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193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19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193部分
战天(冰锋)-第193部分感,那也还罢了,也就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她以为这永远是她自己一个人的秘密,可是现在却被一个男人看到,而且她对这个男人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爱慕之意…… 他会怎么看待自己?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不守妇道的荡妇?会不会……冰芷晴心中纠结,看着刑天,心中一股羞耻的屈辱感从心中涌起,迷离的双眼一股委屈的流了出来…… “那啥,我……”刑天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事已至此,难道还能说‘对不起’?一时间,刑天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境地。、 奶奶个熊……刑天心中暗骂,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哦……”刑天的出现让冰芷晴清醒了半晌,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很快她双眼更加的迷离了,虽然她的思感很清晰,可是每一次发作都是身不由己,这一次刑天在她的身边,让她心里有一种难言的刺激,红彤彤的嘴唇轻启,发出颤抖而迷醉的呻吟…… 玉体嫣红,一股粉红色的雾气从她的身体飘出来,香气沁人,萦绕在整个房间内,显得无比迷乱,刹那间,整个房间都在粉红色雾气的笼罩之下,一股淡淡的清香从从刑天的鼻子没了进来,吸入他的肺部,进入到他的血脉中,让他浑身精神一振! “天花Yin帝果?”刑天闻到这一股香味,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冰芷晴,心中也不由得暗叹,这个冰芷晴得到了这种利弊兼备的天才地宝也不知道是她的运气还是霉气…… 天花Yin帝果,这种果实在天地之间难得一见,它生长于最阴暗的地方,吸收了天地之间最为Yin靡的气息,一旦吸收够了Yin靡之气,就会成熟脱落。这种天花Yin帝果,一旦成熟,就会自行脱落,再度变成Yin靡之气,想要摘取天花Yin帝果,必须在它成熟的时刻落地之前把它接住,而且必须要立刻吞服,才能确保其药力…… 天花Yin帝果,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一万年才能够长成一颗,因此它蕴含的能量极为惊人,一旦完全炼化,实力可以突飞猛进,突破桎梏,到达更深的层次,但是这种果实副作用很大,一方面是它那雄浑的力量很容易让人爆体而亡,另外一方面则是它吸收天地之间最为纯粹的Yin靡之气而长,里面蕴含的Yin靡之气经过树苗的提纯,更显得无比的精纯,一旦吞服进去,那么一个人就会欲火焚身,此时必须要与异性茭合,阴阳交泰方能把这一股Yin靡之气卸去,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把里面蕴含的力量收为己用。 很显然,冰芷晴肯定是服食过天花Yin帝果,可是刑天从花丛中过,早已经历练出一双毒辣的眼睛,一眼便已经看穿了冰芷晴现在还是Chu女之身,她是怎么挺过来的?刑天心中很是奇怪。 此时此刻,冰芷晴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从身体各处潮水般的袭来,把她的理智给吞没,小腹上的那一柄细剑红光遍转,妖异的红光与粉红色的雾气加在一起,现在更为Yin靡。 “嘤咛……”一声清脆动人的呻吟,冰芷晴那丰满的娇躯如八爪鱼一般,贴上了刑天的身体。 呃……刑天傻眼了。迷人的体香悠悠传来,混杂着天花Yin帝果的芬芳,让他心旌摇动,一双手不由自主的按在了冰芷晴光滑如象牙一般的肩膀上,滑腻的肌肤宛如丝绸一般…… 刑天迷醉了,现在谁还会管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面对着一个欲火焚身荡妇一般的月宫仙子,即便是唐僧,估计也难以自持,刑天又不是圣人,如此自持?低吼一声,钢铁一般的手臂搂住了冰芷晴的娇躯,强有力的手臂似乎要把那柔若无骨的娇躯给揉进钢铁一般结实的铁躯中。 衣衫被用力撕开,零落在地上,地面上两具白花花的肉体滚动在一起,当刑天进入到冰芷晴的身体内那一刻,冰芷晴浑身颤抖,檀口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贝齿轻咬这嘴唇,眸光似水迷离,她的小腹的细剑纹身也发出一阵柔和的红光,把他们两个人的身体笼罩,粉红色的雾气不停的从光幕中飘出来,在整个房间内飘荡,整个房间都布满了迷离的雾气,香气沁人。 月色如水,两道人影在地上缠绵,柔然细碎的呻吟被粗重的喘息给撕的支离破碎,被天花Yin帝果的香味迷醉的两人此时都已经陷入一种难言的感觉,那宛如潮水一般的快意把他们给彻底的淹没…… 随着阴阳交泰,两个人身上突然开始发生了异变。一股雄浑的能量在两个人的身体中来回的流转,刑天的会阴处流入,在他的经脉中流转,进入到他的识海中,随后通过他的嘴唇流入了冰芷晴的身体内,形成一个轮回……两个人的身体突然定住了,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姿势…… 能量宛如波涛汹涌的洪水一般,却不能做出任何的伤害,红色的能量流在刑天的经脉中流转,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他就像是一个过滤器和缓流的河道,把滚滚的能量洪流过滤并且减缓了速度之后,进入到冰芷晴的身体内,冰芷晴的实力缓慢而稳步的增长着… 此时此刻,两个人的神智是无比的清醒的,可是他们却无法动弹,刑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冰芷晴俏美的脸蛋,冰芷晴脸蛋通红,双眼害羞的闭上,不敢跟刑天对视。 不知道持续了多久,那一股庞大的能量终于完全炼化,被冰芷晴完全吸收,两具身体内形成的能量轮回缓缓的减慢,最后停止。 “嗯……”冰芷晴检查了一下身体,她的实力已经升到了半神级四级的巅峰,连续升了跳了两级,这让她心中惊喜无比,忍不住在刑天的脸上‘啵’一口,“谢谢你……嗯……” 由于动作太大,牵扯到下面的伤势,冰芷晴脸瞬间红了!此时刑天的祸根仍然留在她的体内,巨擘的祸根让她感觉到火热滚烫,她的身体经过天花Yin帝果的改造无比敏感,刚刚只是动了一下,那一股酥麻就让她差点要呻吟出来…… 冰芷晴脸色通红,贝齿咬着嘴唇,想要从刑天的身上下来,可是却被刑天翻身压在了身下。 “昨晚都是你主动,现在该我了……”刑天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淡淡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里面充斥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萎靡的气息再度在房间内蔓延开来。暴风骤雨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平息,刑天搂着冰芷晴的柔若无骨的娇躯,一双手不安分的在那玲珑的曲线上来回游走着。 “嗯。”高傲出尘的冰芷晴此时好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般,躺在刑天的怀里,柔软的玉手在刑天壮硕的胸膛上抚摸着,一脸的满足,乌黑的青丝垂落,把她完美的身躯半遮半闭,显得无比的诱惑,平坦的小腹下那一柄细剑的纹身已经散去,消失的无影无踪,羊脂白玉一般的娇躯洁白无瑕,完美无间。 