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10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1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10部分
战天(冰锋)-第210部分的气势宛似可以撕裂苍穹,具有无限毁灭意志的一刀,直接把虚空彻底的黯灭了! 砰! 巨大的龙爪威压无限,似乎可以洞穿大地,引起万千岩浆喷射,山岭破碎,生灵涂炭,一爪抓下,天地之间骤然撕碎开来,久久不能重组!而破灭刀芒更是直接,没有任何的实质内敛,贯通了刑天的武道意志的一刀,锋芒所向,一切都将毁灭! 毁灭!毁灭!毁灭! 刑天的武道都是为了杀戮和毁灭而诞生的,六岁进入荒泽,杀戮十年,早已经把意志锤炼的无比的坚定,而之后更是转战四方,杀戮无数,磨砺出一身雄浑实力。他的武道一直都是简单而有效,他推崇毁灭,所以他的武道意志中,只有毁灭! 毁灭一切! 精气神、武道意志全部汇聚一炉,凝聚出破灭一刀! 嗤! 一声轻轻的声音,却宛如洪雷一般在虚空中炸响! 今天心情好,四更……第一更到879前往彼岸 天荒龙拳,贯通古今未来,通天彻地,具有排山倒海之威,黑压压的一片,遮蔽半空,横亘苍穹,无尽的龙威如虹如电,似乎要把苍天颠覆,大地倾斜,虚空破灭! 破灭刀芒横扫,罗睺战刀除了刀柄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已经彻底的陷入了虚空中,其犀利程度已经超越了普通的神器,冷厉的刀芒如同狂雷一般扫出,天地之间一片迷茫,在不停的归零! 两者相撞,没有惊天的巨响,也没有庞大的能量风暴,唯有那轻微的雀好像炸雷一般的脆响…… 天荒龙拳幻化而出的横空龙爪,宛如纸片一般,被破灭刀芒彻底的劈成两半! “哼!”刑天看着巨大的龙爪,冷笑一声。泡-书_吧()九级半神以下,他来一个杀一个,虽然这四条巨龙打出的是杨凌的八荒龙拳的第七式,可是他们的境界还没有到,根本还没有领悟其中的精髓,徒有其形而无其神,怎么可能是他这一灌注了他的精气神及武道意志的一刀的对手? 噗! 四条巨龙骤然分开,由龙形变成了人形,四个粗莽大汉脸色苍白,不可思议的看着刑天,眼中全是绝望。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们所能匹敌的! 逃! 四条巨龙对视了一眼,突然转身,四散奔逃! “想走?”刑天看着那四道向四个方向飞射而出的流光,冷笑一声,双手一挥,连连四掌拍出,四只金色的大手掌横空而出,向四个方向飞射而去,遁入虚空中,不过一瞬间,四个粗莽大汉就被四个大手掌给捏住,抓了回来,看着刑天脸上的冷冽笑容,紫龙等人不由得心中发凉。 “嘿嘿,跑的挺快的嘛。”刑天咧嘴一笑,白亮的牙齿好像玉石一般,透出一股寒气,让紫龙等人后背发凉。 “麻辣隔壁的,居然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刑天一巴掌抽了出去,摔在了紫龙的脸上,紫龙脸上的横肉好像荡起一股子的波澜,好像浪涛一般。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们!”紫龙愤怒不已,哼哼道。 “嘿嘿,杀了你们?”刑天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那目光好像一个财迷是在看待一群金元宝,“啧啧,等我把你们给封印了,签订了契约,然后把你们发配去开荒,哈哈……” “嗷嗷嗷嗷……老爹,又有人来了啊?欢迎新童鞋前来报到……”光暗宝宝从刑天的后背露出头来,看着紫龙四人,目光一亮,笑嘻嘻的说道。 紫龙脸色一变,咬了咬牙,浑身斗气鼓荡,咧嘴狰狞笑道,“想要奴役我们?不可能……” “想要自爆啊?”刑天咧嘴一笑,轻轻一掌拍出,雄浑的真气好像汪洋大河一般灌入到紫龙的体内,把他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力量给完全冲散,顺便布下了九重封印。 “嘻嘻,以后就可以骑龙环游整个世界了。”光暗宝宝笑嘻嘻的,也遁入了世界种子空间内。 把几条龙全部丢入世界种子空间内,刑天看向傲如烟,“你没事吧?” 傲如烟拍了拍胸口,高耸的胸脯颤动,让刑天看的两眼发直,傲如烟瞪着两只凤眼,“老娘都快死了,你怎么才来?” “……”刑天翻了翻白眼。 “啵……”傲如烟突然圈住刑天的脖子,甜蜜的在刑天的脸上亲了一口,“不过,还是要谢谢你!”那种死亡的感觉来临的那一股绝望让她差点崩溃,刑天的出现让她彻底的沦陷,劫后余生的哪一种激动让她想要狂呼,疯狂的搂着刑天,妖娆的火热躯体好想要揉入刑天的身体内。 被燕倾天挑起来的欲火再度腾起,刑天咬了咬牙,双手搂着傲如烟,两个人的身影出现在青春不老神城中。 绿草如茵,百花争艳,芬芳四溢,一望无际的花海中,刑天和傲如烟纠缠在一起。皱皱的衣衫被剥落,白皙的娇躯如羊脂白玉一般,成为花海中最为显然的风景线……喘息如潮,那充满了诱惑的罪乱呻吟,宛如空间内最美妙的乐曲,让刑天血脉贲张,挺枪而入…… 悠扬的呻吟,温暖的滑腻,白皙如绸缎一般的肌肤,高耸的柔软,那如水蛇一般扭动的柳腰,星眸轻眨,红唇轻启之间的万种风情,让刑天迷失…… 清风拂动,一望无际的花海轻轻起伏,宛如卷动的万千的浪涛,醉人的芳香随着清风向四周弥散,在花海中央,一男一女疯狂的纠缠着,良久之后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而疲惫的喘息,终于停止了下来。 “我不行了……”傲如烟浑身发软,弥漫的花香中,与心爱的人一起,在这无边无际的花海中作爱做的事情,这一种奢侈的浪漫,让她迷失。 “如烟……” “嗯?”傲如烟好像一直温顺的小猫一般,格外的温柔。 “我很快要走了。”刑天的大手在柔和曲线的光洁背上游弋,说道。 “嗯,我也要去。”傲如烟说道。 “呃……”刑天诧异的看了傲如烟一眼,这个女人,真的是傲如烟么? “哼,芷晴妹妹比我小,哪个方面都比我优秀,我一定要留在这里修炼,早日赶上她。”傲如烟傲然说道。 “嘿嘿,有一个地方你比她优秀……”刑天笑道。 “什么地方……” 刑天一手抓在那一堆丰满的软肉上,用力一捏,变换着诱人的形状,“这里……” “哦……要死了……”星眸无力轻眨,火红的唇,似火一般强烈。 …… 一条黄泉,贯穿整个地狱。黄泉没有源头,没有人知道黄泉究竟来自何方,有人追寻过黄泉的源头,可是却没有结果,往上追溯,却没有任何的结果,黄泉宛如从悠悠亘古流出来,绵绵不息,连连不断,流向远方,却没有尽头,不知道何处是终点。悠悠亘古,从地狱诞生开始便已经有了黄泉,千百万年前开始流转,千百万年后依然流动,亘古不息。 黄泉如海一般宽阔,一望无际,滔天的血浪咆哮,惊涛骇浪穿空拍岸,声势浩大,震动九天。海浪滔天,把天空都渲染成更为浓郁的血色。 岸边,刑天和冰芷晴并肩而立。充斥着腥味的风挟裹着无尽的血腥味在四周蔓延,两个人衣衫飘飘,宛如在血色浪漫中的情侣。 花了三天穿越了死寂之地,刑天和冰芷晴已经来到了黄泉的岸边。涛声如雷,漫天的骇浪冲天而起,数百丈高的浪涛卷起,旋即重重的落下,溅射出一朵朵晶莹而凄凉的血花。 “这里就是黄泉?”冰芷晴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圣洁的脸庞宛如不沾人间烟火的仙子,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一朵在山野中灿烂绽放的幽兰,此时此刻,她却偎依在刑天的怀里,脸上柔情款款,好像跌落凡尘的仙子一般,那温柔的目光就好像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妻子一般。 刑天点了点头,看着浩大的黄泉,刑天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看到这庞大的黄泉,他不由得想起了他凝聚的血海领域,那磅礴的海域,滔天的骇浪,都是那么相像,无尽的漆黑冤魂从海面上腾起,化作一头头凄厉的恶魔,在不断的咆哮,搅动着漫天的骇浪,怨气、死气不断的扩散,一阵阵迷魂的音浪摄人心神,如果仔细去听,很容易迷失在其中。 