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202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20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202部分
战天(冰锋)-第202部分束给缴成粉碎! 而楚菲运气稍好一点,她握着细剑的胳膊被血色光柱给洞穿了! “这是……”身后的联合大军中许多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怎么可能?”铁向南等人脸色凝重,默然不语。 “居然是贪狼星那凝聚亿万年的杀气!他是怎么能够牵引贪狼星的星光来杀敌的?”一个古老的门派显然对这方面有些研究,失声叫道。 “贪狼星?怪不得,连刘云和楚菲都吃了一个大亏……” 刘云快速的在虚空中重组着身体,脸上的肌肉有些狰狞,一双肉掌如磨盘一般压下,猩红的死气如旋风狂啸,“哈哈,刑天,你敢杀我么?” 刘云很是笃定,刑天不敢杀他。只有聚集了三个杀子才能够找到诸神黄昏的老巢,就算刑天想要杀他,身后的两万人也不可能答应! “有何不敢?”刑天冷笑一声,一手前伸,再度抓出! 大手直接穿透虚空,把刘云拿在手中!刘云疯狂的挣扎,浑身死气浩荡,可是却难以逃脱刑天那好像钢筋铁爪一般的大手,被刑天捏着脖子不能动弹! “手下留情!”铁向南等人齐齐吓了一跳,赶紧劝说道。 刑天回过头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那平静的目光却让他们忌惮,不敢再上前,刑天瞥了一眼混乱的礁石,说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们空手而归就是!” “给我死吧!”刑天一手抓出,苍劲有力的大手抓出一个漆黑的黑洞,从黑洞里面伸了进去,直接探入到刘云的识海中,把他的识海中的灰色细剑给攫取了出来! “啊……不!”刘云脸上写满了震惊,狂啸连连,却无济于事! 轰! 一道水桶一般大小的血色星光从天空中再次落下,雷霆万钧之势,直接轰在了刘云的身上! 贪狼! 浓郁的杀气如奔腾的海啸,古老而沧桑的剑气把刘云给绞杀成为碎片,刑天大手一抓,把还没有来得及重组身体的刘云灵魄一手抓过来,金色的灵魂之火在他的手中显现,一股深入灵魂的冰冷过后,刘云被彻底的灭杀了! “轮到你了!”刑天回过头来,看向了惊疑不定的楚菲,脸上平静,宛如死水一般。 楚菲大骇,刑天的实力实在是让她感觉到惊惧,她完全没有想到,只不过过去了一个月,刑天的实力已经强大到她们完全无法抵挡的程度!逃遁秘术在这一刻完全展开,瞬间消失在虚空中! “跑?你能跑到哪里去?”刑天冷笑一声,先天法则之力淡淡的涌出,百米方圆的‘界’瞬间演化出来,把方圆百米的虚空完全锁定! 画地为牢! 淡淡光芒轮转,好像完美的琉璃一般,先天法则之力淡淡的弥散,柔和的光芒倾洒,楚菲的融入虚空中的身影瞬间被映衬出来,此时此刻,她的身影已经被定住了,身影略微有些模糊,可是却可以让人轻易的看清楚她脸上的惊骇之色! 毫无反抗之力!刑天的‘界’演绎的极其完美,在虚空中已经形成了雏形,有了凝练千万年的贪狼杀气的加持,他的‘界’在这一刻显得大气磅礴! 铁向南、冰锋等人看到哪一个百米方圆的‘界’,心中汹涌澎湃……那可是‘界’,神级强者才能够凝练出来的‘界’啊,虽然只是一个雏形,并不完整,可是却是真实的‘界’哪!铁向南、赵波河和冰封等人对刑天不无羡慕的同时,却也深深的忌惮起来!在屠杀王振魔的时候,刑天便已经施展过,可是才过了两天,却繁衍的更加的完美,这是何等的神速? 一个月前,刑天的‘界’不过是十米方圆,而且极淡,让他们都看的不甚清楚,他们还以为是特殊的斗技罢了,可是现在才发现,大错特错了! “刑天,你不能杀我,我是逃遁杀神的传承者……你会后悔的!”