气氛很安静,此时此刻,没有人愿意说话。冰芷晴一双水灵的眸子看着刑天那刀削一般的脸庞,脸上满是温柔,此时她身上的杀气已经散去,她的心是柔和的,这一刻,她真的很想弹奏那一曲平凡世界。 “刑天,你会怎么对待我?”冰芷晴在刑天的怀里钻了钻,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宛如梦呓一般的问道。 昨日今天,宛如南柯一梦。昨天仍然是普通的朋友,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可是现在两个人却以最亲密的姿势躺在一起,肌肤紧密接触,彼此可以感觉到双方的肌体的温度。冰芷晴心中安静无比,静静的靠在刑天的身上,她真的很想睡觉……折腾了一夜,被这个强壮的好像公牛一样的男人折腾了不知道多少次,她真的是累坏了。 可是,她的脑袋却是很清醒,不想睡去。现在她的身份极为尴尬,她是冰家的人,却与诸神黄昏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冰家为了利益,肯定会舍弃她,如今她又和这个男人发生了关系,现在这个时候,她只想知道,这个男人会不会在乎她。在强势的女人,心里也想有个依靠,修炼玄冰诀的冰芷晴,此时那心若冰清的境界,轰然破碎。 “你是我的女人。”刑天的手停留在那挺翘的臀部,轻轻的拍了拍,咧嘴一笑,一口细碎的银牙冷光绽放,璀璨而耀眼,“放心吧,没有人能够将你怎么样……除非,我死了!” “嘻嘻……”冰芷晴心中一软,双眼差点就要流出泪来。如果是别人,或许她不会相信,可是刑天那斩钉截铁的话语,却让她感觉到无比的信任……冰芷晴的身体变得火热,在刑天的嘴唇上轻啄了一口,身体伏在刑天的身体上,任由两团柔软压挤成为肉饼,迷离的眼睛春意盎然,红唇轻启,“刑天,我又想要了……” 奶奶个熊,这种戏真的不是人写的,纠结啊,写了两个小时……819初见刘云 浩瀚的沉沦孽海,波涛涌动,汹涌澎湃的骇浪腾空而起,漆黑的海水,携带着滚滚的腐朽的气息,穿空拍岸,滚滚如潮。(_泡&书&吧) 虚空中,两道人影宛如流星一般划过,在虚空中留下两道残影,宛如白驹过隙一般,瞬息万里,已然来到了沉沦孽海的深处。 “我感觉到,另外一个杀子就在这附近。”冰芷晴黛眉轻蹙,樱唇轻启,声音清脆,如大珠小珠落玉盘,发髻高盘,横插白玉簪,显得高贵优雅,皮肤润泽光滑,白皙如雪,白色锦衣附体,凹凸有致的身材显得分外窈窕。她静静的漂浮在虚空中,威风拂动她的雪白衣衫,猎猎飞舞,宛如仙宫仙女临世,表情淡雅,不沾人间烟火。 “就在这附近?”刑天眸子深邃,宛若星空一般,刀削一般的脸庞掠过一丝疑惑,浑厚的精神力无声无息的渗透进入到虚空中,方圆三千里的范围的虚空全部在他的感应之中,却没有任何的异常……不过,下方的沉沦孽海的诡异也让刑天略感到有些发毛,他的精神力渗透到沉沦孽海中,却被诡异无比的沉了下去,再也无法收回来。 冰芷晴闻言,黛眉轻轻一皱,攒在一起,眉心上淡淡的皱纹在完美的毫无瑕疵的脸上极具破坏力,显得有些惊心动魄,“两个杀子之间可以相互感应,我不可能出错……小心!” 哗啦! 沉沦孽海泛起滔天骇浪,百丈的骇浪形成漆黑的巨大的水柱,冲天而起,从沉沦孽海中突然冲出一道漆黑的身影,桀桀冷笑,他的身影如电,速度已经进化到一种极限的境界,他的双手迅速变幻,形成一片漆黑的光幕,漆黑色的神芒如海,气机如虹,向刑天疯狂笼罩下来,森冷的煞气如霜,每一道杀机凛冽无比,把空间似的粉碎,宛如怒龙一般呼啸,要把刑天给撕成粉碎! “刑天,给我去死吧!”张狂的声音响彻天际,滚滚杀机蕴含在其中,如海涛一般剧烈,刘云手持死神镰刀,连连舞动,凛冽的杀机滚滚而动,浩瀚如海,演化一道道惊天神芒,杀气如龙,悬在刑天的四周,把刑天围在其中,要以雷霆之势把刑天完全绞杀! “刑天!”