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16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1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16部分
战天(冰锋)-第216部分天才,百年成神,二十年完善‘界’,成为神之中的佼佼者,参与封皇之战,却不料被一个老神皇给一鞭子抽碎了身躯,他的神魂带着他的神器幽影幻竹从上古莽荒世界逃离了出来,几经辗转终于来到了这个灵气相对匮乏的地方。 一开始的时候他想附体重生,可是无意之间却找到了太古木之本源,那时候的太古木之本源刚好成形,灵智初开,却被他乘虚而入,夺取了本源,历经百年,他不断的吸收木之能量,已经形成了身体。因为他的神格的属性是木属性,他的神魂与太古木之本源无比切合,修炼了百年,神魂与这副躯体已经彻底的磨合,已经修炼到了半神级八级巅峰,眼看就要踏入半神级九级,可是却不料,今天却遇到了一个劲敌……而且,这个劲敌的力量,让他都感觉到惊心动魄! 破灭第一刀! 刀气如霜,漆黑如墨,死气嘶吼咆哮,冷厉的刀气横空,成千上万,交织出层层刀网,宛如末世浩劫一般,把整个翠绿色的空间都要撕成粉碎! 无边无际的刀气,星星点点,超奥古奇的身体笼罩,似乎要把他给完全切成碎片! “木之缠绕!” 木沉着脸,幽影幻竹连连打出,一条条碧绿色的长藤从碧绿色的虚空中蔓延出来,宛如长鞭一般,抽打着虚空猎猎作响,九十九条长藤,刺破虚空发出嘻嘻嘘嘘的响声,向刑天抽打过去! 砰! 刑天连连闪避,却依然被一条长藤给抽在了胸膛上,一股巨力从长藤上传递过来,把刑天的身体给抽飞了出去! “给我死吧!”木脸上肌肉扭曲,手臂青筋暴起,碧绿色的眼珠子绿光幽幽,身体瞬间来到刑天的跟前,虚影幻竹宛如长剑一般,朝刑天点过去! 木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快意和狞笑!他仿佛看到了鲜血从刑天的眉心飞溅出来,在虚空中绽放成为星星点点的血色花纹! 嗡! 虚空震颤! 刑天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中好像有千万条毒蛇在蠕动,璀璨的金光似海一般涌出来,八条狰狞的五爪金龙从他的拳罡中爆发出来,张开苍劲有力的爪子,龇着獠牙,宛如霸道霹雳的闪电一般,狠狠的抓在了木的身上! 八荒龙拳! 杨凌被刑天杀死之后,他的成名绝技也就成为刑天的专属,这一需要龙族血脉才能够施展的可进化斗技在刑天的手中展现了不可小觑的威力! 八条金光闪闪的五爪金龙,从虚空中穿梭而来,狂暴的龙威宛如水波一般抵挡出去,八条金龙,四十只爪子宛如大山一般,凌空而来,用力抓下! 不好! 木眼眉狂跳!身体内,滚烫的血液疯狂的涌动,一脚跺下,空气刹那间炸碎开来,单手一推,一只巨大的绿色手掌从虚空中幻化而出,向刑天狂拍过去!而他本人,则是好像油光一般,飞快的往外电射! 刑天古井无波,极速之翅快速扇动,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已经追上了狂奔的木,狞笑着,一指点出! 仙技,仙王指! 刑天宛如一尊高高在上的仙王,睥睨人世间,睿智而慈悲,一指点出,给世人指出一条坦路!狂暴的蛮力,宛如山洪暴发般,从他的手指倾泻出来!至刚至猛的金色指劲,洞穿虚空,打出一条漆黑的虚空通道,空间乱流狂舞,瞬间已经来到了木的身前! 木的手臂被洞穿,瞬间显得格外的狼狈。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如此的难缠,鲜红的血液从手臂流出来,腥甜的味道在空间弥漫,木盯着刑天,眸子中的杀机越来越浓! “我知道你不简单,可是想要杀我,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刑天淡淡一笑,“把太古木之本源给我,我可以饶你一命。” “做梦!