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03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0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03部分
战天(冰锋)-第203部分天空,星辰是血色的,漫天的月华呈腥红色,如水银一般洒下,地面上铺满了血色的沙砾,枯死的胡杨林,显得格外的沧桑和古老,那聒噪的血鸦不时发出一声锐利的尖叫,打破平静,惊悚无比。 高峰如剑,直耸云霄,古老大树枝叶虬结,参天耸立,魔兽遍地横行,苍凉的兽吼让这一片空间显得格外的苍凉。 “地狱?”刑天喃喃自语。这里的环境、气氛、星空、血月与地狱都有一种酷似……那高山,那参天大树,那魔兽……跟地狱的几乎是一模一样,走在沙砾中,刑天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地狱中,隐隐之中,有一股熟悉,也有一种陌生。 “嗯?”冰芷晴诧异的看向刑天。 “这里像一个我去过的地方。”刑天解释道,那一股感觉越来越熟悉,陌生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两股不同的感觉在他的心中回荡,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危机从刑天的心头涌起,刑天想也不想,一手搂着冰芷晴的芊腰,闪电般的后退一步! 咻! 一道锋利的剑气从地底沙砾中透出,沿着刑天的鼻子擦过,凛冽的杀机透出,冰寒的剑气把虚空切开,划过一道白茫茫的轨迹! “这个地方……你去过?”古柔和铁向南等人突然回过头来,盯着刑天问道。那饥渴的眼神好像在深闺中等待十年的怨妇,要把刑天给活生生的吞下去! “呃……”刑天后退一步,看着几人期待的目光,终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头854不甘的叹息,远古的骗局(上) 咻! 一道银光闪烁,天阶杀生秘术再次出现,演化出道道凛然杀机,道道剑芒璀璨如虹,在虚空中划过,一个南冥七十二岛的岛主来不及闪避,被强势刺杀!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平凡朴素的灰衣人冷笑着飞身进入到一颗枯死的胡杨树中,身体与胡杨树融为一体,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几个七十二岛的岛主兔死狐悲,暴喝一声,刀气、拳罡、掌劲一齐轰出,把胡杨树打的粉碎,却不见任何灰衣人的踪影。**泡!书。吧* “在这个杀神宫演化出来的环境内,诸神黄昏的《天杀》的三种秘术,潜伏秘术、杀生秘术、逃遁秘术都可以达到发挥到一个极致,他们在这里如鱼得水,丝毫不用担心行踪外露!”古柔脸色凝重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三大种子杀神、三大准杀神都在这里了,大家一定要小心!” “嘎嘎嘎……一群蝼蚁而已,居然妄图毁灭我们杀神宫、毁坏杀神的灵柩、破坏我们杀神的传承?不自量力……”悠悠的声音宛如来自亘古,苍凉的语气中带着一丝不屑和愤怒,刺耳的音符在不断的飘荡,幽幽洋洋,不知来自何方,让人摸不准方位。 “哼,一群过街老鼠,装神弄鬼罢了,上不了台面。”宫装美妇罗英贵气逼人,杀气冲天,冷哼道。 “聒噪!”一声闷哼,一道冰冷的剑气从虚空中射出来,瞬间飚射出来,显得格外的冷厉,直接向宫装美妇罗英射过来,剑气之犀利,劈碎虚空,如离弦的箭一般飞射过来,遥指着宫装美妇,蕴含的凛冽杀机直指宫装美妇的识海,要把她给完全毁灭! 