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07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0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07部分
战天(冰锋)-第207部分世强者的死亡,脆弱的生命,不断的凋零! “刑天,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铁征西满脸狰狞,双眼迸射出不敢的神光,恶狠狠地说道。 “放心,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做鬼的!”刑天目无表情,双眸古井无波,罗睺刀用力往下一插,庞大的蛮力与超大重量产生的惯性让刀尖的锋利无限的放大,插入了铁征西的眉心处,用力一搅,脑壳崩碎,鲜红的血液与白色的脑浆混在一起,腥味扑鼻…… 一个精致无比的金色灵魄从残破的识海中逃出,跌跌撞撞,试图逃避出去,它灵活的好像一只土拨鼠一般,在不断的穿行,悄然无声…… “哼,等我卷土重来,就是你的死期!刑天你等着吧……”铁征西的金色灵魄回头看着身后的那一株铁树,脸上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喜悦与扭曲的狰狞,片刻之后等他转过头来之后,脸上的喜悦却瞬间变成了惊骇。 “你……你是谁?”金色的灵魄脸上露出一丝警惕,后退了几步。作为一个没有躯体的灵魄,除了夺命狂奔去寻找寻找一副躯体来夺舍,能干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面前的这个小孩子虽然笑嘻嘻的,粉雕玉琢,极为可爱,灿烂的笑容人畜无害,可是他却很是不安。 “咦?老爹,快看,这里有一个比我还小的小孩子耶……”粉雕玉琢的小孩子吮吸着白白胖胖的小手指,两只漆黑乌亮的眼珠子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贼兮兮的眼球滴溜溜直转,那眼神好像是一个发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分外的渴望…… “呼……”铁征西的灵魄松了一口气,确定这个小孩子没有任何的攻击力之后,铁征西才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可是就在这时,他才发现,那一双粉嘟嘟的小手已经变成了自己的噩梦…… “呜哇……好可爱哟……”小孩子那被口水弄得湿漉漉的小手在铁征西的金色灵魄的脸上揉啊揉,好像得到了可爱玩具的小孩子一般,赌气的摧残着。 “你快放开我……”铁征西欲哭无泪,如果他不是灵魄状态的话,肯定会大哭一场,与被这个肉呼呼的小孩子当成面团一样搓揉,死在刑天的刀下,那简直是一种享受,那是多么的干脆利落啊…… “让你比我可爱……让你比我可爱…………”小娃娃双眼绽放着凶光,一边用力的搓揉着一边气愤的嘀咕着,那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因为气愤而变得扭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铁征西总感觉从那一双肉呼呼的小手中有一股柔柔的力量渗入到他的灵魄中,让他昏昏欲睡…… 努力控制自己不想睡觉,可是却依然难以抵抗那一种疲劳,迷迷糊糊之中,听到小孩子嘀咕道,“居然想杀我们老爹?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宝少弄死你……” 冰无痕和冰无踪满脸苦笑,看着提着漆黑厚重罗睺战刀满身都是肃杀之气的刑天,嘴角微微有些苦涩。