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18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1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18部分
战天(冰锋)-第218部分个强。” “……”刑天和黄小鸡对视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奶奶个熊,这冰河大陆,果然是藏龙卧虎,自己本以为以半神级九级的实力已经所向披靡,可是谁想到,在黄金海域,居然也有这么多得高手? “哼!”刑天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战意。天才?老子杀的就是天才,不来惹我也就罢了,惹了我,天王老子,老子也照杀不误! “两位公子,前方就是淘宝街了,我就不陪两位进去了,我该走了。”君无忧说道。 刑天瞥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面对着这两个势力,君无忧的忧虑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那里,趋利避害,乃是人之本性,没有人愿意为了几个小钱而丧失了性命。 “大坏蛋,似乎我们惹上了大麻烦?”黄小鸡瞪着眼睛,问道,可是那一双眼睛里满是滴溜溜的精锐光芒,“嘻嘻,黄爷太开心了,这下子又有好玩的了。” 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贱货!刑天真的想把黄小鸡给一把捏死,奶奶的,刚才是谁还在那里装崇拜的?不捣乱你丫的会死啊…… 不过,刑天心中还是有些兴奋的。说实在话,他还真的想会一会天榜上的前十的人物,看看这些天才究竟有多强! 远处。狼远、赤斩和狼娇站在一块,远远的看着刑天。 走在人群中似有所感的刑天突然伸出手朝后面挥了挥,随后比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他似乎发现我们了。”狼娇咯咯笑道,“这个人,还真有意思。” “哼!”狼远面色一沉,不悦的瞪了狼娇一眼。 “嘻嘻。”狼娇根本不害怕,反而挑衅的看了狼远一眼。 “卢西,给我查探一下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狼远打了个手势,从他的身后突然走出一个黑暗的人影来,跪拜了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淘宝街,人来人往,各种各样的圣级强者、半神级强者在其中穿梭,就好像是安分守纪的小市民一般,讨价还价,购买或者交换手中的物品。 黄小鸡拿着一根冰糖葫芦,津津有味的啃着,一双贼溜溜的眼珠子不时打量着周围的女性,不时伸出手来跟看向他的漂亮女孩子打招呼,粉雕玉琢精灵古怪,显得十分可爱,吸引了不少的女孩子。 不时有窈窕漂亮的女孩子走上前来,捏着他的脸蛋。黄小鸡笑着眨啊眨滴溜溜的眼珠子,丝毫不客气的把手伸进漂亮女孩子的怀里…… “小色鬼。”不少女孩子面红的逃走了,唯有一些小少妇,春心荡漾,抿着嘴唇看着刑天咯咯笑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毛还没长齐,就那么色……” “……”刑天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奶奶的,这是什么世道?918试探 ( )“听说了么?老李的五块石碑已经被送进了天宝拍卖场了。” “是啊,真妒忌,老李还真的是发财了,进入了天宝拍卖场的物品,肯定能够卖个天价。” “是啊,那五块石碑可是血屠留下来的,听说鼓浪岛、天礁岛、魅魔刀、瀛荒都已经派人来了,就是要在明天把五块石碑买下来。” “血屠杀戮一生,所过之处,伏尸百万,血杀八式强横无比,居然五块石碑中就蕴含着血杀八式,只要买回去,随时都可以领悟血杀八式,到时候纵横黄金海域,绝对不成问题。” “想得美吧,天剑派的凤舞、天狼岛的狼远、赤火岛的赤斩都已经来了,很显然就是冲着五块石碑来的,你以为,他们会放手么?” 