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31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3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31部分
战天(冰锋)-第231部分压得他脊椎弯曲,体内的血脉破裂,鲜血从毛孔中渗透出来。 “鼠辈,纳命来!”八岐爆吼一声,粗壮的手臂舞动着漆黑的锁链,瞬间封锁长空,宛如一条长达千米的黑蛇吐信,一股冰冷气息在弥散,巨大的锁链,呼啸咧咧风声,如一杆锋利的大枪,瞬间劈至! “哼,就凭你,也想挡我?”刑天冷笑一声,一步从虚空中踏出,一步一浪,脚尖点处,虚空炸碎,极速之翅扇动,刑天如魅影一般,在虚空中刹那间分出数百个幻影,每一个幻影都凝成实质般,连续挥出百刀,百刀合一,如大河一般霹雳的刀气瞬间撞在了八岐的锁链上,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气浪! 刑天的身形瞬间出现在波塞冬的身前,在波塞冬那惊恐的眼神中,冷笑着狰狞的伸出手,一掌拍出,磨盘般大小的手掌,金光璀璨,瞬间把波塞冬的身体拍成粉碎! “你该死!”八岐咆哮一声,锁链横空,宛如闪电一般,把所有的幻影劈碎,瞬间一扫,扫灭一切虚空,涤荡下来! 刑天无动于衷,抬手一指点出,碎天指虹芒贯透虚空,穿透了龟丞相的眉心,龟丞相瞬间身死! “小辈,我要杀了你,把你的灵魄囚禁在九幽炼狱中,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八岐厉啸连连,透出一股恐怖的杀机,铺天盖地弥散而至。 “是吗?”刑天抬头,晶亮的眸子中透出一股森冷杀机,“屁大的一条小蛇,还真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物了?不好好的呆在瀛荒,居然跑来老子面前耀武扬威,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伴随着森冷的声音在虚天中飘荡,刑天一步踏出,走上虚空,宛如登天梯一般,轰然一拳打出! 众生傀儡术! “剥夺你的血肉,践踏你的灵魂,众生皆傀儡,你也不例外,给我杀!”众生傀儡术的浩瀚长河,白骨黑气幽魂狂舞,浩浩荡荡,当头袭去! 八岐心中微微一突。手臂一抖,一拳挥出,伴随着的是冷厉的拳罡,冰冷如霜,寒冷刺骨,似乎要冻结人的血液。 “不知死活的畜生,敢在我面前玩冰?”刑天冷哼一声,一步快出,脚踩骇浪步,头顶上冰之界瞬间涌现,一股光芒隐隐透出,瞬间膨胀,涌入刑天的拳头中,一拳打出,一记冰封千里浩浩荡荡,漫天的冰棱,呼啸的寒流,呼啸奋勇,透出无限的杀机,覆盖漫天遍地,在天地之间游弋。 “八岐之火!”八岐脸色大变,锁链瞬间变成红色,漫天都弥散着火焰,炽烈的气息席卷四方,穿梭万重空间,呼啸向刑天奔袭过来! “不和你玩了!”刑天冷笑一声,阴阳镜瞬间出现在他的头顶上,黑白二色的光芒汇聚,瞬间凝成一股,爆射而出,浩浩荡荡,破灭万里虚空,穿梭而至,从八岐的头上洞穿过去! 犀利神光,瞬间把八岐的脑袋给粉碎。 咔咔…… 片刻之后,八岐的脖子咔咔作响,再次长出一颗头颅,凶光毕露,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机,“该死的混蛋,敢毁我一颗头颅,一定要杀了你!杀杀杀!” 凶猛刚烈的金色雷电,从八岐的手中倾泻出来,电蛇狂舞,疯狂乱窜,劲气激荡,片刻之间,扭曲成为一条雷龙,朝刑天漫游而至! “我能敲碎你一颗头颅,就能够敲碎你两颗头颅!”刑天哼一声,紫色的雷海,从头顶的雷之界如瀑布一般倾泻来下,漫天的雷海贯透四方,水桶般粗大的雷电从天而降,大地焦灼,盘龙岛都被烧焦,宫殿群彻底的毁灭,在这一片极度恐怖的雷海中,金色雷电被彻底的同化吞噬,根本无法与刑天的紫色雷海相提并论! “阴阳图!”