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7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7部分
战天(冰锋)-第227部分黑色的光柱再次爆射出来,比以往更加的庞大! 破灭之光洞穿虚空,破灭阴阳,电射而至,轰在了老海皇的身上,把他给打飞了出去!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老海皇眼神冷厉,却丝毫不气馁,然后抬手打出一道剑气! 虚空轰隆,一道湛蓝色的剑气,从天而降,湛蓝色的长剑,瞬间张大,与剑气融而为一,长达千万丈的剑气,凌厉无匹,卷掠漫天的白云,直接绞碎千里范围内的山丘宫殿残垣,向中间的刑天与紫蜥蛮龙洞穿而下! “小子,快跑……”紫蜥蛮龙惊慌起来,他可以感觉,这一剑比刚才的剑气更加的尖锐凌厉,如果真的让它给穿过,不死肯定也是重伤!紫蜥蛮龙看似一根筋,其实质却是狡猾无比,哪里愿意就这样死去? “嘿嘿……”刑天盯着从天而降的剑气,宛如傻了一般,五个界疯狂的乱转,却居然也顶不住天空中的剑气,刑天面色一沉,剩余的五个界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一股脑的涌现出来,十个拳头大小的‘界’不断的盘旋,释放出来的气机直冲霄汉,沉重的气势,好像要把周围的空间都给完全压的塌陷! “十个‘界’?”老海皇彻底的震撼,不过片刻之后,却无比的舒坦,管你如何天才,只要这一剑落下,都会彻底的凋亡! 不过…… “给我开!”刑天瞬间恢复了人身,十个界遍布在他的全身周围,疯狂的透出法则之力,形成坚固的网络,光彩琉璃,点点涟漪扩散,黑色的空间之‘界’瞬间张大,把他完全烙印在虚空中,化作虚无,锐利剑气破空而过,却丝毫无法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啊……”紫蜥蛮龙咆哮一声,巨大的长剑,把他彻底的洞穿,钉在了地面上,凌厉的剑气,瞬间透入他身体的每一处,疯狂的破坏着他的肌肉和骨骼…… 刑天从虚空中显现出来,看着疯狂挣扎的紫蜥蛮龙,顺手在那一柄摇摇欲出的湛蓝色巨剑上用力一拍,没柄而入,把紫蜥蛮龙彻底的钉在了地面上! “没事就好好的在这里呆着,等我有空了,会来看你的。”刑天咧嘴一笑,旋即看向了天空中的老海皇,细碎的银牙,透出一股刀锋般的阴冷杀机!950海皇之殇 “该死的,本龙一定要杀了你,一定……”紫蜥蛮龙咆哮着,颇为激动。www.NIUBB.NET 刑天冷笑着站起来,一掌拍下,风云变幻,一个金色的大手掌宛如一块金色的云团般,轰在了紫蜥蛮龙的脑袋上,磅礴的金色蛮力,宛如汹涌澎湃的大海浪涛,汹涌澎湃,把紫蜥蛮龙给气的七窍生烟,鲜血完全喷泉一般,从伤口中涌出! “嗷……”紫蜥蛮龙狂啸一声,肌肉挤压着,把湛蓝利剑逼出来,在蛮力的加持下,湛蓝色利剑,宛如一道蓝色的闪电,射入了远处的一座山峰中,没柄而入! “爬虫,该死的爬虫,都该死!”紫蜥蛮龙气急败坏,鼻子喷出一口口白色的雾气,气势狂飙,尾巴疯狂的拍打着虚空,横扫刑天和老海皇。 “哈……”刑天的速度极快,二十倍战力增幅,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极度恐怖的程度,如流光一般射到了老海皇的跟前,罗睺战刀闪电般劈出! 破灭第二刀! 恐怖的刀芒,撕扯着空间猎猎作响,十个‘界’力量滂沱,从刑天的头顶倾泻出来,恐怖的先天法则之力,以特殊的规律组合在一起,形成一道长达百丈的刀光,咻然滑下! 刑天的攻击如潮水一般袭来,漆黑的刀芒,不断的落下,交织成为一片刀网,把老海皇笼罩在其中,狂暴的要把他切成千万块! 海皇盛典! 海皇双手拽拳,放于腰侧,腰杆挺得笔直,宛如新的海皇登基那一刻,万民臣服,百族朝拜,凝聚了无尽的威压和气势,片刻之后,一拳轰出! 