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8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8部分
战天(冰锋)-第228部分本龙王头都大了。”紫蜥蛮龙搓了搓手,嘀咕道。 “不学无术的笨蜥蜴。”黄小鸡咧嘴讥笑道。 刑天拿起金属书本,金属书本重若千钧,拿在手中沉甸甸的。被刑天拿在手中,金属书本这一次绽放出暗红色的光芒,死气弥漫,无数的冤魂哭嚎,百鬼咆哮,阴森的声音缭绕,在耳边作响,好像要把人的意识、感知还有灵觉全部吸引进去,完全吞噬! 数百个魂魄幻化而成的魔头,张开血盆大口,狰狞冷厉的朝刑天扑过来,似乎要把刑天吞下去一般。 “呼!”刑天一口气喷出,虚空扭曲,白气在虚空凝成一个‘卍’字,带着沉重的威压和神圣的气息,端正无比,狠狠的撞在了魔头上,瞬间把魔头撞得烟消云散灰飞烟灭。 卍字继续下压,神圣的气机,可以毁灭世间一切邪恶,度化一切异己,轰轰烈烈,朝金属书本压下去! 吼! 一个凄厉的吟唱,从书本的封面,突然暴起一个苍白的骷髅头,气机极其庞大,狰狞无比的抬起头来,一口咬碎了卍字,自身却冒出一股青烟,消失在金属书本中,消失不见。 刑天这才仔细的观看手中的书本。 暗金色的金属书本表面,歪歪扭扭的几个字,每一个字都极度邪恶,悲伤,愤懑,恶毒,每一个字都充满了邪意,深入时空,岁月都无抹杀。 死灵之书! 而后,另起一行,是一行小字,每一个小字比死灵之书四个大字相比,少了几分邪恶,却多了几分无法无天的杀气。 众生傀儡术! 刑天心神一凛,想要翻开第一页,却纹丝不动。思虑片刻,刑天催动着体内的杀戮和黑暗法则之力,缓缓的灌注进入到死灵之书中,死灵之书四个大字突然爆发出邪恶的光芒,刑天用力一掰,只听得一声沉闷的响声,死灵之书终于被刑天翻开! 一股滔天的邪恶气息,从书页中爆发出来,轰轰烈烈,弥漫在虚空中,极度的邪恶,极度的怨恨,极度的杀戮,没有任何的怜悯,邪之又邪!邪恶气息,弥漫在虚空中,影响着众人的心智,让人感觉到一股歇斯底里的抓狂,那是在无比黑暗和**中的无助,似乎只有死亡才能够解脱! 刑天浑身突然爆发出一阵金光,神圣、睿智,他的嘴里呢喃着禅音,禅意滚滚,从他的嘴里如海浪一般冲刷而下,瞬间把邪恶气息给压制下来。刑天身上的金光更胜,更加的神圣,在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金色的光环,远远看去,刑天相貌庄严,宛若一尊佛陀! 书页上,依然有许多黑雾,在字里行间不断的游走,刑天默默的观看着,越看越心惊。 “天地众生,皆有生命。生命者,血肉也,灵魂也。天地不仁,万物为刍狗,神灵不仁,以万民为刍狗。亡灵之神,天地独我,万物皆为草芥,皆可为我所用。众生为傀儡,众生皆傀儡,恶念所至,天地皆可为傀儡。” 刑天知道,这只是众生傀儡术的总纲。继续翻开第二页,刑天默默的把所有的内容全部记在心中。 “众生傀儡术,分为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以无数的材料、尸身炼制傀儡,这样的傀儡,为死物,虽然坚硬,却无大用。” “第二个层次,众生傀儡术。真正的傀儡,应该具有独立的生命、独立的**,独立的思考能力。众生傀儡术,恶念所至,天地万物尽为傀儡!” “浩大的口气。”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众生傀儡术实在是太过于霸道了,不用炼制,在战场上,直接把生命变成傀儡,这是何等的手段? 不过,刑天倒是喜出望外。识海中,大衍天机不断的推演着众生傀儡术,越是推演,众生傀儡术越是显得深奥晦涩,博大精深。 “看来,这众生傀儡术果然没错,应该是神灵留下来的,不过,这众生傀儡术也着实逆天,也太离经叛道了。”