刑天错手打出一记阴阳图,黑白分明,相辅相成,相互化生,凌空而下,把八岐的头颅给磨成粉碎! 刑天衣衫猎猎飞舞,眼神睥睨,一步跨出,瞬间来到八岐的跟前,在八岐的头颅还没有重新长出之前,刑天狰狞一笑,旋即一手探出!手化龙爪,闪烁着青黑色的金属光泽,如一道青色的雷电划过,瞬间抓破八岐的肌肤,从他的心脏处透入! 一条八头蛇般的灵魄,被刑天紧紧的抓在手中,发出吱吱声响,不断的挣扎,十六只眼中透出一股渴求的神色。 “死吧!”刑天毫无怜悯,手掌中骤然出现一团金色灵魂之火,灵魂之火荡漾,熊熊燃烧,八岐的灵魄触之即燃,刺骨的痛楚,让八岐尖声惊叫,疯狂的滚动,最后还是烧成灰烬! 刑天回过头来,看向了远处的虚空。 “朋友,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遮遮掩掩,非大丈夫所为。”刑天的声音淡淡如水,伴随着这话音,一道滔天的拳罡如滚滚长河,金色的浪涛滚滚,穿透虚空,朝某一处洞穿而去! 嗡! 一道剑气破空而至,把滔天拳罡打碎飘零,一道颀长伟岸的身影从虚空中走出来,每走一步,都伴随着一股洪荒猛兽一般的凶戾气息,这一股气息经过不断的沉淀,已经凝成了实质! “天榜第一,皇兽声!”刑天眉毛一皱,抬起头来,感受着那一股凶戾的气息,沉声问道。 皇兽声,天榜第一,自小被亲人抛弃,在森罗海域中被一头蛮兽收养,在一座荒岛上得到一卷荒莽诀,修炼大成,可以模拟千万般魔兽荒兽战斗,因为他的荒莽诀修炼的极为高深,行走间都会透出一股荒古蛮兽的凶戾之气,震慑敌人,实力是准神级巅峰!只要跨出最后一步,便可以立地成神。 “你便是刑天?”皇兽声身材颀长,颀长浩大,**着上身,古铜色的肌肉如虬龙般纠结,一块块,如岩石般坚硬,一双漆黑的眸子透出一股凶狠的光芒,宛如人形蛮兽般。 “我便是。”刑天剑眉一挑,“怎么?你也是为了太古水之本源而来?你要战,我接着便是。” “修炼之道,乃是淬炼自身,突破极限,借助外力,非正道。”皇兽声声音中尽显阳刚之气,沉如闷雷,“本来只是路过,但是看到你杀死那一条八头蛇,本事不差,想跟你玩玩。” “玩玩?”刑天嘴角一翘,点了点头,“点到为止?” “生死各安天命。”皇兽声沉声说道,“我只懂杀戮之道,不动切磋之道。” “我也是。”刑天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言罢,刑天瞬间化作一道璀璨流光,一指射出,看似缓慢,实质快若闪电,朝皇兽声眉心点去! “好!”皇兽声点了点头,手中却丝毫不慢,一拳快若雷霆,拳罡呼啸,宛如千万只荒兽在奔跑,气势浩荡,朝刑天当头轰下! 刑天不紧不慢,脚踩骇浪步,蛮力滔天,一拳打出,与皇兽声的拳头撞在一起,所过之处,虚空节节碎裂! “哈,爽!”肉身与肉身的碰撞,让刑天酣畅淋漓,刑天的战意狂飙,身形快若闪电,一个呼吸之间,打出百拳,拳劲重重,叠加在一起,如浪涛狂涌,撞在皇兽声的拳头上! 动若雷霆,快若闪电,两个人从海面上打到虚空中,再从虚空打入汪洋,能量波动弥漫四方,在两个人凶残的摧残下,海族死伤无数,周围的方圆千里的海岛被撞成粉碎,大浪滔天,形成海啸,卷动四方! “好,游走世间十年,挑战无数高手,在我看来,天榜上的高手都只是狗屎,真正的高手是不屑于进入那种榜的。”皇兽声打得兴起,长声笑道,“再接我一拳,莽蛇啸!” 拳罡如蟒蛇般,刁钻油滑,一条透着荒古气息的蟒蛇在他的手中幻化而出,凝成实质,张开血盆大口,呼啸而至! “破山空!”至刚至猛的一拳,以破碎内部为目标,一拳打出,与皇兽声的蟒蛇啸撞在一起! 无视那凌乱的能量风暴,皇兽声与刑天同时蹿上千米高空,厮打在一起,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的保留,全部都是肉对肉的碰撞,强横的力量让彼此双方都在震荡,空气猎猎作响。 “哈哈哈……”皇兽声凌空一跃,跳出千米之外,“不和你玩了,你很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身体如此强横的人,下次见面,一定和你共醉!” “切……”刑天不屑的撇了撇嘴,“打架的时候我们平分秋色,喝酒?