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06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0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06部分
战天(冰锋)-第206部分肃杀! “不好,被发现了!”卜主心中暗暗一惊,他完全没有想到,刑天也是一个卜算高手,居然发觉了他的窥探,并且在遥远的天边,以卜算之术与他对决! 卜主精神微微一震,心中却是跃跃欲试。自从他成名之后,已经再也没有出过手,一方面也是因为高手寂寞,另外一方面,他沉浸于卜算之术,除了卜算之术,他对外界的一切都不怎么感兴趣,可是这一个横空出世的卜算高手,却激起了他的好胜之心! “抽丝剥茧!”茅草屋内,卜主的意念再次一指点出,点点晦涩的气息迸发而出,宛如一条辛勤的春蚕吐出密密麻麻的丝线,不断的延伸出去,在那一个诡异的浩瀚宇宙中蔓延,每一条都好像崇山峻岭一般,长达千万里,重若千钧,宛如大龙般,向刑天压下去! “轮回之光!”刑天咧嘴一笑,略微抽搐的脸上显得格外的狰狞,他的眉心处突然裂开,轮回之眼突然显现出来,一股磅礴的力量突然轮回之眼中透出来,猩红色的血光,磅礴、毁灭、轮回,在无尽的浩瀚宇宙中透出来,犀利而肃杀,所向披靡,所过之处,崇山峻岭一般的丝线轰然崩碎,势如破竹,快速无比的向卜主构造的通道飚射过去! “轰隆!”轮回之光磅礴,那庞大的气势好像一座大山一般厚重。它实在是太庞大了,毁灭的气息铺天盖地,空间都无法承受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血腥的轮回之光射入到卜主构建的通道,坚固无比的空间通道好像脆弱的玻璃一般,轰然垌塌! “砰!”轮回之光所过之处,一切都在归零,连混沌都无法形成,直接湮灭! 卜主脸色骇然,浑身其实贲张,斑白的长发飘飘,略显得有些瘦削的身体爆发出一股磅礴的气势,伟岸如山,镇压的虚空都在颤抖,只见他一掌拍出,浩浩荡荡的能量宛如潮汐一般汹涌澎湃,刹那间扭曲了时空,轮回之光顿时被他给送入了无尽的时空乱流中…… “噗……”卜主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煞白。 “卜主,怎么样了?”老域主等人心中咯噔一沉,从卜主的情况来看,形势似乎并不是太妙。 卜主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们究竟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哪……太可怕了!” 现在为止,那个孤傲寂寞肃杀的节点已然在卜主的脑海中回荡,尤其是那一道诡异的轮回之光,如果不是他反映的快,把它拦截封杀在无尽的时空中,恐怕早就被它给重创了,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受了不轻的伤。 老域主等人沉默了。 “不错,闪的挺快的,下一次可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骨山上,刑天冷笑着瞥了天边一眼,目光略显的有些肃杀。就在刚才的那一次交锋中,刑天已经推算出那边的那一个人的位置。在卜算之道的理念中,那个浩瀚的宇宙被称为命格世界,而在占星术师的眼中却没有那么复杂,就是一个星空,每一颗星星之间都有着璀璨无比的轨迹,相互之间互有牵连,只是大或者小的问题而已。每一个卜师都会用秘术掩盖自己的命格气息,让人无法推测,而卜主虽然早已经蒙蔽了探查,可是刑天的轮回之眼依然捕捉到了他的踪迹。 “大衍天机,改天换命!”刑天沉吟了片刻,目光平静如水,星空般的眸子显得格外深邃,轮回之眼璀璨神光绽放,伸手一拍,一股磅礴的晦涩能量从他的手中喷薄而出,演化成为一片浓云,透入到重重地虚空中,他的那一个节点被瞬间掩盖,隐藏在虚空中,无影无踪,无迹可寻。 “现在,古柔应该出关了吧?应该去找找她了。”