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1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1部分
战天(冰锋)-第221部分完全可以开山裂石! “砰!”蓝玉彦的手掌按在刑天的胸膛上,磅礴的力量好像泥牛入海,无影无踪,蓝玉彦脸色大变的时候,刑天却骤然出手了! 深邃的眸子骤然变得晶亮起来,一抹电光闪烁,刑天的拳头宛如出膛的炮弹一般,轰然砸出! 仙技,破山空! 刑天咧嘴一笑,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姐姐,你好漂亮哟……” “该死的!”蓝玉彦身体急速后退,眼看着刑天的拳头就要砸在她的胸脯上,蓝玉彦脸色大变,暗骂一声,身形如电一般后退,可是刑天却如附骨之疽一般,闪电般的后退出去! 砰! 突然,一只大手横空穿梭而来,携带着万斤巨力,与刑天的拳头撞在一起! 天狼岛,狼峰! 狼峰退后两步,嘴角溢出一丝血丝,显然与刑天的碰撞,有些出乎他的意外。 “蓝玉彦,我们替你挡住他们,但是事成之后,你必须让我们弟兄观赏石碑三天,如何?”狼峰扬声问道。 “好,成交!”蓝玉彦冷声说道,看向刑天的目光格外狠辣,杀机萌动。 “杀!”狼峰和赤龙同时扑身而上,向刑天抓过来,他们很明白,只要制住了刑天,那么形势便可大大改观。首先是黄小鸡,而后还有疯狂和冰裂,只要刑天在手,他们便会受到要挟。 “哈哈……”刑天的速度衍化到了极致。身形宛如一道流光般,瞬间穿梭到风狂和冰裂的身后,“老梆子,你们身份尊贵,只有风岛主和冰岛主才配和你们交手,小子身份低微,先行退下了!” “这个该死的贱货!”风狂和冰裂心中暗骂一声,看着飞跃过来的狼峰和赤龙,却不得不出手,大千撕风手和大地冰封同时打出,把狼峰与赤龙拦住! 蓝玉彦目光挪移,思忖片刻之后,转身想要逃离。 “姐姐,你好漂亮啊,不介意让小弟看一看吧?”刑天暧昧的笑道,流光闪电般,拦在了蓝玉彦的跟前。 “当然不介意。”蓝玉彦笑容满面,可是心中却是咬牙切齿,大袖一挥,流云铁袖轰然打出! 宛如一座钢铁巨山被横空挪起然后砸下,白色的衣袖飘飘,却蕴含着万斤巨力,虚空垌塌,星空颤抖,向刑天当头砸下! “喂,小丫头,咱们不是说好的么?你要替我抢到血屠石碑的。”刑天好像脚底抹了油,瞬间又闪到了夏洁的身后,说道。 夏洁咬牙切齿,真的恨不得把刑天一脚从虚空中踹下去,让他摔成粉碎,可是恨归恨,却不得不出手,面对着流云铁袖,丝毫不敢怠慢,粉脸如霜,随手衣袖飘飞,打了出去! 准神技,袖里乾坤! …… “大坏蛋,我们这样做,不太好吧?”黄小鸡说道,可是那满脸的嘻嘻笑容却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眨着眼珠子,津津有味的看着大戏。 “嗯,我也觉得不太好。”刑天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可是,像我们身份这么尊贵的人,怎么能随便出手呢?一定要注意形象,形象啊!” “大坏蛋……” “嗯?” “你***越来越无耻了……” “彼此彼此……” 此时狼峰与疯狂已经对上,狼峰身材伟岸,气势恢弘,一拳打出,天地都为之变色,与风狂打得难舍难分。而冰裂与赤龙也纠缠在了一起,凄冷的寒冰与赤红暴虐的火纠缠在一起,天地能量混乱。 “刑天,如果你再不出手,信不信本公主立刻拔腿走人?”夏洁又气又恨,对着在一旁悠闲无比的对战场指指点点的刑天怒喝道。 “呃……”刑天煞有其事的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不信!” “……”夏洁光洁的额头上满是黑线。心中的怒气无从发泄,化作无穷动力,与狂暴的力量一起宣泄出来,毫不留情的向蓝玉彦打过去。 “宏图霸业!” 数百万里山河如画,千秋霸业,随着夏洁的手掌倾泻而出,狂暴而充满了霸气,千万里河山在她的手中展现,把蓝玉彦笼罩在其中! “奎阴印!” 