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08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0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08部分
战天(冰锋)-第208部分渗入到每一寸的虚空中,晦涩的力量深入星空中,把黑压压的天空云雾给撕成两半,在虚空深处,突然降下一阵白茫茫的光芒,银色的星光璀璨,撕裂了空间,从天而降下来,卷入了那漫天澎湃的汪洋中! 轰轰轰! 漫天的能量海洋,把刑天等人彻底的覆盖,冰无踪和冰无痕两人摇摇欲坠,勉力支撑着,唯有刑天还有血人和魔影,任由磅礴的能量潮汐翻滚,汹涌澎湃,却纹丝不动。 刑天已经恢复了人形,他就站在那里,隐隐透出来的气势却好像大山一般沉重,罗睺战刀提在手中,漆黑的战刀刀光冷厉,透出点点刀芒,刀气四射,把一米之内的一切能量都给撕成粉碎! “贪狼!”刑天一声长啸,滚滚乌云涌动,远古虚空运行的贪狼杀星,突然射入一道巨大的血色光芒,贯通天地之间,降落下来,庞大的血色光柱,弥漫着如血海尸山一般的杀气,射入了苍茫汪洋中…… 轰隆! 汪洋被洞穿,留下一个巨大的黑洞,贪狼星主杀伐,星光犀利无匹,浩瀚的星辰力量暴涌长空,疯狂的撕碎着那一片汪洋…… “破军!” 刑天一声厉啸,意识与凶戾的破军杀星取得了联系,一道更加庞大更加凶戾的光芒从天而降!宛如贯通了古今未来,破军杀星的辰光瞬间已经落下,朝卜主落下! “七杀!”雷霆巨响,大地都在颤抖,又是一道庞大的血光降落下来,更为庞大、更为凶戾、更为浓郁、更为凝练,把虚空洞穿成为一个百里的大洞,血光如同汪洋大海,血光迷离,无尽的惊涛骇浪被暗灭了! 七杀、破军、贪狼三颗杀星主杀伐,一直在虚空深处淡淡的运转,以天地之间最为纯粹的一缕杀气为根基,敛聚千万年的杀气,沉积千万年,早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程度!三道杀星的辰光混杂着无尽的实质杀气,从天而降,能量汪洋狂暴的撕裂,并且取而代之,千万道星辰之光变成无尽的剑气,犀利斩碎一切,向卜主灭杀而去! “给我挡住!”卜主身体宛如天地之间的一座山峰,头顶天,脚踏地,双手擎着量天尺,绽放出万丈光芒,死死地挡住了无尽的杀气,那狂暴的杀气疯狂的撕毁一切,把万丈光幕给摧残,好像一个吃了春丨药的流氓,用力的撕扯着胸脯胀鼓鼓的村妇的衣衫,疯狂,而不留余地! 三大杀星主杀伐,虽然量天尺是准天兵,但是七杀、破军、贪狼三大杀星凝聚了千万年的杀气何等的磅礴?何等的苍茫?古老的杀气,凝聚成为实质,比任何的神兵都要犀利,狂暴的把量天尺的光幕给撕裂成为碎片! “杀!”随着一声低沉的咆哮,刑天宛如一道金光,瞬间穿梭了时间的河流,穿透了万古虚空,极速之翅被他催动到了极致,如闪电般掠到了卜主的身前,百米方圆的‘界’瞬间凝聚。 淡淡的光芒宛如天地之间的最为璀璨的一道辰光……温养在丹田内的星辰战剑,陡然出鞘!872回到十八层地狱 如一道霹雳的闪电划过云霄,宛如一道七月的流火,宛如柔柔风中飘动的柳絮……星辰战剑轰然出鞘! 栩栩如生的龙首剑柄狰狞,好像要活过来一般,两米长的剑身上寒芒溅射流转自动探出形成一米来长的剑芒,宛如璀璨的星辰,点点激射,奇快的速度让星辰剑的锋利表现的更加的明显! 嗤! 轻微的脆响,宛如来自于虚空某深处的一声炸雷,星辰战剑在刑天的全力催动下直接射入了卜主的胸膛,好像皮球泄气一般,卜主惊讶于刑天居然能够衍生出神级强者才具有的‘界’的同时,同时也感受到那一抹刺骨的疼痛…… 凝聚数百种珍稀矿石,被业火、本源之火和灵魂之火淬炼过,安全的度过天劫,吸收了足够的天罚力量而形成的旷世无双的周天星辰剑阵,十万八千剑汇聚于一起的星辰战剑,锋芒所指即便是准天兵量天尺都无法抵抗,光幕被撕毁,光洁的尺身被撕毁一个小角,流转的光芒黯淡数分…… 凌虐的剑气如洪水一般倾泻而入,在卜主的体内纵横,他仿佛听见了骨骼被搅碎的声音,心脏停止,一股极度寒冷的力量凝聚,在他的识海中游蹿,瞬间冰封!