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30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3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30部分
战天(冰锋)-第230部分发出阵阵光辉,迷茫如画,被锋利戟芒压迫,缓缓的落下,烙印在刑天的胸膛上,依然不停的被压下! “雪枫棺椁,给我镇压!”刑天缓了一口气,目光狰狞,目光如电般,打出一幅棺椁,凄冷的棺椁,巨大的棺椁,横亘天地,单单是一个角,便遮蔽了半天苍穹,遮天蔽日,透出苍茫的洪荒古气,贯通古今未来,瞬间撞塌了半边星空!刑天一掌拍出,棺椁大开,一道雪白的光芒滔天,瞬间涌起,宛如晶莹的雪花,飘散四方,零零落落,透出一股自然气息,却充满了杀机! 残缺的天兵,量天尺! 白光轰隆,一道三尺的晶莹白尺从棺椁中飞出,每一寸都充满了无暇光芒,上面刻着一角天道纹理,晶莹的光芒,如同匹练一般,在虚空中划过,沉重的杀气,宛如有千万做大山压在众人的心头,那一股气势,弥散四方,所过之处,一切都在破灭! 几个半神强者快速后退,有两个速度稍慢的强者,被这一股气势给辗成粉碎,连带着他们手中的海皇战旗,都被彻底的粉碎! “杀!”刑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雪枫棺椁轰然撞出,透出一股猎猎青芒,似乎要把天地都撞进去,发出咧咧风声,朝伛偻老者撞过去! 虚空崩塌,万千的乱流宛如群龙乱舞!伛偻老者心中一惊,湛蓝色的戟芒上挑,试图把雪枫棺椁给挑翻,可是戟芒射在雪枫棺椁上,却宛如刺在了一座上古神山上,难以撼动! “给我崩!”伛偻老者目光如电,长发张扬,猎猎飞舞,全力一掌拍出,整个人却好像是一个残破的机车,一口鲜血喷出,瞬间被撞飞了出去! “杀!”刑天的手快若雷霆,星辰战剑从胸膛中飞出,落入他的手中,用力刺出,瞬间,石破天惊!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金色的冷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刺入了伛偻老者的眉心!宛如刺破的气球一般,浑身力量尽泄,整个人都干瘪了下去! 死! 刑天宛如泄气的皮球一般,瞬间身体瘫软。分水三叉戟与量天尺被雪枫棺椁给收了回去,催动雪枫棺椁需要的力量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即便是他都难以催动第二次。劫后余生的那种感觉,格外的清晰,刑天狠狠的吸了两口气,体内的剧烈疼痛让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身体差点被青色戟芒给崩溃,现在依然破烂不堪,骨头、肌肉已经化成一团,破破烂烂,木之本源之力涌入他的身体内,与先天五行真气一起,快速的恢复着他的身体,很快就把他的伤势彻底的修复! “大长老死了!居然死了!” “天兵都无法杀死他!快逃!” 剩余的几个半神,看到伛偻老者被杀,惊慌失措疯狂逃窜。 “还想走?”刑天冷笑一声,一手平平探出,大手宛如山岭一般,蜿蜒起伏,瞬间蔓延出千里,把遁入虚空中的半神一把抓了出来,用力一捏,瞬间死亡! 刑天一步跨出,瞬间来到一个入海的半神身后,一掌拍出,巨大的力量涌入半神强者的体内,让他瞬间崩溃! 收起剩余的几根海皇战旗,收入储物手中,心中有一丝遗憾,“十五根海皇战旗才能够发挥真正的威力,可惜了那两根。” “我们走。”刑天招呼紫蜥蛮龙与黄小鸡,说道。 飞了半天,三人巨力森罗海域边缘还有千万里。 “咦,这里平时没有这么多人?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这么多人来到这里了” 一大群半神从天空中掠过,宛如一阵阵流星,只留下璀璨的幻影。