刑天一路走来,淘宝街上的行人议论纷纷。 “石碑么……”刑天瞳孔微微一缩。 “闪开,快闪开……”几个凶狠的黑衣人推开众人,许多人慌忙不迭,刚要发怒,看了一眼黑衣人胸膛上的标志,赶紧闭嘴。 刑天回过头来,五个黑衣人把他团团围住。他们每一个实力都在半神级三级以上,手上都握着锋利的兵器,凶神恶煞般把刑天给围住了! “他们是聚宝阁的人?他们怎么到这里来了?”众人议论纷纷。 “是啊,聚宝阁不是一向提倡和气生财的么?今天怎么了?” 刑天回过头来,瞥了他们一眼,眉头微皱,“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一个黑衣人冷道,“你偷了我们聚宝阁的神兵,居然还敢问我们干什么?” “偷了你们的神兵?”刑天眉头皱的更深了,“有证据么?” “当然。”一个人越众而出,来到黑衣人后面,颀长的身躯仿似蕴含着无限的力量,正是聚宝阁的武伯。 “是你?”刑天突然咧嘴一笑,“怪不得我总感觉身后有人跟着,原来是你。” “当然是我,你偷了我们聚宝阁的神兵和一百万紫元晶,我作为聚宝阁的副阁主,自然要把属于我们聚宝阁的东西拿回去。”武伯傲然说道。 周围有许多人围观着,议论纷纷,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鄙视,或者是幸灾乐祸。 “一百万紫元晶啊,那可以买多少神兵了啊?” “猛人啊,居然敢虎口夺食,聚宝阁可是恒宝岛刀家的产业,这个人也太不知死活了吧?就算有钱,也要有命花才是啊……” 刑天不为所动。到了他这个境界,心中平静如古井,铁血狠厉,杀人如麻,自然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有丝毫的动容。 “小子,把你背后的那一柄神兵和那一百万紫元晶交出来,我武伯自然不会与你为难,否则,我可不会对你客气。”武伯身上的气势腾起,目光锋利盯着刑天,心中却是打定主意,一旦刑天交出罗睺刀和紫元晶,立刻把他给杀死。 “呵呵。”刑天笑了,笑容很灿烂,“怪不得我今天左眼眉直跳,原来是有人送钱上来了……” “小子,交出来吧,为了身外之物而丧失了性命,不值得。”武伯气势阴冷的说道。 刑天没有说话。而黄小鸡也保持着沉默,这小家伙转着滴溜溜的眼珠子,掰着手指,一边想一边算着,六个半神到底值多少紫元晶…… “你算好了没有?”刑天没好气的问道。 “算好了,一个五级半神五十万紫元晶,五个三级半神每一个三十万,一共是两百万,大坏蛋,我们发财了!”黄小鸡两眼都渲染成了紫元晶那高贵而晶莹的淡紫色。 “……”所有人都十分无语,这两个极品,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里耍宝? 武伯勃然大怒。大手一挥,怒道,“上,给我宰了他!”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瞬间前扑,化掌为爪,宛如大鹏展翅雄鹰探爪,绽放出百道锐利无匹的爪芒,向刑天扑杀过来! 一股阴森的煞气扑面而来,阴风虎啸,宛如有千万鬼魂在凶戾的吼叫!与滚滚爪芒一起,冲霄而起! 武伯原本是附近岛屿的一伙强盗的头领,烧杀掳掠无所不作,被刀家收服之后,原本的凶狠本性被压了一部分,可是今日看到刑天的身后的罗睺刀与一百万紫元晶,双眼都红了,立刻纠集了五个原来的手下,截杀刑天! 阴冷的煞气无双,锋利的爪子宛如钢铁浇筑,一条条漆黑的爪芒,宛如从天而降的利雷,抓向了刑天! “动手!”刑天冷笑一声。身形如电般,身体肌肉骨骼一振,脚下如雷鸣一声炸响,如炮弹一般冲出,一掌拍出,金色的手掌夹带着风雷之势,滚滚如潮,向武伯压下! 轰!轰!轰! 晶莹的手掌光芒涌动,金色的璀璨蛮力如汪洋般滚动,势如破竹,直接拍碎了锋利的爪芒,拍散了扑面而来的阴森杀气,向武伯镇压而下! “不好!”