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15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1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15部分
战天(冰锋)-第215部分远离战火,远离杀戮,身边有家人陪伴着,这种感觉格外的舒畅,让刑天的灵觉特别的清晰,他好像是天地之间的一个游客,以一种宠辱不惊的心态,继续走了下去。 “好不容易才得到这么一个机会,好好享受吧。”身后突然传来了轻轻的说话声。 “你怎么也来了?”刑天回过头,笑着说道。 龙紫嫣,魔兽深林的紫金龙皇,她有着玲珑的身段,娇媚的脸蛋白皙无暇,星眸婉约,波光琉璃,弯成了两轮弯月,精致的鼻梁如巧夺天工的精致物品一般,鼻梁下两瓣不薄不厚的嘴唇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璀璨的笑容,修长粉嫩的脖颈下,是精致玲珑的锁骨,深V字型开口的紫色连衣裙,并没有让她的完美身段沉寂,相反两团被积压的胀鼓鼓的胸脯挤出一片白茫茫的肌肤,在深夜中皎洁的月华下,洁白无瑕,腰上系着一条紫色的腰带,更显得她的柳腰的纤细,翘臀展现着让人惊心动魄的弧线,盈盈裙摆下,是一双晶莹的水晶高跟鞋把可爱精致的小脚包裹住,更显得她的高挑。 她好像深夜中的精灵,与夜色融为一体,又如一个古堡中休养的显贵皇族,每一个动作都优雅而高贵,一颦一笑之间,都有一股妩媚在流动,让人欲罢不能。 “看到你出来了,我也跟着过来了。”龙紫嫣笑着走过来,与刑天并列,在刑天那一只在她柳腰上抚摸着的大手的轻轻一勾下,顺势偎依在刑天的怀里。 “美女,难道你不知道,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男一女独处,是很危险的事情么?”刑天丝毫不客气,一只手在那挺翘的美臀上揉捏着,坏笑着问道。 “我知道。”龙紫嫣眸子中水波流连,红唇轻启,轻声说道,“可是,作为紫金巨龙的龙皇,即使再危险,也不能后退啊!” “那……”刑天轻轻的在她的精致的耳垂上咬了咬,大手用力的按着龙紫嫣的翘臀往前一压,顶起来的火热刚好顶在了龙紫嫣的小腹上,“就迎着危险,克服困难吧……&” “嗯……”龙紫嫣刚想要开口,可是那两瓣红唇却突然被覆盖了,一股浓郁的阳刚之气迎面而来,让龙紫嫣瞬间迷失。那已经偷偷溜入了胸前两座圣地的大手火热而滚烫,捏着两团柔软变换着形状,采摘着诱人的樱桃,让她浑身酥软…… 衣衫轻解……不知道何时,两个人的衣衫已经坠落,扔了一地。羊脂白玉般的肌肤,宛如精美的琉璃,轻轻一碰,便会破碎。紫色的秀发,如云一般坠落…… 夜色清凉。 刑天搂着龙紫嫣的美妙胴体,好像摆弄着一件精美的瓷器,轻轻的放在了石凳上,健硕有力的身躯压了上去。 “唔……嗯……”沾满了露水的石凳,一股凉意从肌肤渗入,龙紫嫣身体微微一颤,腰身微微往上一挺,想要摆脱那一股清凉,却意外的迎上了刑天的坚挺,直捣黄龙…… 树荫下,月华如水。 两具白花花的玉体,在石凳子上纠缠在一起,抵死缠绵。各种虫子的鸣叫声好像一曲完美的交响乐,显得格外的嘹亮,把那急促的喘息和撩拨的呻吟声,遮掩的一干二净。 今夜无眠。 …… 黄金海域。 瀛荒。 瀛荒作为一个并不算大的小岛,人口并不多。与外界隔绝的他们,虽然已经摆脱了茹毛饮血的时代,可是跟冰河大陆九州相比,却显得有些格外落后。 可能是因为地理的问题,这里的男女差别很大。女人漂亮伶俐,高挑,却只是男人的玩物和财产。而男人的身高相对较矮,因此被外人称为矮矬子,亦或者是瀛倭。他们龌龊、下流、卑鄙、没有丝毫的道德理念,没有任何的羞耻感。他们可以毫无羞耻的与他们的姐妹在山野或者当街交配,如果有客人来,那么他们家的女人绝对是要陪客人睡觉的,越是多女人陪着客人睡觉,他们就越觉得荣幸……这种行为是不被外界的人接受的,因此在外人的眼中,他们就是茹毛饮血没有开化的……禽兽! 