宫装美妇脸色惊骇无比,那一缕剑气实在是太过于犀利,完全可以把一个半神级八级的高手给轰成渣,她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危机,脸色微微一变,素手一指,从她的身上突然多了一套银白色的铠甲,银光湛湛,光华迷离闪烁,如梦似幻,银白色的铠甲套在她的身上,把她的丰满的酥胸细腰美勾勒起来,显得更加的火爆,她身上的贵气越发的明显,黛眉横竖,戾气顿生,一股银白色的光芒从银白色的铠甲中爆发出来,形成一个巨大的光幕,把宫装美妇罗英完全笼罩在里边,挡住了杀生剑气! 可是,天阶的杀生秘术酝酿的剑气何等的犀利?无所不破,无所不杀,银色光芒形成的光幕被犀利的剑气射在上面,居然轰然崩碎! 罗英骇然,这月神铠甲是寂灭岛的镇岛神兵,居然都无法抵挡这犀利的剑气,可见这剑气是多么的恐怖! “救我!”罗英目光祈求的看向离她最近的刑天,失声叫道。 刑天把冰芷晴送入了青春不老神城中,随后一步前移,瞬间来到罗英的身前,磐石一般的手掌一掌拍出,与那一缕剑气撞在一起! 轰! 剑气被轰然拍碎,消散的无影无踪。罗英感觉那一股被锁定的感觉顿时消失,舒了一口气,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感激,“谢谢。” 刑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不可能!”一个灰衣人的身影显现,漂浮在虚空中,看向刑天的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惊骇,“我的剑气蕴含了杀生秘术中的无限杀机,坚不可摧,破碎万物,怎么可能被你撞碎?” 刑天轻轻的抬起手掌,一滴鲜血从他的手心滴落,皱了皱眉,看向了虚空,“果然不错,居然能让我受伤,这杀生秘术威力不错!” 随后五个灰衣人连续出现在虚空中,目光冰冷,隐隐带着一丝丝杀机,看向刑天,“就是你把三个杀子的杀神印记给剥去了?” 刑天咧嘴一笑,手中多了一柄灰色的长剑印记,灰色的细剑印记杀机闪烁,显得格外的冷厉,在刑天的手中不停的跳跃闪动,似乎要脱手而去,却被刑天给死死的压住。这一柄细剑正是刑天从楚菲、刘云还有冰芷晴识海中剥夺出来的杀神印记,被刑天强行凝聚炼化成一股,显得更加的杀机凛然。 “果然是你,该死!”六个灰衣人咬牙切齿,可是无一例外他们看向刑天的眼神中充满了灼热和贪婪,冷笑一声,六道灰色的身影骤然如云雾一般散开,诡异无比的出现在刑天的头顶上,六柄细剑剑气如虹,道道冷厉,朝刑天的头顶劈下! 刑天顿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三个八级半神,三个九级半神全力出手,磅礴的气势凝结在一起,让他的呼吸都几乎要停滞,疯狂透出的杀意让他的半神之力运转的极为晦涩,没有一丝一毫的反抗之力! “死吧!”六个灰衣人目光狰狞,浓郁的杀机在他们身边环绕,磅礴的半神之力在他们的身体内保用而出,每一道剑气都蕴含着劈山断水的力量,如澎湃潮汐半,交织成为一阵剑网,把刑天笼罩在里面! “吼!”刑天狂吼一声,体内蕴含的庞大的力量骤然发动,每一根肌腱都在扭曲颤抖,丹田内,澎湃的力量如汹涌澎湃的大河一般恐怖,滚滚流淌,磅礴的血气从他的头顶咆哮而出,形成一条巨龙形状,金光闪烁,刑天的肌肉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强壮,如虬龙一般纠结在一起,湛湛宝光闪烁,在他的肌肤游离,这一刻,刑天宛如一匹苏醒的缘故巨兽,疯狂咆哮着,一拳轰出! 这一刻,刑天的潜能被逼到了极限! 三名八级半神,三名九级半神,力量可以排山倒海,震碎大地,光是气势便可以让一个世界动荡,尤其是这六个来自诸神黄昏的特殊的半神,杀气磅礴,光是那淬炼百年千年万年的杀机便可以让一个普通的圣级强者给震碎,这是何等的杀戮?他们的剑气中凝聚了杀生秘术的无限杀机,经过他们的淬炼,弑神屠魔不在话下,六个半神,全力出手,骤然把虚空给分成六份,凌乱切割,把刑天围绕在中心,灰色的衣衫飘飘,六个灰衣人显得格外的肃杀! 