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20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2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20部分
战天(冰锋)-第220部分听声音,好像是那个卖半神的小孩子……” “太败家了……” 刑天也满脑子黑线。黄小鸡这个混蛋,还真的不把紫元晶当成钱啊…… “两千万一次,两千万两次……还有没有人加价?”拍卖女郎扭着水蛇般的腰肢,荡起|丨乳丨波臀浪,分外的养眼,看到没有人加价后,微微一笑,“两千万三次,当!” 西面的包间。夏洁已经恢复了女孩子的打扮,一身白色的连衣裙,把她发育的初具规模的青涩娇躯展现的极为青春,远山般的黛眉,长长的睫毛漆黑,星眸晶亮,琼鼻挺翘,弧度圆润,湿润的樱唇,身姿窈窕有致,清纯动人。 脸上腮红若桃,看着刑天的包间,晶亮的小虎牙啮咬着,似乎恨不得把刑天给吞下去。 “小姐……”半百老者犹豫了片刻,还是说话了。 “夏伯,什么事?”夏洁稚嫩娇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傲气,问道。 “要不要请王朝的死神御林军出动,把那个人给杀了?”夏伯阴沉着脸,问道。 “不必。”夏洁冷着脸,眸子中杀机闪动,“我会亲自杀了他!” “可是……” “没什么可是,在我杀死他之前,如果他有什么不测,我唯你是问!”夏洁语气铿锵有力,坠地有声,具有着威严和冷漠。 “是!” “刑天是么……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打败,把你变成我的奴隶!”夏洁灿烂的星眸杀机闪耀,想起被刑天抽打的翘臀,骤然感觉臀部火辣辣的,一股微妙的酥麻感觉冲击着她幼稚的心灵,不由得脸色微微一红,更显得美艳。 “下面,我们开始拍卖五块血屠石碑!”拍卖女郎扭着蜂腰,娇笑连连,“这五块血屠石碑,是一个冒险者在一个渺无人迹的岛上发现的。” “血屠的传说,我想在座的诸位,了解的应该比小女子还要清楚。”拍卖女郎咯咯笑道,“血杀八式,亘古绝今,血杀一出,天地变色,宛如末世浩劫,当年,血屠仗着血杀八式,纵横黄金海域,无人可匹敌!后来血屠消失,可是他的血杀八式以及意境却拓印在了这五块石碑上,只要得到了石碑,可以说已经得到了血屠的传承!” “成为人上人,成为绝世强者,从现在开始!”诱惑的解说,配合着拍卖妖艳女郎的妩媚,显得更加的具有诱惑力。 “血屠石碑,底价两千万紫元晶起价,加价一百万起,无上限!”925血屠石碑 整个拍卖场一片安静。 五块巨大的石碑存放在檀木制造的大盒子中,被十个半神抬了上来,沉重的石碑好像一座座大山,压在十个半神的肩膀上,让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 半神之能,弹指间翻山覆海,摘星引月,一指便可崩碎一座大山。可是两个人才能勉强移动一块石碑,可见这五块石碑的沉重! 当五块石碑树立在拍卖台上的时候,整个拍卖场的气氛都凝固了!许多人的脸色急剧变换,内心蠢蠢欲动,各个人抱着异样的心思。 五块石碑,每一块高达三丈,通体暗红,上面还有鲜血不断的淡淡流淌,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视觉,每一块石碑都是一片猩红的世界,杀戮与毁灭同在,血腥与残酷并存! 血腥!杀戮!毁灭! 诡异的气息从五块石碑中弥漫出来,遍布整个拍卖场! 刺鼻的血腥味弥散在空气中,随着微风向四面八方弥漫出去,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古老的战场,漫山遍野都是尸山血海,血流成河,樯橹飘野,漫天都下着星星点点的血雨。 一股晦涩的气息,随着漫天的血腥气弥散而出,在不知不觉间遍布四方,顺着人们的呼吸、心跳以及脉搏渗入他们的身体,刺激着他们的身体,血液开始萌动,宛如沸腾的开水般,开始冲刷着血脉,许多人的眼里弥漫着一股猩红,开始变得暴躁起来。 “吼!”