纵横天下数千年,一向都是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只有他们追杀别人的份,何时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其他人呢?”不愧是活了许久的老不死,在这种情况下明知道已经逃不了,心胸开始豁达起来,坦坦荡荡的挺直腰杆,丝毫没有落魄者的觉悟,问道。 “死了!”刑天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就只剩下你们了!” “想不到我们弟兄俩英雄一世,最后却落到了这种地步。”冰无踪苦笑着摇了摇头,满是唏嘘感叹。 “你想怎么处置我们?”冰无踪傲然问道,挺直的摇杆,淡然的眼神,把准神级强者的风范表达到了极致。 “看在芷晴的面子上,我不杀你们。”刑天脸上平静如水,淡漠的说道。 “呃……”惊喜来的太突然,幸福来的很及时,冰无踪冰无痕兄弟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喜。不过,人老成精,两人自然听得出刑天还有后话,压下心中的欣喜,冰无踪问道,“我们需要付出什么?” 刑天点了点头,看向冰无踪兄弟的眼神中充满了赞赏,“不错,我喜欢和聪明人谈话……” 顿了顿,刑天才说道,“我需要你们帮助我离开黑暗深渊,回到地狱上去。” “就这么简单?”冰无踪皱了皱眉,问道,“你就不怕我们回复实力之后反悔?” “怕!”刑天酷酷的点了点头,很是赞同的说道,“所以,我需要你们对着你们的神火和神格发誓,出去之后不得在对我动手……” “……”冰无踪翻了翻白眼,他还以为刑天会大义凛然很男人的说‘我不怕’,可是谁知道……刑天心中哂笑,他当然不怕,有了血人和魔影,他完全可以镇压两兄弟,准神级也有高低之分,这冰家兄弟,比起地狱焰龙杨凌可是差得远了。可是能避免麻烦就尽量避免,虽然刑天不怕麻烦,可是麻烦终究还是麻烦,解决的时候太麻烦了。 …… 海外神山山顶,凝聚成为实体的魔影和血人与卜主打得难解难分。血人化作一汪血海,滔天血浪涌动,化作一道道锋利无比的血色利剑,交织出一大片腥气扑鼻却极为象征着死亡的剑网,铺天盖地的朝卜主落下!通天血魔功以一种另类的方式极速运转,血海波澜起伏,汹涌澎湃的骇浪一重连着一重,显得格外的肃杀! 此时,魔影也大展神威。虽然他们的实力在魔法大阵的压制下大打折扣,但是他们的杀伤力依然不可小觑,尤其是魔影,一柄准天兵不断的挥舞,幻化出千万道黑色的死寂光芒,交织出来的天道纹理散发出一股磅礴的压力,把卜主的时空之梭彻底的压制,杀生秘术在他的手里已经发挥出了十二分的威力…… 不过,血人和魔影依然打得很惨烈,卜主是主场作战,他的力量在这里不但不会受到压制,相反还可以发挥出十二分的实力,时空之梭不断的穿梭,破碎虚空,涤荡的虚空乱流挟裹着无穷的飓风,在时间的长河上咆哮,有数次要把血人和魔影给卷入时空漩涡中…… “等我杀了你们,再去杀了刑天!”卜主目光中杀机腾腾,攻击更加的犀利,双手一抹一拍,时空之梭化作千万道缩影,宛如一簇簇长箭般撕碎空气爆发出一阵阵暴鸣声,呼啸着朝魔影落下……准天兵的吸引力,即使是神级强者都无法抵抗! “轰!”剧烈的震颤,天塌地陷,地动山摇,整一座海神山都在颤抖!庞大的震波,如刀锋一般锋利,如摄魂音一般磅礴,在海神山上不断的来回反射,即便强如卜主都被突如其来的震动给震两眼昏花! 正在这时,十八座海岛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光芒,十八道光芒冲天而起,璀璨仿若烈日,光芒扭曲虚空,在天空交织在一起,银色的光芒如琉璃一般轻绽,似水一般像四面放弥散,形成一个璀璨的光幕结界,银光似水,在那猛烈地撞击下,涤荡着点点光波,却纹丝不动! “不好!”卜主脸色一变。他明白,现在有人正在破坏着十八座海岛上的魔法阵,卜主又惊又怒,攻击更加的狂暴,下手更是丝毫的不留情,梭影宛如暴风骤雨一般,疯狂的落在血海中! 海外神山外,刑天看着眼前的光幕,目光平静,丝毫没有任何的波动。