武伯心惊胆颤,立刻意识到这是自己这是踢到了铁板,已经来不及后悔,张大嘴宛如呼啸一般,喷出一口白色的精气,如龙一般幻化,他的双爪瞬间转换成拳,一拳打出! 拳罡如虹,拳势如虎,拳风撕裂空气,爆发嗤嗤巨响,宛如百万只猛虎同时咆哮! 万虎啸龙拳! 震荡的音浪,宛如海啸一般腾升至高空,空气宛如镜子一般,轰然破碎!百万只猛虎同时咆哮,浩浩荡荡的虎威宛如千万只猛虎下山,镇啸山河! “哼,不自量力!”刑天冷笑一声,压制着的血脉的力量突然收回,一股嘹亮的龙吟,在刹那间响彻长空,咆哮天地,刹那间,高亢的龙吟把虎啸彻底的压制! 青龙高高在上,百兽之灵,猛虎号称百兽之王,那也只是王者而已,可是在百兽之灵上,根本就是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刑天冷笑一声,巨大的手掌五根手指宛如五座大山一般,压了下来! 破破破! 刑天的手宛如雷电一般穿梭,速度之快,如可探天上乌云,捏住了武伯的脖子,把他给提了起来! 于此同时,黄小鸡也发动了雷霆袭击! 人如魅影,拳风如雷,在五个三级半神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立刻被他强力镇压,仍在了地上! 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刑天和黄小鸡的目光中立刻变得不同了,这两个人,果然是深藏不漏啊! 不过,也有许多人却是暗自摇头。淘宝街是天剑派的产业,虽然没有名言禁止,可是这里的潜规则是禁止打斗的……聚宝阁也就罢了,人家家大业大,与天剑派的关系不错,可是你两个人没钱没势,就算赢了,到头来还不是一样是输了? “桀桀……老不死的,这下子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刑天镇压住武伯,封住了他的力量,冷笑道。 “你……”武伯丝毫不惧,冷笑道,“刑天,你最好放了我,嘿嘿,聚宝阁可不是好惹的,而且你还敢在淘宝街动手,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出去么?” “能不能活着出去我不知道。”黄小鸡笑嘻嘻的一巴掌甩在了武伯的脸上,“我只知道,老不死的你快要变成奴隶了!” “你……”武伯怒不可赦。 “你什么你?敢威胁你家黄爷?黄爷是被吓大的!”黄小鸡满不在乎的再次甩了一个巴掌,在武伯的脸上留下了两个巴掌印。 “傻逼!”刑天耸了耸肩,比了一个中指,冷笑道,“到现在为止还认不清情形,小**,把他下个奴隶触动契约,把他送到天宝拍卖场,明天一起拍卖吧。” …… “什么?”刀白凤吃了一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秀美的黛眉攒成一团,怒火澎湃,“你说武伯带着五个人去拦截刑天了?” “是的,小姐。”一个丫鬟怯生生的说道。 “该死的,我饶不了他!”刀白凤怒气冲冲,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紫檀木做成的精美桌面上,坚硬的紫檀木瞬间炸裂开来,落了一地。 “小姐,现在怎么办?”小丫鬟小声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让他去死。我让他不要乱来,他就是不听!”刀白凤气呼呼的说道,片刻之后终于还是泄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他怎么样了?”刀白凤冷静的问道。 “武伯和五个守卫已经被刑天和那个小孩镇压,封印变成了奴隶,一个时辰前已经被送入了天宝拍卖场……”小丫鬟低下头不敢看刀白凤,声音越来越小。 “什么?”饶是刀白凤见惯世面,依然不由得跳了起来。变成奴隶,送入了天宝拍卖场?这可是**裸的打脸,丝毫不留任何的情面哪! “看来,我需要和他谈一谈了。”刀白凤缓缓的说道,语气平淡如水,可是熟悉她的小丫鬟知道,小姐,真的是生气了! “他真的把聚宝阁的六个人送进天宝拍卖场了?”狼远惊讶的问道。 “是得,少爷。”卢西点头说道。 “咯咯,真好玩。”狼娇咯咯笑道,丰满的**随着她的娇笑上下抖动,荡起一片|丨乳丨浪。 “看来,又有热闹看了啊。”赤斩摆弄着酒杯,被子里的红色的液体荡漾着青色的火焰,笑了笑,“不愧是凤舞另眼相看的人,胆子确实够大!”919血衣门 ( )极乐酒楼。www.NIUBB.NET 刑天和黄小鸡狼对着一桌子食物狼吞虎咽着。 “唔唔唔……”黄小鸡奋力的嚼着桌面上的美食,一边咀嚼着一边含糊的说道,“大坏蛋,这里真好,美女、财富、晶石、神兵、斗技应有尽有……嘻嘻,生活太美好了……” 刑天笑了笑,没有答话,继续消灭着桌面上的食物。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么?”一个珠玉般的声音不急不缓的说道。 刑天回头一看,顿时露出一丝笑容,“原来是刀小姐,请坐。” 刀白凤一身修腰旗袍,原本就纤细的小蛮腰更加的曼妙,玲珑有致的酥胸与凸出的圆臀构成了一条夸张的曲线,极为诱人。走动间扭着美丽的小蛮腰,肥臀轻摆,开叉处两条白皙的长腿晶莹如玉,分外迷人。 她娉娉袅袅的走到刑天的对面坐下来,看着狼吞虎咽的刑天和黄小鸡,脸上笑容平静,没有说话。 “唔,小妞,说吧,来找黄爷有什么事情?”黄小鸡瞥了刀白凤一眼,“虽然看着你很眼熟,可是和黄爷有关系的妞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告诉黄爷,你是怀孕了,还是舍不得黄爷?” “……”刀白凤真的想把这个精灵古怪的小孩子给一把捏死,那个小屁孩的模样,就算老娘想怀孕,你有那个本事么? “咳咳……”刑天有些不好意思,“刀小姐别见怪,去去,小屁孩,刀小姐是来找我的,关你屁事,说吧,是怀孕了,还是……咳咳……” “?!”刀白凤脸色通红,心中咬牙切齿,果然是蛇鼠一窝,老是在占老娘的便宜。 “这一次,我想跟刑公子谈一桩交易。”刀白凤冷静下来,皱着眉头说道。 “唔……”刑天拿起一块糕点咬了一口,旋即递给了刀白凤,看到刀白凤摇头之后又拿回来狼吞虎咽了下去,囫囵吞咽着,摇了摇头,“大户人家的孩子,真挑食,唉……” 刀白凤光洁的额头上几根青筋在跳动。 “两百万紫元晶。”刀白凤满脸恳切,“还请刑公子给个面子,把武伯以及五位聚宝阁的人还给我。” 刀白凤一下子开到了两百万,热切的看这刑天,希望他能够答应。刀白凤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诚意了,没有拿聚宝阁的势力来压刑天,而是坐下来和气的谈判,她本以为可以手到擒来,可是…… “三百万。”一个娇美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股煞气,听在耳中,好像有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脑门。 大门处,一个冷冰冰的美娇娘盈盈走来,一身血红色的衣衫紧紧的包裹着她的玲珑娇躯,胸前刻画着一柄血色长刀,血色长刀红的刺眼,凝聚的好像随时可以滴出血来。长发如血,随风飘扬,星眸漆黑乌亮,透出两股血色神光,步伐铿锵有力,带着冰冷的煞气。 “血琉璃,是你!” “当然是我。”血琉璃手中拖着一柄三米长的血色战刀,战刀上的血痂已经凝固,冷厉的刀锋上,血光弥散,一股森冷杀气扑面而来,宛如有万千冤魂齐齐咆哮,摄人灵魂。 “这是我聚宝阁的事情,难道你想插一手?”刀白凤眸子中酝酿着一丝杀机。 “我血衣门嗜杀,树立敌人众多,想要找几个奴隶保镖,如此好机会,自然不会错过。”血琉璃冰冷的眼神如霜,轻轻的舔了舔猩红的红唇,一股嗜杀的情绪在缓缓的蔓延。 “小兄弟,把六个奴隶卖给我如何?三百万紫元晶,外加一门准神级斗技。”血琉璃面不改色,冷冰冰的说道。 刑天翻了翻白眼。就算他是个蠢货也能看得出刀白凤与血琉璃不对路了,现在他是骑虎难下,无论如何选择都会得罪其中一方…… “血琉璃,别以为你是血衣门的副门主便目空一世,等到我父亲破关而出,到时候就是你的死期!”刀白凤冷道。 “咯咯,哎哟,我好怕哟。”血琉璃冷冷一拍战刀,发出沉闷的响声,“我血衣门继承了血屠的修炼功法,一向无所忌惮,杀人如麻,你自然可以来试一试。” 