一个心智首先不够坚定的半神率先暴乱,狂吼一声,狂暴轰出一掌!掌风呼啸,崩碎空间,先天法则之力宛如长河一般打出,千丝万缕,瞬间纠结,向五块石碑打过去! “嗡!”十个半神瞬间出手,十道先天法则之力不断的打出,汇聚成为一股,瞬间穿透了半神的眉心,暴乱的半神瞬间陨落! 五个盒子的盖子瞬间合上,那一股晦涩的负面嗜杀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却在淡淡的蔓延。恒宝拍卖场的十个半神面色平淡,悠闲无比的守在五个盒子旁边,而在场地上,一具尸体横陈,鲜血从他的眉心汩汩流出,沾染着光华的地面都变成了血色。 妖媚的拍卖女郎脸色一变,妩媚的笑脸瞬间变成了冰寒如雪,声音冷漠如霜,“我们恒宝拍卖场虽然低调,可是并不意味着谁都能够欺负到我们的头上……出去之后,你们要干什么,我不管,可是敢在拍卖场内动手者,杀无赦!” 妖媚女郎的气势一变,瞬间提升,宛如冰河逆转,冰山崩塌,刺骨的寒冷瞬间爆发出来! 半神级七级强者! 许多人蠢蠢欲动的心思立刻压了下去,一个拍卖女郎都是七级半神的恒宝拍卖场,底蕴可见一般! “不错,果然是血杀意境!”刑天眸光如电,掠过一道精芒,识海内,精神力化作千丝万缕,缓缓的渗入虚空中,向五个盒子渗透进去! 嗡! 瞬间,刑天的精神力撞在了檀木盒上,却好像陷入了泥沼中,再也无法进入…… 刑天脸色微微一变,把精神力给收了回来。 “恒宝拍卖场卧虎藏龙,居然又如此高手,最起码也是准神级的高手!”刑天眸子中掠过一道冷电,旋即呼出一口气,看来,暗中参悟的途径已经行不通,唯一的选择,便是在外面暗中下手了! “现在,开始竞拍!”妖媚拍卖女郎旋即莞尔一笑,娇声说道。 “三千万!”角落里,一个高大伟岸的中年男子冷声喊道。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快看,那不是海族的公主落雨么?怎么连海族也来了?” “嘿嘿,血屠石碑可是好东西,海族当然会动心。” “那不是狂风岛、冰火岛、暗夜岛的岛主么?他们都来了,看来,那个小子有麻烦了。” “……” 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冲着龙髓与血屠石碑来的,自然是准备充足,紫元晶对于一些大鳄来说,并不是问题。尤其是海族、狂风岛这些底蕴雄厚的门派家族。 “五千万!”东南面的一个包间内,清冷的声音如雷,震得整个拍卖场猎猎作响。 “天剑派的凤舞也开始竞价了!”许多人开始做壁上观,虽然不忿,却苦于囊中羞涩,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八卦。 “五千五百万!”另外一个包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中气十足,亮若洪钟。 “咯咯,六千万!”娇媚的声音带着一丝妩媚,好像千万根柔柔羽毛,撩拨着男人的心思,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个娇美的人影。 “八千万!” 突然飙升的价格,让越来越多的人退出了竞争,最后只剩下三家依然在叫价。 “大坏蛋,我们就这样放弃了?”黄小鸡眨了眨眼,晶亮的眸子中带着一丝坏笑。 “靠!”刑天忍不住赏了黄小鸡一个爆栗,这小子,叫价还叫上瘾来了,刚才如果不是他一直在叫价,这五块血屠石碑怎么可能飙升的这么快? “嘻嘻,真好玩。”黄小鸡依然眨动着咕噜噜的眼珠子,露出一丝唯恐天下不乱的坏笑,扬了扬小拳头,“大坏蛋,等下咱们把这五块石头抢下吧,实在是太值钱了!” “……” 五块血屠石碑最终被一个神秘的势力以一亿紫元晶的价格拍了下来,拍卖场内的人逐渐散去,可是每一个人面色的表情却不尽相同,许多势力各怀鬼胎的走出了恒宝拍卖场。 “我们也走吧。”刑天咧嘴一笑,目光中也开始变得杀气腾腾。 领了龙髓,刑天和黄小鸡大摇大摆的走出恒宝拍卖场,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做人要低调的觉悟。尤其是黄小鸡,把装着万年龙髓的瓶子挂在脖子上,晶莹的白光闪烁,浓郁的能量波动弥散,好像诱人的内衣女郎走在大街上,只要手轻轻一伸,便可以触摸到那绸缎般粘滑的肌肤。 