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9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9部分
战天(冰锋)-第229部分一起,立刻形成了巨大的海神潮汐大杀阵! 浪潮滚滚而来,每一个浪涛都具有毁灭性的力量,翻天覆地,如刀似剑,一个持着海皇战旗的半神,用力挥动战旗,一股庞大的浪潮从中翻滚出来,撞在紫蜥蛮龙的身上,瞬间把紫蜥蛮龙给撞出百里之外! 浪涛如怒龙,飞龙出海,气势磅礴,十五位半神,十五个面海皇战旗,聚在一起,发挥出来的力量,即便是紫蜥蛮龙都难以招架! “虚无之光!”紫蜥蛮龙暴怒,狼牙棒用力拍出,把一道当头迎来的大浪给劈成粉碎,身体在后退的同时,双眼爆射出一道黑暗神光,穿梭万里虚空,破灭阴阳,洞穿一切,朝一个半神射去! 嗡! 半神面无表情,随步踏出一步,战旗狂舞,瞬间更加狂猛的海浪如龙般咆哮,张牙舞爪呼啸而来,瞬间把虚无之光给扑灭! “我日!”紫蜥蛮龙两眼发直,狂啸一声,刹那间恢复了千丈的紫蜥蛮龙的龙身,巨大的龙尾,瞬间拍出! “镇压!”几个半神狂喝,十五面战旗同时摇动,一道道气息,从战旗中飞舞出来,化作怒龙般的滔天巨浪,发出哗啦啦的怒涛声,当头压下!958海神祭 十五面海皇战旗,每一面都高大百丈,透出一股神器特有的威凛气息。WWW.NIUBB.NET 笔下文学**.com泡*()每一面神器都具有摇碎苍穹,粉碎日月之威能,十五面海皇战旗聚集在一起,组合成为海神潮汐大杀阵,立刻威力辈显! 一股股大浪,迎面而来,潮汐阵阵,|丨乳丨白色的浪涛,从虚空中喷出,覆盖了半空,方圆千里之内都变成了汪洋大海,浪涛滚滚,骇浪奔腾,一条条具有毁灭性的浪涛,在虚空中喷射游离,每一道浪涛,都具有无穷的力量,能够粉碎苍穹! 顿时,即便是紫蜥蛮龙与黄小鸡,也被大阵给压制的动惮不得,只能勉强顽抗! “小不点,这下子糟了!”紫蜥蛮龙脸色煞白,满脸横肉抽动,青筋迸起,化作龙身的情况下,疯狂的催动着狼牙棒,横扫万里虚空,至刚至猛,威势重重,势可吞天! 可是,很快,狼牙棒被骇浪冲刷的势头尽失,成千丈高的浪涛,彻底的将它淹没! “想要这样淹死本龙王?做梦!”紫蜥蛮龙进化成为紫蜥龙王,龙天生便是水中之王,具有戏水的天赋。紫蜥蛮龙把狼牙棒收了回去,不再跟十五个半神硬碰,而是顺着浪涛的去势,张牙舞爪,庞大的身躯射出,双眸神光熠熠,拼命射出! 黄小鸡此时的情形稍微好一点。。论实力,他自然比不上紫蜥蛮龙,不过,他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一艘青铜战船,显然是神器级别的,散发出古老的青铜之光,镇压虚空,青铜战船在无尽的浪涛中起伏,乘风破浪,根本无惧滚滚浪涛! 此时此刻,万里高空中,刑天与伛偻老者杀的如火如荼,战况十分激烈! “风云再起,波澜再生!” 伛偻老者打出一拳,刹那间风云滚滚,天地之间波澜阵阵,一条条湛蓝色的巨龙,宛如凭空造出一片大海,无尽的海浪飓风在他的拳头中萦绕,无穷的虚空塌陷,星辰混乱,一拳打出,毁灭性的罡风在虚空中震荡,向刑天电射而去! “天荒龙拳!”刑天丝毫不敢怠慢,飞身而至,一声高亢龙吟,一条巨龙,一分为八,拖着尾巴向四面八方同时挣扎而出,飞舞着盘旋着咆哮着,宛如蛟龙入海一般,直接穿梭了伛偻老者的湛蓝大海,朝伛偻老者的心窝打去! “小辈,受死!”伛偻老者面带杀机,“你的同伴已经陷入困境,你先下去瞪着他们吧!” 言罢,伛偻老者抬手打出一柄利剑! 剑长万里,贯通天地九幽,湛蓝色的剑气,凶横的好像是上古蛮兽一般,透出一股阴森冷厉之气! “小辈,这是我以绝大部分的凝聚的海皇之剑,上斩神灵,下斩小人,无所不战,受死吧!”