他们神色匆忙,走得方向,正是海族禁地。 “他们的方向,好像是海族禁地。”黄小鸡皱了皱眉,“他们跑去那边干什么?” 刑天耸了耸肩,“鬼才知道。” 黄小鸡笑嘻嘻的,把一个半神拉过来,“大叔,你们这么匆匆忙忙的,到底干嘛去啊?” 中年人面色有些不虞,看到扛着狼牙棒嘿嘿冷笑的紫蜥蛮龙,吸了一口凉气,不敢怠慢,赶紧说道,“海族放出消息,太古水之本源被刑天夺取,大家都赶着往海族禁地去呢,现在天榜上的强者都已经赶来,走慢了可就没有机会了。” “呃?”紫蜥蛮龙和黄小鸡对视了一眼,看向了刑天,然后挥了挥手,“你走吧。” “大坏蛋,我们现在怎么办?”黄小鸡看着蚂蚁飞蝗一般的半神,不由得缩了缩脑袋,“这么多半神,我怕我们可能会被口水淹死啊。” “哼!”刑天目光中精光一闪,“那个波塞冬,居然敢玩弄阴谋?我们现在就去盘龙岛,把他彻底的杀死!”962一剑舞苍穹 ( )刑天把黄小鸡收入了世界种子空间中。他们的组合实在是太过于特殊了,无论是他还是黄小鸡都容易让人认出来。因此,刑天改头换貌,变成了一个八级半神的瘦弱青年,与紫蜥蛮龙一起,朝盘龙岛飞过去! 一路走来,不少冒险者不断的往海族禁地奔去,显然是为了刑天而来。 刑天与紫蜥蛮龙从虚空中飞掠而过,突然,刑天心中升起一丝警兆,一道剑气从无尽虚空中突然冒出,朝他袭来! 剑气凌厉,粗大,透出一股磅礴的气息,密密麻麻,那一股凶狠暴戾的气息,宛如一尊上古蛮兽在咆哮,无比的凶猛,朝刑天当头刺下!一剑刺下,颇有天地唯我一剑之风范! 嗡! 刑天右手轻抬,一拳打出!拳若奔雷,罡风猛烈,蛮力雄浑,裹在一起,宛如金色的汪洋,笼罩半边天空,宛如波浪席卷,金色的汪洋瞬间冲天而起,狠狠的撞在了剑气上! “给我碎!”刑天双眼露出一丝厉色,秀气的拳头夹带着万斤巨力,直接把苍穹给轰塌,凌厉的剑气陷入无穷无尽的虚空中,被时空乱流不断的消磨殆尽! “何方鼠辈,竟敢偷袭?”刑天傲然抬头,冷冷喝道。 虚空涤荡,一个青色的人影从虚空中走出来,无声无息,没有半天预兆。可是,他身上的气势极其的雄浑,颀长的身躯极其伟岸,一身锦衣,风度翩翩,他的背上背着一柄长剑,透出一股凌厉的剑气,他整个人仿佛与他身后的长剑融为一体!远远看去,他整个人都好像是苍穹一般,凌厉的剑气刺破苍穹,取代了万千星辰,每一颗星辰都遍布杀机,狂暴四溢。 面如冠玉,唇若涂脂,眸若星空,绽放缕缕星光,如同揽阔了整个苍穹,日月星辰尽在其中,漆黑长发随风飘扬,他背负着双手,宛如闲庭漫步般走过来,一步千里,瞬息之间已经由千里之外站在刑天的跟前。 “你是谁?”刑天问道。 “天剑派舞苍穹!”舞苍穹一步一步走过来,每走一步都带着如同灭世般的威压,一连走着十步,他的气势瞬间飙升到了巅峰,整个人宛如一柄出鞘的利剑!一缕缕剑气,从他的身体激射出去,如电射狂舞,弥漫整个星空,瞬间一股肃杀的气息弥散八方! “你便是刑天?”舞苍穹平静的说道,“能够当我一道苍穹剑气,不错!” 语气明为赞许,实则狂傲无比,加上他那平静无比漠视一切的神色,更显得嚣张。 天才,天纵奇才,自然有天才的傲气。他们的实力远远的比同辈之人不知道拉开了多远,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同越级诛杀高手,一剑光寒十九周,一指洞穿苍穹,傲骨如梅! 舞苍穹不过二十三岁,便深得天剑派的用心栽培,天之骄子,目空一切,自然不会吧刑天放在眼里。 “原来是疯女人的同门……”刑天笑了笑,“我已经改变了面貌,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你的身上有凤舞的气息。”舞苍穹脸上透出一股森寒杀气,“凤舞是我的,你居然敢动我的女人,今日我要彻底的灭杀你!把你分尸,丢入各个海域中喂鱼!” “嗤!”刑天嗤之以鼻,丝毫不惧,比了个中指,“泡不到女人就面壁去,抢你的女人,你算哪根葱?” “找死!”