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呢!”木浑身杀机刹那间沸腾了! 木宝相端庄,脸上布满着悲天悯人之色,双掌轻柔的拍出!无尽的生命之力,从他的双掌倾泻出来,瞬间形成一龙一凤,龙凤呈祥,龙吟凤鸣,无穷无尽的生机在弥散,在空间中不断的繁衍,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天地之间瞬间演化出万物,磅礴的力量贯透虚空,向刑天积压过来! 生命礼赞! 创造生命,剥夺生命,只在一念之间!木目光狰狞,幻影幽竹如碧绿色的冷电爆射而出,一龙一凤在虚空中飞舞,龙凤和鸣,爆发出一团碧绿色的电光,飞快的向刑天抓过来! 刑天冷笑一声,“我说过,如果你只有这种程度的话,你奈何不了我!” 说罢,刑天双手在胸前滑动,随着一股晦涩的能量波动,一股璀璨的金光爆发而出,一声爆吼,一只金色的狮子从刑天的身前直奔而出,身形如山一般庞大,携带着百兽之王的皇威,摇摆着尾巴,长毛卷动,张开大口,咆哮苍穹,似乎要把天穹都给吞进去! 仙技,狮王印! 狮王咆哮,吞天食地。一龙一凤,发出一声悲呛的叫鸣,被金色的狮王一口吞下去,搅碎,继而金色狮王超木飞扑过去,被木一拳打得粉碎,消失在空气中! “既然,你不肯交出太古木之本源,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刑天咧嘴一笑。 “去你妈的,太古木之本源就是老子的身体,老子怎么给你?”木心中暗骂,手下却丝毫没有任何迟疑,幻影幽竹劈出重重幻竹幽影,宛如具有裂地开山之威,超刑天劈下来! 刑天纹丝不动,一拳劈出!强横的身躯,筋骨齐鸣,气血澎湃而出,狂暴的拳罡,把幻竹幽影打得粉碎,一拳打在了木的脸上,木一口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 “啊……”木抓狂了!被刑天抽在脸上,让他彻底的爆发了! 一股狂暴的气势从他的身体爆发出来,一缕一缕被转换的木之神则从他的手掌流出,加持在幻影幽竹上,绿光闪烁,宛如百龙咆哮,千凤同鸣,刹那间,参天古树、碧绿小草一一在他的幻影幽竹上闪烁,栩栩如生,好像要形成真的一般,凝成实质的杀机,从虚空中咆哮而过!刑天瞬间倒飞出去,肌肉撕裂,骨头断折,一口鲜血喷出! 木脸色阴沉,身形如幻影一般萌动,木之神则连连加持,如冷电一般挥出,抽在刑天的身体上,即便是刑天接近不朽之体也无法抵御,依然被抽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妈的!”刑天疯狂的煽动着极速之翅,狂奔出三千米外,肉身无色光泽闪烁,先天五行真气不断的修补着肌肉和骨头,瞬间已经完全恢复! 刑天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刹那间,浑身骨头咔咔作响,筋骨齐鸣,血气涌动,青色的鳞甲覆盖全身,一手抓着金色龙枪,一手握着罗睺战刀,迎着木,冷冷电射而出! 金色龙枪爆发出道道龙形枪芒,宛如浮空掠影一般,犀利而肃杀,充满了爆炸性,每一道都让木心惊胆战! 罗睺战刀闪电劈出,破灭意境的破灭刀气席卷长空,漫天卷掠,先天杀戮法则之力不断的涌动,一股肃杀的气氛在不断的蔓延出去! 金色龙枪坚硬无比,罗睺战刀更是犀利无敌,两者集合,在刑天的无尽蛮力催动下,爆发出无比狂暴的风暴! 金色龙枪为神皇之器,罗睺战刀更是浑然天成,坚硬无比,与幻影幽竹硬抗,爆发出无数响亮的颤鸣! 刑天和木两个人不断的虚空中交手,你来我往,彼此都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两个人都已经打出了真火! 刑天爆喝一声,龙枪一收,双手擎着罗睺战刀,狂暴的蛮力冲入罗睺战刀中,完全内敛,战刀完全没入虚空中,只留下刀柄,破灭的气机席卷苍穹,遍布虚空,冷厉的刀锋,即便隔着百米,依然刺激着木的身体微微刺痛! “果然厉害!”