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05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0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05部分
战天(冰锋)-第205部分双眼血光绽放,身躯突然缩小成为七尺,化作一道漆黑的闪电,一手向残存的神识抓过去! 嗡! 虚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灰衣人,无声无息的在魔影的身边出现,一柄细剑如秋水一般,没有任何的杀机荡漾,没有任何的力量外泄,他就好像一缕清风轻轻的拂过,又好像是甘霖无声无息的滋润着大地,细剑轻轻的,好像一个母亲的怜爱抚摸一般,从魔影的脖子上划过…… 悄无声息…… 魔影没有任何的反应,便被剑气给撕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桀桀,杀神传承,是我的!”灰衣人诡笑一声,声音如老鸭一般难听,他的速度极快,便向残存的神识一手抓过去! “杀神之王?不好,快拦住他!”冰无痕爆喝一声,一拳打出!浩荡的拳罡,在虚空中拉扯出一条滔天的河流,直接向灰衣人给劈过去! 刹那间,所有的人都愤怒了!眼看就要快得手了,居然横空杀出了一个程咬金,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就好像好不容易才种下一株桃树,等到桃子成熟了,正要采摘的时候,却被人一步登先…… “杀了他!”九位准神齐齐咆哮,再也没有丝毫的保留,舍弃了五大分身和血人,直接向杀神之王给劈杀过来! 友情推荐,《尘心缘》,新书,喜欢仙侠的可以去看看,养肥了再杀861争夺 九位准神的攻击如汪洋大海一般浩大,如雨点一般密集,磅礴的能量把一方虚空给完全封锁,就连准神级的杀神之王都不敢无视,准神级的潜伏秘术和准神级的逃遁秘术结合在一起,突然消失在空气中! 滔天的能量形成一个庞大的漩涡,杀神之王从里面跳出来,喷出一口鲜血,面如金纸!九位准神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太强,联合在一起,即便是逃遁进入到虚空中的杀神之王都无法抵抗,虽然不死,却已然重伤! “大家一起杀了他,然后再分战利品!”魔影已经消逝,现在九位准神放下心来,向五个分身和血人招呼道。 “好!”血人没有说话,意识透出同意的意思,挥刀直劈!而五个分身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转换了攻击的方向,如山如海如岳一般的单属性先天法则之力轰然扩散,汪洋大河一般的席卷,把杀神之王完全淹没! 谁都没有发现,混在漫天的黑色杀气中,有一朵普通的黑色乌云在飘动,而它的方向,正是残缺的神识…… “咯咯……”亡灵皇后古柔咯咯直笑,就在这一刻,她的衣衫飘飘,漆黑乌亮的长发飘扬,气势猛然飙升,瞬间居然达到了准神的级别,娇柔的身形一步跨出,晶莹的骨刀璀璨如虹,一刀劈在被困住的杀神之王的身上,借势轻轻一跃! 杀神之王很强悍,是黑夜中的王者,是刺杀的皇,可是也只限于黑夜和刺杀而已,可是在所有强者的围剿下,却是捉襟见肘,被亡灵皇后古柔的一记刀芒给劈成两半,而与此同时,古柔的娇柔身躯已经来到了棺椁千米之外,依然以一种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向前扑过去! 她的目标,正是晶莹剔透的神格! 一时隐忍,正是为了这一刻!亡灵皇后古柔虽然曾经被打散,可是重聚了意识之后,实力狂飙,早已经达到了准神级!亡灵皇后天不怕地不怕,唯一可惧怕的就是杀神之王,那是诸神黄昏的头头,这隐藏在无限黑夜中的王,才是亡灵皇后的最大威胁!