宛如千万海族子民的意志凝聚与一体,一尊威严的海皇从老海皇的背后显现而出,威猛气派,高大三百丈,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威仪,庞大的皇威盖世,播散四海,睿智的目光宛如洞穿世间一切,察觉古今未来。一拳打出,虚空骤然浓缩,凝聚成为一团,骤然朝刑天崩过来! 真正的海皇盛典!百世换歌,歌舞升平,盛世太平,万民意志融为一体,形成真正的海皇! 刑天很确定,如果所料不差的话,海族应该也已经凝聚出龙脉! 不过,这又如何? 破灭第二刀! 腐朽、死亡、败坏、毁灭的气息纷纷扬扬,无尽的黑暗气息,杀戮气息从头顶十个界中涌出来,凝聚成为一道毁灭的刀气,轰轰隆隆,呼啦啦的划过,虚空、时间、阴阳、玄黄尽被腐蚀,彻底的毁坏,散发出一股破败的气息,纷纷扬扬,随着刀光溅射出去! 触目的刀光,宛如烈虹一般,落下来,劈在了海皇幻象上,腐朽的气息瞬间灌入海皇上,沾染着破败的气息,海皇像迅速溶解、崩溃开来! 先天杀戮法则之力和先天黑暗之力轮转,再次被刑天凝聚在罗睺刀上,迅若雷霆般落下来! 破灭第三刀! 血杀的意境,融合寂灭轮回的意境,抽取精华,弃其糟粕,揉捏在一起,刹那间,虚空震颤,暗红色的血光从罗睺刀中膨胀,宛如一轮漆黑的骄阳,冉冉升起,升到最高处时却宛如彗星一般落下! 破灭第四刀! 刑天瞳孔中骤然出现了三千万里血色星空,与血色的界相互辉映,遥遥相对,爆发出一团血色神光,形成一轮血色的骄阳! 毁灭性的刀气,充斥着寂灭的气息,荒凉而恐怖,交织在虚空中,一黑一红两轮骄阳,从虚空中落下来,毁灭性的气息,似乎要把大地都给压成塌陷! “喝!”老海皇反应不慢,随手一招,湛蓝色的长剑,从虚空中骤然幻化出来出现在他的手中,抬手打出三百道湛蓝剑气,朝虚空两轮骄阳撞上去! 剑气与刀气相撞,爆发出冷然阴森的气浪,在虚空中炸碎开来! “这个老海皇的确有些料,想要镇压他,并不是那么容易,看来,现在想要杀他,必须要动用星辰剑了!”刑天一边打出血杀第五式,一边暗忖道。 “小辈,给我去死吧!”老海皇祭出黄金战船,金黄|色的战船金光闪闪,以势如破竹之势,轰轰烈烈撞过来,踏破千重浪,无尽的虚空波涛震荡十方,黄金战船骤然出现在刑天的头顶上! 刑天抬起头,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神皇护腕打出,暗金色的光芒璀璨,在一瞬间放大千万倍,狠狠的撞在了黄金战船上! 嗡! 黄金战船震颤,神皇护腕被抽了回来,刑天一把抓在手中,迎空而起,扬起秀气的拳头,一拳轰在了黄金战船上! “给我碎!”刑天嘴角一翘,露出一丝笑意,十界之力与体内蛮力相互贯通,酝酿在拳头中,瞬间爆发出来! 卡擦…… 强悍的拳头,秀气无比,轰在了黄金战船上,坚固无比的黄金战船居然出现了点点裂纹! 一拳两拳三拳…… 刑天连续挥动着拳头,直接打在了黄金战船的裂缝出,暴虐的蛮力宛如滔天洪水一般倾泻,骤然间把黄金战船打得粉碎开来! “你……”老海皇震撼无比,却又愤怒连连,再为刑天的体质强悍而惊骇的同时,气愤不已! 神皇器啊……虽然是残缺的神皇器,可是依然非普通的神器可比,就这样被打碎了? “死吧!”刑天冷笑一声,一口星辰战剑,周边星辰环绕,刻画着波涛、火焰、丛林,锋利无比,刑天一剑刺出,锋利的星辰战剑,打出一道锋利的剑气! 这一口剑气,完全可以洞穿一个准神级强者,经过无数次淬炼的星辰战剑,融入了幽灵天火、孽海玄水、轮回迦叶后,变得更加的锋利无比,透出来的剑芒随手便可以劈碎星辰,刑天人剑合一,老海皇的眉心处洞穿而过! 