刑天心中暗道。 随着刑天的翻开,众生傀儡术逐渐从死灵之书上缓缓的消失,黑气消散的无影无踪,暗金色的死灵之书,瞬间变成了诡异的漆黑色,邪恶、诡异和阴森。 “这死灵之书,应该是原来的神灵的兵器,也是神器,这一趟收获倒是不小。” 刑天把死灵之书收起来,暗自思忖道。 片刻,刑天看向了三个门口。看向中央最大的门口,刑天略微有些犹豫,不过,还是举步坚定的朝那门口走过去。 “喂,主人,别去啊,那里可以有一个极度恐怖的存在,连我都感应到了,光是那一股气机,就可以让我的肉身崩溃啊……”紫蜥蛮龙嚷嚷道。 刑天似乎没有听到,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 “完了完了……”紫蜥蛮龙喃喃自语,“看来,本龙王死定了,可悲可恨啊,本龙王刚刚晋升不久,还没有找到母龙呢……” **破灭邪恶嗜血的负面气息扑面而来,几乎凝结。刑天越是走进去,就越是浓郁,最后邪恶的气息已经凝结成为液体,在脚下流淌…… 刑天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那些负面气息,好像对他没有任何的伤害,所过之处,都纷纷散开,让出一条道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越是接近,刑天的心跳越快,他感觉,里面的存在,好像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让他心悸。 刑天缓缓的踏着稳定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进,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了一个空旷的空间内…… 空间浩大,虚空无尽,辽阔的让人感觉到空虚。苍茫的气息,悠悠传来,让人感觉到自己宛如天地之间的蜉蝣,渺小无比。 出现在刑天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身躯。壮硕的身躯,高大千里,头顶着虚空深处,宛如擎天巨柱一般,肌肉宛如蟠龙一般虬结着,格外的苍劲有力。一眼看过去,入目的只不过是九牛一毛冰山一角。巨大的身躯漂浮在虚空中,在他的周围,有千百条白色的锁链,从遥远的虚空中延伸出来,横空交错,捆着巨人的身躯。在巨人的周围,纯白色的虚无火焰在虚空中灼灼焚烧,释放着高温,灼烧着巨人的身躯…… 炽烈的高温,比起灵魂之火不知道要强上多少万倍,即便是刑天远远的看着,还在千里之外,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一股灼热的高温,扑面而来,让他的身体几乎崩溃…… 可是,即便是如此,那一幅强横的躯体,在虚无烈焰的焚烧下,巍然不动。 刑天腾空而起,一直往上飞翔,他想要看清楚巨人的样子……955被烈火灼烧的残躯 虚空无限,烈焰焚天,巨大的身躯无比庞大,一根手指横亘长空,似乎可以贯通天地上下古今未来。**.com庞大的气机,堪比天地,在这片空间内,这一具庞大的身躯才是主角,那浩瀚的气息无穷无尽,在虚无火焰的灼烧下,丝毫没有任何的变化! 虚无的火焰,灼热无比,宛如尖刺一般,刺入刑天的识海,尽管有神皇冠顶着,依然被刺穿,虚无的火焰布散千里的灼热,居然可以灵魂之火分庭抗礼! 刑天双翅一振,刹那间,宛如一只苍鹰一般扶摇直上! 极速之翅快速震动,被刑天催动到了极限,一呼一吸之间便已经达到万里,可是飞了半天,才看到巨人那宛如虎腰! 灼热越来越强烈,刑天浑身开始冒汗,极速之翅越来越快,可是依然看不到巨人的头部! 