因此,除去了杀神之王,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亡灵皇后了! “该死的表子!”铁征南狠厉咆哮一声,脚下一蹬,狂暴的力量涌入脚下的幽灵之舟,幽灵之舟好像顿时青光绽放,宛如一只幽灵一般,向前方奔去!速度之快,让人措手不及! “快点!”冰无痕和冰无踪兄弟身形飘忽,战刀如虹掠出,席卷漫天星云,丝毫不讲情面,根本就懒得管他是谁,反正跑在前面的,都已经成为了敌人! “杀!”老域主剑眉一挑,蕴含着凛然杀气,剑气更加的狂暴,带着一丝雄霸天下的味道! “敢单独冒进者,斩!”韩家的老祖宗韩铁器宇轩昂,如百战沙场的大将,他的剑气中的金戈铁马万军奔跑的气势更甚,滔天的呐喊声滚动的铁血煞气,把这一方虚空都变成了古战场,千万道剑气如从四方席卷的军队,精气神拧成一股,拉扯着古老的战旗,呼啦啦的作响,轰在了幽灵之舟上! 现在的情形极为诡异,什么盟友,什么朋友,什么敌人都已经茫然不顾,在《天杀》、神格、杀界传承、准天兵、棺椁的诱惑下,盟友之情显得是如此的淡薄,一切的杀戮,都只为那庞大可以诛灭一切的力量! 这一群老不死的家伙,最长的已经活了上万年,最短也的也有数千年,人情亲情对他们来说,早已经淡漠了,他们的心里,唯有那至高无上的力量,他们的愿望就是冲破重重枷锁,点燃神火,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 没有什么可以阻挡,阻我者死! 古柔的身影如翩跹起舞的蝶影,在虚空中迁移,曼妙的身躯宛如风中的杨柳水中的浮萍,身影如箭,此时,她的眼前只有那一颗拳头大小的……神格! 神格晶莹剔透,点点瑞彩琉璃,完美无瑕的棱角泛着诱人的光泽,就好像是一枚切割的极度完美的钻石,让所有的女人都为之疯狂! 劈! 一道刀气呼啸着席卷而来,冷厉的刀锋渗着一股子的寒意,刺激着古柔的白皙无暇的肌肤迅速涌起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古柔迅速低头,骨刀向前用力撩起,漆黑的刀芒闪电般劈出,与从她头顶横过的刀气撞在一起! 她的速度受到了阻滞,而此时寂灭岛的两个半老徐娘已经追了上来,两柄长剑一左一右,绽放着无限的杀机,雪亮的剑芒在虚空交叉,用力向古柔的头顶叉下来! 刑天可不管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他也陷入了苦战! 韩福、冰锋、赵波河还有几位岛主,把他围在了中央,利用神兵镇压着他,滔天的宏光溅射,如万千瑞彩飘动,飘落下来,杀机凛冽,把刑天围在中央。 “夜战八方!”韩福一柄长剑毁灭四方,千军万马奔腾如雷,漫天遍地都是黑影,密密麻麻的人影擎着千万杀气凝成的兵器,长枪利剑,疯狂的向刑天投射过去! 刑天肉体横空,如蛮龙一般,罗睺刀在他的手中上下飞舞,刀影如梦似幻,锋利的刀锋撞在那刀气剑气中,宛如切豆腐一般,把刀影纷纷劈成碎片! 所向披靡! 刑天的速度奇快无双,先天杀戮法则之力暴涌进入到罗睺刀中,在这一刹那间,一道长达万米的刀气延伸出来,漆黑冷厉,霹雳的漆黑闪电环绕,狰狞而锋利,似乎可以把整个虚空都给切成两半! 刑天一刀挥出! 极限的刀气横行,在这一刻,所有的星辰暗淡,似乎所有的光芒都被这一刀给完全吞噬,星空都变得暗淡起来,日月无光,在这一刹那间,整个星空都只剩下了这一刀! 完美的一刀! 人刀合一!刑天的精气神已经提升到了极限,他的精气神灌注在了这一柄罗睺刀中! 毁灭!毁灭!毁灭!再毁灭! 极端的阴暗,极端的毁灭!暴虐的毁灭气息从刑天的内心深处暴涌而出,灌注在罗睺刀中,那一柄漆黑的长达万里的刀气正是刑天内心深处的真实写照! 毁灭! 极端的杀戮和毁灭!星辰暗淡,日月无光,天地之间好像末日来临! 鲜血铺满了每一寸土地,腥气四溢,黑暗降临了大地,群魔乱舞,疯狂的哭嚎,好像下一刻便是末日! 杀! 刑天黑白二色的双眸中陡然出现了一个浩大的血色杀场,狂暴的杀气从如倾泻的天河水一般从他的身体暴涌出来,带着血腥,带着戾气,宛如一尊魔神一般,头顶天,脚踏地,一刀破空而来,天地寂灭! 