楚菲脸上惊恐,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哼!”刑天再度一手抓出,白皙的大手如龙爪一般,朝楚菲快速的抓过去!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 一个灰衣人突然从虚空中变幻出来,锋利的细剑从虚空横切而下,杀机凌厉如虹,潜伏秘术、杀生秘术还有逃遁秘术完美的搭配在一起,速度快到了极致! 杀生秘术如虹,催生出冷厉的杀机,灰衣人人剑合一,处处演绎着空灵而冰冷的意境,细剑剑芒犀利,无往不利,在虚空中拉出一道长长的霞光,似乎要把刑天给洞穿! 刑天看也不看,随手一拳轰出!拳罡轰隆,破灭虚空,拳劲如龙,呼啸作响,速度之快,天下无双,直接打在了灰衣人的脑袋上! 仙技,破山空! 半神级五级的灰衣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被刑天一拳打在脑门上,凝聚成为一缕的雄浑力量在他的脑海中炸开,把他的脑浆和血水给搅成一团,连带着他识海内的灵魄,被破山空的拳罡完全毁灭! 灰衣人宛如掉了线的风筝一般,两只晦暗的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万分不甘的朝海面掉下去! 刑天铁血冷漠,一身刺骨的杀机从他的识海中弥散出来,让所有的人心中发寒,面对着刑天,他们已经拥有了一股淡淡的恐惧。一个五级半神啊,就这样被他给一拳杀死,他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何种境界? 刑天的大手抓在了楚菲的脑袋上,用力一拧,只听得刺耳的卡擦声响,楚菲的脑袋被他给扭断了下来,用力一捏,楚菲的脑袋和灵魄都被无上蛮力给完全捏碎,脑浆四溅,唯有一柄灰色的细剑在刑天的手中震颤,却丝毫不能挣脱刑天的压制! 三柄细剑印记显得格外的狰狞,透出一股恢弘的杀气,如云一般翻滚,要挣脱刑天的束缚,脱逃出去! “哼!”刑天冷哼一生,一团金色的灵魂之火把三柄灰色的细剑印记淬炼,三柄细剑挣扎着,可是却很快被金色的灵魂之火给彻底的融化,凝聚在一起,形成一柄灰色的长剑,肃杀之气荡漾,摄人心神! 所有的人看向刑天,心中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不可战胜的动摇心态来。他的一切雷霆手段霹雳,根本不留丝毫的余地,而且下手果断,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不留任何的后患!这种人,才是最为可怕的! 刑天没有回头,目光看向了那边的那边的星罗密布一般的礁石林,嘴角噙着一丝冷漠的笑容,一步跨出,轻轻的伸出大手,缓缓的一掌拍下! “一个魔法阵而已,给我破!”刑天眼神睥睨,身上爆发出一阵璀璨的金光,宛如一轮烈日,在他的手中,滔天的蛮力喷涌出来,凝聚成为一片汪洋大海,被他擎在手中,如天神一般,而后磨盘大小的手掌往前方的虚空轰然拍下!851围剿诸神黄昏(3) 刑天的浑身血气堪比蛮兽,强大的肉身比蛮龙还要坚硬,一掌拍下,星河都在颤抖! 滔天金色汪洋被他高举手中,重若千钧,那磅礴的蛮力,如长龙一般咆哮,随着刑天一掌拍下,成千上万条金色的巨龙从那金色的汪洋大海中飞腾出来,张牙舞爪,释放着强大的龙威,震颤虚空,向下方的星罗礁石抓下! 嗡! 一个古朴的阵纹突然从虚空中显现出来,古朴、浩大、大气磅礴,隐隐阵纹从虚空中现出,携带着一股沧桑古老的冷厉煞气扑面而来,一道道血色的神光从阵纹中爆发出来,形成一道巨大的光柱,向刑天扑杀过来,速度之快,凌厉之极,恐怖之极! 吟! 成千上万条金色的巨龙异口同声发出震天的龙吟,苍劲有力的龙爪狠狠的抓在了古朴厚重的阵纹上,发出铿锵有力的鸣声! “给我破!”刑天咧嘴一笑,无视那庞大的血色光柱,一指点出! 庞大的杀阵遍布四方,遮掩方圆三十万平方公里,杀阵古朴浩大,从虚空中显现出来,爆发出及其庞大的力量,璀璨的血光把周围的所有的一切都给完全覆盖了! “这是上古杀阵!”