刑天剑眉一挑,沉吟着,“她存活的时间亘久远,应该知道该怎么离开黑暗深渊。” 刑天刚从骨山上下来,光暗宝宝和小娃娃便迫不及待的攀上了他的肩头,油乎乎的小手上的油脂弄得刑天满身都是, “嘻嘻,老爹,你终于出关啦。”光暗宝宝咬了一口鸡翅,十分含糊的叫道,眉开眼笑。 “嘻嘻,老爹,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个鬼地方啊,太不好玩了。”小娃娃眨了眨眼,“我们回冰河大陆去,找小鸡哥哥嘛……” “嘿嘿……”刑天心情大好,伸出大手在两个小孩子粉雕玉琢婴儿肥的脸上用力的捏了捏,“走,我们去找古柔去。” 磅礴大气的宫殿古朴恢弘,无尽的死气呼啸,宛如万千冤魂哭嚎,凄厉惨叫,格外的阴森恐怖。可是两个小孩子却丝毫没有任何的害怕,笑嘻嘻的坐在刑天的肩膀上,经过守护的亡灵的身旁时,还调皮的拿起骷髅的头骨摸了摸,然后再放回去。 刑天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便走了进去。骨皇的那一次大战,亡灵皇后古柔的麾下几乎都认得他,根本不用通报。 漆黑阴森的大殿,阴风怒号,无数的碧绿色冥火随着阴风晃动,把整个大殿的气氛显得格外的惊悚。古柔一袭银白色长裙遮身,纤柔的娇躯盘坐在骨床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晦涩气息显得格外的威严隐隐渗透进入到灵魂中,根本无法抵抗865离去之法 刑天暗暗心惊。 很明显,这一股从古柔身上弥散的气势已经不属于人间,是神的气息,神的威压!在花郎的身上,他感受过,在杀神宫内,他也感受过这种威压,那是让他心惊动魄、高山仰止、叹为观止的神威,仅仅是威压,便足以震慑千万敌人,凌驾在万事万物之上! 神威虽然很淡,却极为凝练,刑天诧异的看了古柔一眼,脑子微微思考,立即就明白了过来。 古柔得到杀神的神格不过才是四五天,只是将神格吞噬了而已,不可能立即就把它给炼化,那一抹淡淡的神威也只是从神格中渗透出来罢了,成神之路没有捷径,点燃神火是一条漫漫而悠长的道路,没有足够的积累和坚定地意志,不可能成功。外来的神格只是提供借助和促进而已,不可能一蹴而就帮人成就神位! “你来了?”古柔的声音很淡,却很柔和清脆,宛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有如雨打芭蕉,清风拂柳般,星眸深邃,里面蕴含着一丝暗喜。 刑天点了点头,心中古井无波,淡淡的说道,“这一次来,想跟你做一个交易。” 声音冷淡,没有任何的热情,显得很是客气。认识刑天的人都知道,刑天越是客气,那么便越是陌生。 在杀神宫内,刑天在被冰锋等人围攻的时候,古柔选择了围观,那时候刑天与古柔便没有了任何的交集,那一点点朦胧情愫,随着惨烈的形势和古柔的决然而黯然逝去。 或许刑天并不需要她的帮忙,可是需不需要是一回事,帮不帮忙又是一回事,而古柔只不过是冲着神格去的而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刑天被古柔给利用了!当然,这种利用在刑天的心里称之为‘背叛’。 刑天不容许背叛。虽然他不会就着这件事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但是他与她之间,已经成为了陌生人。 刑天的淡漠让古柔心中微微一窒,旋即变得有些黯然。刑天的态度和语气已经表明,他们之间只限于认识的关系,但也仅此而已,也只能这样维持而已。过去的一切,他们的友谊,他们的交情,他们之间的那一点小暧昧,都已经随着那一次‘背叛’而烟消云散,现在他们唯一的关系,就是买和卖的关系。 “哦,说说看?”古柔从骨床上站起来,银白色的连衣裙不沾一丝烟火之气,精致秀美的锁骨如此的婉约,白皙粉嫩的脖颈如白天鹅一般高傲,漆黑乌亮的秀发披散下来,更显得淡雅,高耸的|丨乳丨峰,不堪一握的柳腰和平坦的小腹,还有那惊人曲线的隆臀,结合在一起,简直就是天道的完美作品,纯净的裙裾下,精致的小脚宛如精制的白玉制品一般,晶莹剔透,完美无瑕,泛着柔润的光泽,让人心颤。 