锋利的罗睺刀高高扬起,肌肉不断的扭曲虬结,爆发出来的力量不断的灌注进入到罗睺刀上,一道长达千米的刀芒泛着冷厉的杀气,卷掠漫天乌云,搅碎漆黑的苍穹,黑漆漆的天空,居然出现了一片湛蓝! “哎呀,老爹,不要这么暴力嘛……”光暗宝宝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落在刑天的肩膀上,笑嘻嘻的拍着自己的瘦小的胸脯,“这种解除魔法阵苦力活应该交给我来嘛……” 刑天瞥了他一眼,沉吟了片刻,想到光暗宝宝的身份,于是把罗睺刀收了起来,点了点头示意道,“好,你来。” 冰无踪和冰无痕诧异的看了一眼刑天,又看了一眼粉雕玉琢的光暗宝宝,暗暗咂舌,果然是有什么样的老子有什么样的儿子,都他妈的全是变态…… 光暗宝宝扭着小屁股蹦蹦跳跳的走上前去,两只手抵在了光幕上,刹那间,银色的光幕涤荡着点点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出去…… 冰无痕和冰无踪诧异的睁大嘴巴,差点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这也太强悍了吧?这也行? “退回去,退回去,不然我就把你吃掉……”光暗宝宝嘴里念念有词,虔诚无比,好像一个神棍一般,在他的不断的叨念下,那坚固无比的光幕居然真的缩了下去……869战卜主,抢夺时空之梭(下) 银色的光结界,涤荡着一层层如水膜一般流淌闪烁光晕,坚固无比的结界,好像一直倒扣的大碗,把海神山牢牢地保护在其中,这一保护,就是几千年…… 卜主瞥了一眼头顶的银光结界,旋即放下心来。这个天然的魔法阵无比的坚固,即便是在三千年五个八级半神联手轰击都无法突破分毫,那时候的动静比现在还要大,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损伤,经历千年万年的风雨洗刷,依然纹丝不动…… 可是…… 他却感觉对手越来越难缠了。从一开始最普通的物理攻击,然后开始渐渐变强,那闪烁着漆黑光泽的准天兵恣意的挥洒着浑厚的先天黑暗法则之力,天道纹理的一角释放出庞大的威压,好像要把天地之间的一切都给辗成粉碎。那漫天的血浪越冲越高,凝成的血色大剑也越来越庞大,滔天的骇浪洗刷着天空哗啦啦作响,汹涌澎湃,如暴涌的潮汐一般,交织出来的剑网显得格外的肃杀! 虽然不能够预测对方的出手的方向和招式,可是这并不妨碍卜主出手的准确性和提前性。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不能预测对手,那我就预测自己。天地万物相生相克相互联系,总有一丝蛛丝马迹可以预测推算,不是谁都想刑天那么变态,在命格的世界就他妈的是一个孤傲的节点……太气人了! 卜主战斗的很悠闲,卜算之道让他总能够预测对于自己的攻击来自何方,然后准确的做出判断,闪避或者是抵抗,由于他掌控了时空之锥,总能在关键时刻破开虚空,躲避掉必杀的一击。 突然,卜主心中升起一股刺骨的危机感,好像有一条小蛇从他的尾椎骨沿着脊椎往上爬,那一股冰凉的感觉让他浑身上下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卜主身体往旁边一折,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完全闪避,一道血色的杀气凝聚成为实质,轰然落下!凌厉、所向披靡,那弥散着淡淡的腥味的杀气携带着无比庞大的杀机,仿佛把整一座海外神山都给完全笼罩,肃杀的气氛让空气都变有有些压抑! “怎么可能?”卜主抬望眼,头顶倒扣的银色大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完全消失,感受到血人和魔影两人那狂飙的气势,卜主终于无奈的相信了一个事实,天然魔法大阵被破除了…… 当然,相信归相信,可是那一道血色的神光宛如拖着一条长长地尾巴的流星,璀璨夺目,却充满了破灭的气息,让人惊骇无比,摄人神魂! 