点家庭聚会的形势。  玄德立场沉着,并没有窥探诸葛亮。  伏皇后收敛了不少,美目固然艳采更盛,然而再没有像以前般秋波频送。  厅堂两边都开了大窗,可见外面回廊曲折,花木繁茂,清幽雅静,不闻人声。  汉帝酒过三回后,浅笑着道:“丞相今早告知寡人,孔明这些时间就要启程,去将董卓擒回来好让寡人得解切齿之恨,寡人和伏皇后都十分感动,因此无论如何亦须马上将孔明请来吃一顿饭,以壮行色。”  诸葛亮对汉帝转生好感,不仅因他文秀的风采,更因他有种发自深心的真诚。  单凭他对伏皇后情深一片,又那么眷念曹操对他的恩情,甘于与这大枭雄曹操这种人与虎同眠,就可知他多么重情义了。  而且还有一个原因,使诸葛亮对他特别怜悯。  当今人世间,只有他一个人晓得,这天下最强大国家的领袖,往后是命运多舛。  立刻叩首谢过。  汉帝猛然间慈和地道:“玄德是不是有话要说呢?”  伏皇后和曹操的眼神落到玄德处,都射出像汉帝般爱怜无限的神色。  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发笑,这三人全当了玄德是他们的流落民间的刘皇叔,怎知却只是个假货。  同一时间暗吃一惊,玄德定是因听到仇人董卓的名字,现出异样神态,被汉帝看入眼内。  玄德往诸葛亮望来,大失所望地道:“军师还不曾有空指导玄德,就要走了。”  三人都笑了起来。  伏皇后蹙起黛眉道:“这事会不会令军师冒太多的险呢?”  诸葛亮笑道:“越冒险的事,愈合我打算,伏皇后请稍安勿躁,臣下会留神谨慎的了。”  曹操眉开眼笑地道:“我对孔明却是坚信不疑,知他定能实现。”  汉帝对玄德爱宠之极,浅笑着向他道:“玄德那么敬爱军师,我高兴十分。”转向诸葛亮道:“军师这些时间假如有余暇,可多抽点时间到宫来辅助皇叔,你昨天在校场挡赵云那三箭,玄德激动得向人提过不停呢!”  诸葛亮按耐不住和玄德对望一眼,暗叫高明,这小子那么一阵造作,他朝若特别对他亲密,也不会被猜疑是别有隐情。随即彬彬有礼地认可了。  汉帝仰天长叹,叹息道:“寡人当年命运坎坷,在洛阳的时候,受尽董卓的白眼闲气,一向没有空好好读过书,且每天都要忧虑明天是不是有命。因此玄德回到洛阳,寡人第一件事就是要他博览群籍,要他......”  伏皇后娇嗔地横了他一眼,撒嗲道:“皇上一口气找了十多个人来轮流辅导玄德,真怕玄德给累坏了。”  汉帝高兴地一笑,一点不因被她打断了说话而有半分不高兴。  曹操眉开眼笑地道:“伏皇后想否听听微臣培育刘皇叔的大计呢?”  四人同一时间诧异地往他望去。  曹操以“慈父”的暗号望往玄德,才向汉帝道:“所谓不知则问,不能则学,先圣贤人,兵家刀客,谁一开始时不是一无所识,还不是由学习思辨而来。既然这样,为君的技巧,更须学习。”  汉帝吃惊道:“曹丞相是不是认为寡人对玄德的培育还有所不够呢?这一趟请来指导玄德的人,都为我国在某一艺学上最出众的人材,例如蔡琰的诗歌乐艺,不仅冠绝大汉,各地诸侯之人也无不心生景仰,与幽州的月英并称于世,丞相难道是有更好的选拔吗?”  诸葛亮这时才明白无颜女蔡琰原叫蔡琰,就是那建安时代杰出的女诗人,这时才女的父亲还和曹操有一段故事呢。  伏皇后和玄德好奇地望着曹操,看看他会拿出什么话来答汉帝。  曹操稳操胜券道:“刘皇叔身为大汉刘皇叔,肯定不愁没有能人提携。然而过犹不及,有时太多杂学看法,反无所适从,因此臣下针对此点,特招来天下贤者能人,奇人异士,一齐集思广益,将治理国家的技巧,上至统理天下,下至四时耕种,无所不包,总结在一书之中。他朝书成,一旦太子一书在手,就能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了。”  