木心中一凛。他本以为动用木之神则便可以压制刑天,可是却不料对方拥有着连木之神则都无法毁坏的神皇之器,心中不由得有些重视起来! “受死吧!”刑天舌战春雷,神皇战甲覆盖身躯,神皇护腕暗金色光芒闪烁,整个人宛如一尊神皇,睥睨天下,一手抓着罗睺战刀,疯狂劈下! “神皇战甲,神皇护腕,神皇龙枪……”木看的心惊动魄,看向刑天的目光中既是忌惮又是嫉妒,这个人到底有多少的积累啊! 嗡! 破灭第二刀! 虚空一声脆响,宛如末世浩劫一般,这个翠绿色的虚空轰然破碎了! 幻影幽竹连连打出百道幻影,都被冷厉的刀芒给破开,势如破竹般,劈在了幻影幽竹上! 嗡! 狂暴的能量风暴席卷四方,刑天蛮力盖世,状若疯狂,以攻代守,招招凌厉,超幽竹的身上要害处招呼过去! 黑白二色转换的双眸,三千万里血色星空缓缓的呈现出来,一股血腥苍茫而沧桑的气息缓缓的渗透整个空间!911木之界 ( )刑天状若疯狂,双眸中三千万里血色星空再现,肃杀血腥的气息悠悠,宛若杜鹃啼血,冤魂悲鸣,冷厉的刀气血腥煞气如云,猎猎如风,随着罗睺刀盘旋,百里的刀气,如一道漆黑的长虹,从虚空中划过! 二十倍战力增幅! 刑天瞬间变得好战,他的战意飙升,每一道刀芒都带着无坚不摧的锋锐之气,击打着空气呼啸作响,连续劈在了木的身上! 嗤嗤嗤! 刀芒呼啸,虚空被连连切割,不断扭曲,一片混乱! 木顿时手足无措,刑天的攻击太过于犀利,尤其是他的刀芒中掺杂了一部分幽灵天火,空间内的木之能量宛如燃料一般,四处烟火四起! “玄天绿木璇玑掌!” 木脸色微微有些凝重,身形如电,一掌呼啸拍出!瞬间,虚空中的所有的木系能量宛如滔天流水一般汇聚而来,凝聚成为一只巨大的手掌,如漫天的乌云般覆盖了天穹,当头压下! 轰! 刑天躲闪不及,被巨大的手掌轰入了地底,片刻之后,狼狈的从地面飞出来,战意更浓,神皇战甲与神皇护腕暗金色光芒闪闪,把绝大部分的攻击都已经完全挡住! “去!” 通天塔漆黑亘古,厚重如山,刑天一手祭出,巨大的通天塔瞬间放大,宛如一座大山般,九道漆黑的光环瞬间萌动,灿灿如虹,以雷霆之势轰在木的身上,顿时被轰掉了一条手臂! “杀!”刑天得势不饶人,意念与远古杀星取得联系,三道巨大的血腥辰光从远古苍穹穿梭而来,穿梭了无尽虚空,穿越了无尽的时间,宛如滔天长河一般,绵绵不绝,瞬间出现在空间内! 贪狼!破军!七杀! 三道猩红光芒,凛冽的杀气混着肃杀的辰光,无往不破,无所不杀!虚空崩塌,璀璨的血光溅射,宛如浪花一般,妖艳而诡异。(wwW.posHU8_泡&书&吧) 轰!轰!轰! 木躲闪不及,连续躲过两道血腥杀戮辰光,却被第三道给轰击在身上,战甲碎裂,幻影幽竹都出现了点点裂痕! “这不可能!”木脸色惊骇,片刻之后才咬了咬牙,冷冷盯着刑天,喝道,“木之界!” 混乱的虚空,瞬间重组,能量风暴平息,虚空回复了平静。一道道神则之力从木的识海中发出来,宛如万千细丝抽离,在虚空中蔓延出去,瞬间延伸遍布整个虚空!虚空宛如一个蚕茧一般,被缴的密密实实! ‘界’乃是神的特有技能。他们能够切割一部分虚空,以虚空给根基,用神则之力编织出一个逼近真实的‘界’,在这个‘界’内,他们的力量可以充分发挥,甚至可以达到数倍! 木之界,乃是木当年是神级的时候领悟的‘界’,可惜他被人杀死,‘界’自然也就随着灰飞烟灭。可是,虽然‘界’已经不再,可是有了经验,他依然能够硬生生的利用神魂中残存的神则之力重新构建,虽然只能维持一个时辰! 翠绿色的空间中,漫山遍野的花草树木疯长,无尽的长藤从虚空中蔓延出来,刑天宛如置身于一片热带雨林,入目的都是绿色,一条条长藤从地面中蜿蜒而来,碧绿的枝条如长鞭,抽打的空气猎猎作响,瞬间,刑天置身于无尽的险境当中! “这就是真正的‘界’么?”刑天眉头微微一皱,看着一条长藤从自己的手臂上缠绕上来,手臂的肌肉微微一震,长藤瞬间崩断成为一截截,碧绿色的汁液从断藤中挤出来,显得格外的真实。 太真实了! 