可是……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动手。跟五块血屠石碑比起来,这龙髓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 “香蕉个巴拉,本来还想赚点外快的,这些半神怎么都变安分了?”黄小鸡布满的嘀咕着,晶亮的眸子在人群中扫过,好像是走进鸡窝的黄鼠狼一般,让所有的半神人人自危。 五块石碑实在是太庞大了,根本就难以秘密搬走。每一块石碑都必须要两个半神才能够搬动,阵仗实在是太大,当一个蓝发碧眼的高挑女子带着二三十个中年美妇半神带着五个檀木盒走出来的时候,瞬间轰动了! “快看,原来是天阴门的人!” “天阴门可是与天剑派并列第一啊,实力雄厚,财力更是无双,怪不得能够拍下五块血屠石碑。” 高挑女子,蓝发碧眼,身上衣着清凉,胸前穿着一件魅蓝的皮质抹胸,把两团丰满托起来,显得更加的丰满,下身是一条超短蓝色皮裤,精美的锁骨,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美腿,与完美没有瑕疵的瓜子脸蛋比起来,让人着迷。蓝发卷如浪涛,没有丝毫瑕疵的皮肤宛如白色的绸缎一般,柔软光华。 完美的女人! 尤其是她的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意,一颦一笑之间都带着无限妩媚,好像一个风骚入骨的尤物,让人忍不住要大快朵颐。 “她是天阴门的圣女蓝雪。”许多人惊呼。 蓝雪,与凤舞齐鸣的天才,一身实力与凤舞不相上下。天阴门一门女子门派,门派的正规弟子都是女性,其门内的修炼功法诡异而且邪恶,经常可以吸收男子元阳,因此被人打上邪派烙印。而蓝雪作为天阴门的圣女,虽然许多人垂涎其美貌,却无人敢上,毕竟跟女人相比,小命还是更重要一点。 “大家小心提防,决不可大意。”蓝雪瞥了四周一眼,感受到周围的那些气息,不由的心中一个突兀,小声的提醒道,“师傅已经待人赶过来,在千里之外的无名岛上与我们回合,再次之前,我们一定要保证血屠石碑安然无事。” “是,圣女!” 蓝雪带着三十名半神扬长而去。 声音虽小,可是却许多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许多人脸色微微一变,犹豫了片刻依然尾随而去。十余门派,百余名半神,还有其余的一些无门无派的散兵游勇,对天阴门却有着不小的威胁。 “大坏蛋,怎么了?我们要不要跟上去?”黄小鸡眨了眨眼,大流口水,“极品哪,与凤舞那个小妮子一样的极品货色,啧啧,羡慕死黄爷了!”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刑天瞥了一眼远去的蓝雪一丛,皱了皱眉,搔了搔头,“我总感觉,好像这蓝雪带着的檀木盒子里面,并没有血屠石碑。” “啥米?”黄小鸡愣了愣,旋即叫嚷嚷道,“这不可能吧?那血屠石碑呢?在哪里?” 刑天皱了皱眉,识海中,千万个念头不断的推演大衍天机,一个个念头绽放成为晶莹莲花,旋即凋谢,千丝万缕的意念不断的聚拢,终于形成了五块血色石碑,五块石碑最终演化成为一个看上去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美妇人,美妇人突然回过头来,娇俏的脸庞,黛眉如画,可是她的气场却深不可测,似乎感觉到有人窥视,皱了皱眉,银白色的大袖一挥,瞬间蒙蔽了刑天的大衍天机…… “原来如此!”刑天吞了吞口水,目光中确变得极为坚毅! 五块血屠石碑,他势在必得! “刑天,我们家小姐有请。”半百老者夏伯突然走过来,目无表情的对刑天说道。926合作,抢碑 夏洁一身女装打扮。www.niubb.net 牛bb泡*() 虽然只有十四岁,可是身姿发育的已经初具规模,虽然依然略微青涩,可是在一身白色连衣裙的显趁下,却显得极为窈窕有致,晶眸如星,唇若涂脂,脸如白玉,一头黑色的青丝泻下,精致的锁骨下是一抹青涩的雪白以及不算深的沟壑,显得极为清纯,**着小脚丫,脚踝上挂着两个金色铃铛,净白如玉的手腕上带着两个白玉镯,眸光闪动间,一股霸道高贵的傲气征显,让人不敢直视。 