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6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6部分
战天(冰锋)-第226部分怒火让他爆发出十倍的战力,人剑合一,温养已久的本命兵器用起来宛如臂指,蓝色长剑与体内的先天法则之力贯通,一道湛蓝色的剑气如毒蛇吐舌,颤颤巍巍,瞬间分裂成为千百道,朝刑天的全身要害笼罩而去! 犀利、霸道! 老海皇的攻击,就好像是滔天大浪一般,一往无前,无处不在!刑天好像置身于大海中,无论如何闪避,都被海水浸润,无法躲开! 嗤嗤嗤…… 数百道剑气犀利无双,把刑天的衣衫切割着零零落落,掉落下来,在他的肌肤上划过,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吼!”刑天咆哮一声,拳头大小的雷电之界在他的身体中浮现而出,盘桓在他的头顶上,散发出一股极度恐怖的气息,让人心惊,无尽的雷电,从雷电之界中爆发出来,在方圆千里之内,形成一片紫色的雷海! 电蛇霹雳,纵横飞射,无尽的电光,从虚空中降落下来,大地焦灼,湖面的水也被雷电给蒸腾起来,形成一团团白色的雾气! “雷电之‘界’”老海皇心惊胆战。他的实力比准神级还要高上十数倍,却依然还没有凝练出‘界’,可是他偏偏知道‘界’的力量之庞大,飞快的闪避,朝紫蜥蛮龙叫道,“龙兄,快点,我们合力绞杀他!” 可是,没有回应,老海皇一眼看过去,差点气歪了鼻子。 紫蜥蛮龙早已经摇摆着身躯,如紫色的雷电一般超生命起源的深处掠去,从远处看去,只看到一条肥硕的蜥蜴,扭着屁股,好像一条蚯蚓一般,朝虚空钻过去! “狡猾的笨龙!”老海皇咬牙切齿。 “本龙才没有那么傻,哈哈,等本龙拿到了太古水之本源,改造体质进化成为紫蜥龙王,得到里面的天道纹理,本龙再把你们两个给收拾了。”紫蜥蛮龙悠悠的想到,很是得意。 紫色的雷电,以刑天为中心,遍布方圆千里,无尽的雷电中居然蕴含着点点天罚之力,恐怖的气息笼罩在天地之间,一道道水桶般粗大的雷电从虚空中降落下来,劈的大地焦灼,水雾四起,虚空都被烤的扭曲,一股股焦味弥漫。 老海皇心惊胆战,本命兵器海神之剑把他的身体护在其中,形成一个湛蓝色的护罩,人气剑气,骤然何为一体! 天地之间,只剩下一柄剑!湛蓝色,剑芒璀璨,却犀利无比,好像可以刺穿天穹!凛然而犀利! 海神之殇! 老海皇杀机腾腾,湛蓝色的剑气横空劈出,把雷海给劈成两半,身体和着长剑一起射出,脱离了雷海笼罩的范围,扬声喝道,“小辈,我知道你想要太古水之本源,我只要生命起源的青莲蕴含的天道纹理,你我一起对付紫蜥蛮龙,各取所需,如何?” “好!”刑天点了点头,雷电之界缓缓的把周围的雷海给收了回去,依然停留在他的头顶上,无尽的紫色雷电把他给包裹住,整个人看上去好像威武的雷神一般,“成交!” 老海皇脸上露出一丝诚恳的笑容,可是心中却在冷笑不已。该死的小辈,等我拿到了天道纹理,本皇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傻逼,一个活了这么久活到了猪身上的老货,居然跟大爷合作?”刑天心中冷笑连连。 两个人心中各怀鬼胎,朝紫蜥蛮龙电射出去! 在生命起源的深处,一朵碧蓝色的晶莹莲花绽放,蓝色的光泽四溢,流光点点,宛如露水一般坠落在水中,根茎中,绵绵不断的力量吸收起来,聚集在碧蓝色的莲花中,汇聚在那五颗拳头大小的莲子中,莲子不断的吸收着能量,蓝白相间,看上去晶莹剔透,让人爱不释手。 在莲花的根茎下,并不是湛蓝色的海水,而是一块白色的璞玉,上面有一段复杂的纹理,浑然天成,看上去古朴自然,却透出一股通透条达的大道气息。 