与木的‘木之界’相比,刑天的‘界’实在是太过于普通了,虽然坚固无比,可是却缺乏了真实,一直以来,刑天都把它当成了一种技能,困住敌人,然后捕杀,以数种先天法则之力编织,依然比不上这个近乎真实的‘木之界’! 一股淡淡的明悟涌上心头!若有若无,飘渺无踪,刑天皱着眉头,苦苦追寻,却依然无果。 复杂的,未必是好的,单一的,未必是最差的!有时候,简单反而是更强的!刑天识海中的念头不断的推演着,一刹那间,刑天脑海中掠过一丝明悟! 昔日西门吹雪仅有一剑!凌厉而寂寞的一剑,却能够瞬间诛杀敌手,大道至简,返璞归真才是正道! 铅华洗尽,返璞归真! 一缕明悟,宛如一支傲立在冰冷的山巅上的寒梅,傲然绽放! 此时的刑天,无欲无求,任由无数的长藤、绿枝缠绕着他的身体,勒住他的脖颈,却一动不动!他的识海内,三朵巨大的晶莹莲花绽放,芳香四溢,**筋骨齐鸣,气血涌动,瞬间万斤巨力崩碎了所有的长藤枯枝,方圆百米的‘界’突然从他的身体内涌出来,五彩光芒流离,彩艳纷呈,极为耀眼。 刑天置身于‘界’之内,五彩的霞光遍布,璀璨而耀眼,让人无法睁开眼睛,磅礴的各系先天法则之力不断的涌动,恢弘而显得霸道威武,把他的‘界’编织的固若金汤! “不可能!”木脸上毫无血色,失声惊呼! 一个还没有成神的半神,居然拥有了神级强者才能够拥有的‘界’!这是何等的运气?这是何等的疯狂?而且,更让他惊骇的是,那一个‘界’不是没有属性,而是已经具备了所有的属性…… 不过,木并不惧怕!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数量多并不一定就好的,复杂的世界,因为各种成分熔接的不够密实而容易崩溃,相比之下,他的木之界只有木这一种属性,却生机勃勃,一界如一,坚固而难以摧毁! “缠绕!”木冷哼一声,刹那间,整个空间内,所有的花草树木疯长,漫天的枝叶宛如长鞭一般,抽打在刑天的‘界’上,无穷的巨力,让刑天的‘界’都在摇晃!好像随时都可能分崩离析,恍然破灭! 砰砰砰! 漫天的长藤挥洒而来,枝叶如刀,在木之界的力量催生下,格外的坚韧,如幻影一般,纷纷落下,把刑天这个界中界给抽打的摇摇欲坠! 宛如凌迟一般,刑天的‘界’饱受着摧残,可是刑天却充耳不闻,目光陷入了呆滞,无动于衷! 识海中,无数的莲花依然在时生时灭,三朵白莲绽放,如诗如画,肌腱紧绷,筋骨齐鸣,宛如电闪雷鸣般,刑天的身体在颤动! 嗡! 木的身影在‘木之界’中快速晃动,宛如瞬移一般出现在刑天的跟前,全身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他的幻影幽竹上,用力点出! 一道碧绿色的闪电,如七月流火般,穿梭虚空,点在了七彩琉璃的‘界’上! 瞬间,宛如脆弱的玻璃一般,刑天的‘界’发出一阵刺耳的嗡鸣,瞬间化成千万瓣碎片,分崩离析,点点碎片飘零,如太阳下的雪花,虽然七彩纷呈,却不得不慢慢的消散…… “受死吧!”木目光如电,手腕一抖,幻影幽竹幻化出千万道幻影,迎空劈下!木之界内,万千碧绿色的枝叶长藤,迎空飞舞而来,狠厉的轰在了刑天身上! 刑天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外界的危险,依然闭着眼睛,在他的身体表面白色的光辉淡淡的萦绕,一声声雷鸣从他的身体中爆发出来,把周围的虚空都扭曲了! 嗡! 突然刑天身体一震,一股庞大的气机从他的身体内爆发出来!宛如是一株沉寂了一个冬季的树木,当春天来临,突然爆发出无限生机! 双眸突然睁开,宛如星空一般深邃,两道神光湛湛,从瞳孔中射出,他的肌肉不断的鼓动,好像有成千上万只土拨鼠在翻滚,每一条肌腱都在颤抖,突然…… 轰!一股刺耳的雷鸣,宛如冬季结束暖春前夜,瞬间闪亮苍穹! 刑天舌战春雷,浑身的肌肉骨骼瞬间崩溃,形同一团烂肉,鲜血四溅,他的每一块肉都在蠕动,好像具有每一块肉都具有独立的生命一般,呼吸如雷,一个个气泡陡然从这一团烂肉中飞出来,凌空舞动,宛如绝世妖娆,让人震撼! 烂肉瞬间重组,一个崭新的刑天瞬间成形,他的肌肉更加的完美,没有任何棱角的肌肉拥有着流畅的线条,却古朴素约,让人感觉不到他的压迫感。