蓝玉彦不慌不忙,双手掐成一个巨大的印记,轰然打出!巨大的印记,如山一般,厚重而阴冷,仿似由天地之间的无穷至阴之力凝聚而成,千万条细丝透出,宛如蜘蛛结网一般,与宏图霸业撞在一起! 能量骇浪如刀锋般,劈开重重虚空,夏洁与蓝玉彦两人乘风破浪,纠缠在一起,声势滔天! 血衣门的门主血红依然淡定,好像对外界漠不关心,可是一双眼睛却极为犀利,打量着战场。刑天相信,只要只要蓝玉彦稍微露出败像,血红肯定是第一个冲上去! 似乎感觉到刑天在打量自己,血红抬起头来,对着刑天冷冷一笑,旋即撇过脸去,继续打量着战场。 “夏伯,那个血红就交给你了,努力杀了他,不要给我面子。”刑天摆了摆手,说道。 夏伯脸色愠怒,刚想反驳,却听到刑天自言自语道,“唉,九柄诛神剑,我还是挺不舍得的啊……” **裸的威胁!刑天的意思表示的很明白,只要稍微有点差错,九柄诛神剑,咱们就没有兴趣归还了…… “……”夏伯强忍着怒气,飞身而出,“血红,我来战你!” 血红郁闷的差点吐血。本来还想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可是谁知道被夏伯给盯上了。郁闷的瞪了刑天一眼,冷漠的杀机征显。 “这下子好了。”刑天看了一下战场,这才点了点头,对着黄小鸡说了两句,黄小鸡点了点头,旋即隐入虚空中,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马踏天下!” 夏洁杀机腾腾,一掌演化出铁血战场,万马奔腾,千军万马宛如钢铁洪流一般展现出来,迅速向蓝玉彦身上笼罩而去! 蓝玉彦脸色微微一变。 “地阴印!” 一道地气从地面中喷薄而出,如龙吟虎啸,神凰齐鸣,氤氲的地气,丝丝缕缕,飘飘渺渺,不断涌动,瞬间凝结而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玉印,晶莹剔透,却带着沉重的威压,随着蓝玉彦的手心破开虚空,继续撞在了夏洁的手掌中的! 嗤! 一道破风声响,黄小鸡的身形骤然显现出来,利剑飞割,剑气呼啸,向蓝玉彦的手臂砍过去,蓝玉彦警惕无比,猛然闪开,可是衣袖却被利剑给割了开,流云铁袖瞬间被破掉,五块巨大的石碑,从她的衣袖中掉落下来,好像血色的流星一般,向地面坠落! “该死!”蓝玉彦愤怒无比,气势如虹,地阴印在虚空中瞬间放大,于此同时,十道地气再次从地面中涌起,凝结成为十个地阴印,分成两组,一组向黄小鸡压过去,而另外一组,则是向刑天打过去! “哈哈……”黄小鸡得意狂笑,身形瞬间下沉,闪电般的出现在离他最近的血屠石碑上,把血屠石碑抓在了手中! 刑天笑容满面,身形如电般飞出,一手向一块血屠石碑抓过去! 与此同时,一道漆黑的影子从虚空中映射出来,向另外一块石碑抓过去! “嗡!”虚空震颤,一红一蓝两道人影同时从扭曲的虚空中走出来,一前一后,同时抓住了一块血屠石碑! 给读者的话: 好吧,其实冰锋都是每天凌晨发的章节,看不到是因为网站服务器的原因没有生成,所以看不了,大家见谅929真正的血屠石碑 关键时刻,诸方势力各显神通,飞快的抢着血屠石碑! 刑天的速度最快,一下子抓住最近的血屠石碑丢入了世界种子空间内,黄小鸡的速度也不慢,抓着一块血屠石碑咻的丢入了储物戒指中。五块石碑,已经有两块有主。 蓝雪、凤舞飘渺而来,每个人都提着一块石碑,而另外一个黑色的矮个子提着血屠石碑,脸上刚露出一丝喜色,可是在这个时候,一个曼妙的妙影从虚空中电射出来,芊芊玉指抓在了血屠石碑上! “&&&”黑色的矮个子气愤不已,叽里咕噜的说出一大串,暴跳如雷。 “咯咯,原来是瀛荒的矮矬子啊,居然也敢来这里蹚浑水,不想活了!”刑天一眼便已经认出,这个曼妙的人影便是恒宝拍卖场的拍卖女郎,此时的她已经换了一幅装束,一身锦绣连衣裙包裹着的娇躯丰满的有些过分,体态妖娆,异常撩人。 此时此刻,她的力量表现的也极为强大,信手一剑刺出,犀利的剑气刺破虚空,发出一声刺耳的锐利破空声响,凝聚成为一缕的剑气朝抓着的瀛荒矮矬子刺过去! “该死的!”