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3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3部分
战天(冰锋)-第223部分礴的龙威遍布天际,高贵、苍茫,所有的威压,在这一刻,对刑天而言,再也没有任何的实质作用! 龙族,乃是百兽之尊,万物之灵,天生便是高贵无比,血脉纯正,蕴含着无上力量,主宰着时间,可以粉碎一切! “青龙神族?”罗刹王姬汤微微一愣,“原来你是青龙山的人,怪不得敢如此猖狂,不过,冒犯了我大周皇族,你一样要死!” “哼!”刑天发出一声闷哼,瓮声瓮气道,“鸡汤,今日,老子要把你变成老子的Xing奴……” “姬汤,你别忘了,即便是在青龙山上,也没有几个三级觉醒的青龙神族,而且能够变身青龙的几乎是凤毛麟角,拥有九只龙爪的最高贵的青龙更是没有,难道你想你的大周皇朝就此灭亡?你大周王朝能够承受上古四大神族的怒火么?”夏洁皱了皱眉头,冷笑道。 “夏洁,你别在这里信口雌黄,难道你想要去通风报信?”罗刹王姬汤抬起头,眉宇间杀机毕露。 “哼!”夏洁冷笑,“居然对我动了杀机?你以为杀了我就没有人知道?刚刚的龙凤呈祥你也看到了,一旦他被杀,那么另外的朱雀,便会知晓,你以为,你能够隐瞒的了么?” “罗刹王,你可以杀了他,我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一道靓丽的身影,穿梭虚空而来,赤红色的衣裙,典雅而高贵,凤舞头上盘着高贵的发髻,一脸的冷漠,“杀了他,我非但不会告密,反而会重酬,天剑派的剑池,可以借你使用一次!” “真的?”罗刹王姬汤一脸惊喜。 天剑派的剑池,可孕育神器乃至天器,里面蕴含着天地精华,普通的神兵在里面泡上数十年,便可以进化成为神器,具有更大的威能,天剑派之所以能够长久的掌控衡罗岛,与剑池的关系,密不可分。 剑池这个地方,周边的势力窥视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了,可是天剑派的历史悠久,而且也的确强悍,派中据说还有几个老古董坐镇,震慑着那些怀有不轨之心的人,让人不敢起占据之心。 “我凤舞说过的话,自然算数,一言九鼎!”凤舞看着刑天的目光中好像看向了死人,“但是,他死了之后,尸体归我。” “好,一言为定。”罗刹王姬汤扬声说道。 凤舞转向了刑天,脸上闪过一丝漠然,冷声说道,“刑天,今天你死了,我会把你的尸身带回到天剑门去,以我凤舞的夫君的礼数下葬,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凤舞小娘们,老子日你一千遍。”刑天暴跳如雷,“你男人我还没死呢,等到老子把这一锅鸡汤给收拾,老子再收拾你。大爷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等我腾出手来,老子让你一辈子都不能揭瓦……” 凤舞脸色不变,古井无波。引入了大周龙脉的罗刹王,即便是她也不是对手,更何况是刑天?在她看来,刑天就是一个死人,生死人的气,不值得。 很快,凤舞就退出了千里之外,冷眼旁观。 “刑天,这下子看你还能够往哪逃?今日不杀你,我誓不为人!”罗刹王冷冷说道。 “切……”刑天满不在乎的探出一只龙爪,别着一根中指,上下晃悠着,“鸡汤,想杀老子的人多了去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少在那里吹大气,有本事放马过来。” “去死!”罗刹王暴跳如雷,被刑天这么一损,脸上遍布寒霜,浑身气势鼓荡,龙脉力量在她全身经脉中涌动,一拳打出,震碎了无边虚空! 千古皇道! 罗刹王姬汤双手一振,结成一个大大的‘皇’字,皇字横空,冥冥之中,一股霸道的尊贵气息涌入她的身体内,整个皇字,与她的身体融合惟一,尊贵的力量融入她的每一寸肌肉、血脉,让她的气势暴涨之余,带着一丝称霸天下的气概,一拳打出,朝天空中的青龙一举轰杀过去! 