诸葛亮心里面感叹,曹操为了这自己一手一脚提拔出来的“左膀右臂”,都可说是费尽苦心了。  汉帝按耐不住大笑道:“真亏丞相想出这主意来,假若丞相须要什么协助,尽管向寡人提出来好了!”  午宴就这样舒坦融洽的形势下度过。  宴罢汉帝和伏皇后返寝宫休息,曹操身为丞相,日理万机,连说多了几句话的时间都没有,诸葛亮把遇袭一事告知了他,他听了就急急忙忙地离去,剩下诸葛亮领着玄德到校场练刀。  玄德今非昔比,到那处都有大群禁尉军、护卫、宫娥陪侍在一侧,累得二人想说句心事话儿都有所不能。  采取行动切磋前,玄德按耐不住小声道:“军师!不要去长安好吗?没有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诸葛亮这时见最近的护卫离他们也有五丈的距离,装成是指导他刀法,问道:“他们对你好吗?”  玄德双目一红道:“十分好!我真的当了他们是我的亲人。”  诸葛亮责道:“这是你最终一次当自己是昔日的那个刘辈,由在此时此刻起,即使是在我面前,你还是刘备。”  玄德明白地点头,再道:“不去行吗?”  诸葛亮浅笑着道:“记着我们的君子协定,董卓是我的,皇叔是你的。”  说完一刀砍去。  玄德灵活地跳开一步,摆出架势。  诸葛亮看得心里面一震。  自从那次伤重让他吃了那来自二十一世纪的能够改变人性格的新药,这小子多了以前没有的一种东西,那就是强大的自信,使他的气势顿然大为改观。  他奶奶的熊!难道是我创造了历史?  这就是未来称霸天下,成为三国时代鼎足而立的巨人了。  想到此处,心头牵起一阵难以遏制的冲动。  这时有护卫来报,说蔡琰来了。  诸葛亮固然很想看一眼这与月英齐名的无颜女蔡琰,看她怎样贞丽秀洁,却以于礼不合,也苦无理由,何况玄德又要沐浴更衣,唯有打道回刘府去了。  踏入门口,警卫报上赵云到来找他,正在议事厅与刘表和孙乾闲聊,忙赶了进去。  赵云见到诸葛亮,神色高兴,趋前和他拉手见礼。  诸葛亮见他穿上普通兵丁服,别有一阵威武慑人的丰姿,不由得涌起惺惺相惜的感觉,开诚布公地道:“累子云您久等了!”  刘表和孙乾长身而起,前者道:“赵军师是来向孔明辞行的。”  诸葛亮诧异地道:“辞行?”  赵云激动地道:“是的!我马上要出发赴北疆,与突厥作战。”  诸葛亮心头一阵不好受,心想假如他要上沙场,务必要汉帝和曹操点头才可以。  汉庭自祸起萧墙吕氏祸乱后,诸侯的权力被褫夺,丧失了继承的权利,官爵以功勋论赏。凡有五十兵员以上的调动,都要汉帝批准。这在那时候是史无先例之举。使汉朝的中央集权,臻达至那时候的最顶峰。  所有大将平常只持着半边令符,若没有汉帝将另一半予他,就难以调动兵员。除帅印外,还须盖上汉帝印玺的文书,那才算合法。  因此要在汉庭作反,比在其他国家是艰辛多了。  刘表和孙乾知他二人有话说,懂事地理由离开。  二人分宾主坐下后,诸葛亮呷着宫娥奉上的香茶,心里面说难道是曹操始终不能有大将之风,特意调走赵云,免得他来和自己争宠。想到此处,歉意大起。  赵云奇道:“诸葛兄的脸色怎么会变得那么难看?”  诸葛亮仰天长叹道:“汉帝刚晋升为皇叔的军师,就给人调走了,兄弟很替兄弟不值,不行!我定要向皇上为兄弟说项。”  赵云乃智勇双全的人物,先愣了一下,旋明白过来,感动地道:“眼下赵云才知诸葛兄真的是爱护属下。不过中间有点误解了,这一回任命是属下向皇上提出来的,唉!实不相瞒,军中最讲论资排辈,没有一点人事关系,想领兵打仗,果真是提也休提。这一趟他们不愿诸葛兄得军师之位,才迫不得已捧了我出来,与诸葛兄分个高低。