黑色矮个子愤怒连连,可是他们擅长的是偷袭,不是正面抓杀,瞥了一眼妖娆拍卖女郎,恨恨的隐入虚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各位,我想,可以停下来了吧?”妖娆女郎提着血屠石碑,从虚空中点射出数十道流光,把她给团团保护住。她的声音娇俏,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脆而诱人。 一刹那间,所有还在战斗的人突然分开。 “罗刹王,你们恒宝拍卖场还真的会做生意啊,先是拍卖出去,然后再抢夺,果然是不赔本的买卖。”蓝玉彦薄怒,冷喝道。 “好说,好说。”拍卖女郎笑了笑,“蓝门主,我们恒宝拍卖场可没有从您的手里夺取东西,你可别怪罪在我们恒宝拍卖场的头上。” “哼!” 此时此刻,没有夺取到血屠石碑的人脸色不大好看。血红、狼峰、赤龙等人面色冰冷,目光横扫,在人群中寻找着目标。 夏洁、夏伯已经退后,与刑天、黄小鸡并列站在一起,警惕的盯着众人。 刑天的目光在蓝雪、凤舞还有罗刹王的身上扫了一遍,寻思着下手的目标。 “咯咯,这个公子好手段,五块石碑居然被公子得到两块,本王佩服佩服。”罗刹王咯咯笑道。 所有的人尤其是没有捞到任何好处的人,脸色立刻变了。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贪婪和杀机。 “恒宝拍卖场是大周王朝的产业,这个罗刹王是大周王朝的当朝皇帝的妹妹,她可不是好惹的。”夏洁小声的提醒刑天。 “那是当然,强者多得。”刑天剑眉一挑,挑衅的说道,“罗刹王觉得呢?” “放肆!”罗刹王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眉宇间露出一丝杀机,冷喝道,“敢在我们王爷面前放肆,找死!” 刑天脸色一沉,身形瞬间闪烁,极速之翅闪动间,宛如雷火电光,瞬间已经来到中年男子的身前,一手抓出! “不好!”罗刹王脸色微微一变,一拳打出,虚空崩碎,化作重重巨浪,瞬间向前方滚滚而去! 可是,已经迟了! 刑天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中年男子被他扣住了脖子,面色苍白,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刑天,旋即祈求的看向罗刹王,“王爷,救命……” 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只听得‘卡擦’一声,他的脖子便被刑天给扭断,头一歪,当场惨死! “你……”罗刹王和她周围十个人目光愤怒,盯着刑天,两眼爆发出好像要吃人一般的愤怒神芒。 “别试着去刺激我,惹毛了我,我不管你是什么公主还是什么门主,我不会留情。”刑天咧嘴一笑,白皙的细碎银牙,光芒格外的苍白和惨烈。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罗刹王的挑拨离间不过是在片刻之间刑天便用铁血手段做出一个极端的回应,想要从我的手里夺得血屠石碑,那就要有付出重大代价的觉悟! 凤舞和蓝雪瞥了刑天一眼,两人眼中均露出一丝讶色。刑天的强横,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咯咯,大家先别着急。”罗刹王扭动着柳腰,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不快,咯咯笑道,“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血屠石碑!” 震撼!好像一个重磅炸弹,让所有的人都瞬间变得迷茫起来。 “这……怎么可能?”蓝玉彦喃喃的说道。 “不错,这并不是真正的血屠石碑,不过,其实也算是血屠石碑,可是这里记载的,只有前五式,而无限接近于神技的后三式血杀,却是藏在于血屠的藏宝库中。”