天荒龙拳! 刑天发出震天响的龙吟,龙威弥漫,传播四海,九爪齐动,九条金色的五爪金龙,从他的爪下冲出来,每一条都长达百丈,宛如山岭一般,张牙舞爪,在虚空中扭曲龙身,集成一体,汇聚成为一条长达千丈的巨龙,透出一股狂暴的气息,与姬汤的拳罡撞在了一起! 轰然破碎! 罗刹王姬汤,一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准神级巅峰,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便可以洞穿虚空,每一拳都带着山崩海啸一般的威势,打得血杀秘境都在颤动! “给我死吧,亘古天皇拳!” 罗刹王姬汤,身上紫金色的战甲越来越清晰,头顶星辰,脚踩大地,虚空中,千百尊高大的天皇走出来,与姬汤融合唯一,她身上的紫金色光芒越来越浓,战甲也越来越清晰,浑身散布着千古一帝亘古天皇的尊贵霸道之气,一拳打出,势若奔雷,雷声轰鸣,整个天地似乎都在垌塌! “刑天,死吧!”姬汤的声音充满了威严,宛如代表着天地懿旨一般,洪亮的声音滚滚,音浪如潮,虚空都在颤抖,一拳之威,恐怖如斯! “哼,想要杀我,还早着呢!”刑天仰天咆哮数声,发出高亢的龙吟,修长的龙身,在虚空中盘桓片刻,以雷霆之势扑过来,九只龙爪,宛如九座大山,当头压下! “八荒龙拳!” 刑天厉啸一声,九爪合一,势如闪电! 瞬间…… 大荒龙拳、莽荒龙拳、瀛荒龙拳、古荒龙拳、洪荒龙拳、地荒龙拳、天荒龙拳瞬间打出,在虚空中几经周折之后瞬间合一,暴虐打出!936惨败逃遁 八荒龙拳,七式龙拳,融而为一,无数的能量以及符文,在虚空中破碎重组,迅速成为一条庞大如山岭一般的五爪金龙,与青龙之躯相得益彰,海量的能量,不断的从九爪青龙的孔武有力的青黑色爪子中喷薄出来,涌入到五爪金龙中,一股滂湃的龙威,震天慑地,嘹亮的龙吟,响彻四方,恐怖的五爪金龙,舞着金光闪闪的五爪,当头抓下! 嗡! 虚空万界,瞬间回归混沌! 五爪金龙,庞大而威武,凶猛而不失威严,龙威浩荡,如威如狱…… 亘古天皇,秉承万界皇威,凛受天意,集中万民意志,皇威似海,浩浩荡荡,王八之气外泄,彻底贯通苍穹,泄入大地,天地之间,无处不弥漫着浩荡皇恩…… 两者终于撞在了一起! 五爪金龙,万物之灵,尊贵无比,强横的威压,动荡四方,锋利的五爪,宛如黄金浇铸般,用力一抓,虚空中都被活生生的抓出五个黑洞,贯通到亘古天皇身前,死死的抓下! 罗刹王姬汤,与亘古天皇融而为一,不分彼此,面对着五爪金龙,不慌不忙,连续一拳打出! “爆爆爆!” 宛如出膛的炮弹轰鸣,罗刹王姬汤融合了部分龙脉的力量,强横无比,凭借着**之力,强行抗衡五爪金龙,一拳打出,五爪金龙孔武有力的爪子,居然被她活生生的打碎…… “好变态的龙脉!”刑天倒吸了一口凉气,可是心中战意却是无比的沸腾,蜿蜒的龙身揉身扑上,九只青黑色的龙爪,瞬间探入虚空,分别朝姬汤的全身要害笼罩而下! 嗡! 亘古天皇拳虽然伟岸,龙脉的力量虽然庞大,可是毕竟姬汤的本身实力还是低微了些,承受的龙脉力量不足,被刑天的九爪一抓,凝聚成形的紫金色铠甲被差点震散…… “万古人王拳!”姬汤脸色微微一变,匆忙改变招式,身形在虚空中一划,瞬间变得无比的伟岸,宛如人间尊贵的人间千古帝皇,一拳打出,天地寂然变色! “妈的,拼了!”刑天怒喝一声,浑身血脉开始倒流,冲刷着血脉,哗啦啦作响,血液激射,冲刷着心脏,发出电闪雷鸣般的响声…… 二十倍战力增幅! 一瞬间,刑天的力量瞬间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光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龙威,便已经凝聚成形,虚空宛如悬挂着千万幅残破的画卷,哗啦啦的作响,从虚空中突然凝聚出千条虚拟的龙形,飞舞咆哮,群龙乱舞…… “斗转星移!” 