舞苍穹冷冷一笑,身上的杀机更甚,抬手打出数到剑气,每一道剑气长达千丈,瞬间笼罩方圆百里的虚空,虚空呜呜作响,宛如被切割成无数块,匹练一般的剑气,横空而来,纵横飞射间,透出阴森的杀机,“给我死吧!” “哈!”刑天不屑的哼一声,一拳打出,金色的力量磅礴如海,形成一片汪洋,瞬间弥漫十方,霞光四溢,一条条金色的巨龙,咆哮着冲汪洋中冲出,震动十方! 砰砰砰…… 清脆的交击声,响亮无比,透出四方。一道道剑气,被磅礴的金色汪洋给抵消,甚至轰碎! 刑天冷笑一声,极速之翅快速闪烁,宛如一道幻影般掠过,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已经来到了舞苍穹的身前,五指弯曲成爪,瞬间化作龙爪形,苍劲有力,龙鳞密布,透出一股苍茫的气息,刹那间穿透虚空,抓向了舞苍穹的面门! 爪劲如霜,道道如刀,刑天的龙爪瞬间而至,无穷的力量凝聚在其中,蕴含着无上的杀戮之力与血色力量,宛如腥风血雨般,轰然抓出! 猛然间破碎千万重空间,劲风抓碎苍穹,每一道爪劲都蕴含着千丝万缕的劲力,刚猛而犀利! “凭这点手段,也想伤我?”舞苍穹嗤之以鼻,目光不屑,抬手打出一道更加犀利的剑气,剑气舞动苍穹,瞬间把千万道爪劲给削成粉碎! “你也接我一剑!”舞苍穹的气势瞬间暴动,双手一抓,整个虚空都好像瞬间被他拉扯,凝聚成为一柄锋利的剑气,长达千丈,破空而至! “好手段!”刑天脸色不变,整个人却势若雷霆一般,双手掐出一个抱山印,瞬间凝聚出一座金色的大山,大山厚重,把虚空都给压塌,刑天用力甩出,金色的大山瞬间放大千百倍,密密麻麻的符文,透出一股厚重,轰然撞在了剑气上,抵消掉。 “你也接我一招!”刑天长啸一声,双臂肌肉暴涨,双手一挥,骤然间打出一式八荒龙拳,瞬间九条五爪金龙齐动,九万八千块龙鳞,金光闪闪,孔武有力,龙躯修长,咆哮着,瞬间抖动着龙躯融合为一,长达千里,在虚空中盘旋而过,瞬间五爪齐动,撕裂空间,扑杀而至! 八荒龙拳,威力无尽,带着恐怖的龙威,洋洋洒洒,冲杀而至!宛如上古蛮兽一般,爆发出恐怖荒蛮气息,五只龙爪齐动,八千丈的爪劲洞穿虚空,金光闪烁,洞彻苍穹! 舞苍穹面色微微一变,头顶上长达八千里的金龙,金光璀璨的龙爪当空,爪子如擎天巨柱,苍穹都被完全覆盖,蛮力形成的旋风,在龙爪周围酝酿,恐怖的劲力如刀般,硬生生劈下! “苍穹剑气之九霄云外!”剑气如虹,舞苍穹背后的长剑长嘶一声,发出点点颤鸣,瞬间划过一道幻影,落在舞苍穹的手中,也不见舞苍穹如何动作,一剑刺出! 虚空中似乎只剩下这一剑,剑气覆盖苍穹,震荡九霄,漫天的星辰都在陨落,漫天都是火焰在飞洒,周天混沌在建设,辰光挪移,阴阳扭转,乾坤逆乱,一剑! 唯我一剑! 舞苍穹人剑合一,顶天立地,仅此一剑,一剑横空! 杀! 长发飞扬,一缕剑气洞彻虚空,与八荒龙拳交织在一起,瞬间火星四溅! “傻逼!”刑天冷笑一声,罗睺刀瞬间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当头劈下! 冉冉红日东升,瞬间破碎,演化成为一道惊天动地的刀气,瞬间斩落! 血杀卷云霄! 罗睺刀的质地坚硬,血杀的刀气至刚至猛,血色的刀光在刀身上萦绕,活生生的斩落在舞苍穹的手臂上,溅起一朵凄艳的血花! “哈哈,所谓的天之骄子,也不过如此!”刑天冷笑一声,声音中充满了不屑,旋即当手劈出另外一刀! 破灭第五刀! 寂灭的刀气横空,充满了杀戮、腐朽、破败、邪恶、嗜杀、血腥,洋洋洒洒,充斥四方,无尽的刀光四射,旋即完全收敛在刀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压下! 舞苍穹愤怒连连,伤势不重,但是对他来说却是极大的侮辱!厉啸一声,横空挪移,一步踏出,瞬间来到刑天的身前,锋利的长剑瞬间刺出! 嗡! 一道道剑气,千丝万缕,顺着空气能量从刑天的毛孔中灌入,疯狂的搅动着他的躯体,竟然造成了肌肉破裂,无数的细胞都在崩溃! 