卜主吓了一跳,他居然无法预测这一道凄厉的血光,如果不是多年养成的直觉,他肯定会被这一道血光给完全轰成粉碎!饶是如此,他依然被神光给波及,虽然逃了出去,确实无比的狼狈。 “贪狼!”刑天一声暴喝,又是一道血色的光柱以雷霆之势不断的落下,古老的杀气连带着星光倾泻而下,凝结在一起,宛如一柄来自天外的巨剑,狠狠的撞在了地面上,冷厉的杀气轰在地面上,草木翻飞,尘土翻滚,由漆黑岩石组成的山头居然被洞穿,留下一个巨大的黑漆漆的洞口,一丝丝阴凉的地气从里面渗出来,格外的让人心中发凉…… 卜主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可是坚硬无比的深海沉铁经过无尽风霜雷电淬炼后把杂志完全去掉的精粹啊,居然活生生的被洞穿,如果这一道贪狼星的星光落在自己的身上,那岂不是……、 “破灭第一刀!”刑天丝毫不留手,黑白二色的双眸黑白二色的光芒迸射,无比璀璨,长长地刀气直接洞穿了虚空,不知道伸向了何处,只留下一个黑漆漆的黑洞,刑天强壮的身躯宛如魅影,脚下踏着骇浪步,凝聚了无比精粹的先天杀戮法则之力的罗睺刀信手一挥,轰然落下! 虚空好像是一个受伤的男人发出呼啦啦的惨叫,刑天的大手用力一拉,平静的虚空居然出现了一道阴森恐怖的裂痕,恐怖的空间乱流随着刀芒乱舞,好像是痛苦的呻吟一般,罗睺战刀的刀芒从虚空中倒挂而下,直接出现在卜主的头顶上,凌厉的刀气扭曲着空气,把虚空切成一块块粉碎,刺激着卜主的斑白长发飞扬,卜主好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一般,时空之梭宛如一只彩蝶一般翩翩飞舞,翩跹而艳丽,无形之间形成一大片防御网,向头顶撑上去! 这是刑天创出来的刀法,融合了破灭、轮回、寂灭和杀戮的意境,糅合了血杀三式和寂灭轮回的精华,一共五式,现在只创出了前二式而已。这一套刀法完全是为了杀戮和毁灭而衍生的杀招,长刀所到之处,万物破灭,如末世降临! “哗!”一声脆响,时空之梭所幻化的幻影盾被直接破灭,罗睺战刀依然不断的落下来! 一往无前,丝毫不留任何的余地,一切都是为了毁灭!毁灭众生,或者……自毁! “哗啦啦……” 刀气磅礴,所过之处,一切都彻底的毁灭!犀利的刀气,如漆黑的闪电,划过长空,凌厉的刀气锁定了卜主,要把他给劈成两半! “无量禁空掌!”卜主神采飞扬,先天法则之力澎湃如潮汐,一掌拍出,虚空塌陷,一只庞大无比的巨大手掌从虚空中幻化而出,刹那间整个时空好像都已经停顿,只有那一只大手掌越发的壮大,宛如一朵乌云一般,把半边天给笼罩,疯狂的向长达千米的刀气抓在手中,用力一折! 刑天一声闷哼,倒退一步。身体依然不停,再度飞出,流畅线条的手臂,宛如那坚硬的花岗岩,爆发出磅礴的力量,再度挥着罗睺战刀迎空劈下! 黑光闪烁的刀芒敛聚,只有百米左右,可是那一股庞大而浩瀚的破灭气息格外的雄浑,骇浪步带着刑天的身体在虚空中不断的迁移,速度奇快,身形宛如鬼魅一般接近,而随着刑天的接近,那长达百米的锋利刀芒不断的变短,等到刑天来到卜主身前的时候,刀芒已经彻底的缩入了刀身内,连带着那狂暴的寂灭气息都已经完全敛聚,没有一丝一豪的透出,就好像是一柄普通到极点的长刀,所有的锋芒完全内敛…… 破灭第二刀! 一股嗜血、毁灭的负面情绪在刑天的心中涌现,他黑白二色的双眼黑白二色的神光不断的转换,无尽的毁灭气息从他的身体爆发出来,形成破灭的旋风,呼啸连连,可是他的脑海却是清明无比,平静的如一潭死水,抓着战刀的手臂千万条肌腱扭曲,好像有千万条小蛇纠缠在一起,流畅的曲线透出来的爆发性力量让罗睺战刀宛如幻影一般劈下! 泯灭一切的刀锋冰冷如水,好像汇聚了天地之间的一切黑暗、破灭、轮回、暗灭的精粹,锋利之极,所向无敌,连卜主都不敢轻易去接! 与此同时,冰无痕冰无踪同时从虚空中杀出,白茫茫的刀气宛如冬天雪山里的晶壁,寒光闪烁,蕴含着无限力量的刀气犀利无比,卷掠起无尽的草木残叶,向卜主的身体劈过去,那庞大的力量犀利的刀气更是让卜主忌惮。 “你们……很好!