站起来的古柔不怒而威,身为亡灵皇后,自有一番威严,居高临下,宛如神灵一般俯瞰众生,很快她就从骨床上缓缓走下来,莲步轻移,步步生莲。 “你身上有什么值得我动心的?”古柔淡淡的问道,语气中不带一丝烟火气息,异常冷淡。 “罗天升神丹!”刑天语气沉稳,丝毫没有因为古柔的冷淡而怯懦。白皙的大手轻轻伸出,在他的手中突然出现了一颗乒乓球大小的药丸,晶莹如玉,光泽熠熠,在它的表面有两条洁白的精致小龙围着药丸旋转,居然还孕育了一丝丝的龙威,小龙张牙舞爪,翻转滚动间,居然有滚滚如雷的咆哮声传出来。一股芳香从药丸中弥散出来,吸入一口,渗入五脏六腑,深入灵魂,让人的精神不由自主的为之一震! “罗天升神丹?这是你从杀神宫内得到的天药?”古柔黛眉微蹙,这个名字,从来没有听说过,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它的好奇,以刑天万事不求人的性格,能够拿出来做交易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劣品。而且,以她的眼力,自然已经看出了这一枚药丸的确是极品,光是那一股香气,便让她的灵台清明了不少。让她砰然心动。 “嗤……那种天药那里有这种功效?这可是我自己炼制的。”刑天嗤笑一声,自信的说道,“点燃神火凝聚神格会有神劫,最为凶险的是其中的心魔劫,一旦被心魔入侵,丧失了理智,炽烈的神火会把人的灵魄烧成飞灰,从此灰飞烟灭,功散人毁,但是如果有了罗天升神丹,可以保持一丝灵台清明,不会陷入心魔的陷阱。” 古柔蹙起了眉头,不得不说,刑天实在是太厉害了,直指她的要害。她得到了杀神的神格,点燃神火凝聚神格成就神位只是迟早的事情,而且在准备妥当之前,即使是她,也不敢轻易地冲击神位,神劫的力量让她都感觉到心惊胆战。 “高明。”古柔苦笑,“果然厉害,让我无法拒绝,不知道你想我用什么来交换?” “我有三个问题。”刑天沉吟了片刻之后,抬起头来说道。 “好,如果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回答,如果我不知道的,我就没办法了。”古柔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听说这个世界并没有神界,那成神之后,那些神都去了什么地方?”刑天问道。这个问题一直缠绕在他的心里憋得慌,不得不问。 古柔呼了一口气似乎在回忆,片刻之后才淡淡的说道,“神,只是修炼道路上的又一次升华而已,只是他们的实力又进了一步,掌控了神则而已,但是他们并不是传说中的神灵……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神灵,但是如果进入到神级之后,普通的世界已经无法承受神级的力量,他们必须要脱离这个世界去一个叫做上古莽荒世界的地方,传说那里世界浩大,蛮兽通天,百族林立,文明已经发展到了巅峰,与传说中的神界倒也相像。” “上古莽荒世界?”刑天瞳孔微微缩了缩,他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个地方,在兽人帝国的时候,那一只被牛头人族召唤出来的上古蛮牛就是来自上古莽荒世界,还有在雷池守护的三个雷女,也是来自上古莽荒世界……这上古莽荒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 “好,第二个问题,杀神残存意识所说的‘成神非正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刑天盯紧了古柔,丝毫没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在刑天充满了期待的目光中,古柔很疑惑的看了一眼刑天,皱了皱眉头,“什么成神非正路?你从哪个地方听说的?杀神的残存意识有说过这样的话么?这怎么可能?想要达到更高的成就,成神……是必须的。” 刑天心中一惊,平静的目光如水,在古柔的白皙精致的脸上看了半晌,最后还是确信古柔没有说谎。