刑天眉头微微一皱。 刀白凤的意思他很明白,要挟血琉璃的同时也是在隐晦的威胁他,而刑天现在则是对血琉璃充满了好奇,这个娘们,修炼的是血屠的功法? “我向来讲究做生意公平。”刑天笑了笑,“价高者得,你们可以随意加价。” 去他妈的什么聚宝阁血衣门,老子好歹也是九级半神,凭什么听你摆布?丫丫的,惹火了老子,老子把你们聚宝阁和血衣门都给灭了! 刑天心中冷笑。 “五百万紫元晶。”刀白凤咬牙加价。如果武伯和五个半神真的被送入了恒宝拍卖场或者被血琉璃抢走,聚宝阁肯定会成为笑柄,为了聚宝阁的名声,她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六百万……”血琉璃风轻云淡,弹指加价。 “一千万紫元晶!”刀白凤面色阴沉,杀机迸射。 “咯咯,刀小姐还真大方啊,看来对几个奴隶是势在必得啊,我血琉璃向来有成|人之美,就让你一次吧。”血琉璃咯咯笑道。 “哼,算你狠!”刀白凤冷笑一声,“血琉璃,你们会后悔的!” 血琉璃眸光四射,饶有兴致的看着刑天,目光中蕴含着一丝好奇。 突然,周围的声音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超门口看过去。 “喂,那谁,小妞,我们在这里呢。”黄小鸡眨巴眨巴着眼睛,朝门口挥了挥手。 众人一阵哗然,天之骄子凤舞,去到哪里不是众星捧月?现在居然被人家称为‘小妞’? 一身长裙的凤舞俏脸寒霜,身后跟着朝天辫小丫鬟和八个半神,看到刑天和黄小鸡,眸子深处射出一道精光,朝这边走过来。 “刑公子艳遇不错,看来我是不是应该回避呢?”血琉璃把玩着精致的琉璃酒杯,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 “当然。”刑天毫不客气的伸了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血小姐,请便。” 凤舞曼妙的身材摇曳,玲珑有致,那一股高贵的气势随着气场笼罩全场,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能高盘的高贵,让人自行惭愧。 远处的一张桌子上,狼远、赤斩还有狼娇坐在一起,看向了这边。 刑天皱着眉头,沉下心来,压制着血脉中的青龙血脉的力量,皱着眉头,看向走过来的凤舞,心中颇有一种无奈之感。他真的不想和凤舞碰到,如果继续这样接触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出事。青龙血脉越来越不安份了,好像随时都要冲出他的压制破体而出。 刑天如此,凤舞又何尝不是?血脉中的朱雀血脉力量越来越难压制,与刑天的距离越近,那一股吸力就越大,站在刑天三米之外,她已经不敢再前进一步,攒着眉头,“果然是青龙血脉,很好!” 语气铿锵,带着冷冽的杀机。 “原来是觉醒了三次的朱雀血脉……”刑天的意念一动,识海中的大衍天机不断的推演,终于推演出了前因后果,心中不由得冷笑连连。 “下一次,如果你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会杀了你!”凤舞蹙着眉头,冷冷的传音。 “哼,你能够杀得了我再说吧。”刑天冷笑道。 “你以为你是上古青龙神族我就不敢杀你?”凤舞眸子深处掠过一丝杀机,却显得有些忌惮。 “你大可以一试。”刑天耸了耸肩,丝毫没有在意。 凤舞饶有深意的瞥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妩媚的万种风情,盈盈笑意,宛如一个热恋中的女人一般,让男人脸红,心跳加速。 顿时周围所有的男人看向刑天的目光中都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记得我们今晚的约定哟……”凤舞笑靥如花,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羞涩。 约定?晚上的约定?一男一女还能有什么约定?