很好!”卜主咬牙切齿,刚才还求着自己的哈巴狗一般的人物现在却敢对自己的出手,忘恩负义之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安天下!卜主咬牙切齿,目光好像喷出火焰一般,抬手便打出一杆精致的白玉尺子,白玉尺子不过是三尺来长,通体晶莹无暇,有一股淡淡的光泽在不断流转,在尺子身上有一一道道天然交织出来的纹理,古朴,无比接近自然,有一股天道气息在淡淡流转。 交织出天道纹理,蕴含着部分天地之威的兵器,虽然还没有完全孕育,但已经形成了天兵的雏形,这是卜主无意中得到的准天兵,量天尺! 白玉尺子打出,天地都变色!尺子的一角无比硕大,贯通天地上下四面八方古今未来,磅礴大气,遮天蔽日,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天威如海如狱,阵阵雷光闪烁,好像天地之间仅剩下这一杆量天尺! 砰! 两道白茫茫的刀气彻底的泯灭,消失的无影无踪,冰无痕和冰无踪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撞出百里之外,已然受了重创! 罗睺刀撞在白玉尺子上,发出阵阵颤鸣,一股磅礴的气息扑面而来,轰然灌入罗睺刀中,把那一道充满毁灭气息的刀气完全泯灭,刑天一口鲜血喷出,倒退几步,庞大的力量差点让罗睺战刀脱手而出! 与刑天相比,卜主心中更是惊骇。量天尺是他最大的底牌,这是一杆已经交织出天道纹理的准天兵,威力之强大,轻轻一挥便可以把一座大山给毁灭,神器在量天尺下根本就脆弱的好像豆腐渣一般,可是这一柄罗睺战刀根本就不是神器,却能够在量天尺下毫发无损,这是什么样的兵器? 刑天喷出一口鲜血,星空般的眸子看着那一柄洁白无瑕的量天尺,脸色有些凝重。 “纳命来吧!”卜主意气风发,双眼中疯狂的神色格外的清晰,不满皱纹的脸因为抽搐而变得格外的扭曲,他手擎着量天尺,冷漠的向刑天等人挥出!870雪枫棺椁,第三次血脉觉醒 纯洁无暇的量天尺,交织出来的一段天道纹理释放出一股庞大如山的气息,滔天的杀气如尸山血海一般,已经凝成实质,晶莹的神光如匹练一般挥出,在空中交汇在一起,宛如一座五岳大山一般沉甸甸的,压在众人的心头! 天地都在剧变。无尽的狂风在呼啸,无数的寒流如狂龙,量天尺所过之处,五彩霞光不断的闪烁,厚重而璀璨,神圣而显得雷霆,量天尺宛如一柄从天而降的利刀,剖开苍穹,浩大的力量不断催生出璀璨的神芒,瑞彩千条,如神帘垂挂,每一缕都重若万钧,把刑天、冰无踪冰无痕还有血人和魔影笼罩在其中! “杀!”恣意的吼声宛如远古洪荒传来的狂暴兽吼,剧烈的音波如刀锋般,要把空间给撕裂成为丝丝缕缕,卜主一语震慑山河,那一双犀锐的眸子晶莹、深邃、沧桑,具有着大智慧,好像可以看破悠悠天地之间的每一缕变化,无穷的时空之力被他牵引着轰隆而来,光芒阵阵,把量天尺笼罩在其中,量天尺宛如一轮烈日般,暴虐的光芒要把刑天等人撕成粉碎! “怎么办?”冰无踪和冰无痕对视了一眼,他们的双脚如灌了铅一般沉重,那一缕浓郁的杀气涤荡在心头,那一股他们太久没有感受过的死亡气息再次淡淡的萦绕在他们的心头……这就是准天兵的威力! 孕育天道纹理,借助天地力量,宛如惊世长虹一般,天地都在不断的混乱! 冰无踪和冰无痕看向了刑天、血人和魔影三人,刑天沉着如水,右手提着罗睺战刀,迎着那凛冽的杀气狂暴咆哮,犀利的杀气凝成旋风狂暴的撕裂着他的衣服,在他的白皙的壮硕躯体上划过,留下一道道猩红的血痕,可是刑天不为所动,身体宛如被巨石压制的野草一般,腾空而起,右手打出古老的棺椁,迎空击出! 古老的棺椁沧桑,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万年,依然难以腐朽,无尽的岁月洗刷无法将之磨灭,只是让它的一切都在沉淀,归于平静,返璞归真…… 古老的棺椁横空,横贯整个苍穹,只是一个角落,便好像装满了整个天地,贯通千古未来时空,磅礴的沧桑气息显得无比的沉淀,无比的沉重……它就像一尊庞然大物,镇压着整片虚空,暴动的天地之力,被彻底的镇压,虚空回归平静! “轰!”