杀气、杀意、杀机无限凝练,压的刑天喘不过起来,刑天感觉自己的头顶上好像多了一座巨山,庞大的压力,几乎让他经过千锤百炼的身体骨头破碎,发出咔咔的刺耳声音! 致命的危机感,在刑天的意识里淡淡的弥散,那浓郁的杀机让刑天刹那间失神! “吼!”刑天高声咆哮,每一条肌腱都在快速的扭曲,释放着强大无比的爆发力量,每一个细胞里面都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漩涡,轮转着,释放出汹涌如海一般的力量…… 五行衍世诀、不死不灭录、九重雷刀、大衍天机飞快的运转,在刑天的身体内爆发出一阵阵惊天的能量波澜! 五彩霞光闪烁,紫色的雷电如火如荼,金色的蛮力在他的体表闪烁,神皇战甲突然涌现在他的身体表面,完美,大气,恢弘,高贵,暗金色的光芒淡淡流转,显得格外的霸道! “给我开!”刑天的腰杆子缓缓地挺直了,星空双眸绽射出不甘神芒,无限的力量充斥着他的身体,颀长的身躯在瞬间拔升到两米,完美的身躯伟岸如大山,气势磅礴滔天,一拳轰出! 二十倍战力增幅! 仙技,碎天拳! 仙技,破山空! 仙技,仙王指! …… 无限能量流淌,霞光遍布虚空,四溅飞射的能量流,呼啸而过,形成一条条巨龙,狂乱飞舞,粉碎真空,成千上万的各色真龙从刑天的身体拔出来,咆哮着,蕴含着的庞大的气机震慑着杀神宫都在晃动!世界末日在降临,火山爆发,冰河世界降临,漫天的海浪滔天,狂沙覆日,飓风如龙虎啸,紫色的雷电形成汪洋大海,在刑天方圆三千里之内,所有的一切都被完全覆灭,有的只是那错乱的世界末日场景…… 没有任何的保留! 刑天宛如狂化的比蒙一般,一步踏出,沉重的脚步践踏着虚空都在颤抖,他左手擎着破灭之矛,右手握着死神镰刀,两柄凶兵释放出强横的毁灭气息,点点锋芒把虚空洞穿,在那庞大的先天法则之力的催动下,矛光与刀影交织,瞬间把万千的剑网给覆盖! 阴风呼啸,千万阴魂怒嚎,这一刻,刑天的力量已经展现到了极致! 砰! 六个半神身形如山,手中细剑锋利无双,硬撼破灭之矛与死神镰刀,可是一股强大的巨力把他们的细剑崩碎,他们的身体倒飞了出去,被咆哮着的能量巨龙撕扯着,格外的狼狈! 刑天宛如世界末日的魔神,金光璀璨,映照着他的脸,显得格外的肃杀,他的手中擎着破灭之矛,几近腐朽败坏的矛身杀气磅礴,光是气息便把一方的虚空给粉碎,死神镰刀灰色的刀芒湛湛,无数的阴魂在不断的咆哮,寂灭的死气扭曲虚空,把虚空都给拧的暗灭! 他的速度奇快,一步跨出来,极速之翅扇动,只不过是片刻之间,他的身影已经来到了一个灰衣人的身前,一步跨出,百米方圆的‘界’瞬间演化,在先天法则之力的加持下,显得无比的牢固,道道先天法则之力把灰衣人死死的困住,不能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刑天来到他的身前,狞笑着,把破灭之矛捅入他的眉心,用力一搅,彻底的粉碎!855不甘的叹息,远古的骗局(中) 刑天的速度已经演绎到了极致!金色的蛮力不断的涌入极速之翅中,两扇翅膀金光湛湛,宛如两轮烈日,分外耀眼,速度法则狂暴催动,瞬间再次来到另外一个灰衣人的身前,死神镰刀冷漠挥出! “好快的速度!”灰衣人心惊胆战,刑天的那一股如愤怒蛮兽一般暴乱的气势让他都感觉到心惊胆战,磅礴的气势、雄浑的能量、阴冷的煞气以及那古老的杀气,都让他感觉到一股绝望在蔓延!可是,他却极为从容不迫的一指点出,以准神级杀生秘术的方式,先天法则之力奋勇澎湃而出,拧成一柄纯正的细剑,如闪电一般向刑天的眉心点射过去! 刑天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丝毫不惧,一口气喷出,顿时宛如巨龙喷发龙息一般,白茫茫的雾气弥散真空,直接把那一柄灰色的细剑给完全消融,坚硬的手臂如长鞭一般横甩,一声炸响,炸碎真空,强壮有力的手臂拉扯着死神镰刀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血亮的刀锋直接割裂虚空,从灰衣人的脖子上抹过,把他的头颅给切了下来! 