大庚星辰铁为主要材料,天生便对灵魂有一股磅礴的冰冻之力,即使刑天并不可以的去控制,那一缕凝最精纯的力量如附骨之疽一般对卜主的灵魄直冲猛打,丝毫不留任何的情面! 尸体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坠落,宣告卜主的陨落。**泡!书。吧*一切的能量风暴完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被削去千米的海神山…… 银白色的光幕缓缓的升起,柔和的光芒宛如月华一般,轻轻洒下,显得格外的轻柔。 海神山上,刑天、冰无痕和冰无踪等人看着卜主的尸体,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刑天可没有对强者保持着尊敬的觉悟,直接让光暗宝宝把卜主剥削的光秃秃的。时空之梭、量天尺还有一卷卜算秘法《天算人算》,这就是这个准神级强者的全部家当,数量虽少,却已经极为丰厚,刑天可没有打算分赃,一股脑的塞入了自己的囊中 “现在,该走了!”刑天捏着时空之梭,心中舒了一口气。 …… 十八层地狱,血色的星辰依然缓缓的运转,血月依然傲慢的悬挂在天空中,月华洒下,地面铺上了一层血色的轻纱,妖艳而诡异。 奥普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魔族,他没有任何的修炼天赋,只是一个平民,他来自于一个贫困的村落,穷困潦倒的家里家徒四壁,多病的母亲、年幼的弟弟必须要他进入深山打猎才能够维持。 他最大的愿望是成为最近的魔神学院的的一个学员,可是他知道那只是一个梦想,只能是梦,不敢想。 最近这一座山的猎物越来越少了,如果想要获得丰收,就必须要进入更深处,可是里面的魔兽却让他有所忌惮。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可不能抵抗魔兽锋利的爪子、狰狞的獠牙还有那恐怖能够把一块大石给劈成粉碎的魔光。 “如果我能够成为一个战士就好了,魔神在上,您最卑微的子民在向你祷告,让我成为一个战士吧。”奥普祷告着,步伐却坚定无比的往深处走去,虽然危险,可是总要碰碰运气。 片刻之后,奥普便后悔了。他被一群黑暗魔猪给逼到了一个悬崖上,前面是深渊,后面是群狼,让奥普感觉到绝望。 “魔神啊,请救救我吧,您最忠诚的仆人向您祷告……”奥普身体颤抖,可是依然没有忘记向魔神祷告,牙齿都在哆嗦。 随后他便被一副天地异象给震惊了。 在他的身前的那一个万丈深渊突然缓缓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半径约百米,一道道幽深的气息缭绕,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威压,让他身后的那一群黑暗魔猪有些不安,疯狂的向后面退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片刻之后,一个颀长伟岸的身躯从黑洞中缓步走出,坚毅的脸庞宛如刀削一般,一双眸子晶莹黑亮,深邃的宛如星空,身后背着一柄漆黑的长刀…… “魔神在上,您最为忠诚的仆人奥普向你祷告,谢谢您的降临,您的大恩让我永世难忘,如果您能让我成为一个战士,我将无比的感谢您,终生做你的仆人……”奥普无比虔诚的闭上眼睛祈祷着,一股不断强大却极为精纯且极为坚毅的愿力从他的身上飘出来,荡漾着飘入黑洞中。 “老爹,我们出来啦?咦?”光暗宝宝眨了眨眼,奇怪的看了奥普一眼,咬了咬白胖胖的手指,笑嘻嘻的一指点出,一部黑暗的斗气秘籍进入到奥普的识海,很正经的用稚嫩的声音叫道,“我忠诚的仆人,魔神与你同在!” 刑天摇了摇头,极速之翅扇动,化作一道流光飞快的消失在远方。 “老爹(百分号)……”呼吸着熟悉的空气,小娃娃兴奋的在他的肩头上扭着小屁股,“老爹,为了庆祝我们成功的回到十八层地狱,我们应该干点什么?” “找个地方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刑天想到了杨丽珠和杨凌,恨得咬牙切齿,“寻仇!” “哦也……”肩膀上,光暗宝宝和小娃娃兴奋的对拍了一下手掌,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离那一场大战已经过去了两年,被破坏的支离破碎的房舍已经被修复,比原来更漂亮更为大气。法小宇已经不在,因此燕倾天名正言顺的成为了魔神学院的院长。 副校长室。一身紧身武士装的傲如烟立在窗前,血月月华洒下,透过窗户落在她的身上,让她原本就极为美丽的身影映衬着更是瑰丽。两年前她的实力不明所以的突飞猛进,很快就超越了她的弟弟傲苍,达到了圣级九级巅峰,已经凝聚出通天之门,只要再踏出一步,便可以冲破繁琐,进入半神之境。 从成为副校长之后,她已经很少动手,而且能让她动手的人太少了,她的实力已经成为了魔神学院的招牌,前些天还有一个圣魔殿的特使找上门,向让她加入圣魔殿,成为候选执法者,还有灭世鬼族联盟的人也找上来,让她加入灭世鬼族,可是她都拒绝了。 黑暗慢慢的降临,今夜的月色稀薄。傲如烟静静的站在窗前,好像一块礁石。挺拔的酥胸在紧身衣的束缚下越发的坚挺,平坦的小腹,纤细的柳腰不应一握,圆润弧度的翘臀,修长笔直的双腿越发显得曼妙动人,漆黑的秀发高高盘起,结成一个高贵的发髻,多了一丝成熟的妩媚,少了一分青涩,修长白皙的脖颈好像白天鹅一般,冰肌雪肤,极为诱人。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傲如烟叹了一口气,自从两年前开始,她的脑海中老是多了那个人影,那一场阴差阳错下的风花雪月依然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那一股蚀骨销魂的味道依然记忆犹新,每当在梦里,那一双大手好像依然在搓揉着她的丰满,让她浑身燥热,欲罢不能,那无赖的面孔邪邪的笑容肃杀的神情依然好像在她的心中回荡…… “你在说我么?”平淡的声音却好像是一声惊雷,让傲如烟吓了一跳,虽然她陷入了沉思,可是强者的本能反应依然存在,对方悄无声息的进入到自己的办公室内自己依然没有发现,如果是敌人……傲如烟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可是当她看清楚了来人的时候,却突然愣住了! 在她的位置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上了一个男子,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显得平凡却极为耐看的脸庞那一丝邪邪的笑容与记忆中的重合,颀长伟岸的身躯更加的壮硕了,样子依然没变,那一双蕴含着坏笑的眸子宛如星空一般深邃,差点要把她的眼神给吸进去。 “怎么了?没见过帅哥么?”那个男人坏笑着,颇为自恋的托着下巴,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在她的丰满的胸脯上扫视着,目光如电一般,让她心中有一股酥麻的感觉。 傲如烟心中突然被一股惊喜所塞满了! “刑天,你这个混蛋……”傲如烟一声尖叫,身体宛如魅影一般掠过来,拳头好像雨点一般落在刑天的身上,却没有蕴含丝毫的力量,好像搔痒一般。 “嘿嘿……”刑天突然一双手抓住了她的双手,霸道的把她搂在怀里,火热的嘴唇把她的尖叫给堵了回去,变成了悠长而急促的喘息……记忆中的那一双大手再次熟练的解开了她的扣子,把她的丰满给抓住了…… “喔……别在这里……”傲如烟想要抵抗,却浑身发软,没有一丝的力量,媚眼如丝,眸光似水,分外妩媚。 发髻散开,腮红若桃,衣衫轻解,白皙如养殖白玉的肌肤,冰肌雪肤,丰满的柔软在那一双温热的大手下变形,逐渐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沦陷……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傲如烟只感觉身体瘫软,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黑夜中她的脸有些滚烫,想起来刚才的Yin声浪语,她都吃惊于自己的疯狂…… 慵懒的抚摸着这一具陌生而熟悉的强壮身躯,感受着那熟悉的体温,傲如烟星眸半闭,蜷缩着身体以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贴在刑天的怀里。 “刑天……”鼻音慵懒,如温顺的小猫咪。 “嗯?”873厄难 刑天的双手依然在那美妙的身体不断的游离。丰满的躯体那凹凸有致的曲线,让刑天欲罢不能,翻身再战,把傲如烟那一点点积攒起来的力量再度潇洒的挥霍…… 美妙的呻吟与粗重的喘息纠结在一起,交织成为一曲令人血脉贲张的乐曲…… 回到十八层地狱的刑天好像是得意的君王一般,,把傲如烟这个美娇娘压在身下恣意的蹂躏征服,丝绸一般滑腻的肌肤宛如滑不留手,丰满的柔软让刑天一次一次的攀越着高峰,随着最后一滴快意倾泻出去,刑天感觉到自己是何等的逍遥和幸福……可是与刑天的幸福美艳的回归之夜相比,武媚娘却好像是一个孤家寡人一般,寂寞的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上,看着那如雪片一般的战报而眉头深锁。 这,是一场厄难!波及整个冰河大陆、无人可以避免的战争,已经全面展开。普通军人的战争,斗士的战争乃至于强者的战争!从普通的平民到圣级强者,都被卷入了这一场战争。还有高高在上的半神级强者,内陆的联盟与恶魔岛上的联盟,都已经全面开战! 一切都为了九州龙脉!九州龙脉是冰河大陆的地脉转化而成,凝结成为龙脉,随着龙脉的成型,已经引起了恶魔岛的觊觎。九州龙脉关系着冰河大陆的存亡,一旦被人吞噬,整个冰河大陆数千万里山川都将化作荒漠,万里无人烟,天地灵气就此消散,再也没有任何的生灵! 所以,必须战!而且是死战! 一份份战报宛如雪片一般从战场传来,那一连串的伤亡数字,让武媚娘都感觉到无比的心疼,处理的焦头烂额。 随着对九州的统治逐渐加强,武媚娘的帝皇剑气已经达到了另外一个高度,在一年前她已经成为了半神级强者,可是她却感觉到身心疲惫,有时候她真的想放下一切事物,像刑天一般,去追寻强者之路,可是她知道她不能!两世为人,早就已经过了冲动的年龄,虽然她是一个女人,可是多年的上位,让她变得沉稳,她的帝皇剑气还没有臻至巅峰,想要在强者之路上走的更远,她必须借助帝皇的权力和威势,直至点燃神火成就神位! “妈妈……”宫门被推开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小男孩不过两岁左右,漆黑乌亮的头发梳的很整齐,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娇嫩的声音柔柔的,很柔软,听起来格外的舒服。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黄澄澄的鸡腿,被咬去了一小块,只剩下一个精致的齿印。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着金色童装的精致娃娃,正是黄小鸡,与几年前相比一点都没有变,金色的一撮黄毛飞扬,贼溜溜的大眼睛咕噜噜直转,他跟在小男孩的后面,笑眯眯的看着小男孩,两只手拿着肥硕的烤鸡翅,大口大口的嚼着。 “刑霸,你怎么来了?”武媚娘很意外,精致妩媚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爱,站起身来,迎上去。 金色的龙袍显得很是宽大,可是依然遮蔽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的胸脯依然坚挺,多年的勤练不缀,让她的身材变得更加的完美,脸上那一丝帝皇的霸气和坚毅遍生威严,不容亵渎。 “妈妈,吃鸡翅。”小男孩扑进武媚娘的怀里,丝毫没有因为武媚娘的威严而心生惧怕,反而笑嘻嘻的走把咬过的鸡翅膀放到了武媚娘的嘴边。 “臭小子。”武媚娘难得的露出一丝慈爱之色,纤细白皙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刑霸粉雕玉琢般的脸庞,亲了一口。 