嗤啦…… 这才是刑天的杀手锏! “居然是可以进化的神兵……”老海皇震撼无比,两眼盯着刑天,发出一声不敢的嘶鸣,可是被洞穿了灵魄的他已然是回光返照,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想要沟通龙脉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盯着刑天,眼中闪过一丝不甘,身体缓缓的从虚空中坠落! “杀死你,还真废了不少的力气。”刑天冷冷的哼了一声,把湛蓝色的利剑给收了起来,然后看向了远处坐山观虎斗的紫蜥蛮龙,一手拖着罗睺刀,另外一手持着星辰战剑,冰冷的目光看向了紫蜥蛮龙。 “怎么样?我们来玩玩?”刑天剑眉一挑,挑衅道。 紫蜥蛮龙目光冰冷,瞅了他手中的星辰战剑一眼,瞳孔微微一缩,露出一丝警惕,旋即咆哮道,“该死的爬虫,把太古水之本源、天道纹理还有你手中的剑交给我,我可以让你离去。” 刑天怒极反笑,“傻逼的蜥蜴,你还没有认清形式吧?现在的你,我随时都可以杀死你,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臣服,另外一个,死!” 刑天说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紫蜥蛮龙大怒,“该死的爬虫,居然敢这样跟本龙说话,本龙杀死你!” “既然不识时务,那就死吧!”刑天冷笑一声,星辰战剑瞬间打出,幻化成为十万八千道剑气,星空湛蓝,海浪滔天,冥火灼灼,丛林密布,可是无一不充斥着沙发之力,周天星辰剑阵瞬间展开,把紫蜥蛮龙笼罩在其中! 周天星辰剑阵,每一柄剑气都宛若一颗星辰,远远看去,星罗密布,星空深邃,却是杀机盎然。 “杀!”刑天爆喝一声,周天星辰剑阵中,剑气纵横飞射,宛如漫天的流星激射出来,粉色的幽冥天火从剑阵中溢出,漆黑的孽海玄水波涛涌动,轮回迦叶幻化成为偏偏杀机四溢的丛林,紫蜥蛮龙深陷其中,庞大的身躯却好像是一个小小爬虫一般,被灼烧、腐蚀,被剑气逼的极为狼狈! 十界之力、二十倍战力增幅,刑天此时的实力,已经相当于准神级巅峰,与紫蜥蛮龙相差不大,甚至比紫蜥蛮龙还要更胜一筹,加上无往不破的星辰战剑,简直就是蹂躏! 不过,催动周天星辰剑阵的能量实在是太庞大,以刑天的积累,都有些吃力,额头上开始渗出点点汗珠,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臣服,或者死!”刑天冷笑一声,“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否则,我将你完全轰杀!” “别杀我,我可以与你做个交易!”紫蜥蛮龙被剑气逼的走投无路,浑身是伤,即便是他的防御之强横,蛮力强大,却也无法奈何这周天星辰剑阵,周天星辰剑阵模拟苍穹,已然相当于庞大的世界,想要破开一个世界,那需要何等的力量?至少在紫蜥蛮龙进化到紫蜥龙王之前,还没有这个实力! “哦?说来听听?”刑天笑道。 “在这片遗迹中有一个上古遗迹,我可以带你去,你必须放了我。”紫蜥蛮龙嚷嚷道。 “是么?”刑天眸子含笑,“你进去过?” “我当然……没有。”紫蜥蛮龙心直口快,却突然摇了摇头,“我怎么可能进去过?” “嘿嘿,小蜥蜴,你觉得,我是那么容易被骗的人么?”刑天冷笑一声,随手一招,刹那间,无尽宇宙苍穹深处,赤色的贪狼星骤然爆发出一阵暗红色的光芒,由遥远的苍穹直射过来,刹那间降临,透过周天星辰剑阵,轰在了紫蜥蛮龙的身上!951半神九级巅峰 ( )血花四溅www.lwen2.com*www.lwen2.com*泡!* 混杂着星光和古老实质杀气的光束,犀利无比,轰在了紫蜥蛮龙的伤口上,瞬间穿透过去,再次洞穿了紫蜥蛮龙的身体,射入地底,地面都在震动! 贪狼! 刑天面带微笑,“小蜥蜴,如何?要死还是要活?” 紫蜥蛮龙的肉身虽然强悍,可是垮了的城墙终究还是垮了,贪狼星从远古凝集的杀气和星光何等的犀利和庞大?让紫蜥蛮龙疼的嗷嗷叫。 “该死的爬虫,本龙……” 吇…… 刑天面带微笑,大手宛如晶莹的磐石一般打出去,狠狠的甩在了紫蜥蛮龙的脸上,打得紫蜥蛮龙头昏脑胀。 “你还有一个呼吸的时间考虑。”刑天冷笑道。 “你……” 嗡! 又是一道血色辰光从远古的星空坠落,宛如穿梭了无尽的时空,摇摇坠落下来,再次轰在了紫蜥蛮龙的身体上,紫蜥蛮龙鬼嚎一声,痛的差点晕过去! “这个该死的恶魔。”紫蜥蛮龙心生恐惧,“我……我臣服!” 紫蜥蛮龙心中哼哼,只要过了今天,本龙养好了伤,到时候本龙要逃,谁能够拦得住我? “很好。”刑天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就签订奴隶契约吧。” “……” “吼!”紫蜥蛮龙狂暴起来,巨大的龙尾如长鞭一般甩出,抽打的空气哗啦啦作响,于此同时,他的双眼中黑光闪烁,射出两道黑色神光,一双前爪在瞬间变成了金黄|色,迸射出一股犀利无比的气息,三管齐下,共同向刑天抓过来! 困兽犹斗! 刑天冷冷一笑,一拳打出,剧烈的罡气铺面,飞沙走石,刚猛的拳罡,宛如一座飞来的巨山一般,打在了黑色神光上,把黑色神光打成粉碎! 旋即,刑天的身体快速后退,缩指成爪,迎着猎猎飞来的龙尾,一把扣在了鲜血淋漓的伤口处,用力一拉! 噗嗤…… 紫蜥蛮龙庞大的身躯,被刑天用力一拉居然后退了百米,身上的皮肉也被刑天狠狠的拉下一大块,鲜血宛如泉涌一般! “我臣服……”紫蜥蛮龙彻底的怕了,趴在地上,任由刑天与它签订了魔法契约,这才好像一头病恹恹的死猪一般,哼哼出声。 …… 碧蓝色的湖面,平静如镜,波光嶙峋,清澈见底。 在湖面上,一个青衣青年,盘坐在湖边的一块巨石上,五心向天,一呼一吸之间,声音如雷鸣,白茫茫的雾气,从他的鼻孔中呼出来,凝聚成为一朵朵晶莹的莲花。 他静静的盘坐着,可是他的骨头中却传出猎猎的风雷之声。血脉狂涌,宛如千般波浪,冲刷着他的心脏,发出擂鼓一般的声音。 在刑天的身体内,全部贯通的经脉中,磅礴的先天法则之力静静的流淌,蓝色的先天水之法则之力,游弋在四面八方的经脉中,分散在全身的小络脉,滋润着每一寸的肌肉骨骼,然后汇聚在一起,向丹田用过去! 轰! 刑天心神一震! 吞服的太古水之本源,化作滔天能量,在他的丹田处形成一道道滔天巨浪,碧蓝色的太古水之本源之力,拧成一缕,汇聚在无色祭坛中的蓝色巨柱中,刹那间,蓝色巨柱散发出璀璨的蓝色光芒,一股股雾气,从虚空中腾起,向四面八方弥漫。 整个世界种子空间都在震动!天地都在震颤,地质在不断的改变,山川分开,形成河流,地面塌陷,形成湖泊,川流合一,汇集成海,顿时,整个世界种子空间耳目一新。 世界种子空间变得更加的完善,星空、黑夜、山川、草木、河流、土地,一切跟真正的世界差不多,只是头顶上依然少了日月,难分昼夜。 而空间也膨胀了数倍,已经胀大道三千万平方公里,灰蒙蒙的混沌地带被开辟出来,清气上升,浊气下降为地…… 片刻之后,一股苍老而雄浑的能量,从全身各处涌入他的识海中。识海中意念莲花生灭,生生不息,芬芳四溢,那一股能量进入到识海中,顿时好像甘霖一般,滋润着识海中的意念莲花,在这一刹那间,所有的花骨朵,骤然绽放开来,那三朵最大的莲花变得更加的晶莹璀璨,释放出一股气息,宛如花中君王一般,君临天下…… 灵魄在识海中穿梭,庞大的通天之门依然矗立,刑天沉吟了片刻,从容不迫的走了进去。 通天千重楼九十九层,刑天气定神闲的往前走着,宛如闲庭漫步一般,他顶着压力,一步一步的往前走,随手抓起珍稀的矿石,过了不知道多久,他来到了一座大门前。 漆黑的大门,高大千里,厚重雄浑。在漆黑的大门上,刻画着密密麻麻的纹理,浑然一体,把两扇大门融为一体,使大门变得更加的厚重。刑天走上去,用力推了推,可是漆黑的大门坚固无比,根本无法推动! “这扇门后面,应该就是通天千重楼一百层了,第一百层,是点燃神火的地方,可是到底是谁封印了这一扇大门?”刑天暗暗思忖着。 刑天皱了皱眉。一拳轰在大门上,大门巍然不动,宛如亘古竖立的南天门,坚固无比,难以撼动。 刑天皱了皱眉,灵魄退出了通天千重楼。