有人惊呼道。(_泡&书&吧) “原来是诸神黄昏的老巢被上古杀阵给遮盖,怪不得我们都找不到。” “已经缺失了一大部分的上古杀阵,威力虽然比不上以前,却依然不同凡响,大家小心!” 刑天狞笑,他已经感觉到杀阵内有人主持着杀阵,心中大定。 上古杀阵血光如海一般凝聚,婆娑如梦幻,三千万血光凝聚成为剑气,无往不利,在刑天的身上切割,发出铿锵有力的交击声响,响彻四方,却没有任何的伤痕!他的肉体实在是太强悍了! 反观刑天,一指点出,浑身金光璀璨,他的身后宛如出现了一轮烈日,金光闪闪,渲染着他的头发脸庞都布上了一层金色,宛如战神临世一般!尤其是那一根手指,声威赫赫,金光剔透,如不周神山崩塌,撞在了上古杀阵上! 仙技,仙王指! 力量万钧,虽然没有任何的气势爆出,可是光是里面蕴含的力量就足以震慑人魂,镇压天地,宛如定海神针一般撞在上古杀阵上,上古杀阵宛如一汪河水,抵挡着点点涟漪,以交集点为中心,突然爆发开来! 轰! 滔天的能量巨浪洗刷着空间,把并不坚固的空间好像纸张一般撕扯的破碎!白茫茫的寒流如霜,漆黑的空间乱流咆哮,还有不断奔涌的粒子风暴与狂啸的飓风,在空间中肆虐,如墨一般的孽海之水,被能量风暴席卷着卷上天空,挟裹着厚重的腐朽气息,形成一片暴乱的海啸,席卷四方,腐蚀一切! “谁敢破坏我诸神黄昏的护山大阵?”一声暴喝,如九霄雷鸣,震得人的耳膜瑟瑟发抖,那浓郁的怒火,带着凛然的杀机。 等到能量风暴散去,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是一片漆黑的世界。 一个巨大的岛屿全部由漆黑坚硬的礁石组成,山岭成片,沙石成堆,显得极为荒凉。漆黑的大山如剑,直插云霄,地面上布满了暗黑色的血迹还有苍白的苍苍白骨,一股古老的杀气从这里的每一寸地面喷薄而出,显得格外的暴虐和威慑! 这是一片杀戮的世界!阴森而恐怖,宛如森罗地狱。鲜血浸透了每一寸土地,常年的累积,早已经渗透进入了礁石中去,那刺鼻的腥味经过岁月的洗刷,非但没有任何的稀释,反而更显得浓郁,无限的杀机从一整座岛屿中弥散出来,刹那间,给人一种错觉,整个岛屿都是一尊庞大无比的大杀器! 天空如血,尸横遍野,血水漂流,整一坐岛屿都好像那缘故的沙场,煞气如云般翻滚,显得格外的恐怖。 虚空中,密密麻麻的站着上万的灰衣人,他们通体穿着灰衣,平凡无奇,好像乡下庄稼人一般朴素,只不过,他们的脸上都充满了狂热,围成一个大圈,向岛屿中央那一座高达千米的暗黑色的宫殿祈祷。而在岛屿下方,还站着密密麻麻的灰衣人,他们的是诸神黄昏的种子,还没有训练完成,但是诸神黄昏的杀界传承仪式,每一个诸神黄昏的杀手,是必须要参与的! 虚空中漂浮着一座高达千米的暗红色宫殿。那猩红的血型雾气不断的飞腾,血光遍地,倾洒,古老的宫殿大气恢弘磅礴,散发出一股古朴的肃杀气息,那凛冽的杀伐之气,在每一个人的心头荡漾。 三个白发老者从虚空中走来,只不过是一眨眼之间,他们便已经从百里之外的虚空中来到了联合大军的前方,看着杀气腾腾的联合大军,目光有些阴沉,“你们胆敢破坏诸神黄昏的上古杀阵?好大的胆子,你们就不怕我们的报复么?” “报复你妹!”赵波河本来就是一个火爆性子,一剑劈出,直接把一个白发老者给劈的神形俱灭,扬起长剑喝道,“刑天已经打开了上古杀阵,现在应该轮到我们上了,杀了这一群过街老鼠!” 狂暴的喊声,携带着一丝丝可以渗透灵魂的精神力,具有着无尽的穿透力,响彻四方! “我们能让别人看不起么?” “不能!” “我们是不敢前进的懦夫么?” “不是!” “那我们是什么?” “杀军!百战不死的杀军!毁灭一切的杀军!” 韩福率领着五千钢铁杀军,宛如钢铁洪流一般,直接冲入了岛屿中!五千杀军宛如一柄尖刀,所过之处,鲜血四溅,碎肉纷飞!五千经过千锤百炼的杀军,精气神本来就无比的庞大,经过无数次的磨合,他们的精气神汇聚在一起,宛如一柄长剑,直冲云霄!一道道刀气从他们的手中的战刀飞出,汇聚磅礴的惊天刀气,直接把一个白发老者给切成两半!