伛偻老者面色狰狞,眉宇间透出一股强大的自信与杀机,整个人双掌合十,身形飘忽,瞬间,他的人与海皇之剑融合唯一,海皇之剑的力量狂飙,犀利无比,这一道剑气周围飚射出许多剑意,飞射在虚空中,穿透了不知道多少虚空,把空气都给缴的粉碎! “想要杀我,那也要有本事。”刑天剑眉一条,十一个界瞬间收入体内,十一个界的力量分布在他的身体的每一处,无穷的力量涌入他的经脉中,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好像是一个独立的世界,疯狂的吞噬着界的力量,他的**开始疯狂的膨胀,瞬间达到了三百丈! 宛如擎天巨柱一般,肌肉纠结,宛如钢铁浇筑而成,威势猎猎,举手投足之间,都可以摘下星辰! 他就像是临世的战神一般,力可拔山,不可抗拒,无人能敌! “杀!”一拳打出!能量波浪,宛如汹涌澎湃的海浪,一重连着一重,哗啦啦作响,泛着七彩的光泽,海皇剑撞在一起! 惊涛拳! 不断完善的惊涛拳,现在已经可以叠加到了一百重,刑天的力量滔滔不绝的从拳头中涌出,一重连着一重,一重更胜一重,一百重的力量叠加在一起,光是那透出来的气势便已经把苍穹给涨破! 给我碎! 刑天目光坚毅,透出丝丝血色,惊涛拳打在了海皇之剑上,相互碰撞,居然迸射出群星璀璨般的火星,金戈铁马般的争鸣,片刻之后,海皇之剑被打得完全碎裂!一片片碎片向四方溅射出去,所过之处,星辰点点,破灭的无影无踪! 伛偻老者嘴角露出一丝血丝,已然受了重创!他的脸色苍白,可是一双眼睛更加的邪逸,透出一缕湛蓝色的幽芒,宛如是魔鬼降世! “你给我去死吧!”刑天冷笑一声,一拳打出! 九条张牙舞爪的青龙傲世,比以往更加的庞大,更加的具有威慑力!此时此刻,刑天打出来的八荒龙拳,更臻至准神技! 伛偻老者依然不慌不忙,一拳打出,瞬间崩碎虚空! 刑天得势不饶人,一拳打出,双手结印,瞬间崩塌了虚空,打出一个漆黑带着赤红色的黑洞,一缕缕炽烈的热量从里面不断的散逸出来,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里面跳出来,高大三百丈,浑身由赤红色的岩浆组建而成,散发着凛冽而炙热的气息,炙烤着周围的虚空,都要枯萎,空气炙热,轻轻吸入一口,里面蕴含的热量就要把整个人的水分彻底的蒸发,变成木乃伊! 炎魔召唤! 九只一模一样的炎魔,每一只都高达三百丈,体表坚硬,咆哮着从漆黑的洞口中冲出来,无数炙热的岩浆,从他们的身上掉落在地上,形成触目惊心的湖泊,大地焦灼,宛如末世降临! 九只炎魔,挥动着拳头,当头砸下!没有任何的技巧可言,只有最直接的挥拳,没有任何的花哨,完全就是硬碰硬的撞击! “杀了他!”刑天迎身扑上!一拳轰塌了地面,伛偻老者飞快闪避,险之又险的避开这一拳,却被九只半神级九级巅峰的炎魔给围住! 炎魔的力量,可以撕天裂地,比起紫蜥蛮龙丝毫不弱,他们的防御,更是强横无双,难以破灭,那身体的炙热,直接灼烧虚空,如鲜花一般枯萎。 拳罡呼啸,伛偻老者被九只炎魔死死的克住,狼狈无比,炙热的能量烘烤着他体内的力量,显得格外的炙热。 “海神祭!”伛偻老者狼狈不堪,终于觅得一丝空隙,从重重包围中冲出,升上半空,稳住身子,双掌掐着指印,一股庞大的苍古力量从他的手中透出来,渗入周边的虚空中,他的声音苍老而洪亮,带着某种奇特的力量,“以我海天蓝的千年生命为引子,召唤亘古存在的海神,那存在于无限时空中的海神之剑,穿透时空而来,诛杀一切威胁你子民的敌人!” 片刻之间,虚空波纹轻轻拨动,在他的周边,居然形成了一个古老的祭坛。古老的祭坛,透出一股苍老的上古气息,亘古悠悠,无尽的纹理深刻,宛如蕴含着天地至理,浑然天成,带着一股神圣的气息,盘踞虚空中! 