天道纹理! 大道天成,太古水之本源沾染了天道气息,经过漫长的岁月,才能够描摹出至真至简的大道纹理,虽然只有一段,却拥有着无穷的力量! 天道无穷!如果把这一段残缺的天道纹理取出,烙印在神兵上,那么神兵便可以缓慢升级成为准天兵,杀伤力无穷! “嘿嘿,打吧,打吧……”紫蜥蛮龙洋洋得意,蜷缩着四爪,一双龙眼瞪得大大的,盯着五颗莲子,嘀咕道,“等到莲子成熟,本龙便可以成为紫蜥龙王,到时候你们都要死……” “唔,吞了五颗莲子,然后把天道纹理取出,烙印在本龙的龙爪上,到时候本龙可以撕碎一切,桀桀……”想到妙处,紫蜥蛮龙嘴角都流出了晶莹的龙涎。 “先杀了紫蜥蛮龙,然后夺取宝物。”老海皇看了刑天一眼,问道,“你意下如何?” “好!” 刑天也是一个干脆利落之人,目光大老远的便已经瞧见了那一朵碧蓝色的莲花,里面蕴含着的磅礴的力量让他不由得有些心跳加速。 “哼!”老海皇瞅了刑天一眼,眼中一道拧成实质的杀机一闪即逝! “咦?怎么听不到了?”紫蜥蛮龙奇怪的回过头来,刚好看到一柄海皇三叉戟如末世大戟一般,迎空呼啸而来,犀利雪亮的利刃,透出一股股森寒的冷芒,在它回头的一刹那,向它的龙眼刺过来! “该死的!”紫蜥蛮龙大怒,直觉让它快速的闭上了眼睛,海皇三叉戟磕在了眼皮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剧烈的疼痛让紫蜥蛮龙气的七窍生烟,一只紫色龙爪,呼啸作响,带着白茫茫的寒流,探出来,刹那间,日月都为之失色! 宛如大山崩塌,惊天的巨爪,爆发出紫色的灿芒,璀璨的紫光,把老海皇笼罩在其中,爪芒如虹般掠下,搅碎了虚空,把老海皇给围住,形成十面埋伏,要把老海皇彻底的绞杀! “哼哼……居然敢暗算本龙?你以为本龙就只有这点本事?本龙已经初步拥有神通的事情还要告诉你么?”紫蜥蛮龙咧嘴嘀咕道,巨大的爪子中,形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凛冽的杀机如泉水一般溢出! “不过还要谢谢你帮我收拾了那个小混蛋……”紫蜥蛮龙自言自语道,“为了感谢你,本龙让你死的痛快点……” “喝!”正当此时,紫蜥蛮龙的头顶的虚空突然被劈碎,一道黑色的刀芒从天而降! 黑漆漆的刀芒,长达千里,好像匹练般,要把它的身体完全包裹,紫蜥蛮龙只感觉一股森凉从龙鳞间没入,好像一股电流一般,让他浑身发抖! “不好!”紫蜥蛮龙尾巴狠狠的一甩,伴随着呼啸的风声与紫色的灿光,与刀芒撞在了一起! 砰! 所向披靡无往不破的刀气,居然被活生生的崩碎了!宛如破碎的琉璃一般,掉落下来,在虚空中消散的无影无踪…… “该死的蝼蚁,居然敢暗算本龙,本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紫蜥蛮龙一只爪子死死的爪子,一双龙眼鼓鼓的,突然爆发出两团黑色的光芒,从他的眼中射出! 黑色的光芒,宛如混沌火焰般,炽烈的高温,把虚空灼烧的扭曲,瞬间洞穿虚空,萦绕着生生灭灭的气息,瞬间洞穿无尽虚空,轰在刑天的身上! “靠!”剧烈的高温,炙烤着刑天的肌肤,刑天感觉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残酷的高温下,摇摇欲坠,快要崩溃一般! “这是什么神光?居然又如此威力?”刑天心中一凛,格外的警惕起来。947各怀心思 漆黑的神光,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毁灭,彻底归零,成为混沌!这一股恐怖无比的神光,射在刑天的肩膀上,把他的肩胛给洞穿! 没有任何的疑问,直接洞穿! 