罗刹王冷笑道,“血杀八式前五式虽然强横,却只是招式,可是后三式却是意境与招式的结合,想要得到血屠的真正绝学,必须进入血屠的藏宝库,血杀秘境!” “而这五块石碑,就是血杀秘境的钥匙,缺一不可!” 现场一片寂静。 得到了血屠石碑的,心中略微失望,而没有得到血屠石碑的,却是露出喜色。 “那现在怎么办?” “很简单,汇聚五块血屠石碑,打开血杀秘境,进入血杀秘境之后,生死各安天命,所得各凭运气。”罗刹王冷声说道。 “我同意!”蓝雪点头说道。 “我也同意。”凤舞丝毫不迟疑,点了点头。 顿时,所有的目光落在了刑天的身上。许多人更是已经暗中做好了准备,显然如果刑天不答应,他们便要采取非常手段。 “当然!”刑天点了点头,“我没有意见!” …… 一丛人浩浩荡荡,在虚空中穿梭,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海盗中。 “这里……是瀛荒?”狼峰诧异的看了四周一眼,问道。 “没错。”罗刹王点了点头,“当年瀛荒的强者触怒了血屠,被血屠屠遍了整个岛,这里的天地灵气都被散的一空,因此瀛荒的人都是一些歪瓜裂枣,女人还好,可是男人却是出了名的猥琐矮矬子。” “而血屠屠杀了整个岛以后,便在这里设立了血杀秘境,只要汇聚了五块血屠石碑,才能够进入血杀秘境当中。” 一丛人落在一座山巅上,白云朵朵,飘渺如画,绿树丛生,百草丰茂,微风轻抚,显得格外的柔和。 罗刹王一掌向前方退出,刹那间,虚空崩塌,整个山头都被拔掉了十米左右,虚空扭曲,逐渐出现了一扇大门,大门通体血红,透出一股惨烈的血腥气息,鲜血还在缓缓的流淌,触目惊心。大门外有五个巨大的凹槽,与五块血屠石碑刚好相互吻合。 “大家只要把血屠石碑放入凹槽中,血杀秘境便可以开启,到时候,我们便可以进去,到时候所得各凭运气。”罗刹王率先走上去,把手中的血屠石碑插入其中的一个凹槽上。 蓝雪和凤舞自然也不例外,兀自走上去,把血屠石碑插上去,然后站在一旁,等待着刑天。 “嘿嘿。”刑天和黄小鸡对视了一眼,吊儿郎当的走上去,顺手把两块血屠石碑插在了凹槽上! 嗡!天地震荡,血色的大门轰然打开,一缕猩红色的血光从大门缝隙中透出来,把众人笼罩在其中,瞬间透出一股庞大的吸力,把众人给吸收了进去! “快!”刑天和黄小鸡在队伍的最后,在被吸入大门的前一刻,刑天和黄小鸡各自大袖一卷,把五块石碑给卷走! 轰! 血色的大门,瞬间关闭!刺眼的血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刹那间的失神,好像渡过了千秋万载,等到众人回过神来,已经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入目全部是刺眼的血色。 没有星光,没有月华,没有阳光,没有昼夜,有的只是漫天的血色。树木是红色的,土地是红色的,河流山川都是红色的,血色的云层遮天蔽日,刺鼻的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吸入一口,刺激着人的神经,许多半神身经百战,看到这副情景,却忍不住吐了出来! 呕…… 夏洁拼命的拍着胸脯,对着一旁的血色草丛干呕。 “唉,娇生惯养的小姑娘,一看就知道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现在的年轻人哪……”刑天摇了摇头,顺手帮着她拍了拍,感叹道。 “刑天……”夏洁气呼呼的抬起头来,一把拍掉他的手,“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这里就是血杀秘境了。”罗刹王打量了四周,脸色微微有些凝重,“血杀秘境是血屠构建出来的‘界’还不完善,但是里面的地形却是复杂多变,一不小心便会迷路,大家各安天命吧,如何抉择,就要看各位的了。” 言罢,向着一个方向电射而去。 狼峰等人也各自找了一个方向走出去。 凤舞瞥了刑天一眼,凌厉的目光中蕴含着一丝隐晦的杀机,化作一道流光,向另外一个方向射出! 蓝雪和蓝玉彦…… “喂,你们怎么不走?”