从这个嘻嘻哈哈的小孩子的身上,她看到了一丝刑天的影子,那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模子印出来的,连性格都有些像,不过他的脸却像她,漂亮的好像瓷娃娃一般,让人怜爱。这个是她和刑天欢爱之后留下来的结晶,刑霸!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啊?”刑霸油腻的小手在他的童装上抹了抹,圈着武媚娘的脖子,仰头问道。 “快了。”武媚娘心头掠过那一个随着岁月的逝去越来越深刻的人影,心中突然安定下来,露出一丝笑容,说道。 “嗯,我好想爸爸。”刑霸稚嫩的脸上眉开眼笑,“等到爸爸回来,我一定要让他给我签很多名,然后拿出去送给小羊羊,嘻嘻,有老爸的签名在,那简直就是泡妞的利器啊,小羊羊对老爹太崇拜了……” 武媚娘额头上满是黑线,皱了皱眉,“这是谁教你的?” 刑霸缩了缩头,贼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旋即用白嫩的手指指了指一旁怡然自得的黄小鸡,“是小鸡哥哥啊……” “啊?”黄小鸡愣住了,手中的鸡腿都忘记了咬,掉落下来,看着刑霸那纯洁无邪和无辜的目光还有武媚娘那冷厉的目光,愣了愣,油油的小手指着刑霸,好像快要断气的老头子一般,突然头一歪,华丽丽的昏倒了过去…… “嘻嘻,小鸡哥哥真好玩,没事老是喜欢装晕……”刑霸咬着小拇指,嘻嘻笑道。 “……” 武媚娘回过头来,看着黄小鸡,那灼灼的目光让黄小鸡心中忐忑不安,正考虑着要不要脚下抹油溜了的时候,武媚娘突然开口了,“霸天……” “呃,嗯?”黄小鸡被吓了一跳,刚要伸出去的脚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眨巴眨巴着贼溜溜的大眼,那声音凄惨的好像是被绑在树干上等待着六月飞雪的窦娥,“真不是我干的啊……我冤枉啊……” “好了,霸天,我向恳请你一件事。”武媚娘叹了一口气,用恳求的语气说道。 “你说。”黄小鸡脸色一整,郑重的说道。 “最近战局不利,我向拜托你一定要保护好霸儿,不要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可以么?”武媚娘叹了口气。恶魔岛卧虎藏龙,高手辈出,九州的形势已经大大不妙。现在虽然有刑天炼制的九座战神像保护着,可是随着恶魔岛的攻击越来越凌厉,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九州的形势越来越不妙了,虽然九座战神像一直都在不断的增强,可是她可不会寄托于恶魔岛的活化石不会出手。而且星辰阁这个隐隐多年的土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爆发,根据探子回报的情况,奕天山已经蠢蠢欲动,随时都可能发难。 “好。”黄小鸡难得正经的点了点头,“你放心,只要我不死,刑霸就不会有事!” …… 九州临海九座高峰,正是九州抵抗恶魔岛大军的险地,百万大军在刑战的统帅下,与恶魔岛对峙着。更远的那庞大的海滩,是苍茫阔大的战场,尸积成山,血流成河,流血漂橹,血液渗入地下,把沙粒染得通红,烈日照耀下,无数的乌鸦落在海边上,啄着腐臭的烂肉,成堆的苍蝇不断的飞来飞去,嗡嗡作响。 这里每一天都会发生战斗,每天都会有无数的战士死去。地面时属于普通军队的战场,而高空,则是属于圣级强者的战场,搏杀分外惨烈。 沙滩上,两队大军宛如钢铁洪流一般撞在一起,无数的水滴溅射,鲜血彪飞,碎肉横射,狂刀利剑横扫长空,疯狂的收割着生命,敌人的鲜血洒在身上,滚烫的热血刺激着战士变得更加的嗜血,他们已经杀红了眼。 “战神庇佑!” “战神庇佑!” 洪亮的声音好像炸鸣的鞭炮,当万千的声音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不可阻挡的洪流,冲天而起,融合成为一股磅礴的愿力宛如长剑一般射入空中,那磅礴的愿力射入到镇压九州的战神像中,九股巨大的白光冲天而起,在天空中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片汪洋,轰然洒下!