白发老者一个半神期三级的强者,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霸道的一刀给碎尸万段! “大千海域的弟子们,我们冲!” 鲜血能让人恐惧,但也最能够刺激人的血腥,能够站在这里的,无一不是心志比天高之辈,哪能让人看不起?大千海域的十二太保身上杀气如狂,奋勇杀出! “杀!一个不留!”诸神黄昏的杀手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他们经过残酷的杀生训练,无惧生死,不惧疼痛,俨然成为一尊杀戮的兵器,没有任何的感情,他们快速无比的反应过来,杀生秘术演绎,剑气横亘长空,向大军掩杀过来! “寂灭岛三百弟子,给我杀!”宫装美妇落英没有任何的迟疑,看着下方的尸山血海,双眸绽放着血腥杀气,长剑一挥,一个灰衣人顿时变成了剑下亡魂! 普通的强者们都已经陷入了恶战。兵对兵,将对战,这本来就是战场的规矩。刑天、古柔、冰锋、铁向南、赵波河、韩福等十数人实力最高的人静静的站在虚空中,衣衫猎猎作响,肃杀的气息在他们的身旁荡漾,凛然的杀机席卷四方。 “想要彻底的毁灭诸神黄昏,我们必须彻底把杀神宫内的杀神像毁灭,把他们的秘术传承彻底的破坏,否则,诸神黄昏日后将卷土重来,那时候我们都将面临他们的报复!”亡灵皇后古柔冷道,“诸神黄昏有三大杀圣、三大准杀神、三大种子杀神,他们每一个都是诸神黄昏中的高手,我们想要进入大杀神宫内,必定会遇到他们的偷袭,所以,大家小心!” “哼,一群只会躲起来的耗子而已,有何可惧?”铁向南冷哼一生,一步迈出,率先向前走去! “毕其功于一役,这一战,必须要完全诛灭诸神黄昏!” “走!” 没有人愿意退缩。已经到了这一步,已经由不得他们。就算他们现在想退出,日后也将面临着诸神黄昏的报复,或者是现在盟友的敌视……两面不是人的日子,没有人想要。 十数人一步一步的走向漂浮在虚空中的大殿。那些厮杀没能干扰他们,半身五级以下的战斗,已经不被他们放在眼里,偶尔有一两个不知死活的灰衣人从虚空中潜匿着偷袭,都被他们一拳给轰成碎片! 杀神宫宫门紧闭。血色的宫门经历了无尽的岁月,上面的鲜血犹然未干,缓缓的一滴滴的从上面流下,强大的气机,从那一滴滴鲜血中涌出来,滔天的杀机,似乎可以把一个半神级的强者给撕成碎片! “杀神宫一共九层,每一层都有着诸神黄昏的强者把守,而杀神传承就在杀神宫的最顶层,我们必须一层一层的杀上去!”古柔目光冷厉,说道。 “第一层,就交给我们吧!”赵波河性格火爆,一步跨出,万千星河在他的脚下涌动,淡淡的星光洒下,星罗密布,星河宛转,一条亘古存在的星河从他脚下延伸而出,带着荒古存在的古朴气势,朝杀神宫的宫门撞过去! 杀神宫的宫门轰然打开了!一道冷厉血腥的气息扑面而来,直接把那一道长达百里的星河给摧毁,星光点点飘散,在这一片阴冷的虚空中,显得格外的清冷852轮回之眼的变异 杀神宫内,寂静飘渺,一片肃杀的气氛在蔓延。 第一层内,空间浩大,蔓延千百里,一片片血云飘荡,犀利雄浑的杀气在不断的延伸,整一片空间都充满了肃杀,那布满暗红色鲜血的墙壁上,鲜血依然在缓缓的滴落,显得格外的阴森恐怖! 赵波河一步跨进,一道灰色的人影踏空而来,细剑劈砍,无数冷厉的剑气挟裹着无尽杀机,在虚空中划过一道血色长虹,刚好劈砍在赵波河的胸膛上,衣衫碎裂,鲜血溅射! 而后又有两道人影向空间飞快的袭来,天阶逃遁秘术展开,速度奇快,天阶的潜伏秘术完全遮掩了他们的气息,他们瞬间来到了刑天的跟前,浑身杀机阴森冷厉,平凡的脸上双眼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淡漠如冰,灰色的衣袖飘舞,两柄细剑一上一下,点射出凌厉的剑气,向刑天的眉心以及丹田处射过去! 凌厉的剑气,森冷的杀机,千锤百炼的杀生秘术演绎着一种另类的杀伐,两个人宛如幻影一般,向刑天扑杀过来!