我一个顶你十个!” “哈哈,下次可以试试。”皇兽声不以为忤,身形一晃,消失的无影无踪,悠悠的声音传来,“三个月后,恶魔岛的远古遗迹要开启,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碰碰运气!” “有好处?”刑天睁大了眼睛。 “当然,如果你有那个实力的话。”皇兽声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格外的响亮。966天伦之乐 ( )隆冬时节。wWw.BxwX.Org 笔下文学 天蓝帝国也步入了雪花纷飞的季节。飘飘雪花,宛如纯洁无暇的精灵一般,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地面披上了一层白茫茫的绒衣,轻柔、粉嫩,触手柔软。冰冷的天气,狂风呼啸,在这个寒冷的时节,普通的居民早已经躲进了温暖舒适的房间里,与老婆孩子坐在火炕上,双手捂着暖水袋,兴致勃勃意味深长的给自己的孩子说女皇陛下与战神阁下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雪花飘洒,地面的雪已经结成了一尺多厚。寒风呼啸中,雪下得更大了,说暮洌致诳掌械拿恳淮Γ钌畹奈胍豢冢枪裳虾孟褚逊我抖几辰幔夯旱纳傅窖褐校萌烁芯趸肷硌耗蹋孟窠岢闪吮椤H鹧┱追崮辏侨绱撕涞亩荆幢闶切蘖读硕芳嫉那空撸谡饴《苯冢膊幌不蹲叱鋈ァ?br /> 店铺大多已经关门,只有零落的旅馆还盯着寒风开张着,店小二无聊的抱着把双手插在袖管里瑟缩着打着瞌睡,希望能够有人来投宿。 傍晚时分,一个青色的人影缓缓的在大街上走过来,他衣衫单薄,在寒风中显得格外的可怜,**着的脚丫,随着他的走动,在雪地上留下一串淡淡的脚印,片刻之后便被风雪彻底的湮灭!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一定会觉得很惊讶,这个人的每一步都是笔直的,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韵律都完全一致…… 没有任何的气息外泄,返璞归真的脸显得格外的平凡,他的身体似乎与天地融合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瑕疵…… 这个年轻人正是刑天。从黄金海域归来,他并没有在用飞行,而是选择了徒步行走。走过千山万水,脚踏大地,感受着大地深处的韵律,刑天越发的感悟到大地的繁杂奥义,厚重、朴素,蕴含着无限的生机。那一股韵律宛如水波一般,从大地深处透出来,缓缓的洗刷着他的身体,强化着他的每一寸的肌肉骨骼,这一股韵律就好像是催化剂一般,他体内的数种力量居然又融合成为一体的趋势…… 突然,一股磅礴的龙气顺着大地的韵律冲天而起,灌入到刑天的身体内,与他身体内的青龙血脉相互辉映,轻轻的咆哮,在这一瞬间,刑天宛如天地之间的至尊,诸天皇者,龙气不断的灌注进入他的身体内,宛如久旱甘霖,绵绵不断,游离缠绵,在他的身体内,十一个界居然缓缓的浮动,缓缓的融合在一起……虽然缓慢,却好像是一个七彩的罗盘,显得格外的瑰丽…… 片刻之间,刑天的识海变得无比的清晰。 整个地底,都在他的感应中。在那遥远的地底深处,无限炽热翻滚的岩浆下,一条金色的五爪金龙盘旋飞舞,张牙舞爪,穿梭在无限的岩浆中。虽然这一条五爪金龙只有百米来长,看上去袖珍迷你,但是它的气息却极为旺盛,散发出勃勃的生机,磅礴的龙气透过地底,向四面八方游走,弥散出去,覆盖着整个九州大地,每一个人都在龙气的庇佑下,他们的气运一直都在不断的增强改变…… 龙脉有灵,造福万民,一旦形成龙脉,则人杰地灵,钟毓灵秀,过不了多少年,必定人才辈出,九州帝国,必将可以黄金海域相并肩…… 在整个天蓝城,九州大地的中心之地,龙气越发的旺盛,一股股精气冲销而起,尤其是在皇城内,浓郁的龙气在天空中形成一个大华盖,华丽而充满了灵性。 “是时候,让武媚娘融合九州龙脉了。”刑天心中默默的想到,夜长梦多,龙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一步跨入虚空中,片刻之后,刑天已经出现在皇城内,感应到武媚娘的气息,刑天微微一笑,缓步往御书房走去。 御书房内,武媚娘正与刑霸嬉戏。刑霸穿着厚厚的羽绒衣,头戴着虎头帽,脚踩着虎头鞋,笑嘻嘻的与武媚娘下着棋,粉雕玉琢的小脸,乌溜溜的眼珠子灵活的转动着,四处打量着。 武媚娘母爱泛滥。自从生了刑霸之后,她的内心越来越越像一个女人,虽然在外依然是那个杀伐果断的高贵女皇,可是在刑霸面前,却是一个慈母。 “小霸,轮到你了。”武媚娘笑意盈盈,看着面对着棋盘劣势一筹莫展的刑霸,微笑着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把他的皱起来的额头给抚平,“臭小子,不许皱眉头。” “爹爹……”刑霸滴溜溜的眼珠子看了武媚娘的身后一眼,双眸露出一丝喜悦,趁着武媚娘回头的时候,小巧的手在棋盘上迅速改变了两颗棋子的位置,等到武媚娘会过头来,笑嘻嘻的说道,“娘,我已经走了,到你了。” “臭小子,连你娘都敢骗。”武媚娘看着形势陡转的棋盘,笑意盈盈的点了一下刑霸的额头,嗔道。 突然,武媚娘的目光凝固了,眼睁睁的盯着刑霸的身后,“刑天,你回来了?” “喂,老妈,你也特不厚道了吧?这样是骗不了我滴,嘻嘻,轮到你了。”刑霸不为所动,笑嘻嘻的说道。 “乖儿子,来,叫声爹爹来听听。”伴随着爽朗的笑声,一双大手把刑霸从圆椅上抱了起来。 刑霸大喜过望,回过头来,搂着刑天的脖子,在刑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爹爹,你回来了?” “嗯。”刑天抱着刑霸的瘦小的身子,目光落在了武媚娘的身上。时间的刷洗,让她的妩媚更加的沉淀,成熟而更具风韵。窈窕娇躯婀娜多姿,一颦一笑都充满了女人味,在那一身修腰的家居白色锦衣的衬托下,更显得风情万种,柔和自然。 “嘻嘻,爹爹,你和妈妈好好的交流一下感情,我去找小月儿烈焰姨娘练功去。”刑霸晶亮的眸子笑意盈盈,滴溜溜的转了转,笑嘻嘻的从刑天的膝盖上跳了下来,一溜烟的走了。 “这孩子……”武媚娘啐了一口。 “现在,是时候融合龙脉了。”刑天点头说道,“我会助你融合龙脉,但是关键还是要靠你自己。” “我明白。我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确保在炼化龙脉期间不会出现任何问题。”武媚娘脸上露出一丝凝重,旋即释然,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谢谢你。” 刑天笑着摇了摇头,“凭我们的关系,还用得着说谢谢么?” 武媚娘脸色绯红,白了刑天一眼,刹那间的风情万种,那一股浓郁的女人味,让刑天骤然心跳加速。 “媚娘……” “嗯?唔……” 地底深处,一个庞大的空间内,真正的龙脉核心蕴藏在此处,一条十米大小的五爪金龙,盘踞在那里,它宛若帝皇一般,高贵无比,气势厚重无双,苍茫间,透出一股不可屈服的意志。 万民意志所凝聚,龙脉力量滔天,非真正的帝皇之人不可靠近。 刑天带着武媚娘快速下沉,他身上的罡气浓厚无比,穿过重重地壳和滚滚岩浆,终于来到庞大的龙气聚集处。 越往下,刑天越感觉到龙气的庞大,滚滚龙气冲天,看似柔和,但是骨子却如帝皇版高贵不可侵犯,一股强悍无双的抗力,要把刑天给推出去。 “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刑天脸上露出一丝凝重,“龙脉开始柔和,但是对于非帝皇之人抗力极强,只有你才能够深入核心,融合龙脉。” “嗯,我知道。”武媚娘点了点头。 “小心点。”刑天眸子深处掠过一丝担心,“如果不能够融合,就不要勉强,我会替你想办法的。” “嗯。”