不知道过了多久,刑天终于看到了一个凄惨的洞口,宛如一座大山,被炮弹轰出一个大洞,鲜血淋漓,宛如泉涌,在虚无的火焰灼烧下,还没有流出,就已经被灼烧的消失殆尽! 那是巨人的心脏!透过巨大的血洞,依稀可以看到那一颗心脏还在跳动,砰砰砰,好像虚空万界在颤抖! 刑天的心中蓦然的一痛。那一股刺痛,正是从他的心脏处传出,片刻之后,刑天更是震惊的发现,他的心跳的频率与那一个巨大的心脏居然是一模一样,发生了共鸣! 刑天继续振翅高飞,宛如一道流光穿梭着虚空,片刻之后,他震撼了! 巨人的头颅……没有了?! 刑天看着远处那平坦的脖子面,好像是一片宽阔的平原,鲜血淋漓,宛如泉水一般汩汩流淌,看上去极为触目惊心……一股股黑气,从上面不断的喷薄出来,嗜血、破灭、腐朽、沉沦、邪恶,如风云涌动,被虚无火焰灼烧之后,依然有一部分残余向四面八方涌动出去…… 蓦地,刑天感觉脖子一疼,好像是脖子上被砍了一刀,那刺骨的疼痛,直接刺入灵魂,让他有一股愤怒和忧伤! 不知不觉间,刑天的虎目中流出滴滴泪水,血色的泪珠,看起来触目惊心,“啊……” 悲愤的怒嚎,穿梭无尽虚空,凄凉而惨烈。 “我这是怎么了?”片刻之后,刑天清醒过来,疑惑的想到。摸了一把眼中的泪水,星星点点,猩红无比。 刑天心中一惊,思忖道,“看来,这个被禁锢的巨人充满了古怪,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能够迷惑心智,应该尽早离开才是。” 刑天回到大殿中,黄小鸡笑嘻嘻的迎上来,两只咕噜噜的眼睛兴奋的眨着,“大坏蛋,我们发财了!” “嗯?”刑天摸了摸他的脑门,“发现什么宝物了?” “哈哈,神器啊,灵脉啊……”黄小鸡兴奋的手舞足蹈,“我们发大财了!” 走进左边的大门,刑天这才发现,这是一间藏宝室。 藏宝室内,东西并不多,但是每一样都是绝对的精品。狼牙棒、大枪、长剑、利刀,每一柄都堪称神器中的极品,一共只有五件。此外,还有一些奇特的稀有金属,零零落落摆满了一地。 刑天走进来的时候,紫蜥蛮龙正抱着一杆漆黑的巨大狼牙棒研究着,那好像看向母龙一般的眼神,让刑天浑身都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主人……”看到刑天走进来,紫蜥蛮龙屁颠屁颠的迎上来,殷勤的点头哈腰,那灼热的眼神,好像要把刑天给融化一般。 “得……”刑天制止了紫蜥蛮龙,“不想死的一边研究你的狼牙棒去。” “哈哈,我就走这就走哈……”紫蜥蛮龙笑的嘴巴都咧到了耳根去,双眼眯成了一条缝,喜滋滋的,比看到母龙还要兴奋几分。 黄小鸡抱着一柄晶莹剔透的长剑,锋利的剑刃中透出一股庞大的森冷气机,好像要把苍穹都给刺破。 刑天对这些神器并不是太上心。随手把剩余的一柄黄金战刀、血色长枪、巨大的长棍收入了储物戒指中,顺手把剩余的珍惜矿石收入了储物直接内。 “嗯?”刑天刚想离开,却发现地面上还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矿石没有被收走,奇怪的弯下腰来,把那一块巴掌大小漆黑的矿石拿在手中。 入手沉甸,一股清凉的气息从矿石中渗出来,进入到刑天的手中。刑天打量着这一块巴掌大小的矿石,陷入了沉思。 这并不是矿石,而是一块已经被冶炼过的器皿,而最后被从中劈开,分成两半,一般遗落在这里,另外一半已经丢失。在这半块同伴的表面,染上了一丝丝铜绿,一股沧桑古老的岁月气息扑面而来。 沉吟了片刻,刑天从储物手镯中拿出半块铜片,这一块铜片是他在地狱的时候击杀骨皇时所得,上面染满了铜绿,看上去极为普通,除了腐朽和破败,再也看不到一丝的奇异之处。 刑天把两块铜板合在一起,出乎意料的是,铜板上面的裂纹居然完全切合,刑天把两块铜板合在一起的时候,两块铜板居然缓缓的融合在一起,缓缓的散发出一股黑白二色的柔光,把铜板覆盖在一起,当柔光缓缓的消失之后,出现在刑天手中的,是一块完整的青铜古镜。