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198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19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198部分
战天(冰锋)-第198部分这怎么可能? 片刻之后,骨皇清醒过来,一股煞气直冲脑海,让他的双眼冥火跳跃的更加的灵动了! 骨皇气势滔天,杀气如霜,脑袋上的疼痛让他暴跳如雷,不用摸也知道脑袋上已经起包了,虽然他不是一般人,可是刑天更不是一般的人,手中拿着的可是大凶兵破灭之矛,没有把他开瓢就很不错了,那一个拳头大小的包没有十天半月是消退不了了!骨皇脚下跨着青铜战车,杀伐之气飙升,八杆青铜古矛再次从战车两面飚射出来,朝刑天劈过去! “嘿嘿,这青铜战车就算是你惹我的赔偿吧!”刑天双眼绽放着点点贪婪的精光,冷笑着一掌拍出!836骨皇的怒火 “狂妄!”骨皇冷漠的说道,半神之力灌注进入到青铜战车下,八杆青铜古矛突然加速,宛如冷电! 刑天眸战冷电,一手抓出,强劲有力的大手好像磨盘一般,生生的把八杆青铜古矛抓住,任由青铜古矛不断的挣扎,却不能挣脱他的大手,一股庞大的真气从经脉中流出,灌入到八杆青铜古矛中,把骨皇与青铜古矛的联系瞬间抹去! “好强大的肉体!”骨皇震惊无比,惊骇绝伦。八杆青铜古矛虽然算不上神器,可是却极为沉重和锋利,别说是半神级五级强者,就算是六级七级的半神都不敢撄其锋。 再一次见习刑天的强悍肉体,骨皇冷啸一声,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大剑,长剑古朴,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骨皇手执长剑,向刑天的脑袋一剑切下! 刑天冷笑,脚下踩着骇浪步,眸绽冷电,剑眉横挑,丝毫不闪不必,身形爆射而出,铁拳飞快的轰出! 刑天长啸连连,一拳把古朴的长剑给轰成粉碎,然后连续不断的打出,击打着虚空都在猎猎作响,轰在了骨皇的身上,骨皇身体一震,在空中倒飞出十里之外! “杀!”浩荡的孽海玄水从虚空倒挂,宛如九天银河,每一滴玄水都重若千钧,滴落下来,轰在了骨皇的身上。滔滔不绝的孽海玄水在虚空中涌动,形成一条漆黑的汪洋大河,带着滚滚之势,轰在骨皇的身上,腐朽的气息弥散开来,强烈的腐蚀之力让骨皇都心惊胆战。 “白骨猎魔拳!”骨皇狂啸一声,一拳拍出!瞬间无数的一道道白色的精气从他的身体涌流出来,白色的精气如霜,凝成一大片苍茫白骨,猎猎滔天,发出震天呼啸,与孽海玄水撞在一起,强大的震力把滚滚流淌的黑色长河活生生的震碎成为一滴滴,从空中低落下来!把那漫天的白骨给完全遮掩,腐蚀的一干二净,孽海玄水静静的流淌,在地上凝结成为一条长河。 “幽灵天火!”刑天面色不变,随手一招,孽海玄水化成一团液体,回到他的手中,而后从他的手中飞出一团粉红色的火焰,携带着骇人的炙热气息,刑天屈指一弹,粉红色的火焰滚滚,炙烤着虚空,瞬间化作一片火海! “这是业火?不对也不是业火,比业火更炙热,更骇人……”骨皇瞳孔微缩,身形闪电般后退! 炙热的温度炙烤着虚空,虚空都被烤的扭曲起来,漫天的苍茫白骨本粉红色的幽灵天火给烧的无影无踪。 幽灵天火化作一片火海,覆盖了方圆百里之内,阴森的煞气被炙烤着连续翻滚,一条赤红色的火龙从火海中张牙舞爪飞舞出来,狰狞的睁大嘴巴,露出尖利的龙牙,咆哮着向骨皇飞射过去,庞大的身躯卷动着漫天的粉红色幽灵天火,散布着渗透灵魂的气息,电射过去! 业火焚烧业力,本源之火焚烧一切有形物质,灵魂之火灼烧灵魂,三者合一,威压如海,连骨皇都为之变色! 骨皇身形闪电般后退,他的手中出现一柄古扇。 古扇上山水描摹,青山绿水,鸟兽虫鱼,江河滔滔,江山如画,古朴的纸卷,释放着沧桑的气息,一眼看过去,青山绿水环绕,飞鸟翱翔,蛮兽奔跑,江河波浪滚动,好像是真的一般,要隐隐从纸卷上跳出来。扇骨由不知名的宝石雕琢打磨而成,晶莹剔透,在扇骨里面镌刻着一行行的涓细小字,宛如蝌蚪一般缓缓的游动。 