他的容貌更加的普通了,好像是一个普通的向下庄稼汉,虽然满身肌肉,却没有任何的力量。 可是,这正是木所震撼的!会吠的狗不咬人,真正的杀手,不是那种满脸冰冷杀气扛着一柄长刀走在大街上到处晃的**,而是那种隐藏于人群中无迹可寻却无处不在处处寻找着机会发出致命一击普通打扮的人!这才是真正的高手! 铅华洗尽,返璞归真!虽然刑天还没有完全完成这一步,可是依然让他心惊胆战! 而更让他心悸的,是那九个气泡! 九个气泡好像七彩的气球一般,精纯的光芒闪烁着,红的像火,绿的翡翠,漆黑如墨,金光灿灿,银白如雪,湛蓝如苍穹…… 木彻底的震惊了,这九个气球一般的气泡,正是一个个‘界’的雏形哪!虽然,只是雏形,可是那一种压迫的气息渗入灵魂,让他都感觉到一股无声的压力,让他几乎崩溃!912九系之界 ( )九个气泡,九个不同的‘界’! 火之界、土之界、风之界、冰之界、雷之界、黑暗之界、空间之界、杀戮之界,还有个血色的界,琳琅缤纷,诡异而妖艳,虽然还幼小,却格外的精纯,每一个‘界’都是由各种属性的精纯先天法则之力构建而成,其中以杀戮法则最为锋锐,杀气凛然,血色的界,恐怖无双,一股恐怖的血腥气息遍布天地空间,让木都感觉到心中悸动! “怎么会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界?”木彻底的抓狂了! 一股股淡淡的太古能量本源气息,从各界中淡淡透出,感受到那淡淡的能量气息,木终于肯定了,“他居然吞噬了这么多的太古能量本源,天哪,太古火之本源、太古土之本源、太古风之本源、太古冰之本源、太古雷之本源、太古黑暗之本源……太逆天了,这每一种本源放在上古莽荒世界,都足以让众神疯狂啊,他的气运实在是太过于霸道了,为什么他吸收了这么多不同属性的能量本源还没有爆体?” “以半神之躯,便可以凝聚出‘界’,战力无双,居然能够抵抗我的神则之力,此子太过于逆天,假以时日,必定傲笑苍穹,需扼杀于年少中!”木的目光中杀机闪烁,终于下定了决心! 木一冲过来,幻影幽竹打出重重幻影,幻影如刀锋一般,空间瞬间塌陷,无尽的神则之力,从‘木之界’中凝聚成为一条条苍龙,咆哮而起,龙爪撕裂苍穹,龙威似海,与幻影重叠在一起,演化出千万道杀机,如一条条域外星辰铁打造的坚固锁链,把刑天重重锁定! 九个拳头大小的‘界’宛如晶莹的圆球一般,围绕着刑天身体转动!原本的界被他借着木的力量打散,然后重组压缩成为九系的‘界’虽然只有拳头大小,但是,每一个界的力量都不下于原来的混合‘界’,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单纯的‘界’,透发出来的力量,更加的庞大! 刑天睁开眼睛,两道神芒从瞳孔中透出来,嘴角翘起一抹冷笑,一步跨出,左手化拳,右手为掌,一拳一掌,同时劈出! 仙技,破山空! 仙技,太极图! 顿悟之后的刑天,实力已经达到了九级半神,实力之强横,比前一刻要强上数十倍,加上二十倍的战力增幅,现在的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准神级的地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拳劈出,一道宏光震碎虚空,虚空宛如玻璃破碎一般落下,与万千幻影同时碰撞,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把幻影给打成粉碎! 劈出的大掌,演化成为一轮庞大的太极图,阴阳鱼轮转,阴阳二气呈现,如丝绦垂下,阴阳交织,相互转化,互为根本,透出一股浓烈的毁灭气息,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冲天而起,交织在一起,直接把木之界给打成粉碎! “哈哈,给我死吧,太古木之本源,是我的!”