一剑眉心,一剑丹田,残酷而冷厉! “这三个人是杀圣,实力大约是半神级七级,但是在杀神殿里,这里的环境特别适合诸神黄昏的杀手的三大秘术的施展,大家小心!”古柔提醒道。 “该死!”赵波河冷喝一声,一步跨出,脚下踏着长长的星河,万千星辰在不断的以一种奇诡的轨迹在运转,透出一股深邃的苍茫气息,点点星光璀璨,万千星辰与赵波河的身体合二为一,气势恢宏大气磅礴的古朴宫殿在他的手中显得格外的璀璨,宛如星空一般,点点繁星从宫殿表面透出来,向前方的灰衣人溅射出去! 刑天的精神力早已无声无息的渗透进入到虚空中,百米方圆的‘界’早已布置,可是让他惊骇无比的是,这两个灰衣人的潜伏秘术居然可以无声无息的穿透他的‘界’,瞬间来到他的身前,两柄寒光乍泄的细剑在他的视野中无限放大,那阴森的杀机刺激着他的皮肤起着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哼!”刑天冷哼一声,不退反进,一步跨出,把刚想要替他挡剑的冰芷晴给挡在身后,两手轻描淡写的拍出,白皙的双手与一上一下,与两柄细剑对了一记! 铿锵! 火花四溅! 刑天的皮肤宝辉如梦,淡淡的光泽流转,两柄锋利的细剑刺在他的手掌上宛如刺在了钢铁上一般,丝毫没有任何的作用,反倒是两个灰衣人被震退了两步,愣了愣,对视了一眼,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次使用潜伏秘术隐身在虚空中! 赵波河杀出了性子,他的实力不低,一个不小心却被一个灰衣人给弄伤,一股熊熊怒火从心头涌起! “浩瀚星河!”一掌拍出,万千星辰光柱从古朴宫殿中射出,凝成一股巨大的光柱,疯狂射出! “朗朗乾坤!”连续着两拳轰出,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在不断的迁移,他的身体如疾风一般前进,两股不同的力量在他的两只拳头翻滚,捣在虚空中,整个虚空瞬间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黑白二色分明,清浊顿分,灰衣人的身体被拦在了漩涡中央,随着漩涡飞转,一股股幽深晦涩的气息从漩涡中透出来,显得格外的清晰,千山万水开始显现,江河滔滔,白云如画,星空闪烁,宛如一幅古朴的画卷! 巨大的漩涡猛然分开,宛如一幅巨大的画卷一般,往上往下用力拉开! 顿时,处在漩涡中央的灰衣人身体一阵猛颤,浑身爆碎,形成一股庞大的血污!天地初开,清气上升,浊气下降,形成朗朗乾坤,这种威力何其的庞大?即便是半神级七级的灰衣人都无法抵抗这种力量,被活生生的撕碎! “啊!”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众人举目望去,一个白发老者的眉心穿了一个洞,双目无神,瞳孔涣散,显然他的识海已经被洞穿,灵魄被粉碎,他不甘心的看着虚空中中那一抹狰狞的冷笑,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一个半神级七级的强者,陨落! 冰锋脸色并不好看,那是一个来自冰家的强者,却在这个第一层就遭到了刺杀,这让他感觉到十分的愤怒! “大家小心!”古柔小心的提防着四周,冷冽的声音缓缓道,“在杀神宫内,有一股庞大的气机能够干扰我们的精神力,完美的掩饰了这一群耗子的行踪,让他们的秘术发挥到了极致,如果不想死的话,打起十二分精神来!” 话音刚落,又是一声惨叫,这一次是一个驼背老妪,来自南冥七十二岛的一个岛主,半神级七级,她的双手捂着脖子,鲜血从她的指缝中缓缓的流出,最后不甘心的倒了下去! “嘎嘎……”一声阴森的笑声,在空荡荡的杀神宫第一层内回荡,让人分不清它的来头和去处,可是那笑声中不屑,丝毫不加掩饰,在众强者的耳中,显得格外的刺耳! 古柔、冰锋等人的脸色大变。