好机会!强者善于把握机会,尤其是那一种身经百战而不死的强者,对于机会的把握,已经融入了骨子里! 冰锋等人悍然出手。**泡!书。吧*冰锋一柄战刀横跨,长达三米的战刀寒光闪烁,只不过是在瞬间,便已经劈出三百余道冷厉的刀气,光芒乍闪,如水一般琉璃,显得格外的凄冷,三百道刀气在虚空中猎猎作响,合二为一,显得格外的恐怖,那透出来的气息,宛如要把苍穹都给斩碎! 刀芒湛湛,磅礴四海,直接劈在一个灰衣人的身上,灰衣人躲避已经来不及,只能往旁边微微一侧,避免了被分成两半的命运,可是却惨叫一声,右臂被砍了下来! 铁向南祭出青铜战船,庞大的青铜战船如横海大鲸,长达百里,古朴的身躯散发着一股沉重的气势,以虚空为洋,以虚空乱流为桨,倾轧着虚空,浩浩荡荡,向前方冲过去,把一个断臂的灰衣人给压成粉碎! 赵波河的城堡如山,星河厚重,城堡漂浮在星河中,覆盖千里星空,万千星辰环绕,古老的星辰之力淡淡如水,却极为凝练,巨大的城堡遮蔽一方虚空,气息荡漾在天地之间,赵波河瘦削的身躯如山,气势厚重,驾驭着城堡,放射出万千的光束,星光流年,瞬间把一个灰衣人给射的千疮百孔。 古柔的晶莹骨刀犀利无双,滔天死气涌动,化作漫天的彩练飘舞,霹雳的闪电,如长河一般缭绕在她的身旁,亡灵战刀闪烁着烈烈刀芒,横空绽放,把一个灰衣人裹在里边! 灰衣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剩下两个苟延残喘,在最后一刻燃烧生命之力,发动准神级的逃遁秘术,隐身进入虚空中! “哼,有本事,看来还真的小看了你们,不过想要毁灭我们诸神黄昏还早了点,有本事,上第九层吧,我们在那里恭候你们!”阴测测的声音显得格外的阴森,从里面透出来的无限杀机让人心中发毛。 “今天,你们诸神黄昏必灭!”没有人愿意退缩,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没有人会愿意留下一个一条让自己永远难以入眠的狗,身体漂浮了上去。 第三层,浩瀚虚空,星辰漫转,浩瀚的星辰之光洒落,映衬着那古老苍茫的杀气,显得格外的空旷和肃杀。 第四层,是一片赤红色的土地,漫天遍野都是火海,滚烫的岩浆不听的喷发出来,炙热的火焰从岩浆中腾起,滔天的岩浆形成一片汪洋,漩涡转动,骇浪滔天,十分的惊人……还有那高达百米的炎魔,不断的从岩浆中跳出来,超几个人发出狂暴的攻击…… 第五层…… 第六层…… 几个人一路走来,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里面的环境不断的变换,并不为刑天所知…… 第七层……进入到第七层,刑天再次愣住了!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连绵的群山,苍翠的大树,奔腾的河流,奔跑的野兽……这里的一切都跟冰河大陆是那么的相像,让刑天宛如置身于冰河大陆一般,那一股熟悉的感觉在他的心头荡漾……如果不是这个世界荒无人烟,刑天真的以为这里就是冰河大陆……可是那熟悉的地形,让刑天很深刻的了解到,这个世界,与第二层一样,应该就是以冰河大陆为蓝本塑造而成的…… 第八层,浩瀚无比,十分的空旷。天空是蓝色的,空气更显得清新,苍茫的气息悠悠,宛如进入了荒古世界,那高耸入云的大树,横插苍穹的山峰,奔跑腾跃的蛮兽,野蛮狩猎的巨人……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不过,这里的环境跟前七层不同,这里的环境并不是真实的,相比之下,这里类似于幻境,里面的东西好像是投影一般,朦胧隐约可见…… 第八层与第九层之间,相差太远,一道阶梯从空中悬下,如通天一般,高耸入云,白玉一般的阶梯,晶莹剔透,滑腻柔润,光泽漫转,点点氤氲霞光透出,好像是进入仙境的天梯一般。 刑天等人拾阶而上,当他们登上第一层的时候,一股磅礴的压力突然扑面而来,让几个人都打了个趔趄,脸色大变! 