眼下我的身份不同了,今早晋谒皇上的时候,皇上问属下有什么心愿,属下马上说出望能到北疆效力。皇上和曹丞相研究后,再问明属下心里面所定对策,立马赐属下帅印,让属下赴北疆当主帅。这是属下一直梦想的事,没想到竟成了事实。属下是来向诸葛兄报喜和称谢呢?”  这回轮到诸葛亮吃惊不已起来,突厥和胡人长期侵犯大汉的边疆,汉庭为了争逐中原,一向对他们采取筑长城御边的对策,始终掌控不了这些在蒙古高原上逐水草而居的强大游牧民族。  因此与突厥人作战,所有人都认为是吃力不委曲逢迎的苦差,稍不留神,还打算丢了性命。  突厥人居无定所,生活清苦,因此特别具有掠夺性,利用骑兵行动敏捷的优势,采取游击策略,敌退我进,敌进我退,经常深入中原,对以农业为主的中原诸侯袭扰和掠夺。  汉庭恰好是深受困扰的一国。  当日李楚原招惹了汉帝,就给调去北疆,可知那是一种变相的惩罚,因此怎想获得赵云会自动请缨,求人将他调往北疆呢?  看到诸葛亮的关心样子,赵云笑道:“无怪乎诸葛兄不解,自少以来,我的打算不少都不同其他人的。”  诸葛亮放下烦恼,好奇心大起,道:“何不说来听听?”  赵云一口将杯内香茶喝掉,严肃道:“属下一向心仪李牧,假如不是他以天大勇气,不仅使赵国成为诸强之一。”  诸葛亮疑虑尽释道:“原来你要往征北疆,是要仿照李牧当年霸业,开创局面。”  赵云充溢着自信地微微一笑道:“属下作战资历固然很多,然而都是充当先锋士卒,从没有带兵的可能,与东南方诸侯作战,何时才可轮获得我,因此才自动请缨,好试试带兵的感受。也可熟习十八般武艺和行军打仗的方式,找突厥人将我的刀磨利。”     由此也可见汉庭率直真诚的品性。  “喤!”的一声清响,铁箭应声斜飞堕地。  赵云大叫了一声“好”,呼地消失不见,原来躲到了马腹下。  诸葛亮心里面震惊,方才对手一箭内劲骇人,震得他整条右臂发软起来,差不多甩手掉下屠龙刀宝刃,这时见不到赵云,即是说连他怎么样发箭都不清楚,那能不吃惊。  大校场寂静至一根针掉到地下也听得到,连呼吸声都像宣告暂停。  只余下战马如雷的奔腾声。  双方由七百步拉近至五百步。  不闻弦响,以诸葛亮的角度看去,两支箭同一时间由略往右斜移的马腹下射出,一取诸葛亮心窝,另一箭往他大腿射去,绝对地把握了诸葛亮在矢到那时的精准位置,让人叹为观止。  诸葛亮晓得由于比先前接近了二百步,兼之手臂的疼麻依然未康复,绝无可能以臂力挑开对手更强力的利矢,他下定决心,硬以刀柄往来箭挫下去,同一时间纯凭本能和第六感,闪电飞出一脚,迎往另一利矢。  大家依然未有时间分神为他忧虑,“笃”的一声,刀柄硬将利矢磕飞,下面则鞋头一阵火痛,利矢应脚失了准头,在诸葛亮身前斜向上掠,到了最高点,才往下掉来。  两骑此时相距只有三百步之遥。  诸葛亮忽觉不对劲,原来最终一箭竟已悄无声息地由马颈侧射来,角度之刁钻,除非翻下马背,很难躲过,不过此时已赶不上了。  诸葛亮整条手臂这时痛得连举起或放下都有问题,能拿着屠龙刀只是作个疑兵之计。一声大喝,左手抽出挂在马侧的伏羲刀,勉为其难地扫在对手这最后一箭上。  “噗!”  铁箭被扫得横飞开去。  全场采声雷动,连赵云也禁不住再叫了声“好”,将宝弓挂回马背侧,拔出佩刀,往诸葛亮疾冲过来。  诸葛亮不愿大意,屠龙刀回到背上,一振左手伏羲刀,拍马冲去。  二人擦身而过,连串的木铁交鸣声早响彻校场。  诸葛亮试出对手臂力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面如死灰,特意驰到场端才转回马来,好争取右臂康复的空隙时间。  观者此时无不看得一颗心提到了咽喉顶处。  赵云高举长刀,驱马冲来。  