顿时,刑天感觉到身后好像有无数道锐利的目光要把他给剖开。 “这个妖精,想要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么?”刑天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严肃无比正经的摇了摇头,溺爱的拍了拍黄小鸡的头,“凤舞,我已经告诉你,我们是不可能的,我很爱我的妻子,而且,我连孩子都有了。” “爹爹。”黄小鸡与刑天狼狈为奸,很是‘乖巧’的应了声,旋即稚声稚气的指着凤舞,粉雕玉琢的脸涨得通红,尖声叫道,“你这个坏女人,坏女人,不要来勾引我爹爹,我娘可厉害了……” “……”所有的人下巴都掉了一地。女神居然变成了第三者?天哪,这也太疯狂了吧…… “我以为你最爱的是我,想不到你居然这么无情!”凤舞脸色通红,紧拽着双拳,气势如火山一般爆发出来,忽然想到了什么,姣美的脸泫然欲泣,眼角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的留下来,好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让人垂怜,可是刑天却从她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刺骨的冷意和杀机! 感受着从四面八方的透射出来的森冷杀机,刑天头皮一阵发麻。碰上了比自己不要脸的女人,真麻烦!920麻烦 ( )黑夜降临,皎洁的月华如水银一般泻下,给地面铺上了一层洁白的轻纱。 刑天带着黄小鸡走在大街上,大大咧咧的向前走着,他不走大道,专门朝偏僻的地方走,后来已经走到了郊区外。 “出来吧,跟了这么久,着急了吧?”刑天笑意盈盈的回过头来,懒洋洋的说道。 “哼!”一声闷哼,十数道人影从身后飘出来,站在他的跟前,“刑天,你居然敢如此诋毁凤舞,你必须要死!” “一群傻逼!”刑天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你们的脑子被你妈的**夹过了吧?” “找死!居然敢如此辱骂我们家少爷,上!”一刹那间,**道人影宛如鬼魅一般,点射而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刑天,劲爆的拳罡和刀气从四面八方向刑天袭杀而过! 原地,还站着三个人。 “风少,你说,如果我们拿着他的人头回去,凤舞小姐会是怎样的表情?”一个男子油头粉面,一手抓着一柄大扇子风流倜傥的说道。 “寇少,只要杀了这个人,到时候我们必定可以快别人一步,把凤舞小姐追到手,嘿嘿,无论我们三个人谁娶到了凤舞,天剑派的剑池,可是必定要让我们好好的利用啊。”狂风岛的风海笑道。 “好,就这么说定了!天剑派的剑池,每隔百年便可孕育一柄神兵,时隔万年更是可以孕育出一柄浑然天成的准天兵,如果我们得到此等宝物,我们西海三少,必定可以打破宿命,进入传说中的神级。”另外一个略显得阴险的尖嘴猴腮的男子说道,他是暗夜岛的夜影。 “哈哈,我们西海三少相互扶持,到时候在海族举行的大武斗上夺得太古水之本源,让寇少进入到准神级,那我们西海三少横行黄金海域,天榜前十也有我们的份!” 刑天懒洋洋的看着飘过来的十数道人影,给黄小鸡递了一个眼色,“你上?” 黄小鸡雀雀欲试,脸上充满了兴奋,掰着白嫩的手指,饶有兴致的数着,“十四个半神,三个八级半神,五个七级半神,六个六级半神,香蕉个巴拉咩,黄爷发达了……” 说着,他的双眼亮晶晶的,里面布满了小星星。 “大慈大悲无影剑!”眼看着十几个人影飘忽而至,黄小鸡突然拔剑,一柄狭长的剑寒光如水,刹那间,迸射出成千上万道剑气,飚射飞舞,凌厉如虹,交织成为一片犀利的剑网,一股大邪大恶的气息漫天飞舞,弥散出去! “不好,居然是八级半神!”十几个半神顿时脸色微微一变,感觉到剑气的犀利,长枪、大剑、长刀飞舞切割,荡开了犀利的剑气,七八道人影宛如流光飞射,脸部的肌肉狰狞,挥舞着寒光闪烁的剑气,向刑天电射而去! 