青铜古镜不过是两个巴掌大小,虽然依然布满铜绿,接近腐朽,却发出一股骇人的气机,一股黑白交错的神光,从青铜古镜中射出来,直接破灭虚空,射在了屋顶上,射出了一个漆黑无比的幽深大洞! “好强悍的神光!”刑天微微一惊,翻开青铜古镜的背后,在古镜后面,三个古朴苍老的字,依稀可辨。 阴阳镜! 凝聚阴阳,辐射时空,毁灭一切,阴阳镜! 在阴阳镜后,有一角古朴的阵纹,不过是指甲般大小,烙印在阴阳镜上面,好像是普通的花纹一般,却充斥着天道气息,浑然天成,没有任何的修饰,却给人一种完美圆融的视觉。 天道纹理!残破的天兵! 刑天眸子微眯成为一条裂缝,心中的惊喜不能用言语表达,想不到当日的一个留心,居然得到了一件残破的天兵,虽然是残破,但是发出来的威力,依然无穷。 把阴阳镜收好,刑天走进了另外一间密室。这是一条中型的灵脉,虽然没有任何的晶髓,但是蕴含的能量也不容小觑,光是紫元晶便已经有上亿。 …… 海族禁地外围,二十多个海族强者围在一起,他们的脸上表情悲恸,同时却也蕴含着无匹的愤怒。 “老陛下被杀死了,我们一定要诛杀凶手,替老陛下报仇!” “应该是那个叫做刑天的小子杀死的,我们一定要杀了他!” 群情激愤,尤其是一个伛偻着身体的老者,鬓毛发白,须发怒张,脸上杀气腾腾,极为悲恸。 “一定不能让刑天活着走出森罗海域,否则,我们没脸见人了。” “听说,老陛下已经融合了龙脉,怎么可能这样容易被杀?” “时间太短,根本没有完全融合,否则老陛下肯定把那个小子给杀死了!” 伛偻老者扬声说道,“各位,我们都是海皇族的老人了,跟着老陛下已经数千年,如今老陛下不幸陨落,我们必须要替老陛下报仇!” “这一次,只要杀了刑天,我可以做主,把海族的残破天兵分水三叉戟赐给他使用千年。” “分水三叉戟?那可是天兵啊。” “虽然是残缺,可是依然是天兵啊,普通的神器根本就无法挡,就算是完整的神皇器都无法撄其锋。” 群情激奋,雀雀欲试。 “太上长老放心,老陛下带我们情同手足,报仇是我们的本分。” …… 盘龙岛。 “什么?你说老祖宗被杀了?”波塞冬浑身一震,手中的茶杯轰然落地,摔了个粉碎依然浑然未觉,整个人变得有些失魂落魄,“这……怎么可能?” “不知道。”龟丞相脸上掠过一丝恐惧,“不过,太上长老团已经出动,带着分水三叉戟去森罗海域围剿刑天。” “哦?分水三叉戟?那可是天兵,这下子刑天应该逃不了了。”波塞冬如释重负,片刻之后,挥了挥手,脸上露出一丝杀伐的笑容,“停下大武斗,告诉选手们,刑天已经前往森罗海域夺取太古水之本源,我们海族的长老团现在正与刑天周旋,但是因为特殊的原因,无法发挥全力,因此太古水之本源的形式岌岌可危,一旦被刑天得手,那么太古水之本源以及里面蕴含的大型灵脉将被刑天独吞了。” 波塞冬嘴角一翘,露出一丝狠辣的笑意。只要这个消息传递出来,他敢肯定,绝大部分的黄金海域的强者都会向森罗海域赶去,届时,刑天肯定是天下皆敌! “明年的那个时候……”波塞冬脑海中掠过一个恶狠狠的念头,“就是你刑天的祭日!” “可是,殿下,我们这样做……”龟丞相脸上露出一丝犹豫,“这样做,会不会惊动了海皇陛下,和禁地里面的太上长老团?万一……” “怕什么?”波塞冬大手一挥,眯着双眼透出一缕精光,“现在老祖宗已经死了,父亲现在还在闭关,至于那一群顽冥不灵的太上长老,窝在禁地里面从不出来,不管世事,只要我炼化了黄金海域的龙脉,那整个黄金海域都是我的!”956黄金海域的双龙脉 “太古水之本源危在旦夕?他们海族是干什么吃的?” “这也不能怪人家,人家的高手都有公干了,守卫自然不是那么全面……不过,这刑天到底是谁?” “不清楚,听说是青龙山上的上古神族,与凤舞有些许的纠葛。**.com” “不过,现在他也麻烦了,太古水之本源、天道纹理、还有灵脉,一件件都是难得的宝物,千金难买,每一样都让人眼红……”许多人叹息,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在手中。 “居然敢出手抢夺,也太不把黄金海域的所有英雄放在眼中了,不遵守游戏规则的人一向死的快,拿到了又怎么样?就看他有没有那个命享用了。”一个声音嗤之以鼻。 半天的时间,大武斗已经停止,所有的强者都怒不可赦,已经朝森罗海域奔驰过去。 盘龙岛的一家酒楼,大夏公主夏洁站在窗前,秀发如瀑,闭月羞花,面带浅笑,倾国倾城,窈窕身段玲珑,婀娜多姿,一身白色的轻纱覆体,赤着光洁的小脚丫,晶莹如玉,慵懒中带着一丝万种风情。 “那家伙,还以为他是说说而已,想不到还真的去夺取太古水之本源了。”夏洁皱了皱小琼鼻,声音宛如风铃一般,“这下子,好玩了。” 平静了片刻,夏洁突然问道,“夏伯我让你去调查了这个家伙的身份,调查的如何了?” 身后十米处,夏伯无声无息的从虚空中走出来,面无表情,“公主,我已经让人去查了青龙山,可是青龙山上根本就没有刑天这一号人。” “那这个刑天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夏洁愣了愣神,愕然问道。 “冰河大陆内陆,据说是多年前从青龙山上叛逃出来的叛徒刑震的孙子。”夏伯一指点出,一股雄浑的意念涌入夏洁的识海。 林林总总,所有刑天的资料全部在其中,夏洁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默然不语。 “这么说,他还是与青龙山有密切的关系?” “是的,很多年前,青龙山便已经看中了刑天,他是青龙山史上第一个能够变身成为完整青龙的神族。青龙山是不会放手的。” 夏洁沉默了片刻,“那你认为,这一次,我们是应该站在他这边,还是不闻不问?” “公主英明,自然已经决断在心。” …… 海底,水晶宫内。光暗宝宝和小娃娃悄悄的溜了进去。 藏宝库,防卫自然不会如此简单。外面的层层侍卫,防守的极为森严,在藏宝库内,更是设置了数百道魔法阵,每一个魔法阵都充斥着上古荒凉气息,洋溢着森冷杀机,一个不小心,便可能被衍生的海浪与飓风缴成粉碎。 不过,这倒是难不了光暗宝宝。作为一个被封印了多年的器灵,对于魔法阵的熟悉已经刻入骨子里,对于这些魔法阵,自然是手到擒来。 “哇咔咔。”光暗宝宝手舞足蹈,扭着小屁股,与小娃娃拍手庆贺了一下,看着眼前真正的藏宝库,不由得两眼发亮。 海族传承千年万年,不知道收集了多少的天材地宝、晶石、灵脉、神器,林林总总,一大堆一大堆的集合在一起,有的甚至只是稍微的分了一下类,并没有太明显的界限。 “发达了!”小娃娃欢呼一声,脸上笑靥如花,挤成了一团,好像一朵绽放的小雏菊。 数不尽的神器,仍在了兵器架子上,数百个兵器架都已经为安全摆满,林林总总,各式各样都有。还有无数的晶石、晶髓,摆放在一起,一堆连着一堆,精光闪闪,极为耀眼。那些灵脉,被封印的只有手臂一般大小,状若腾空飞舞张牙舞爪的灵龙,精气完全收敛,却蕴含着无上的力量…… 宝物!无尽的宝物! “快收起来。”光暗宝宝两眼贼亮贼亮的,不管三七二十一,随手拿起东西就往衣袖中塞,“这么多的神器,如果能够完全消化,宝少的实力肯定能够突飞猛进。” “嘻嘻,娃娃好喜欢呢。”小娃娃顺手拿起了无数的晶石和灵脉,她的本体依然还没有完全修复,想要完全修复,回到巅峰,需要无数的海量的能量。 两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庞大的海族宝库,片刻之间就被他们收刮的干干净净。 “咦?小屁孩,快看,那里有一个封印……”小娃娃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目光落在黑漆漆的墙上的那一个古老的封印。古老的阵纹腐朽,却依然不断的散发出古朴的气息,晦涩而细微,难以觉察。 