寂灭的气息,淡淡萦绕,在虚空中淡淡的喷薄,混沌之气不断的涌现,填补着虚空的空缺,快速重组…… “这到底是什么?居然连我的身体都能够损害到?”刑天心中惊骇无比,闪电般的后退。泡-() 老海皇终于冲出了牢笼,挥舞着一柄湛蓝色的本命巨剑,硬生生的破掉了紫蜥蛮龙的龙爪独立空间,电射而出,咆哮一声,一柄长剑,分发出两道刀气,朝紫蜥蛮龙的两只眼睛继续刺去! “吼!”紫蜥蛮龙瞪着大眼,两眼一瞪,又是两道漆黑的毁灭之光,横扫诸天,穿透万千虚空而来,与剑气撞在一起,剑气活生生的湮灭,然后毅然有部分射入了老海皇的体内,从他的大腿洞穿过去,鲜血飞溅! “啊……”老海皇痛苦无比,“这到底是什么?” “哈哈,本龙得到了残缺的神皇兵,难道还要告诉你?”紫蜥蛮龙得意洋洋的嘀咕道,兴奋的手舞足蹈,一抓抓出,四只紫色巨爪再次形成四个独立空间,朝老海皇笼罩过去! 老海皇心惊胆战,身体闪电般的朝后面射出去,不敢恋战! 刑天从虚空中冲出,被洞穿的身体已经完全修补,冷冷的盯着紫蜥蛮龙,眸光微微一愣,旋即冷笑一声,血液中的青龙血脉突然奔腾! 一股浩浩荡荡的龙威,从刑天的身体中爆发出来,弥散在虚空中,如海入狱,震慑着这片天地,苍茫而大气。 “这是……龙威?”紫蜥蛮龙浑身一震,身体中居然有一股要臣服的冲动,“居然是青龙血脉,不可能……” 紫蜥蛮龙身具龙族血统,却已经极为稀薄,对于龙威却也并不陌生。不过,青龙虽然是百兽之灵,可是对于蛮兽的威压却是大大的减少,影响有限! “青龙血脉又如何?等本龙杀死了你,然后吞噬了你的血脉,到时候我的变成了真正的龙族,本龙的实力肯定能够大大的提升!” 紫蜥蛮龙鼓瞪着双眼,黑光膨胀,两道黑光凝聚,狂暴射出!一左一右分别射向了刑天和老海皇。 “杀!”刑天和老海皇对视了一眼,纷纷爆射而出! 刑天的身上骤然多了一件暗金色的铠甲,正是神皇铠,威压四射,金光璀璨,把刑天的身体护卫在其中,把可以湮灭一切的黑光彻底的粉碎,暗金色的护腕被刑天祭出,放大千万倍,弥漫着无尽的威压,千万条金光宛如瑞彩一般垂挂天际,旋即,神皇护腕被刑天祭出去,撞在了紫蜥蛮龙的身上,发出当的一声巨响! 老海皇显然已经动了真怒。 一条磅礴大气的黄金战船被他祭出,船身庞大,金光闪闪,瑰丽无比,刻画着一道道纹理,一股狂暴的杀伐之气从黄金战船上涌出来,轰轰烈烈,在虚空中行驶,以虚空为洋,破开千重浪,把虚空都给压的塌陷,拖着一条长长的灰蒙蒙的混沌地带,朝紫蜥蛮龙撞过来! 于此同时,通天塔被刑天祭出,漆黑的通天塔,透出一股厚重的气息,九道漆黑的魔光环闪烁,宛如九道长虹,透出千万钧巨力,在它们的显趁下,通天塔格外的厚重,以雷霆之势轰在了紫蜥蛮龙上! 紫蜥蛮龙实在是太过于庞大了!一身蛮力,天下无双,四爪同时拍出,一爪抓在了黄金战船上,一爪拍在了神皇护腕上,一爪劈飞了通天塔,另外一爪朝刑天劈过来,点点空间乱流涌动,把刑天笼罩在其中,把刑天给吸收了进去! “居然是还没还有苏醒的神皇器……”紫蜥蛮龙巨大的瞳孔微微一缩,他的爪子拍在了黄金战船和神皇护腕上,居然纹丝不动,不由得一愣,旋即更加的狂暴。 “给我炼化……”紫蜥蛮龙死死的抓着独立空间,把刑天困在里面,无尽的滔天蛮力从他的爪子中涌出,涌入到独立空间中,形成地火水风,呼啸着把刑天包裹在其中,要把刑天彻底的炼化! “这紫蜥蛮龙居然居然已经具有了初步神通,看来,这条紫蜥蛮龙快要晋级成为紫蜥龙王了。”刑天身体巍然不动,任由着地火水风在他的身体周围肆虐,却丝毫无损。 “给我破!”刑天不慌不忙,罗睺刀一刀劈出,破灭刀芒毁灭一切,直接洞穿了紫蜥蛮龙的独立空间,催动极速之翅,快速的掠出,一刀劈向紫蜥蛮龙腹部! 一连百刀!