武媚娘显然是感觉到刑天的忧虑,心中甜滋滋的,回眸间嫣然一笑,妩媚无双,扭着柳腰走到刑天的跟前,笑靥如花,轻轻的搂着刑天的虎腰,轻轻的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刑天轻轻的抱着她的柳腰,把她搂在怀里。武媚娘脸上掠过一丝笑意,闭上眼睛,呼了一口气…… 这就是幸福的感觉么?的确挺诱人,第一次,武媚娘感觉到除了权力之外,还有值得她惦记和留恋的东西…… “我走了。”武媚娘松手,毫不犹豫的走入了龙脉深处,“刑天,等着我,我会出来的。” …… 又是一个月过去。 这一个月,刑天并没有修炼。他只是与家人团聚,聊聊家常,指点刑风与刑月修炼,与带着刑霸在雪花飘飞的季节里,堆雪人,打雪仗,或者滑雪……那种天伦之乐,让刑天特别的享受,他感觉,他的心越来越平静,越来越趋于平淡,花开花落,雪花飘飞,都已经与他无关……他的境界越来越圆满,他的识海中已经发生了变化,第三朵莲花,已经趋于饱满…… “嘻嘻,爹爹,快来追我啊。”刑霸滑着雪橇,转动着滴溜溜的眸子,兴奋的往前冲,笑哈哈的回头叫道,“雨婷妈妈,安雅妈妈,紫兰姨奶奶,快来追我啊……” “臭小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叫姐姐……”肖紫兰气急败坏,娇斥道“等我追上了你,看姐姐不打你屁股……”967青龙山来人 萧紫兰虽然已经三十余岁,但是依然靓丽不减,锦绣贴身武士装大紫色,把她窈窕身材显得更加的丰腴,明眸皓齿,顾盼间,眸光轻绽,丰腴美妙的酥胸、丰满圆润的翘臀以及修长曼妙的美腿,着实让男人着迷。轻轻一跃,便已经控制着雪橇超过了刑霸,气的刑霸鼓着下巴,瞪着滴溜溜的眼珠子,吃力的催动着雪橇…… “咯咯……”雷雨婷和李斯特与刑天并列潜行,看着刑霸与萧紫兰的角逐,不由得笑了,山林间响起了一连串如风铃般清脆的笑声。 “爹爹,快看,那里有人。”刑霸好不容易超过了萧紫兰,正得意间,突然发现前方有两个人在雪地上踏雪而来,衣衫飘飘,英俊神武,宛若神仙中人,他们举重若轻,一步跨出,瞬息百米,不过是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刑霸的跟前。 一老一少,老的看上去大约五六十岁,头发斑白,腰杆挺直,精神矍铄,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好像是军神府大街外买冰糖葫芦的老爷爷般。少得看上去大约二十岁左右,一身白衣胜雪,脸若刀削,眸若星辰,英俊神武,漆黑长发随风飞扬,看上去宛若天外飞仙,他的身上带着一股浩瀚如海的气息,显然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界。雪花飘飘,落在他们的身上,却被一股无形的气劲隔开,反弹,没一丁点落在他们的身上。 刑天脸色微微一变。半百老者的气息他居然无法感应,那浩瀚的气息如汪洋一般博大,生机凝聚,无比雄浑,他的全身俨然与天地融合在一起,精神力所过之处,全无感应,好像此人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半百老人来到刑霸的跟前,目光中充满了慈爱笑意,蹲下来摸着他的头,问道。 “刑霸。”刑霸瞪着滴溜溜的眼珠子,粉雕玉琢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吮吸着食指,歪着头,诧异的问道,“老爷爷,大哥哥,你们不冷么?” 隆冬时节,雷雨婷和李斯特两人把刑霸打扮的好像一只狗熊一般,密密实实的,刑霸还是感觉有点冷,但是半百老者和年轻人却都是一身银白色的衣衫,在刑霸看来,有点不可思议。 “呵呵,爷爷不冷啊。”半百老者与年轻人对视了一眼,呼了一口气,“准三级青龙血脉觉醒,这孩子果真厉害!” “咦,爷爷,你说什么?青龙血脉?那是什么?有冰糖葫芦好吃么?”刑霸眨了眨眼,好奇的问道。 刑天脸色一变,一步跨出,瞬间已经来到了刑霸的跟前,一手抓向刑霸。 “轰!”