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199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19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199部分
战天(冰锋)-第199部分挺翘浑圆的美臀,一只手已经悄悄的爬上了丰满的酥胸…… 不知道过了多久,古柔双眼迷离,一股清凉的感觉从身体的肌肤传来,古柔微微一惊,衣襟已经被解开,刑天的大手在她的大小自如的|丨乳丨鸽上轻轻的揉捏着变换着形状,一股刺激而羞涩的酥麻让古柔惊吓,一掌拍在刑天的胸膛上,身体闪电般的后退! “我靠!”刑天淬不及提放,屁股落在地上,把一个白骨给撞得粉碎,“哎哟,疼死我了……” “活该,谁让你乱动手的?”古柔白了他一眼,熠熠然转身进入了白骨殿中。 刑天嘿嘿直笑,把两只手放在鼻子上轻轻的闻了闻,一口淡雅的清香传入鼻孔,馨香沁人,那是一种清幽的兰花香味,他仿佛又感觉到了大小正好的|丨乳丨鸽的诱人手感……大手对着虚空做出一个抓握的形状,Yin笑着跟了进去。 骨皇的白骨大殿很大,全部是由白骨堆砌而成,几乎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城池。城池高大,冥火灿灿,显得极为庞大,一股阴森的气息从骨城中传出来,阴风呼啸,宛如冤鬼哀嚎,让人惊悚。 刑天与古柔并列行走,不时打量着这一座骨城。骨城很是浩大,在骨城内部没有任何的骷髅架子,显得极为空旷和诡异。 “这里是冥火池。”古柔脸上的桃红未去,剪水双瞳波光流转,风情万种,指着一个浩大的碧绿色池子说道,“这里是骨皇修炼的地方,冥火池可以把灵识之火不断的提纯,达到一个程度,才能够吸收。冥火池很难制造,只有骨皇这种程度的人才能造出来。” 刑天点了点头,兴趣缺缺。他唯一感兴趣的是骨皇的藏宝室里面有什么宝物,至于其他的,他不是很关心。 “靠,这个该死的家伙,真的是太穷了!”刑天的精神力瞬间扩展,把整座骨城都给笼罩在其中,可是整一座骨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走遍了整座骨殿,就只有一个房间里面还杂七杂八的堆了一些东西,其余的房间都是空的。 刑天和古柔对视了一眼,颇有些无奈。本来还以为以骨皇的实力,家底应该还是蛮丰厚的,可是那一个房间里就堆满了一个个破烂的密封罐子,刑天没好气的一角把最近的一个罐子给踢成粉碎,一股碧绿色的液体从破烂的罐子里流出来,流了一地,一股磅礴的气息传出来,充斥着整个房间。 “灵识原液?”古柔大喜过望。 “灵识原液?这是什么?”刑天好奇的问道。 “那是在无尽亡灵海的某些地方出产的一些天财地宝,对于你来说或许没有用,但是对于我这种已经几乎要蜕变成神体的亡灵却是大补之物,可以加快我蜕变的过程。”古柔耐心的解释道。 “你……变成神体?”刑天的目光在古柔的窈窕躯体上逡巡,目光中带着一丝猥琐,嗯,这家伙又想起了刚才那销魂蚀骨的滋味……乖乖,单单是这副模样就已经足以让人神魂颠倒了,如果在蜕变成身体,那该是如何的诱人哪? 古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解释,大手一甩,把二三十坛灵识原液给收了起来。 随后两人找遍了整个宫殿,才找到了几块稀缺矿石,被刑天毫不客气的拿走了,虽然刑天不贪心,但是聊胜于无嘛!反正他已经准备炼制兵器,矿石对他来说,越多越好。 “你准备什么时候祭炼你的本命兵器?”古柔突然问道。 “随时可以。”刑天点头说道。 古柔沉吟了片刻,旋即问道,“那你大约需要多久?” 古柔有些担心,距离征讨诸神黄昏的杀手还有大约半个月,而祭炼本命兵器需要的时间一般比较长,她有些担心到时候刑天不能按时参加围剿。 刑天自然明白古柔担心什么,不由得咧嘴一笑,“放心吧,七天炼制,七天祭炼,时间已经足够了!” “什么?