剑气激荡,粉碎真空,一片片闪烁着的厉芒,具有劈山裂海之威势,绞碎虚空,狂风动荡,浪涛漫卷,冰刀流转着寒光,闪闪发亮,八位半神以势在必得之势,向刑天扑杀而下! “靠,圣级多如狗,半神满地走的世界,果然是太危险。”刑天暗骂了一声,冷笑着,一掌拍出! 他已经达到了半神九级,根本无需战力增幅,一拳轰出,刹那间,星辰都在动荡! 大荒龙拳! 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宛如一轮金色的太阳,璀璨的金光,极为刺眼,让人睁不开眼,庞大的龙身弯曲一座山岭,携带着惊天龙威,五只庞大的龙爪向上勾起,刹那间抓碎苍穹,撕裂虚空,宛如黄金打造的龙爪,携带着万钧巨力,以绝对差距的力量压下! 爆爆爆! 无尽蛮力如海,幻化成为五爪金龙,狰狞的咆哮着,龙吟声响彻整个衡罗岛,刹那间,剑气刀气都被压得破碎开来,八条人影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大擒拿手!”刑天冷笑着,屈指成爪,连连挥动,八个巨大的爪影瞬间穿透虚空,把昏迷过去的八条人影给攫取了过来,八道雄浑的力量彻底的镇压住八个半神,丢在脚下,人事不省。 风海、夜影、冰千钟脸色大变。他们是半神级八级,战力非凡,三个人经常走在一起,组成一个亲密无间的团队,普通的半神级九级都不是他们的对手,尤其是他们的属性一个属风,一个是水,另外一个是冰,他们有一套合击拳术,名为《冰封大世界》,威力无穷,一旦施展,完全可以越阶杀人。 可是,目前的形势却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带过来的仆人都是他们的父亲或者师傅替他们安排的,都是门派中的好手,可是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完败,这…… 三人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意会了对方的意思。 “本来以为需要继续变卖一些东西才能够买五块血屠石碑,想不到,缺钱之际,正有人送上前来,果然是好运气。”刑天微微一笑,看向了三个人。刑天当然可以看出,三个人才是真正的棘手货色,刚才的不过是开胃菜。 “嘻嘻,有钱的感觉,真好!”黄小鸡看着地面上的半神,满眼小星星,喜滋滋的准备单方面触动型奴隶契约。 “该死,快放了他们!”风海神色俱厉,气势狂飙,一股咆哮的飓风从他的天灵盖冲出,宛如一条飞腾的巨龙,呼啸作响。 “杂种,居然敢卖我们西海三少的保镖?是可忍,孰不可忍!”夜影气势如虹,一道道如大浪般的气势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刹那间,虚空都好像化成了一条滔天大河! “死!”冰千钟斗气冰冷,先天法则之力所致,所有的一切都结为了冰霜,刺骨的寒冷弥漫虚空,让人难以承受。 “哈哈哈……”刑天义气风发,“少来,西海三少?看样子你们的地位不低,家境不错,等我镇压了你们,让你们的门派拿足够的紫元晶来赎回去!” “该死的!”风海、夜影和冰千钟愤怒异常,咆哮道,“杀了他!” 狂风嘶吼,宛如一条条狂龙,卷略天际,道道风刃,从虚空中爆发出来,如同飞蝗一般,把虚空切割成为长千上万片,以风海为中心,四射出去! 夜影一步踏出,刚好把刑天的退路阻截住,双拳飞舞,先天水之法则之力凝聚在拳罡中,丝丝缕缕,夹带着狂暴的气势,不断的滚动,一波连着一波,滔天海浪,凝聚成为一条长河,倒灌苍穹,似乎把无尽星辰都完全遮掩! 而冰千钟更是夺得了主动权,站在另外一旁,三人形成犄角之势,他双手高举,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柄巨大的银白冰剑,高耸入云,劈开苍穹,不知道蔓延了多少千里,宛如一座冰山般,极冷的寒气,渗透入骨,方圆百里的树木花草海水都结成了寒冰,他面色冰冷,好像是凝结了千万年的冰山雪峰发生了崩塌,彻底的把沉寂了千万年的寒冷彻底的释放出来,冻结整个世界! 大千撕风手! 风海一记爆喝,一记大掌轰出!