古扇越长一米,被骨皇擎在手中,用力一挥,纸卷打开,上面的青山绿水江河鸟兽虫鱼从里面腾现出来,一股苍凉的清新气息扑面而来,青山环绕,绿水倒流,一股离子风从古扇纸卷中倾泻出来,滔滔不绝,宛如长龙一般卷起! 狂风呼啸,山河磅礴,一股庞大的气息从古扇中飞出来,震慑十方,熊熊燃烧的火海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暗淡,被万千山河给镇压! 远谷神器山河扇!扇描山河,把万千世界容纳在其中,用以对敌,可以镇压大魔!虽然骨皇的山河扇是仿制的赝品,可是依然神威震天,把幽灵天火几乎扫灭! “通天塔!” 刑天脸色不变,右手祭出通天塔,九道魔光幻化出来,通天塔九道魔光沉重如海,通天塔骤然放大,浩大如山,从空中镇压下来!通天塔高达九百九十九丈,九道魔光环摄魂,虚空都承受不了这种威压,被压挤成为碎片!通天塔直插苍穹,气息厚重,从空中降落下来,把骨皇给镇压在下方! 刑天随手一挥,一道金色蛮力从他的大手中打出,冲进了通天千重楼三重楼中,一片巴掌大小的叶子被他的大手攫取出来,清脆碧绿晶莹剔透的树叶散发出阵阵翠绿的柔和神光,光芒湛湛,好像水流一般晃动,叶子虽小,可是却释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压,整齐的纹理脉络中有一股奇特的能量在流动,显得更加的美妙!淡淡的气息不断的扩散,周围的空间都在颤抖,在小叶子的周围形成九个漆黑的漩涡,漩涡不断的轮转,释放着一股破灭的气息! “轮回枷叶?”远处的古柔被这一阵气息给惊醒,看着那一片树叶,惊呼道。 传说在天地之间有一株轮回之树,轮回之树有三片叶子,每一片都具有强大的力量,摘下来不用炼化,便可以成为逆天的利器! 刑天一手拈花指,把翠绿色的轮回枷叶拈在指尖,用力射出,轮回枷叶释放出一股凌厉的破灭气息,向被通天塔镇压的骨皇射过去! “不可能!”骨皇目光中掠过一丝惊骇,体内的半神之力汹涌澎湃,从经脉中流淌出来,整一座高耸的通天塔都被摇动,趁着通天塔稍微松动之际,身体飚射而出!在空中飞腾之际,一拳轰出,白色的精气如龙,青铜战车两条蛮龙咆哮,一左一右冲出来,张开狰狞的龙牙,朝轮回枷叶射过去! “黄泉指!”骨皇一指点出,浩荡的力量冲上半空形成一条浩浩荡荡的奔涌大河,极为慑人的气息从黄泉指中透出,一股犀利的指劲在黄泉中飞掠,向刑天飞射过来! 压抑的气息在激增,一股凌厉的气息从黄泉指重释放出来,给人一种感觉,黄泉指所过之处,一切都将成为死域! “刑天,小心!”古柔骇然叫道。黄泉指的威力她是见识过的,一指可以毁灭一座高山,她不认为刑天能够挡得住。 “哼,捅天指!”刑天闷哼一声,也是一指点出,金色的手指在虚空中穿透一个大洞,与黄泉指点在一起! “好厉害!”刑天轻轻甩了甩手指,一滴鲜血从他的指尖涌出,先天五行真气快速的运转,很快就停止了。 骨皇心中暗暗惊讶。对方的肉体之强大,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黄泉指无所不破,连古柔都不敢正面抵抗,只能躲闪,可是却只能让刑天伤到手指,这强悍的肉体哪里还是人类?简直比蛮龙还要变态! 刑天冷笑一声,干脆把通天塔给收了回来,方圆百米的‘界’淡淡的衍化出来,散发出一股磅礴威严的气息,极速之翅快速闪动,向骨皇电射过去,一拳劈出! 骨皇面色凝重,摊拳成掌,快速的往下一压,一瞬间,一股浩瀚的能量化作一股飓风,平摊成为一片汪洋,朝刑天的轰隆的涌过来! 刑天的速度快如闪电,根本无视骨皇那庞大的能量潮汐,一拳轰在了骨皇胸膛上,把骨皇给轰出十里之外! 骨皇胸口一窒,无比的郁闷。正在这时,虚空中头顶上突然多了一个灰色的人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骨皇的身侧,无限杀机暴涌,白亮的细剑催动杀生秘术,朝骨皇的头顶劈下! 灰衣人的速度快如闪电,疯狂的飚射,他拿捏的时间极为准确,刚好是骨皇郁闷之极一口气散尽另外一口气还没有提起来的时刻,这一剑如果劈中了,那肯定是头破血流,不死也重伤!