你还要炼制?”古柔愕然,她还以为刑天是要把破灭之矛祭炼成为本命兵器,听到刑天这样说,不由得极为惊讶,上下打量着刑天,满脸疑惑,“你居然还会锻造兵器?” “……”刑天有些不满,瞪大着眼睛,如铜铃一般,“难道本少爷学过炼器也要告诉你?”840炼制 天涯谷,黑气荡漾,煞气如双,如云雾翻滚,若波涛般荡漾。 现在的天涯谷,已经被荡成了平地,刑天的一拳便把骨皇的骨城给毁灭成为粉碎,看着那磅礴恢宏的骨城被刑天摧毁,连古柔都忍不住有些心痛。不过过后也就释然了,这家伙就是一个煞风景的货!天涯谷旁边遮拢的庞大的骨山,也被刑天给劈碎,变成了齑粉,方圆千里之内,一片平坦,黑气笼罩,煞气飘渺,肃杀之气沸腾,在周围千里之内,刑天已经布下了一个大阵,纯属守护的阵法,镇山阵法!这一座镇山阵法虽然比不上上一次的阴阳两仪绝杀大阵,但是防御却极为坚固,而且消耗也极少。这一次炼制兵器,在古柔的地盘里,刑天是一万个放心。 “我要开始了,你可以在这里看着,但是如果到时候有什么异动,你可以立刻退出千里之外。”刑天正色道。镇山阵法,许出不许进,外面的人进不来,但是里面的人确实可以出去的,但是出去之后就进不来了。 炼制凶兵,如果兵器吸收的煞气过多,会招来天劫,因为有了大庚星辰铁这样的好材料,刑天有把握炼制出一柄绝世凶兵!到时候如果有天劫到来,他可管不了古柔,古柔的实力不错,可是天劫的威力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不小心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我知道。”古柔点了点头,她可不会拿着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该怎么做,她自己懂得掂量。 空旷的天涯谷,刑天的身体盘坐在虚空中,双手掐着玄奥复杂的指印,双手不断的连连变换,速度快如闪电,一颗颗蝌蚪般的符文从他的指尖冒出来,缓缓的游动,释放出晦涩的气息,在虚空中组合成为一个虚幻的大鼎。释放出一股庞大而厚重的气息,震慑十方天地。 刑天一指点出,一团赤红色的本源之火从指尖冒出,落在漆黑的大鼎上,在落下到大鼎的一瞬间,本源之火在一刹那间放大,熊熊燃烧,炽烈的温度向四面八方弥散出去,虚空都被烧得扭曲起来,骇人的炙热,把虚空渲染的一片火红,方圆千里之内,所有的空气都被灼烧的炙热,吸入一口,肺叶好像都要在一瞬间被蒸干! 大地焦灼,被这一种温度炙烤,苍茫白骨消融,露出了漆黑坚硬的大地,滚烫的温度在让大地都变得炙热。 太古火之本源,集结天地之间一抹最为纯净的火焰能量生化而成,那极高的温度,可以让大地泥沙都变成岩浆,焚毁一切有形之物,只不过是一缕本源之火,灼烧着虚幻漆黑大鼎,却在一瞬间几乎崩溃! “太古火之本源,本源之火……”远观的古柔面色有些凝重,她自然认识本源之火,这一缕拇指般大小的火苗,却给她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危机感,让他坐卧不安。 看着眼看就要崩溃的虚幻大鼎,刑天脸色不变,古井无波,一手控制着本源之火,左手依然不紧不慢的用先天土之法之力刻画着符文,蝌蚪符文不断的从他的左手指尖流出来,缓缓的游动,汇聚在虚幻的大鼎上,片刻之间,虚幻的大鼎进一步凝实,厚重的气息震慑四方,让人心神悸动。 “大庚星辰铁,融!” 刑天一声轻喝,一块人头大小的大庚星辰铁从他的储物手镯中飘出来,被他用精神力控制着丢入了大鼎中。通过大鼎的无线放大,本源之火熊熊燃烧,在大鼎内形成了一片火海,大庚星辰铁在其中燃烧着,不断的翻滚着,炙热的温度很快就遍布整一块大庚星辰铁,大庚星辰铁变得赤红,可是却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 刑天的额头上渗出了一滴滴汗珠。 