磅礴的气势如山如海一般庞大,苍茫的杀气漫卷其中,混杂在一起,显得无比的雄浑和沧桑,那一股气机雄浑,压挤着空间,让几个人面色大变。 一开始几阶还好,每上一阶,那一股压力越发的庞大,让铁向南等人脸色苍白,几乎喘不过起来。 十阶之后,那一股神威压顿时增大了数倍,浩瀚的压力挤压着众人,除了刑天之外,其余的人身体差点崩碎! 罗英的月神铠甲淡淡现出,月华流转,把那一股压力挡在体外,光华似水溅射,把压力给反弹回去,罗英身体的压力骤然减轻了不少。 在这个时刻,已经不能在保留底牌了,铁向南等人纷纷祭出压箱底的宝物,抵抗那一股压碎虚空半的威压,。 唯有古柔和刑天,两人似乎并不把这一股威压放在心上,依然沉着无比的向上攀登过去! 血色光芒弥散,腥气四溢,月白色的白玉阶梯在鲜血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诡异,墙壁上鲜血未干,点点滴滴,依然释放着强烈的杀气,那恐怖的气机似乎可以把一个神都给轻易的粉碎! 越接近第九层,越是吃力,就连刑天都那强横的肉体都感觉到要崩溃一般,依然在坚持着,而古柔已经坚持不住,祭出一朵白色的莲花,莲瓣晶莹剔透,淡淡的光泽在莲瓣中淡淡的流淌,晶莹的花蕊,剔透的莲瓣,完全由强横的晶石炼制而成,气息灰色,在浩荡的维亚中光芒四射,点点柔和的光芒似水透出,形成一片光幕,把古柔包裹在其中!顿时,古柔宛如那仙宫中走出来的盈盈仙子,格外的出尘。 刑天面色冷静沉着,不死不灭录和九重雷刀缓缓的运转,不断的淬炼着每一条肌腱、每一个细胞,强横的力量刷洗着那渗透进来的威压,让沉重的威压淡淡的流淌,在他的肌腱和细胞中缓缓的散发出去,淬炼着他的肌肉……白皙的躯体越发显得强悍无双,阵阵金色的宝光淡淡流转,那一股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强横,霸道无匹,似乎只要轻轻一插,大手便可以穿透虚空。 古柔等人相继骇然。 什么是变态?这就是!所有的人都不得不使用压箱底的神器来抵挡的时候,唯独只有他以肉体强行抗衡,而且还不断的借助这一股威压来淬炼体魄…… 冰锋等人都极度汗颜,但是他们也只是羡慕罢了,真让他们这样做是不可能的,自家人知自家事,他们可不会认为凭他们的肉体强度能够与刑天一般,能够抗衡这一股庞大的气机。 刑天拾阶而上,再度登上两阶,那浩瀚的压力再度增强了两倍,滚股压力如潮,几乎凝成实质,如海浪一般冲刷在刑天的身体上,几乎让他的身体差点崩溃。肌肉绽开,露出苍白晶莹的骨骼,点点鲜血溢出,先天五行真气缓缓的运转,五彩霞光晶莹流动,瞬间把绽开的肌肉给完全愈合起来,如此一收一放,不断的崩溃不断的修复,刑天的肌腱一直在不断的增强,一直等到最后,崩溃的速度越来越慢,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 刑天眉头都不皱一下,缓步抬脚,继续进入下一个台阶…… “够狠!”赵波河头顶着星河,忍不住对刑天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铛! 第九层!刑天一脚踏了上去,刹那间,一股更为庞大的威压从虚空中压挤而来,显得格外的苍凉,如油一般粘滞的威压缓缓的涌动,涤荡着淡淡的涟漪,刹那间,即便是实力最高的古柔,都忍不住颤了颤,头顶上的璀璨莲花光芒乱撒,如仙女散花一般,飘洒在地。 噗…… 刑天一口鲜血喷出,全身的肌肉骨骼都好像被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所压挤,那恐怖的压力几乎要把全身压挤成为肉酱……刑天忍不住骇然,以他现在的肉身,即便是普通的神器都难以伤害他,这一股来自第九层的威压,怎么会如此的浓郁? 正在这时,世界种子空间内的五行祭坛中,漆黑的柱子上黑雾缭绕,被封印的魔影突然发狂,仰天咆哮,他疯狂的挣扎,带动着整个世界种子都在摇动,点点黑色的光滑在流转,漆黑的魔云翻滚,整个世界种子空间好像濒临末日…… 嗡! 