战场上的九州士兵越发的狂热,白光洒下,让他们的伤势恢复,消耗的力量快速弥补,他们越发的狂热,长刀更是疯狂,长刀所指,所向披靡! “该死的!”海面上。一个脚踏着波浪的鱼尾英俊男子面如冠玉,唇若涂脂,脸上散发着一丝戾气,双眼充满阴翳,“该死的战神像,总是在关键时刻坏事,我们海族的军队所向披靡,在短短的一年之内却死伤千万,那群老不死的,怎么还不出手?” “波塞冬皇子殿下。”他的身后是一个龟丞相,苍老的容颜皱纹顿生,坚实的龟壳似乎太过于厚重,让他的腰不得不弯下去。那一双浑浊的眼睛不时透出一道道精光,说道,“那是九州战神刑天炼制的宝物,九座战神像浑然一体,镇压九州气运,攻击和防御一体的宝物,可没有这么容易摧毁,上一次一个恶魔岛的四级半神出手,却不料被九州战神像轰成了渣,已经成了废人,而且每一座九州战神像都有着强者守护,想要毁灭,必须要请老古董出手,但是他们早已经不问世事……” “哼,冰河大陆的九州龙脉已经成型,实在是太过于诱人了,无论是谁,只要得到九州龙脉,就可以成为天上地下唯一的真龙,无需成神都可以跟神并肩……”波塞冬冷笑道,“恶魔岛上的诸多门派虎视眈眈,我们海族没有理由置身事外,但是更没有理由打头阵,就让他们先损兵折将吧。”874如烟 从傲如烟柔若无骨的身上爬起来,刑天顿觉神清气爽。**泡!书。吧* 傲如烟艰难的爬起来,缓缓的整理好衣衫,看着刑天瞪着一双大眼贼溜溜的盯着自己穿衣的绿油油的眼神,连刹那间红透了,那一双眼睛好像具有魔力一般,让她身体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啐了一口,再也顾不上刑天的目光,把衣服整理好,恢复了那一副从容的副校长姿态坐在刑天的对面,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从黑暗深渊逃出来的?” “刚刚啊。”刑天眨了眨眼睛,邪恶的眼神在傲如烟那紧身衣下胀鼓鼓的胸脯来回扫荡,让傲如烟口干舌燥,笑嘻嘻的说道,“看不出来啊,两年不见,都混上副校长了位置了。” “什么混啊……”傲如烟翻了翻白眼,“人家可是凭着实力坐上这个位置的。”说着还冲刑天扬了扬秀气拳头,那意思就是如果你敢看不起我,我揍你。 “呵呵……”刑天坏笑着眨了眨眼,站起来缓缓的朝傲如烟比过去,狞笑道,“看来你还很有精力嘛,居然敢威胁我……” 傲如烟脸色大变,这才感觉腰酸背痛,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折腾了,赶紧告饶道,“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 “嘿嘿。”刑天抱起傲如烟柔软的娇躯,放在大腿上,一双大手在柔软上搓揉着,等到傲如烟气喘吁吁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在她的耳边说道,“你现在已经达到了圣级九级的巅峰,我现在帮你冲击通天之门,让你成为半神……” 一颗芬芳的天药蕴含着无限力量被刑天打入了傲如烟的身体中,顷刻之间,雄浑而柔和的能量化作一道道暖流融入了傲如烟的身体内,雄浑的药力宛如滔天长河一般,傲如烟的四肢百骸冲击而去,刹那间傲如烟的气势骤然升高,通天之门隐隐欲现。 “不好!”傲如烟脸色一变,这才想起是在副校长室内,冲击半神的动静实在是太大,而且还要度过雷劫,一个不小心可能把魔神学院给毁了。 “快带我离开这里。”傲如烟急切的说道。 “嘿嘿……”刑天一手在傲如烟丰满的胸脯上捞了一把,极速之翅扇动,瞬息之间已经来到了一片缘故的深林间,丛林密布,高山矗立,刑天楼着傲如烟落在一座高大的山峰上,这时傲如烟的通天之门刚好全部透出,宛如一面黄金铸造的墙壁一般,金光闪烁,看上去很是坚固。 轰! 