或许瀛荒并不是那么有名,可是在半神级的世界,这个瀛荒却还是有一个让他们忌讳的存在的。那边是被瀛倭奉为神灵的八岐大蛇。八岐大蛇是一头魔兽,有八个头颅,代表着金木水火土风火雷等八种属性,每一个头相当于一个准神级强者,而另外让人忌惮的还有它的强横的生命力,只要有一个头没有被砍下,即便其余的七个头颅都被砍掉也能够重新生长出来。它贪婪、它好色、它嗜杀,因此格外的让人不待见,很多年前,被人封印在这个瀛荒的小岛上。 瀛荒枯叶峰,月色笼罩,显得有些阴森,空气中不断的传来阵阵的咆哮声,让人毛骨悚然。 一道人影踏着月色而来,迟疑了片刻之后,降落在了枯叶峰上。摸索了半晌,终于找到了一个被枯藤遮掩的山洞,走了进去。 “吼!”片刻之后,一声巨吼传来,格外的阴森冷厉907太古水之本源的消息 ( )月色依旧。 “啊……要死了!”如白嫩柔美的羔羊般的娇躯,伏跪在硕大冰凉的石板上被刑天扶住柳腰的龙紫嫣,撅着浑圆丰腴的美臀,在排山倒海般的攻击下,发出一声声不成音调的呻吟。 这声调被揉碎了,宛如珠帘轻卷,风铃拂动,随着清风散落在四面八方。终于在疾风暴雨之后,渐渐低下去,只变成一丝宛若游丝般的低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龙紫嫣缓缓的喘了一口粗气,不经意间酥胸轻轻的抖动着,两团柔软荡起洁白的|丨乳丨浪,终于从哪一股濒死般的快意中平复过来 她光洁修长的四肢,如同八爪鱼一般缠在刑天身上。光洁晶莹的肌肤,依然残留着欢好后的余韵。 “刑天,要死了!”龙紫嫣抿着嘴唇,媚眼如丝,眸光似水,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又爱又恨。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强大了!虽然她只是初经人事,可是毕竟作为一条巨龙,魔兽深林的紫金龙皇,在体力和**方面具有着雷雨婷等人类所没有的天赋异凛,可是在刑天的面前,却依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感受着依然停留在自己身体内的巨擘依然散发着火热,似乎又有卷土重来的趋势,龙紫嫣心中惊骇,修长的长腿死死的夹着刑天的虎腰,双臂圈着刑天的脖颈,紧密的肌肤接触让她感到到那绷紧的肌肉中所具有的力量,让她脸色羞红,却不敢放开。 “呼呼……”刑天喘着粗气,伏在龙紫嫣的身上,双手在曼妙的玲珑曲线上游离,“怎么样?我的龙皇大人,是不是应该继续发扬一往无前永不气馁不甘惨败的精神,继续克服困难?” “不要……”龙紫嫣美艳如潮,好像树袋熊一般挂在刑天的身上,死不放手,生怕万一放了手之后,那已经酥软无力的娇躯再度被蹂躏,急剧的喘息片刻,“我服了……” 一开始龙紫嫣来找刑天,只是想要和他谈事情的,可是谁知道却被刑天猴急的把她给在这片树林中给推到,那一股阳刚之气让她无限沉迷,直到现在才开始缓过来…… “刑天……”龙紫嫣趴在刑天的怀里,星眸妩媚,宛如呓语。 “嗯?”刑天的大手停留在具有完美弧线的翘臀上,挑了挑剑眉。 “我想要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 “我有太古水之本源的消息了……” …… 瀛荒,枯叶峰。 山洞中。 “什么?你们要用太古水之本源作为诱饵,诱杀一个半神级强者?”一个长着八个头颅的生猛大汉,身高三米,漆黑的肌肉纠结在一起,好像老藤缠树一般,头发散乱,十六只眼睛闪烁着精光,隐藏着点点阴翳,他**着上半身,下身只穿着一条蛇皮做成的精短皮裤,把那一根伟大的祸根压成胀鼓鼓的一坨,格外的醒目。 山洞被凿成了宫殿模样,在宫殿四周,竖立着七七四十九根坚硬的石柱,七七四十九条漆黑的深海铁精打造的巨大锁链横空而来,把生猛大汉团团缠住,好像裹粽子一般。在生猛大汉的摇动下,不时发出刺耳的脆响。 “是的,八岐大蛇阁下,我奉海皇之令而来,请您出山帮助。”