诸葛亮伏羲刀交到右手,深吸一口气,朝这顽强的对手驰去。  两骑敏捷接近,到了五十步许的距离的时候,诸葛亮跨着那赠自红粉佳人月英的骏骥的卢,猛然间增速,箭矢般疾窜,犹如腾云驾雾般来到赵云马前。  诸葛亮使出伏羲补遗三大杀手锏的以攻为守中的“井中望月“,伏羲刀弹上半空,旋转了一个圈,内劲蓄至极限,一刀扫去。  赵云因对手马速骤增,判断失误,本想凭马术取胜的计策立即落空,随着又给对手怪招所惑,到刀风迫脸的时候,才勉为其难地一刀格去。  诸葛亮出此奇招,就是怕了他的马上功夫,若让他摸清楚的卢的速度和自己的刀路,久斗下必败无疑,对赵云来说,马上比马下更需要灵动自如。  “喤!”的一声巨响,赵云差不多连人带刀给他劈下马去,既因诸葛亮这一刀借自然之理加强了势道,更因伏羲刀本身的重量,才造成此等突然战果。  赵云仰贴马背上,防范诸葛亮乘势进袭。  诸葛亮伏羲刀在他右上方幻出数道刀影,同一时间趁两马擦过之的时候,伸足在赵云大腿处点了两下,可是由于所有人的眼神都汇集到他的伏羲刀处,马体又阻隔了大部份人的视线,因此除了交战双方心照不宣外,没有第三个人晓得。  赵云肯定知他脚下留情。  诸葛亮晓得是时候了,向台上的曹操挥了一下伏羲刀,打出暗号。  此时两骑互换位置,遥遥相对。  赵云一脸颓丧,他乃当世人杰,输就输了,不情愿撒赖,正要弃刀认败的时候,曹操猛地长身而起,高喝道:“停手!”  大家诧异地向他望去。  曹操走到台边,朝汉帝跪下禀道:“诸葛亮赵云二人不管刀技御术,都旗鼓相当,臣下不想见他们任何一方稍有损伤,此战请皇上判为不分胜负,二人同一时间荣任皇叔的军师,负起辅助皇叔重责。”  伏完那一台的人里,有一半现出诧异地之色,没想到曹操有那么容人大量,固然他们看不到诸葛亮点在赵云腿上那两下,然而方才赵云给劈得差不多翻下马背,却是人人目睹,都知他落在不利位置。  汉帝微一点头,朝诸葛亮道:“诸葛卿家意下怎样,肯否就此罢休!”  他那么说,自然是晓得诸葛亮胜出的可能较大。  一旦是明眼人,看看赵云的脸色,就不会对他乐观。  诸葛亮回刀鞘内,彬彬有礼地道:“赵将军十八般武艺盖世,刀法超群,臣下至为钦佩,曹丞相这建议甚为中肯,臣下受命。”  汉帝仰天大笑,长身而起,公布道:“由今天起,诸葛亮、赵云二人,同为皇叔的军师,不分高低,共侍太子。”  采声震天响起。  最感激的是赵云,这皇叔的军师一职对他确实是太重要了,要不然空有抱负,也难开展。  最高兴的却是曹操,诸葛亮教他这一手确是漂亮之极,使他赢得了满场采声,在汉庭这是他从未尝过的甜美感受。  伏皇后激动得紧握着玄德的手,靠近到他耳边道:“这人世间还有比孔明更加器宇轩昂的人杰吗?”  玄德两眼发光地望着这仅有的亲人,不住点头。  欢声不竭中,诸葛亮和赵云并骑来到主台前,下马谢恩。  全场跪送汉帝的时候,赵云小声道:“谢谢!”  诸葛亮也小声答道:“这是你我间的秘密,请我吃顿酒好了!”  赵云正忧虑他事后透露,感激得连声认可了。  此时众王公大臣拥下台来,争着向二人恭喜。  诸葛亮抢先来到吴子兰身前,诚恳地多谢他予自己这个时机,使吴子兰立马觉得大有脸子,好像诸葛亮果真是由他一手提起来那样子。  曹操和他早有研究好,自不会怪他向吴子兰投诚,迳向赵云恭喜,好争取人心。  汉帝见结果那么圆满,涌起一脸笑脸。  除伏完和几个死硬派因扳不倒诸葛亮而脸色严峻外,大家得睹那么出尘入圣的切磋武艺,人人眉飞色舞,眉开眼笑。  一场风雨,不仅就那么平安无事度过了,而且还让原本倾向于伏完的赵云一下子对自己心悦诚服,可谓一箭双雕。  赛后,汉帝将诸葛亮和赵云召到宫里,勉励一阵。又当众赞赏曹操,对他一石二鸟的建议表示欣赏。  