一股庞大的气势直冲云霄,宛如一柄犀利无比的长剑,傲如烟长枪在手,狂暴的能量冲开了通天之门,一团业火从通天之门轰然流出…… 漫天的金色闪电从天而降,闪电霹雳,把一座大山劈成粉碎,大地焦灼,刺目的闪电横空,宛如水桶一般砸落! 刑天悄然退走。这种程度的雷劫虽然规模不小,对傲如烟来说有一定的挑战性,可是不到危及的时刻,他不会插手,承受的越多,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不断狂飙的气势,形成一股强烈的波动,降临在天地之间,刹那间,整个地狱都感觉到了这一股狂暴的气息,那狂暴的雷电,毁灭的波动,粉红色的业火对灵魂的灼烧,让天地都为之变色。 “又有人冲击半神境界了!” “走,去看看是谁……” “好厉害,这种程度的雷劫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地步,居然还能够抵挡……” 傲如烟宛如一位女战神一般,横空而立,挥舞着屠龙枪,浑身金光闪烁,在她的头顶上有一团鲜艳的烈日灼灼,无尽的烈光极为刺眼,傲如烟长枪所指,一轮烈日突然分裂成为九轮,每一轮烈日光芒四射,恐怖的高温把金色的雷电都给蒸发! 半天之后,傲如烟终于渡过了雷劫,她已经成为了一级半神!漫天的雷电隐去,通天之门被她收回了识海中,风轻云淡的落在刑天的身前,盯着刑天瞧了好半晌,让刑天心中隐隐有些发毛的时候,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举步上前,搂着刑天的脖子狠狠的亲了一口,“谢谢你。” “咱们还用得着说谢谢么?”刑天一双大手在傲如烟丰满的翘臀上用力的一捏,好像气球一般极具手感,轻轻的咬着晶莹的耳垂,“要谢你就用实质行动啊,别光嘴上说说。” “下流胚子……”傲如烟脸色通红,啐了一口,感受到刑天的坚硬抵在她的小腹上,闪电般的咯咯的退了出去。 一道幻影流光如冷电般冲过来,落在地面上。火红色的流光在虚空中站定,露出了真实的面目,这是一个美女,秀眉的瓜子脸庞,两颗眼珠子晶莹剔透,透着一股水灵,鼻梁挺秀,晶莹如玉,不厚不薄的嘴唇鲜红如火,给人一种想要上去亲一口的冲动,凹凸有致的身材,罩在火红色的裙甲下,晶莹的手臂泛着一股晶莹如玉的光泽,熠熠生辉,极短的裙甲难以遮掩那纤长的大腿,滚圆的大腿充满了弹性,皮肤吹弹可破,摇曳生姿。 地狱焰龙杨丽珠!刑天一眼便把这个女子给认了出来,不由得咬牙切齿。他之所以被流放到黑暗深渊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小妞,如果不是她老子,刑天早就已经回到冰河大陆去了,圈圈他个叉叉的…… 猿粪哪!刑天脸上露出一丝狞笑,目光落在杨丽珠凹凸有致的丰满娇躯上,绿油油的,邪恶无比。抓了她之后……老虎凳?滴蜡?冰火两重天?制服诱惑还是Xing奴养成?啧啧,很期待啊…… 杨丽珠似乎并没有看到刑天,脸上透出一股盈盈笑意,注意力都集中在傲如烟的身上,摇曳着柳腰,笑道,“如烟妹妹果然是天纵奇才,这么快变已经冲破通天之门达到半神,这速度让姐姐感到羞愧。” “杨姑娘过奖了。侥幸而已。”傲如烟对杨丽珠并没有太大的热情,这条地狱焰龙根本就是一个黄鼠狼,打着要把自己拉进去圣魔殿的主意呢,傲如烟哪里会对她有半点好感? “姐姐三个月前的建议不知道如烟妹妹考虑的如何了?我们圣魔殿可是……”杨丽珠巧笑嫣然,并没有因为傲如烟的冷漠而罢休。 “这个我做不了主……”傲如烟满脸歉然,指着咬牙切齿的刑天,笑道,“他是我男人,我的事情都要他点头的。” “呃……”刑天眨了眨眼,看到傲如烟脸上的笑意,顿时一股家主的自豪感油然而生,啧啧,什么好媳妇?这才是啊! “是你……”杨丽珠一开始还没有发现刑天,这一眼看过去,顿时好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你是刑天?你怎么会在这?” “我怎么会在这?”刑天龇牙咧嘴,白茫茫的牙齿极为阴森恐怖,冷笑着说道,“小姑娘,我们又见面啊,咱们真的是有缘分哪!” “哼,想不到你居然从黑暗深渊逃了出来,不过今天本姑娘就在此把你这个登徒子给流放。”杨丽珠对刑天没有任何的好感。 “嘿嘿,想要流放我啊?