站在他面前百米的,是一个海族的半神。丹凤眼,脸如冠玉,唇若涂脂,头顶一双弯角,眸光如刀,手持一张古朴的漆黑令牌,上面刻着一柄海皇三叉戟,正是海神令。 “能够让你们海族动用太古水之本源作为诱饵,并且以海神令调遣四方高手助阵,看来,那个半神不简单。”八岐大蛇桀桀怪笑道。 “好吧,我曾经欠过你们老海皇一个人情,答应过他他日如果有人持着海神令前来,我会出手。”八岐大蛇说道。 “谢谢八岐大蛇阁下。” “既然如此,打开铁链的钥匙带来了没?”八岐大蛇用力一拉,四十九条铁链哗啦啦作响。 “早已经准备好了,八岐大蛇阁下。”海族半神微微一笑,一柄散发着凛冽杀气的巨剑插入了八岐大蛇身前的一个缝隙中,七七四十九条沉重铁链瞬间崩断! “哈哈哈……”狂暴的笑声格外刺耳,宛如雷鸣轰动,在石洞中回荡,刺激着整个山东都好像在震动,八岐大蛇双臂一挥,八个头颅合二为一,三米高的身躯宛如一尊庞然大物,阴森而幽幽,“我八岐终于脱困了啊……” …… “黄金海域?海族?”刑天的手停留在龙紫嫣丰满的柔软上,夹住了一颗粉嫩的樱桃,轻拢慢捻抹复挑,让龙紫嫣气喘吁吁,这才停了下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我要往海族赶一趟了。” “咯咯……”龙紫嫣媚眼如丝,檀口吐着幽兰,潮红的脸蛋格外的妩媚,极具**之后的风韵,按住了刑天的大手,咯咯笑道,“再次之前,你还是先去一趟精灵深林吧,不然恐怕恐怕傲雪和斯雪要发飙了。” 刑天点了点头,是时候去精灵族走一趟了。答应了傲雪的事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兑现,刑天都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说起傲雪,刑天仿佛又感受到那火爆柔软的娇躯,高傲的精灵在自己的胯下婉转呻吟,最后不得不俯首求饶,那种风情,让他血脉贲张,挺枪再战…… 刑天在军神府呆了差不多一个月。这一个月,他陪着萧雅兰散步,说笑话逗她开心,与刑日刑星鬼见愁等人畅饮,陪着诸女闲逛……清闲的日子,格外的安宁和平静,可是刑天知道,这对他是一种奢侈品。 他的身上充满了太多的疑团。让他心中疑虑重重的同时,不得不去找出答案。而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该如何去寻找。 上古莽荒世界,六道轮回! 身上的疑团,让他心中不安。在没有把身体内的不安定因素彻底的解除之前,刑天坐卧难稳。因此,上古莽荒世界,必须要去! 而在此之前,他必须要达到准神境界,甚至进入神级!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西斜的阳光缓缓的敛入了海平线,漫天的星辰点点,月色如水,天蓝城是一个不夜之城,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刑天一身普通的青衣覆体,走在人群中,他的气势内敛,与周围的环境已经融为了一体,走在大街上,跟普通凡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皇城如旧。古老的城墙散发着古朴沧桑的气息,岁月如斯,却难以掩盖宫殿群的恢弘磅礴大气,古老的护城河,围绕着皇城环流,守卫着九州的中枢。 皇城守护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隐藏在暗中的高手也不计其数,即便是一只蚊子也休想进入。 刑天走到皇城大门前,被两个刀枪明晃晃的士兵给拦住了。 “皇城重地,不得进入。”洪亮的声音杀气腾腾,似乎只要刑天稍有迟疑,便会被锋利的刀枪捅成马蜂窝。 “发生了什么事?”一个统领打扮的人从宫门走出来,国字脸,浓眉大眼,显得很是沉稳,步履沉稳,行走如风,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咦?