突然,五色祭坛的封印大开,魔影从刑天的身体内冲出来,出现在半空中,高大威武的身体占据了半片虚空……856不甘的叹息,远古的骗局(下) 魔影通天,高达百丈,从刑天的头顶幻化而出,顶天立地,气势吞天,魔威盖世,庞大的身躯遮蔽了半天的虚空,黑色的雾气涌动,身体已经拧成了实质,他的双眼略显得血红而呆滞,精壮的肌肉如岩石一般坚固厚重,在他的身后有一节尾巴,显得格外的诡异。 魔威盖世! 高大的魔影仰天咆哮,音浪如刀,撕裂了无尽的虚空,它一脚踏在地上,整座杀神宫都在震动,一股股如浪潮如潮汐一般的煞气从他的庞大身躯中涌出,杀神殿的威压再度粘滞厚重三分! 冰锋等人看向刑天,皱着眉头,心中震撼的同时也颇为不悦。 他们一起联合来灭杀诸神黄昏一方面是因为诸神黄昏的确是该杀,而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诸神黄昏传承万年,宝物神器无穷无尽,刚才的时候他们都留着后招,等待宝物出现。而他们也理所当然的认为,魔影是刑天请来的高手。那庞大的气息,让他们都感觉到发颤。 刑天看向他们,无奈的耸了耸肩,苦涩道,“各位,我修炼的时候出了点差错,这是我的心魔……” “心魔?”冰锋等人看到那一尊魔影,皱了皱眉,不再说话,看到魔影停滞在虚空中并没有出手,松了口气,却不着痕迹的暗暗退后,与刑天保持一定的距离。 “刑天,把杀神印记打入那一扇大门,大门就会打开。”古柔冷然说道,对于魔影,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好!”刑天点了点头,大掌托着凝结成为细剑的杀神印记,一掌劈出! 厚重的第九层大门,莫大的威压如山,锈迹斑驳的大门上沾满了鲜血,缓缓的流淌着,肃杀之气在蔓延,给人一种难以承受的如山一般的威压。 雷霆错乱,风云变幻,随着隆隆的声音,杀神印记轰然射在了大门上,只听得轰隆一声,第九层突然发生了强烈的震动,大门轰然打开了! 嗡! 一股庞大的威压,携带着古老的洪荒杀气,苍茫、厚重、浩瀚,几乎凝成了实质,当大门大开,那磅礴的气机如潮水一般冲刷出来,骇浪滔天涌动,轰在众人的身上,冰锋等人虽然有神器庇佑,可是消耗的能量太大,一下子头顶上的神器瞬间黯淡了几分。唯有刑天,任由气机骇浪冲刷,巍峨如山纹丝不动,浑身的骨骼肌肉都被这一股威压给压挤的几乎粉碎,脸色苍白,却丝毫不退一步! 此外还有两名灰衣人,当大门被打开的刹那,再也难以保持潜伏的状态,有一个勉强护住了身体,而另外一个则是被气势潮汐给卷落,撕成碎片! 吼! 通天魔影咆哮一声,一马当先,厚重的气势丝毫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庞大的身躯长驱直入,率先朝杀神宫第九层飞跃进去! 冰锋等人目光闪烁,横了魔影一眼,也赶紧跟了上去。 浩大的杀神宫第九层,无限星辰闪耀,璀璨星光轻洒,日月星辰遍布星空,在以一种奇特的规律在运行,大气磅礴,苍茫而古老。 这是一片浩瀚的宇宙,万千星辰环绕,日月同辉,万千星光挥洒,点点如霜,把这一片空间显得格外的苍茫和肃杀。 “天啊!”进来之后,所有的人都被震撼了! 那漫天的万千星辰,都是由神器幻化而成,每一件兵器都在以一种磅礴的规律运转,散发着熠熠光辉,显得格外的清冷……还有那无数的晶石,时间晶石、空间晶石,如沙砾一般,遍地都是,如星辰一般,释放着万丈光辉,绝世的稀有金属,巨若陨石,悬浮在虚空中,泛着明亮的光泽,还有那一颗颗巨大的药丸,由世间千万中药物的药力精粹组合在一起,幻化呈一颗颗星球或者巨兽,一呼一吸之间,香气弥漫,轻轻吸入一口,五脏六腑都好像被洗涤过一般,浑身的气血都好像被洁净了一番…… “这应该是何等的大手笔啊?”所有的人都无比的震撼,那漫天的神兵最少有百万件,每一柄兵器都是可以开山断水的利器,还有不少是真正的神器,而且那些稀有的晶石更是万金难求,每一颗泄露出去都是可以让人打的头破血流的宝物…… “那是……审判之枪!”