刑天心中微微一沉,他开始有些怀疑,杀神的残存意识明明有这样的叹息,他听得清清楚楚,为什么连古柔都没有听到?莫非,这是专门针对他的? 刑天眉眼间布满了忧虑。他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棋局中。莫名其妙的穿越、莫名其妙的世界种子、具有自主意识的分身、能够修炼功法的血人还有集成了《天杀》密典的魔影,一切都让他暗暗心惊,有时候连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他妈的就是一个垃圾收容站…… “你还听说了什么?”古柔有些担忧的问道。 刑天摇了摇头,喟然一笑,“没什么,只是感觉有些奇怪而已。” “最后一个问题,怎样才能从这个世界回到地狱?”刑天抬起头,希冀的问道。 “你要离开这个世界?”古柔身体微微一颤,在黑暗中并不明显,愣愣的看了刑天一眼,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虽然知道如何离开这个世界,可是太过于飘渺了,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再难我也要试一试。”刑天咧嘴一笑,“这个世界,不属于我。” 古柔点了点头,“离开黑暗深渊有两个方法,一个是修为达到神级,可以轻易地撕裂空间,直接进入到十八层地狱……” 刑天耸了耸肩,“那第二个呢?” “找到是神器时空之梭,打开一条空间通道,穿梭虚空,回到地狱。”古柔笑了笑,“不过,这时空之梭可不好找,据说是在海外神山上的卜主的手里,这个人精于卜算之道,善于趋利避害,想要找到他,可不是那么容易。” “海外神山?卜主?”刑天突然想起了和自己远程交手的那一个老者,莫非就是他?想到这里,刑天突然笑了,“能者不难,难者不能……” “卜主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于神级,你可要小心点,别把自己的命给搭上了。”古柔皱了皱眉,提醒道。 “嘿嘿,多谢关心,不过时空之梭我势在必得。”刑天耸了耸肩,手指轻轻一弹,装着罗天升神丹的精致白玉瓶落在了古柔的手中,很是风骚的摆了摆手,“美女,这是你的,谢啦,以后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会找你交易的!” 看着刑天的背影消失,古柔的眼睛突然暗淡了下来,眼角突然溢出一颗泪珠,缓缓的从脸上滑落,掉落在地上,惨然破碎。那一抹淡淡如风一般的绵绵情愫,随着这一滴眼泪而彻底的泯灭…… 海外神山866修炼神技,斗转星移 “天卜之术!” 卜主气势突然张扬,长发飞舞,那一双浑浊的双眸顿时变得澄清,深邃无比,宛似把整个星空都已经装在里面,苍茫、磅礴,给人一种睿智,宛似看透三千红尘万千世界,那一股气息让人喘不过气来。泡-书_吧() 此时此刻,卜主就好像是穿梭在无穷无尽时光长河中的神灵,睿智、智慧、大能,一双洞穿整个时空的眼睛迸射出两道银色的光芒,穿透在无穷无尽的虚空中,无与伦比的强横气息让老域主等人都脸色剧变……宛如悠悠千古轮回,那一双慧眼的星辰不断的变换,一缕银光轻绽,仿若贯通了古今未来,在这一缕睿智的银光下,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好像赤裸裸的站在卜主面前,内心深处的一切秘密都被洞穿,不由自主的退后十里,这种感觉才消失。 老域主等人暗暗心惊。作为准神,一向都是高高在上,他们具有着无与伦比的实力,能够以大法力掩盖自己的情绪和命格,可是即便如此,在卜主的面前已然没有任何的防备,他们的思想,他们的秘密,他们的一切,似乎都在卜主的掌控之中……一切的防卫都是这么的苍白和无力…… 卜主心神漂移,随着两道银光再次射入到无尽的星空中,无数的节点交织,千丝万缕,繁杂交错,却以一种特殊的轨迹在不断的运转,晦涩的气息淡淡挪移。