刑天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冰芷晴好像感觉到刑天的不快,抬起头来,柔柔的小手在抚摸着刑天皱着的眉头,“你没事吧?” “我没事。”刑天摇了摇头,搂着冰芷晴的柳腰的手不由得紧了不少。看着这个温柔似水的女孩,刑天心中忍不住掠过一丝呵怜。这个来自黑暗深渊的女孩,高高在上,宛如仙子一般,却被自己给变成了一个温顺而体贴的小妻子,这让他心中颇为得意。 “快看,有船来了。”冰芷晴好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从黑暗深渊出来,她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有着无穷的求知欲。 一条破烂的小船,在浩大的风浪中缓缓的向岸边驾驶过来,浪涛把小船拍上云端,旋即打落下来,那刚猛的滔天海浪,似乎要把破烂的小船给撕成碎片!可是小船却坚固无比,看上去虽然破烂,却难以破碎。无数的冤魂从虚空中不断的腾起,咆哮着,要把小船给摧毁,却被小船给撞得灰飞烟灭……渡船上,一个戴着斗笠的老者身影朦胧,让人无法看清他的脸庞,他驾驶着小船,乘风破浪,向岸边慢悠悠的穿梭过来。 “这就是彼岸之舟?这么破烂的小船,能载几个人啊?”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刑天两人身后传来。 刑天和冰芷晴两人回过头来,在他们的身后是十多个形形色色的人,男女老少都有,他们的衣着打扮怪异,快步的向这边走过来。 “咦?这里怎么还有人?”一个矮小的人影嘀咕道,“真倒霉,不过还好,不是圣魔殿的,不然还没到彼岸咱们就要开战了。” “美女啊……”一个矮小的肥胖侏儒盯着冰芷晴,两眼露出一丝精光。 “阿飞,你少给我惹事,彼岸之舟快要过来了,我们一定要过去,最近远古战场的画面越来越频繁了,盟主在彼岸遇到了麻烦,我们必须要赶快赶过去。”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冰冷少妇,好像是一座冰山,扫了刑天和冰芷晴一眼,回头冷冷的说道。 第二更890上船 风韵少妇,一米七五的身材显得很是高挑,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勾勒出完美成熟的妖娆身躯,绷紧的衣衫把丰满的胸脯托得更加的高耸,芊腰越发的纤细,臀部紧绷,修长的大腿曼妙,别具风情。泡*书*吧()瓜子脸,黛眉如霜,鼻梁挺秀,红船如烈火,三千青丝下垂至臀部,极为诱人。可是她脸上那毫无表情的冰冷,让人感觉她好像是一座沉积了千万年的冰山,稍微靠近,就会被冻成冰块! 生人莫近! 这个风韵少妇名字叫做冰雪冰,光是看她父母给她起的名字,就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如此的冷漠。她浑身都冒着一丝寒气,格外的冰冷,在她身边的一米范围内,基本没有人敢靠近。她是这一群十几个人的首领,实力最为强大,冷冰冰的一瞪,侏儒立刻就老实了下来,虽然那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依然在咕噜噜的转动,却不敢再吱声。 彼岸之舟已经靠边。在那一块巨大无比的刻着‘黄泉’二字的古老石碑下停了下来,渡船的人转过身去,身影朦胧,让人看不清他的身影,好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又好像是半截身子入土的老者,沧桑的气息悠悠,显得格外的凄凉。 “我们上去吧。”刑天瞥了叫做阿飞的侏儒一眼,搂着冰芷晴的小手走上前去。 “喂,小子,你太不会做人了吧?”阿飞被冰雪冰瞪了一眼,心中本来不大乐意,瞪着大眼吼道。 刑天似乎没有听见,依然搂着冰芷晴的手往前走去! 被人无视的感觉让阿飞格外的憋屈,目光突然变得冰冷,不到一米的身躯突然跨出,如冷电一般,一手向刑天的肩膀拍去! 