刑天好奇的看向了夏洁和夏伯,“难道你们就不想得到血屠的传承?”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930血杀秘境 血杀秘境中,血雾笼罩,腥味弥漫四方,一切都充满了诡异。 血色的世界,惨烈而冷酷,没有任何的温暖没有任何的生命气息,走在其中,只能听到你自己的心跳与呼吸,那一种无助而寂寥的感觉,让人近乎发疯。 “太无趣了,大坏蛋,难道我们就在这里一直走下去?”黄小鸡憋着小脸,一幅想哭的模样。 “不要着急么,现在,我们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干滴!”刑天冷笑道。 想到罗刹王的模样,刑天就一阵子不爽,麻辣隔壁,居然想要把祸移栽到自己的身上,老子不发威,你就不知道马王爷到底长了几只眼! 眉心大开,凯瑟琳化作一道金光从里面走出来,恭敬的走到刑天的跟前,鞠躬作揖,“主人,有什么吩咐?” “你帮我找找这个女人的麻烦,不能让她的日子太好过了。”刑天右手食指轻轻一点,罗刹王的模样瞬间随着他的精神力传递到凯瑟琳的脑海中。 “是,主人。”凯瑟琳笑靥如花,扭着腰肢,破空而去。 看着远去的凯瑟琳,黄小鸡眨了眨眼,“大坏蛋,这个女人靠谱么?” “当然。”刑天笑了笑,“虽然她是堕落天使的分身,可是在这个血杀秘境中,与主身根本没有任何的关联,而且……” 刑天嘴角露出一抹Yin荡的笑容,“这个分身在长生空间中修炼,越来越强,如果到后面实力可以跟主身并肩的时候,那时候还可以与主身互换身份……主身变成分身,分身变成主身,那时候可就好玩了!” “啊……”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刑天和黄小鸡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好像是闻到了腥味的猎狗一般,飞快的往前方窜过去! 一个血色的湖泊中,赤龙此时已经躺在了地面上,浑身血迹斑斑,鲜血淋漓,生死不知。另外的,一条浑身血色的巨蟒与一匹高大壮硕宛如小山一般的天狼厮打在一起! “喂,这条大蚯蚓怎么来的?这里不是没有生命的么?”黄小鸡小声的嘀咕道。 “不知道。”刑天摇了摇头,“估计是外来的,那匹天狼不正是那个什么狼峰么?现在怎么这么狼狈?” “吼!”狼峰化身天狼,壮硕的身体宛如小山一般,仰头直立,两只巨大的前爪伸出锋利的漆黑爪子,把虚空连连撕碎,抓在血色巨蟒的鳞片上,居然发出点点火星…… “嗷……”血色巨蟒一双大眼血红,露出一股杀戮破灭血腥的气息,疯狂无比尾巴一甩,狠狠的抽在了狼峰的身上! 两方都已经打出了真火,他们庞大的身形搅在一起,打出的狂暴的能量风暴,把周围的山巅都给摧毁,无尽的血气从山峰中溢出来,越发的血腥。 刑天和黄小鸡看的不亦乐乎。跟其他的人相比,这一对无良的主仆挺悠闲的。 此时,刑天不知道,在不远处一座山峰上,一身火红色连衣裙的凤舞看着刑天,目光中涵盖着一丝杀机。 在这个血杀秘境中,这里的一切与外界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无论家事背景如何,都已经被抛弃,唯一能够作为依靠的,便是只有实力! 有冤抱冤,有仇报仇,血杀秘境,无疑是一个好地方! 凤舞眸子中酝酿着杀机。龙凤呈现的传说,血脉中的相互吸引,让她格外的难受。经历了三次朱雀血脉觉醒的凤舞,高贵霸道,自然不会因为血脉而掣肘,所以…… 杀! 在这个时间不流失的血杀秘境中,她跟踪刑天已经有相当长得一段时间,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刑天虽然懒散,可是浑身却没有任何的破绽,他的神经绷紧,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立即做出反应,这让她感觉到有些棘手。 机会来了! 趁现在! 一剑横空,赤红色的长剑燃烧着熊熊烈火,剑身、人身浑然一体,人剑合一,瞬间穿破虚空,雷光电闪一般,向刑天射过去! 