刑天不以为意,肌肉如毒蛇般扭曲,把凌厉的剑气逼出体外,化指为掌,一掌劈出,一记大摔碑手,破空而出! 被刑天演化到了极致完美的斗技,顺手拈来,金色的大手,攫取万千云彩,揉捏成为一团,融合在金色的手掌中,直接把虚空劈成混沌! 舞苍穹不躲不闪,一剑劈出,把金色的手掌劈成两半,瞬间天地之间多出了一道高大的丰碑! 金色的丰碑,高达万里,雄浑壮阔,散布着璀璨的金光,密密麻麻的金色纹理烙印在丰碑上,厚重恐怖,从天而降,狠狠的镇压下来! 丰碑大手掌! 刑天随意挥洒,每一武技都被他的念头推演到极致完美,发挥出最强大的力量,信手拈来,恣意挥洒,崩天裂地,跨海填空! “这是什么斗技?明明平凡无比,却能够发挥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这个刑天到底是如何修炼的?”舞苍穹心中忖道,“我舞苍穹六岁开始修炼,琢磨苍穹剑气十多年,也只能够窥其一角,天下斗技繁多,每一种都有其特殊之处,能够彻底的融汇贯通,这个刑天倒也不简单。” “不过,天底下,天才多了去了,只有熬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天才,真正的王者!”舞苍穹脸上坚毅,杀机四溢,“刑天,你的天才,也只能够到今天为止了! 言罢,剑出! 苍穹剑气!唯我一剑,一剑舞动苍穹!963挖坑给你跳 ( )苍穹剑气,天剑派的镇派绝学,亘古绝今,修炼到最高深处,破碎苍穹,横渡虚空,斩神灭魔不在话下! 舞苍穹,修炼苍穹剑气,造诣颇深,他的剑意无比的高傲,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唯我一剑! 杀! 一剑从天而降,匹练般洋洋洒洒,惊天的剑气横渡长空,掠过滔滔星河,点点森冷的剑意透出,瞬间弥散整个虚空,当头刺下! 嗡! 天地之间都洋溢着这一种为我独尊的剑气,星星点点,透出凛冽杀气,宛如电蛇狂舞,疯狂乱窜,向无尽的虚空中弥散而去,百万里的虚空瞬间被撕碎,垌塌下来! “哈!”周天都是剑气,无穷剑气如浪潮涌,犀利无比,破开重重阻碍,朝刑天的眉心直刺而至! “苍穹剑气,看起来还不错www.lwen2.com(_泡&)”刑天冷笑,“剑不错!” 天剑派有剑池,剑池孕育神剑,舞苍穹在天剑派的地位不低,使用的兵器自然不会差,一柄长剑在手,犀利的剑光如潇潇雨兮,纷乱无双,洋洋洒洒,要把刑天彻底的消亡! 刑天咆哮一声,右手握拳,打出一记众生傀儡术,黑雾弥漫,带着死亡和黑暗的气息,凝聚成为一团恐怖的黑雾,宛如旋风般凝聚在他的拳头中,顺势打出! 舞苍穹一剑劈出,|丨乳丨白色的剑气当头罩下,伴之而来的是那不屑的声音,“就这斗技,你不过习得皮毛而已,居然也拿来跟我动手?无知小子,给我死!” 杀机无限,在虚空中无限的扩散…… “习得皮毛?今日我就用你来练习我的众生傀儡术!”刑天冷笑一声,识海中千百个念头立刻开始推演,众生傀儡术层层分解,在他的识海中呈现,刑天抬手一拳轰出,一记更加庞大的众生傀儡术瞬间打出! 黑气笼罩虚空,萦绕百万里,宛如有无数的冤魂在咆哮,磅礴的黑气,宛如凝聚了天地之间一切吞噬和腐蚀的力量,呼啸着渗入舞苍穹的肌肤中,销蚀着他的血肉,还有一部分朝他的识海闯过去! 吸取血肉,吞噬灵魂,只剩下空壳,是为傀儡! “啊……”舞苍穹体内蕴含着无穷的剑意,剑气激荡起伏,瞬间把进入体内的黑气给完全绞碎,逼出来! 恰巧在这时,刑天打出一记更加庞大众生傀儡术! 这一记众生傀儡术,更加的完美,百万黑气呼啸,虚空都好像被抽调了血肉,变成了傀儡一般,毫无生机,百万里的海岛礁石全部崩塌,众生傀儡术的气息慢慢的渗透,逐渐变得更加的疯狂。 “天之剑,一剑法天地!” 舞苍穹宛如一尊魔神,从虚空中走出来,他宛如一柄长剑,上刺苍穹,下刺地府,抬手打出一剑,蕴含着无限的天地法则奥义,犀利无比,瞬间穿透了众生傀儡术,轰在了刑天的拳头上! 