光暗宝宝眨了眨眼,“走,我们进去看看。”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光暗宝宝和小娃娃终于来到了一个特殊的空间,空间内,有一条长达千万里的巨龙,|丨乳丨白色的龙鳞密布,龙爪刚硬,张牙舞爪,咆哮连连,不过,他的身体,却被一条条锁链给封锁住,无论她如何逃串,根本就无法逃离。 面对着这样一条庞然大物,光暗宝宝和小娃娃对视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脉……” 两个人绕了一圈,居然在另外一个地方,发现了一条更加庞大的龙脉。这一条龙脉呈|丨乳丨白色,同样被困住,不过相比之下,这一条却更多了一股猛烈的杀伐之力,嗜血、冷漠、堕落、邪恶,一股股负面情绪扑面而来。 “黄金海域有无数海族,有无尽海岛。海族归属海皇,自然可以形成龙脉。可是那些海岛一向都是各自为战,彼此之间凶猛寻仇,或者是因为利益纠葛而彼此厮杀,怎么可能形成龙脉?”光暗宝宝很是好奇。 小娃娃摇了摇头,她对这方面没有什么概念,反正看到这两条龙脉,很震撼就是了。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小娃娃问道。 “嘻嘻,美女,我们要不要搏一搏?龙脉的妙处无穷,一旦炼化,那么你就与这一片大地的气运融而为一。那时候,有了气运的覆盖,好运连连,修为增长快速。”光暗宝宝雀雀欲试,两只咕噜噜的眼睛闪烁着精光。 “当然。”小娃娃半眯着眼睛,这么好的机会,如果错过了,老天都会惩罚自己的。 …… 森罗海域。 海族禁地。 刑天等人终于冲死寂的山谷中走了出来,瞬间,便有二十多个人围了上来,为首的,是一个伛偻的老者,宛若垂暮,但是他的气机却极为庞大,显然是老不死一级的人物。后面的,都是一些各式各样的海族,气机参差不齐,但是最低级都是半神级九级的高手。 “噢,原来是你啊。”刑天目光逡巡了一圈,落在了章鱼人的身上,看到了他的触手,不由得有些惊奇,“哟,看来恢复力不错嘛,居然还长出来了,怎么样?伤疤好了,就忘了疼了?” 章鱼人面色一沉,怒气腾腾,“刑天,你这个该死的杂种,今日就是你的呃死期!” “呸!”紫蜥蛮龙不干了,妈个逼的,你家龙王爷爷与这个贱货签订了契约,他死我死,你这是诅咒你龙王爷爷死了?紫蜥蛮龙冷哼一声,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在众人的耳边猎猎作响,紫蜥蛮龙一步跨出,漆黑的狼牙棒带着猎猎威压,锋利的狼牙撕裂了虚空无限,狠狠的砸在了章鱼人身上,瞬间带起一团肉泥。 “啊……”章鱼人尖叫一声,身体突然后退,他的五条触手都被紫蜥蛮龙给废掉了,剧烈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 紫蜥蛮龙力可拔山,加上厚重无比的神器狼牙棒,重若千钧,被紫蜥蛮龙挥舞,那根本就是势不可挡的威猛拼命三郎,一棒砸下,连刑天都觉得手腕发麻,更何况是这么一个身体柔韧的章鱼人? 剩余的十几个九级半神以上的强者立刻戒备,杀机凛冽,随时都可以出杀招。 “闭起你的乌鸦嘴,再乱说话,本龙王把你的舌头都给拔了!”紫蜥蛮龙收起了狼牙棒抗在肩上,瓮声瓮气的说道。 章鱼人脸色不虞,心中却是极度的委屈。自己又说错话么?人家说的是刑天,又不是你,你瞎凑什么热闹?他自然是不知道其中的关节。咆哮一声,突然冲上来,触手瞬间化成千百条,挥舞着上千百锋利的长剑,编织成为一片森罗剑网,锋利无比,把虚空切割成为一片片,当头罩下,杀机无限! 天罗剑网! 这是章鱼人一族的绝技。章鱼人触手万千,挥舞着上前的利剑,自然是厉害无穷,每一柄剑气都蕴含着锋利的冰系属性,先天法则之力恐怖异常,宛如千万丝绦垂落,把紫蜥蛮龙拢在在其中,覆盖下来! 