刑天一掌拍出,古老沧桑的棺椁沉重如山,棺椁的一角横空掠出,与洁净无瑕的量天尺撞在一起! 滔天的能量如汹涌澎湃的潮汐一般,波澜壮阔,苍穹都在瞬间破碎了!漆黑的骇浪如千古传承的巨剑一般,横空而起,每一道巨剑都把虚空给横空斩碎! 棺椁如盘桓千古的大山,巍峨不动,又如沉寂千年的巨石,平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气势流出,反观量天尺反而被撞了光芒溅射,瞬间黯淡。 “这是……天地初开时唯一的一株雪枫树,居然被刨平成了一副棺椁,天,是谁如此浪费啊?”卜主声音在颤抖,看见棺椁,目光宛如看见肥鸡的黄鼠狼,油绿油绿的。 “只要指甲大小的一片……只要一片啊,就可以让人随时进入悟道的状态,太浪费了太浪费了!”卜主的语气中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雪枫树,天地初开时最后一缕混沌之气所化生,坚硬无比,具有无比强悍的力量,刀尖难伤,可是现在却被刨成了棺木,这是何等的强大? 沉寂千万年的棺椁微微一颤,突然绽放出无匹庞大的生机。磅礴的绿光放射出去,把虚空都给笼罩,棺椁在这一瞬间宛如变成了一株矗立在天地之间的巨大神树,粗大的枝干宛如擎天巨柱,枝杈不断的延伸,方圆千万里之内都被它给覆盖笼罩,翠绿的树叶碧绿色的神光流转,宛如梦幻一般的波光琉璃,化作万千绿色的丝绦,随风飘动,格外的璀璨。 一股苍茫大地的气息悠悠传来,众人心神一阵迷蒙,宛如来到了苍苍亘古间。古朴的生机凝成实质一般,柔和而显得绵绵不绝。 众人的心神好像在虚空亘古之间悠悠神游,磅礴大气的天地间,无尽的天穹浩瀚,星辰闪烁,日月星辰以一种微妙的轨迹在运行,潮汐澎湃,风云变幻,沧海桑田,时空悠悠,唯有生命永存! 灵魄再度凝练,凝聚的生机不断的涌入,在场的所有人都好像进入了一种悟道的状态,曾经的成神之路如此的迷茫,可是只是在一念之间,他们沉寂了千年之久的宛如死水一般的力量,突然散发出勃勃生机,宛如涓涓细流一般,缓缓的流淌……特别是卜主,他的卜算之道已经进入了一个晦涩的死角,在雪枫树下却是智慧大开,灵机一动,刹那间念头通畅无比,一切都好像水到渠成,浑身气势飘渺,好像随时都可以踏出最后一步! 刑天此时也陷入了无尽的混沌中。他的识海越来越开阔,随着他的意识畅游,识海好像另成天地,不断的向四面八方扩张,一株株银色的莲花不断的绽放,越来越多,时生时灭,还有那一个个晶莹的花骨朵,瞬间好像沐浴了春风一般绽放开来。 念头通畅,一念花开,千丝万缕的意念不断的透体而出,顺着矗立的雪枫树环绕,蓬勃的生机滚滚如雷鸣海啸,滚滚潮汐,向他的识海涌入,庞大的花海,无论是晶莹的花骨朵还是璀璨的莲花,在这一刻张大,刑天的每一缕意念都晶莹如玉,通畅如海! “吟!”一声高亢的龙吟,刑天的身体突然变化成为一条庞大的青龙,青龙长达千万米,宛如崇山峻岭一般蜿蜒,青黑色的鳞片宛如大山一般,闪烁着金属光泽,青龙张牙舞爪,不断的朝矗立在天地之间的雪枫树盘旋而上,巨大的躯体如雪枫树同在,巨大的龙头上,珊瑚一般的龙角朝天而立,两条龙须悬挂,垂落下来,狰狞的龙牙洁白,狰狞而凛冽。那一双巨大的龙眼,好像两个巨大的黑洞,点点时间之力如水波一般淡淡的流转,形成两个巨大的时间黑洞,巨大的吸力,好像要把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卷入到时间长河的波涛中洗刷,直至腐朽。九只狰狞的龙爪如精钢浇筑而成,青黑如大山,苍劲有力,似乎轻轻一抓,便可以把一座深山给捏成碎片! 呼吸如雷,眸光中绽放着无限的电芒。青龙庞大的身上光芒闪烁,青光如海,浩大的能量如山一般,凝成实质,放佛天地之间都陷入了停滞! “吼!”