嗡! 刑天倒退万里,甩了甩手,目光微微一凝。这个舞苍穹的剑气实在是太过于犀利,居然连他的身体都被切开,一滴鲜血从指尖滴下来,瞬间伤口被修复,毫无痕迹! “哈哈,舞兄,看来,你一个人想要收拾他还是有点难度啊。”数个身影,从虚空中落下,三男两女,俊男美女,气机庞大,一看便知道是高手。他们目空一切,眼高于顶,与舞苍穹一般,都是天之骄子。 “傲无常、藏踏浪、啸西风、兰雪云、凤舞……你们怎么来了?”舞苍穹眉头微微一皱,停顿了下来,长剑依然遥指刑天,与几人打个招呼,丝毫不把刑天给放在眼里。 “大家一起上,给我杀了他!谁杀了他,我可以请求师傅让他使用一次剑池!”凤舞一身粉色罗裙,倾国倾城之姿,沉鱼落雁之色,婀娜多姿,款款柔柔,美丽至极,俏脸寒霜,杀机腾腾。 “疯女人,好久不见。”刑天哈哈笑道,“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你忘记我说的话了么?” 见你一次干你一次……凤舞眸蕴杀机,俏脸寒霜,胸口起伏难平,显然被气得七窍生烟,想起被刑天欺凌时的屈辱和不受控制的滔滔快感,让她倍感愤怒! “凤舞姐姐,说话可要算数喔。”另外一个女孩子童颜,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让丰满的身体更显的火爆,面带笑容,眸蕴杀机,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在刑天的身上打量着,颇为好奇。 “傲无常、藏踏浪、啸西风、兰雪云……”刑天心中一突,这可是天榜上的第二到第六的人物,加上舞苍穹这个天榜第八,看来今日免不了一场恶战。 “哈哈,还真看得起你邢大爷,来来来,天榜的高手不过如此罢了,今日刑大爷大杀四方!”刑天嚣张的说道。 “你很狂,但是在没有狂的资格时候,给老娘闭嘴!”兰雪云俏脸寒霜,她用的是一条银光长鞭,长鞭猛地一甩,虚空炸碎,宛如蛟龙起舞,横空劈至! 兰雪云乃是一个古老门派的传人,她手中的长鞭乃是冰河蛟龙的筋条胶皮打造而成,可软可硬,完全可以发挥出她的独门绝技。 哈哈…… 刑天身形宛如鬼魅一般,一掌劈出,一座金色的丰碑从天而降,与长鞭撞在一起,轰然破碎! “哼!”刑天抬手一指,八荒龙拳瞬间打出,八条五爪金龙瞬间咆哮而至,纷纷朝六个人扑过去! 刑天居然要以一挡六! “哈哈哈……”刑天狂傲无比,手腕一抖,罗睺刀瞬间劈出百刀,血腥的刀气洋洋洒洒,瞬间交织成为一片刀网!血杀碎山河、血杀卷云霄、血杀动星河连续打出! “狂妄!”啸西风沉默寡言,此时却也被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冷哼一声,狂暴一拳打出!他的拳头中蕴含着无尽的山峰崩碎,力量无穷无尽,摧毁一切,当头袭来。 “找死!”藏踏浪一刀破碎虚空,人刀合一,向刑天合力杀过来! “哈哈……”虚空中到处都是刑天那嚣张的笑声,一轮血日冉冉东升,刹那间化作万千杀戮刀气,一记血杀诛神魔,力量贯彻诸天,一刀劈下,宛如无数的神灵在哭泣,魔鬼在嚎叫! “不好!”诸人都是天之骄子,身经百战,灵觉无比敏感,飞身直退,不敢轻易接下! “哈哈……邢大爷还有事,不陪你们玩了。”刑天狂笑一声,把紫蜥蛮龙收入世界种子空间内,飞射而出! 凤舞惊慌失措,一道剑气凛然飞出,可是刑天却丝毫无视,凛然剑气射在他的身体上,徒劳无功,一掌探出,瞬间把凤舞给制住,抓住凤舞立刻飞逃! “放下凤舞!”舞苍穹一剑刺出,瞬间一股天地奥义繁杂的力量舞动,一道凌厉恐怖的剑气凌空袭来,朝刑天的背后刺去! “哈哈,有本事,来追我啊。”刑天嚣张无比,极速之翅快速闪动,一念千里,瞬间化作一道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刑天心中冷笑,如果他们真的敢追上来,他绝对不会介意把他们领到晶兽那里去,反正免费得资源不用白不用,刑天可不是什么好人,睚眦必报,敢于对他出手的人,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下场。 “追!” “啸兄,你快快施展搜神打法,搜寻刑天的位置,我们一定要把凤舞给救出来。”舞苍穹面色阴沉,杀机腾腾,恳求道。 “好!”啸西风也是爽快人,一指点出,瞬间在他的头顶上闪烁着一个白玉圆盘,圆盘上人影卓卓,颢然是刑天与凤舞! “快放开我。”凤舞怒视着刑天,能量攻击对刑天无效,她根本就无法奈何刑天,在刑天的手上彻底变成了一个弱女子,愤怒连连,对刑天又嘶又咬。 “疯女人,如果你敢乱动,我保证让他们看一场活春宫。”刑天夹着凤舞,飞快的奔逃,一巴掌打在凤舞的翘臀上,让凤舞羞怒难言。 凤舞又羞又怒,却不敢反抗。刑天的无法无天,她早有领教,不讲游戏规则,肆无忌惮,什么都敢做。她真的害怕,刑天会在这里把她给强Jian了。 “快!”身后是五道人影,原来越近,他们宛如闪电一般在虚空中跳跃,离刑天不过是数万里,正在慢慢的接近。 “刑天,你逃不掉的。”凤舞平息了一下心情,平静的说道,“放了我,这次我让你走。” “我想走需要你让?邢大爷只不过是想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刑天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凤舞的翘臀上,丰满的肉感让他心中大呼痛快,笑道,“看来被我滋润的不错,这里丰满了不少嘛。” “你……”凤舞刚刚平息下来的心境再次被打乱,狠狠的一口咬在了刑天的胸膛上。 “哈哈,小兔崽子们,有本事,就追过来。”刑天闷哼一声,用力在凤舞的胸脯上捏了一把,回头大笑道。 “快追,杀了他!” 舞苍穹等人郁闷无比,刑天与他们的距离没有拉的太开,他们紧紧的跟着,可是却依然被拉开了一大截,而刑天不时回头调侃,让他们特别不舒服。 你追我赶,跑了半天,终于跑到了森罗海域的外围,鳄鱼岛已经遥遥在望!刑天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回头看了几个人一眼,等到他们追到百里之外,瞬间加速,拳若雷霆,无尽蛮力汪洋似海,流星般一拳轰在了鳄鱼岛上!964晶兽发威 ( )一拳浩荡!罡风如雷般激荡! 啸西风等人看到刑天的举动很是不解,但是疑惑归疑惑,依然去势不减,剑气刀气全部往刑天的身上招呼过去! “吼!”轰轰烈烈的蛮力汪洋,直接把整个鳄鱼岛都彻底的大崩塌,泥土四溅,一声狂暴的吼叫,声浪如刀锋一般滚滚传出来,刹那间,海水倒流,被一个血盆大口吞噬,形成一个极其恐怖的漩涡! “不好,是晶兽!”啸西风等人面色微微一变,愤怒的直骂娘www.lwen2.com一只浑身晶莹剔透的晶兽,从海岛中飞出来,身躯长达千米,宛如一座冰山,浑身银白,只有一双眼睛是黑色,透出一缕缕凶光,一股恐怖的威压从晶兽的身体中滚滚透出,布散四方,刹那间,在那一股恐怖的威压中,整个空间都好像被封锁! “快走!” “该死的,这是晶兽!” “混蛋,以后必定要杀了你!” 惨叫声连连,长达千米的晶兽,浑身光芒璀璨,宛如一条巨大的晶脉,洋溢着恐怖的能量气息! 庞大的晶兽,一声咆哮,一道白色的光柱,蕴含着无限的杀机,从远处缓缓的放大膨胀,最后形成一道长达千万里的光柱,直射而出! “啊……” 即便是啸西风、藏踏浪这等天之骄子也惨然变色。晶兽的恐怖,他们自然是了解的,这种猛兽,根本不可与同等级的魔兽相提并论,他们浑身都是力量,平时休息的时候自然没事,但是如果被激怒发飙起来,天地都要塌陷! “唯我一剑!”舞苍穹面色凝重,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流光,飞快的打出!洋洋洒洒的剑气,犀利如虹般,宛如太阳初升时的那一抹娇艳,长达万里的剑气,狠狠的撞在光柱上! “咔嚓……”势如破竹!