迎接他的,是一道冰冷的刀芒,漆黑冷厉,充满了杀戮和破灭气息,那一股锋锐的冰冷让阿飞感觉到一丝危机,身形闪电般的后退,惊疑不定的时刻,毫无感情Se彩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不想死的话,老实点。” 叫阿飞的侏儒心中一突,再也不敢轻举妄动。脖子上的那一抹冰凉让他心中骇然,眼角余光处,漆黑的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森冷的刀锋与他的皮肤紧密的接触,好像一条毒蛇对着他吐舌,一股冰凉的气息从脖颈传达到四肢百骸,浑身肌肤都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冰雪冰等人脸色微微一变,从阿飞发动袭击,到被刑天反制,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速度之快让他们都反应不过来,看向刑天的目光中不由得多了一丝忌惮。 “这位朋友,有话好说。”冰雪冰虽然冷冰冰的,可是声音却清脆无比,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般的脆响,她看向刑天,不卑不吭的说道。 “哼!”刑天把罗睺刀收了回来,冷道,“最好管好你的人,如果还有下一次,我的刀不会只留在他的肩膀上。” 刑天的话让冰雪冰身后的十数人脸色大变,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善,刑天的话丝毫没有留任何的情面,简直就是对他们的无视。尤其是阿飞,双眼愤怒的火焰好像要把刑天给焚成灰烬一般。 看着众人的脸色,刑天冷然一笑,哼哼道,“怎么不服气?尽管来,我一个打你们一群!” 刑天猖狂的话,让他们脸色更加的难看。 “你太狂了!”冰雪冰冷冰冰的脸上也极为难看,一群半神级强者却被如此的奚落,一向高高在上的他们心中肯定不好受。 “哟呵,这不是灭世鬼族的冰雪冰冰美人么?怎么,置你们盟主的生死于不顾,在这里勾搭小白脸呢?”银铃一般的笑声随风传来,携带着点点妩媚,好像一百只老鼠爪子在男人的心中拼命的挠着,让人心痒难耐,转头看过去,一个浑身火红色的紧身皮衣的美艳妇人扭着如同水蛇一般的蛮腰,丰满挺拔的翘臀因为蜂腰的摆动而以一个夸张的幅度摆动,紧身的皮衣链子拉的紧紧的,高耸的胸脯比冰雪冰还要高耸三分,火红色的长发,如波浪一般卷起,给她增加了几分成熟的韵味,她就好像是一只熟透了得水蜜桃,丰满热火,加上俏脸上成熟的妩媚,刹那间就与冰雪冰齐平,把冰芷晴给比了下去。 当然,这种比拼和貌美无关,要说美貌,冰芷晴要比冰雪冰和这个美妇人漂亮两倍有余,不过她们身上因为岁月的流逝而积淀的成熟,那是一个才十八岁左右的小少妇无法相比的。 “火狐,是你!”冰雪冰冷冰冰的目光中有一丝厌恶,同时有一丝忌惮。这个叫做火狐的美妇是圣魔殿的副店主之一,与杨凌齐名,她的本体是一只九尾天狐,天生狐媚之体,不少圣魔殿的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不过虽然火狐放浪形骸,倒也没有听说过她和哪个男人有染。火狐的实力极为高强,她的《天狐九变》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而且火狐心狠手辣,出手从来不留情,因此被人称为蛇蝎美人。 火狐的身后也跟着十数个人,每一个都带着阴冷煞气,看向灭世鬼族这一群人的眼中带着强烈的不善。 “咯咯,冰美人,眼光不错啊……”火狐咬着纤细的柳腰,臀波|丨乳丨浪齐动,摇曳着来到刑天的身前,伸出白皙的手指在刑天的胸前轻轻摸过来,咯咯笑道,“哎哟,这小哥强壮的……人家也动心了呢,这下子怎么办?” 刑天眉头微微一皱,心中却极为凛然。这个叫做火狐的女人,实力深不可测,连刑天都感觉到一股压力,她的一双玉手看似柔和,却带着万斤巨力。刑天心中不悦,这个冰雪冰和火狐之间相互不待见,却把火引烧在自己的身上,让刑天心中愠怒。清风拂动,刑天搂着冰芷晴的柳腰,左手轻轻伸出,一把抓住了火狐的白皙手指。 