冰芷晴心中一急,那漫天的漆黑光幕宛如神帘倒挂,每一道都释放着惊天的纹理,交织出强大无双的先天法则之力,湛湛飘忽,把刑天笼罩在其中,冰芷晴脸色冰冷,抬手打出一道剑气,剑气在空间中迅速演化,冲天而起,宛若一道巨大的光柱,亘通天地,湛湛杀机冰冷,衍化着滔天的杀戮气息,剑气如海,劈碎虚空,向空中那一个红黑交织的身影劈杀过去! “桀桀……”刘云冷笑连连,回头盯了冰芷晴一眼,血红色的眼睛诡异,三尺血色神芒如电,舌头在漆黑的嘴唇上舔了舔,格外的嗜血,冷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潜伏杀子,我还想去找你呢,想不到你居然自动送上门来了,桀桀,真好……” “这个人是你的小情郎?嘿嘿,刑天,眼光不错嘛,今天你死了,我会好好的‘照顾’她的。”刘云双眼透出一色迷迷的表情,抬手劈出一道剑气,剑气如虹,与冰芷晴的剑气对射在一起,冰芷晴的剑气居然被轰然斩碎! 刘云一心二用,一手挥舞死神镰刀,衍化偏偏光幕,欲绞杀刑天,另外一手徒手打出杀生秘术,杀机滚滚如潮,惊天杀气形成一柄柄剑气,悬挂在冰芷晴的头上,欲把冰芷晴制服! “嘿!死神刘云,果然不错,如果仅凭这样就像杀了我,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刑天冷笑一声,丝毫不慌不忙,在虚空中漫步,一拳捣出!血气冲天,蛮力如龙,强壮的肌体爆发出一阵阵惊天的金色神芒,漫天的蛮力如狂龙一般发出怒吼,狠狠的砸在了漆黑的光幕上,漆黑的光幕杀机腾腾,在刑天的双拳下却好像玻璃一般脆弱,支离破碎! “这怎么可能?”刘云脸色瞳孔微微一缩,脸上却是平静如死海,漆黑的死神镰刀死气滚滚,连连呼啸,狂放的黑光再度衍化出来,形成一朵怒放的漆黑莲花,巨大的莲花把刑天给围在中心!莲瓣晶莹剔透,每一瓣都有浓郁的杀机和先天死亡法则之力交织而成,完全可以绞杀一位半神,莲瓣还在不断的增多,数十瓣莲瓣缓缓的合拢,一道漆黑的光柱从莲心出冲天而起,绞碎了漫天的风云! 哈!刑天在怒放的杀气莲花中漫步,每一步都恰大好处的闪开了森冷的杀机,如果是在躲不过,刑天便会挥舞强大的拳头,把晶莹的杀气给轰成粉碎! 铛铛铛! 刑天连续挥拳,每一拳打碎一片晶莹剔透的莲瓣,莲瓣生生不息,每一朵莲瓣破碎,都会有另外一朵莲瓣诞生出来,每一次莲瓣破碎,都会化作滔天杀气融入到漆黑怒莲中,杀气怒莲正在慢慢的一步步的壮大! “刑天,你不是我的对手,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找到花郎,我会杀了他,为我的族人报仇!”刘云一步迈出,把虚空都给踏成粉碎。凄凉的声音显得有些歇斯底里,却云蕴含着无边的怒气,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仇恨衍化出来的熊熊怒火。 “是么?光凭着这点手段,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刑天冷笑一声,极速之翅轻展,一道青色的厉芒在狭小的莲瓣缝隙之中穿梭,瞬间已经冲出了怒莲,来到了刘云的跟前,硕大的拳头略微显得有些秀气,白皙却孔武有力,凝蕴着雄浑的力量,狠狠的砸在了刘云的身上! 砰! 刘云惊诧无比,他不明白刑天的速度为什么能够这么快,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她的反应也算是特别迅速了,一股危机感从他的心中升起,下意识的把半神之力遍布全身,鼓荡出去,把漆黑的长袍给撑的胀鼓鼓,半神之力把他的全身每一处都给保护的密密实实。刘云的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他可以感觉到刑天的拳头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力量透出来,这个人脑袋有病呢,想给自己按摩么?刘云很期待,刑天的拳头被自己的力量给震得粉碎! 可是,刑天的蛮力何等的巨大?多次的疯狂淬炼肉体,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境界,而且随着他的肉体在不断的增强,他的力量也变得极为恐怖,现在的他一拳可以打崩一座巨大的山峰,一脚可以让大地崩裂,徒手可以撕裂圣兽,这是何等的强大?