赵波河看着离他最近的那一刻星辰,点点星光璀璨,光华琉璃,缓缓的运转,正是一杆金色的长枪,长达三丈,枪杆不过手臂大小,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淡淡流转,犀利的杀伐之气从枪身上透出来,格外的冷厉,锋利的枪尖格外的尖锐,还粘着血光,一看便知道是绝品! “这是冰之晶石!”一个七十二岛的岛主欣喜若狂,一手抓出,把一颗通体银白的晶石攫取在手中,拳头半大小,晶莹剔透,一股庞大雄浑的先天冰之法则之力在蔓延…… “这一枚天药,蕴含了三千中药物的精粹药力,尤其是里面的药物,早已经灭绝,这种融合的手法完美无双,这一枚天药,足以让我脱胎换骨了……”一个握着一枚药丸的高手喃喃自语。 “真正的神器啊,这才是真正的神器啊!”一个中年人喃喃自语,看着远处的那一柄罗睺战刀,双眼充满了贪婪。 就连刑天和古柔都看花了眼,宝物无限,让他们都大开眼界。尤其是那些神兵透出来的威压,如海如狱,神力无限,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单单是透出来的丁点威压,便足以把一个半神给斩成肉酱! 真正的神兵蕴含着无限神力,就像娜塔莎召唤的魔神剑,蕴含着神之气息,携带着部分的神则,轻轻一挥便可以开天裂地,劈山断水,比那些所谓的神兵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而像刑天当初的战魂刀那一种不过是伪神器罢了,徒有器灵,却没有神力,只能是神兵! 没有争斗。 所有的人都沉浸在喜悦和震撼当中,就连硕果仅存的灰衣人,都被浩瀚的宝物形成的星空所震慑,他们各自收取着离自己最近的宝物,眉开眼笑,喜意连连。 “快看,那是什么?”宫装美妇罗英很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却没有想到,一眼看过去,居然看到了让她更加震惊的事情。 滔天的魔气涌动,高达百丈的魔影在虚空中穿行,丝毫没有被那一股庞大的气势所涉,正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向整一片星空的中央接近……在整个星空的中央,悬浮着一副棺椁,棺椁把一片天空都给遮盖,棺椁古老而陈旧,透出一缕沧桑的气息,似乎承载万古,盛装无尽岁月……它就是这一片星空的中心,万千的星辰都围绕着它旋转…… 棺椁不大,却透出一股庞大的沧桑的气息。古老的气机从古老的棺椁中透发出来,显得格外的苍茫,扑面而来,所有的人都感觉到好像置身于无尽岁月的洗刷中,灵魂都在沉淀,肉身在腐朽,他们又好像处于一个古老的大杀场中,万千杀气丝丝缕缕,化作苍茫战刀利剑,在他们的肉体灵魄中横切竖刮,如阴风咆哮,漫天都是血色,沉闷的气氛让他们几乎窒息…… 棺椁静静的停滞在虚空中,宛如沉寂了无尽的岁月。在古老棺椁的上方,停留着一颗拳头大小的晶石,晶莹剔透,毫无瑕疵,在它表面,五彩霞光闪烁,道道瑞彩迷离飘动,美丽的格外的玄幻,显得是如此的不真实。一股晦涩的气息从里面传递出来,淡淡的,可是却充满了威严,如水波一般晃动,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体内的法则之力、半神之力运转晦涩,好像见到了王者一般,叩首臣服…… 而在晶石的上方,是一柄三十公分左右的古怪细剑,漆黑古朴,没有护手,剑身和剑柄连在一起,没有任何的威压透出,就好像是一片腐朽的木片一般,树立在棺椁上,却给人一种直通云霄高耸入空的庞大感觉,就像墓碑一般,格外的灵异。 “神灵的棺椁……莫非,这里就是杀神的墓地?”一个七级半神失声叫道。 “神格,那是神格啊!”一个白须老者状若疯狂,手舞足蹈。 “神格?传说中是通天千重楼一百层的准神级强者点燃神火,把法则融为一炉,升华成为神则,凝成一团,以特殊的秩序排列,可以释放出强大的力量……” “神格蕴含着神则,对于点燃神火凝聚神则有着莫大的作用……” “得到神格,如果属性相合,炼化之后可以一步登天,天高任鸟飞,海宽凭鱼跃,至此之后修炼之路一步平川……” “还有那一柄古怪的剑,没有任何的气势,可是它的剑身上已经孕育了部分天道印记,已经成为了准天兵……” 所有的人都疯狂了! 