连刑天都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冰锋率先沉不住了,一口清气喷出,一柄长达三米的战刀出现在他的手中,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息,点点杀意四射,雄浑的半神之力涌动,贯透长刀,刹那间,一股长达千米的刀芒横亘虚空,浩瀚的刀气四射,把整个第一层的虚空的每一寸都给切割,发出嗤嗤的狰狞呐喊,一道道混沌气息爆射,向墙壁上冲刷过去,却被一股突然爆发出来的磅礴杀气给搅成碎片!疯狂的杀气从暗红色的墙壁上透出,形成一柄柄细剑剑芒,交织成为一大片剑网,密密麻麻,宛如飞蝗过境一般发出狰狞的鸣响,那凌厉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要把所有的人给完全绞碎! 古柔脸色微微一变,晶莹剔透的骨刀高高擎起,柔韧的柳腰威弯,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横扫,双眸平静如水,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跨出,她的气势在一瞬间凝成一股,与骨刀的刀芒相互渗透,那一股庞大的刀气冷厉、磅礴、大气、毁灭,让虚空都在悸动! 亡灵战刀第五式! 柔韧的柳腰如风中的碧柳随时都可以折断,雪白的长裙在风中飘荡,娇柔宛如百合花一般纯洁的娇躯在这一刻突然爆发出如山如海一般的力量!一股先天死灵法则之力从那柔软的娇躯中如长河溃堤一般倾泻出来,凝聚在骨刀上,化成一柄长达千米的死灵刀气,漫天的黑气呼啸,风云突然变幻,整片空间都变成了黑色,漫天的幽灵在狂舞,发出幽幽的嚎叫,惊悚无比,一股暴虐的气息彻底的在整个空间中弥散! 刀出!漫天幽灵在咆哮! 黑芒乍现! 犀利、磅礴、一往无前! 锋利的刀芒凛冽无双,与密密麻麻的剑网撞在一起,顿时那凝结在一起的剑网好像豆腐一般被切开了! 磅礴的刀气突然涣散开来,形成一片漆黑的雾气向四面八方涌现出去,可是却无声无息,完全不能够探测到两个灰衣人的行踪! 古柔脸色有点难看。她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半神级九级,可是却完全不能够测出两个杀手的行踪,这让她有点难堪。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就要再次出手。 “我来吧。”刑天拦住了想要再次出手的古柔,咧嘴笑道。 或许是因为刑天脸上的淡淡笑容让古柔感到很放心,古柔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退了回去。 刑天一步跨出,他的气势完全内敛,伟岸颀长的身体宛如一座巨山一般,渗着一股磅礴的压力。 “大衍天机!”刑天嘴角微微一撇,在他的眉心处的皮肤突然裂开,一滴鲜血从里面隐隐欲滴,孕育出一颗猩红的眼睛,一缕缕先天法则之力不断的从丹田内涌出,在轮回之眼中交缠在一起,好像蚕蛹一般,显得格外的坚韧,与此同时,在离眉心处最近的经脉突然延伸出一部分,缓缓的插入了猩红却显得晶莹的轮回之眼中! 刑天被这一个变异吓了一跳,他尝试着去阻止,却无法阻拦,只能任由着这种异变的发生。他的经脉由世界种子的根须变异而成,坚韧无比,当世界种子的根须形成的经脉插入到轮回之眼中的时候,刑天感觉轮回之眼变得坚韧无比,有一股庞大的力量好像要狂泻而出!让他的眉心微微有些胀痛! 一缕缕先天法则之力在轮回之眼中淡淡的挪移着,轮回之眼中,两个灰色的朦胧身影匍匐在虚空中,好像是两只变色龙一般,与虚空融为一体,拥有潜伏秘术的他们,藏匿的实在是太好了,根本就让人难以发现! 两道人影随着虚空的迁移而不断的变幻,时而显得黯淡,时而显得微微清晰,他们的气机已经完全隐藏,不漏任何的痕迹! “不好!”杀手的直觉想来灵敏,两个灰衣人感觉到一股窥视的感觉围绕在他们的身旁,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那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让他们感觉特别的危险!