朱雀神火的高温,恐怖无双,所过之处,虚空都在萎缩,加持在利剑之上,更显的锐利难当,宛如一道赤红色的神虹,向刑天的脑壳激射! “呼呼……”刑天感觉到身后的凛冽杀机,来不及回头,抓着黄小鸡一个跳跃便已经跃出百米,刚好避开了赤红色的剑气,赤红色的剑气插在了山峰上,把血色的山峰劈碎,碎石飞扬溅射,发出呜呜的破空声响。 “刑天,给我死吧!”凤舞目光如电一般,两团神火熊熊燃烧,她的浑身上下都闪烁着神光,高贵大气,霸道无双,一剑劈出,赤红色的剑气再次飚射出来! “靠,凤舞,老子不去找你,你倒找上门来了?”刑天怒喝一声,心中也是杀机腾腾,面对着凤舞,丝毫不留手,一拳打出! 血色的光芒瞬间闪烁,一股杀戮毁灭的气息瞬间从刑天的身体内爆发出来,以血杀三式的意境演化出了的一拳,通天彻地,无比血腥的一拳,带着漫天的血雨腥风,呼啸而来,入目的是无边的修罗血海与九幽炼狱,刑天眸子中,三千万里血色星空彻地展现,刹那间,他仿佛与血杀秘境融合成为一体! 轰! 拳罡如血!浪涛般,滚滚如潮,哗啦啦作响,撕扯着空间,震碎了大地,山河破碎,万物飘零,一幅末日场景! 管你什么朱雀血脉,管你什么天剑派,统统给我去死! 刑天咆哮一声,浑身腥气弥漫开来,一拳捣出,与凤舞的剑气撞在了一起,轰然动荡破碎!两个人同时被震开,抛出千米之外,一正一反,在地面上拉出两条巨大的鸿沟,残破的土地,好像被犁过一般! 刑天状若疯狂,当他使用血杀三式的时候,整个血杀秘境中有一股磅礴的力量往他的身体内灌注,鲜血淋淋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呈现,识海中不断的演化血杀三式,被他冷落已久的血杀三式,在此时彻底的贯通了,许多不熟悉的地方,也在瞬间明悟! 血杀三式破苍穹! 刑天强横的身躯冲过来,罗睺刀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无限血光在他的手中凝聚,汇聚进入在罗睺刀中,绽放出一道长达钱百米的凝练血光,宛如一道血色的骄阳,绽放千万丈的血光,缓缓升起! “这是血杀三式?他是怎么学会的?”凤舞又惊又怒,惊的是刑天的实力之强横,已经出乎了她的意料,怒的是,刑天居然丝毫无所顾忌的释放了身体内的所有的血脉禁忌,在这一刻,她们体内的青龙和朱雀血脉开始受到了无限的牵引! “百凰齐鸣!” 嘹亮的歌声,响彻天地,宛如从九霄仙宫传来的仙音,宛如从亘古传来的悠悠禅音,宛如是大地深处最为寂静的地脉震动,天地欢畅,万物起舞! 嗡!一股庞大的力量,从天地之间凝聚而来,千万个音符,化作一柄柄火红色的利剑,交织成为一片片剑网,锋利、所向披靡! 血色骄阳与火海一般的剑网交织在一起,互相破碎了!狂暴的能量风暴,宛如滚滚浪涛,震碎了房源百里的大山,彻底的湮灭! 破灭第一刀! 毁灭、破灭、黯灭、寂灭的恐怖气息,在虚空中弥漫,随着气息弥漫,虚空中骤然出现了一个黑暗的星点,星点慢慢的放大,最后演化成为一道磅礴的刀气!轰然落下! 破灭第二刀! 破灭第三刀! 刀气宛如雷霆般,滚滚落下,劈碎了盘踞的山岭,轰出数百条鸿沟,肆虐飞舞,犀利无双,向凤舞飞射而去! 凤舞一身火红色的连衣裙,飘飘起舞,高贵优雅,举重若轻的把刑天的攻势化解,可是每一次化解,她的脸色都要苍白几分…… “吼!”刑天爆吼连连,血脉中的青龙血脉的禁忌全部解开,青龙血脉疯狂涌动,宛如滔滔长河之水,刷洗着他的血脉…… 哗啦啦……哗啦啦…… 宛如水银滚动一般的声音,血脉冲击心脏的声音宛如擂鼓一般,一股嘹亮的龙吟,从刑天的血脉中涌动而出,他的血脉力量,从他的天庭盖中涌出来,盘踞成为一条血色的九爪青龙,张牙舞爪,咆哮连连! 恐怖的吸力,让凤舞体内的朱雀血脉受到牵引,在凤舞的头顶上,庞大的血气凝聚成为一只翩翩起舞的火凤,浑身闪烁着赤红色的火焰,恐怖的火焰,灼烧着空气,湮灭虚空,扑闪着翅膀,仰天高歌,展翅欲飞! “该死的,刑天,赶快把你的血脉给收回去!”凤舞脸色通红,她感觉浑身发热发软,好像已经由不得她自己控制。 “去你大爷的……”刑天冷笑一声,身体突然冲天而起,与头顶上的庞大血气巨龙融合唯一,瞬间,一声嘹亮的龙吟,一条长达千万里的青龙盘踞在虚空中,修长的龙身壮硕如山岭盘亘,青黑色的鳞片,每一片都好像山岭一般,充满了无限的力量和勃勃生机! “这个该死的混蛋,难道不知道龙凤呈现的传说么?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化身?”凤舞面色苍白,怒骂道。可是她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被头顶上的赤红色火凤给吸了进去,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凤鸣,凤舞瞬间化成了一只巨大的朱雀…… PS:嗯,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931龙凤呈祥 青龙宛如山岭一般盘亘,长达万里的龙身修长,如钢铁浇筑一般,苍劲有力,九只巨大的龙爪,悬挂在天空中,青黑色,每一爪都透出一股凛冽的气息,轻轻一撕,便把虚空给轻易的抓成碎片! 硕大的火凤,宛如一座赤红色的山岭,扑闪着赤红色的双翅,翩翩起舞,周身闪烁着赤红色的朱雀神火,渲染着周边的环境,浓郁的血腥气味,被炽烈的火焰给烤的吱吱作响,瞬间消散了几分…… 青龙与火凤遥遥相对,他们之间有股庞大的吸力,让他们忍不住狂啸。{吞噬 } 清脆的龙吟,嘹亮的凤鸣,遥遥相对,宛如琴瑟和鸣,骤然间,天地之间瑞彩千条,异象纷呈,整个血杀秘境都好像变成了仙境,鲜花绽放,古树抽芽,漫山遍野的异兽奔腾,百兽臣龙,白鸟超凤,刹那间天地之间骤然多了两轮太阳,一黑一白,阴阳二气呈现,一为至阴,一为至阳,两轮骄阳在天空中相互碰撞,缓缓的融合为一体,旋转成为一个庞大的太极图,黑白分明,却相互转化,相生相克,相辅相成…… “嗷……”清脆的龙吟声响,黑白分明的太极图爆发出一股庞大的吸力,盘踞在虚空中的青龙骤然被太极图给吸收了进去,于此同时,朱雀也在骤然间被吸进去…… 此时如果从外面看的话,整个太极图阴阳部分飞快旋转,相互转化,在白色的部分,一条青龙在上下飞舞,张牙舞爪,发出高亢的龙吟,在黑色的部分,赤红色的火凤发出阵阵凤鸣,迎合着龙吟,青红二色,在太极图的不断的旋转中,变成了逐渐融合成为一体…… 最后,龙吟、凤鸣融合成为一体,整个太极图演化成为金色,宛如璀璨的骄阳一般,散射出无尽的光芒,照耀四方……在金色的骄阳中,隐隐依稀可以看到一条青龙与火凤纠缠在一起的烙纹…… “这是……”这里的异象整个血杀秘境都能够看得到,许多人看到天空中出现的这一轮假的烈日,不由得愣住了。 “龙凤呈祥……”蓝玉彦眉头皱了皱,喃喃的说道。 金光四射,瞬间笼罩整个血杀秘境,那一股浓郁的血雾在一瞬间完全蒸发。正在激战的凯瑟琳和罗刹王停止了下来,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悬挂在天空中的金色骄阳。 “看来青龙神族和朱雀神族都出了了不得的人物啊,龙凤呈祥,在血脉稀薄的年代,居然还能够达到三级血脉觉醒,看来以后在神魔战场,上古青龙神族要大放异彩了。”罗刹王目光悠悠,喃喃自语道。 夏洁黛眉微皱,“那个混蛋,居然是上古青龙神族的人?这老天爷太不长眼了吧?” “噢,光明女神下,兽神在上……”黄小鸡艰难的从地面上爬起来,看见天空中那一轮金色的骄阳,张大的嘴巴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瞠目结舌。 此时的刑天感觉无比的尴尬。