古老祭坛宽大百里,古老沧桑,随着伛偻老者的念念有词,从古老祭坛中央突然升起一股磅礴的剑气,亘古苍老,却带着凝成实质的沙发之力,宛如在远古杀场中历尽无限杀伐、沉沦万年依然未毁的凶兵,一缕剑气直冲云霄! 不过是片刻之后,那一缕剑气变成了湛蓝色的滔天剑芒!那是一柄巨大的长剑,古老的花纹朴素无华,却透出一股杀伐无尽横行天下的杀意!长剑虚幻,没有实体,可是它的凌厉,却可以践踏一切,粉碎一切! “小辈,能让我海神祭召唤出海神之剑,你死而无憾!”伛偻老者面色苍白,脸上却带着无尽的狂热,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海神之剑从祭坛中拔起,被他擎在手中,用力挥出! 刹那间,蓝光闪烁!湛蓝色的光芒所过之处,九头炎魔瞬间被冰冻、粉碎! 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海神之剑的威力,竟然恐怖如斯!不过,刑天眸子透出一丝坚毅的战意,一往无前! “想要杀我?我刑天纵横天下,想要杀我的人无数,可是最后被却都被我杀了,你也不例外!”刑天扬声长啸,整个人瞬间胀大成为九百九十九丈,身体越显得伟岸修长,他的身体肌肉好像虬龙一般纠结,一股奇妙的韵律瞬间透过虚空,与大地链接。 聆听大地的韵动,与大地和一,大地即我,我即大地!刑天瞬间进入了一股奇妙的状态,他的血脉的跳动与大地深处的韵律相互迎合,片刻间,他的身体、意识、气势好像已经全部消失,在伛偻老者眼前的只有苍茫大地! 一拳轰出!刹那间,宛如大地震动,洪水滔天,岩浆喷射!一拳冲破虚空,一拳打碎苍穹,一拳破碎星辰,一拳摧毁日月! 宛如滚滚洪流,从天而上!刑天一拳打出,把大地的能量集中在一起,这一瞬间,大地那分散的力量在一瞬间彻底的爆发出来,能量堪比天灾! 无数的山峰崩碎了!地面龟裂,塌陷!无数的熔岩,从裂缝中喷出,虚空中洋溢着炙热的硫磺味道,一道道沙浪、岩浆,宛如滚滚洪流,顺着刑天的拳罡,飞舞直上,与海神之剑撞在一起!959地皇升龙霸 ( )聆听地脉的韵动……感悟大地,与大地合二为一…… 刑天心中古井无波,宛如古井中的圆月,一股淡淡的韵动,从地心深处发出,与他的心跳频率相同,一股磅礴的力量瞬间从地底灌注到他的身体的各处…… 此时此刻,他感觉他自己仿佛与这一片大地融合为一体。他可以感觉到大地的脉动,可以感受到微风的吹拂…… 他仿佛成为了这片土地的主宰。大地崩塌,千里熔岩,万丈高峰,听从他的号令,瞬间扭曲成为一股磅礴无双的力量,滚滚迎空直上,与海神之剑融合在一起! 海神之剑,传说中海神的长剑,一统海洋,诛灭万千忤逆者,屠戮不服种族,杀气滔天,血流遍野!一股狂暴的古老杀机,从海神之剑中透出,与刑天这一拳的厚重不同,它充满了杀戮的狂暴! 杀杀杀! 海神之剑,锋利无比,虽然只是一道虚影,但是依然凌厉无双,从虚空万界中凝聚而来的片片虚影,可以斩断星河,破碎日月! 刑天身体贯通天地,宛如一尊高大的战神,头顶星辰日月,脚踏大地,一脚跺下,大地崩塌,万千岩浆滔天涌起,沸沸涌涌,无数山峰崩碎,随着刑天这一拳,奔涌跳动! “这一拳,凝聚大地之力,至刚至猛,就叫地皇升龙霸!”刑天心中咆哮,稳定的一拳,似乎可以开天辟地,把海神之剑彻彻底底的压制! 绝对压制! 山峰崩碎、岩浆喷发的狂暴,大地之力的喷发,无比的恐怖,自然的力量,那是无可比拟的,地皇升龙霸的力量宛如穿梭了亘古的时空,直接把海神之剑的虚影给崩成粉碎! “死吧,老匹夫!”