刑天厉啸一声,宛如从太古中穿越时空而来的莽荒古兽,撒开四蹄,凶猛,残暴,一掌拍出,宛若巨龙咆哮,凤凰啼鸣,瞬间演绎出百兽争雄的雄壮场面! “该死的,你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太古能量本源,为什么还要抢我的?”木爆喝一声,身形如电,丝毫没有后退,幻影幽竹宛如一杆大枪,凝聚着万千冷厉的杀机,道道威猛,绿光如梦幻般激射出来,所过之处,虚空都被蒸发! “我想要的,没有人能抢,即便是捷足先登,最后也依然是我的!”刑天长啸,语气霸道,音浪如刀,仙王指如电般激发,雄浑的蛮力更加的凝练,从他的手指中倾泻出来,宛如滔滔长河一般,大气磅礴,浪涛滚滚,仿若要贯通古今未来! 九‘界’轰然雷动,以一种韵律不断的飞舞着,宛如星辰点点,光芒灿灿,恐怖的力量灌注进入到刑天的体内,让他的杀伤力更加的惊人! 一指洞穿虚空! 一指破灭苍穹! 木黔驴技穷,依然困兽犹斗,被刑天打得手忙脚乱,浑身是伤,狼狈不堪! “刑天,你别逼我!”木眸光冰冷,状若疯狂,翠绿的卷发飘飘,显得格外的狼狈。泡*书*吧(913第十‘界’ 一道翠绿的闪电,瞬间划破世界种子空间,降落在五色祭坛的绿色巨柱上,瞬间绿光璀璨,宛如一轮惊艳的绿色太阳,绿光从绿色巨柱中缓缓的膨胀,轰然透出来,向四面八方散射出去! 轰隆! 宛如开天辟地般,雄浑的能量如雷电一般向世界种子空间的鸿蒙地带奔涌而去,化成一柄柄巨刀利剑长枪大戟,凌厉的劈开重重混沌,嗡嗡声音如雷,瞬间开辟出百万里!世界种子空间的天空在上升,地面在不断的延伸,山川、沙砾、山脉不断的延伸出去,宛如一条条盘踞的巨龙,蜿蜒、威猛,让人心旌动摇,不能自已。 勃勃生机,没入到无色祭坛中,透过五色祭坛,无限的放大,好像让人色变的瘟疫一般,在地面上、在空中,不断的弥散出去,渗透每一寸空间……宛如久旱逢甘霖,暗黑色的泥土随着木系能量的渗透,逐渐出现了一丝丝绿色…… 一颗种子突然裂开,伸出一条苍白的嫩芽,嫩芽透出地面,逐渐变的嫩绿,好像一个新生的婴儿一般,贪婪的吸收着勃勃生机,变得茁壮,绿油油的…… 绿色好像洪水喷发一般,以五色祭坛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渗透出去,暗黑色的沙粒、如龙盘踞般的山岭缓缓的出现了一抹油绿,绿色缓缓的蔓延,向远处的边陲地带延伸出去…… 无数生命的气息从世界种子空间中升起,小草碧绿,树木随风摇曳,一只只小虫子从松散的泥土中钻出来,发出轻微的颤鸣,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限生机…… “噢,我的光明女神在上……”世界种子中,躺在草地上的光暗宝宝被惊醒,睁开朦胧睡眼,突然发现自己身处在荒芜的野外,不由得惊呼,玛瑙版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咕噜噜的,迷糊的打量了四周一眼,然后又倒了下去,嘀咕道,“唉,做什么春梦不好,偏偏就是要做这种荒唐无稽的怪梦,光明女神在上,让我梦见爆|丨乳丨肥臀的美女吧……” “傻逼的小屁孩……”远处,正抓着一只野鸡准备烤的黄小鸡比了一根中指,“没救了……” 呼呼…… 微风轻浮,无限的生机随风飘动,好像只要轻轻吸进一口,便可以延年益寿。 在五色祭坛中央,那一株晶莹剔透的世界种子,光芒璀璨,晶莹如水晶一般,点点光泽如破碎的琉璃一般溅射出来,如梦幻般消散,五彩的光晕,在不断的流动。世界种子树苗长高了三寸,上面的多了一片巴掌大小的叶子,翠绿欲滴,与其余两瓣叶子相得益彰,相互映衬。 赤红色的光泽如水流动,表面上宛如一团烈焰在燃烧,仿佛凝聚了人世间所有火焰的精华,精致而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土黄|色的光泽淡雅而厚重,宛如所有的大地精华都集中在一起,一眼看过去,好像汇聚了千万座大山,万千片大漠的精魂,璀璨而柔和;精致翠绿欲滴的绿叶,如同天地之间最鲜艳的那一抹生命之光…… 刑天的意识感受着整个世界种子的变化,心中情感跌宕起伏。