在这一刹那间,一股宛如甘霖一般的气息,刹那间在他的识海中弥散。花骨朵在这一刹那间全部绽放开来,无尽的灵魂芬芳,释放出来,一团团白雾,从他的头顶升起,在他的头顶缭绕,缓缓的凝聚成为一朵晶莹璀璨的莲花,莲瓣晶莹,光泽迷离,无尽的芳香,从晶莹的莲花中释放出来,瞬间弥漫方圆百里。 “咦?”在一旁替刑天护法的紫蜥蛮龙惊讶的叫了一声,瞪着大眼睛,瞥了一眼刑天头顶上的莲花一眼,眨了眨,“爬虫主人好生古怪,居然在头顶上种花……唔……” 片刻之后,紫蜥蛮龙变得无比的惊喜。一股芬芳从鼻孔没入,从全身所有的毛孔渗入,刹那间,让他灵魂升华,通体舒泰,紫蜥蛮龙感觉身体轻飘飘的,脑子也清明了不少。 紫蜥蛮龙张开大嘴,大口大口的吸收着芬芳…… 呼!刑天再次呼出一口浊气,从他头顶上再次冒出一朵莲花,晶莹剔透,与第一朵一模一样,泛着似水一般的光泽,芳香更加的浓郁了…… 紫蜥蛮龙缓缓的吸着,片刻之后,他感觉浑身酥软,心中一惊,却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只是眼皮却越来越重,最后缓缓的阖上了双眼…… 在沉睡中,紫蜥蛮龙的庞大如山的身躯缓缓的变小…… 刑天对外界的事情一无所知。他沉浸在识海中,观看着识海的意念莲花的生灭,好像陷入了某种意境当中…… 一颗颗念头,晶莹剔透,绽放成为莲花,再次变成一缕缕念头,汇聚在一起,没入第三朵莲花处…… 嗡! 又是一团白雾,从他的天庭盖中冒出,在他的头顶上形成了第三朵莲花…… 只是第三朵莲花比起其余两朵,颇有点先天不足的意味,虽然依然晶莹,体积却少了不少…… 片刻之后,三朵莲花刹那间,被收拢了回去。刑天睁开眼睛,两道犀利神光从他的深邃眸子中射出来,摧毁了身前的虚空,一股震撼的气息,从他的身体迸发出来,瞬间弥散虚空天际,片刻之后,那一股气息缓缓的消散,刑天彻底的返璞归真,看上去好像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一般,没有任何的奇特。 紫蜥蛮龙睁开眼睛,瞪着刑天,心中哀嚎,这个爬虫主人,实力居然又变强了,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咦?小蜥蜥,你的身体怎么变小了?”黄小鸡从远处电射而来,手中抓着一只活蹦乱跳的野鸡,诧异的看着紫蜥蛮龙那变得只有千丈长得身躯,问道。 刑天把紫蜥蛮龙解决之后,黄小鸡便已经从世界种子空间跑了出来,趁着刑天闭关修炼的时机,到处打野味去了。 “滚!”紫蜥蛮龙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小爬虫,哪里凉快哪里去,本龙没心情给你玩过家家,咦……” 紫蜥蛮龙突然晃了晃,一双龙眼瞪着湖面。在湖面上有一个倒影。那庞大如山一般的躯体,蜿蜒万里,可是现在却变得好像一个小不点一般,变得只有千丈来长,肥硕的躯体也变得更加的苗条,纤细的龙身上,一片片龙鳞密布,肌肉充满了力量,龙身上的紫色越来越浓,在他的头顶上,居然长出了两个肉包子一般的角。 “哇哈哈……本龙就要晋升成为龙王啦。”紫蜥蛮龙惊喜无比,手舞足蹈,扭着尾巴,树立起来,搅得湖水动荡,泛起波澜。 魔兽与蛮兽的最大区别,其实就是蛮兽的灵魂是残缺的,这样一来,蛮兽便无法修炼,无法使用魔法,但是紫蜥蛮龙机遇不同,吸收了刑天的意念的芬芳,他的灵魂得到滋润,隐隐有修复的趋势,因此只要轻轻的跨出一步,便可以彻底的修复灵魂,成为魔兽中的王者……紫蜥龙王! 刑天吁了一口气。检查了一遍身体,暗暗点了点头。现在他的实力是半神九级巅峰,浑身澎湃的力量宛如随时都要破体而出一般,让他自信膨胀。 “太古能量本源的力量虽然很强,但是半神晋升的力量实在是太庞大了。太古水之本源的力量就只能让他从半神九级晋升到半神九级巅峰而已,以后想要快速晋级,只有找到大型或者超大型的灵脉了。”刑天心中暗忖道。