|丨乳丨白色的光柱,蕴含着庞大的能量,宛如一条滔天大河,滚滚流动,瞬息之间,把苍穹剑气给击打的粉碎! “快走!” 晶兽之威,无人能够抵抗,它的全身都由晶石组成,坚硬无比,全身的晶石蕴含着的能量不亚于十条上等灵脉! 海水在倒转,刹那间腾上半空,日月星辰黯然失色,苍穹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天地之间一片黯淡! 啸西风、藏踏浪等人狼狈不堪,难以抵挡。 远处的虚空中,刑天张开黑暗之界与虚空之界,烙印在虚空中,纹丝不动,怀里抱着凤舞那娇柔的身躯,津津有味的看着戏。 “这一头晶兽还真变态。”刑天砸砸着嘴唇,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当初自己没有去动这头晶兽,否则自己肯定得惨死! 凤舞看的心惊肉跳,那一头庞大的晶兽那一声声咆哮,那璀璨的光柱散布出来的毁灭神光,让人都感觉到无比的惨烈。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忘记了挣扎,眼睁睁的看着几个人好像风暴中的小船被晶兽给玩弄在鼓掌之中,毫无还手之力,心中升起一股无力和震撼! “这个男人,太恐怖了!”凤舞不由得看向刑天,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忌惮! 作为天之骄子,藏踏浪、兰雪云、啸西风、舞苍穹、傲无常等人的保命手段还是不缺的,虽然狼狈不已,却也很快的逃出了晶兽的攻击范围,向远处飞快的遁走! “想走?”刑天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冷笑,狰狞的笑声中,突然化作一道青色的闪电,瞬间冲到傲无常等人的身前,连连挥掌,瞬间打出一记众生傀儡术! 众生傀儡术,被刑天的意念无限的推演,已经臻至大圆满,一掌打出,阴风虎啸,无数白骨骷髅血肉阴魂组成的滔滔河流宛如贯通了上古时空,浩瀚的气息无穷无尽,犀利诡异,瞬间再次把傲无常等人再次逼了回去! “哈哈,各位,刑某给你们准备的大餐还不错?”刑天长啸一声,催动着极速之翅,在冷漠而狰狞的笑声中,飞快远遁!一去不复返! “刑天,我们势不两立!”傲无常愤怒连连,当即暴走。 “杀千刀的,老娘要把你给碎尸万段!” “哈哈,等你们能够逃走再。”刑天嚣张无比的笑声在虚空中回荡,听起来可恨无比,让傲无常等人恨得牙痒痒,伴随着诡异的笑声,刑天已经飞出了千百万里之外,消失的无影无踪。 “吼!”瞬间,庞大的咆哮声响,一道更大的|丨乳丨白色光柱瞬发出来,滚滚的能量波涛,瞬间把方圆百万里的苍穹都给粉碎了!暴乱的阴阳,致密的罡气,狂暴的能量,把天地都撕扯的一片粉碎,汪洋被分解,星辰被瓦解,只剩下混沌一片,|丨乳丨白色的光芒,瞬间把藏踏浪等人瞬间淹没! 感受到身后的疯狂的动静,刑天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酣畅淋漓的笑容,在凤舞的翘臀上用力捏了一把,在凤舞抓狂而的痛斥声中,认准了盘龙岛的方向,快速无比的飞掠过去! 波塞冬,我来了! …… 恶魔岛,青龙山。 这是一座大山,远远看去,好像一条盘踞的庞大青龙。青山绿水,钟毓灵秀,绿草如茵,亭台阁,小桥流水,姹紫嫣红,幽香四溢。 在龙头上,一座宫殿格外的华丽,青色的宫殿,透出一股恢弘大气,庄严而肃穆,在宫殿顶上,雕刻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狰狞恐怖,透出一股磅礴大气。 此时此刻,宫殿内,灯火通明。辉煌的灯火,照耀在墙壁上,映衬着那张牙舞爪的青龙,古老的壁画,却透出一股磅礴大气,九条青龙栩栩如生,宛如要从壁画中跳出来,每一条青龙,似乎都具有磅礴的力量,一爪一碰一个呼吸,似乎都可以打破万里苍穹! 