刑天冷笑一声,脚下一跺,又是一片滔天的岩浆喷出,愤怒的火焰,把伛偻老者给覆盖! “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伛偻老者心中一惊,却是不慌不忙,一步跨出,抬手打出一柄长戟,长戟由青铜打造,浑身充满了铜绿,古老、朴素、无华,却蕴含着惊天神力,在他的表面绘画着一角天道纹理,浑然天成,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海族的天兵,分水三叉戟!当然,这近乎腐朽的分水三叉戟,只是残缺的天兵而已,真正的天兵,除了材质要持久耐用,还必须要完整的天道纹理以及天灵,没有天灵的天兵,发挥出来的力量着实有限,但是这已经足够! 伛偻老者手持分水三叉戟,怒啸连连,“小辈,能够比我使用分水三叉戟,也算是你的本事,但是今日你必死无疑!” “残缺的天兵?”刑天瞳孔微微一缩,脸色巨变。 “杀!”伛偻老者一个幻影,分水三叉戟瞬间刺出,刹那间,一股大道的压制气息尾随,一切繁华落尽,铅华尽洗,返璞归真,普普通通的一戟,朴素无华,却发出嗡嗡嗡的鸣声,在伛偻老者的驱动下,分水三叉戟催发出青铜光泽,在这一瞬间,虚空嗡的一声脆响,崩溃开来,一条漆黑的黑洞从无尽的时空中延伸而来,而后是一杆青铜古戟,瞬间出现在刑天的身前,冷厉而至! 刑天心中警惕,刚想要避开,却已然来不及,被分水三叉戟刺在了肩胛上,刺骨的疼痛,鲜血点点,刑天怒喝一声,闪电般狂退! “还想跑?”伛偻老者冷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趁早下去给老陛下赔罪吧!” “哼,老匹夫在下面太寂寞了,你早日下去陪他吧!”刑天冷哼一声,陡然祭出了阴阳镜! 阴阳镜悬浮在头顶上,黑白二色的神光弥散出来,把刑天笼罩在其中,宛如天神一般,随着刑天的控制,一缕黑白二色的神光,瞬间从阴阳镜中射出来,洞穿虚空,宛如雷霆般,轰在了伛偻老者的身上,瞬间把伛偻老者的手臂给轰穿一个大洞! 天道纹理,浑然一体,阴阳镜上,光芒四射,宛如一轮烈日,上面的天道纹理跃跃欲现,透出一股浑然天成的味道 “这……天兵?”伛偻老者面色微微凝重,迅速后退! “哈哈,老不死的,给我去死吧!”刑天头顶阴阳镜,把自己护佑在其中,右手擎着罗睺刀劈出一道破灭刀芒,左手打出一幅太极图,朝伛偻老者打去! 天兵虽然犀利,但是毕竟需要太多的能量催动,以刑天的底蕴,也只不过能够连发十次左右,射出一道神光,便已经消耗了他的十分之一的力量。尤其是残缺的天兵,没有了天灵,所吞噬的能量更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杀!”犀利的刀光,破灭一切,星辰都在破灭,在晃动,死灵之书中冒出一股恐怖的黑气,腐朽、寂灭、败坏,滔天死气横空,凝聚成为一团恐怖的乌云,在黑气中,不断的展现出一个个死灵,数量极度庞大,组建成为一道死灵的洪流,在滚滚虚空中开辟出一道滚滚洪流,瞬间把伛偻老者湮灭! 腐朽、寂灭、黑暗、嗜血、阴森、惊悚…… 黑气笼罩天空,一切负面的气息幽幽而至,把伛偻老者困在其中,难以动弹!伛偻老者手执分水三叉戟,滚滚能量潮汐劈开一条通道,瞬间从通道中飞出! 喝! 迎面而来的,是一团宛如烈日一般的刀光!刀光黑暗,却充斥着无比森冷恐怖的杀机,杀戮与黑暗同在,嗜血与毁灭并存,一缕刀光如梦幻,却蕴含着无限杀机,飞射而至! 伛偻老者低头,刀光闪电般从他的头顶划过,带着一缕斑白的发丝落下,伛偻老者只感觉头顶凉飕飕的,心中一阵波凉! 陡然,心中更多的是无限的愤怒! 作为海族的太上长老,与老海皇陛下同生于一个时代,自打升到准神级之后,什么时候如此落魄过? “该死的小杂种,给我死!”一戟横空,青铜色的分水三叉戟摇碎虚空,拉扯着无尽的星辰,无数的辰光从虚空中抽取出来汇聚进入分水三叉戟中,三叉戟精光四射,星辰密布,倾洒而下,宛如漫天的流星飞扬! 哈!