有没有记得穿你的绣着两只小猪的红肚兜啊?”刑天坏笑着挤了挤眼,笑嘻嘻的问道。 “你……”杨丽珠脑门上的青筋直跳。 “呵呵,没穿啊……”刑天一脸的失望,一双眼睛却好像走进鸡窝的黄鼠狼一般,绿油油的,“没穿也不要紧,时间还早嘛,作为一个卖肉的,你应该顺着客人的意思,现在离晚上还早着呢,你再回去穿呗……” “该死的家伙,看剑!”杨丽珠怒上心头,漆黑的头发飞舞,好像一条条长蛇一般,狂暴呼啸,宛如长针一般,向刑天电射过来! “哈哈,都是熟客了,何必这么客气呢?小杨啊,你还在圣魔殿啊?我上次给你介绍的回春院就不错啊,有没有考虑过跳槽?待遇更好,客人都是帅哥哟……”刑天脚下踏着骇浪步,如魅影一般快速的闪避着杨丽珠的攻击,一边坏笑着调戏道。 “我杀了你!”杨丽珠分外的抓狂,她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一级半神,能够把刑天轻易地诛杀,可是所有的攻击都落空,让她异常的气愤! 一开始傲如烟还有点担心的,可是看到刑天举重若轻的闪避着杨丽珠的攻击,还游刃有余的调戏着杨丽珠,不由得放下心来,细心一听,顿时脸色通红,这家伙,也实在是太坏了吧? “哎呀,妹妹啊,你大胆的往前走啊……摸一摸啊,抱一抱……”刑天一步跨出,从那千万根如针一般的秀发,撞入到杨丽珠的怀里,一双手在杨丽珠胀鼓鼓的胸脯上用力一捏,一股酥麻的感觉涌入杨丽珠的心里,让她身体一软,长剑差点脱手而出…… “哎哟,妹妹哟,你不要怕,勇敢的走进哥哥的怀里……”刑天坏笑着哼着,身形如附骨之疽一般,无论杨丽珠如何后退,都无法脱逃,刑天的大手坏坏的朝人家的胸脯还有粉嫩嫩的隆臀捏去…… 傲如烟眉心直跳,看的两眼冒火,白皙的牙齿咬着火红的樱唇,紧捏着双拳好像一朵快要怒放的霸王花……杀千刀的,居然敢在老娘面前如此明目张胆的调戏小姑娘?一定要严肃处置,从重,从严!875调戏 好像是猫戏老鼠一般,刑天看着狂暴攻击却徒劳无功的杨丽珠那喷火的眼神,心中感到格外的痛快。泡*书*吧() “哎呀,不要……”刑天那猥亵无比的声音让傲如烟满脑子黑线,真的恨不得一拳打在刑天的脸上,让他彻底的闭嘴。 杨丽珠暴跳如雷,锋利的长剑闪烁着璀璨的剑芒,千道剑芒交织出一道霸道的剑网,向刑天当头切下!狂暴的炙热的火焰力量,充斥在其中,把虚空都给完全扭曲! “哈哈,哎呀,冰火两重天啊,好舒服啊,哦……”刑天一拳轰出,秀气的拳头厚重如山,蛮力把虚空扭曲着,宛如远古蛮兽苏醒,直接把剑网轰成碎片!那只手刚好的点在了杨丽珠的胸脯上葡萄粒…… “流氓,臭贼……”胸前再次遭袭,除了那一丝如同点击一般的颤栗外,杨丽珠感觉羞愤欲绝,心中气恼,突然仰天一声长啸,剧烈的龙威似海一般窒闷狂暴涌出,火红色的身体连连变换着身形,突然化身成为一条赤红色的巨龙,张牙舞爪,如滚红的烙铁一般的鳞片透着一股炽烈的气息,巨大的爪子如岩浆一般通红,刚劲有力,庞大如山,狠狠的抓裂虚空,绽放出一大片爪影,向刑天笼罩下来! “给我死吧!我要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削你的骨……”杨丽珠那一双眼睛怨毒的盯着刑天,目光如利刀一般狰狞,巨大的龙身上,赤红色的烈火熊熊燃烧,炙烤着大地一片炽烈,百丈长的巨龙横亘虚空,爪子猎猎,把临近的一座山峰给捏碎,炽烈的火焰如雨点一般飘落,大地焦灼,空气都给这一股热量彻底的渲染的火热滚烫,深深吸入一口,肺叶都要想被瞬间烤熟! “哈哈哈,给我滚下来吧!我还缺少一头魔兽坐骑,看你的模样不错,正好合适!”刑天冷笑一声,一掌拍出!咆哮而出的金色蛮力宛如汪洋大海一般澎湃,撞在那一对巨大如山的赤红色的龙爪上,杨丽珠顿时被打飞了出去,巨大的龙身受到巨力,被活生生的打入了远处的一座山峰上,赤红色的火焰,把山峰都给灼烧的要融化一般!岩石都被融化,山体酥软,瘫了下去,瞬间减低百米。 刑天身形如闪电一般窜出,极速之翅扇动,流光般飞快的来到杨丽珠的身前,还没有等杨丽珠反应过来,丝毫不顾及那一条龙尾上(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