刑天好像发狂一般,双眼通红,飞快的挥刀,连连劈砍在紫蜥蛮龙的同一处,全身的血气鼓荡,在他的天庭中喷出形成一条血色青龙,而无尽的蛮力从他的手中喷薄而出,集中在一点! 当当当当…… 百刀不过是在一瞬间!经过数次强化的身体,刑天的气血蛮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连续挥出百刀,同时砍在同一个地方,即便是紫蜥蛮龙的强悍防御,依然被砍出了一个缺口,紫色的血液,从缺口中汩汩流出! 老海皇眼睛一亮,旋即飞射而出。黄金战船乘风破浪,速度奇快,穿梭重重虚空,一剑劈出! 悠长的湛蓝色剑气,宛如毒蛇一般,钻入了那个破开的洞口,然后用力一拉,紫蜥蛮龙的防御再度被撕开,伤口大大加重! “啊……”紫蜥蛮龙痛苦的狂吼,好像极度难受一般,剧烈的疼痛之余,更让他悲愤的是浓郁的屈辱! 刹那间,紫蜥蛮龙变得无比的狂暴起来! 庞大的身形抖动,虚空把压的塌下来,龙眼中在地爆射出两团更加浓郁的黑色光芒,在虚空中骤然合二为一,气息变得更加的狂暴,混沌归墟,虚空乱流飘荡,寒流肆虐,再次轰在了刑天的身上,把刑天直挺挺的轰入了水中! 老海皇见势不妙,飞速后退,可是却已经来不及,紫蜥蛮龙张口吐出一口白茫茫的寒气,差点把虚空给冻结,双眸黑光闪烁,把他的一条手臂给崩碎,鲜血四溅! “啊……”老海皇悲愤狂吼,再也顾不得留后手,疯狂的神色在脸上弥漫,疯狂的催动黄金战船,以乘风破浪之势疯狂的奔袭过来!与此同时,湛蓝色长剑,破开千重浪,带着一股祭奠的忧伤气息,直劈而下! 海神之殇! 万千海洋生物同悲,俯首祭奠海神,悲伤的气息弥漫天地之间,一股股悲伤而坚定的意志,与剑气融合为一体,湛蓝色的剑气冲霄而起,隐隐约约中,湛蓝色的剑气中宛似形成了一尊高贵的海神,悲恸流泪,泪水化作千万道犀利的剑气,潇潇落下! “嗷……”紫蜥蛮龙灵活的盘旋着,凭借着强横的防御,丝毫无动于衷,四只爪子横空,蜷缩在一起,身体宛如一道被强弓射出的箭矢,与剑气撞在一起! 剑气崩碎,紫蜥蛮龙宛如巨石一般撞在了黄金战船上,只听得卡擦一声,即便是还没有苏醒的神皇器,也被紫蜥蛮龙强横的身体撞得发出悲切的颤鸣,居然出现了一丝细微的裂痕。 老海皇心痛的直哆嗦。 这可是他在这一片森罗海域淘出来的神皇器啊,虽然兵魂未苏醒,可是在材质上却依然是神皇器,可是居然被这一头该死的紫蜥蛮龙给撞的碎裂,这…… 老海皇恨得咬牙切齿。 紫蜥蛮龙也打出了真火,面对着老海皇,它已经起了必杀之心。挥舞着四只爪子,摇动苍穹,洞穿重重星空,宛如紫云般笼罩下来,把老海皇笼罩在其中! 万世镇海拳! 老海皇狂啸一声,把黄金战船收回体内,身体气场鼓荡,碧蓝色的波涛汹涌澎湃,在他方圆百里之内形成了蓝色的汪洋,波涛汹涌,潮汐澎湃!老海皇脚下一跺,一拳劈出,刹那间,风云变色,风平浪静! 脚下的虚无海浪,顺着他的拳头冲天而起,在虚空中形成一只巨大的拳头,恐怖的气息内敛,狠狠的砸在了紫蜥蛮龙的身上,瞬间,强横如紫蜥蛮龙也被撞飞出去! 老海皇得势不饶人,身形飞掠见,狠狠的吸了一口空气,然后又是一拳打出! 这一瞬间,虚空化作万千汪洋,巨浪奔涌,老海皇好像是在无尽汪洋中的王者,皇威盖世,颀长的身躯好像定海神针一般,浑身气势暴涨,他的整个人好像都变成了三千万里黄金海域,无数的汪洋在他的气场中涌现,海水、礁石、海族,在他的气场中不断的闪烁! 这一拳,凝聚了三千万里黄金海域的无数海族的信仰,在气场的虚幻中,无数的海族在叩拜,潮汐平静,微微起伏,海水礁石都好像在叩拜着高高在上的海皇,代表着臣服! 海皇盛典! 一瞬间,海皇的气势无双,充满了镇压气势的一拳,轰然劈下! “吼!”紫蜥蛮龙被这一股气势压的喘不过气来,浑身鳞甲抖动,把那一股压力洪水般的泄入周围的虚空中,一道触目的黑光,在它的双眼中膨胀,爆发出来! 