当夜曹操在他的丞相府举行了一个私人宴会,被邀者就只诸葛亮、刘表和许褚三人,相府方面,除曹操外,只有亲信徐庶和几个有地位的客卿,庞统则依然未够条件加入这种高级的宴会。  席间曹操意气飞扬,频频向诸葛亮劝酒,心怀大开。  许褚得睹诸葛亮的绝世刀法和视死如归的豪气,对他当然是刮目相待。  刘表见爱婿立此大功,更加是喜不自禁。  酒过数巡,歌姬舞罢。  曹操仰天大笑,向对席的诸葛亮道:“本相最近得冀州军送来三名歌姬,都为世间罕有的绝色美女,琴棋舞曲无一不精,美女配英雄,本相就将她们转赠孔明、荆州牧和许先生,切莫抗拒。”  刘表和许褚心想曹操送出来的伊人,还会差到那里,大为高兴称谢。  诸葛亮凭心而论已收拾不了家中的眷属,又学不到三国人的视女人为器材或装饰,忙抗拒道:“丞相好意,孔明感激不尽了,长安之行,如箭在弦,势在必发,孔明不想因姿色当前而分心,请丞相见谅。”  曹操见他不贪姿色,心里面愈发崇拜,加之对手毫不居功自矜,笑道:“那就由荆州牧暂且保管,待孔明擒董卓回来后,再圆好梦。”  大家一起一片哗言,陆续向刘表说笑,忧虑他会按耐不住代为效劳,形势人声鼎沸的。  诸葛亮见抗拒不得,唯有苦笑受礼。  许褚道:“孔明打算何时奔赴长安。”  诸葛亮想起月英,巴不得马上出发,看了相府那几个客卿一眼,犹豫起来。  曹操自然知道其意,笑道:“此处全是自己人,孔明直言无碍。”  诸葛亮沉声道:“待冀德康复后,马上出发。”  曹操点头道:“我会和皇上提说这件事的了,到那时随便找个理由,例如要你到某地办事,孔明将可鱼目混珠地潜往京都去。”  这时他对诸葛亮坚信不疑,固然依然不知诸葛亮凭什么绝招活捉董卓,然而却坚信他定会实现。  曹操话题一转道:“冀德的仇不能不报,孔明打算怎么收拾那独孤雄和魏无命?”  刘表有点忧虑地道:“这事若闹大了,皇上会不会不高兴呢?”  曹操笑道:“不要忧虑!方才本相曾和皇上提及这件事情,他也十分不高兴独孤雄的龌龊伎俩,孔明即管放手去做,万事有本相担当。”  诸葛亮对张飞差不多被杀感到十分忿怒,双目恨意一闪,谈笑自如道:“孔明晓得怎么做的了。”在三国时期生活了那么久,他早深悉不少事情务必要以武力来了结,要不然终究会身受其害。这一趟假如不是张飞脱身回来,连谁杀了他都会如石沉大海,永不清楚。即使是当一次曹操的打手也顾不得如此多了。  假若不挫败对手,同样的事再出现在孙乾或刘表身上,那就追悔不及了。  酒宴在眉飞色舞的形势下接着,一直到宾主尽欢,才各自归家。  途中刘表酒意上涌,叹道:“得孔明那么佳婿,不仅是我之福,也是刘家之幸,假如不是孔明,我们在汉庭那有眼下那么风光。”  诸葛亮对这英明的岳丈生出了深厚的感情。差不多打一开始,刘表就无条件地力撑他这佳婿,又将爱女许他,怎能不教他心里面感激。  刘表流出热泪,叹息道:“待孔明将董卓擒回来后,孔明最重要向皇上提出为刘家牺牲的人在洛阳建一个宏伟的衣冠冢——唉!”  诸葛亮怕他酒后伤身,立刻好言劝慰。  心里面感慨万千,看起来自己也好应为刘凝、苏慧娘和媚娘三人立冢,至少有个拜祭的目标。  当晚在卧龙居内,与众女当然是说不尽的难舍难分,鱼水交欢。  次晨得知张飞受伤情报的关羽和马超赶了回来,还带了十五个刀法最高人一等的铁血卫队将士。  张飞精神好多了,能够坐起来说话。  关羽看过他的伤口后,点头道:“他们的确是想要冀德的命。”  张飞忧虑地道:“你们到长安去,绝不能没我的份儿。”  马超道:“那你就好好睡个觉吧!”向二人打了个暗号,退出房来。  诸葛亮和关羽随他来到外厅,马超道说:“仅有的办法,就是以暴易暴,要不然终究会有另一次同样的事情出现。”  