血杀三式! 寂灭轮回! 两者的意境意境完全被他融入了这一刀中,刑天劈出了他两世为人中最惊采绝艳的一刀! 这一刀下去,无人可当!这一刀劈出,天地都将毁灭! 杀! 轰! 冰锋等人面色大变,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刑天居然厉害如斯!纷纷做出抵抗,可是…… 剑气……刀气……拳罡……宫殿……神器…… 都碎了!如精美的瓷器一般,对这一刀没有任何的作用,在这一刀下,格外的脆弱,宛如秋风中的落叶,点点飘零…… 噗! 充斥着无尽杀伐毁灭的刀气仿佛集中了天地之间的一切负面的情绪,暴虐、愤怒、狂暴、毁灭、杀戮、嗜血,所过之处,一切都毁灭!没有混沌,没有阴阳,彻底的归零,塌陷! “死!”冰锋、赵波河等六七人好像狂风暴雨中的雀,如汹涌澎湃奋勇的潮汐中的浮萍……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瞬间毁灭! 死了!全死了! 此时此刻,那一边的战场也出现了异常。 “吼!”一声凄厉的咆哮,魔影从空中的魔云从显化出来,庞大的身躯如山岭一般庞大,来到了残存的神识前,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着残存的神识,吞了下去! “一梦空花……成神非正路……”悠悠的叹息响起,随着残存的神识被魔影吞噬最后完全消失了! “吼!”魔影身体魔光四射,漆黑的魔光如沸腾的开水一般,滚动着,点点符文如蝌蚪一般在他的身体中闪烁游离,他的身体在下一刻显得更加的凝实了! 随着蝌蚪缓缓的没入了他的身体,魔影的气势陡然消失了。他好像一个普通人一般,静静的站在那里,除了气质比较阴冷以外,与刑天长得一模一样!他的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没有任何的气势透出,可是却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看着他,所有的人心里都有一股子寒气透出…… 天杀! 具有潜伏秘术、杀生秘术、逃遁秘术的《天杀》秘典!整个诸神黄昏的力量源泉所在,居然被他给继承了! 众人的心里一沉,可是很快,他们就更加的疯狂了,既然《天杀》秘典已经有主,那么剩下的棺椁、神格和准神兵,他们势在必得! “嘿嘿……”魔影桀桀冷笑,看着那些飞过来的人,丝毫没有任何的阻拦,反而冷笑一声一手向准天兵给抓了过去! 虚空在颤抖,魔影的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高擎的宛如墓碑一般的匕首,矗立在虚空中的准天兵迅速变小,与他手里的烈云残影彻底的融合起来,最后变成了一柄古朴的漆黑匕首! 轰!862对决 魔影一招得手,吞噬了残存的神识,得到了《天杀》秘典,而后把准天兵握在手中,融入了它的体内,再也不管众人,直接化作一道乌光,消失的无影无踪,回到了刑天的体内,好像一只缩头的乌龟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我靠……”刑天恨恨的鄙视了魔影一把,看着那几个恶狠狠的看向自己恨不得把自己拆了的各家的老祖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哥哥哟,你这可是把哥往火坑里推了哟…… “小子,把准天兵给交出来!”大千海域的老域主阴测测的说道,他的双眼蕴含着森冷杀机。 “哼,有准天兵你也用不了,快点交出来吧!”冰家的冰无痕与冰无踪也冷笑道。 “嘿嘿……”刑天咧嘴一笑,心中却是暗自权衡着。 “给我上!”刑天给几个分身及血海传粘。刹那间,冰之分身横空而来,万千冰棱穿梭,挟裹着万千洪流,冰锥如大山一般,轰然砸下! 雷之分身脚踏着无尽雷电,化作一片汪洋,大地焦灼,山峰塌陷,群星陨落粉碎,万千雷电不断的劈落下来,超老域主劈了过去! 又是一场恶战! 