大庚星辰铁极度寒冷,而且坚硬无比,灼烧了一个三个多小时,才变得赤红,依然没有丝毫融合的迹象,这让刑天大感吃力的同时,也暗暗感觉到惊讶,思虑了片刻,刑天咬了咬牙,果断的划开了手指,三滴鲜红的精血从手指中飞出,没入了大庚星辰铁上,赤红色的大庚星辰铁立刻把三滴精血给吸收了进去,片刻之后,大庚星辰铁终于开始缓缓的变软了,一滴赤红色的铁水从从大庚星辰铁上滴落下来,漂浮在大鼎中央! “很好。”刑天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炼制兵器的首要工作就是把大庚星辰铁融化成为铁水,然后淬炼里面的杂质,把杂质给蒸发掉,这是必须的。 随后,大庚星辰铁缓缓的变小了,一滴滴赤红色的铁水从上面滴落,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滩赤红色,释放出一股冰冷和火热的气息,透射四方,饶是古柔的修为精湛,却也难以抵挡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不得不后退出百里之外! 大庚星辰铁的杂质虽然少,却并不代表着没有,一丝丝杂质被蒸发,消失在空气中,滚荡的铁水在本源之火的灼烤下,沸腾着翻滚着,炙热的气息从里面冒出来,蒸腾着,让刑天都不由得冒出了豆粒大小的汗珠。 “转换!”刑天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右手一团金色的火焰涌出来,瞬间替换了本源之火,这一股火焰一出,整个空间都弥漫出一股冰冷的气氛,直透人的灵魂,让人几乎要窒息,灵魂之火,可以灼烧一切灵魂,甚至焚烧万物,温度之高,比本源之火有过之而无不及,以刑天修炼到九级的灵魂之火,具有着极大的威力。灵魂之火极为缓和,点点火焰腾腾,好像温雅的君子一般,缓缓的摇动,金色的火焰缓缓的渗透在每一寸的大庚星辰铁中,大庚星辰铁的铁水瞬间沸腾起来,部分铁水更是要从大鼎上方溅射出来,却被一股无形的吸力给吸引住! 三个小时之后,大庚星辰铁的铁水缩小了五分之一,里面的杂质已经全部被蒸发掉,剩下的就是纯粹的大庚星辰铁的铁水…… 刑天双眼闪过一丝满意之色,手指轻颤,任由大庚星辰铁的铁水低落在大鼎的底部,而后从储物手镯中飞出给中各样的矿石,纷纷投入到了大鼎中! 炼制兵器,不可能完全由一种金属炼制,大庚星辰铁虽然强悍,单独炼制成为兵器的话,或许足够强大,但是这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因此不能不加入其他的矿石。 “真空石,融!”一颗拳头大小的灰色矿石,被刑天丢入了金色的火焰中。真空石,蕴含着一丝破空之力,可以轻易的切开虚空,极为变态。 “精铁精粹!融!” “玄髓,融!” “百炼金厦,融!” 一块块矿石,在刑天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势下,一块块的丢入了火焰中,一块块矿石很快就被灼烧成为铁水,缓缓的凝聚在一起! 刑天一手操控着本源之火,融化金属,另外一只手操纵着金色的灵魂之火继续灼烧着已经融化的铁水,保持着不让铁水凝固,随着时间的消逝,一种疲惫的感觉从刑天的心头涌起。 数百种矿石全部被刑天融化,整整持续了三天,刑天保持着这个姿势也整整三天,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衫,炙热的温度然后蒸干,如此反复,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他的衣衫上已经出现了亮晶晶的盐点。 “融合!”刑天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右手轻轻一松,本源之火缓缓的收回到了丹田内,而后是金色的灵魂之火完全占据了整个大鼎,在大鼎内,一团团铁水正在沸腾着,在灵魂之火的灼烧下,开始缓缓的融合在一起! 