无限的生机涌入血脉中,刑天感觉自己的血液在不断的沸腾,血液滚滚流动,在无限的生机催动下,沸腾的血液好像有无尽的火焰在不断的燃烧,把里面的杂质蒸发出去,只剩下那古老的青龙血脉,宛如大浪淘沙一般,只剩下纯净的青龙血,青龙血不断的焚烧,一股磅礴的力量好像蛰伏许久的猛兽,突然惊醒…… 哗啦啦……哗啦啦…… 宛如沉重的水银一般,血液在血脉中不断的流动,摩擦着坚韧的血管再不断的颤动,发出滚滚如雷的啸声……此时此刻,刑天感觉自己的灵魂与这一副庞大的身体无比的契合,那龙头、龙身、龙爪乃至于每一块鳞片每一块肌肉都在他的控制之中,轻轻一动,便可以催动出一阵阵磅礴的力量,排山倒海,把苍穹都给挤成粉碎! 呼呼呼…… 呼吸如雷鸣,散发出一缕缕芬芳,每一块鳞片都在鼓胀,线条流畅的肉身,那爆发性的力量随时都可以爆发出来! “轰!”青龙血脉越来越纯净,如果有人能够看到的话,此时的刑天那庞大的身躯中,那巨大的血脉中,他的鲜血变得越来越纯净,晶莹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缓缓流动,却带着无尽的雷电,呼啸而过! 滂湃的能量从刑天的身体爆发出来,形成无尽的浩荡风暴,席卷四方,无尽的生机好像潺潺流水一般,不断的涌入,渗入他的每一寸肌肉,筋脉,骨骼,深入骨髓中,从他的血脉中爆发出来的力量纯净、朴素、苍老,好像来自于远古,经过无尽时间的洗刷和沉淀,磅礴大气,渗透在无尽的天地之间,时间好像停止了…… 仿佛过了千万年,却又好像只是一刹那间,如滔天巨浪一般澎湃的血脉能量涌入刑天的骨骼筋脉肌肉皮肤鳞片,他的龙体再一次膨大,青光闪烁,宛如流水! “这是……远古青龙……”冰无踪和冰无痕瞪大了眼睛,惊骇无比的叫道。 “这……”正在悟道的卜主睁开双眼,感觉到口干舌燥,这一条巨大的青龙,好像是盘踞在天地之间的亘古蛮兽,随后都可能苏醒,那苍茫的气息,让他都感觉到恐怖! 青龙血脉第三次觉醒!半神级七级! 刑天突然睁开双眸,庞大的身躯一震,巨大的雪枫树再次回复成为古朴的棺椁,横亘苍穹,被他给提在一只爪子上,庞大漩涡一般的眼睛恐怖无比,透出无匹神光,苍茫的洪亮的龙吟格外的大气,在天地之间回响…… “卜主,可敢与我一战?”871青龙的力量 声音苍茫似海,在那无比庞大的啸声中,滚滚如春雷,渗着点点威压,向四面八方绽放。滚滚音浪如刀一般,劈尽无尽苍穹,虚空都在破碎。 “找死!”雪枫树被收了回去,卜主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踏出最后一步,那一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欲火焚身抵死缠绵的女人在面临高氵朝的那一刻男人突然把东西抽出的憋屈和郁闷,空虚而让他窝火,就差那么点点啊,就只是一点点…… 卜主怒极气急,量天尺再次挥动,白光澎湃,如虹一般洒向天际,把刑天盘亘在虚空中千百里的巨大龙身给包裹在里边。 无尽的杀机!无尽的杀意!滚滚雷电如海,天地能量暴动,旋风如刀,化作万千的长刀战戟,呼啸着穿透虚空发出刺耳的争鸣,向刑天点射而去!每一道刀气都蕴含着无匹的锋利,把敢于阻挡的一切都撕成粉碎,星辰陨落,日月黯然失色,整片天地好像都给量天尺给覆盖,掌控! 刑天身体微微一颤,血液如水银一般静静的流淌,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骼都充满了力量,刑天发出震天龙吟,一股苍茫的龙威震天慑地,虚空都轰然崩碎了! 无尽的龙威如海如狱,挤压着空气都凝成了液体般,犀利的刀气在此时此刻好像都被困住了一般,难以移动分毫! 刑天忽然动了!那澎湃如海啸一般的力量呼啸而出,一只如同大山一般的苍劲龙爪,带着铮铮的破空声响,直接洞穿虚空,抓碎苍穹,漆黑的龙爪如钢铁浇筑一般坚硬,泛着强烈的金属光泽,狠狠的撞在量天尺上! 哗哗哗…… 声音澎湃宛如海潮一般,巨大的龙爪无比的坚固,与量天尺撞在一起,把量天尺给死死的抓住,一块龙鳞崩碎,血肉横飞,刑天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另外八只龙爪狠厉的撕碎长空,横亘千里向卜主给抓过去! 