年轻人白衣胜雪,皓齿红唇,宛如一个书生般,但是出手却丝毫不含糊,一拳打出,滚滚如雷,拳罡呼啸间,方圆十米内的雪花瞬间被卷动,宛如钢铁打造的刀片般,犀利无比向刑天的脸上袭去,劲风所过,刮得脸生疼。 “找死!”刑天怒喝一声,一手抄起刑霸,搂在怀里,冰之界瞬间出现在头顶上,恐怖的能量宛如神帘水幕一般垂落,在他的拳头中凝集,极度的寒冷,似乎要把周围的空间瞬间冰封,恐怖的寒冷,在刑天的手中凝集,瞬间打出,一条银白色的袖珍银龙,张牙舞爪,咆哮着冲向了年轻人! 砰! 拳罡撞击间,刑天的身形连连变换,瞬息之间,已经跳出百米之外。 “你们是什么人?”刑天阴沉着脸,目光如刀锋一般凛冽,在两个人的身体中逡巡,片刻之后在年轻人的身上停留片刻,“你们是青龙山的人?” “没错,我们的确是青龙山的人。”半百老者笑了笑,拦住了正要战斗的年轻人,“你应该就是刑天吧?我是刑无惧,按辈分算起来,应该是你的太爷,他算是你的堂兄,刑无敌。” 刑天点了点头,目光平静如水,“我们刑家与你们青龙山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爹爹,他们是坏人么?”刑霸眨了眨滴溜溜的眼珠子,奶声奶气的问道。 刑天揉了揉他的头发,笑了笑,没有回应。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个可以说话的地方,我们详谈,如何?”刑无惧笑笑道,“这孩子是你的儿子?天赋不错,算起来,比起我们青龙山这一代的所有孩子都要高。” 刑天脸色微缓。没有人不喜欢听到夸赞自己儿子,刑天当然也不能免俗。 酒楼内,刑霸坐在刑天的怀里,安静的啃着鸡腿,一双滴溜溜的眼珠子却盯着刑无惧与刑无敌两人,颇为好奇。 “刑天,这一次,我们是想让你跟我们回青龙山的。”刑无惧说道。 “哦,凭什么?”刑天灌了一口酒,然后把酒杯递给了刑霸,刑霸乐不可支的接过来,刚想要喝,却看到了雷雨婷盯着他,不由得苦着脸,讪讪的把酒杯给放下。 “你难道不知道你已经大难临头了么?”刑无惧正色道,“你重创大周王朝的罗刹王姬汤,周天王姬武大怒,已经搜罗了数百个高手,要围剿你。” “哦?”刑天剑眉一挑,眉宇间透出一股桀骜,“我刑天经历的生死不知道有多少,我会怕么?” 刑无敌目光飘忽,冷笑道,“你以为斩杀几个准神级,那就是天下无敌了?在大周王朝传承了万年的底蕴,强者无数,光是大能便有十余个,其余的都是准神级、半神九级,半神五级以下,在大周王朝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即使你不怕,你的家人呢?罗刹王可是一个狠角色,手下从来不留活口。” “大能?”刑天皱了皱眉,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 “天地大变,天道所限,冰河大陆,再也没有人能够成神,但是修炼无止境,虽然不能成神,但是随着一代代人的摸索,不少惊采绝艳的修炼者打破了修炼壁障,破碎了通天千重楼的百楼,进入另外一篇天地,他们便是大能!大能之力,通天彻地,比起神灵依然毫不逊色。”刑无惧解释道。 刑天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刑无惧的身上,“既然大周王朝如此恐怖,那你们为什么还敢替我揽下如此大仇?” “第一,你是我们刑家的血脉,第二,大周王朝虽然底蕴恐怖,但是依然比不上我们青龙山。而且我们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上古神族同气连枝,即便是大周、大汉、大秦、大夏四大王朝联合,我们青龙一脉也无惧!”刑无惧傲然说道。 刑天面无表情,可是心中却泛起惊天波澜。大能与神灵,那是同一个等级的存在。而大周王朝有十余个大能,那可是与花郎一般的存在,举手投足之间便可轻松的弑杀准神,那是何等的气魄?而青龙山居然比起大周王朝还要恐怖,那是何等强横的底蕴? “我需要付出什么?”刑天问道。趋利避害,人之天性。刑天虽然不惧,但是毕竟是有家底的人,却唯恐敌人对天蓝帝国下手,刑天必须替他们考虑。