刹那间,无尽的先天风之法则之力不断的从四面八方集结出来,狂暴雄厚,青黑色的大掌从四面八方轰隆而来,仿若末世! 传言中世界有三千,三千大世界的风之能量完全汇聚在一起,即便是苍穹都为之崩溃!无数的狂风呼啸,把刑天笼罩在其中,毁灭性的力量完全把他给撕毁! 刑天宛如亘古盘踞的磐石,纹丝不动,任由无尽的狂风席卷,万般风龙呼啸,三千只大手掌撕抓,突然一步跨出! 仙技,抱山印! 手指晶莹,皮肤光滑如玉,十指快速的掐动着手印,无尽蛮力金光璀璨,突然在他的手中演化成为一座金色的大山,高达百丈,厚重雄浑,刑天用力一砸,大山从天而降,以摧枯拉朽的之势,把所有的飓风完全镇压,压成粉碎! 刑天身体凌空,极速之翅闪烁,瞬间穿梭至冰千钟身旁,一指点出! 仙技,仙王指! 仙王指路,洞彻四方天地古今未来,磅礴的力量宛如穿梭了无尽的时空,轰在了冰剑上,瞬间轰碎! 四个人在虚空中飞快的跳跃着,虚空崩塌,空间乱流不断的飞舞着,寒流凛冽,寒风、海浪、坚冰飞舞,打得天塌地陷,日月无光,星辰都黯然失色。 “哈哈……”刑天狂笑,一掌拍在了夜影幻化出来的天河上,闪烁的金色汪洋不断的落下,震荡四方!刑天宛如一尊天神,游刃有余的在三人的围攻下漫步,还不时做出攻击! “你们能耐我何?”刑天冷笑一声,鄙夷的声音在虚空中回荡,“你们不是想要杀我么?你们有那个能耐么?” “上,杀了他!”冰千钟一记冰寒剑气劈出,刹那间,无尽的寒冷在虚空中开辟出一条银白色的冰河,向远处的刑天无限延伸! “杀!裂风式!”风海厉啸连连,咆哮声中蕴含着无限的先天法则之力,精纯的法则之力不断的奔涌而出,一柄青黑色的长剑恐怖的幻化出来,剑身上带着古朴漆黑的纹理,轻轻一撕,似乎可以把无孔不入的风都给撕裂开来! 刹那间,刑天感觉到一股危机,一股森凉的感觉,瞬间渗入他的毛孔!921冰封大世界 ( )四个人打得天地浩荡,星辰破碎,无尽的能量乱流亘古绝今,搅动着惊天波澜,无人能够靠近! 狂风呼啸,一条条飓风宛如巨龙般席卷,无尽的风元素充斥虚空每一处,化作千万条小蛇般呼啸。 白色的长河,宛如天河倾泻,滔天的巨浪翻滚,凝聚着千万道海浪般的剑气,向刑天汹涌澎湃而至! 还有冰千钟劈出的千百道寒冰剑气,每一道都如山峰般大小,犀利、极寒,似乎要把三千大世界冰封! “杀!”刑天眉头一皱,“三个蝼蚁,想不到居然能够发出如此的力量,怪不得敢在我面前猖狂,可是现在的你们还差了点!” 极速之翅快速闪烁,两团柔和的光芒璀璨动人,刑天脚下跨着骇浪步,一拳劈出! 一条张牙舞爪的蛮荒五爪金龙狂暴涌出,撕碎了寒风,点点破碎,狂风平息。而刑天依然不停,身体一晃,再次来到夜影身旁,铁拳轰出一记破山空,强横的拳罡,瞬间在银白色的骇浪中翻滚,开辟出一条漆黑的道路来,直接向夜影倒过去! 夜影一惊,飞快后退,与此同时,刑天左右手同时抱圆,怀如揽月,一个太极图飞快的旋转演化而成,阴阳二气飞快的转换,透出惊天动地的气息,狂暴打出,虚空被搅成粉碎,日月星辰黯然失色,一股似乎从宇宙深处传出来的毁灭气息,如一道星光拢聚而来,与太极图中的两点重合,打在了寒冰剑气上,瞬间粉碎! 宛如一尊鬼斧神工雕琢的神像,刑天的气度如山,冷眼睥睨着风海、夜影和冰千钟三人,狂啸一声,身形如闪电般掠出,罗睺战刀擎在手中,在无尽蛮力的催动下,如同一道漆黑的闪电,象征着死亡,一分为三,三道弧线狂跳,把分别向三人当头劈下! “闪!”犀利的刀气隐隐刺激着三人,心中的直觉的那一股危机感让他们感觉到害怕,福至心灵,瞬间后退出去! 风海一拳轰出,万千先天风之法则之力打出,宛如流光般闪烁,映衬着他的身旁,无数的流光从虚空中汇聚而来,越聚越多,被夜影拢在拳心,不断的压缩,越压越小,可是却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威压,好像沉积千年的火山面临爆发的那一刻…… “风行天下!” 风海的身影划破长空,拳头打出处,虚空轰然破碎!宛如勾动了万千星辰,星空都在摇晃,时间宛如在一瞬间停止了,虚空中,只有一个微弱的青色光点!宛如流星一般,向刑天滑下! 刑天眉心狂跳,一掌拍出,更加精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