战神……”国字脸突然单膝跪在刑天的跟前,扶着剑的手微微颤抖,“暗夜御林军第一统领王守国参见战神大人!” “什么?战神?”两个士兵仔细的一看,顿时魂飞魄散。每天操练的时候都要经过天蓝帝国的最大的那个广场,那个屹立不倒的战神铜像早已经在脑海中无比的熟悉,可是现在……自己居然拦住了战神? 噗通……两个士兵慌忙不迭的下跪,“战神大人,卑下知罪。” “算了,都起来吧。”刑天挥了挥手,“我要去见武媚娘,你们先退下吧。” “是,大人。” 王守国挥了挥手,让两个士兵退了下去,旋即目送着刑天进入到皇宫中,继续开始巡逻。 御书房,武媚娘正在批阅着周折。此时的她已经褪去了金色的龙袍,柔软的身段披着一件朦胧的轻纱,白皙的肌肤在雪亮的魔法灯光下,流离着无暇的光泽,碧绿色的柔软抹胸,紧紧的包裹着丰满的兔子,素面朝天,发髻已经解开,没有了白玉簪别着的秀发如云般坠落下来,让她更显得成熟而别具风情。 御书房的门轻轻的推开了。 武媚娘皱着眉头,愤怒的抬起头来,喝道,“小婉,我不是吩咐过,如果不是特别紧急的军情,晚上不能有人进入我的御书房么?还有,进入御书房之前要做什么这基本的宫廷礼仪你居然不知道……” 声音突然噎住了,武媚娘眸子中的怒火突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难得的羞涩和惊喜,虽然隐藏的很深,却依然难以逃过刑天的眼睛。 刑天关好御书房的门,懒洋洋的靠在门上,深邃的目光在武媚娘的娇躯上游离着,嘴唇微微一翘,勾起一丝耐看的弧度,“我的女皇陛下,什么事这么大的火啊?要不要微臣先帮你泄一泄?” “哼!”武媚娘长身而起,如画轻纱下,碧绿色的抹胸和亵裤,衬托出她的玲珑身段,鼓胀鼓胀的胸脯,平坦的小腹丝,晶莹的柳腰,修长的大腿,看上去丝毫没有生完孩子之后的余赘,相反,更加显得成熟,风情万种。 “刑天,你给我过来!”908魔兽深林 ( )多年不见,武媚娘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霸气凛然的女皇。泡-书_吧(WwW.PoShU8)好像是一个高贵的女骑士,仰着白天鹅般的脖颈,在蚀骨**的娇吟喘息声中,疯狂的驰骋着。 轻纱落地,抹胸和亵裤早已被撕成粉碎,一双白玉般的精致小手撑着刑天的宽敞胸膛,口吐幽兰,香汗淋漓…… “哦……”好像在惊涛骇浪中奔腾起伏的小船,消耗了全部的力气,高傲的女皇陛下终于还是难以降服刑天这匹骏马,反而倒在了刑天的胸膛上。 “我的女皇陛下,现在,该我了吧?”刑天嘴角翘起一个邪逸的弧度,把武媚娘拉了起来,让那丰满的柔软娇躯伏在御书桌上,从后面一挺而入…… 宛如暴风骤雨般,淋漓的快感让武媚娘浑身颤抖,精神飘忽,那一种濒死的快感让她浑身酥软,陷入疯狂…… 云散雨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武媚娘被刑天搂着坐在刑天的膝盖上,浑身酥软,倒在刑天的怀里。 “刑天,你这个变态……”柔柔的声音酥软无力,女皇陛下一口咬在了刑天的**上,留下一轮齿印,到现在为止,女皇陛下感觉好像浑身的力气已经被抽空,比连续批阅了三天三夜的奏折还要疲倦。 “嘿嘿,我的女皇陛下,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吗?”刑天坏笑着,用力一顶,顿时武媚娘浑身一颤,身体更软,柔若无骨。 “今晚怎么这么有空过来我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武媚娘翻身坐起,拿起轻纱披在身上。 刑天大手一拉,武媚娘娇媚的身躯再度被刑天拉了回去,坐在他的膝盖上。 “媚娘,谢谢你。”刑天轻轻的靠在武媚娘的耳边,哧啮着武媚娘的晶莹耳垂,沉声说道。 武媚娘浑身一颤,转过脸去,月色下,洁白无瑕的脸蛋上两道泪痕轻轻的滑下。 “谢谢你照顾我的家人,谢谢你……”刑天心中柔柔的,大手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庞,拭去泪痕,轻柔的说道。 这个女人,从海神岛开始被自己收服,打入了灵魂烙印,可是那高傲的性格以及坚毅的性格,让他们的关系并不像主仆,反而更像是利益交易的关系。随着两个人的关系渐入佳境,两个人更像若即若离的夫妻,既是同床异梦,又像相濡以沫。刑天的性格洒脱豪迈,可是心中却有着一种大男人主义的霸道,而武媚娘冷血独断而专横,两个人的性格注定他们无法像普通的夫妻一般生活着。可是,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亲密,从以前的华夏到现在的九州,从屹立不倒的军神府到虎头虎脑的刑霸,两个人已经是千丝万缕,难以分离。 “刑天,我爱你!”斩钉截铁的声音,从武媚娘的檀口中吐出来,她的脸上极为狂热,分开双腿缓缓的坐了下去,坚毅的脸蛋格外的妩媚,“给我……” “……”刑天心中一颤,一股无与伦比的喜悦和成就感从心中升起。能让刚毅的武媚娘说出这三个字,可见她的爱已经深沉到何种程度! 一夜疯狂,两个人都几近虚脱。 “你是为了九州龙脉而来的吧?”武媚娘**着身体蜷缩在刑天的怀里,呓语般的说道。 “嗯。”刑天抚摸着宛如珠帘般散落的如云秀发,点了点头,“九州龙脉太过于诱人,在我离去之前,我一定要把它给处理好,我不能再给九州留下隐患。” “九州龙脉关系太大,一旦被吞噬,天蓝帝国必将大乱……”武媚娘皱了皱秀眉,“你如何处置?” “九州龙脉是九州气运所在,是你执政之后登上女皇之位,万千民众的信念凝聚而成,与你的关系息息相关。所以,九州龙脉必须要你去融合,融合之后,你的帝皇剑气必定可以修炼到巅峰。”刑天说道,“以后,你就是九州千秋万代当之无愧的帝皇!” “不过,融合九州龙脉需要的时间太长,再次之前,我要把所有的一切不安定因素完全扫光!”刑天的眸子中掠过一道森冷的杀机。 “嗯。”武媚娘螓首,脸上带着浓浓的春情,“刑天,谢谢你。” “我们还用得着说这个么?”刑天嘴角微微一翘,伸手在肥厚的翘臀上拍了拍,“你是我的女人!” “咯咯……”武媚娘此时好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圈着刑天的脖子,眸子中满是浓浓的爱恋,“刑天,我真的很高兴,能够在这个世界认识你,我不孤单!” 刑天轻轻的在她的红唇上啄了一口,“嗯,我也是。” …… 魔兽深林,古树参天,野草丛生,格外的荒芜。微风轻轻拂动,枯枝败叶中传来一股腐朽的味道,让人作呕。 精灵森林位于魔兽森林深处,因为精灵族无论是男女,容貌都极为姣美,惹得外界的人极为垂涎,经常有猎人捕捉精灵,为了减少损失,精灵族的老前辈布下了一个结界,圣级强者以下,基本难以进入。 刑天与傲雪、斯雪两人缓缓的在丛林中走着。阴森而晦暗的密林中,刑天搂着两个绝色美女的芊腰,感受着那柔软的火热娇躯,双手不由自主的游动着,以至于斯雪和傲雪两个美女一路走来都是满脸通红。 傲雪和斯雪都已经领悟了自然之心,在一年前已经进入半神级,两人亲近自然,与花草数目为伍,感悟着自然生命,境界和实力都飙升的极快,已经接近了半神三级,而斯雪的资质更好一点,实力已经达到了半神三级的巅峰。 “夫君。”斯雪温柔的说道,“我们快到了。” “色狼。”傲雪瞥了刑天一眼,旋即娇呼一声,跳了出去。原来刑天的手已经伸入了她的翠绿色的长裙内,在她的丰满臀部上捏了一把。 “夫君不要……”斯雪性子比较柔和,尤其是成为刑天的女人之后,对刑天更是百依百顺,抿着嘴唇,死死的按住刑天放在胸脯上的大手,喘息着。 “哼!”傲雪皱着小琼鼻,布满的说道,“斯雪你就是太顺着他了,这家伙越来越过分。” “傲雪,你确定你不是在挑衅我?”刑天嘴角一翘,剑眉一挑,“是不是昨晚的惩罚还不够,现在还要我动手?” 傲雪吓了一跳,赶紧闭嘴。昨晚被这个男人挑逗着整整半夜,然后在自己的软语哀求下才把自己送上了巅峰,一觉醒来浑身无力,浑身骨头都快散掉了,如果再来一次,回到族里,她还有脸见人么?