这一片虚空都变成了战场,能量洪流咆哮,诸方人马厮杀,已经杀红了眼,他们的目的正是剩下的棺椁与神格! 神格如一轮璀璨的太阳,绽放着无尽的霞光,瑞彩千条,如神帘一般垂挂,亡灵皇后古柔白色连衣裙飘飘,晶莹的战刀一刀劈出,开山断水,身形如翩翩起舞的彩蝶一般,一手把神格给抓在手中! 刑天咧嘴一笑,看着那些疯狂的准神级,目光中露出一丝疯狂之色。 “虱子多了身不痒,债多不压身,既然已经拿了两件,剩下的我也就不客气了!”刑天冷笑一声,身后极速之翅催动,如烈日一般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他的速度到达了极限,在这一刻几乎可以穿梭时空,瞬息之间变已经来到了棺椁前,用力一拍,棺椁合上,然后刑天一抓一收,把棺椁给强行收入了世界种子空间内! “好东西啊!”刑天心中简直乐开了花。棺椁沉寂千万年,却不腐朽,具有着天大的威能,用来镇压别人,简直就是最好的神器! “该死的,杀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无用功,一切宝物都被收走,所有的准神都愤怒了! 敢虎口夺食者,死! “小子,居然敢杀我铁家的人,找死!”铁氏三兄弟催动着幽灵之舟,破开重重空间,以所向无敌的气势向刑天倾轧过来! “杀!”大千海域的老域主早已经盯上了刑天,大剑如虹,先天法则之力不断的咆哮涌出,把他映衬的好像天神下凡一般。 冰家兄弟也催动着战刀,向刑天砍下来,犀利的刀气交织出一大片刀网,把刑天给笼罩! “哈哈……”刑天狂笑,意气风发,对于九个准神的围攻丝毫没有任何的怯懦,反而迎了上去! 一柄罗睺刀,刀光闪烁,绽放着强烈的锋芒,无限毁灭的意境再次出现,那蕴含着无限毁灭的一刀再次横空劈出! 杀戮无限! 毁灭无限! 血杀!寂灭!轮回! 三种不用的意境因为毁灭完全糅合在一起,与刑天的精气神合二为一,凝聚成为一柄无所不催的刀芒,横空霹雳! 叮叮当当…… 虚空颤抖,长达万米的刀芒横扫,劈在了幽灵之舟上,神器幽灵之舟光芒惨淡,前方的那一个角居然被劈碎,金色的神力越来越稀薄,显然已经收到了重创! “这怎么可能?他不过是一个半神级五级而已,连本命兵器都还没有温养,怎么能够发出如此庞大的战力?”显然,刑天的变态让所有的人都无比的忌惮和愤怒! 作为三个准神,神器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五级半神所伤,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侮辱!赤裸裸的大脸! “嗡!”整一座杀神宫巨震,坚固无比的巨震突然轰然散开,化作一阵齑粉,被风一吹散去!一个庞大无比的‘界’突然升起,化作一道银光,没入了刑天的眉心处,与世界种子空间中的魔影融为一体! 空间塌陷,所有的人都出现在了海岛上空,暗红色的礁石,弥漫着无尽的鲜血,下方的杀戮依然再继续,诸神黄昏剩下寥寥无几,看到他们赖以依仗的杀神宫突然消失,不由得士气大降,顿时又被击杀了不少,损失惨重! “来来来……”刑天从虚空中穿梭出来,他的速度之快,即便是准神级人物都望尘莫及,他从扭曲的虚空中走出来,横刀立马,站在虚空中,气场伟岸的身躯宛如一座大山,矗立十方,“敢来惹老子,老子跟你们没完!” 首先冲出来的是韩铁,作为韩家的老祖宗,《韩骑》已经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他一个人便好像已经具有了千万骑兵同时冲锋的劲头,璀璨的剑芒所向披靡,如千万骑兵在冲锋,所向披靡! 轰! 万千钢铁洪流,影影灼灼,千万骑兵的气势凛然汇聚在一起,他们疯狂的咆哮着凝成一缕剑气,呼啸而过! 血战于野! 丢失了的《韩骑》连带着附带的斗技都已经失传,这是韩铁晋升半神之后自创的斗技‘乱战八式’! 刑天立马横刀,目光如电,看着那宛如千军万马奔腾,哗啦啦作响的剑气,刑天冷然一笑。 “韩骑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韩骑》的斗技!”