优雅、高贵、清纯、略带妩媚,还有那一抹青涩的纯洁,再想到她大夏王朝公主的身份,让刑天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刑天坐在她的对面,目光忍不住在她窈窕的胸脯上瞪了几眼,想到那纯属偶然的一抓下的柔软,刑天的心里不由得有些蠢蠢欲动。 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此时此刻,刑天恨不得化身成为大叔,把这个精美的小姑娘带去看金鱼…… “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给挖下来?”夏洁瞪了刑天一眼,好像发飙的小老虎,脸上微红,薄怒道。 “不信!” “你……” 夏洁心中怦怦直跳。想到自己的翘臀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打了几十下,那臀部不由得有些麻痒起来,而后那一股麻痒更是波及了胸前的旺仔小馒头的胸脯,让她浑身不舒服。 “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夏洁嘟着小嘴,杀气腾腾的说道。 “如果你想被我揍,你尽管来。”刑天咧嘴一笑,舌头无比暧昧的在嘴唇上轻轻一舔,更是伸出一只大手,对着虚空轻轻的抓捏,笑容无比的Yin荡。 小姑娘毕竟是小姑娘,即便实力惊人,生活阅历比不上刑天这种老油条,脸皮更薄,夏洁脸色微红,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好像一只小老虎般随时蹿出来把刑天给吃下去,但是想到那一个羞人的场面,夏洁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举动。 “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刑天懒洋洋的瘫在椅子上,好像一只晒着太阳的猫,浑身有气无力的缩成一团。 “哼!”夏洁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气鼓鼓的说道,“我知道你对血屠石碑感兴趣,我们联手怎么样?” “联手?”刑天眨了眨眼,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你是说,你出手帮我抢夺血屠石碑?” “可以这么说。”夏洁点了点头,“我可以出手帮你夺取血屠石碑,但是你要把九柄诛神剑还给我。” “这个嘛……”刑天思忖了片刻,点了点头,“只要我拿到血屠石碑,九柄诛神剑原封不动的奉还!” “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 衡罗岛北面的一片山林中,古树参天,山峰高耸,蓝雪一丛人带着五个檀木盒子,在地面上缓缓的走着,速度不快不慢,很快已经引入了无尽的云雾中。 突然,一声惨烈的尖叫,伴随着一道血光喷薄,在虚空中绽放成为一朵血色莲花,一个头颅在地面上翻滚,最后被一块山石给挡住,至死都没有闭上的眼睛瞳孔涣散,依稀可以看见一抹不甘和恨意。 “蓝雪,把血屠石碑留下吧。”凤舞带着一抹冷酷的笑意,从虚空中走出来,她的身后跟着十余个半神,气势如海,深不可测,目光中带着阴冷杀机。 “凤舞,是你!”蓝雪脸上带着一抹刻骨的杀意,旋即妩媚一笑,“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嘛。” “当然,血屠石碑你们必须留下。”凤舞眸子中两团朱雀神火熊熊燃烧,神色坚毅,随时都可以出手。 “哼!凤舞,你的实力和我差不多而已,你以为凭你便可以吃定了我们?”蓝雪冷冷一笑。 “动手!”凤舞冷漠的下令。多说无益,凤舞果断的出手。击杀蓝雪或许困难,但是要从她的手里夺走五个檀木盒子,凤舞又百分之九十的把握! “诸位,既然大家志同道合,不妨一起出手,得手之后我们再商谈如何分配!”凤舞扬声说道。 “不好!”蓝雪心中一突,看见周围那些围上来的各路鬼神,脸色不由得一变,“凤舞,你好卑鄙!” “是么?”