卜主身形快速后退。每一只爪子都好像是大山一般,渗着狂暴的能量气息,锋锐的爪尖给他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好像只要被抓中,他的身体就会像一张白纸一般,被撕成千万道粉碎…… 想逃?刑天咧嘴一笑,狰狞的龙牙无比的晶莹,泛着璀璨的寒芒,龙尾如山一般抽打出来,把虚空都打得塌陷一块,快速无比的抽在了卜主的身上,庞大的力量把卜主的身体给抽飞出去! 卜主一口鲜血喷出,依然死死地抓着量天尺。 “哼!”龙吟如咆哮,震撼着众人的耳膜,刑天的躯体蜿蜒,一只苍茫爪子抓出,从虚空中洞穿出来,抽在了卜主的身上,把他的衣服都给撕成碎片! “怎么会这样……”卜主催动着量天尺,无尽白光笼罩,如千万雪花飘飞,晶莹剔透,白光如柳絮一般飞舞,充斥在天地之间,挥挥洒洒落下,把刑天笼罩在其中,“大地怒莲!” 晶莹的白光,迅速变幻,形成一朵巨大的莲花,莲瓣晶莹,每一瓣都充满了凌厉的杀机,千万瓣莲瓣收拢在一起,每一瓣都好像是天然形成的巨大杀阵,杀气如风呼啸,要把刑天给切割成为碎片。 刑天怡然不惧。 不闪不避,九只龙爪疯狂的舞动,漆黑的幻影如天幕,直接朝白色的莲花抓下!在绝对的力量下,一切招式都已经是徒劳! 卡擦! 洁白纯净神圣的莲花好像脆弱的瓷器一般,轰然破碎…… 刚刚进行了第三次血脉觉醒的刑天,身体的每一寸都被那一股苍茫的力量淬炼过,坚硬无比,刀剑难伤,加上二十倍的增幅,他的防御已经达到了一种变态的程度! 量天尺能够让他受伤,却无法摧毁它,刑天好像吃了过期的春丨药一般,狂暴的挥舞着爪子,撕裂苍穹,暴乱的力量好像惊涛骇浪,卜主握着量天尺,好像汹涌澎湃的怒海中的孤舟,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 砰! 一记神龙摆尾,壮硕的龙尾横空而出,狠狠的当头砸下,卜主艰难的一闪,巨大的龙尾抽打在了海身上上,高达万米的坚硬高峰,瞬间被巨大的龙尾给砸的震颤,山峰被活生生的削去百米,烟尘滚滚。 卜主闪电般的后退出百里之外,此时的他无比的狼狈,衣衫被撕成了碎布条,脸上也多了几道伤口,头发蓬乱,鲜血淋漓,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胸口快速起伏,呼吸粗大,不知道是被气得还是累的。 卜主长发飞扬,双眼精光一闪,浑身气势如刀,量天尺在他的手中快速的放大,变成了千米大小,宛如一座巨大的丰碑,量天尺光芒闪烁,矗立在天地之间,迎空而立,放佛要把苍穹给捅破!信手一招,量天尺轰然砸下,滚滚白光如雷鸣海啸,滚滚雷电如潮,紫色的雷电挟裹着天地之威,不断的落下,天地之间变成一片雷电和白光的汪洋,白茫茫,紫丽丽,苍茫而大气。山峰焦灼,孽海之水席卷长空,却被电芒给完全蒸发,水桶一般粗大的雷电不断的从虚空中落下来,劈落在刑天的身上! 漫天的火焰,冰霜,飓风,尘沙,毒雾,风暴不断的在这一片白色的光芒中展现出来,雄浑的力量带着裁决的天罚气息,带着无尽的毁灭气息,从天而降,形成一阵阵狂暴飓风,把刑天给围绕在其中,淡淡的天罚之力,不断的掠出……量天尺作为准天兵,孕育出一角天道纹理,其最大的效用,是沟通天地之间的力量,攻击敌人! “量天尺,量天神罚!”卜主冷笑一声,浑身气势澎湃,浑身点点淡金色的光芒流转,那是已经隐隐接近于神力的气息,澎湃的能量涌入到量天尺中,卜主悍然发动了神技! 火焰、冰霜、飓风、尘沙、毒雾、风暴、雷电交织成为一片汪洋大海,把天地都给完全覆盖了。火焰炽烈,冰霜寒冷,飓风呼啸,尘沙如龙,风暴戏谑,无尽的雷电更是从天而降,交织在一起,把所有的人都给笼罩在里面! “毁灭吧!”卜主的声音亘古悠悠颤音,每一个音节都充满了睿智,高亢抑扬顿挫,圆润如珠,“以我卜算之心,沟通亘古星辰,星辰之光凝成洪流,从天而降,彻底的毁灭吧!” 音(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