九爪齐动,宛如九座大山在晃动,苍穹瞬间垌塌,大地爆裂开来,刑天在千条龙形的飞舞中,凭空打出一片苍穹,漫天的星辰飞舞,以特定的轨迹相互连结,相互影响,光芒璀璨,湛蓝的星空,浩瀚而深邃!无数的星辰闪烁,突然间,好像星空崩塌,万千星辰突然不断的落下来,形成一片流星雨,千万颗陨石不断的落下,星星点点,带着恐怖的毁灭气息,把姬汤给笼罩在其中! 辰光飞舞,万千星辰齐动,恐怖的气机,带着猎猎威压,宛如一根根利剑,如同呼啸的飞蝗,交织成为一片恐怖的网络,拖着一条条长长的尾巴在不断的舞动,宛如大海中的鱼群,要把其中的大鱼给吞噬! 神技! 属于神的技能!凡人催动,必须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是,所带来的破坏力,却是强横无双! 山峰崩碎了!化成齑粉! 大地塌陷了,一条条鸿沟显现,格外的恐怖…… 千里大地,河流瞬间干涸,所有的水已经被瞬间蒸发…… 绝杀! 围观的凤舞还有夏洁脸色微微一变。 神技他们并不是没有见过,事实上,他们也身怀神技,可是不到万不得已的程度,他们根本就不敢施展神技! 那恐怖的天文数字的能量,不是他们这种程度的半神所能够负担的起得! “嗡!”罗刹王姬汤脸色大变,面对着漫天的流星雨,脸上变得惊慌起来。不过,瞬间,她的眼中的神色便变得坚毅,双手绵绵,宛如风中柳絮一般打出! 一团紫气东来,宛若云团一般,在虚空中显现,在她的身前化作一柄紫色的巨剑,古老的符文透出一股气息,晦涩而苍茫,凌厉的剑气直射云霄,披散浓浓血云,罗刹王姬汤娇斥一声,素约的双手猛地一抬,轻轻的祭出! 神技!一剑破天! 紫气,是大周王朝帝皇的象征,象征着尊贵与威严,紫气凝聚而成的帝皇剑气,犀利无比,一剑射出,便可洞穿古今与未来! 紫色巨剑,轰然与流星雨相交! 斗转星移,万千星辰轮转,无数的流星形成的流星雨不断的落下,璀璨中带着杀机,把世界都笼罩在其中,三千里的世界,千山万水齐齐毁灭,变成了一片枯土…… “给我开!”罗刹王姬汤怒喝一声,紫色巨剑轰隆隆,居然从流星雨中硬生生的斩出一条通道来! 叮叮当当…… 流星雨与紫色巨剑相交,发出璀璨的火星,丛丛点点,紫色巨剑把罗刹王姬汤笼罩在其中,带着她宛如天外飞仙一般,朝星空中升上去! 山中有虎,偏向虎山行! 刑天无喜无悲,此时此刻,心中平静如水,瞳孔中,三千万里血色星空骤然展现! 无边无际的大杀场,残肢碎肉鲜血铺满地,漫天都是血雨落下,腥味扑鼻,惨烈的气氛布满整个杀场……尸积成山,血流成河,大地都是一片血色…… 血色的星辰齐动,杀戮的气息滚滚,刑天九只龙爪齐动,在虚空中缓缓的勾勒出一个黑红二色的阴阳图…… 寂灭轮回! 一黑一红,黑色杀戮,红色血腥,至阴至阳,阴极中一点阳,阳极中一点阴,相互化生,演化无穷杀机,投射万世轮回,毁灭的气息,轮回的气息集中在一起,演化成为寂灭轮回! 先是寂灭,然后轮回!寂灭不了,便是轮回!万世寂灭,万世轮回,直至寂灭! 恐怖的阴阳图,黑红二色轮转,散发出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息,刑天九爪齐动,刻画着更加的深刻,天空中的血云全部被磨碎,被吞噬进去,等到阴阳图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刑天猛然打出! 阴阳图,从天而降! 漫天的流星雨依然恐怖! 两者相互结合,天地都在毁灭! “好恐怖……”夏洁皱了皱小琼鼻,月牙儿般的眼睛眨了眨,嘀咕道,“虽然还比不上神技,但是这力量丝毫不亚于神技啊……这个刑天,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黑马?” 凤舞心中更是震撼。虽然她对刑天不待见,可是她不得不佩服刑天的战力之恐怖!