诸葛亮笑道:“我们还打算明目张胆地行动,竭尽全力将事情闹大,让所有人都知我们刘表家不是好欺负的。”  关羽道:“事不应该迟,我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诸葛亮大笑道:“那不如马上出发,挫败完那些笨蛋后,我们还有时间吃顿丰盛的午膳。”  三人坐言起行,领着那十五名好手,驱马出了刘府,朝青云门驰去。  街上途人如鲫,车水马龙,好不喧哗。  诸葛亮还是第一次在新建的洛阳骑马逛街,大感有趣,沿途和大家指提携点,谈笑风生,好不得意。  关羽忽勒马停定,循声瞧去,只见人行道上一片兵荒马乱,“砰!”的一声,一盘摆在一间杂货店外售卖的蔬果被撞得掉到地上,人人争相走避。  呼地一个以长巾包着头脸的女子由人堆里窜了出来,使劲往另一边人行道抢去,后面追着五、六个凶神恶煞的大汉。  刚好一辆骡车驶来,那看不清脸目的女子一声疾呼,眼看要给骡子撞倒,多亏及时退后,脚下不知拌到什么东西,失了平衡,跌倒地上。  包着头脸的布巾掉了下来,如云的秀发散垂地上。  那几名彪型汉子追了上来,团团将女子围着。  女子抬起粉面,尖叫道:“杀了我吧!我无论如何也不回去的了。”  诸葛亮等全体眼前一亮,没想到这女子生得那么美艳绝尘。  关羽一声大喝,跳下马来。  其中一名彪型汉子狞笑道:“我们的事你也敢管,活得不耐烦了!”  关羽一个箭步标前,来到两名彪型汉子中间。  两名彪型汉子怒喝一声,挥拳就打。  关羽略一矮身,铁拳左右开弓,两名彪型汉子立马中拳抛飞开去,再爬不起来。  其他四名彪型汉子陆续拔出兵刃。  马超发出暗号,十五名将士一齐飞身下马,摆出阵势。  关羽不理那些人,来到少女身旁,伸出手道:“姑娘起来吧!”  少女仰脸深深望着关羽,粉脸现出凄然之色,摇头道:“你斗不过他们的,走吧!要不然会牵涉到了你们。”  马上的诸葛亮心里面大惊,自己这方人强马壮,一看就知非是什么省油的灯,怎么会这动人的少女对他们依然那么没有自信呢?对手究竟是怎么来头?  关羽见她在这种形势下依然能为其他人设想,心里面感动,浅笑着道:“我关羽向来不怕任何人,大不了就是一死!”  少女将手放入他大手掌里,诱人的胴体一颤下,关羽将她拉了起来。  那些大汉将倒地的二人扶了起来,目中凶光闪闪地扫视着他们,其中一人突然间看到后方高踞马上的诸葛亮,失声叫道:“这位不是军师吗?”  诸葛亮心想原来自己变得那么有威望,眼神一扫围观的人群,驱马上前,望着那几名神态变得恭敬无比的大汉,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领头的大汉道:“小人叫秦月,是曹丞相府的人,方才奉丞相之命,将两名冀州美女送往贵府,何曾想到竟给此女半路溜走。”  诸葛亮和马超交换了个暗号后,朗声大笑起来道:“原来是一场误解,好了!这冀州美女就当交了给我,你们能够回去覆命了。”  大汉道:“还有一个,在后面的车舆上——”  诸葛亮心里面暗暗发笑,道:“那位就麻烦诸位大哥送往舍下好了。”  大汉们见他谦恭有礼,大生好感,作揖退下。  诸葛亮拍马来到关羽和那冀州美女旁,见到那美女小鸟依人般偎着关羽,福至心田,道:“我们在附近找间馆子坐下再从长计议好吗?”  诸葛亮等人分据四桌,要了酒菜。  冀州美女自然和诸葛亮、关羽、马超三人共席,喝了一杯热茶后,原是苍白的脸容红润起来,更加是人比花娇,无怪乎曹操亦须赞她们清丽脱俗。  关羽默然不语,眼内闪着奇异的神色。  诸葛亮轻声问(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