这个世界种子,与真正的世界的差距越来越相似了,尤其是那厚重的大地,喷薄的火山,翠绿的深林草地,还有那个璀璨的星空中的点点星辰,一切都与真正的世界毫无二致……但唯一有些区别的是,世界种子空间中还没有金属,没有湖泊,没有下雨,没有昼夜,没有日月…… “如果我继续吸收了太古水之本源、太古金之本源、太古光之本源,这个世界种子应该可以真正的演化成为一个宇宙吧?”刑天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笑意。 开天辟地,成为一代大神,具有无限的力量,这种好事搁在谁身上都是无比的激动啊,更何况刑天就是一个追求力量的狂热发烧友? 刑天心中一阵激动。目前太古水之本源和太古金之本源的消息已经知道,太古水之本源就在瀛荒,而太古金之本源就在恶魔岛的黄金领上…… 不过……刑天眉心掠过一丝忧虑。 根据他的消息,瀛荒和恶魔岛可不是什么善地,瀛荒虽然是还没有开化的野蛮之地,这个跟前世的那一个恶心的民族有无限相似的野蛮人不可能没有半神级乃至更强的强者,而且,刑天坚信,吃了大亏的海族会就此罢休…… 黄金海域号称三千万里,面积广褒,资源丰富,数千个种族不停地的繁衍,其中还有的一些海族具有远古的血脉,它们的寿命无比的漫长,经历了成千上万乃是数万年的修炼,总会有一些老不死的存在……刑天虽然自负,可是现在还没有到斜眼睥睨天下英雄的地步…… 还有恶魔岛,九千万平方公里的面积,比冰河大陆都还要广褒,资源丰富,到处都是天材地宝,国家、门派林立,天才辈出,稍微培养一下便可以一飞冲天,向苍云岭这般的门派多入蚊蝇,牧野沧海这般所谓的天才连垫底的都算不上……不过,幸运的是,黄金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二流门派了,只有酒仙一族、上古神族那般才能够算的上是上古传承的庞然大物,稍微跺一跺脚,便可以让整个冰河大陆都抖上三抖。 “不过,这和自己有关系么?”刑天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疯狂的笑意,“能打就打,不能打就逃,大不了,自己举家搬迁进入青春不老神城算了……” 想到这里,心中的忧虑瞬间去了几分。青色的长袖下,晶莹的拳头紧捏,脸上露出一丝坚毅。 “我想要得到的,无人可当!” 刑天轻轻的动了动身体,浑身肌肉突然发出炒豆子一般的脆响,筋骨齐鸣,肌腱一收一缩之间都好像由璀璨的金光爆出,那是源源不绝的强横蛮力所化,不经意间便可透体而出…… 每一寸肌肤都变得晶莹,无暇的宝辉闪烁游离,在漆黑的空间中,透出点点荧光,在黑暗中如水波一般荡漾开来。 每一寸肌肉、每一根肌腱、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充满了膨胀的力量,坚韧、雄壮、强健,只要凝聚在一起,便可以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强壮有力的心跳,在寂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好像有无数只青蛙在呱呱齐鸣,滚滚血液的冲刷,将雄浑的力量注入他的肌体中,顺着气管呼出来,发出雷鸣一般的啸声,晶莹深邃的眸子不时好像有闪电掠过,在黑暗中格外的璀璨。 “半神级九级!”感受到身体内充满了的力量,刑天心中无限的欣喜。 虽然距离前世的巅峰实力还有一段差距,但是随着他的不断地厮杀和努力,正在不断的前进,总有一天能够达到前世的高度! 刑天拳头轻握,突然在他的体外,突然出现了一个翠绿色的圆球,与其余的九个各色的‘界’组合在一起,光芒闪烁,仿若酝酿着无尽的力量,随时可以爆发出来,造成末世浩劫! 第十‘界’凝聚完成! “嗯……”一声轻微的呻吟突然传入刑天的耳中。 黑暗无法挡住刑天的视线,实力到了他这种程度,黑暗视物早已经不成任何的问题,目光悠悠,顺着声音瞧过去,精灵族女王翎雪正躺在地上,目光恐惧的看着他。 