单单是如此战力,完全可以站在黄金海域天榜前五! “哈哈,鸡汤,给我彻底的消失吧,我不喜欢喝鸡汤……”刑天哈哈大笑,催动着阴阳图,彻底的压下! 紫色长剑,在斗转星移和寂灭轮回的恐怖力量下,被磨得嘎吱嘎吱作响最后彻底的磨灭了! “这怎么可能?”罗刹王姬汤心中震惊,脸色苍白,一股死亡的危机涌上心头。 万千的流星,宛如水中的蝌蚪一般游动,阴阳图衍化着无穷的血腥和杀戮,遍布着森冷杀机,把她重重包裹,恐怖的力量如刀锋般压挤着她的护身罡气,罗刹王宛如风中的残灯,摇摇欲坠…… “死吧!”刑天咧嘴一笑,九爪一压,阴阳图的力量瞬间增大,轮转的越来越快,轰隆落下! 噗! 罗刹王一口鲜血喷出,猩红的血液透出一股高贵的气息,绽放成为一朵鲜红的玫瑰,格外的凄美艳丽。 败像已漏!再无任何的转圜余地。罗刹王脸上露出一丝不甘,狰狞的喝道,“刑天,早晚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 “哈哈,乖孩子,梦想是美好的,过程是曲折的,结果是不可能滴……”刑天揶揄道。 “刑天,小心,她要逃走了!”夏洁眨了眨大眼睛,给刑天传音道。 “下次,必杀你!”罗刹王姬汤披头散发,无比的惨烈,恨恨的盯了刑天一眼,突然身上爆发出一股腥雾,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日!”刑天目瞪口呆。他完全想不明白,已经是煮熟的鸭子,到最后怎么还是飞了…… “龙脉的功能不仅仅是提供能量,而且危急的时刻,皇族的人也可以借助龙脉的力量,通过特殊的渠道,回归到龙脉中,休养之后再出现。”夏洁抿着嘴说道。 “这么麻烦?”刑天皱起了眉头,看向罗刹王姬汤消失的地方,心中掠过一丝杀机。 “哼!”凤舞冷冷的瞥了刑天一眼,转身便往远处飞过去。 “嘿嘿,疯女人,居然帮助别人杀我,今日老子不教训你,老子就不叫刑天!”刑天突然回过头来,看着凤舞的身影,想到今日之事,不由得恨得牙痒痒的,极速之翅扇动,化作一道流光飞了上去。 “臭流氓,你放开我……” “疯女人,想得美……啪啪啪……” 夏洁搔了搔头,看着远去的刑天和凤舞,无奈的耸了耸肩,撇了撇嘴,“这对奸夫Yin妇……”937血屠传承 把玩着手中的血色战刀,刑天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微笑。{ } 心满意足的从凤舞那曼妙的身躯爬起,大战之后的尽情发泄让他浑身舒畅无比,想起凤舞那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杀死的目光,刑天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古怪的快感……抚摸着那丝绸一般的滑腻肌肤,感受着那温润的身体,进入身体的那一股蚀骨**的感觉,是其他女人所无法给予的…… 摇头把这种感觉丢出脑外,刑天苦笑,自己怎么也变成如此重口味了? “大坏蛋,你能不能这么Yin荡?”黄小鸡慢悠悠的走过来,手中提着一柄血色战刀,脸上满是Yin笑,滴溜溜的眼珠子眨啊眨的,看起来好像弯弯的月牙儿…… “搞定了?”刑天笑着问道。 “哈哈,黄爷出马,一个顶俩。风狂和冰裂那两个家伙被黄爷给暗杀了,可恨那个冰裂居然困兽尤斗,把黄爷的发型都给弄乱了。”说到这里,黄小鸡拨了拨脑门上的黄毛,颇为气恼的说道。 “滚!”刑天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一道金色的流光由远而至。 “主人。”凯瑟琳落在地面上,恭敬的给刑天行礼,弯腰屈膝时衣衫所展现的夸张曲线,让刑天和黄小鸡两个色狼都忍不住看呆了眼。 “怎么样了?”刑天点了点头,“找到血刀了没有?还有彼岸花呢?” “不知道呢。”凯瑟琳摇了摇头,递过来一柄血色战刀,“这是我从一个山谷中拿到的,彼岸花向南的方向去了。” 