不过,目前这种结果,已经让刑天很满意。 微笑着看向了紫蜥蛮龙,点了点头,“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我就成全你!” 一颗拳头大小的晶莹莲子,晶莹闪烁,透出一股水属性柔韧能量,刑天屈指一弹,莲子掠过一道弧线,没入了紫蜥蛮龙的大嘴中!952死寂山谷 ( )紫蜥蛮龙一惊,之后却是无尽的惊喜 那一刻莲子,他自然是无比的熟悉,那便是太古水之本源结成的莲子,蕴含着雄浑的先天水之法则之力,被他一口吞下去之后,浑身肌肉鼓胀,只听得他一声咆哮,他的体形再度发生了变化。www.niubb.NET 他的身体刹那间萎缩下来,只有五百丈来长,可是修长的龙身,却布满了爆发性的力量。尤其是它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晦涩磅礴的龙威,如海入狱,随着他的张狂咆哮,而渗透出数百里之外! 脱胎换骨的变化! 如此一来,紫蜥蛮龙彻底的进化成为魔兽! 一缕缕水元素,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随着它的身躯的扭动,从它的鳞片之间没入,雄浑的饿水之法则之力,更是如海潮一般滚滚袭来,在他的头颅中凝聚在一起,经过不断的糅合变换,终于形成了一颗拳头大小的魔核! “嗷嗷嗷……哇哈哈……”紫蜥蛮龙扭着尾巴舞动,四只爪子兴奋的颤抖,“本龙终于晋级了,哈哈,紫蜥龙王,龙王哪……” 黄小鸡撇了撇嘴,“小蜥蜥,不要这么得意忘形,小心遭雷劈。” “小不点,给我一边呆着去。”紫蜥蛮龙得意狂笑,“本龙王实力强大,龙品高尚,怎么可能会被劈……” 轰隆! 虚空中一片漆黑的雷云凝聚,一道金色的雷光落下来,显得格外的璀璨,直挺挺的劈在了紫蜥蛮龙的头顶上,肉香扑鼻。 “啊……该死的小不点,乌鸦嘴。”紫蜥蛮龙惨叫一声,疯狂的逃窜,可是雷云却不依不饶,他去到哪里,雷电从能够从他的头顶落下。不过,紫蜥蛮龙的防御太过于强横,这点雷电想要杀死他,的确还有些困难。 大约过了一刻钟,紫蜥蛮龙浑身焦黑飞了回来,肉香味和焦味四溢,看的黄小鸡哈哈大笑。 “小不点,乌鸦嘴,你笑个屁啊。”紫蜥蛮龙瞪了他一眼,浑身抖一抖,顿时焦黑的皮溃败脱落,露出了崭新的纯紫色的肌肤,头顶上的两只馒头一般的角好像竹笋一般,露出尖尖角。 紫蜥蛮龙肌肉鼓荡,片刻之后化成了一个高大的威猛大汉。国字脸,丹凤眼,紫色长发,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看起来格外的猥琐,他身上肌肉壮硕,宛如花岗岩一般,极具力量。他的身上就只穿了一条紧身的紫色皮裤,绷得紧紧的,胯下那一坨勾勒出一条痕迹。 “爬虫主人,多谢啦……”紫蜥蛮龙摇头晃脑,大大咧咧的说道。 刑天翻了翻白眼,“现在,是不是应该带我们去上古遗迹了?” “这个……主人,今天的天气真的很好啊,太阳啊,你是多么的晴朗,月亮啊,你是那么的皎洁,母龙啊,你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芬芳……”紫蜥蛮龙打了个哈哈,笑道。 “少给我打马虎眼。”刑天皱了皱眉,“信不信我再把你收拾几遍?” 紫蜥蛮龙心惊胆战,刑天的手段他可是见识过的,这家伙可从来就不懂什么怜香惜玉啊,如果再被他璀璨一次,自己这细皮嫩肉的可就全完了,可是…… 紫蜥蛮龙哭丧着脸,声泪俱下,“主人,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实在是那个上古遗迹里面……呜呜,太凶险了,我舍不得主人你去冒险啊……” “呸……”黄小鸡伸出一个中指,脑门上的黄毛随风拂动,“胆小鬼,你是怕大坏蛋死了,你也跟着倒霉吧?” “咦?这个你也……咳咳……”紫蜥蛮龙心直口快,转了转眼珠子,“这怎么可能?我是那种龙么?