凤舞一剑劈出,雄浑的先天法则之力挟裹着无尽的朱雀神火,宛如河流一般倾泻而出,凝聚成为一道犀利的剑气,瞬间激射! “动手!”蓝雪一声娇斥,留下十位半神看守着檀木盒子,其余的二十余位半神瞬间电射而出,三十道流光中激射出上百道剑气,瞬间交织成为一片莫大的剑网,朝凤舞一丛人笼罩下来! “杀了她们!”蓝雪一声爆喝,瞬间欺身而上,一条飘飘腰带宛如匹练一般打出,夹带着风雷之势,滚滚风声如雷,超凤舞的腰间裹去! 凤舞连连后退,长剑在手,灌注了赤红色的先天法则之力后,剑身赤红如火,跳跃连连,虚空都被灼烧的萎缩崩塌,身形宛如一只愤怒的凤凰,人剑合一,化作天地之间的最后一抹赤红,点在了蓝色腰带上! 而此时此刻,二十余位中年美妇,素手捏着长剑,身姿宛如彩蝶般翩翩起舞,养眼之极,可是手下却丝毫不留情,面无表情,出手狠辣,每一招都带着凌厉的杀机,以必杀之势,向凤舞带来的十余半神夹击下去! 蓝雪出手如电,心中却是冷笑,这一群傻逼,冲着十块假石碑过来送死,这一次一定要让天剑门付出惨重的代价!想到这里,蓝雪出手更快,蓝色的腰带,如闪电般,在虚空中开出一朵朵妖魅的蓝色花朵,带着滚滚杀机,向凤舞当头罩下! …… 南面。一个白色的人影撕开虚空,在虚空中疾掠而过。这是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美妇人,肌肤白嫩,似乎随时可以掐出水来,青丝盘起,形成一个高贵的发髻。她悠闲无比的在虚空中穿梭,两只白色的衣袖鼓胀,似乎十分沉重。 天阴派副掌门,蓝玉彦!一身实力臻至实力准半神巅峰,随时都可以踏出最后一步。 蓝玉彦心中微微有些紧张的同时,更多的是兴奋。血杀八式精妙无比,杀戮意境更为深远,得到五块血屠石碑,只要能够参悟血杀八式以及其中的意境,说不定可以走出最后一步,成为黄金海域第一人! 嗡! 突然蓝玉彦眉心微微跳动,一股危机感从心头涌起,闪电般的朝后退出百里,正当此时,一股浓烈的血色刀气从虚空中溅射出来,宛如一条奔腾的血海,哗啦啦浪涛声响,伴随着惨烈的杀气,大杀四方! “是谁?”蓝玉彦沉着脸,冷喝道。 “我!”一个头发血红的伟岸老者从虚空中走出来,鹰爪一般的大手中抓着一柄血色长刀,一身血衣显得格外的刺眼,浑身刺鼻的血腥气四散开来。 “血衣门门主血红?”蓝玉彦目光一沉,“血红,你是不是想要让你的血衣门从此消失?” “哼!别人怕你天阴门,我血红可不怕!”血红气势沉入涛海,冷冽的气势带着无尽的煞气,横刀胸前,瓮声瓮气的说道,“血杀八式本来就是我们血衣门的东西,没有人可以带走!” “哈哈,血门主未免太过于自信了。”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随之而来三道流光停留在虚空中,变成三个人影。 “狂风岛岛主风狂,暗夜岛岛主夜杀,冰火岛岛主冰裂衣,原来是你们三个。”血红咧嘴讥讽道,“你们的儿子属下都被人家给镇压了,还敢在这里狂言……” “你……”疯狂两道剑眉直插云鬓,杀机无限。 “哼!我们迟早都会杀了那个家伙的!”夜杀杀机腾腾,冷道。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们也凑凑热闹吧。”两道流光飞射而来。 “赤火岛赤龙,天狼岛狼峰?” 蓝玉彦面色薄怒。 “你们就不怕我天阴门的报复?”蓝玉彦娇美的面容扭曲,“现在你们退去还来得及,我蓝玉彦绝不追究,但是对于不识趣的人,我天阴门定灭他满门!” 天阴门的手段向来血腥,所灭的门派不再少数,凶名赫赫,可是现在威慑力却极小。 “各位朋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藏在暗处,可是吃不了好东西的。”壮硕的狼峰嗅觉异常出色,笑道。 “呵呵,我们还没有来晚吧?”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虚空骤然扭曲,刑天、黄小鸡还有夏洁和夏伯几人从虚空中走出来。