刑天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再等等吧。” 过了半个小时,彼岸花终于回来,看起来,虽然身上沾满了鲜血,狼狈不堪,但是手中却擎着一柄血色的战刀,血色的光泽缓缓流动,看起来凄厉而美艳。 “好,现在我们应该去与其他人会合,去开启血殿了。”刑天长身而起,邪魅的笑道。 开启血殿需要八柄血刀,而现在他已经得到了一半,应该拥有说话的权利了。 “走!” 血殿外,凤舞、夏洁、夏伯、蓝雪、蓝玉彦还有狼峰都已经等在那里,在那里的人群中,除了夏伯和蓝玉彦外,其余的人都拿着一柄血色战刀,加起来,一共八柄。 “大家早上好。”刑天嘻嘻哈哈,挥舞着手中的两柄血色战刀向众人打招呼。 “嘻嘻,大家都在欢迎黄爷啊,不要这么客气嘛,我们都不是很熟,这样怪不好意思的。”黄小鸡搔了搔头,粉嫩的脸蛋红彤彤的,可是眸子间的笑意却是格外的清晰。 凤舞冷冷的哼了一声,盯了刑天一眼,眸子间杀意如虹如电。如果上一次龙凤呈祥是不得已的话,而这一次便是刑天彻彻底底的强Jian,虽然最后她被刺激的疯狂的配合,可是越是快活,凤舞心中的屈辱便越强烈,恨不得杀了刑天! 夏洁月牙儿般的大眼往上翻了翻,毫不客气的对着两人比了个中指。 蓝雪脸色媚笑如花,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些许的好奇和赞赏。蓝玉彦城府比较深,从脸上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刑兄弟果然厉害,居然能够四柄血刀,让狼某惭愧啊。”狼峰略显狼狈,身上还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不过,他的声音却极为爽朗,听起来,不会让人觉得矫揉造作。 “客气客气。”某人脸皮厚,拱手笑道,“运气运气!” “少废话,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吧。”蓝玉彦冷声哼道。对于刑天,这个女人还是挺不待见的,毕竟五块血屠石碑是刑天从中做的梗才失去的,蓝玉彦作为苦主,对刑天能有好感才怪。 刑天点了点头,随后打出,两柄血刀丝毫没有任何意外的插入了最开始的两个凹槽中,血色战刀与凹槽完美的络合在一起,随后其他的人也相继把血色战刀打进去,突然,血色大门突然爆发出一阵血色神光,血色神光惨烈,极为刺眼,让人的眼睛都睁不开…… 大约过了十分钟,血色神光才消失,大门上血色的光泽涌动,流光溢彩,霞光密布。大门突然分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漆黑幽深的洞口。 “走!”所有的人合身扑入。 越走越深,漆黑的通道中,血光点点,虽然看的不甚清楚,但是依稀可辨,刑天等人在甬道中往前走着,脚步的回声听得清清楚楚。 “前面突然分出八个洞口了,怎么办?”走在最前面的狼峰回过头来,两只眼睛散发着幽幽绿光,问道。 “什么?”等人往前看去,顿时呆了呆。八个一模一样的洞口,一字排开,每一个洞口都散着幽深的气息,煞气逼人。 众人沉默了一会,蓝雪才咯咯的笑道,“八个洞口,我们正好八个人,没人一个洞口,血屠的传承便看个人的运气,如何?” 说吧,也不管众人是否答应,径直走到第一个洞口,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随即,蓝玉彦走向了第二个…… “大坏蛋……我怕……”黄小鸡苦着脸,回过头,看向刑天,可是却发现刑天已经不见,迅速一看的时候,一道青色的身影已经从第七个洞口射了进去,不由的气呼呼的瞪大了双眼,“靠,这个该死的大坏蛋,太没义气了!” 不过,黄小鸡还是慢悠悠的朝第八个洞口走过去,鬼鬼祟祟的,好像做贼一般,不时回过头来看一看,看到四面八方都静悄悄的,好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溜烟的蹿了进去。 