再说了,这里离精灵族太近了,如果被其他精灵看到,她不羞死人才怪。 碧绿色的结界,淡淡的光芒在流转,已经很晦暗,结界稀薄,似乎只要用手指轻轻一插,便会瞬间被捅破。 “这里就是我们精灵族的守护结界,现在已经极为单薄,如果不能够救活生命之树,那么这个结界迟早会散去,到时候精灵族……”斯雪目光中蕴含着一丝泪光,悲哀的说道。 “放心吧,有我在。”刑天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 “嗯。”斯雪看了刑天一眼,目光中充满了信心。 世界种子内,五行祭坛轻轻颤动。刑天心中微微一跳,旋即喜上眉梢,“难道,太古木之本源,就在这里?” 斯雪和傲雪是精灵族的大长老,不需要通报,直接带着刑天进入了结界中。 “快看,斯雪长老和傲雪长老回来了。” “她们中间的那个男人好像是人类啊,原来人类是这样子的。” “听说斯雪长老和傲雪长老嫁了一个人类,难道这就是她们的夫君么?好普通啊……” 不少精灵喋喋不休,围观着,指指点点。 刑天不以为忤,扫视了一下人群,旋即打量了一下四周。精灵族居住的地方与人类不一样,他们居住的地方是用一种特殊的种子种出来的屋子,翠绿色,充满了自然气息,看上去好像是艺术品一般。精灵族是天生的贵族,他们的每一样东西都力求幽雅和完美,追求完美已经达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程度。 突然间,围观的精灵分开,两个身材娇美的精灵族长老拥着美艳而自然的精灵族女皇快步走了过来。 “女皇陛下。”傲雪和斯雪赶紧行礼。 刑天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精灵族女皇,眸子中闪过一丝惊艳。浑然天成的优雅、妩媚、清纯集于一身,说不出的矛盾,看上去确实极度的和谐。碧绿色的连衣长裙布满了褶皱,把她丰满火爆的身材给凸显的淋漓尽致,碧绿色的秀发如云洒落,坠落在地上,长长的睫毛轻眨,眸子深邃似海,坚挺精致的鼻梁下,性感的红唇似火,似乎要把人给焚烧殆尽。 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一颦一笑,都把那天生的高贵展现的淋漓尽致,笑意妩媚,轻轻点了点头,“傲雪长老、斯雪长老不必多礼。” “这位就是九州战神刑天阁下了吧?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精灵女皇声音细腻,如珠玉坠地,清脆悦耳,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着痕迹的淡漠,让人不会觉得太过于亲热,也不会过于生疏。 “呵呵,幸会幸会……”某人装模作样的假惺惺的抱拳,虚伪无比的说道,“女皇陛下天生丽质,集天下美丽于一身,让天月都黯然失色,刑某能够有幸窥见女皇陛下容颜,实乃是毕生之大幸……” 女皇陛下?某人一边恭维着,目光一边顺着碧绿色的褶裙露出来的白茫茫酥软挤出来的沟壑往下,心中坏笑,啧啧,极品哪……909太古木之本源 ( )精灵族是一个好客的种族。但是,精灵女皇显然没有心思让刑天多呆,生命之树关系着他们精灵一族的存亡兴衰,所以,在客套了半晌之后,精灵女皇径直把刑天带到了生命之树下。 “刑公子,这就是我们精灵族的生命之树。”精灵女皇的脸上带着一丝哀婉,“现在,生命之树已经几近枯死,虽然它表面依然翠绿,可是已经不能够生产生命之水了,相反,这两年还是靠着傲雪长老带回来的生命之水维持着。” 刑天点了点头,他自然可以感觉得到。眼前的这一株生命之树已经面临着死亡的危机。虽然它的表面依然翠绿,可是那翠绿中却蕴含着浓郁的死气,到了刑天这个境界,即使有零星半点的异常都能随时感受的出来。 “咦?”刑天皱了皱眉,目光落在了生命之树上。