刑天笑声大起,洪亮如钟,阴阳镜光芒四射,把所有的辰光都挡在外面,刑天脚踩骇浪步,一脚踏在虚空中,把虚空踏碎,溅射出来的点点涟漪,刑天宛如一只穿梭的箭矢,罗睺刀在他的手中划过一道弧线,生猛的劈下!于此同时,头顶上的阴阳镜再次光芒四射,千丝万缕的霞光遍布,汇聚成为一股,再次轰出! 声势滚滚如雷,黑白二色的神光洞穿虚空,再次从伛偻老者的胸膛上传过,带起一道刺眼的血花! “啊……”伛偻老者面色狰狞,一身先天法则之力全部涌入分水三叉戟中,刹那间,天道纹理被催动,一股恐怖到极点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分水三叉戟宛如毒蛇般穿破虚空,飞射而来,以破竹之势,向刑天电射而至! “阴阳镜,给我挡住!”刑天面色微微一变,阴阳镜被他全力祭出,古朴的阴阳镜光华内敛,天道纹理浮现而出,络合其中,阴阳镜瞬间放大,与分水三叉戟撞在一起! 砰! 清脆的响声,随之而起的是一股恐怖无比的威压,这一股能量风暴催动着四面八方的虚空,整片空间都被彻底的震动! 天兵的正面交锋,引起的场面就极度的恐怖,万山破碎,大地崩塌,虚空万界都在震撼! 嗡! 一道道能量乱流、飓风疯狂舞动,四面而起,整个海族禁地都在开始崩塌! 地面上! 海神潮汐大杀阵都瞬间崩溃,十余名半神摇摇欲坠,在空间的摇晃中,显得是如此的无力。 “快走!”伛偻老者从虚空中跳出来,落在地面上,脸上神色凝重,“这里就要崩塌了,大家快出去!” 瞬间,十余名半神再也没有心思诛杀黄小鸡和紫蜥蛮龙,狼狈逃窜。 “哎呀,我们也赶紧走吧。”黄小鸡催动着青铜战船,在摇动的虚空中宛如惊涛骇浪中的扁舟,随时都可能被风暴给压碎! “爷爷他娘的,你们这两个扫把星,自从遇到你们,本龙王从来没有消停过。”紫蜥蛮龙骂骂咧咧的,却也不敢怠慢,疯狂朝出口掠去! 虚空崩塌,力量无比的恐怖。宛如天塌地陷一般,到处都是末日,虚空乱流翻滚,随着虚空的崩塌,森罗海域的暴乱海水潮汐从空洞中落下来,一条条大浪,带着万军难当之势,轰然落下,与虚空风暴卷在一起,格外的恐怖! 阴阳镜悬浮在头顶,光芒璀璨,把刑天护佑在其中,极速之翅疯狂的催动,刑天宛如一道流光,瞬间在虚空中穿梭! “走!”刑天暴掠而过,瞬间把紫蜥蛮龙与黄小鸡收入了世界种子空间中,飞快的向出口暴掠而去! 远远便可以看到是十几名半神夺命狂奔,刑天眸子中透出一股森冷杀机! “现在,我们好好的玩一玩!”刑天眼中掠过一丝暴戾,脚下踩着骇浪步,瞬间加速,罗睺刀擎在手中,顺着他的身体惯性划过一道弧线,瞬间带起一道凄厉的血光! 一杆漆黑色的海皇战旗,瞬间落在了刑天的手中! “竖子敢尔!”960混乱 ( )“哈哈哈……”虚空中到处都是刑天嚣张的笑声,伴随着这一阵笑声,刑天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掠过,数十个幻影,一柄战刀倾泻出上百道刀光,刀光如河,凶狠的劈下! 一声惨叫,又是一个螃蟹人强者被斩杀,刀光从他的身体掠过,蟹黄飞溅,一杆海皇战旗再次落在刑天的手中! 空间垌塌,无数的空间乱流在动荡,一道道寒流呼啸,飓风嘶吼,空间崩塌而引起的海水形成了一个个庞大的漩涡,声势浩大,充满了杀机,稍微一个不慎,即便是半神九级强者都被彻底的撕成粉碎! 鬼哭狼嚎。www.NIUBB.NET 笔下文学 “竖子敢尔?”伛偻老者目眦欲裂。太上长老团守卫海族禁地多年,这里的每一个半神,都是海族中的顶尖所在,死了一个都让他心痛,冷冷盯着刑天,身上的死气越来越重,一道道死气宛如电蛇狂舞,一戟刺出,顿时虚空塌陷的更快,古铜长戟射出,穿破一切阻挡,瞬间朝刑天轰过来! “哈哈……”刑天怡然不惧。 