两个灰衣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从虚空中跳出来,锋利的细剑划破长空,在平静漆黑的空间内显得格外的冰冷! 刑天感觉到两眼眉心处胀痛的感觉越来越明显,灼热、刺痛,让他想要流泪……刑天想要合上轮回之眼,可是轮回之眼却已经违逆他的意思,缓缓的睁开,越来越大! 轰! 那一股胀痛的感觉越来越深厚,刑天感觉越来越难受,又麻又痒又热又痛,让刑天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抓的时候,突然一股刺眼的白光从他的轮回之眼爆发出来,凝成一股巨大的光束,向前方爆射而出!853轮回之光 血色的神光,从轮回之眼爆射而出!宛如千万星辰毁灭,震得虚空都在颤抖!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在虚空中涣散开来,直指人的心灵,让人灵魂发颤,好像稍微有所异动,就会被这一束神光给完全毁灭! 血色神光在虚空中穿梭出一个巨大的黑洞,阴森恐怖,久久不灭,血色的神光透出一股毁灭的气息,直接轰在了一个灰衣人的身上,灰衣人惨叫一声,他的身体瞬间被血色神光给完全穿透,瘦小的个子,被血色神芒给缴成粉碎! 两股血色神芒再次从刑天的轮回之眼中连连透出,诡异无比,无尽的恐怖威压深沉如海,如潮汐澎湃,浩浩荡荡,贯透天地之间,似乎要把一切都给完全毁灭! 又是一声惨叫,另外一个灰衣人也被血色神芒给穿透,形神俱灭!还有一缕神光没有目标,直接从杀神殿的沾血的墙壁上透出去,轰出一个巨大的洞口来! “吇……”冰锋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都被彻底的震慑住了!这一座杀神殿是诸神黄昏的杀神传承所在,据说在最高的第九层,是杀神的雕像所在,震慑着杀神宫,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沾染和淬炼,这一座杀神宫早已经成为了神器级的存在,可是如今仅仅是一道血色神光,便把坚不可摧的杀神宫给洞穿,这是何等的恐怖哪! 刑天的轮回之眼中,血色光束神光湛湛,透出三尺,那一缕血色的神芒,宛如汇聚了天地之间的毁灭气息,千丝万缕,那恐怖的威压震天慑地,血色神光湛湛,宛如穿透了时空,贯穿古今,汹涌澎湃的毁灭气息渗透四方,几乎让所有的人身体都濒临崩溃!冰芷晴的修为稍低,更是不堪,她的皮肤龟裂,点点血丝开始溢出。 太强大了!没有人能够抵抗!那一缕神芒,如同凝聚了悠悠亘古的沧桑和磅礴,如那沉沦千万年的滔天汪洋,爆发出来的气势,无人能当! 古柔等人骇然变色,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绝伦的惊骇。 “刑天,快把这一缕血色光芒给收起来……”古柔艰难的说道。 冰锋、赵波河等人面色极其严峻,滔天半神之力涌动,抵抗着这一股压力。 不过,就算古柔不说,那一缕血色神光也无法持久,一下子便暗淡下来,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轮回之眼刹那间关闭了!刑天汗水湿透了全身的衣服,瞬间萎软下来,眼神有些萎靡,好像虚脱了一般。刚才的那三缕神光,威力浩大,消耗更是极为庞大,刑天的识海是何等的庞大?可是发射那三缕的血色神芒,差点让他庞大的精神力几近衰竭! 刑天一屁股盘坐在地面上,脸色苍白,略显得有些疲惫,可是他脸上的喜意却是无法掩饰。 大衍天机一共三层,第一层可以窥视天地万物所在,实力越是雄厚,就越是清晰,轮回之眼就越强韧,一旦轮回之眼能够发射出轮回之光,第一层便已经臻至大成! 而第二层,便可以推测万事万物的来源去向,用以对敌,完全有晓敌先机,克敌制胜之效! 