刑天咧嘴一笑,顺手一刀劈出! 刹那间,风云变色!乌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一股压抑的气氛在整个天地之间蔓延!一刀劈出,千军万马快速的奔腾,滚滚如雷,百战不死的老兵精气神已经提升到了巅峰,他们的意志无比坚定,即便前方的敌人在强大,依然视死如归,发起了冲锋! 一往无前!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才是真正的韩骑! 一刀一剑相遇,明显刑天的气势更加的庞大,那百战不死的老兵因为心中的意志长存,爆发出来的力量无匹的强大,相比之下,韩铁的韩骑根本就像是新兵蛋子! 刑天虽然没有修炼《百日金光诀》但也浏览过,对其中的精华自然是知道了。修炼《韩骑》全凭一股气势,那是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勇气!刑震已经修炼到了极致,那是一种一人堪比千军万马的存在,一剑之下,万军所指,所向披靡! “真正的韩骑?”韩铁目光呆滞,惊讶连连。 铿锵! 刀芒溅射,剑气好像瓷器一般碎裂开来!刑天的速度奇快,闪电般已然来到了韩铁的跟前,罗睺战刀刀气磅礴大气,直接往韩铁的头上劈过去! 千军万马奔腾,百万大军千万大军的气势凝聚成为一股,神阻杀神,魔挡屠魔,所向披靡! “南蛮入侵!” 刑天虽然没有修炼过《韩骑》,但是到了他这个境界,所有的招式已经不再有任何的秘密可言,《韩骑》附带的第一式斗技在他的手里已然升华! 嗤! 刀光闪烁,宛如战场中的万千刀影腾空,汇聚在一起,整个战场的精气神完全浓缩…… 血光四溅! 没有任何的意外,一个准神级被刑天砍下了头颅!不过,也只是仅此而已!准神级的人物力量滔天,想要绝对灭杀,几乎不怎么可能! “想逃?”刑天咧嘴一笑,看着那一个飞腾的灵魄,通天塔轰然祭出,第三层的塔门打开,直接把韩铁的灵魄给摄了进去! “快走!”亡灵皇后古柔是第二个从虚空中跑出来的,看到刑天依然在厮杀,微微皱了皱眉头,娇斥道,“那些人就快出来了,你还不快跑?等会就来不及了!” “快,杀了他!”幽灵之舟从虚空中穿梭出来,气势磅礴如山,没有了杀界的阻滞,它的体形更加的庞大,宛如一只幽灵一般,格外的压抑。 “灭了他!”赵老二赵老三也格外的愤怒,星河古堡宛如一座大山,气势恢宏,向刑天当头压下! “靠,快跑!”刑天脸色大变。现在他才知道什么叫做绝对的实力差异,八位准神级人物的气势如滔天汪洋一般,而他只不过是汪洋中的一条孤舟而已,在杀神宫内,他们的实力受到了限制,无法完全施展,可是出来了这个地方,自然是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如果是单独厮杀,或许凭着化龙和星辰战剑可以拼杀其中一个,甚至凭着重伤把他杀死,但是八个么……光是那一股气势,便具有绝对的压制性,让刑天心惊胆战…… “风紧,扯呼!”极速之翅快速扇动,一呼一吸之间,刑天便已经逃出了千里之外! “想走?没这么容易。”大千海域的老域主异常愤怒,一只大手掌前伸,化作大掌在千里之外幻化而出,带着庞大的威压,如山一般朝刑天抓过去! “嘿嘿……”刑天冷笑一声,瞬间提速!转瞬之间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哼!让他给跑了!”铁氏三兄弟铁征南冷着脸说道。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必须死!”赵老二冷漠的说道。 “去天外神山请卜主出手,务必要知晓他的确切位置,我们一定要将他击杀!”863一念花开 离剿灭诸神黄昏已经过去三天。**泡!书。吧* 传承数万年,诸神黄昏傲绝天下,最后还是被摧毁,连秘典《天杀》都被外人取走,诸神黄昏彻底泯灭,再也没有任何的传承,真的成为了历史的灰尘。 无尽亡灵海,依然漆黑,死气弥漫,黑压压的,伸手看不见五指。 “嗷嗷嗷,快点给我个鸡翅膀。”光暗宝宝和小娃娃围着一堆篝火,兴致勃勃的烤着一只从世界种子空间中抓出来的野鸡,金色的皮烤的黄澄澄的,汁水横流,香味扑鼻。 “唉……”小娃娃没精打采的丢给光暗宝宝一只肥硕的鸡翅膀,懒洋洋的说道,“你就知道吃吃吃……老爹不在,没意思。” 这俩孩子,叫刑天老爹已经叫上瘾了,暂时似乎没有改回来的打算。 “嘻嘻,你急什么?老爹这不是闭关么?”光暗宝宝双眼眨啊眨,都快眯成了月牙儿,满眼都是小星星,“嘻嘻,我最崇拜老爹了,天下皆敌,遍地情人,还有我们两个这么可爱的小孩子陪着他……” 在远处的骨山上,刑天双腿盘坐,白皙的大手掐着玄奥的指印,绵延悠长的呼吸中好像携带着奔马一般的雷音,五彩霞光在他的身边闪烁,宛如琉璃一般不断的闪烁,他的肌肉如虬龙一般纠结,阵阵宝辉迷离,晶莹无暇,好像白玉雕琢一般。 在刑天的识海中,无穷无尽的愿力集结,形成一片片浓雾,在青龙灵魄的吞吐下转化成为滔天的精神力…… 呼呼…… 如雷音滚滚,栩栩如生的青龙盘踞,每一个呼吸都充满了力量,那阔大的鳞片宛如一座座漆黑的大山,充满了金属质感……狰狞的青龙灵魄突然睁开眼睛,迸射出两道青色雷光,青龙灵魄呼啸而起,咆哮连连,音浪滚滚,浩荡的龙威在识海内荡漾……突然,万千精神力海荡起了万千的漩涡,磅礴的精神力化作万千的海浪,千万条巨龙飞舞,溅起千万般波澜,它们纷纷围绕着青龙盘旋,把青龙拱卫在其中,片刻之后,再次回归到精神力海洋中…… 万千条银色巨龙回归精神力海,精神力海中的精神力缓缓的流淌,漩涡开始平息起来! 识海中,刑天的灵魄已经变成了人形,只见他缓缓的伏在精神力海上,手指轻轻一指,一股磅礴的力量进入到精神力海中,爆喝道,“一念花开!”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诡异的出现一朵朵纯洁无暇的莲花,千万朵莲花同时绽放,晶莹剔透,莲瓣如玉一般玲珑,点点流光溢彩盈盈动动,宛如梦幻一般。漫漫花海,显得格外的璀璨,荧光四射,无尽的芬芳四溢,点点香气从刑天的识海中溢出,向四面八方弥散出去…… “唔,好香啊,这是什么香味?好想吃啊……”光暗宝宝皱了皱鼻子,贪婪的说道。 “这不是普通的香味……”小娃娃吸了两口,精神一振,只感觉头脑清明了许多,灵魂在瞬间凝实了不少,不由得贪婪的啃了两口,呼了一口浊气,惊叹道,“不错,这是意识的芬芳,具有着帮忙聚敛精神力提高灵魄的功效……” 随着识海中的莲花盛开着越来越多,那一股无尽的芬芳越来越浓郁,最后方圆千里之内都弥散着这一股香味,久久不散。 万千的莲花不断的盛开,也有不断的衰败,每一朵晶莹的莲花衰惫的瞬间,都会有着一缕缕意识从花蕊中飘出来,进入到刑天的灵魄中,刑天盘坐在无尽的莲花海中,衣衫洁净无尘,一呼一吸之间都既有韵律,十分的和谐,随着每一缕的意识从他的鼻孔吸入,他的灵魄变得越来越晶莹,好像完全由纯洁无暇的水晶雕琢而成,完美、毫无瑕疵,却充满了无限的力量! 灵魄变得越来越晶莹剔透,好像透明一般,他的每一次呼吸都充满了无限的生机,好像他的灵魄就是另外一具身体…… 越来越多的莲花盛开,晶莹剔透,如霜如画,整一片浩大的花海都盛开了无穷无尽的莲花,花开花落,一缕缕意识不断的从识海中飘荡过来,进入到灵魄中,他的灵魄越来越晶莹,越来越透明,最后好像是消失在识海中一般…… 轰! 突然,刑天的灵魄彻底的炸碎开来,澎湃的力量让识海变得更加的开阔起来,漫天的花海盛开的越来越旺盛,刑天的灵魄散开,变成了一缕缕的意识,在识海中飘荡,化成一道道清风,轻轻的吹拂…… “原来如此……”骨山上,刑天突然睁开眼睛,深邃的星眸中露出一丝笑意,“不死不灭录的魂修部分修炼到高层次,灵魄可以化作万千意念存在识海中,每一个意念都是我的灵魄,只要其中一念不散,我就可以重新修炼……” “哈哈,现在虽然还没有达到最高层次,但是只要不遇到神级以上的高手,我的性命都确保无虞了。”