左右催动着阴阳镜,瞬间射出一道炽烈的黑白光芒,瞬间洞穿虚空,与青铜长戟撞在一起,瞬间粉碎真空,阴阳逆乱,玄黄崩塌,整个空间瞬间崩塌的更快,一股狂暴的力量从接触的点上形成一个血色漩涡,庞大的吸力,瞬间把头顶的空间壁障瞬间拍碎! 万丈巨浪轰隆,宛如九天银河从天而降,浩大的声势中挟裹着一丝死亡之气,滚滚而下! 砰! 一个半神级强者惊骇无比,摇动着海皇战旗,滚滚能量宛如水波一般四散出去,却难以抵挡这种可以磨碎一切的力量,瞬间被崩成粉碎,海皇战旗被海水冲刷,一道青色人影瞬间出现在海皇战旗上,把海皇战旗给收走! “老匹夫,来吧,杀我啊。”刑天哈哈狂啸,双翅一振,瞬间冲出百万里,然后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从后面夺命奔逃的半神,双眸透出一股凶光,双掌一拍,阴阳镜瞬间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瞬间射入头顶的万里苍穹!光柱涌入头顶,瞬间洞穿空间壁障,冲破了海水,从森罗海域上射入云霄!海面轰然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滚滚洪流从空洞中落下,这一片空间轰然破碎,垌塌的速度更快! “不!”伛偻老者面色大变,怒吼一声,身形如电一般,分水三叉戟爆射出汹涌之光,把他自己与另外九名半神庇护在其中,巍然不动,但是另外的几个半神,因为距离太远而无法进入分水三叉戟守护的范围内,被垌塌的空间、坠落的海水,以及刑天诛杀,四面海皇战旗落在刑天的手里! “刑天,我与你不死不休!”伛偻老者眼角流出一丝血泪,看上去无比的惨烈,他的头发在一瞬间苍白无比,仰天长啸,一股气势直冲云霄! 呼!一道庞大的虚空乱流迎面而来,伛偻老者浑然不觉,分水三叉戟射出一道漆黑的光芒,直接把虚空乱流给击碎,伛偻老者冷着脸,分水三叉戟呼啸直上,如七月流火一般,硬生生的在空间壁障上开了一个大洞,瞬间冲出! “哈哈,老不死的,果然不是一般人,今日我陪你玩到底!”刑天冷笑着,阴阳镜射出的死亡之光洞穿空间壁障,刑天脚踩着骇浪步,从漩涡中冲出,与伛偻老者面面相对。 “刑天,你必死!”伛偻老者面带怒容,眸子中却古井无波,静静的站在虚空中,一股凝成实质的杀机从他的身上涌出,遥遥锁定了刑天。 “哈哈,老不死的,有本事就来吧!”刑天哈哈冷笑,罗睺刀遥指着伛偻老者,挑衅道。 紫蜥蛮龙与黄小鸡从世界种子空间中走出来,落在刑天两旁,与九名半神对峙着。 “哈哈,本龙王还活着啊……”紫蜥蛮龙扛着狼牙棒,嘴里叼着一根草茎,嚣张的指着伛偻老者,“老不死的,给本龙王纳命来!” 说吧,紫蜥蛮龙宛如魅影一般跳出,眨眼间已经来到了伛偻老者的身前,狼牙棒当头砸下! “找死!”伛偻老者的分水三叉戟一戟洞穿虚空,朝紫蜥蛮龙的眉心激射,冰冷的锋芒,把紫蜥蛮龙吓了一跳,赶紧跳开。 “杀!”刑天冷笑一声,脚下踩着时空之梭,宛如一条漂流在时空河流中的小船,身影迷幻,头顶着阴阳镜,右手握着罗睺刀,左右持着黄金龙枪,朝伛偻老者当头劈下! 三丈刀芒,七尺枪芒,如冷电一般,疯狂落下! “小辈,给我死来!”伛偻老者已经疯狂,老陛下被杀,多年的兄弟死伤惨重,让他的心变得冰冷,已经尽了全力! “海神降临,君临天下!”磅礴的生机,从他的身体抽出来,灌注进入到分水三叉戟中,刹那间,一股君临天下的气息弥散,一只高达百丈的海神幻影从他的身后幻化出来,头顶海参盔,身披湛蓝色战甲,手指青铜古戟,一股威压降临,弥散四方,宛如一尊神灵,他的双眼突然睁开,古戟虚影霹雳朝刑天劈下! 无尽的威压,虚空凝滞如水。时空都好像瞬间被冻结,寸步难行,在这股庞大的压力下,古戟虚影,宛如万里长空中的一道画卷,轰然落下! 无坚不摧!