本来刑天还准备来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可是既然被人发现了,只好走出来,反正他无惧,见势不妙立即逃走,他相信以他的速度,能够追的上他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 “你是谁?”蓝玉彦脸上杀气更甚。 “刑天!”刑天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目光在那饱满的胸脯和隆臀上掠过,旋即在她的双袖上停下。 刘云铁袖,一门准神级斗技,与袖里乾坤有异曲同工之妙,显然,五块血屠石碑,就藏在里面! 刑天目光微眯,掠过一丝贪婪之意。 “你就是刑天?给我死来!”一声暴怒的嚎叫,一道森冷的剑芒突然从虚空中爆发出来,刑天当头斩下!927抢夺 狂暴的剑气,宛似划破长空的怒虹,瞬间劈开空气,来到刑天的跟前,朝他的眉心处电射而去! 剑气轻灵,却带着无比刁钻的狠辣,疾如风,利如箭,破空声响起,青黑色的剑气,一分为三,三分为九,最后,一共二十七道青灰色剑气把刑天周身的要害团团笼罩! 裂风剑! 狂风岛岛主疯狂出手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面对着这个镇压了他的儿子的凶手,风狂宛如狂犬病爆发一半,双眼通红,杀机横溢,身形暴掠间,一声长啸,手中利剑锐利无双,人剑合一,宛如雷光电闪一般,朝刑天的眉心飞射! 二十七道剑气乃是虚掩,最后一道才是真正的杀着! “哈!”刑天浑身气势一变,懒懒散散的身体一整,刹那间宛如一座插天高耸的巨峰,厚重无双,握掌成拳,瞬间打出! 莽荒龙拳! 一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流畅的龙躯宛若钢铁浇筑,拥有着沉重的力量,古老而迷茫,瞬间爆发出来,非同小可,苍劲有力的五爪狠狠的抓碎二十七道剑气,与风狂撞在了一起! 砰! 火花四溅!五爪金龙与锐利剑气同时崩碎,力量反弹间,刑天与疯狂同时退后百米! 可是,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在刑天后退的同时,一样对刑天敌视的夜杀与冰裂突然冲上来,对着刑天展开凶猛的攻击! 冰裂五指弯曲如爪,整只手都附上了一层坚冰。银白色的坚冰宛如锐利的兵器一般,弥散出一股淡淡的阴冷,五指间,一股股凝练的先天冰之法则之力狂暴涌动出来,宛如千万条丝绦垂挂,把刑天的身体笼罩在其中,漫天的杀机顺着指劲狂飙! 裂冰爪! 宛如可以抓碎凝聚万年的冰山,冰裂的攻势凶猛而狂暴,道道银白色的流光幻影闪烁,把刑天的身体彻底的笼罩在其中! 而夜杀与冰裂配合的亲密无间,一柄战刀倾泻出浩荡的先天水之法则之力流,凝练成为一道天地长河般的浩然刀气,杀机滚滚,如浪涛卷动,卷动周天星辰,格外的冷冽! 赤龙和狼峰不由得露出一丝惋惜。 “这小子也算是一个天才般的人物,被三个准神级高手如此围攻,肯定无法逃脱了。”赤龙摇了摇头,惋惜道。 “能够成长的才是天才,中途陨落的只能算是别人的踏脚石,时罢,命也。”狼峰说道。 夏洁与夏伯不由得露出一丝凝重。 “小姐,要不要我出手帮忙?”夏伯低下头,沉声问道。 夏洁目光冷漠,晶眸显得格外清冷,此时的她更像那一个从大夏王朝中走出来的公主,沉声说道,“不用了,我只答应帮他抢夺血屠石碑,可没有答应帮他应付这些阿猫阿狗。” 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他连这几个人都无法应付,那算是我看高了他。” 嗡! 突然,那一片长河与银色丝绦编织而成的蚕茧突然一阵颤动! 夜杀和冰裂脸色微微一变! “不可能,加快速度,扼杀他!”夜杀握着长刀,再次劈出数百道刀气,交织出一道漫天雨点般的网络,再次把刑天笼罩在其中! 可是,就在这时…… 一个金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无声无息,无迹可寻,他就像是虚空中的幽灵,天地的宠儿,与虚空融而为一,不分彼此! “夜杀,小心!”风狂大声提醒道,于此同时,一手抓出,一记大千撕风手已经滚滚打出! “嘻嘻……”黄小鸡对着风狂咧嘴一笑,乌黑晶亮的眸子眨了眨,月牙儿一般的眸子闪烁着一股锐利锋芒,做了一个鬼脸,手中的长剑突然无声无息的刺了出去,瞬息之间,一股大邪大恶的气息瞬间笼罩整片虚空! 