嗡…… 正在这时,一道湛蓝色的柔光,冲天而起!在无尽的水面上的湛蓝色晶莹莲花,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五颗莲子,开始由浅蓝色蜕变成为白色……948天道纹理的去处 能量洪流,如潮水一般席卷四方!紫蜥蛮龙丝毫不退,龙爪生猛抓出,幻化呈千重幻影! 方圆千里之内的地面,被活生生的刮去一层,无数的残垣坚硬的基石不断的破碎,飞射出来,旋即被湮灭成为齑粉,好好荡荡的能量,席卷长空,虚空发出哗啦啦的巨响…… 碧蓝色的水面,被振起千重浪,哗啦啦的浪涛起伏声中,绽放出一片片瑰丽的浪花! 那一抹湛蓝色的光芒,宛如天地初开日月初成的那一抹艳阳,在这一片天地间,形成了最为瑰丽的一幕。 紫蜥蛮龙看向五颗莲子,眼中充满了贪婪和狂热。 老海皇则是首先看向了巨莲下的那一块璞玉,以及璞玉上的天道纹理,目光坚定,表示志在必得之意。 “嗡!” 老海皇和紫蜥蛮龙对视了一眼,再也顾不上厮杀,而是飞快的朝太古水之本源冲过去! 老海皇祭出黄金战船,在虚空中破开重重浪涛,如一道金黄|色的闪电,穿梭而过! 突然,湖面骤然分开,五道人影,从海面中爆射出来,朝紫蜥蛮龙与老海皇飚射过去! 赤红如火,冰冷如霜,轻灵如风,紫色尊贵,土黄厚重,五个身着不同颜色的衣衫的人影拦住了紫蜥蛮龙和老海皇。 “你……”老海皇和紫蜥蛮龙微微一愣,这五个人不是刑天正是何人?他们的容貌与刑天一模一样,唯有身上的衣着打扮以及气势却是不尽相同,可是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来看,每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本来以为,刑天已经被毁灭黑光完全轰杀,却不料这时候却横空而出,成为他们的绊脚石! “该死的小辈!”尤其是老海皇,更是愤怒。一开始他还以为刑天挂了,可是谁知道这厮居然潜伏在湖底,隐藏了所有的生命气息,连他都瞒过了……这贱人,太过分了! “杀!”略微有些涩的声音,从五个分身口中吐出,没有任何的杀气,平凡的好像普通的话语一般,可是五个分身却丝毫慢,刹那间,五道人影把老海皇与紫蜥蛮龙围在其中! 滔天的火海,从赤红色的火之分身双掌中涌出来,炽烈的火焰,宛如岩浆一般,透出剧烈的高温,把虚空都给灼烧的蜷曲! 一股磅礴的寒流,从银白色的刑天的拳罡中爆发出来,虚空中弥漫,空气变成了冰棱,时空似乎都被完全凝结,极度的寒冷,从皮肤中慢慢的渗透,似乎要把他们的血液都要冰冻! 狂沙震天,方圆千里之内,土龙咆哮,赤黄的沙漠,生机全无,沙浪滔天,伴随着狂风、飓风,似乎要把一龙一人给埋葬! 紫色的刑天更是恐怖,浑身弥漫着紫色雷电,天罚之力虽然淡薄,却是威压无限,方圆千里之内,无数的雷霆从空中落下,大地焦灼,万物寂灭,虚空扭曲,海面也被彻底的蒸发,千里雷海,似乎要让混沌归墟,虚空寂灭,无尽的雷霆,落在海皇与紫蜥蛮龙的身上,灼烤着他们的肌肤,散发出一股股肉香味。 “刑天,你这个混蛋!”老海皇气急败坏。虽然他们彼此都知道,刚才的约定只是口头上的权宜之计,一到关键时刻,肯定会毫不留情,**裸的撕成粉碎,可是如果是自己撕碎也就罢了,可是对方先撕毁,他却有些受不了。 “本龙一定要杀了你!”紫蜥蛮龙咬的牙齿咯咯作响,心中却无比的震惊。 太古冰之本源,太古类之本源,太古风之本源,太古火之本源,太古土之本源…… 那种本源的气息,紫蜥蛮龙实在是太熟悉了!守候了太古水之本源不知道多少年,它对这种气息并不陌生。虽然属性不同,可是其本质却是一样的。 