一路走来。刑天感觉自己好像置身于一个真实的血色杀场。 三千万里的血色,每一寸土地都铺满了鲜血,残肢碎肉落地,地面都变成了血色的汪洋,血水浸透着土地,淌上去,鲜血已经没过了脚跟,漫山遍野的残肢、尸体随着血水流淌,不时撞在了脚跟上,然后打着水漂,荡了回去。 天空中,血色的雨滴,倾盆而下,哗啦啦的,雨滴打在地面上的血水里,溅起一朵朵细碎的浪花,一股肃杀的气氛,在不断的蔓延。 刑天举步向前走过去。这个血杀秘境中虽然恐怖,但是刑天杀的人也并不少,而且,在这种充满了惨烈和残酷的杀场中,刑天居然感觉到自己隐隐有些兴奋,心中的那一股嗜血的情绪开始慢慢的蔓延。 天空中,血色的雾气在蒸腾。 一股一股的血色雾气,宛如匹练一般,在不断的飞舞,腥味刺鼻,呼啸的阴风,携带着血水,刮在刑天的身上,宛若漫天的鬼魂在哭嚎。不灭的阴魂,从虚空中走出,幻化出一只只恐怖的魔鬼,张牙舞爪,向刑天扑过来,可是还没有接近刑天的身体,便被他身上那夹带着无尽龙威的磅礴血气给冲击着彻底的湮灭。 “这里是什么地方?”刑天皱了皱眉。血色的杀场,一望无际,根本看不到边,站在其中,已经迷失了方向。不断落下的血水,早已经把他走过来的痕迹彻底的刷洗干净。 微微一吸,一股猎猎腥气从鼻尖涌入,带着凛冽的刀气,瞬间,刑天呆住了! 福至心灵,一股难言的意境,涌入刑天的识海中,被他的无数念头分享,不断的推演…… 片刻之后,刑天随手一招,一柄血色的战刀凭空出现在他的手中,缓缓的高高举起,一刀劈出! 血杀第一式!血杀倾天下! 凛冽的刀气,遍布四方,演化出来的千万道刀气,每一道都带着疯狂的杀戮气息,在虚空中蔓延,溅射四方…… 刑天仿若陷入了痴迷一般。手势一转,动作缓慢,但是每一个动作却充满了力量,仿若一尊杀神,血色的战刀挥出,瞬间,四面八方的世界都瞬间凋零…… 血杀第二式,血杀碎山河! …… 血杀第四式…… 血杀第五式…… 刑天好像不知厌倦一般,缓缓的把血杀八式的前五式一式一式的打出,他的动作越来越缓,好像被束缚住了手脚正在慢慢的挣扎一般,手中的战刀却已经与他整个人融为了一体,每一式,都充满了无比妖异的美感,每一刀,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意境,无比的圆融。 不知道演了多久,也不知道过了多长的时间,刑天打出来的刀气已经把整个杀场都已经彻底的破坏,万千刀气,在虚空中不断的蔓延,呼啸,把天空中掉落下来的血色雨滴分割,地面上的尸骨,被刀气分解的支离破碎…… 嗡! 虚空中一片震颤,突然,整个世界都崩塌了!血色的杀场,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刑天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血色的大殿中! 血色大殿,空荡荡的,暗红色的墙壁,古怪的纹理络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戮气息,上面少许未干的血液依然在静静的流淌…… 在血色大殿的中央,是一个古老的神坛。 神坛庞大,古老而苍茫,一股沧桑的气息,从古老的神坛上散发出来。在神坛四方,竖立着八根参天巨柱,巨柱呈血色,散发出浓烈的血腥气息,上面布满了用鲜血刻画着的苍茫的纹理,描绘着一个个古老的大杀场,一股股苍茫而惨烈的气息,从八根柱子上散发出来,笼罩着整个血色大殿!938血杀八式 八条血色的巨柱,凝练着八个巨大的杀场。www.NIUBB.NET 泡*() 每一个杀场中,都有一个血色的人影,挥舞着一柄血色战刀,横劈竖砍,每一刀落下,都伴随着鲜血的飞溅,每一刀,看似平凡,却蕴含着无比圆滑的轨迹,每一刀,都以最完美的弧度、最适合的角度劈出,浑然天成,好像神工鬼斧,完美的让人发指,那闪烁的战刀,已经不再是杀戮的工具,而是一种艺术,杀戮的艺术! 