火狐脸色微微一变,刑天的手看似随意,可是却已经把她的手给锁定,她的手在电光雷闪之间已经变幻了数十个方向,却无法拜托刑天的大手,被刑天握在手中。 “手感不错,可惜,我不喜欢太老的女人。”刑天笑道。 “你……”火狐脸色一沉。作为九尾天狐,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都极为自信,一颦一笑之间,便可以轻易的迷倒一大批人,即便是圣魔殿的殿主都对她青睐有加,可是刑天这个半丁不点的小孩子居然说她老? 火狐身后的十数人也勃然变色。 “咯咯……火狐,看来你真的老了。”冰雪冰绽然一笑,刹那间春暖花开,风情万种。 两个人是老对手了,能看到对方吃瘪,无疑是最值得高兴的事情。 “无聊。”刑天瞥了两人一眼,拉着冰芷晴的小手向彼岸之舟走过去,“老人家,我们要去彼岸。” “慢着!”火狐和冰雪冰同时喝道。 彼岸之舟每一次只能渡十五个人,而他们的人数是刚刚好的,如果刑天上去了,那无论他们哪一边上去都不够位置,他们不可能让刑天先上去。 刑天听而不闻,不紧不慢的拉着冰芷晴上去。 火狐脸上一沉,一条大红色的腰带宛如闪电一般飘出,向刑天的腰部卷掠过去,力道之强横,把空气都撕得呼啦啦作响,好像一柄凝聚了万千巨力的铁锤,向刑天的腰部敲过去! 拔刀、扭腰、挥刀,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罗睺刀在手,刑天的身影如魅影一般点射,一刀劈出,把红色的腰带劈成两半,湛湛黑色刀光漫卷,在空中刹那间分成两道,向离他最近的两个人落下,锋利的刀芒如长虹一般,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斩成两半。 “你……”火狐俏脸愤怒,双眼喷火。这可是圣魔殿中的精英啊,每一个都有半神五级以上,现在居然被刑天砍死了两个……看着被劈成两半的两个人,火狐心中一凛,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凝重。 “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别惹我,否则,下一次,死的,会是更多。”刑天冷冰冰的说道。 “我们走。”刑天拉着冰芷晴走上彼岸之舟。 “嗯。”冰芷晴好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媳妇,含羞带俏点了点头。 刑天两个人走上船,渡船人回过头来,大斗笠把他的脸给遮住,没有人能够看得清楚他的脸,只听到那略微显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还有还有十三个人,要过去就快点,否则等到鬼蜮出现,大家都走不了了。” 听到鬼蜮,火狐和冰雪冰两人脸色不由得大变。 “怎么样?”火狐凤眉一挑,“各走一半?” “好!”冰雪冰点了点头,目光落在了落在穿上的刑天和冰芷晴身上,眉头微微一皱,旋即不着痕迹的敛去。 彼岸之舟破旧,凿成船身的木头已经古老而陈旧,几近腐朽,木桨更是穿了几个大洞,看上去极为渗人。十几个人上来,原本并不宽敞的小船变得更加的拥挤,刑天站在船头,把冰芷晴搂在怀里,瞥了两方势力的人一眼,沉默了下来。 在这一片让他自己心惊肉跳的血海中,刑天不想多生是非。 第三更891血海生变 古老的小船并没有因为多了十五个人而变得沉稳,在血海那滔天的血浪中,依然好像一叶浮萍,抛上抛下,时而被浪涛卷上百丈,时而落在浪涛之间,摇摇晃晃,宛如地动山摇。 在船上的人除了冰芷晴为四级半神以及未知的摆渡人之外都是那些五级以上的半神,可是除了刑天、火狐、冰雪冰等人依然稳如泰山之外,其余的人都好像翻江倒海一般,忍不住呕吐出来。 刑天的身体稳如泰山,自从青龙血脉第三次觉醒,他的身体被进一步改造,现在的体魄已经达到了一个让人难以想象的程度,他那伟岸的身躯好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般挺立,把冰芷晴的娇躯紧紧的保护在怀中,任由小船颠簸,巍峨不动。 