炼器最为讲究材料的均匀,想要炼制出好兵器,材料好是一方面,手艺也是一方面,想要炼制出百战不断的神兵,必须要让所有的材料彼此均匀的融合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战斗的时候才能够受力均匀,不会被轻易的折断! 整整灼烧了一整天,数百团铁水才融合成为两团,依然在缓慢的融合着,海量的精神力源源不断的进入到大鼎内,支持着灵魂之火燃烧。好在刑天的精神力极为浑厚,而且有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可以补充,否则刑天早就已经被抽成了人干,饶是如此,刑天的依然有一种空虚之感! 铁水终于融合成为一体,色彩、光泽都极为均匀,赤红色的铁水隐隐绽放出一股炙热的气息,一股晦涩的气息从里面透出来,虽然兵器还没有成型,但是已经隐隐出现了灵性! “给我起!”刑天双眼炙热,看着大鼎内的赤红色铁水,目光中露出一丝狂热,单手一拍,赤红色的铁水化作一条五爪金龙,咆哮着喷薄出来,在虚空中形成了一柄长剑的形状!铁水流离,刑天一指点出,铁水瞬间飘散,化作十万八千点,遍布四方!炽烈的气息,弥散十方! 澎湃的气息如云翻滚,滔天的气势宛如浪卷,刑天体内能量澎湃,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他的身体内涌出来,形成十万八千条巨龙,从他的天庭中嘶吼着腾出来,朝四面八方撕咬着而去!片刻之间,一条条巨龙横亘苍穹,一股磅礴的气息震天慑地!841周天星辰剑阵 群龙乱舞,如群龙的盛会,飞龙咆哮,龙威如海,十万八千条巨龙不断的穿梭,释放出一股骇人的气息,让人感觉回到了荒古时代,磅礴的能量气息慑人灵魂。 十万八千点赤红色的铁水宛如周天星辰,分布在四方,赤红色,点点霞光,漂浮在空中,把方圆千里都已经遮盖,那密密麻麻的星点,让人感觉好像活在红色的星空之下,迷离、诡异。 十万八千条各色巨龙分成十二波,每一波的巨龙颜色各不相同,成群结队的冲入了赤红色的铁水所构筑的星域中!以刑天为中心,一条条巨龙从他的身体冒出,惊天动地,疯狂的咆哮中,龙威如狱,高亢的龙吟把万千的星云都给震散! 古柔震撼了!她知道每一条巨龙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每一道巨龙蕴含的力量都可以随意把一座山峰给崩碎!想要凝聚出巨龙并不算什么,可是刑天的表现却让她都感觉到惊骇!十万条巨龙,那是何等庞大的数目?那需要多大的能量哪……可是巨龙依然从刑天的身体内涌出,他那稍微显得瘦削的身体蕴藏了多么丰厚的能量哪?而且每一条巨龙都携带着一股龙威,虽然淡淡的,却是真正的龙威,沧桑、苍茫,慑人灵魂! “融!”刑天爆喝一声,十二种颜色的巨龙在虚空中穿梭,遮掩半空,片刻之后,每一条巨龙在空中盘旋着,射入了那漂浮在虚空中的赤红色的铁水中!铁水在沸腾,每一滴铁水都炸开来一般,释放出一股庞大的气息,浑厚的能量、炙热的温度、淡淡的龙威,三者合一,那一股气息在空气中弥散出去,颇显震撼无双! 十万八千条巨龙彻底的融入到铁水中,每一滴赤红色的铁水都好像具有生命一般,嗡嗡的跳动着,显得格外的灵动和犀利!每一滴铁水都好像是一只蛮兽,释放着让人惊惧的气息,震慑四方! “成型!”刑天一手点出,灵魂之火瞬间衍化成为一团火海!金色的火焰,遮天蔽日,把方圆千里完全覆盖!无穷无尽的冤魂,被瞬间点燃,消散的无影无踪,方圆千里尽是无边火海,熊熊燃烧,虚空都在扭曲!十万八千滴铁水,在虚空中嗡嗡作响,开始晃动,已经隐隐好像具有了生命一般! 嗡! 十万八千滴铁水在这一瞬间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每一滴铁水在灵魂之火的燃烧下,发出嗡嗡的响声,一滴铁水突然缓缓的伸长,上下左右延展开来,变成了一柄长剑!三尺来长的剑身,浑身火焰缭绕,赤红色的剑身释放出一股犀利和灼热的气息,长剑嗡嗡作响,响声如雷,直透人的心间!