作为龙王,本龙的龙品一向是高洁的……” “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如果还在这里吱吱歪歪,别怪我不给你机会。”刑天酷酷的耸了耸肩。 “我去……我去还不行么?”紫蜥蛮龙苦着脸。 …… 紫蜥蛮龙带着刑天和黄小鸡穿过生命起源,来到一个死寂的山谷中。 高大的宫殿,已经崩塌,宫殿残垣、野草丛生,看起很是荒凉。由珍稀矿石冶炼而成的砖块,因为岁月的流逝,而变得残破不堪,腐朽破败的气息悠悠,宛如亘古便已经存在。 这个空间内,其实并没有任何的昼夜之分,可是在这一个山谷中,却没有任何的光亮,好像有一股力量,把所有的光线都阻挡在外。 慢慢的从山谷谷口走进来,遍地都是枯骨。岁月的刮刷,把难以毁坏的半神的晶莹骨头都变得无比的脆弱,轻轻用力一踩,便会变得变成粉碎。 “主人啊,里面可是有一头很厉害的怪物啊,你打不过的,为了咱们的生命安全着想,咱们还是回去吧。”紫蜥蛮龙喋喋不休。 “哼,如果你再出声,我让你的生命再也没有安全。”刑天翻了翻白眼,冷哼道。 紫蜥蛮龙不敢再说话,小声的嘀咕着,“暴君**,我的自由啊……” 黑气阴深,其中蕴含着破败、腐朽、黑暗的气息,扑面而来,一股狂暴的力量从四面八方的身体中没入,直奔他们的识海,搅乱他们的心神。一刹那间,恐惧、嗜血、恐慌、狰狞等负面情绪在他们的识海中蔓延。 首先失去理智的是紫蜥蛮龙,这厮的眼睛一下子变得血红,挥舞着一双拳头向刑天挥舞过来,拳罡铺面,刮着脸蛋生疼,刑天皱了皱眉,一掌拍出,宛如磨盘一般,拍在了紫蜥蛮龙的脸上! 啪! 剧痛让紫蜥蛮龙刹那间清醒过来,搔了搔头,“那啥,对不起啊,我只是看到了那个该死的老匹夫……” “卑微的生灵,赶快退出去,这里不是你们所能够进来的。”苍老的声音,夹带着岁月的沧桑,宛如从悠悠亘古传来,在时空中回荡。 “你是谁?”刑天皱了皱眉,问道。 “我是谁……我是这里的守护者。”苍老的声音悠悠,从四面八方而来,向四面八方而去,让人把握不住它的发出的方向。 “哼,老不死的,本龙王偏偏就要进来,你待如何?”紫蜥蛮龙瞪着大眼,根本就不理这个警告,大步往前走,每一步都制造出大动静,震得地面都在颤抖,“老不死的,有本事你就出来,本龙王好好的收拾你。” “你这小蜥蜴,不好好的在生命起源呆着,跑来这里干什么?”苍老的声音充满了肆虐,“难不成,你还想向十年前一样,跑来这里让我揍你一顿?” “你……”紫蜥蛮龙脸涨得通红,半晌,“本龙王问候你全家女性……” “我全家就只有我一个人……”悠悠的苍老声音,充满了戏谑。 “……”紫蜥蛮龙很无奈,面对着这样一个盐油不进的老不死,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少跟他废话,进去。”刑天冷笑一声,心神紧绷,拽紧了罗睺刀,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你们不能进去!”苍老的声音充满了焦急。 “哼!老不死的,本龙王就进去了,你还能咋地?”紫蜥蛮龙臭屁的说道。 黑气缭绕,伸手不见五指。目光所触及的范围,只有方圆五米。精神力也无法探测周围的情景,因为精神力一旦渗透进入到虚空中,立刻就会被彻底的吞噬!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苍老的声音叹了口气,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道尖锐的破风声响起,凌厉的劲风扑面而来,锋利的气息,宛如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完全洞穿! 刑天脸色不变,罗睺刀用力劈出,只听到一声脆响,催发出一丛璀璨的火星,借着这一团火星,刑天终于看到了对方。 