反正,去一趟青龙山,也不是什么坏事,到时候顺便去了太古金之本源,融合之后他应该也能成为大能了,到时候天下大可去得。 “不需要付出。”刑无惧说道,“只要你去了青龙山,你的好处是不可估量的。我们知道你需要太古金之本源,所以,我们可以吧太古金之本源送给你,除此之外,还可以修习上古青龙神族最博大精深的武学,青龙九式!”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刑天哂笑道,“说吧,到底需要我付出什么?别告诉我说我骨骼惊奇是练武之奇才你们青龙山有意栽培,大家都不是傻子,有的时候还是坦诚一点比较好。” “痛快。”刑无惧脸上含笑,“当年,你得到了青春不老神城,里面有四神兽的躯体,他们对你或许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对于我们四大神族来说,却是不可估量、万金不换的宝贵财富。” “另外的便是……天地十万年一大劫,修炼了青龙九式的青龙三级血脉,实力是不可估量的……” “停!”刑天瞳孔微微一缩,“天地十万年一大劫?什么意思?” “这个……”刑无惧看了雷雨婷等人一眼,欲言又止。 “夫君,我们先回去了。”雷雨婷与安雅都是聪明人,笑意盈盈站起来,抱起刑霸,“我们饿了,先回去吃饭,你可要快一点哦。” 看着雷雨婷与李斯特的等人的背影,刑无惧心中暗自赞叹,果然是冰雪般聪慧的女人,聪明而懂的进退。 “上古莽荒世界,有八大上古天族。曾经,他们的远祖曾经是通天级的所在,与天道并肩,被称为九天!八大种族,曾经是为了守护天道而诞生,但是人心难测,他们的远祖为了更强大的实力,有七大种族的远祖瓜分了天道,最后一个种族的远祖,也是最强大的,他们有两兄弟,也得到了一份天道的力量,他们为了维护天道,与七大通天级强者展开决战,最后七大种族的远祖陨落,可是他们因为得到了天道的力量,不死不灭,陷入了轮回,在轮回之前,把天地的结构改变。神成为了他们的代言人,而大能,则是最后一个种族的代言人,两个群体每十万年,都会又一次大战……”968上古秘辛 刑天不由得又想起了那个地狱的杀神以及血屠的那一句幽怨而愤懑的话…… “成神非正道……” 成神非正道,难道成为大能就是正道? 神,是一个利益的团体的代言人,而大能是另外一个团体的代言人,两个利益团体的大手,何种才是正道?天地之间,只有两条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其实,严格来说,大能也不算是最后一个种族的代言人。最后一个种族几乎已经灭绝,上古莽荒世界只剩下七个种族,他们强者繁多,每十万年都会诞生太多太多的强者,可是十万年一战之后,便会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有的人猜测,他们已经被通天台粉碎,成为七天复活的原料……” “七大族要复活他们的远祖?再次掌控天道?”刑天皱了皱眉,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是有点遥远。 刑无惧点了点头,“通天级强者太过于恐怖,追溯到上古,才只有九个而已,从此之后再也无人登上通天级强者的境界,所有的神级强者,无论实力高低,十万年一到,都会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抹杀,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就是你们的十万年一劫?” “四大王朝、酒仙一族、四大上古神族还有诸多古老门派的老古董早已经暗暗商议,这一次应劫,他们试图主动进入上古莽荒世界,彻底的灭绝七大天族,粉碎通天台,彻底的解决后患。”刑无惧说道,“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七大天族实力恐怖,必须要一击必杀。