十万八千滴铁水,陆陆续续形成一柄柄长剑,十万八千剑化作一片剑山剑海,一股犀利的剑气从其中酝酿出来,融为一体,直冲云霄! 刑天大喜过望!他所炼制的兵器是一个剑阵,名字叫做周天星辰剑阵,一共十万八千剑,现在阵法还没有成型,便已经凝发出剑气,如果等到他彻底的完善,这该将强到何种程度? 灵魂之火瞬间被刑天收了回去,漫天的火海骤然消失,只留下一片焦灼的土地,显得格外的阴森和冷厉,赤红色的剑身依然成形,剑山剑海透出一股庞大的气机,凛然而显得格外的森冷! “淬火!”漆黑的孽海玄水滔滔,从刑天的指尖流出,化作一片漆黑的厚重的汪洋大海,从天倒灌而下,把一大片剑海给我完全覆盖了!波涛汹涌,长河咆哮,腐朽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每一柄赤红色的长剑都发出吱吱的响声,在孽海玄水的淬炼下,越发显得坚固!剑身上的赤红色已经开始缓缓消散,露出白茫茫的剑身!十万八千柄长剑从孽海玄水形成的滔天大河中缓缓的漂浮出来,光芒四射!剑光乍闪,十万八千柄长剑的瞬间宛如一轮烈日! 刑天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滔天的孽海玄水不断的涌动,缓缓的收了回去,凝聚在刑天的掌心,可是这还不算完!刑天来不及抹去头上的汗珠,大手一摊,一抹本源之冰从他的掌心奔涌而出,瞬间一股冰寒的气息铺天盖地一般,席卷而来,周围的虚空中气氛又下降了几分! “太古冰之本源……”古柔目光幽幽,心中更觉震撼。 冰川、寒流、狂风交加,在空气中不断的奔流咆哮,每一柄长剑上都结成了密密麻麻的霜,冰冷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散,把空气都变得无比的冰冷,一口吸进去,似乎连肺叶中的血管都要彻底的冻结! 刑天浑然未觉,举重若轻的控制着本源之冰淬炼着每一柄长剑,把里面蕴含的火气彻底的释去,这才把本源之冰的能量给收了回来! 十万八千柄长剑寒光闪闪,每一柄长剑都绽放着一股冰冷的杀机,融合为一体,直冲天际,把苍穹都给粉碎!一道道乌云从天空中聚集而来,隐隐悬浮在上空,透出一股沉重的气息,让人觉得无比的压抑! “合!”刑天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大手一挥,十万八千柄长剑瞬间嗡嗡飞舞,融合成为一柄长剑,落在他的手中,两米左右长的剑身约三指来宽,白亮的剑身上,一股森冷的光泽在缓缓的流淌,格外的渗人,护手是一条张牙舞爪的神龙,狰狞而凄厉,张开大嘴突出剑身,他的身体和尾巴盘旋在剑柄上,交织成为凹凸有致的纹理,让长剑更为趁手,不会轻易脱落!寒光乍闪,携带着一丝淡淡的龙威,从长剑上透出来,显得格外的锋利! 长剑落在刑天的手中,发出嗡嗡的颤鸣,一股骇人的杀气从长剑中弥散开来,显得格外的肃杀! “接下来应该就是牵引煞气进入剑身了!”刑天轻轻的抚摸着剑身,一股冰凉的感觉入体,刑天感觉自己与长剑之间有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一股亲切敢油然而生! 刑天大手一招,长剑顿时飞出,矗立在虚空中,不断的放大,最后形成千百丈的巨大长剑,插入虚空!一股凌厉的剑气向四面八方弥散,横切虚空,让人心寒! 嗡!一股煞气被一股庞大的吸力牵引,从虚空中呼啸而来,盘绕在长剑的周围,长剑好像长龙吸水一般,把那一股庞大的煞气给吞噬的一干二净! 顿时,长剑身上的杀气更重了,凌厉的杀气绞碎虚空,不能重组! 嗡嗡嗡!一股股煞气在刑天的牵引下,不断的从天涯谷中摄取而来,凝成一条条有形巨龙,被他打入长剑中去,场面蔚为壮观,每一股煞气进入到长剑中,长剑的气息更为犀利,天空中的乌云越级越厚,点点雷光在聚集! 漆黑的煞气如狂云涌动,形成浩瀚的狂风,狂风滔天,从四面八方涌过来,长剑已经形成了一个中心,随着煞气的吸入,锋利的气势越来越重,冲天而起! 