一个高大三米的护卫,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全身披着漆黑的铠甲,大手中握着一杆三丈长矛,浑身上下释放出一股冰冷冷的气息,一双没有任何情感没有焦点的眼睛盯着刑天,长矛再次挥出! 速度奇快,铠甲护卫好像是一抹在黑暗中掠过的闪电,三丈长矛爆发出一阵冷光,以万斤巨力,朝刑天射过来! 哼!刑天闷哼一声,不躲不闪,身形往前冲出,顺手带着罗睺刀,巨力、惯性带着罗睺刀划过一道修长的弧线,狠狠的撞在了三丈长矛上! 长矛被罗睺刀给砍断,高大的护卫也被巨力撞得连连后退!庞大的身躯,踏在地面上,宛如地震一般! “傀儡?”刑天皱了皱眉。经过两次的交锋,他已经感觉到,这个护卫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更没有任何的能量,纯粹只是蛮力而已,虽然强横,可是根本无法与他相比。 “猜对了。”苍老的声音冷笑道,“这是初级傀儡,在这一条通道中,这种傀儡有五百多个,还有两百多个中级傀儡,五十多个高级傀儡。” “初级傀儡相当于三级半神,中级傀儡相当于六级半神,高级傀儡相当于九级半神,你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的,回去吧。” “装神弄鬼,你这样急着让我们走,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啊?”黄小鸡稚声稚气的说道。 “既然来了,那肯定要走一走。”刑天笑了笑,大步朝通道走过去。954众生傀儡术 金色的火焰,不停的跳跃,宛如黑夜中的精灵,释放着灼热的光和热,给人的却是一种无比冰冷的触动 灵魂之火,灼烧万物,无物不焚,即便是坚固无比的神尸,也被焚烧的七零八落,残余之物瞬间蒸发,墨功的残魂也被焚烧殆尽,片刻的挣扎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只剩下三滴金黄|色的血液。 紫蜥蛮龙盯着那金色的火人,咽了咽口水,抹了一把冷汗。他很庆幸,当初刑天没有使用这灵魂之火,否则他也和这个老不死的一样,早就没命了。 不过,紫蜥蛮龙大大咧咧的性格,一下子就渡过了那种恐惧,看到在空间中漂浮的三滴金色的血液,屁颠屁颠的走过去,想要把血液拿到手中。 三滴血液,金黄|色,每一滴都好像具有莫大的威能,里面蕴含着庞大的力量和气息,在它们的表面,还残留着一丝丝的金色火焰…… “神血?”刑天大喜过望。神血乃是神级强者体内凝聚的精华所在,除了神格,便只有精血了。精血是身体的精华凝集,里面蕴含着庞大的力量和一丝丝神则,在关键时刻,如果吞服,便可以爆发出庞大的力量。 不过,刑天并不是很喜欢神血这东西。毕竟,神级强者已经打破了生死的禁锢,血脉强横无比,一旦使用,血液中便会留下一部分神级强者的气息,那么武道便不再纯净,想要再进一步千难万难。偶尔在关键时刻使用一两次还可以,如果使用的次数过多,太多神级强者的气息相冲,最后可能发起战争,把身体给崩成粉碎,身死道消。 因此,紫蜥蛮龙上去抢拿的时候,刑天并没有阻拦。 “咦?”紫蜥蛮龙把三滴神血拿在手中,屁颠屁颠的收好,目光在圆台上掠过,随即弯腰拿起了一本金属书本。 紫金色的金属书本,重若千钧,即便是紫蜥蛮龙,拿起来也极为吃力。金属书本,散发出点点紫金色光芒,紫色的光芒中,无数的神魔幻化而出,在咆哮,在哭嚎,一股阴森的煞气,书本中释放出来,无数的冤魂咆哮着,朝紫蜥蛮龙脸门直冲过来,吓得紫蜥蛮龙赶紧松手,金属书本掉落在圆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紫金色的光芒瞬间黯淡。 “我的龙王妈妈的……这是什么鬼东西啊,还刻着什么鬼画符的东西,看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