就算不动用先天法则之力,光是强横的肉体和无上的蛮力,刑天便可以傲笑诸半神! 任由秀气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上,刘云嘴角一咧,刚想出言嘲笑,可是突然间他的笑容凝固了!秀气的拳头落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没有任何的力量,可是下一刻,浩浩荡荡的蛮力好像冲破大坝的洪流一般从那秀气的拳头涌出来,轰轰烈烈的泄入他的身体内,好像有千万条蛮龙在胡乱撕扯,把他的半神之力的防御给撕成粉碎,只听的骨骼的清脆破裂声响,刘云便好像被火车撞到的自行车一般,倒飞了出去! 而冰芷晴更是不客气,秋水一般的细剑出现在她的手中,寒芒乍泄,如霜如海,杀生秘术在她的手中也演化的无比犀利,刺在了刘云的手上,把他的一条手臂给横切下来! 冰芷晴秀脸淡漠如霜,杀机腾腾,一柄代表着杀戮的细剑握在她的手中,她的气质陡然一变,从月宫中走出来的仙女瞬间变成了一个从九幽森罗地府走出来的凶神恶煞,冲天的杀机凛冽如海,在她的身边淡淡凝聚,一双秀眸冰冷如霜,淡漠如水,不带丝毫的情感。 虽然她身上有的,只是潜伏秘术,但是杀生秘术还是会的,虽然比不上刘云,可是依然有着强大的杀伤力! 刘云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声,好像受伤的苍狼一般,一股漆黑的死气蓬勃的从他的身体中喷薄而出,形成一团漆黑的烟雾,他的身影在百里之外滞停下来,那一条掉落的手臂被漆黑的死气给牵引,朝他电射出去,接在了他的左臂上,随着漆黑的死气慢慢的聚拢,他的手臂与身体再次快速的愈合起来。 “看来,我是小看你了。”刘云停在半空中,一身如瀚海一般深不可测的气势宛如长剑一般耸立入云,伟岸的身躯挺立如山,震慑诸天,赤红色的头发猎猎飞扬,张扬无比,血色的双眼血色神芒透出,显得无比的妖异和冰冷,他的双手执着凶兵死神镰刀,散发出一股强横无双的冷厉气息,闪烁着淡淡的杀机,强横无比的煞气从死神镰刀中释放出来,与他身上那一股庞大的死气混合在一起,宛如亡灵一般呼啸,声势骇人。 “嘿嘿,刘云,我们的恩怨早该了结了。你手中的死神镰刀和你的项上人头,将作为我的战利品,作为我的永久收藏。”刑天站在冰芷晴的身边,与冰芷晴并列站在一起,冷厉的言语中蕴含着无限的杀机。 “大言不惭!”刘云冷笑一声,身形再度冲出!820刑天VS刘云(上) 刘云面对着刑天和冰芷晴二人,脸上没有丝毫的惧色。相反,他的血色双瞳绽放出神芒,湛湛如虹,蕴含着滔天的杀意,势要把刑天给诛灭。 或许刑天的实力不差,冰芷晴的实力也要比他还要高上一筹,可是刘云心中却是无比的淡定。在他的心里,他的底牌无限,以他家传的强大的斗技,宛如漫天繁星般闪烁,而且,就算他不敌,这不是……刘云的脑海中掠过那一条漆黑如山岭一般蜿蜒千里的巨龙,那漆黑冷厉的龙鳞、浩荡的龙威现在依然还在他的脑海中清晰无比,让他有所恐惧。 “杀!”刘云手擎死神镰刀,弯弯的死神镰刀在半神之力的催动下,展现着惊天的神芒,漫天的漆黑神光涌现,刘云一步踏出,漫天的漆黑神光再度衍化成为一阵光幕,朝刑天劈杀过来! 浩荡声势,神光如虹,漫天的死气与煞气在虚空中形成一团遍布千里的云雾,翻滚澎湃,与脚底下那滔天的骇浪相互映衬,展现出一幅天地寂灭的气息。 “你离远一点。”刑天回头对冰芷晴淡淡的吩咐道,“这是我和他的事情,你不要掺和。” 冰芷晴看了他一眼,目光深处掠过一抹柔和,点了点头,身姿飘忽,瞬间已经飘出了百里之外,柔和的声音珠圆玉润,里面有一丝关切,“你小心点。” “哈!”刑天点了点头,厉啸一声,滚滚音波如刀,划破天际,他的脚下踏着骇浪步,颀长的伟岸身躯在天空中漂移,左手祭出孽海玄水,右手擎着通天塔,宛如一团流火一般电射而出,迎了上去。 “刑天,纳命来吧!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刘云杀机腾腾,声音浩浩荡荡,整个人与死神镰刀合为一体,向刑天劈杀过来! 