轰!乌云乍闪,一道金色的雷霆骤然落下!拇指大小的雷霆蕴含着一丝强大的天罚之力,霸道而冷厉,金色的雷霆落在长剑上,白茫茫的长剑打了个趔趄,然后稳住,剑身上传出来的剑气越发的冷厉! 剑气如霜,横扫四面八方,阴冷漆黑的煞气滚滚如雷,不断的席卷而来,被长剑宛如长龙吸水一般吸了进去! 轰!又是一道雷霆落下!手臂般大小的雷霆,金光闪闪,显得压抑而霸道,从空中落下,炙热的温度,把空气都烤出了点点焦味! 嗤!长剑嘶鸣,一缕犀利的剑气横空而起,把金色的雷霆给搅成了粉碎! “居然是器劫!”古柔眸子中出现一丝异色,显得格外的惊讶,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又多了几分赞赏。 雷霆轰鸣,锋利的长剑一边疯狂的卷掠着四周如水一般稠密的阴冷煞气,一边释放出惊天剑气与天空中的雷霆对抗,随着它身上蕴含着的煞气越来越重,那一股剑气越来越霸道,而天空中聚集的乌云越来越多,雷光闪烁,在天空中不断的打着霹雳,气氛越显着压抑! 轰轰轰! 雷霆宛如水桶一般轰下来,乌云滚滚,雷光咆哮,如水一般从天空中落下来,天地之间瞬间形成一片金色的海洋。漫天的白骨不再,这是一片雷电的海洋,无尽的雷霆穿梭,跳跃,奔腾的骇浪释放出骇人的气息,摄人心神! 金色的雷电不断的缭绕,劈落在长剑上,瞬间把长剑给完全淹没了! 金色的雷电越来越多,把方圆千里都完全覆盖!惊天动地的气息向四面八方传递出去,那霸道和寂灭的气息慑人灵魂,让人心惊胆战! 刑天抬头一看,没心没肺的咧嘴一笑,看着那漫天金色的雷霆海洋,心中乐开了花。雷劫越强大,说明剑阵的质量就越好,强大的神兵才是他所期待的! 漫天的雷劫从天而降,金色的骇浪慢慢滔天,把大剑和在其中的刑天都给完全覆盖! 滋滋滋…… 电芒劈在刑天的身上,却没有丝毫的作用,他的肉身如蛮龙,晶莹而坚固,丝毫不为之所动。 “这种程度的雷劫,太轻微了!”刑天眸光一闪,露出一丝疯狂的笑容,瞬间,他的力量开始狂飙! 二十倍战力! 一股庞大的气势直冲云霄,冲散了漫天的乌云,金色的雷光都被冲的支离破碎!可是随后,一大片乌云漫天遍地的席卷而来,紫色的雷霆环绕,隐隐欲现,气息更为犀利和震撼!842天劫淬剑 天空中已经变成了紫色的海洋。紫色的雷电化作一大片滔天汪洋大海,浪涛起伏,电蛇狂舞,在虚空中穿行!天地之间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破灭,仅存的唯有那一大片入目的紫色,漫天的雷光无比的刺眼! 长剑吸收了足够的煞气,变得无比的犀利,已经变成了两米长短,落在刑天的手中。白亮的剑身寒光乍闪,极为耀眼,即便没有斗气的催动,在长剑上依然透出一米来长的白色剑芒,透入虚空中,显得极为锋利!白亮的剑身上如水光泽流转,显得格外的璀璨,紫色的光芒映衬在上面,一股肃杀的气氛从剑身上透出,震慑四方天地,冰冷的气息隐隐渗入灵魂,让人感觉灵魂要想要被冰冻一般!护手如龙,此时此刻显得格外的逼真,栩栩如生,好像要跳跃出来一般! 刑天目视苍穹,紫色的雷电汪洋如海,威压如海,紫色的电蛇在不断的穿行,劈碎虚空,发出吱吱的响声,格外刺耳! 周天星辰剑阵初成规模,吸收的煞气充满剑身,诞生剑灵,犀利的剑气横空,把狂舞过来的电蛇劈碎!剑气横空,卷掠漫天风云,把漆黑紫色的云朵给搅得粉碎,凶兵的凶厉可见一斑!神兵可以引发器劫,凶兵同样可以产生器劫,由于凶兵过于凶厉,杀伤力太强,太过于伤天和,引发的天劫更为强大,充满了毁灭性!而刑天依然觉得不满足!他所需要的,是利用天劫的雷电来淬炼周天星辰剑阵,并把那一丝天罚之力填充周天星辰剑阵,战斗的时候可以利用天罚之力对敌,所向披靡! 可是,周天星辰剑阵初成,剑灵太小,引发的雷劫依然无法满足刑天的要求。