如此多得太古能量本源,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哪…… 没有人答话。五个分身由承载太古能量本源的莲花化成,体内蕴含着最为纯净的能量和先天法则之力,杀伤力无限! 星火燎原…… 狂沙炼狱…… 暴风嘶吼…… 穿梭冰箭…… 天劫雷拳…… 原本普通的禁咒,从五个随着刑天的进阶而发挥出超强实力的五个分身手中打出来,力量恐怖如斯! 五种不同属性的能量,在虚空中肆虐!火焰、沙石、冰棱、电蛇、风刃,无处不在,五种能量交织在一起,居然把里面的空间都给完全的独立出来,与外面的虚空给完全断绝,刹那间,末日浩劫降临,地火水风重开,演化五行,旋即又是大地冰封,冰棱四射,大地湮灭…… 老海皇和紫蜥蛮龙在不断的挣扎。可是那充满了狂暴气息的力量,无时不刻的从周边涌入,如果只是一种属性能量也就罢了,可是五种不同属性的能量却完美的交织络合在一起,爆裂,破坏力极强! 刑天从湖面中飘出来,看了一眼被五个分身困住的老海皇和紫蜥蛮龙,若有所思。 “五个分身来路不明,虽然强大,但是老匹夫和这头蜥蜴可不是易与的,用不了多久就会冲出来,我必须尽快的把太古水之本源以及天道纹理收起来。”想到这里,刑天嘴角露出一丝邪逸的浅笑,朝湖泊中央的莲花电射而去! “老匹夫,你我相互算计,各留后手,可是,你还是低估了我的实力啊……”刑天冷笑不已,两团金色柔光闪烁,朝湛蓝色的光芒电射而去! “刑天,我必杀你!”老海皇咆哮连连,眼睁睁的盯着刑天给他们比了个中指,愤怒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花来,冷啸着,一拳轰出! 万世镇海拳! 海皇盛典! 海神之殇! 老海皇状若疯狂,一道道力量,好像毁灭之光,磅礴的威压,如滔天大浪一般向四面八方汹涌澎湃而出,老海皇宛如一尊高贵的帝皇,高高在上,不可侵犯,万民臣服,不断的拍出,苍穹都为之破裂! 紫蜥蛮龙也发狂了,煮熟的鸭子眼看就要飞了,愤怒连连,两只紫色的爪子,瞬间变成金黄|色,璀璨的金光犀利无比,向四个方向同时抓出,宛如破空的长枪一般,瞬间把独立空间洞穿,紫蜥蛮龙从中破空而出,咆哮着朝刑天的本体抓过去! “兀那小子,给本龙停下来!”紫蜥蛮龙嚷嚷道,“不然本龙杀了你!” 紫蜥蛮龙气愤不已,同时也感到很委屈,奶奶个大头鬼,本龙今年流年不利,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两个扫把星? 老海皇更是发狂,被刑天欺骗算计,这事一旦传出去,整个海族都颜面无光,而且对于那天道纹理,他更是志在必得,只要得到天道纹理,融入这黄金战船中,兵魂便可以开启,更是可以晋级成为准天器!万年一侯,等待的就是今日! “哈哈……”刑天一声长啸,伴随着一声高亢的龙吟,一条长达百丈的青龙盘踞在空中,孔武有力,威武无比,青黑色的龙身蜿蜒,具有绝对的震慑力! “亘古匆匆,时空停滞!” 刑天哇哈哈大叫,时间之力骤然催动,刹那间,时空都被骤然间停止了!一切都好像陷入了沉睡中,天空,大地,湖水,空气…… 一秒,两秒,三秒…… 五秒钟的时间,每一秒都好像万年。老海皇与紫蜥蛮龙被定在了虚空中,眼睁睁的看着刑天慢吞吞的朝太古水之本源游过去,慢悠悠的一口把五颗莲子给吞下去,然后九只龙爪直接把巨莲给拔起来,放进血盆大口中嚼了嚼,砸吧砸吧了几下,吞了下去,仿佛还在回味无穷…… 这个动作让紫蜥蛮龙彻底的震怒,瞪着两只大眼,看向刑天的目光宛如杀父仇人一般,不同戴天…… 接下来,刑天的动作让老海皇咬牙切齿。 