紫蜥蛮龙瞅了天罗剑网一眼,搔了搔头,嘿嘿冷笑。章鱼人脸上露出一丝恐怖的笑容,似乎看到了紫蜥蛮龙惨死他的剑下,被分成千万道的惨烈模样…… “嘿嘿……”紫蜥蛮龙抬头,脸上的肌肉抖动,青筋暴起,宛如毒蛇虬结,极为狰狞,粗壮的手臂,挥舞着狼牙棒,狂暴的往上轰去! 砰! 狂暴的力量,宛如狂龙如海,直接把天罗剑网给撕扯成为碎片!去势不可挡,紫蜥蛮龙的巨力可压塌大山,崩碎苍穹,狼牙棒的百根手臂大小的狼牙,全部钉在了章鱼人的身上,鲜血宛如泉涌! “上!”于此同时,刑天与黄小鸡突然爆射而出!957海神潮汐大杀阵 惊天的杀机暴涌而出,刑天拖着罗睺刀,在虚空中划过一道漆黑而绚烂的弧线,瞬间朝伛偻老者当头劈下! 璀璨的刀芒,长达三丈,一寸一缕,黑光萦绕,冰冷如霜,十一个‘界’瞬间涌出,在刑天身边环绕,散发着七彩光芒,一道道光芒,如水一般涌入罗睺刀中,瞬间,刀气澎湃! 嗤! 一刀破空! 破灭第五刀! 这一刀蕴含着破灭的意境,刀光潇潇,所过之处,万籁寂静,冰寒若雪! 毁灭!黯灭!破灭!寂灭!磨灭! 森冷的刀光,宛若天地之间最后一道虹光,速度奇快,在刑天的全力催动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伛偻老者的腰间穿过!带起一缕刺眼的血光! “杀!”刑天舌战春雷,目光凛冽,人刀合一,宛如一轮七彩的骄阳,绽放出刺眼的神光,映衬着他的脸蛋,杀机腾腾,宛如一尊杀神降世! “啊……”伛偻老者鬓发须张,伛偻的腰杆子在一瞬间挺得笔直,宛如一杆擎天大枪,气势如海,滚滚气场宛如阵阵潮汐,滔天涌起,一剑刺出,刹那间,剑气飞腾,剑光如河! 生机勃发,伛偻老者的枯瘦的身体逐渐变得丰满圆润,干瘪的脸变得丰满,一身衣衫猎猎作响,浑浊的双眼迸发出一道刺眼的神光,宛如烈日般,鬓发虽然依然斑白,可是在此时此刻,缺陷的无比的张扬,随风飘荡中,透出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剑光闪烁,宛如滔天大河般,从天而降,长达千丈,向刑天射下来! 凌厉的剑光如彗星,犀利,所向披靡,把刑天围绕在其中,锋利的剑气似乎要把刑天给绞碎! “喝!”刑天爆喝一声,手腕一抖,罗睺刀刹那间挥出,瞬间,血光四溅!一道滔天的血色洪流,从虚空中袭来,浪潮滚滚,如九天黄河倾泻,刺眼的刀光如梦似幻,直插下来!万千星河似乎都被完全绞碎,被拉扯,被吸收,全部灌注进入到血色长河中,轰轰烈烈,气势磅礴,倾泻下来! 血杀第六式,血杀动星河! 轰轰烈烈的杀戮气息,挟裹着澎湃如潮汐一般的腥气,与漫天的血光混在一起,弥散在虚空中,刹那间,血光所指,天地动荡,山河破碎,锦绣凋零,连带着天空中的星辰天河,都被彻底的湮灭! 伛偻老者脸上掠过一丝诧异,此时的他已经变得更加的年轻,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多岁,但是却给人一种迟暮的感觉,生机虽然磅礴,但是却夹着无尽的死气,一柄长剑随身起舞,衣衫飘飘中,剑气飞射,一道道如潮汐一般的剑气,从天而降,交织成为一片剑雨,把他护卫的同时,形成一座剑阵,杀气卷动九天! 潮汐剑阵! 宛如潮汐一般,剑芒闪烁飞射,宛如狂涛骇浪,气势威猛,无穷般横空飞射,千丈剑气交织,把虚空切成一块块粉碎,刹那间奔腾的宛如虚天震荡,虚空乱流、法则之力洪流、寒流、飓风,呼啸而来,滚滚如雷,把周围的虚空崩碎,成为混沌! 刀气如虹,与潮汐剑阵相撞之下,难分伯仲! 刑天长身而起,身形起伏间,刀气转换成为邪恶的黑气,漆黑油亮宛如丝绸一般的刀芒,从罗睺刀中衍化而出,宛如天地初开时的一点,逐渐放大! 七彩的十一界,每一个界都宛如太阳一般炽烈,滚滚能量洪潮从中涌出,各色光芒闪烁,宛如虚天彩虹横亘,道道精彩,随着刑天的手臂,灌注进入到刀芒中,几经转换,变成了漆黑色! 