嗜血、暴戾、绝望、无助、愤怒、堕落、忧伤……宛如坠入经历过浩劫的末世,负面的气息,大邪大恶的气息,随着黄小鸡的出剑而变得格外的清晰! 嗡! 轻轻的颤鸣,黄小鸡手中的利剑已经瞬间刺入了夜杀的心脏处!于此同时,一股狂暴的力量从黄小鸡白嫩的手中吐出来,顺着长剑,灌注进入夜杀的身体内! 风雷的力量!风属轻灵,雷电狂暴,杀机无双。中剑的夜杀,宛如雪上加霜一般,浑身雷电密布,无数的先天风之法则之力、先天雷之法则之力在他的身体内,狂暴涌动,鲜血四溅,烤肉的香味瞬间弥散出去! “嘻嘻,傻逼!”黄小鸡悠闲无比的回过头来,对着风狂比了一个中指,然后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风狂脸色大变!大千撕风手千万道劲力,每一道都有开山裂地之能,具有着无穷的杀伤力,为了杀死黄小鸡,他已经用上了十二层的力量! 不妙!大大不妙!黄小鸡闪开,此时的夜杀已经变成了他的靶子,可是想要撤回来,已经不可能! 嗤! 大千撕风手无比恐怖,拉扯着空间,发出恐怖刺耳的破空锐响!千万道劲力,毫无意外的落在了正在苦苦抵抗着风雷之力的夜杀身上,瞬间…… 啵…… 好像情人接吻一般的柔和声音,一朵血花,宛如星夜中的红玫瑰,轰然绽放! 夜杀的身体,在万千道劲力的撕抓下,被撕成了千万道碎片,碎肉、断骨、鲜血在虚空中绽放开来,说难绕孟裎烈咭话悖⒎⒊隼矗?br /> “夜杀!”风狂脸色大变,看着陨落的夜杀,目光中透出一股疯狂! “啊?”冰裂回过头来,失神片刻,目光愤怒无比,“风狂,你看你都干了什么?” “不是我!”疯狂双眼通红,歇斯底里,看见依然被银色丝绦笼罩的刑天,愤怒无比的冲上来,大千撕风手再度抓出! 冰雪指劲形成的蚕茧一直在不断的涌动,好像被岩浆冲击着的地表一般,随时都可能崩碎! “哈哈哈……”刑天狂笑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 砰!一股庞大的力量,瞬间撞击着天地之间的狂暴力量,宛如波涛洪流一般撞在了冰裂的爪间,巨大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把他瞬间击飞了三千米! 刑天腰杆挺直如标枪,看着抓杀过来的疯狂,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极速之翅飞快闪动,瞬间躲过了大千撕风手,出现在十里之外! “嘿嘿,风狂、冰裂,你们还要不要你们的儿子了?”刑天咧嘴一笑,他的两只手中漠然多了两个人,正是风海与冰千钟,此时的他们无比狼狈,全身力量被刑天彻底的封印,可怜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涯的父亲。 “爹,救我!”风狂尖声叫道。 “爹,救命啊!”冰千钟奋力挣扎,可是却没有丝毫作用。 “刑天,你……”风狂与冰裂停下来,冷冷说道,“快放了他们!” “傻逼!”刑天咧嘴一笑,气势一散,再次变得慵懒起来,“想要放了他们也不是不可以滴,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哼,刑天,你是否以为,你已经吃定了我们?”风狂目光如刀,冷冽如霜。 “嘿嘿,两位虽然是准神,可是儿女也不多吧……”刑天笑了,笑的很Yin荡很下贱,“就算你们的老婆再耐干,给你们生了再多的儿子,可是还能够生出这么惊采绝艳的天才么?我想,如果我杀了风海和冰千钟,你们应该也会心痛一阵子吧……” “你……”风狂目光愠怒,脸色微沉。刑天的话显然已经击中了他们的软肋。 准神级虽然强大,可是却还没有达到能够控制女人生儿育女的地步。他们根本无法控制他们的女人生出来的是天才还是废物,而且存货了数百年,男女之欢的快感他们已经看得很淡,所有的时间几乎都是花在了修炼上。而风海和冰千钟则是他们花了好大力气才培养出来的接班人,想要再培养一个,谈何容易? “你到底想干什么?”冰裂沉声问道。 