而刑天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半神级五级,雷劫早就已经来临,他压制了自己的修为,这才让他的雷劫推迟了几天,而这一次,他利用战力增幅强行提升二十倍战力,一道浓郁的金色血气从他的天灵盖冲出,刑天一条巨大的五爪金龙,张牙舞爪,凌厉的龙吟咆哮四方!庞大的力量充斥着刑天的每一寸皮肤肌肉和骨骼,他宛如一条蛮龙一般,恒立在半空中,眼神睥睨,衣衫猎猎作响,任由万千紫色电蛇狂舞,劈在他的身上,却没有任何的实质作用,被他的肌肉给吸收了进去! “周天星辰剑阵,祭炼!”刑天眼神如刀,冷喝一声,两米的长剑被他祭出,在虚空中连连变换!一化十,十化百,百化千……十万八千柄犀利的长剑形成一片剑山剑海,犀利的剑气直冲云霄,倒立在万千紫色的雷电中,任由万般电蛇狂舞劈射,巍然不动,散发出来的凌厉剑气直接把手臂般粗大的雷电给劈成粉碎! 刑天的气势越来越高,在他头顶的血气大龙越来越大,蜿蜒如山岭一般立在他的头顶上,他的皮肤晶莹,点点金色的光泽在表面不断的流淌,他的皮肤逐渐变得透明,强韧的肌腱好像上了链的发条,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血脉透明,金色的血液在里面缓缓的流淌,一丝一丝的青龙血脉力量从里面渗透进入到他的肌肉中,改变着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更加的强悍,他的骨骼晶莹如玉,宛若水晶一般纯洁无暇,一丝丝雷电不断的从他的肌肤涌进去,在他的骨骼中穿行,霹雳的雷霆静静的流淌,温顺的宛如小猫一般! 轰! 无尽的雷霆宛如雨点一般倾洒下来,漫天遍地都变成了紫色!古柔承受不了这种威压,早已经从阵法中退了出去,心有余悸的看着那漫天遍野的紫色雷电汪洋,目光中蕴含着一丝担忧和讶色。 天地之间再也没有任何的物品,有的只是这一片雷电汪洋!无尽的雷电化作的浪涛涌上虚空,万千的紫色电蛇不断的飞舞,还有如天河一般的雷电从天空中倾泻下来,浩浩荡荡的威压覆盖四方天地,劈碎诸天星辰,一股毁灭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轰轰烈烈,浩浩荡荡,震慑人的灵魂! 无数的紫色雷电从刑天的头顶劈落下来,降落在他的头顶上,除了把他的衣衫给烤成飞灰,却丝毫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他就像是一尊雷神,在无尽的雷电海洋中穿行,一股股雷电从他的肌肤渗进去,然后从毛孔中透出来,围绕着他的身体飞舞,状若天神! “天劫淬剑!”刑天眸战冷电,心神一动,周天星辰剑阵遍布千里紫色汪洋,白皙的剑身剑气飚飞,剑芒从长剑中透出来,冲天而起,十万八千道剑芒形成一片白茫茫的剑林,充满了肃杀之气,暴虐、毁灭还有嗜杀! 千万道紫色雷霆从天而降,夹带着无尽的天罚之力,充满了毁灭的气息,落在长剑上,直接把剑芒给劈成碎片,一截截的爆裂开来! 可是,周天星辰剑阵的气势却是越来越强大,一丝丝紫色的雷电被周天星辰剑阵的十万八千剑给吸收了进去,那一股毁灭的气息越来越强,最后汇聚成为一股,直冲牛斗! 漫天的雷电越来越多,紫色的汪洋中,骇浪狂涌,把十万八千剑给淹没了! 雷电源源不断的从虚空中落下,劈在了周天星辰剑阵上,把飚射出来的剑气给彻底的湮灭,长剑也被击打的坑坑洼洼,狼狈至极! 可是长剑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而在雷电的不断的锤炼下,长剑越来越坚固,流转的光芒上已经隐隐带上了一丝紫色的雷霆之光,毁灭的气息越来越强,弥散四方! 十万八千剑突然发生了变化!十万八千剑不再是被动的防御,而是在不断的变幻,十万八千剑不断的变换着方位,组成一个杀阵,一股凌厉的剑气直冲霄汉,凝成一股,冲散了紫色的雷云!漫天的星辰缓缓的升起,在剑阵中形成一个浩瀚的天穹,无尽的剑气化作漫天的星辰,把雷电海洋笼罩在其中,万千星辰衰落,化作点点流星,交织成为一片浩荡的流星雨,把漫天的雷电汪洋给切割成为无数块,紫色的雷电被剑阵给吸收了进去! 