古铜灯座,烛泪点点,一团团柔和的光芒透出,一伴随着的是一股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在空气中蔓延。九副壁画下,分别盘坐着一个个老者。他们白发如霜,白衣胜雪,呼吸均匀悠长,一举一动之间都充满了浑然天成的大道气息,显然,他们都是无限接近于神的人! “三长老,大周王朝上门向我们讨要公道,说我们青龙神族的子弟把他们的罗刹王姬汤重伤。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坐在第一幅青龙图下的老人声音清幽,淡淡的问道。 “不知道。”第三幅青龙图下,那个老人睁开眼睛,晶亮的眸子中透出一股睿智,说道,“我们青龙家族年轻一代子弟,除了刑无敌以外,其余的全都进入了青龙境中历练。而刑无敌修炼青龙八式的前三式,昨天才出关,根本不可能与姬汤接触。” “那就是说,是大周王朝中的人污蔑我们青龙山?”大长老问道。 “那倒不一定。”第九幅青龙图下的老人呼吸如雷,目光如电,声音洪亮如钟,“大哥莫非忘记了当年叛逃出去的刑震?据我所知,刑震在冰河大陆中成家立室,或许姬汤所遇到的那个人是刑震的人?” “据说,对方可以变身成为完整的青龙,可是因为没有修习青龙九式,发挥的力量并不强,但是却依然把融合龙脉力量的罗刹王给打得落花流水。”大长老说道,“四大上古神族中,能够达到三次血脉觉醒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天才中的天才,千年之内,只有朱雀的凤舞小丫头机缘巧合才能够三次觉醒,连我青龙族的刑无敌也才两次觉醒,如此天才,不能够流露在外!” “而且,这个叫做刑天的人,在当年抢夺青春不老神城的时候,得到了我们的上古青龙的遗体,我们必须要拿回来。” “大长老,这件事,让刑无敌走一遭如何?”九长老问道。 “好,一定要把刑天给我带回来,必要时,威逼利诱甚至动用武力,都在所不惜!”大长老斩钉截铁的说道。 “是!” “天地十万年一大劫,我等虽然没有成神,但是已经超越了神,必须进入上古莽荒世界历劫,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 …… 盘龙岛。 波塞冬站在海边,看着远处滚滚的浪涛如一条线一般从远方袭来,双眼眯成了一条线。 涛声如画,滚滚浪潮,波涛汹涌,海阔天蓝,形成一幅优美的画面。但是很显然,波塞冬的心思并不在上面,他的心思已经完全被海族禁地的战况吸引了过去。 “龟丞相,现在如何了?”波塞冬咧了咧嘴,向站在他身后的龟丞相问道。 “回殿下,绝大部分的冒险者已经前往海族禁地,我敢担保,刑天绝对走不出海族禁地。”龟丞相笑道。 “这就好,我一定要让刑天死!”波塞冬冷道,“九州龙脉,我一定要得到!” 波塞冬眸子中透出一股坚毅之色。他的血脉中有一半是人类,就算他是海皇族,依然无法借用海族龙脉的力量!可是,他不甘!因此,刑天必须死! “是么?”冷冷的声音,从虚空中透下来,宛如冰山崩碎,冰渣四散,冰冷的气息弥漫在虚空中,伴随着这一声冰冷的声音的,是一只金光闪闪的大手,雷霆霹雳般从天而降,如磨盘一般从虚空砸落下来,“你先给我死!” 恐怖的威压,压挤的虚空都在经历一系列的扭曲之后开始节节破碎!波塞冬只感觉呼吸一滞,那一只大手在他看来,好像天庭崩塌,顷刻之间便可以将他打成碎片!965杀波塞冬,天榜第一 ( )波塞冬只感觉一股死亡的气息萦绕在心间。缓缓的渗入灵魂深处,宛如黄连苦味弥散在心间,让他呼吸一滞! 他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还手,那一只大手就宛如电光火石一般压下来,万劫不复! “前辈救我!”波塞冬惨叫一声,恐怖的威压把他锁定,宛如天崩地陷一般,(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