虚空在此时宛如一块巨大的抹布,被漆黑的镰刀神芒横空切成两半,宛如帘幕被拉开,漆黑的镰刀从缝隙中飘出来,浩瀚的杀机如龙,成千上万条漆黑的死灵之龙围绕着刘云的身体咆哮,被一股无声的巨力拉扯着,丝毫不能动弹,每一条漆黑的巨龙都有着庞大的身躯,黑漆漆的一片,张牙舞爪,朝刑天扑过来,锋利的龙爪,狠狠的撕裂虚空,震碎漫天的星辰,交织出一大片的爪影,向刑天撕过来! 每一条死灵之龙都具有着毁灭一个半神的力量,成千上万条巨龙宛如万千横空巨索,带着一股毁灭的气息,镇压大地!浩荡的气息,在这一刻完全释放出来,滔天动地,方圆百万里,都可以感受到这一股强大的气息,让人灵魂都在颤抖! 刑天的战意在这一瞬间变得沸腾了!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越级而战,即便是普通的七级的半神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这个半神三级的刘云却让他感觉到浑身的战意被点燃,一股雄浑的战意宛如长龙一般,从他的天灵盖冲出,在空中形成一条巨大的青龙,疯狂咆哮,声浪如海。 通天塔遍体漆黑,厚重的气息铺天盖地,虚空湮灭,苍穹震荡,星辰破碎,点点星光化作万千骇浪,九道漆黑的魔幻光环环绕在通天塔的周围,重若千钧,把地下方圆千里的沉沦孽海给镇压,丝毫翻不起任何的波澜!通天塔瞬间膨大,矗立在天地之间,宛如一座大山一般,厚重的气息如山如海,九道魔光环光芒闪烁,在通天的光海中显得无比的璀璨。高大千丈的通天塔宛如一杆通天巨柱,被刑天祭出,横扫虚空,万千张牙舞爪的魔龙,被镇压成为粉碎! 刑天的身形挪移,在虚空中移形换影,左手轻抬,一团漆黑的液体平摊在他的手心处,孽海玄水静静的从刑天的指缝中流淌出来,潺潺,在空中化作一条滔天长河,漆黑如墨,腐朽沉寂,蜿蜒如龙,延伸到远方,宛如要倒灌上天一般,滔滔长河,泛着惊天的洪流,散发出一股庞大的气息,直接湮灭了虚空,滔天孽海玄水,震碎一方苍穹,向死神刘云趟过去! 死神镰刀犀利无比,在刘云的手中大放异彩,刘云一声暴喝,刀削般的脸庞上显得无比张狂,啸声如龙,湛湛神芒如梦,死气如虹,冷厉的刀锋从孽海玄水形成的河流中央滑过,硬生生的劈出一条道来!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滔滔不绝的流水声,在孽海玄水中不断的响起,庞大的孽海玄水长河,被死气活生生的震散,四溅飘零! “刑天,手段不过如此,如果你的手段仅限于此,恐怕我们就要分出胜负来了!”刘云声音狂放,双眼绽放着狰狞的光芒,猩红的舌头在漆黑的嘴唇上舔过,显得格外的嗜血,有什么能比把刀从敌人的脖子上切过更显得有快意? “你高兴的太早了!”看着从空中如彗星一般划过的刘云,刑天冷笑一声,左手一指,刹那间,孽海玄水突然化作千万滴,每一滴都绽放着漫天的煞气,厚重如海,化作千万道漆黑的剑气,腾空而起,形成一片湛湛的剑气海洋,锋利无比,交织出一片巨大的剑网,向刘云绞杀过去! 每一道长剑,漆黑冷厉,释放着让人惊心动魄的气息,劈碎虚空,破碎苍穹,斩断时间,世界就此淹没,刘云好像是海洋中的一朵无根浮萍,在无声无息却带着冷厉杀伐之气的剑海中漂浮沉沦! 死神万千分身大法! 刘云面色一凛,丝毫不敢怠慢。身体连连晃动,身形在分化成为两个,然后二化四,四化八,刹那间,千千万万,一片虚空都被千千万万的刘云给挤满了!每一个刘云都擎着一柄死神镰刀,杀机如虹,张扬的长发和赤红的眼睛,显得无比的赤眼! 死神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死神临世,无人可躲,三千万的死神降临世间索命,这是何等的恐怖?死神具有万千分身,这一死神万千分身大法修炼到深处,据说可以化成三千万实体,每一个实体都是真实的,没有任何的虚幻的,只要一个不死,死神永存! 只是刘云并没有把这一式斗技修炼到最深处,只有十多万的幻影,而且还不怎么真实,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万千孽海玄水形成的剑气横空,绞碎虚空,连带着刘云的幻影都被搅成碎片! 哗! 