此时的他和凤舞**相对,彼此的身体紧贴在一起,他可以感受到对方光滑肌肤中蚀骨**滋味,而且更让他惊骇的是,他的祸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插入凤舞的凤|丨穴内,一股庞大的力量在他们的身体内相互传递着…… 原本如水银一般涌动的青龙血脉,此时却变得无比的平和,宛如山间小溪一般,静静的流淌,一股股温和的力量,从刑天的血脉中渗出来,进入他的肌肉骨骼中,渗透进入到骨髓中,宛如大旱甘霖,滋润着他的每一寸肌体,他的**变得更加的强横,每一根肌腱,都变得更加的坚韧有力,他的每一根骨骼都变得晶莹剔透,没有任何的杂质…… 刑天试图和凤舞分开,可是周围都是白色的宛如蚕茧一般的细丝,构造的空间实在是狭窄了点,刑天微微一动,刚挤出半分,坚韧的大茧的壁把他给反弹回来…… “嗯……”凤舞怒目而视,胯下传来的酥麻快感让她却不由得发出诱人的呻吟。 “下流胚子,我要杀了你!”凤舞冷声说道。 “哼,如果不是你这个疯女人,老子怎么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刑天没好气的说道。他一直压制着体内的青龙血脉,也尽量的避免与凤舞的接触,可是这个疯女人老是要置他于死地,这一次的龙凤呈祥,更是因为这个疯女人的鲁莽所致。 “该死的混蛋,居然敢如此对我,不杀了你,我凤舞誓不为人。”凤舞双手并用,朝刑天的脸上抓过去! “疯女人,老子一直忍你,你还当老子好欺负不成?”刑天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不甘示弱的一双大手抓住了凤舞的一双厚|丨乳丨,用力的揉捏着…… 青龙血脉、火凤血脉,本来就是相互吸引,更何况是已经进行了龙凤呈祥的两人?两个人此时分外敏感,他们动作的时候,体内交换的那一股能量流动的更加庞大,冲击着两个人的身体的同时,也冲击着他们的感受神经,刑天还勉强撑着,最后凤舞却是发出一声凤鸣,晕阙了过去…… “疯女人……”快感一波连着一波,在他的身体血脉中弥漫,龙凤呈祥,阴阳交融的感觉在一瞬间变得无比的剧烈,即便是在昏迷中,凤舞都忍不住发出颤巍巍的凤鸣……而刑天也瞬间昏阙了过去! …… 血杀秘境,龙凤呈祥的异象虽然诡异,但是跟血屠的传承相比,吸引力还是小了许多。 蓝玉彦蓝雪、狼峰、血红、夏洁等人已经汇聚在一起,来到了血杀秘境中央的血色宫殿外。 血色的宫殿,由尸骨堆积而成,残肢断骨人头由一股不知名的晦涩力量黏在一起,鲜血从上面缓缓的低落,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这就是血杀殿?太惨烈了!” “好恐怖的杀戮,累积这样的一座宫殿,到底需要杀多少人哪!” “天啊,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啊……” 在场的半神纷纷感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入脑,让他们心中发凉。他们不是没有杀过人,说句实在的,杀人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吃饭喝水这么简单,可是像血屠这样,杀了数亿的人堆积出这么一个宫殿来,那简直就是杀人魔王般的存在! 果然是血屠,名副其实啊!血杀三千里,屠遍整个瀛荒,纵横三千万里黄金海域,杀的鬼哭狼嚎,尸横遍野…… “我们现在要进去么?”所有的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问道。 “大门是紧闭的,门上有八个刀型的凹陷,应该就是开门的所在。”罗刹王沉吟片刻,说道。 “可是我们都没有,怎么办?” “大家到处找找,也许能够找到。如果实在找不到,只能暴力破开了。” “也只好如此了。” 天空中的金色骄阳光芒逐渐黯淡。 “下流胚子,你给我死吧……” “疯女人……” 大茧内,刑天和凤舞不知道昏迷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苏醒,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大茧内流动,刺激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