刑天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站起来,风轻云淡,“魂修部分我已经修炼到九重大圆满一念花开,现在灵魂已经几乎不灭,只要我的体修再修到九重大圆满,那就可以成为不朽之体,只要不是遇到极其强大的对手,都难以对我造成太大的伤害!” 不死不灭录,修炼到最高境界,可以练就不灭体,不死魂,体魄之强横,魂魄之强大,天难葬,地难灭,举手投足一个念头便可以排山倒海禁断时空,刑天前一辈子都没有达到过那个层次,实质上,上一世,刑天主修的是五行衍世诀,不死不灭录只是辅修,被雷电劈碎的那一刻,他的不死不灭录还没有达到现在的层次,而这一辈子完全颠倒过来了! “很好……”刑天检查了一下身体,满脸喜色。不死不灭录的体修和魂修相辅相成,灵魂的提升自然也促进了他的肉体的强大,现在的刑天已经达到了六级半神的境界,只要闯过了通天千重楼六十层,那他就已经名副其实了! “通天千重楼一百层之后,点燃神火,变可以成神……”刑天眉头微微一皱,他的脑海中又响起了那一个悠悠的叹息。 “成神一梦?梦幻空花?远古骗局?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刑天不由自主的思考着。杀神的残存意识的呼叫,让刑天感觉到极为困惑。前世有仙,这一世自然就有神,可是为什么成神却是梦幻空花?远古骗局?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刑天隐隐感觉到其中必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辛。可是,即便是他想破了头,也不可能想的清楚。 “算了,既然想不清楚,那就以后再说,反正不急。”刑天呼了一口气,“现在在这里的事情已经完成,应该想办法回去冰河大陆或者十八层地狱了。” …… 天外神山,是在沉沦孽海最深处的一座高山,大山漆黑,庞大,高耸入云,无尽的白云缭绕,雾气磅礴,显得格外的迷离,在大山外围,有着一十八座剑山自主形成一个庞大的天然阵法,在大山内,即便是半神级强者也无法腾空,只能步行,或者借助魔兽代步。因此,被称为天外神山。 在天外神山上,居住着一个老人,因其卜算之术极其了得,人称卜主。卜主之名,在黑暗深渊或许不太出名,但是在半神级以上却是极其的有名,因为其擅长卜算,未卜先知,战力超凡,当年,有一十八位半神想要把天外神山占领,却被卜主给杀死八名,剩余的十名张狂逃跑,卜主之名,一时显赫! “前方就是天外神山了,等到见到了卜主,我们就可以知道那个叫做刑天的小贼的下落,到时候抓到他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点他的天灯。”赵老二恨恨的说道。 “卜主不轻易出手,这一次会不会帮助我们还是未知之数。”大千海域的老域主叹道。 天外神山的山顶极为平坦,这里与下方的荒凉和萧瑟极为不同,虽然天外神山高达万米,山顶极其寒冷,可是却被人用大法力把寒流给挡在了山顶外,清脆的山林中一口温泉涌动,白茫茫的雾气飘渺,绿草氤氲,一口药田种满了天材地宝,芬芳四溢,显然已经有了不少的念头。 在药田的远处,盖着两间简陋的草茅屋,门前一口鱼塘,此时一个衣衫简朴的普通老人带着斗笠,正在垂钓。 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融入了环境中,好像一块石头一般,一动不动,翩跹的蝴蝶飘飘,落在他的头顶上,依然没有觉察到下方的居然是一个人,他的身上衣衫已经长了茂密的青苔,显然这个老人枯坐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日子了。 片刻之后,老域主等人已经来到了山顶,他们是准神级强者,虽然不能飞行,攀登万米的高峰依然不在话下。 还没有等他们开口,枯瘦老者浑身一震,青苔噗噗的落下,斗笠上的蝴蝶也被震飞,却没有任何的损伤,而是落在了花枝上,依然浑然未觉,枯瘦老者轻轻的抬起头,炯炯有神的双眼露出一丝精光,“你们终于来了。” 