虚空突然被划开,出现一个漆黑的洞口,刘云的伟岸身躯从虚空中走出,嘴角带着冷笑,长而大的死神镰刀带着凛然的煞气,从刑天的脖子上划过! 刑天纹丝不动,铁拳无双,蕴含着万千巨力的铁拳狠狠的打在死神镰刀上! 哐当! 刑天狞笑一声,拳头连连挥出,一个呼吸之内便已经挥出百拳,全部砸在了死神镰刀上! 沉闷的声音如雷,在空中纠结,汇聚成为一曲刺耳的音乐。刑天的拳头出现了点点裂痕,大凶兵死神镰刀并非徒有虚名,刑天的肉体虽然强悍,可是依然并非无敌,依然被死神镰刀砍劈的皮开肉绽!而刘云更是凄惨,刑天打在死神镰刀上的力量全部被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那足可以洞穿苍穹的巨力,让他五脏六腑立刻重创!喷出一口鲜红的鲜血,刘云的身体再度倒飞出去! “哈哈,刘云,今天,我对死神镰刀势在必得!”刑天笑声爽朗,带着一丝强大的自信,被死神镰刀砍得皮开肉绽的拳头瞬间恢复,没有留下丝毫的裂痕,脚下跨着骇浪步,点点先天法则之力如虹一般凄美,在他的身旁刻画着十米方圆的‘界’,带动着他的身体在空中不断的移动! 咻! 刑天的速度太快了!极速之翅天下无双,一道残影掠过,刑天再度出现在刘云的身前,一拳捣出! 拳劲如龙,壮硕的拳头宛如蛮龙一般,倾泻着漫天的蛮力,金色的蛮力化作璀璨的海洋,把刘云给完全淹没! 崩!崩!崩! 刘云的速度不慢,快速的脱离出去,可是依然慢了几分,手臂被强大的蛮力给崩碎了,却没有鲜血流出,一股漆黑的雾气把他的手臂给包裹,很快就再度长了出来! “哼!”刘云面色一沉,从一开始到现在他就处在下风,对方的肉体之强横,蛮力之强大,以极高远远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不过,这还不足以对他做成威慑,近战我不如你,那咱们就远攻! 刘云对自己一向充满了自信,在绝对的实习下,他相信,刑天的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 “九幽冥府!”刘云目光如电,双手掐着手印,一股晦涩的气息从虚空中峥嵘掠出,一座肃穆而庞大的宫殿,透出一股阴森而腐朽的气息,在虚空中幻化出来,横亘千万里长空,雄浑的气息震慑诸天,漫天的骇浪都被镇压的无声无息,海面上不少的小岛都被压成粉碎,彻底的消失的无影无踪! 九幽冥府,阴森无比,鬼火弥漫,无尽的冤魂在里面发出凄厉的嚎叫,横亘千里的宫殿,沧桑而庄严,摄人心神。 “镇压!”刘云冷笑一声,随手一招,巨大的九幽冥府呼啸着,朝刑天当头压下!刑天的身体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被冥府给吸了进去!821刑天VS刘云(下) 九幽冥府似真实,似虚幻,却不断的从虚幻中凝实,栩栩如生,巨大的宫殿横亘周天,辐射千里,把万千的滔天骇浪给完全镇压,苍茫而雄浑,肃穆而威严,冰冷而阴森,万千鬼火闪烁,碧绿幽幽,幽魂哭吼咆哮,凄凉而显得阴厉的哭声摄人心神。**泡!书。吧* 九幽冥府悬浮在半空,散发出一股莫大的压力,把刑天吸了进去!在冥府内部,阴风如刀,鬼火似海,宛如漫天遍地的花海,把刑天围绕在其中,呼啸着向刑天扑过来!要把刑天给绞杀。亿万冤魂化作一个个张牙舞爪的魔头,露出狰狞的獠牙,张开血盆大口,向刑天恶狠狠的电射过去! “刑天……”冰芷晴失声呼道,俊俏而清淡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慌,玉指紧握着光芒乍闪的细剑,贝齿轻咬皓唇,留下两个触目惊心的齿印,一身半神之力汹涌澎湃,就要冲上去! “哈哈哈……刑天,在我祭炼的九幽冥府,没有人能够逃脱,你就好好的享受着我的亿万冤魂嗜啃,三千万鬼火灼烧,直到死去吧!”刘云仰天长啸,漆黑的死气宛如云雾一般涌动,伟岸的身躯宛若一尊魔神,狰狞的音浪如刀,把腾起的三千孽浪搅成粉碎,他一手托着巨大的幽冥鬼府,浩瀚的半神之力涌入冥府,就要炼化刑天! 砰! 九幽冥府发出剧烈的震动!刹那间,地动山摇,苍穹都被拍碎! 冰芷晴惊疑不定的看向了九幽冥府,停下了冲上去的步子,而刘云则是脸色大变,在他的感应中,九幽冥府居然有着隐隐要崩裂的趋势。 “哼,不要妄想逃脱了,九幽冥府坚固无比,其实你想要逃就能逃的?”九幽冥府的震动,不过是昙花一现,很快归于平静,刘云冷笑连连,澎湃的半神之力宛如滚滚长河之水,涌入了九幽冥府中,九幽冥府爆发出一阵黑色的亮光,亿万冤魂哭吼的更加的凄厉,三千万鬼火在这一瞬间燃烧的更加的旺盛,化作一片火海,碧绿色的火海把刑天围在其中,不断腾起的碧绿色火浪滔天,即便是虚空都被焚烧的扭曲起来。 刘云加大了力度,试图要把刑天活生生的炼化,变成一滩脓水! 刑天脸色不变,颀长的身躯挺直,如标枪,宛如战神临世,他大步移走,如在后花园中闲庭漫步,脚下淡淡的先天法则之力淡淡涌动,在他身边方圆十米内刻画出一个‘界’,把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其中,任由万千幽魂咆哮,鬼火弥漫,都被他身边十米方圆的‘界’给挡住,不能寸进! “轰!”一拳轰出,虚空都在爆破!刑天的拳劲如龙,发出狰狞的咆哮,璀璨的金光从他的拳头中喷涌出来,形成一条条咆哮滚动的巨龙,冲天而起,浩大的蛮力撕碎虚空,狠狠的撞在了九幽冥府上,九幽冥府发出巨大的颤鸣,坚硬的墙壁声音刺耳而狰狞。 刑天连续轰出百十拳,张牙舞爪的金龙由漫天的蛮力显化而成,雄浑而厚重的九幽冥府发出刺耳的铮鸣,居然出现了丝丝裂痕! 刘云脸色大变。 一手拍出,先天黑暗法则之力涌动,灌注进入到九幽冥府中,九幽冥府出现的隐隐裂痕在这一刻立刻恢复,九幽冥府散发出来的光芒显得无比的刺眼,宛若一轮太阳,爆发出来的气势更显得厚重苍茫而威严。 凝练而阴森的先天黑暗法则之力,在空气中宛如风暴一般滚动出来,夹带着无声的冷厉气息,天地变得一片黑暗。虽然刘云只是吸收了黑暗巨龙吐出的一部分龙涎,可是黑暗巨龙由太古黑暗法则之力凝聚而成,吐出来的龙涎自然也蕴含着一丝先天黑暗法则之力,数量不少,而且质量纯净的令人发指!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砰砰砰! 连续不断的轰炸声,依然不断的响动,九幽冥府不断的摇晃,即便是刘云把纯净的先天法则之力灌输进去依然没有任何的作用,此时此刻,九幽冥府好像是一只巨大的笼子,里面困着的蛮兽正在不断的挣扎,欲冲破牢笼,冲出来! 在强烈的撞几下,九幽冥府好像一副残破的画卷,在风中哗啦啦的作响,随着巨大的响声,九幽冥府终于还是被打破,刑天的身影从里面冲出来,身形如电,来到刘云的身前,通天塔九道魔光环同时绽放出无尽的黑光,以万钧之势砸落! 空间被重若万钧的通天塔给倾轧发出剧烈的响声,通天塔撞在了刘云的身体上,把他的骨头给撞成粉碎! 呼!刘云速度奇快无比,虽然没有极速之翅,但是依然速度极快,他的身体若有若无,虽然有实质,可是打击他的肉体却对他的实力丝毫无损,冲出去之后在瞬间再次凝结出一个实体,滔天的死气涌动,傲笑四方。 “刑天,你的攻击对我没用,我是死神,天地不灭,我永存!”刘云伟岸的身躯爆发出一股庞大的气息,漆黑的死气如云涌动,把他的身体隐藏在其中,显得无比的幽森。赤红色的长发飘扬,猩红的眼睛神芒如虹,透出三尺之外! 他的气势凛然飙升到另外一个巅峰,双手擎着漆黑的死神镰刀,滔天的死气和煞气滚滚涌动,呼啸如浪,死神镰刀刀锋冷厉,血光湛湛,漫天涌动的死气在刘云的背后缓缓的凝聚成形,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骷髅头,幽森的鬼火如梦似幻,漆黑空洞的眸子宛如黑洞,一股森冷的气息从中传出来,显得无比的阴森和飘渺。 “修罗吞天!”刘云冷然喝道,一指指着刑天,巨大的骷髅头遮天蔽日,遮掩了半天的虚空,张开大口,朝刑天一口要下来! “嘿!”刑天冷笑一声,身形再度飚飞出去,身形如电,速度衍化到了极致,在虚空中留下一道残影,一拳如炮弹一般轰出! 嗤嗤…… 空间倾轧,漫天的虚空乱流如龙一般狂舞,已经凝成实质的骷髅头,被刑天秀气的拳头给撞上,轰然崩碎! “没用的,如果只有这么点实(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