以你的天赋,用不了多久便可以突破大能的境界,到时候十万年一劫,你也不可能置身事外,还不如……” “好,我答应你。”刑天点了点头,“过几天,我跟你们走。” ……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刑天与家人恋恋不舍的告别,这才与刑无惧与刑无敌前往恶魔岛。 天空中,三道流光一晃即过。飞了半个月,三个人才来到恶魔岛。 连绵不绝的高峰,宛如巨剑一般直耸云霄,参天古树,苍翠欲滴,飞鸟走兽间,带起无尽的灵动与苍茫。 恶魔岛面积广褒,绵延千百万里,面积之广褒,足足是九州的十倍,单单是四大帝国的其中之一,便已经比天蓝帝国要广阔的多。 “这里就是恶魔岛?”黄小鸡和紫蜥蛮龙从世界种子空间中跳出来,看着恶魔岛,不由得鄙夷,“切,也不怎么样嘛,比起繁荣的天蓝,这里简直就是蛮荒。” “这里只是恶魔岛的外围而已,如果是四大帝国的四大帝都,那才是真正的繁荣,沉淀万年的古韵,走进去都会感觉到一股苍茫大气扑面而来,千万人意志凝结,沉重无比,压迫着,没有人敢在四大帝都动武。”刑无敌冷道。 刑无惧颇有兴致的看了一眼黄小鸡和紫蜥蛮龙,“风雷闪电鹰?紫蜥龙王?实力都不错,根骨非凡啊。” “老头子,算你识货。”紫蜥蛮龙瓮声瓮气的说道,“本龙王的绝世之姿,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凡人所能够窥之全貌的?不过,你的眼光也算不差了,能够看出本龙王的两个优点……” “砰!” 刑无惧丝毫不客气赏了紫蜥蛮龙一个爆栗,打得紫蜥蛮龙两眼直冒金星。实力的差距摆在那里,根本就无从反抗,疼的紫蜥蛮龙嗷嗷叫。 “小蜥蜴,敢在老夫面前得瑟,下次小心你的JJ。”刑无惧一瞪眼,冷笑着说道。 “……”紫蜥蛮龙瞪着眼,却不敢吱声。 “哈哈……”黄小鸡幸灾乐祸,狂笑出声。 “大长老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太古金之本源,等进入了青龙山,便会立刻送给你。”刑无惧看了一眼刑天,说道。 刑天点了点头,目前为止,太古金之本源,这才是他最需要的。如果能够在大劫来临之前得到太古光明之本源,那么他便可以完善世界种子,到时候说不定还可以避过这一劫。 “好,那我们就直接去青龙山!”刑天眸子中一丝渴望一闪即过。 …… 庞大的山脉,面前上千万里,看着宛如青龙一般的山岭,刑天的心中都充满了震撼。参天的古树,苍老的宫殿群,透出一股苍茫大气,一股股龙威从群山峻岭中透出来,直透苍穹!@ 在青龙山上空,不时有众多的人飞来飞去,他们的实力大多是圣级以及半神五级以下的,不过无一例外的是,他们身上都有着淡淡的龙威,显然是青龙神族的后裔。 看到刑无惧和刑无敌二人,所有的人立刻让开一条路,用敬畏的眼神看着刑无惧等人,知道他们远去。 “刑天,长老殿不是我们能够进去的,接下来的,就靠你自己了。”刑无惧笑道,“放心吧,长老们是不会为难你的。” 刑天点了点头,目光悠悠。他当然不会害怕,有极速之翅和时空之梭在,凭着他的实力,想要逃出来,应该不成问题。 “大坏蛋,小心点。”黄小鸡双指绷紧,一点一甩,眨了眨眼,说道。 刑天点了点头,大步往龙头上的长老殿走过去。 整个青龙山,唯有长老殿是禁地。因为布有禁忌,无法飞行,刑天只好一步一步的走上去。三千台阶,每一个台阶高达十米,没上一个台阶,重力都增加积分,走上两千阶,刑天感觉身重如裹,浑身骨头发出咔咔咔的响声,好像随时都会被重力辗成肉酱。 长老殿中,九个白衣胜雪的长老盘坐着,在大殿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球体,晶莹剔透,完美无瑕,一股磅礴的龙威从里面透出来,正是青龙之眼。青龙之眼青龙闪烁,在龙眼中,是一条青黑色的绵长台阶,台阶上有一个瘦削的青色身影正缓慢的攀登,他的脚步缓慢而有力,目光中充满了坚毅。 “你们说,他能够攀登上来么?”大长老悠悠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