杀戮!破灭!毫无生机! 只为杀戮而生,只为破灭而存的破灭刀!破灭第六刀! 杀戮、破灭、腐朽、寂灭的气息,瞬间遍布虚空各界,一刀劈出,整个世界都被扯动! 伛偻老者刹那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崩塌了!刑天的这一刀,宛如把他身边的世界给摧毁,而伛偻老者则是整个世界的核心,面临着更加强大力量的璀璨! 黑色刀光,落下! 伛偻老者不慌不忙,一剑刺出! 凌厉剑气,只有一缕,却宛如洞穿了古今未来,具有着庞大的力量,一瞬间迎上了破灭第六刀! 亘古潮汐的力量,汇集于一身,滔天大浪,滔滔不绝,一波连着一波,从长剑中刺出来,刚猛无比,叠加在一起!无数海浪般的剑气叠加,一波一波的撞击着虚天,直接把破灭第六刀给崩碎! “小辈,给我死吧,能够死在我的浪潮破天剑下,你死而无憾!”苍老的声音,夹带着森冷杀机,伛偻老者身形宛如鬼魅一般,瞬间刺下! “老鬼,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想杀我?你先死吧!”刑天长笑一声,身形暴掠,一拳打出! 一声清脆的龙吟,八荒龙拳瞬间打出,八条栩栩如生的青龙散布着恐怖龙威,在虚空中吟唱,张牙舞爪的飞舞片刻,瞬间集合成为一条,扶摇直上九万里,恐怖的力量,把苍穹都给撞得粉碎,漫天星辰落下,潇潇瑟瑟,辰光挥洒,却显得无比的悲凉! 怒海狂涛! 伛偻老者抬手打出一道剑气,瞬间千万道剑气宛如滔天海浪一般从地面升起!宛如怒海狂涛一般,哗啦啦作响,刹那间,山河都在撼动! 巨龙与剑海撞击在一起,迸发出狂暴的能量狂潮,一点一滴都凝聚了无上的力量,稍微撞上,都可能重伤!刑天与伛偻老者扶摇直上,在万里的高空中杀的如火如荼,战意正酣。**.com泡-() “杀!”地下,黄小鸡还有紫蜥蛮龙也疯狂的杀戮。尤其是紫蜥蛮龙,仗着**强悍,力大无穷,挥舞着神器狼牙棒,大杀四方,砸的几个半神鬼哭狼嚎! “大慈大悲无影剑!”黄小鸡一剑化万影,形成一片漆黑的夜幕,滚滚大邪大恶的气息袭来,渗透在虚空中的每一寸,刺入灵魂渗入,让人震慑、冰冷。 一个半神惊呼一声,被凌厉的剑气洞穿,从虚空中掉落下来的中途,忽然爆裂开来,炸成粉碎! “哈哈,敢跟本龙王作对?本龙王揍得你哭爹喊娘!”紫蜥蛮龙大开大合,任由那些剑气披在他的身上,根本就好像是瘙痒一般,一根巨大的狼牙棒,被他舞的罡风呼啸,空气都被砸的炸响! “大家静下心来,布下海神潮汐大杀阵!”一个拿着长枪的美人鱼冷静的说道,“我们只要拖住他们,等大长老诛杀了刑天,我们便可以把他们彻底的围杀!” “呸,小娘皮,本龙王实力冠绝天下,通天彻地,岂是你想杀就杀的?乖乖的脱了衣服,等待本龙王的临幸吧。”紫蜥蛮龙嬉笑连连,可是手中却丝毫不留情,狼牙棒当头砸下,轰在地面上,砸出一条宽大的鸿沟! “布阵!”美人鱼目无表情,眸蕴杀机,枪芒透出,七彩的枪芒,蕴含着无限的悲伤,宛如毒蛇吐信一般,向紫蜥蛮龙的双眼以及胯下刺去! 剩余的一十五名半神,飞快的在虚空中晃动,组成一个圆阵,把紫蜥蛮龙与黄小鸡围在其中,每个人祭出一柄战旗,刹那间,旌旗招展,湛蓝色的战旗飘飘,大浪滔天,潮汐滚动,逼人的杀机从战旗中喷出,凝聚在一起,万千条大浪,从虚空中席卷而来,宛如一条条大河,瞬间天地之间都变成了汪洋! 海神潮汐大杀阵!这十五根战旗,每一面战旗都是神器,十五面战旗组合在一起,威势难当,力可破天!十五面战旗,是海族传承下来逆天神器之一,名称为‘海皇战旗’,据说,每一面战旗都是由森罗海域更深处的水系蛮兽活生生的炼制而成,在水属性方面,具有莫大的神威! 战旗飞舞,猎猎作响!十五面战旗组合(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