卜主轻车熟驾,意识随着两道银光进入到这个无尽的虚空中,显化出来,形成一个特殊的投影,睿智的目光穿透虚空落在刑天的命星处,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原来那一个独立的节点,此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三颗血红色的星辰,浓郁的杀气巨龙在一起,不知道已经累积沉浸了多少千年,苍老而古朴,三颗血色的星辰缓缓的以一种特殊的轨迹运转,磅礴而大气,苍茫而犀利。血色的杀气从虚空中淡淡的弥散而出,凝聚成为血色的云雾,把方圆笼罩,无法窥探! “七杀、破军、贪狼?”卜主心中骇然,他自然知道这三颗星的来历,可是他却不知道为何刑天的命格会被三颗万古便已经存在,代表着至高无上的杀伐和屠戮的星辰给取代…… 皱了皱眉头,沉吟片刻之后,卜主的意念如刀,银光乍泄,宛如洪流一般洞穿虚空,直接向三颗杀星运行的轨迹形成的血色光晕射过去!他试图破开三颗杀星的光晕,窥视里面的存在…… “轰!”银光还没有触碰到光晕,猩红的光晕好像炸开的马蜂窝一般,苍老的杀气不知道积聚了多少万年,凝成实质的杀气铺天盖地袭来,凌厉的杀气如刀,释放着苍茫的冷厉气息,千丝万缕,朝卜主轰杀过来! 无尽的星空都在摇动,三颗猩红的血色星辰在不断的颤抖,运转的速度更快了,一道道凝成实质的血光迷离,不断的飚射出来,显得格外的肃杀! 轰! 两道银光破碎了!代表着睿智和洞察的银光,没有丝毫的抵抗力,被古老而犀利的杀气给轰成粉碎,除此之外,还有三道最为浓郁最为庞大的血色光芒卜主的意识轰杀过来! 噗…… 卜主惊骇无比,无心恋战,赶紧把意识给收了回去!一口鲜血喷出,青衫上鲜血点点,显得格外的凄凉,枯瘦的脸显得有些苍白。 无尽亡灵海中,刑天仿佛感觉了什么,抬头仰望,深邃的目光仿佛穿透了密密麻麻的亡灵,穿透了无尽亡灵海,穿透了重重的虚空,落在了海外神山上。 “卜主是吧,希望到时候你会借我你的时空之梭,否则,嘿嘿……”刑天嘴角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 骨山上。刑天的脸色微微一沉。经过大衍天机的推演,他可以感觉到铁家三兄弟等从杀神宫中走出来的人依然走在一起,而他们的方位,正是位于海外神山上。 “看来,我应该弄多几块底牌啊。”刑天沉吟片刻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虚空重重叠叠,无尽的空间乱流在不断的呼啸嘶吼,冰冷的寒流挟裹着飓风,在虚空中穿梭流离,还有那磅礴的法则之力形成的海洋,汹涌澎湃的潮汐如浪狂卷。 刑天的身体漂浮在虚空中,颀长的身躯显得伟岸,宛如一座大山一般沉重,给人无限的压力,磅礴的气机镇压着周围的乱流,方圆千里之内,平静的没有一丝风。 “给我合!”刑天双眼突然睁开,迸射出两道三尺神芒,把虚空击打的粉碎,他的气势陡然升起,青色的衣衫鼓胀,在他的两条手臂上突然多了两个半座山峰,山峰漆黑,不知道由什么质地构成,坚硬无比,厚重的气息从山峰上弥散出来,把周围的虚空都给挤压的节节碎裂!在漆黑的山峰上,都刻着一半的星空战图,无尽的星辰点点,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居然开始透出了点点星光……两座大山之间似乎有一股力量,相互牵引着,他们在虚空中迸发出一抹青色的光晕,把两座大山笼罩,朦朦胧胧中,一股庞大的气势在缓缓的扩散开来! 刑天的两只大手宛如绵延的山岭,健硕的肌肉纠结,宛如虬龙一般,扭曲着,迸发出强大无匹的蛮力,握着两座山峰,彻底的合在了一起! 轰! 随着强大无比的撞击声轰然响起,两座大山突然融而为一,爆发出一股庞大的气机。随着青色的光晕缓缓的散去,一副完整的星空战图出现在虚空中,点点星辰如梦幻一般,从山峰中幻化出来,围绕着山峰缓缓的运转,星空迷离,群星璀璨,把刑天的心神完全吸引了进去! 无尽的深邃的星空,古朴、磅礴、苍茫、浩瀚、辽远,置身于其中,仿佛蜉蝣一般渺小,璀璨的群星以一种奇特的规律运转,轨迹如虹……无数的星辰黯灭了,然后又有无尽的星辰在诞生,星辰之光四射,磅礴的力量贯通在星空间,刑天的意识在星空中漫游,仿若形成了其中的一颗星辰,随着无尽的岁月的流逝,随着无尽星空的生灭,不断的成长壮大,不断的暗灭,然后再次新生…… 轰! 