只见他一爪把那一块璞玉给扣了出来,锋利的龙爪慢吞吞的挖着天道纹理,好像一个笨拙的小孩子兴高采烈的从碗里扣着蛋糕,当把蛋糕抠出来的时候却又舍不得吃,左顾右盼……老海皇和紫蜥蛮龙看的喷火,这是**裸的挑衅啊,**裸的打脸啊……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他们喷火。 “准天器,听起来还不错……”这厮的爪子粘着天道纹理,眨了眨眼,低下龙头瞅了瞅胯下那一条巨擘龙根,摇头晃脑晃了片刻,两只龙眼贼溜溜的眨了眨,鬼鬼祟祟的打量了四周,然后居然慢吞吞、温柔无比的把天道纹理给贴在了龙根上…… “……” 老海皇和紫蜥蛮龙看的喷火,脑门上直冒青筋。 奶奶个熊,那可是天道纹理,天道纹理,天道纹理啊!贴在普通的神皇器上,最起码杀伤力也要提升一个等级啊…… 这个贱货,居然把天道纹理给烙在了那祸根上?婶婶可忍,叔叔不可忍啊…… “嘻嘻,以后有了这大杀器,就不用担心应付不过来了……”细碎的嘀咕声,让人发狂。 该死的!老海皇都快哭出来了。 五秒钟的时间,不长不短,老海皇和紫蜥蛮龙仿佛做了一个噩梦,让他们发狂的噩梦,等到五秒钟的时间一过,老海皇和紫蜥蛮龙彻底的暴动了! “刑天,你给我去死吧!” “奶奶个大头鬼,居然敢如此对待本龙,本龙杀了你……”949人仰龙翻 暴怒的紫蜥蛮龙与老海皇,硬生生的冲破了冰、风、雷、土、火五个分身的拦截,向刑天袭来,刹那间,身形划过的闪电,龙爪交织的璀璨幻影以及剑气呼啸而过的破空锐响,响彻虚空! 再也不留手! 海神之殇! 老海皇一马当先,瞪着双眼,愤怒无比,当头便是一剑!浩浩荡荡的悲恸,宛如狂放的潮汐,在一刹那间,一缕无所不破的剑气,宛如滔天海浪般,一波连着一波,向刑天当头袭来,湛蓝色的剑气,宛如天地之间最为纯净的海水,却透出无比阴冷的杀机! 紫蜥蛮龙也彻底的暴怒了,两只金色的龙爪重合,龙爪如山一般巨大,金光璀璨,禁锢着一块独立的空间,地火水风弥漫,混沌之气重组,破空而来,要把刑天彻底的磨灭! 刑天抬起头来,微微一笑,刹那间,五个分身归位,于此同时,五个各种颜色的‘界’出现在他的头顶,银白色的冰之‘界’,赤红色的火之‘界’,紫色的雷之界,灰黄|色的土之界,青黑色的风之界,五个拳头大小的‘界’在他的头顶盘旋,无尽的先天法则之力宛如丝绦一般垂挂,形成璀璨神帘,五个界不断的盘旋,把刑天围绕在其中,在它们周围,全部都是精纯无比的先天法则之力! 嗡! 一刹那间,刑天抬起头来,从他的眼中射出两道璀璨血光,身前的虚空承受不住这种威压,陡然间崩碎了! “天荒龙拳!” 刑天九只龙爪描摹,青黑色的龙爪,每一块肌肉都在抖动,每一条肌腱都在不断的颤抖,输送出庞大的血气,九条赤金色的五爪金龙,从他的爪子中咆哮而出,张牙舞爪,宛如群龙乱舞,狰狞的睁开犀利的龙爪,与紫蜥蛮龙、老海皇打在了一起! 庞大的力量,五个界的力量,辐射百里,在刑天的房源百里内,形成一片汪洋,紫色的雷电、银色的冰棱、青色的旋风、赤红色的火焰、土黄|色的狂沙,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片婆娑世界,充满毁灭的气息充斥四方,把紫蜥蛮龙与老海皇笼罩在其中! 界的力量,天下无双! 刑天宛如一尊战神,所向披靡!五个界的力量,与九条金龙的力量彻底的融合在一起,宛如风火之势,汹涌澎湃的打出,九条金龙,拱着孔武有力的龙躯,丝毫不慢的抓在了老海皇和紫蜥蛮龙的身上! 滋滋滋…… 鲜血四溅! 紫蜥蛮龙还好一些,毕竟皮粗肉厚,却也难免被抓下一块肉来,而老海皇更是不堪,实力虽然强悍,但是肉身防御却差了点,虽然浑身布满了罡气,却依然被五条金色巨龙给抓成粉碎,龙爪深深的扣入了他的身体内,活生生的把他的手臂给抓下来! “界……这是怎么可能?”老海皇咆哮连连,惊恐夹带着一丝愤怒,“五个界,居然又五个界……” 界,只有晋升成为神级高手才会悟出,可是现在在刑天的身上却出现了五个。