刑天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显然,风狂与冰裂已经低头,不由的笑道,“冰岛主果然快人快语,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夏洁和夏伯都忍不住转过身去,装作不认识刑天,遇到这么不要脸的同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冰裂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客气?这家伙什么时候客气过? “哈哈,其实我也没有想干什么啦……”刑天羞羞答答的,好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人家就是想要见识见识血屠石碑罢了……” “呕……”夏洁恨不得一脚踹在刑天那贱贱的脸上,柳眉横竖,“刑天,你能不能别在这里恶心人?” “哈哈,好吧。”刑天哈哈一笑,“既然如此,只要风岛主和冰岛主帮我夺取到五块血屠石碑,你们的儿子,我原璧归赵!” 蓝玉彦脸色微微一变。赤龙和狼峰也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抽。 如果风狂和冰裂真的答应,那形势可是真的大大不妙!虽然准神级很强横,可是人数的优势,没有人能够忽视…… “两位,考虑的怎么样?你们的儿子的命运可是掌握在你们的手上,要想好了喔……”刑天一脸贱笑。 “好!我们答应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说!”刑天剑眉一挑,笑道。 “我们帮你夺取血屠石碑,你必须把夜影也同时给我们!”风狂冷声说道。 “成交!” 给读者的话: 好吧,其实冰锋都是每天凌晨发的章节,看不到是因为网站服务器的原因没有生成,所以看不了,大家见谅928变故 狼峰、赤龙还有蓝玉彦心中都有一股凝重。www.NIUBB.NET 泡*() “蓝小姐,不知道是否应该把血屠石碑放出来,让我们大家都见识见识?”刑天笑容满面,阳光灿烂,好像邻家的大男孩。 可是在场的都是何等人物?自然不会轻视了刑天,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对于诸人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对于刑天,他们越发的看重了。 “咯咯,想要见识也不是不可以,可是奴家有什么好处呢?”蓝玉彦腰肢扭动,酥胸圆臀起伏,拱起诱人的幅度,与蓝雪相比,她的衣服已经算是保守,可是在她满脸的妖娆媚态下,极具诱惑力。 熟妇和少女的区别,总是在于那岁月沉淀的成熟风情。蓝玉彦腰肢轻佻,扭动着腰肢,款款向刑天走过来,脸上楚楚可怜,红唇如火,娇滴滴的说道,“小弟弟,这五块石碑可是关系着姐姐的身家性命呢,难道你就舍得奴家去死吧?” 刑天和黄小鸡不由的吞了吞口水。蓝玉彦的媚态天成,修炼了天阴门的功法,更是媚态横生,格外妖娆,让刑天和黄小鸡都心跳加速。 刑天眼神呆滞,嘴角露出一丝晶莹的口水,呆呆的说道,“姐姐,你好美。” “咯咯,小弟弟,过来,姐姐疼你。”蓝玉彦心中暗喜,脸上的媚态更为妩媚,笑容中呼吸中都洋溢着一股莫名的香气,让人心中躁动。 狼峰等人活了数百年,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早已经有了免疫力,定力自然非刑天和黄小鸡等人能比。 “老妖婆,色鬼。”夏洁冷冷的瞪了刑天一眼,翻了翻白眼。 刑天机械一步一步的向蓝玉彦走过去。 “过来嘛,小弟弟……”蓝玉彦向刑天招了招手,素白的手指纤细如玉,青葱般,格外的诱人。 “姐姐,你好漂亮……”刑天好像已经被迷乱了心智,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居然伸出手想要拉着蓝玉彦的手。 “咯咯……”蓝玉彦眸子中凶光涌动,脸上笑容更加的妖媚,突然一掌拍出,朝刑天的胸膛按下来,看似柔情款款,绵弱无力,可是却是杀机暗藏,蕴含着无尽的力量,(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