此时的翎雪早已经不复当初的天姿国色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高贵尔雅。两个半神级八级的强者的碰撞余波,并不是她一个小小的圣级九级所能硬抗的。浑身狼狈不堪,碧绿色的长裙被能量风暴撕碎,**裸的躺在地上,浑圆坚挺的酥|丨乳丨,白嫩丰满的翘臀,以及那纤长曼妙的白皙长腿。她瑟缩着,一双玉手抱着双膝坐在一个角落里,好像寒冬腊月里街头上划着火柴取暖的小女孩一般无助,可是这并不损坏她的风情,洁白皮肤上的点点淤紫瘢痕与透发自骨子的高傲的矛盾组合,让所有的男人都会升起一股强Jian她的**。 刑天微微皱了皱眉头。说实话,对这个精灵女王,他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不过,刑天并不准备取她的性命。毕竟,她还是精灵族的女王,如果是一个普通的种族的王,杀了也就杀了,什么女王,在刑天的眼里,连狗屁都算不上,可是这个精灵族与刑天的关系匪浅,刑天可不愿意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让傲雪和斯雪的心中有任何的疙瘩。 “真麻烦。”刑天嘀咕了一句,在翎雪那惊恐和无助的目光中,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一记掌刀砍在了翎雪的脖子上,精灵族女王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 翎雪好像做了一个恐怖而离奇的梦。她梦见两个男人打架,打得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她好像是一条小船一般在跌宕起伏,可是无论她怎么想,都无法看清楚两个男人究竟长得什么样…… “陛下,陛下……”一个小精灵撒开脚丫子惊慌失措的跑进来,俊美的脸上泌出点点汗珠,红扑扑的,很可爱,她的晶莹眸子中闪烁着喜悦的泪花,就像是一个被老师奖励了一朵小红花的幼儿园孩子,气喘吁吁的跑回家,恨不得让家长都知道。 “发生了什么事了?”翎雪黛眉轻皱,对这个小精灵的冒失似乎有些不满。 “陛下,你去看看吧,我们的生命之树又长出新芽了!”小精灵咕噜噜的眼珠子满是小星星。 翎雪抬起晶莹的玉臂,顺手打开了狭小的窗子,温柔的阳光顺着窗子照进来,落在她的白皙的脸上,泛着晶莹圆润的光泽,看到外面的那一株巨大的生命之树,翎雪瞬间呆住了! 窗外,那一株原本充满了浓郁死气几近枯萎的生命之树,居然散发出勃勃生机,鲜艳的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青翠欲滴……914邀请函 柔和的阳光普照,从生命之树的缝隙中射下来,星星点点,如破碎的琉璃,坠落在碧绿的草地上,氤氲雾气中,显得格外的梦幻。(_泡&书&吧) 生命之树下,所有的精灵都激动万分。他们看着生机勃勃的生命之树,不由得激动的匍匐下去,亲吻着这片芬芳的土地,就好像是虔诚的信徒,在向他们所信仰的神灵祈祷一般……泪流满面…… “刑公子,谢谢你。”大长老感激涕零,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好像是看着救了自己九次生命的恩人一般,蕴含着无限的感恩,刑天敢确定,如果此时他提出让大长老舍身为奴的要求,她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翎雪依然着着一袭碧绿色的长裙,幽雅长裙裙裾拖地,略收的纤腰摇曳,袅娜多姿,娉娉婷婷,衬托着丰满浑圆的酥胸以及圆润挺翘的隆臀的玲珑曲线,格外的诱人。她面带着高贵的笑容,宛如一个真正的女皇一般,集万千贵气于一身,亭(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