虽然每一个界都只有拳头般大小的雏形,可是这毕竟是‘界’! “哈哈,老不死的,小蜥蜴,来杀我啊,不是叫的挺猛的嘛?”某人叫的格外嚣张。五个界的力量,在头顶交织成为一片浓云,把他笼罩在其中,给他增幅了极大的杀伤力,因此,某人很自大! “有界又如何?不过是雏形罢了,今日,本皇把你彻底的杀死,让你烟消云灭。”老海皇已经是铁了心要诛杀刑天。毕竟天道纹理的珍贵摆在那里,虽然被这家伙贴在了老二上面,可是毕竟还是天道纹理啊,就算是丢在茅坑里,相信老海皇也会去捡回来。 不过,话虽如此,但是毕竟人家有五个‘界’,界的力量不可揣测,老海皇虽然是在准神级巅峰,能够以一当十甚至二十,他却没有界!因此,心中暗暗堤防。 “该死的爬虫,居然敢龙口夺食,本龙今日一定要把你彻底的杀死……”紫蜥蛮龙瓮声瓮气,暴跳如雷,庞大的龙爪当头抓下,天上的星辰似乎都被完全牵引,坠落下来! 刑天眉头微微一皱。 旋即,厉啸一声,五个界旋转的更急,绽放出万丈霞光,宛如一朵五色祥云,神帘倒挂,璀璨的能量丝线垂落,络合在一起,宛如一个巨大的华盖,把刑天庇佑在其中! 刑天九爪齐发,青黑色的爪子,掠过一片虚无之影,直接堪破海神之殇,一把把老海皇劈飞出去,而后,他的身形狠狠的撞在了紫蜥蛮龙的身上! “吼!”紫蜥蛮龙发出一声爆吼,山岭一般的躯体抖动,试图把刑天给甩出去!可是那匍匐的龙威,浩瀚如海,直接震慑他的神魂,让他体内的那一丝龙族血脉发软,发挥出来的力量只有九层! “吼!”刑天一声龙吟,二十倍战力瞬间增幅,九只龙爪上青光闪烁,锋利的爪尖在紫蜥蛮龙的身上下滑,直接撕裂它的防御,狠狠的钉入了它的身体内! “啊……”紫蜥蛮龙痛苦狂吼,拱着身体,痛苦的咆哮着,巨大的音浪,把苍穹给震碎出一个黑洞! 可是,一切都是徒劳,无法挣脱! 老海皇破空而来,一掌拍出,无尽的能量内敛,洞穿虚空,留下一个黑洞,两道剑气,一左一右,从他的双掌中冒出,合二为一,直接撕碎了虚空,穿梭而至!恐怖的破风声响,尖锐无比,宛如星辰陨落! “刑天,受死吧!”老海皇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冷喝道。 一剑星辰一剑汪洋,星辰如海,星辰剑气犀利无比,汪洋剑气如潮汐,两者合二为一,从空而降,宛如要贯通九霄,下彻九幽,一道犀利的剑气柱子,从苍穹降落下来,一般是无尽的苍穹,一半是滔天的碧波骇浪,从刑天的背上落下! 老海皇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这一剑,是他的巅峰所在!他有把握,这一剑完全可以破开刑天的防御,把刑天连带着紫蜥蛮龙,彻底的钉在地面上! 星辰剑海! 这是老海皇从这一片遗迹中得到两部分残缺的神技,被他钻研多年,把两部分残缺的神技融而为一,虽然比不上真正的神技,却威力无穷! 天空裂开了!虚空错乱了!大地破裂了!宛如百万里汪洋咆哮,宛如千万般星辰陨落,剑气呼啸而下,破空千万空间和位面,降落! “老匹夫,本龙和你没完!”刑天还没有做出反应,紫蜥蛮龙倒是不干了,骂骂咧咧的,恨得咬牙切齿。这个该死的老匹夫,居然想要连带着他一起杀死,是可忍,孰不可忍! 紫蜥蛮龙强忍着剧痛,翻手打出一爪,坚韧的爪子虽然被洞穿,可是犀利的星辰剑海剑气却被打偏了几分,与五色华盖发出剧烈的撞击,被挡住了片刻之后,从刑天的背上穿梭而过,洞穿了紫蜥蛮龙的大腿,射入地面深处! “老匹夫,本龙要杀了你!”剧烈的疼痛,让紫蜥蛮龙痛苦无比,双眼通红,(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