刑天脑海中闪过一丝明悟。在他的世界种子空间上空,那点点的稀疏星辰开始变得明亮,星辰开始变得璀璨,一颗颗星辰缓缓的出现在天空中,它们以一种特殊的韵律不断的环绕运行,透出薄薄的星光,浩浩荡荡的力量不断的开辟着空间,整个空间都变得宽敞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刑天的心神终于从巨大的山峰中清醒过来。山峰上的星辰图开始变得黯淡,微风一吹,漆黑的山峰好像腐朽了一般,变成了齑粉,消散的无影无踪! “完整的斗转星移,很好!”刑天咧嘴一笑,目光变得有些狂热。斗转星移这一神技极为逆天,完全是模拟无尽的星辰,它们的位置、运行轨迹、相互影响,完全是一个整体系统,稍微有所改变,便可以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这种力量用来对敌,完全是绝杀! “现在,应该去寻找卜主了,时空之梭……”刑天眸子中掠过一丝疯狂的厉芒,“是我的!” 海外神山。 随着卜主再次吐血,老域主等人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卜主,怎么样了?”赵老二迫切的问道。 “太恐怖了。”卜主摇头不语,目光有些黯然,“他的命格太过于特殊,我根本无法窥视!这下子,我们的麻烦大了!” “哼!”冰无影和冰无踪对视了一眼,冷哼一声,“我们不去找他已经是他的福气了,难道他还敢找上门来?” “嘿嘿……”冰无踪阴阴一笑,“他不出现还好,如果出现了,他就死定了!” 卜主摇了摇头,声音略微有些沙哑,默然不语,可是却显然不认同他们的话……因为,他刚刚给在场的几个人卜算过一卦……大凶之卦,无解! 刑天的身影在虚空中穿梭,极速之翅快速扇动,一眨眼之间已经在千里之外!他的目标,正是海外神山! 刑天的速度已经演化到了极致,他的实力已经达到半神级六级,现在的他全力催动极速之翅,已经无限接近于瞬移!半天之后,刑天终于来到了海外,看着远处的那一座被十八座小岛包围的海外神山,刑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极速之翅突然爆发出一阵金光,闪电一般蹿入了海外神山上,丝毫没有受到阵法的影响,刑天的速度奇快无双,片刻之间已经来到了山顶上! “咦?这……”赵老三无意中余光一瞥,双眼突然放射出无限的精光,“那个小贼来了!” “你们都在等我么?”刑天大步向前走去,目光在众人的脸上划过,落在了卜主的身上,犀利的目光好像刀子一般,狠狠的插入卜主的双眼,让卜主感觉到眼睛微微有些刺痛。 “喈喈……不知死活的小贼,居然敢送上门来,现在你乖乖的把棺椁和《天杀》拿出来,我们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 “你们让我死的痛快?”刑天剑眉一挑,凶光毕露,狂笑道,“今天我就让你们死的不痛快!”867天时地利,无情的屠杀 说话的功夫,刑天突然动了! 罗睺刀被他紧握在手中,身体宛如一只灵活的猎豹,凶猛有力的向猎物扑杀过去! “不可能,他的力量怎么可能不受到影响?”老域主的脸色突然变了,喃喃的说道。泡-书_吧() 铁征南等人的脸色也变了。 一股凶戾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们感觉站在他们面前的好像是一头荒古蛮兽,张开锋利的爪子,向他们狠厉的厮杀过来! 锋利的罗睺刀重达万斤,在刑天的凶悍挥动下,劈开虚空,只留下一道漆黑的扇形残影,那磅礴的气势宛如大山一般,凶戾的刀光映衬,最前面的铁征南瞳孔瞬间收缩,被凌厉的刀锋刺激,好像有一条蛇随着他的尾椎骨上爬,分外的惊悚骇然! 快!太快了!快的让人让人难以反应过来! 锋利的罗睺刀随着刑天的逼近而直劈而下,势如破竹般从铁征南的头顶切下,在那惊骇的目光下,铁征南被切成了两半!鲜血喷上半空,一朵朵鲜红的血花绽放开来,整个世界都变得格外的凄凉和冰冷! “快退!” “快退!” 