一天过去了!刑天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让火狐和冰雪冰都有些难以置信。能够在这个充满了变数的黄泉中,能入磐石一般的站立着不动,实在是需要很高强的实力! 黄泉是整个地狱除了彼岸之外最为神秘和凶险的地方,在黄泉上即便是半神都无法飞行,只能通过彼岸之舟渡过,但是在黄泉凶猛,海浪滔天,一个不小心很容易从小船掉落血海中,被血浪彻底的腐蚀融化! 无聊的日子永远都是那么枯燥乏味。尤其是在黄泉中,无穷无尽的血浪滔天,奔腾咆哮,冤魂依旧,不时从骇浪中飞出,发出幽幽蝉鸣。 “啊……”一个半神五级的强者突然发狂,捂着耳朵,双眼发红,精神错乱,一个错步,从船上突然扎进了血海中,被血浪彻底的湮灭了! 冰雪冰脸色微微一变,那是他们灭世鬼族的人,被冤魂的迷魂音给迷失了心智,再也没有挽回的可能。 “血海有两大凶险,一是血海的腐蚀性,准神级强者都无法逃脱它的腐蚀,第二是冤魂的迷魂音,容易迷失心智……”摆渡人稳如泰山,苍老的双手划着船桨,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那老人家,我们应该怎么预防呢?”火狐媚笑着问道。 摆渡人陷入了沉默,没有回答,良久才说道,“只要不掉入血海,就不会被腐蚀,只要听不到迷魂音,就不会被迷失心智……” “……”火狐真的想一拳轰在这个老家伙的脸上,他妈的,这不是跟没说一样么。 美眸顾目四盼,眼睛如水一般,突然落在刑天的身上,巧笑嫣兮,莲步轻移挪移到刑天的身边,诱人的丰满挤压着刑天的手臂,咯咯笑道,“小帅哥,怎么不说话啊?你很镇定啊?” 刑天没有说话,他好像一块磐石一般,稳如泰山,无动于衷。 火狐心中不悦。 “咯咯,想不到一向狐媚子妖娆的火狐都有让男人假以辞色的时候啊……”冰雪冰冷笑道。 “哼!”火狐退后了几步,再度站定,目光在灭世鬼族的那六个人,眸子深处掠过一道残忍之色,随即对着圣魔殿那一个比较猥亵的小个子递了一个眼色。 猥亵的小个子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小巧的手指轻轻的伸到了背后,打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瓶子,一道青烟遛起,无声无息的渗透到空气中,在刺鼻的血腥味的遮盖下,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在他们呼吸的空气中多了一点额外的东西。 片刻之后…… “啊……” “吼……” 灭世鬼族的六人中有四个实力比较低的,一直都在苦苦的支撑着,那一股青烟渗入到他们的肌肤中,很快他们浑身血脉贲张,心神凌乱,抱着头颅,惨叫着在船上跌跌撞撞片刻之后,跌倒在血浪中,一声惨叫过后,再也没有任何的声息。 “阿飞……独眼……王涛……”冰雪冰脸色大变,看着自己的属下一个个的跌落在下方,不由得脸色大变,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能力救助。在彼岸之舟上,每个人都自顾不暇,看着伙伴死在自己面前的无力感,让她感觉到分外憋屈。 “好卑鄙!”冰雪冰双眼都在喷火,盯着火狐,冰冷的气息隐隐透出,把方圆百米的虚空都给冻结,“火狐,你该死!” “咯咯……”火狐脸上笑容依旧,越发显得妩媚动人,“哎哟,冰美人,话可不能这样说啊,他们意志不坚定,跌落在黄泉,这可不关我的事啊,要怪怎么能怪我呢?” “你……”冰雪冰生性冷淡,一向寡言少语,要说磨嘴皮子怎么可能是火狐的对手?一双眼睛在喷火,却不敢动手。谁敢在彼岸之舟上动手?这不是找死么? “那是什么?”突然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 尖锐的啸声,漫天的冤魂突然咆哮而出,滔天的血浪如同战剑一般激射,不断的向四面八方溅射出去,黄泉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个漆黑的漩涡,每一个漩涡半径千米,海量的血水,不断的被漩涡吞噬进去,漩涡越来越大,不断的汇聚在一起,最后汇聚成为一个庞大无比的漩涡,直径长达千里,一望无际,一眼看过去,阴森的漩涡中,无数的冤魂不断的飘出,幻化成一个个身披漆黑铠甲的魔鬼,舞着战剑,发出刺耳的咆哮! “鬼蜮还是出现了……”摆渡人悠悠的叹息让船上的人都陷入了一阵绝望。 “鬼蜮?”火狐和冰雪冰再也没有任何的心思斗嘴,火狐皱着眉头,煞白的脸上带着无尽的担忧,“老先生,鬼蜮不是在晚上的时候才出现的么?现在才是下午啊……” 显然,火狐对鬼蜮知晓的还是蛮深的。 摆渡人摇了摇头,“不一定。传说中,黄泉中的血水是神级强者的血液聚集而成,里面的冤魂是神级强者的不灭神魂,因为不甘,所以不灭,修行一世,功亏一篑,一身热血洒落形成血海,可以想象他们的怨气是何等的庞大……鬼蜮则是由无数的冤魂凝聚在一起,把虚空扭曲,与血浪一起,形成时空血浪风暴,一旦被卷入,生死不知,就算不死,也可能被卷入无尽的时空里面流浪……” 言罢,摆渡人看向了刑天,“或许这一次异变,跟他有关……” “什么?”火狐和冰雪冰看向了刑天,目光中露出一丝丝忧虑。 此时此刻,刑天陷入了一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在世界种子空间中,被封印的血人不断的翻滚着,血浪形成一柄柄大剑削着红色巨柱,血人站在红色巨柱上,疯狂的挣扎着,整个五色祭坛都在颤抖,刑天冷冷的盯着血人,目光中露出一丝厉色。 “吼!”与此同时,漆黑的巨柱上,魔雾翻滚,高大的魔影突然显现出来,咆哮苍穹,厉声长啸,疯狂挣扎,无穷巨力好像要把五色祭坛都给拔起! 看着实力越来越强的血海和魔影,刑天心中不由得浮起一丝忧虑。从血海和三千万战魂逐渐一步步的变异形成血人和魔影,每一次变异都让他心惊胆战,现在的血人和魔影,实力已经无限的接近了神级……至于另外的五个分身,刑天心中也有一些隐隐的担忧,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诡异,让他不得不谨慎! “难道黄泉与血人和魔影有关?”刑天心中思忖着。 黄泉中,大浪滔天,血浪如刀,不断的磨削着虚空,无数的冤魂不断的从血海中央走出来,张牙舞爪,散发着漆黑的死气,刑天一团漆黑的云雾,把黄泉上方的虚空都给完全遮蔽,虚空都在扭曲,时空乱流从虚空中不断的涌现出来,宛如一道道凄厉的闪电,在漆黑的夜空中划过。 彼岸之舟越来越不稳定了,好像是一叶浮萍,随着血浪不断的漂浮着,在扭曲的海面上缓缓的划过,随着海浪不断的涌起,虚空不断的扭曲,漩涡的不断扩大,彼岸之舟差点有几次要翻了过去! 火狐和冰雪冰脸色苍白,看着周边那些把横行的时空乱流以及锋利的血浪巨剑,那冤魂的滚滚咆哮中蕴含的咆哮的怨气,形成一股特殊的力量,直冲他们的灵魄,让他们几乎要迷失…… 一道滔天大浪呼啸而来,从小船上方掠过,漆黑的冤魂从血浪中翻滚而出,龇牙咧嘴,好像要把小船给吞下去…… 摆渡人临危不惊,依然盘坐如泰山一般。每一次血浪从他的头顶飞过,都会有一道罡气从他的身体内发出来,把血浪给劈开! “该死!”火狐脸色煞白,整条船上现在就只剩下五个人,而刑天搂着冰芷晴依然巍然不动,只有她们,如果再继续下去,不知道还能支持到什么时候…… “天狐九变,一变,二变,三变……”火狐气势突然大涨,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她的身上爆发出来,瞬间扭曲周围的虚空,一只赤红色的狐狸突然展现出来,好像普通的狐狸一般大小,浑身都跳跃着赤红色的火焰,光华的皮毛闪烁着点点光泽,那一双滴溜溜的眼珠子闪烁着一丝丝的惊恐,张口一喷,一团烈火突然喷出来,把头顶上的血海瞬间蒸发的无影无踪…… “聚冰九式,冰山永震!”冰雪冰玉掌连连拍出,滔天的白雾瞬间凝聚成为一块块坚冰,把滂沱的血海给挡住! 吼! 就在这时,两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突然从刑天的身体中传出来,一团血色的雾气和一团漆黑的雾气同时从刑天的眉心中跳出来,在虚空中越长越大,最后变成了两个人影…… 第四更,四更完毕,金砖、推荐票、打赏的,有木有?892到达彼岸 滂沱的血海大浪滔天,密密麻麻的冤魂不断的哭嚎,声音中携带着浓郁的怨气,凝聚成为漫天的乌云,遮天蔽日! 