嗡! 刑天惊异不定的时刻,八条巨大的血色巨柱突然同时爆发出一阵阵血色的光芒,汇聚成为一股,同时射在了神坛上,神坛上血光四起,古老的烟尘被激射,纷纷扬扬,飘向四方…… 血色的光芒,从八道血色巨柱中喷射而来,在神坛上汇聚,不断的聚拢,不停的滚动,最后形成了一个血色的人影…… 衣衫飘飘,面色苍白,面如冠玉,面目清秀,伟岸的身躯好像天地之间矗立的一尊神像,高高在上。 “血屠?”刑天微微皱了皱眉。此时的血屠与战魂刀中的那一个有所不同,此时的他,风轻云淡,眉心处凝聚着的杀戮之气已经内敛,头发和双眼虽然依旧血红,可是却已经不再惨烈,变得无比的柔和,看上去,好像是一个谦谦儒雅君子,那里还有半分血屠的模样? “你终于来了!”血屠目光呆滞,淡淡一笑,“不要惊讶,这只是我残存的神念,如果你来了,就已经证明,我已经死了!” “死了?”刑天瞪大着眼睛,目光中蕴含着一丝丝惊骇,强如血屠,居然也会死去? “少年时代修炼无成,被人欺凌,无意中得到《血战八方》,修炼小成,开始征战四方……” “挑战强者无数,终于入门,怀着睥睨天下之心,以无穷之志,追寻力量的巅峰……” “追寻力量的巅峰,循着天意,进入神道,成为神……知晓的越多,越心惊,最后方知,千古乃一局……” “成神非正道,万古神魔一场空……”悠悠的声音,充满了伤感和愤怒。 刑天瞳孔微微一缩。 他不禁想起了黑暗深渊中的杀界中的那一个杀神,那残存的神念,也是在抱怨,也是同样的一句话…… “成神非正道……”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刑天心中在呐喊,听着那个悠悠的声音,心中有些渗得慌。 “一切皆虚幻,唯有天道永存!逆天,逆天,与天并肩,战天,战天,天非天,人非人……” “历史皆虚幻,千古一局……天道,天道,天有道,人无道……” 刑天满脑子疑惑,问道,“前辈,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人回答。血屠血擎天,衣衫飘飘,浑身带着一股忧伤的气息,这只是他残缺的神魂,没有神智,唯一能够做得,是把血屠血擎天生前的话说完,和把他想要做的做完。 “世人皆知,我血擎天以血杀八式征战天下……”血屠声音幽幽,“殊不知,血杀八式非我所创,那是无意中得来……” “神则……天道……” “血杀八式,虽然强悍,奈何却是不祥之物,本想弃之,奈何心中不舍,存亡两难之际,杀戮三千万神魔,铸造血杀秘境,留此等待有缘人……” “不祥之物,非有大气运大功德之人,勿近之,天才之人,勿近之……” 每一个音节,充满了忧伤和悲愤,内容让刑天疑惑的同时也感到心中发凉。 这血杀八式算是不祥之物,非有大气运大功德之人不能近,天才之人不能近,那他算是有大气运大功德的天才之人,到底要不要学呢? “去***,不学白不学……”刑天是什么人?肆无忌惮,撞了南墙也不见得回头,而且这货心中还有点沾沾自喜的侥幸,哥是什么人?来自华夏的穿越者,传说中的主角…… “血杀八式,每一式都有着极为恐怖的威力。每一式可以单独施展,也可以连续激发,一旦发射出来,生灵涂炭,天下强者陨落……”血屠血擎天悠悠的说道,“但是需要进入这一片空间,必须要学会血杀前五式,在杀场中演练出来,方可与杀场发生共振,进入到这个大殿。时间有限,现在只授予后面三式。” “血杀八式,血杀倾天下、血杀碎山河、血杀破苍穹、血杀卷云霄、血杀动星河、血杀诛神魔、血杀乱阴阳、血杀逆乾坤,每一式,都具有滔天的如海杀伤力。后三式更是威力无穷,每一式都可以诛神灭魔,斩碎三千法则,破灭万界,彻底的破灭,让世界都变成滔天血海……” “现在,开始授予后三式,血杀诛神魔、血杀乱阴阳、血杀逆乾坤……” 血屠的残存神念化成的人影中出现了一柄血色战刀,开始舞动起来。普普通通的一刀劈出,却勾动着他全身上下的精气神,汇聚于这一刀,拧成一股,具有着无限的杀伤力,一道落下,世界被劈成两半! 