势如破竹,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完全撕碎! 嗤! 轻声脆响,在刑天的耳中绽放,却宛如十殿阎罗中传出来的死神召唤,一股死亡的气息悠悠的降临在心间,直刺灵魂,让人战栗! 退退退! 刑天脸色大变,目光中闪烁着狰狞的血光,体内的庞大力量疯狂的催动,试图摆脱这种压力,却是徒劳无功! 大浪滔滔,随着古戟幻影冲刷四方,波澜壮阔,却让人绝望! “给我破啊!”刑天惨叫一声,瞳孔中三千万里血色星空瞬间展现,十一个界从他的身体内破出来,在他的体表闪烁着,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七彩光芒闪烁,形成一片汪洋,刑天的脚下骤然出现了一片青黑色的梭子,带着刑天的身体猛然前进! “杀!”死亡的危机依然存在,刑天眸子中掠过一丝疯狂,右手罗睺刀劈出一式血杀第五式,左手黄金龙枪打出一式八荒龙拳,刀光、狂龙,猛然与古戟虚影撞在一起! 轰然粉碎! 血色的刀光与巨龙,在古戟虚影前,宛如豆腐一般,突然崩碎!古戟虚影依然不断的落下,朝刑天当头劈下,如果劈中,那么不死也必定重伤! “寂灭轮回!” 刑天爆喝一声,瞬间踏出七步劫步,攫取万里能量,狂暴的能量疯狂聚集而来,在他的头顶形成一个七彩的漩涡,刑天猛然打出一个阴阳图,轰轰烈烈,残暴无比,瞬间把虚空绞碎出一个大洞来,与古戟虚影撞在一起! “斗转星移!” 千里星空,璀璨的星辰如画,深邃而悠远,万千星辰瞬间破碎,凝聚成为一道辰光,轰然落下! “众生傀儡术!” 一掌打出,虚空呼啸,宛如万千鬼魂狰狞,虚空骤然崩塌,万千生灵,瞬间被抽出了血肉与灵魂,爆裂开来,血色浓云凝聚成为一尊傀儡,一拳打下! “大摔碑手!” “聚风大手掌!” “天劫雷拳!” “仙技,太极图!” “仙技,碎天指!” 刑天状若发狂,识海中成千上万的斗技在衍化,无数的绝技被演练,修补的天衣无缝,修炼至无比完美,刑天顺手拈来,狂暴打出!大衍天机不断推演,诡异的力量深入虚空中,试图捕捉海神残影的弱点! 古戟虚影的力量被刑天消磨的差不多,最后消散开来,刑天怒喝一声,一股意识冲入无尽的宇宙中,与三颗杀星取得了联系,一股磅礴的血腥杀机从天而降! 七杀!破军!贪狼! 三道古老的杀机,夹带着血色的辰光,古老、杀戮、毁灭,破碎万古虚空,轰轰烈烈的落下,每一道光束都长达万里,轰然落下! 嗤!犀利的鸣声,伛偻老者淬不及堤防,七杀之光轰在身上,瞬间有一半身子被轰成了粉碎,鲜血淋漓! “海神附体!”伛偻老者惨叫一声,一声暴喝,身后的海神虚影一步踏出,瞬间与他的身体融合在一起,他的身体快速的长出,不过是片刻之间便已经恢复过来,他的气势已经飙升到了巅峰! “小辈,你很强悍,称之天才不为过,但是今日你必定要死!”伛偻老者生命气息微弱,但是却无比的强悍,一步跨出,虚空涤荡着涟漪,轰然破碎,与古戟虚影合在一起的分水三叉戟居然爆射出一缕三寸长的蓝光,洞穿虚空,遥指着刑天,只是那一种威压,刑天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好强!”刑天面色微微一变,瞳孔微微缩成针孔一般,神皇铠从身体中浮现而出,散发出暗金色的光芒,却被分水三叉戟的光芒压挤的节节破碎! “神罚!裁决!雷霆!”伛偻老者冷笑一声,一戟打出!961天道纹理,融合! ( )分水三叉戟,威势如虹,恐怖绝伦!一戟打出,瞬间一股死亡的危机弥散四方,在这一戟下,虚空开始崩溃,层层瓦解,浪涛涌上半空,海面上的漩涡瞬间被填平,暗流汹涌,宛如一条条毒蛇一般,腾空而起,成千上万的礁石海岛,被硬生生的拔起,如流星般从虚空中呼啸而过,拉扯出一个个漆黑的漩涡! 