火狐和冰雪冰两人自顾不暇,火狐的天狐九变还好,化作一只赤红色的狐狸,四只爪子死死的抓住小船,九条光华的尾巴轻轻拂动,看着从头顶掠过的滔天血浪,一双滴溜溜的眼珠子充满了惊骇和恐惧……而冰雪冰挥动手掌,磅礴的冰之法则之力不断的涌出来,在她的手中凝结,顺着掌劲轰出去,与滔天海浪撞在一起! 可是,血海之水由神之血液组成,蕴含着无尽的不灭神魂,怨气滔天,无源无尽,根本无法冰冻,火狐和冰雪冰两人危在旦夕,颠簸的小船,好像是飓风中的一片枫叶,飘零、孤寂,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毁灭…… “吼!” 正在这时,刑天的眉心处陡然走出两道红色和黑色的人影,他们身材伟岸,容貌酷似刑天,却极为邪恶,站在虚空中,恰巧在这时,刑天突然睁开了眼睛! 血人和魔影立在虚空中,发出震天的吼叫,声音波动如狂刀一般四向飞卷! 滔天的血浪、狂暴的漩涡以及滚滚流淌的血水,突然变得更加的狂暴起来,巨浪高大百丈,不断的冲刷着天空,化作一柄柄大剑向血海劈射,万千的冤魂好像吃了春丨药的疯狗一般,突然发狂了,更多的冤魂从血浪中涌出,集合成为一个个方阵,骑马挎刀,宛如真正的骑兵一般,挥舞着漆黑的刀枪剑戟,向魔影劈杀过来! 一向淡定的摆渡者看到血人和魔影,不由得脸色微微一变。泡*书*吧()叹了一口气,却没有说话。 “吼!”血人突然化作一片血海,跨越三万里方圆,把黄泉的海面给覆盖,滔天的海浪突然偃旗息鼓,漩涡也被突然填平……而魔影的身影突然拔高,高大九百九十九丈,头顶天,脚踩着血海,迎着无数密密麻麻的冤魂,大嘴一张,把上千万的冤魂一口吞了下去! 黄泉和冤魂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疯狂的阻挡,而血人和魔影则好像是得到了最好的补品,他们的气势不断的壮大着…… 血人不断的壮大,他的面积以一个客观的速度向四面八方眼神,很快遍布方圆百万里,溅射的血水,猩红而刺鼻。魔影九百九十九丈的身体略微显得有些虚幻,连续不断的吞噬之后,陡然凝聚成为实质,宛如一尊魔神,一拳打出,虚空突然爆裂,剧烈的拳罡在血海中穿出一个半径千米的大洞,黑漆漆,幽深无比,透过大洞,可以看到沉寂在血海中的那些零碎的尸体和骨骸…… 无尽的尸体,有的身体被穿了一个大洞,有的被洞穿头颅,有的缺少了一个胳膊,有的被拦腰斩断,鲜血依然汩汩的从伤口中流淌出来,显得格外的凄凉,他们眉心处无一例外都有一个洞口…… 生前不朽,死后不腐,神魂不灭,永远束缚在血液中…… 这一刻,刑天等人心中骇然,他们终于相信,这黄泉真的是由神级强者的血液汇聚而成…… 血浪陡然平息,海面风平浪静,唯有那无尽的不灭神魂,抱着浓郁的怨气,不断的从黄泉之底飞腾出来,好像飞蛾扑火一般,被魔影吞噬…… 克星! 火狐、冰雪冰和摆渡者都惊骇无比的看向了脸上毫无表情的刑天,血人和魔影的实力已经与他们没有太大的区别,或者说,她们并不是血人和魔影的对手,而且此时,血人和魔影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另外一个临界点,随时都可以进入下一个境界…… 尤其是火狐和冰雪冰两人,目光有些惊疑。他们心中暗自告诫自己,以后尽量少惹刑天。 血浪平息,漩涡静止,咆哮的冤魂被魔影吞噬,连带着淤积在天空中的怨气都被魔影一口吞噬,露出血色的星空。摆渡者摇着船桨,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血人和魔影似乎并没有回归刑天的丹田的意思。血人与黄泉完全融为一体,不断的扩散出去,而魔影则是洞穿了黄泉,直接沉了下去,再也不见踪迹…… 彼岸之舟开始变得平稳起来。刑天搂着冰芷晴的柳腰,依然稳如磐石一般站在船头(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