神尸、神格、准天兵……每一样都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疯狂。相比之下,周边所有的一切宝物都不在重要,显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大家快冲,那个魔影就要拿到了!” “神格,是我的!” “我要神尸!” “我要棺椁……” 一切从容风度皆以不再,所有的人都已经疯狂,他们不顾一切的往前冲过去,眼里只剩下那中心的棺椁…… 突然,一声微微的叹息在虚空中响起,宛如积攒万世的禅音一般,直指灵魂,犹如暮鼓晨钟,让人骤然苏醒…… “万般皆幻,远古骗局,成神一梦……” “梦幻泡影……” “不甘哪……” 悠悠的叹息,直指众人心间……857各凭手段 幽幽叹息,从亘古而来,穿越了无尽的时空,横跨玄黄,岁月悠悠,无法将它沉默,反而增加了几分浩荡之气,凛冽的杀气贯透其中,经过千年万年的积累,显得格外的磅礴…… 轰! 悠悠叹息杀机凛冽,横空而来,许多刚刚飞出去的人影立刻爆裂成为肉酱,血雨纷飞,腥味四溢,一朵朵血色云彩在虚空中爆裂开来,显得格外冷艳。**泡!书。吧* 巨大的魔影滔天,被这悠悠的叹息阻滞了一下,身体好像都在崩溃,化作一团漆黑的云雾,片刻之后,再度凝聚成为百丈魔影,疯狂咆哮,吞吐着滔天云雾,一只大手探出,如大山一般,蜿蜒千百里,直接向无尽星空中的古老棺椁抓过去! 魔影双眼通红,凄厉咆哮,一身黑色雾气缓缓的凝聚浓缩,最后居然凝聚成了七尺男儿,漆黑乌亮的长发张扬飘动,气势如山如海,颀长的身躯跟刑天差不多高大,他的脸与刑天格外的相似,不过,唯一与刑天不同的是,他的气势外泄,格外张扬,与刑天的内敛完全不同! 魔影威压如岳,一手探出,宛如绵延千里的山岳,疯狂的向棺椁抓过去,臂坚如铁,把虚空炸的粉碎,要把棺椁、神格还有准天兵抓在手中! “撒手!”冰锋气势如虹,在这一刻完全飙升,他的实力完全释放出来,从半神级七级瞬间进入到半神八级,雪亮的战刀森冷如霜,劈出一道血色的刀芒,磅礴大气,横亘长空,向魔影给激射过去! 星辰的轨迹都被他斩断,不少神兵都被这一刀气给战的粉碎,血色的长虹,如套套长河,拉扯着虚空宛如风中的残破画卷,呼啦啦作响,嘶嘶裂开! 宫装美妇等人也瞬间出手,犀利的剑气横扫长空,白茫茫的一片,交织出一大片的剑网,杀机凛然,丝毫不客气的向魔影溅射过去! 古柔瞥了刑天一眼,娇柔的身体却没有任由的犹豫,晶莹的骨刀寒光闪烁,光芒熠熠,一道长达千里的刀芒在这一瞬间拉出,如一条晶莹的天河,万千死气缭绕,无尽的亡灵围绕着刀芒咆哮,疯狂狰狞的向魔影呼啸而去! 刑天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冷笑连连。果然都是一群老谋深算的家伙,鬼精鬼精着呢,平时都隐藏着实力,到现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才用尽全力……不过,刑天才懒得管,反正他对那边的棺椁没有任何的兴趣,经过战魂刀、烈云那些神兵的变异,刑天现在对那些所谓的神兵兴趣缺缺,对于那一刻拳头大小的神格,晶莹剔透,虽然刑天心中也有一种渴望想要得到,可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东西,太危险,绝对不能碰……至于那一幅棺椁,虽然厚重浩大,光是那气息刑天变知道这是难得的神器,可是他不喜欢,谁要谁拿去…… 不过……让他动心的是离棺椁最近的那几样东西,半边漆黑的大山,气势磅礴厚重,一柄漆黑的战刀,没有丝毫的气势,没有任何的神威,漆黑如墨,却极为锋利,缓缓运行间,便把虚空给切割的支离破碎(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