而第三层,可以推测天地、时空、宇宙、阴阳、乾坤的衍生和变化,甚至可以改变万事万物的走向,只要一个念头,便可以直接把敌人的未来改变,让他陷入致命危局,丝毫不用自己动手! 而刑天刚才射出的那血色的神芒,威压如海,充满了恐怖的毁灭气息,半神级七级的强者都可以轻易的毁灭,所指之处,一切都将陷入轮回! 轮回之光! 刑天顾不上灵魄中的那一股力竭之感,意识进入到轮回之眼中,在那晶莹的轮回之眼中,有一个庞大的漩涡,漩涡呈通体的血红色,漩涡缓缓的旋转,那一股恐怖的气息让刑天都感觉到惊心动魄,好像随时都可以把他的意识给卷进去,完全吞噬,送入轮回! 千丝万缕的先天法则之力从刑天的丹田中探出,插入到轮回之眼中,刑天的经脉已经与轮回之眼链接在一起,黑色的经脉如虬龙一般纠结,在轮回之眼内延伸,一缕缕先天五行真气缓缓的涌入到轮回漩涡中,五彩霞光散步,光华轮转,氤氲如画,孕育着一丝完美的自然大道气息。 “太好了,不知不觉之间,大衍天机就已经修炼至第一层大成,只要再进一步,我就可以达到第二层,到时候可以演算万事万物来龙去脉,完全可以出奇制胜,战斗力完全可以提升一倍不止!”刑天心中无比喜悦。 借助血海的能力,刑天的战斗力在短暂时间内可以增幅二十倍,可是越是往后,越难以提升,而如果真的能够让他达到了大衍天机第二层,那么在战斗的时候他完全可以推算出敌方的一切,轻易的战胜敌人,这比控微境界实用的多了! 青龙灵魄在识海内飞腾咆哮,吞吐着如海一般磅礴的信仰之力,迅速把信仰之力转化成为精神力,一吞一吐之间,龙威荡漾,精神力的汪洋浪涛震天。很快,刑天便从那种力竭之感解脱出来,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深邃的双眸爆射出两道实质的神芒,一闪即逝,珊珊站起! 衣衫猎猎,眸深似海,颀长伟岸的身躯气势内敛,却给人一种精神上的高不可攀深不可测的感觉,刑天站在那里,宛如一尊高山大岳。赵波河、铁向南等人瞥了一眼刑天,眸子深处都有着一丝羡慕和嫉妒……这种修炼的速度,简直堪称恐怖啊! 看着杀神宫墙壁上的那一个大洞,铁向南等人忍不住心头发麻,如果那一缕血色神光射在自己的身上,自己能挡得住么?想到这里,铁向南等人心中颇不是滋味。 “刑兄弟,恭喜了。”韩福率先向刑天抱拳贺喜,言语之间的拉拢意思表露无遗。 “恭喜刑公子实力更上一层楼。”寂灭岛的宫装美妇罗英咯咯笑道,一颦一笑之间风情万种,尤其是那被绫罗绸缎拢住的丰满双峰更是上下波动,幽深的沟壑白茫茫似雪,极为勾人。 刑天点了点头,咧嘴一笑,表示感谢。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虽然刑天漫天遍地都是敌人,可是刑天依然是这样认为滴。 “恭喜。”古柔眉眼间笑意盈盈,好像一个得到了糖块的小女孩。 刑天颔首示意,可是却想的很不明白,自己的实力进步……跟她有关系么? 铁向南、赵波河冰锋等人也纷纷贺喜,刑天并没有冷眼相待,虽然曾经有过不舒服的经历,但是现在好歹是盟友,和平相处还是要滴! “三大杀圣已经全部死了,接下来是三大种子杀神,他们的实力恐怖,在杀神宫内更是如鱼得水,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大家小心,现在,我们进入第二层!”古柔又恢复了那一抹冷漠的样子,提醒道。 “知道了,这一次,我们不会再犯上一次的错误了!”赵波河脸上透出一股冷冽的杀机,刚才被灰衣人一剑弄伤,他依然感觉到莫大的耻辱。 “走!” 台阶由鲜血铸成,虽然变得暗黑色,依然能够感觉到那一股刺鼻的腥味,七七四十九阶台阶血雾弥漫,缓缓腾起,刑天等人拾阶而上,每升一阶,台阶中凝结的杀气越来越浓郁,可是对于古柔等人来说却是无伤大雅,身形扶摇直上,片刻之后来到了第二层。 第二层与第一层不同。 这里不再是空旷,荒无一物,进入第二层,刑天恍然回到了地狱中。那血红色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