所有的准神级强者都骇然变色,想要抵抗的时候才惊骇的发现,他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启用…… “该死的大阵!”赵老二暗骂一声,随着那一抹冷厉的刀光闪过,丝毫不顾形象的来个蓝驴打滚,恰好躲过了刑天的那一刀,可是在他身边的赵老三却给刑天活生生的剃下了头颅,一腔热血挥洒…… 刑天宛如狼入羊群一般,一柄罗睺刀飞快的舞动,刀影如梦幻,冰冷的刀锋入骨,没有任何的声音,宛如切豆腐一般! 嗤! 刑天的速度奇快无比,欺身而进,罗睺刀从他的手中上撩,直接从铁征南的胯下横削,把他的一条腿给活生生的切断! “分开跑,快点用神器挡住他!”老域主脸上闪过一丝疯狂之色,身上的气势贲张,长发飞舞,一口长剑幻化在他的手中,金色的神力缓缓流转,释放出一股威猛绝伦的气息,向刑天劈过来! “贪狼!”刑天懒得跟他拼打,识海中的一缕意念瞬间与无尽星空的贪狼星取得了一丝联系,一道冷厉的红光从天而降,水桶一般粗大的红光,杀气腾腾,冷厉无双,高度凝结的杀气显得格外的古老,好像凝聚了天地之间杀气的精粹,无尽的杀意把整一座海外神山都给笼罩在其中,红光早已锁定了老域主,巨大的红光从虚空中落下来,把老域主给劈成了飞灰,原地只剩下一口金光灿灿的长剑,光芒已经暗淡了下来,被刑天顺手捞在了手中。 “该死的小贼,这算什么本事?有种我们出去外面比划比划。”铁征北狠狠的说道,那一双眼睛盯着刑天,凶狠的目光好像要把刑天给吃下去一般! 铁征南、铁征北、铁征西三兄弟,天赋卓绝,一起修炼万年,这才达到如今的高度。修炼过程中,他们相互扶持,相互鼓励,感情深厚,他们以为他们可以一同成神,可是没有想到的却是英雄一世的铁征南却窝囊无比的死在了刑天这个小贼的手里! 该死的小贼,该死的卜主! 铁征北心中已经彻底的恨上了刑天,连带着卜主也被连累在内,他心中暗恨,如果能够活着出去,一定要把刑天和卜主给杀了泄愤,用他们的人头祭奠铁征南! “能杀你就是本事!”刑天冷笑一声,丝毫不为所动的一刀劈出!刑天之所以敢孤身前来,就是因为天外神山的地理位置实在太好了!万米的高峰,完全禁锢力量的天然魔法阵,这根本就一个替他量身打造的杀人的好场所!以他的防御和蛮力,即便是实力被禁锢,那又如何?刑天心中极为残忍的冷笑,刀影幻化出十数道刀影,横切竖割,把铁征北给切成一滩碎肉! “嗤!”一道银光如虹,迸发出滔天气势,瞬间变成数十道长虹,宛如银色的利箭一般,撕碎空气,发出呼啸作响,向刑天电射而至! “嗯?”刑天忍不住回过头,目光落在了卜主的身上,面色显得有些凝重,身形如电一般前进,结实有力的双臂狂暴舞动,罗睺刀溅射出百道刀芒,把银光切成粉碎! “小伙子,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卜主的目光睿智而聪慧,慧眼如炬,眼神灼灼,试图从刑天的身上看到什么,却无功而返,淡淡笑道,“别做的太过分了!” “你就是所谓的卜主吧?”刑天冷笑一声,“我与你素不相识,无仇无怨,那你为何还要助他们来追杀我?” “小伙子,他们这不是还没有成功么?”卜主淡然一笑道。 “哼,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今天死在这里的就是我了。”刑天脸色有些狰狞,“老不死的,给我滚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了!” 卜主脸色大变。在他的地盘里,刑天居然如此狂妄,让他不由得心生怒意。怒极反笑,“好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既然你想杀他们,那我就保他们,你待如何?” “那就试一试!”刑天的声音冷漠无比,身形如魅影一般,几个起落间,已经来到了一个七十二岛的老不死身边,一刀砍下! 卜主优哉游哉,不慌不忙的一指点出,银色的光芒乍闪,呼啸着点在了罗睺刀上,罗睺刀的势头被阻,难以落下! 刑天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老不死的,你以为凭你的卜算之道可以预测我的动作?给我死!” 