他感觉到,这一株生命之树的生命力从生命泉水中吸进,但是有一大部分随着树根没入地底,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刑天明明感觉到地面下,有着一股浓郁的木属性的力量,浓郁而凝结,那是凝练无比的生命气息…… “太古木之本源!”刑天心中大喜,终于确定了,在生命之树下,就是太古木之本源。 “怪不得。”刑天恍然大悟。造成生命之树半死不活的罪魁祸首就是太古木之本源。太古木之本源有灵,能够自主的吸收周围的木属性的能量,虽然也经常会反馈部分回去,不至于造成树木枯死,草木凋零,但是生命之树实在是太特殊了。 生命之树蕴含的木属性的力量实在是庞大了,以至于太古木之本源都无法抵御这种诱惑,把生命之树的生命力吸收了大部分进去,而反馈回来的只有一小部分,根本就无法维持生命之树存货所需,久而久之,生命之树蕴含的生命力越来越少,加上太古木之本源的剥夺,因此越来越虚弱,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刑天敢肯定,不出半年,生命之树必定会枯死! “刑公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生命之树枯死?”精灵女皇目光如炬,明察秋毫,显然已经猜到刑天得知了真正原因,问道。 傲雪和斯雪也炯炯的看向了刑天。 “太古木之本源。”刑天沉了片刻,倒也没有丝毫的隐瞒,直言道,“太古木之本源就在生命之树的下方,它不断的吸收周围的树林的生机,同时反馈一部分回去,但是生命之树所需要的生命之力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可是太古木之本源太过于霸道,返还的部分生命之力根本就无法让生命之树存活,因此,生命之树才会枯死。” “太古木之本源?”精灵女皇微微颔首,旋即笑道,“既然已经知道了原因,解决问题也就不急于一时了,刑公子和傲雪斯雪两位长老一路走来,风尘仆仆,还是先请沐浴更衣,今夜,本皇将在精灵圣殿中设宴招待。” 刑天目光如电,微眯着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精灵女皇,里面蕴含着深刻的意味,看着精灵女皇,刑天心中微微一动,旋即一笑。所有的精灵族都期待着能够早日早时恢复生命之树的健康,一开始这个精灵女皇还是心急火燎的,可是现在居然不着急了,这其中肯定有猫腻…… “解决太古木之本源,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刑天笑道,“反正我来精灵族就是解决问题而来的,不如先解决了问题吧。” “这个实在是太好了,感谢刑公子。”精灵族的长老感激涕零。 “大长老,不得无礼。”精灵女皇冷喝道,“我精灵族作为一个高贵的种族,礼数要到位,刑公子初来乍道,我们岂能失了礼数?传出去,我精灵族的颜面将置于何地?” “是,陛下。”大长老一脸羞愧,转身示意道,“刑公子,这边请!” “呵呵,如此,就麻烦陛下了。”刑天不再坚持,笑了笑道,转身跟着大长老走了过去。心中却是在冷笑不已,这个精灵族女皇,肯定他妈的有问题…… …… 夜色已深。 生命之树下,无数枝叶交叉形成的女皇座椅上,精灵女皇翎雪正襟危坐,不知道在想什么。 月亮已经升上了半空,月华倾洒下来,披上了一层柔和的轻纱。地面上悄无声息,所有的精灵都已经进入了梦乡。翎雪从椅子上跳下来,一双眸子略微显得有些阴翳,片刻之后,大袖一挥,在整个宫殿内布下一层|丨乳丨白色的结界,而后,高贵的躯体,从生命之井跳了下去。 生命之井正是生命之树生产生命之水的地方,如今已经干涸,翎雪好像魅影一般在黑暗中穿行着,很快便已经来到了一个翠绿色的浩大空间中。 在这一方翠绿色的空间内,一个**着身体的男人盘膝而坐,吞吐着周围的碧绿色的氤氲雾气,丹凤眼,宝剑眉,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器宇轩昂,身材雄壮,翠绿色的卷发,显得特别英俊。