血屠一刻也不停,随后挥动着血色战刀,他的动作越来越慢,每一个动作,却好像幻影一般,飞快的掠过,让人看不清楚,那刚猛的刀势,扑面而来,夹带着无穷的血腥…… 刑天全神贯注的盯着血屠的动作,不敢眨眼。识海中数万朵莲花不断的生灭,一个个念头又不断的绽放成为晶莹的莲花,莲花上,一个个迷你的刑天正在推演着血屠的每一个动作,无论是快还是慢,都被捕捉的丝毫不差,在识海中完美的演绎出来…… “噗……”等到最后一式的时候,当血屠劈出最后一刀时,那一股破灭的气势,压挤着整个血殿都好像要破碎开来,那一刻,无穷的刀气压挤进入到刑天的身体中,好像要把他彻底的肢解…… 一口鲜血喷出,识海中推演的血杀第八式的念头彻底的粉碎,大衍天机也突然被打断,刑天好像一个被刺破的气球,瘫软在地上。 “好恐怖的斗技!”刑天喘着粗气,眼中惊疑不定。刚才就在血屠打出最后一式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被那一刀给完全锁定笼罩,凌厉的刀气随时都可以把自己给完全击杀! 那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刀!没有任何的花哨,没有任何的修饰,就只有一刀!可是这返璞归真的一刀,却好像可以把整个时空都给完全切断! 刀意! 喘息了片刻,先天五行真气不断的修补着体内的内伤,刑天把那一股刀意给驱逐出身体外,呼了一口气。看向了神坛。 神坛中,八根血色巨柱开始出现了一丝丝裂痕。血光也开始变得有些暗淡,投射在神坛中的血屠虚影开始变得暗淡起来。 噗! 一声沉闷的声响,好像是一个被针刺的气球,血屠的光影瞬间破碎,化作点点血光,四散飘零…… 八条血色的巨柱,裂痕开始缓缓的变大,最后彻底的碎裂开来,变成了齑粉……连同着古老的神坛,也彻底的湮灭…… 血色大殿开始摇动,好像发生地震一般,最后虚空开始扭曲,宛如麻花一般,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血色的大殿终于彻底的破碎开来。崩溃,好像瘟疫一般,彻底的蔓延至血杀秘境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整个血杀秘境都彻底的崩碎,从此消失在这块天地之中…… 当刑天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出现在了瀛荒的地面上。月色如水,月华星光静静的洒下来,给地面笼罩上一层美丽的轻纱。 刑天吁了一口气,从地面上站起来,回过头一看,才发现,除了黄小鸡,其余的人都看着他,目光很复杂。 “呃,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刑天奇怪的摸了摸脸,“我知道我长得帅,可是就算不收钱,长期免费看帅哥,你们也好意思?” “……”凤舞的额头上满是青筋在跳动。如果不是她的能量攻击对刑天不起作用,早就送他三道苍穹剑气了。 “刑兄弟果然厉害。”狼峰朝刑天摆了个大拇指,笑道,“血屠的传承,应该是刑兄弟得到了吧?” “运气运气。”刑天抱拳哈哈笑道,“客气客气。” “既然血屠的传承已经有主,大家就散了吧。”蓝玉彦脸色微微有些不虞,却瞬间变成了笑脸,咯咯笑道,“小弟弟,恭喜了喔。” “同喜同喜。” “……” 等各个人都散去的时候,刑天才看向了黄小鸡,“距离我们进入血杀秘境已经过了几天了?” “不知道。”黄小鸡撇了撇嘴,回答的很干脆。 “三天了!”夏洁耸了耸肩,说道。 “这么说来,海族的大武斗应该开始了吧?”刑天眉宇间掠过一丝杀机,对于海族,他没有什么好感,这一次,他要把波塞冬这个海族王子给彻彻底底的杀死! “咦?你也知道海族的大武斗?”夏洁古怪的看了他一眼,兴致勃勃,“你是怎么知道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