卜主脸色大变,他刚才的确是隐隐约约预算到刑天的去向,所以那必杀的一刀被他打断,可是却不料,刑天的居然中途弃刀,握掌成拳,宛如流星一般轰在了那个老头的头上,活生生的砸成了肉酱! “你挡不了我!”刑天挑衅一般的睥睨了卜主一眼,冷笑道。 卜主面色突然冷了下来。恐怖阴森的杀机弥散出来,几乎要把虚空都给冻结,瘦削的脸上杀气腾腾,“既然如此,我今天倒要试一试!” 卜主彻底的怒了!刑天在他的地盘上无休止的杀人,还敢对他冷语奚落,一向觉得高高在上的卜主如何能忍? “我看在同道中人的份上,一只对你百般忍让,可是你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我不杀你,但是我要把你镇压在神山下,直到我点燃神火铸就神格!”卜主冷冷的说道,一个拳头大小的梭形物体出现在他的手中,古朴的裂纹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个晦涩的图纹,青灰色的光泽在淡淡的流转,释放出一股庞大的威压,虚空动乱,好像整个时空都在错乱一般! “时空之梭?!”刑天一双瞳孔猛缩,眸子深处掠过一道精光,语气中掩饰不住的狂喜。 此时此刻,铁征西、赵老二、冰无痕和冰无踪还有其余一个七十二岛的老不死四散奔逃,慌不择路,从万米的高峰中滚了下去! 刑天皱了皱眉,目光中掠过一丝森冷杀机!万米的高峰虽然不算低,可是对于一个准神来说根本就是玩一样简单,即使是一个实力被禁锢的准神! 斩草当除根,决不能纵虎归山! “老不死的,咱们好好的玩一玩,看看你能不能挡得住我,嘿嘿……”刑天厉啸一声,身形如电一般闪出! “给我回来!”卜主丝毫不掩饰双眼的愤怒和杀机,一掌拍出,庞大的力量宛如巨龙摆尾,直接把虚空给拍的垌塌,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释放出冷厉肃杀的气息,久久不能愈合! “血人,魔影,给我挡住他!”刑天狂笑一声,血人和魔影从他的眉心中飞出,宛如两道残影般,向卜主拦了过去,把他给挡住,于此同时,刑天的身影已经落在了半山腰上! “该死的小贼,等我出去,我一定要把你给碎尸万段!”一个七十二岛的老不死恨恨的咬牙切齿,耻辱啊,绝对的耻辱啊!一个准神级强者居然被一个六级半神给追杀着夺路狂奔,而且还是如此的狼狈!他从山峰上滚下来,压折了不少的树木,枝条抽打在身上,那淡淡的疼痛却好像一柄柄尖刀插在他的心上,让他快要吐血! “你没有机会了!”平淡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情感,这个老不死的心中一惊,恍然抬头,进入眼帘的是刑天那颀长的身躯,冷漠的脸庞,以及那一柄漆黑锋利坚硬的在他的视野中缓缓放大的罗睺刀! “不!”老不死的惊骇欲绝,好像濒临绝境的野兽一般狂暴吼叫,可是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他的头颅却已经脱离了他的身体,加速翻滚了下去,发出碌碌的滚动声音! “还有四个!”刑天一脚把灌木挡住的尸体一脚踹下山去,许久之后才发出沉闷的声音,刑天脸上的杀机越来越浓,蛮力催动极速之翅,身形起落间,宛如一只敏捷的猎豹,在丛林间跳跃,无声无息! “该死!”卜主满脸阴沉,杀机如水,他恨不得把刑天给一手捏死,可是他却被血人和魔影给挡住了! 让他惊骇无比的是,这两个古怪的人,出手之间,全无痕迹可循,他的卜算之道根本无法捕捉他们的招式,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868战卜主,抢夺时空之梭(上) 刑天宛如一只猎豹在丛林中不断的穿梭。矫捷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飘忽不定,奇快的速度,带动着空气形成一股股旋风呼啸,扯动着树枝,轻轻的抽打…… 寂静的丛林,那宛如死神投影一般的刀光,那溅射在丛林树枝上的滚烫热血,代表着一个绝(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