老域主等人不露声色,心中却是极为震撼,这个卜主果然厉害,不由得恭敬的说道,“卜主,这一次,我们想请你出手帮忙。”864卜主 海外神山上,云雾飘渺,山间流水潺潺,花香鸟语,绿草氤氲,小动物自由自在的嬉戏,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茅草屋内很是简陋,只有一个古老的蒲团,卜主盘坐在上面,一股沧桑的气氛在淡淡的萦绕,老域主等人静静的看着卜主,目光中带着一丝期待。 “人卜之术!”卜主的手指轻轻一点,一团灰黑色的法则之力在他的指尖轻轻的流淌,那是先天时间法则之力,一股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宛如岁月在飞快的流逝,沧海桑田,梦幻空花,格外的凄迷,卜主的手指在无限的放大,点在了面前的虚空中,刹那间,虚空宛如一面镜子,发出咔咔的响声,轰然破碎,一条梦幻一般的通道幽深,不知道通向何方,通道的壁透明如水晶,点点光泽琉璃,通道的墙壁呈菱形切割,好像光纤一般,把卜主的那一抹经过千锤百炼的卜算之念快速的放射了出去! 漫漫的时间长河,突然泛起滔天波澜,在那滔天的惊涛骇浪中,一道孤舟轻轻的行驶,轻车熟驾,宛如一道流光,快速的掠过! 无数规则交织的世界,一个个节点连接在一起,在那遥远的宛如星辰一般的规则中,无数个节点在不断的变化,有的暗灭,有的光芒璀璨,有的光芒黯淡……这边是命运的世界! 卜算之术,不但对时间法则要有一定的造诣,而且对于命运也必须要有相当的了解,而卜主无疑是此中的高手。 卜主的意念在星空中流离,最后停留在了规则交织世界的那一个最大的节点上,猩红色的血光流离,一股古老而凝练的杀气宛如沉寂了千万年,在那光芒璀璨的节点四周环绕。那一个节点,准确的来说,并不算是节点,他的周围的交织的规则已经被彻底的斩断,与它再也没有任何的联系,宛如远古星空中的一颗孤星。 磅礴凝练苍茫的古老杀气凝练如油,淡淡的萦绕,把周围的虚空都给搅成碎片,它孤傲、寂寞、不可一世,却是那么的高贵,张狂,不可侵犯! 卜主的意念略微一沉,闪电般的撞了过去! 骨山上,刑天突然睁开眼睛。 他突然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意念在自己的身边环绕,那一股被窥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刑天不由得轻轻的蹙起了剑眉。 盘膝而坐,脸若刀削,眸若星辰,深邃悠远,迸射出两道黑白二色的神光,射入到虚空中,片刻之后,刑天脸上突然淡然一笑,自言自语道,“这一群混蛋,速度还是蛮快的嘛,居然请出了卜算高手出马推算我的位置,可是……” 刑天浑身其实陡然一变,他突然站起,腰身挺直如标枪一般,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睿智,宛如看透了世间轮回,沧海桑田的变化,一抹淡淡的睿智之光在他的脑后呈现,青衫飘飘映衬着他好像是一个浩气长存的睿智大儒一般…… “轮回之眼!大衍天机!”衣衫飘飞,目光睥睨,刹那间,风云为之变换,虚空都在扭曲,宛如天地之间都只剩下刑天一个人,一股凛然的杀气从他的身体中透出来,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个庞大浩瀚如海一般的漩涡,漩涡千百里庞大,似乎要把世间一切都给完全吸收进去,彻底的毁灭! 天地之间,仅存一人! 在卜主的意念中,那一个节点突然光芒大胜,璀璨的血色光芒四射,沉淀的古老杀气突然暴动形成一股庞大的风暴,一条条血色的龙形飓风在不断的咆哮张牙舞爪,狠狠的向卜主抓过来! 无尽的浩瀚宇宙,那一个独立的节点突然变成了刑天的形象,他微笑着走出,面如冠玉,唇若涂脂,脸上有一丝看破万千红尘的睿智笑容,如同一个苦修千万年的智者,可是那飘飞的衣衫下不断迸射出来的血色光芒,显得格外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