刑天眸子中透出一股满意之色。周天星辰剑阵可以演化成为一片星空,杀气动荡,威力无穷,吸收了雷电中的部分天罚之力后,威力更显得强大! 如此反复了几次,天空中的雷云慢慢的散去,紫色的汪洋也开始缓慢的消失的无影无踪。白光璀璨的周天星辰剑阵合成一剑,被刑天抓在手中! 经过天劫淬炼之后的长剑更显得灵动,杀机如虹,从剑身上透出,一米来长的剑芒自动透出,它的顶端有一丝浓郁的杀气环绕,发出轻微的颤鸣,显得格外的肃杀!剑身雪白,蕴含着一丝淡紫,在剑身上流动,锋利的剑刃透出一股寒冷的气息,一眼看过去,剑光闪烁,好像可以透过人的双眼刺伤人的灵魂,护手和剑柄上的那一条五爪金龙更显得灵动,栩栩如生,好像随时都可以跳出来一般,那一双龙眼显得格外的狰狞,隐隐有一股淡淡的龙威透出! “既然你有大庚星辰铁炼制而成,剑气可以衍化成为万千星辰,以后就叫你‘星辰战剑’吧!”刑天翻来覆去的看着星辰战剑,越看越称心合意,不由得满意的说道。 星辰战剑轻轻颤鸣,显然对这个名字很满意。在剑身离护手不远处,缓缓的出现了四个杀机腾腾的篆字,正是‘星辰战剑’四个字! 半神级五级以后,丹田可以温养本命兵器,这也是半神级五级跟半神级四级之前的最大的不同,不过,本命兵器的温养需要一个过程,刚开始的时候,本命兵器比较脆弱,普通的半神级强者并不会去动用,一般都要等到闯过通天千重楼六十层,采集一部分通天千重楼里面的矿石,把它们熔炼到本命兵器,把本命兵器加固的坚不可摧之后才会用以对敌!因此,半神之间的差别,最大的在于半神级六级和五级之间! “这就是你的本命兵器?”古柔飞身过来,看到了刑天手中的星辰战剑,眸子深处掠过一丝羡慕之色,问道。 刑天点了点头,“这个自然。” 古柔笑了笑,伸出白皙的小手,“不知道能不能借我看一看?” 刑天点了点头,丝毫没有犹豫的把星辰战剑递了过去。 古柔笑了笑,星眸中隐隐有一丝异色,“这么爽快,难道你就不怕我动了贪心,不还给你了?” 刑天耸了耸肩,微笑道,“就凭我们的纯洁的肉体关系,我也不怕你贪心啊。再说了,你是什么人?大名鼎鼎的亡灵皇后啊,那可是富豪,哪里能看得上我这半生不熟的一把破剑啊。” “没点正经。”古柔啐了刑天一口,心中微微一跳,乌亮青丝遮掩下的脖子微微有一丝绯红,旋即恢复了正常,好像没听到一般,仔细的打量起手中的长剑来。 “好厉害!居然是能够成长的神兵!”古柔观看了片刻,丝毫没有犹豫的把长剑递回给刑天,正色道,“刑天,你一定要好好的保护着一柄剑,不要轻易动用,否则会招来横祸!”843祭炼 “成长的兵器?”刑天剑眉微微一挑,“很厉害么?” 古柔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在半神境界只是一个常识而已,她以为刑天只是顺口问问而已,可是看到刑天那很无辜的眼神,这才知道,这丫的压根就是一个常识白痴……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_泡&书&吧)刑天的提升速度太快了,快的让她都感觉到骇然,不懂得这些东西还是情有可原滴! “每一个五级半神都会寻找一柄属于自己的兵器,融入丹田,不断的温养,在半神之力和先天法则之力的淬炼下,质量会越来越高……但是,兵器就跟人一样,每一柄兵器都有属于它自己的潜质,质量越好的兵器,成长的空间就越大……因此,从半神六级起,两个半神之间的拼杀,不但是比半神之力、先天法则之力的多少和纯度,还有就是半神之兵的质量!”古柔解释的很详细,“而能够成长的兵器,则是很少有,它不需要半神之力的温养都能够自主成长,而且他的前进空间确实极大,如果它的主人命够长,到最后不但可以成为神兵,而且还有可能成为传说中的……天兵!” “贪心,每一个人都有,半神境界强者早已经不在乎俗世的东西,所以在世人面前,他们可以仙风道骨,可是真正让他们心动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