黄金分割的身材,每一寸肌肉都具有特别的美感,妖艳邪逸,而充满了勃勃生机。 “翎雪,你怎么来了?”英俊男子目光突然睁开,碧绿色的瞳孔中掠过一丝惊艳,邪逸的笑道,“怎么?才一天没见,就想我了?” “啐……”翎雪脸色通红,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一丝高贵的精灵女皇的模样,那神情十足的一个初尝禁果的少妇,看见英俊男子的脸庞和雄壮,心旌荡漾,“不要脸,谁想你了?” “哦,原来我的女皇没有想我……我太伤心了。”英俊男子一脸悲痛,虽然是装出来的,却让翎雪心疼。 “好啦,好啦,人家想你还不行么?”翎雪扑在英俊男子的怀里,任由英俊男子在她的身上乱摸着,脸色通红,“木,你修炼的怎么样了?” “快了,我现在已经达到了半神级九级,只要再给我几年时间,我就可以达到神级。”木笑着说道,“到时候我给你灌输更多精纯的太古木之本源,让你也达到神级,我们一起逍遥人世间。” “木,现在来不及了,傲雪和斯雪已经带来了九州的战神刑天,他已经知道你就在这里,如果不是我拖着他,今天他已经进来了。”翎雪着急的说道,“我们该怎么办?” “九州战神?”木剑眉微微一皱,“怪不得我今天感觉到一个让我感觉到恐怖的半神级强者,难道就是他?” “是他。”翎雪说道,“他实力太强了,恐怕一下来就露馅了,我们该怎么办呢?” “哼,如果他真的敢下来,我就把他彻底的抹杀在这一片空间内。”木邪魅的脸上萦绕着点点杀机,“在这片木属性的空间内,我的实力可以超十倍的发挥,他不下来还好,下来了,我就让他上不去!” “是么?”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随着这个声音,空间骤然扭曲,刑天的身影骤然出现在这个翠绿色的空间内,他的脸上带着邪逸的笑容,看向了赤身**的木,“原来太古木之本源已经被人夺了舍,我还以为已经诞生成灵了呢。” “你是谁?”木面上的肌肉抽抽,身上氤氲雾气凝聚,形成一身碧绿色的战甲,警惕的盯着刑天,“你怎么进来的?” “刚才你不是说要把我彻底的抹杀在这片空间内么?”刑天剑眉一挑,邪笑道,“现在怎么问起我来了?” “他就是刑天!”翎雪微微呼了一口气,从木的怀里走到一边,冷冷的说道。 “原来是你。”木面色有些狰狞,“我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找上我?” “没有为什么,只是你不应该抢了属于我的东西!”刑天冷笑一声,罗睺战刀一刀劈出! 冷厉的漆黑刀气长达百丈,在翠绿色的空间内,显得格外的肃杀,与展现着勃勃生机映衬下,漆黑刀气更显得肃杀、破灭、冷厉,突然,刀气一化为百,交织成为一片巨大的刀气网,向木笼罩而下! 木脸上略微显得有些惊恐,身体诡异无比的朝后面退去,一根碧绿色的竹竿出现在他的手中,竹竿长达一丈,通体如翡翠般碧绿,竹节晶莹剔透,有七瓣叶子,充满了勃勃生机,木用力一挥,太古木之本源的力量从竹子上激发出来,打出数百道碧绿色的竹叶影子,蕴含着凌厉杀机,与凌空刀气撞在一起! 一旁的翎雪看着那一杆碧绿色的竹子,眸子中掠过一丝隐晦的贪婪。 “是你逼我的。”木盯着刑天,俊俏的脸蛋扭曲,碧绿色的眼睛充满了阴霾和重重杀机,揉身扑上,身体与碧绿色的竹竿合二为一,连连打出数百道碧绿色的竹影! 刑天脸色一肃! 重重的竹影,让他感觉到无限的压力。竹影,看似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其实是蕴含着无限的杀机,其中蕴含着部分木属性的神则,对他造成极大的压力! 可是…… 刑天脸上掠过一丝浓烈的杀机,罗睺刀在手,欺身而进,横跨扭腰出刀!一气呵成,一道长达百丈的肃杀刀气再次横空而出! 破灭第一刀!910苦战 ( )木完全没有想到,他这一辈子算是倒霉透顶了。 作为一个(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