势如破竹,无人能当! 这一戟,惊天动地,鬼神同泣! 刑天瞳孔骤缩,在他的视野中,天地一切都已然失色,再也没有任何的光线,有的只是那一缕湛蓝,破空而来,呼啸着风声,夹带着无尽的死气,宛如死神的召唤,所过之处,虚空在不断的瓦解,崩溃! “给我挡住!”刑天眸子中透出一股疯狂之色,骤然变成黑白二色,双掌一拍,身体内的青龙血脉力量、先天五行真气、雷霆之力、本源之力、无上蛮力,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身体中偷出来,在他的身体表面交织成为一片璀璨的光网! 十一个界同时融合在身体内,澎湃的力量遍布全身,宛如水银一般在体内奔流,把每一个细胞都填满,一丝不剩,然后从身体的毛孔中透出,形成一片密实的光茧,厚达百米! 蓝色戟芒,瞬间而至! 碰到层层光茧,璀璨的光茧瞬间层层瓦解,在光茧中心的刑天,脸上露出一丝绝望之色! 一颗天药,入口即化,化作一道道暖流,如波涛般沸涌的力量,瞬间渗透四肢百骸,巩固着光茧,试图挡住这一戟! 破空声响!宛如星辰崩碎的沉闷声轰然响起,蓝色戟芒,瞬间穿透了无尽的光茧,刺入了刑天的身体内,洞穿了他的心脏,用力一搅,他的身体洞穿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鲜血,飞溅! 无法逃避,即便是识海中的念头,在这一戟之下,都无法逃遁,好像被千万做巨山同时辗压,随时可能崩溃! 死亡的危机,瞬间弥漫刑天的全身,让他似乎要崩溃! “我不甘心哪!”刑天心中在呐喊。戟芒肆虐,在他的身体内纵横,他的肌肉、骨骼、筋络被缴的一团糟,随时都可能崩溃! “我不甘心哪!”刑天咆哮一声,不死不灭录瞬间运转,五行衍世诀同时运转,识海中,千百万个念头同时推演,一股疯狂的气息从刑天的身体中爆发出来! “困兽尤斗?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伛偻老者狰狞着冷笑,又要一戟打出! “不好,大坏蛋有危险!”黄小鸡破空而至,金色的身影,宛如一团幻影,如鬼魅一般从虚空中走出,长剑一摆,如蛟龙出来,大邪大恶的气息,弥散四方,在这一股邪恶的气息的感染下,整个天地似乎都变得邪恶起来,星空中,万千星辰都在幻灭! “老不死的,敢招惹你家龙王,本龙王收了你!”紫蜥龙王刚刚收拾了三个九级半神,宛如凶神恶煞一般,手臂上肌肉宛如虬龙纠结,青筋跳动,挥舞着血腥的狼牙棒,当头砸下! “哼!萤火之光,岂能与日月同辉?”伛偻老者浑身一震,一步踏出,他宛如是从浩瀚宇宙中走出来的神灵一般,一步之下,虚空层层瓦解,能量风暴瞬间喷出,如惊涛骇浪一般,把紫蜥蛮龙与黄小鸡震出千里之外! 嗤! 分水三叉戟,当头劈下! 重重威压,淡然蓝光,宛如千万重大山压迫,要把刑天的身体彻底的辗压成为粉碎!他的念头都不能流畅,体内的力量更是匮乏,无比晦涩! 难道我就要这样死了么? 刑天眸子中透出一股不甘,“我不甘心哪!不甘心!” 面色狰狞,青筋暴露,眸子中透出不敢的厉芒,似乎把厄运给劈碎! “嗡!”生死存亡之际,刑天的身上骤然出现了一抹混沌之光,一角浑然天成的纹理,从他的身体中透出来,密密麻麻,交织成为网状,透出一股圆融的气息,大道天成,道道蒙蒙雾气笼罩,黑白二色的光芒如电蛇一般蹿动,透出一股天地一体的气息。 天道纹理!被刑天粘在了老二上的天道纹理,在这一瞬间被分水三叉戟这残缺的天兵给激发,烙印在虚空中,鬼斧神工雕琢的壁画一般,透出一股磅礴大气! 戟芒落下,轰在了天道纹理上,光芒交接,撞出重重气浪,天道纹理,被巨力压塌! 天道纹理散(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