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骨皇的气势突然爆发了!好像沉寂的火山一般,突然爆发出来,光是那一股气势形成的浪涛,惊天动地,震慑山河,滔天的气浪形成一堵巨大的墙壁,把灰衣人的细剑给死死的挡住,骨皇腾出手来,两手同时抓出,灰衣人好像是一条鱼一般,被他死死的拽在手中,虎吼一声,用力一撕,灰衣人整个人都被撕成了两半,鲜血纷飞! 正在这时,在他的身后和身前同时出现两个灰衣人,杀机腾腾,杀生秘术演绎一种庞大的气机,寒光四伏,势要把骨皇给劈成两半! 骨皇怒啸连连,这两个人给他的感觉是极其的危险,青铜战车再次腾起青光,爆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两道青色的光柱一前一后,飚射而出! “该死的诸神黄昏,本皇跟你无冤无仇,居然敢来刺杀本皇,本皇不灭了你们,本皇愧对这一刻狠辣之心!”骨皇双眼怒火沸腾,一手抓出,直接从虚空透出去,把逃跑的一个灰衣人给抓了回来,一股暴力涌入他的身体,把他个炸成齑粉!837仙技,破山空! 好机会! 刑天虽然也奇怪诸神黄昏的杀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但是这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现在的他最想干的,就是把骨皇给干掉,然后把那一辆青铜战车给抢过来! 刑天的速度演绎到了一个极致! 身形快若闪电,眨眼间便已经冲上了骨皇的身边,百米方圆的‘界’突然启动,把骨皇牢牢的牵制住,晦涩的气息淡淡洋溢,雄浑的先天法则之力散发出各色光芒,柔和而显得无比的浩大,宛如一道道无形的锁链一般,横加在骨皇的身上! 画地为牢! 骨皇怒火沸腾,被灰衣杀手激起来的怒火还没有平息,却被刑天给困住,愤怒的咆哮连连,丝毫无济于事! 刑天一掌拍出,磨盘一般大小的手掌霹雳雷霆般,绽放万钧巨力,狠狠的劈在了骨皇的肩膀上! 咔擦…… 清脆的骨折声在刑天听起来无比的悦耳,探手而出,又是一拳! 古柔也很懂得抓住机会,一道凌厉的刀气穿透虚空,横越而来,漆黑而显得诡异,直接劈在了骨皇的手臂上,鲜血四溅! “吼!”骨皇害怕了!体内的半神之力不断的疯狂暴涌,震得刑天的‘界’都发出庞大的震动,几乎就要崩碎! “十五倍战力!”刑天当机立断,瞬间把把增幅提升到十五倍,他的肉身更显得坚固,蛮力更为雄浑,百米的‘界’在这一瞬间完全平静下来,一拳轰出,轻飘飘的一拳,轰在了骨皇的头顶上,居然把骨皇的脑袋给轰了下去! “亡灵战刀第一式!”古柔也挤了进来,身形在空中急掠,飘舞宛如一只蝴蝶,优美的身姿,晶莹的骨刀,人与刀合成一体,在这一瞬间,锋利的骨刀透出三丈刀芒,湛湛黑光凄厉、苍茫、磅礴,一刀下来,空间因为承受不住而发出刺耳的声响,古柔宛若一只灵动的蝴蝶,白裙飘舞,战刀如虹般插入了骨皇的胸膛上! “吼!”受了重伤的骨皇气势略微显得有些暗淡,却极为火爆,一团漆黑的死气从他的身体化出来,把他的身体给遮掩在其中,他的身体随之化作一道白光,飞了出去! “你们该死!”怒火冲天,骨皇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血色,双眼的冥火更显得诡异飘忽,山河扇被他擎在手中,用力一扇,一座大山从他的身前显化出来,大山高耸入云,释放着厚重的气息,向刑天轰出来! 刑天冷笑一声,丝毫不闪不必,提升到十五倍战力的他肉身比蛮龙还要强悍,身体在虚空中穿梭,铁拳轰出,巨大的山巅都被他轰成粉碎,他的身体化作一道青光,出现在骨皇的前方,一掌拍出,磅礴的伟力傲笑苍穹,古朴的山河扇都难以抵抗这种程度的蛮力,瞬间被打成粉碎! 刑天的铁拳直接重骨皇的胸膛上穿过,带着他飞出百里之外,狠狠的砸在一座骨山上! 骨皇气势微微有些衰弱,一身冥火从体内溢出来,裹在他的身上熊熊燃烧,骨皇的气势在一瞬间提升了十倍! “不好!”古柔暗道一声,纤柔的身体宛如再次飞掠而出,一柄骨刀横飞过来,在虚空中不断的劈出,一道刀气在虚空中分裂成为百道,交织出一道刀网,横切而下! 亡灵战刀第二式! 一百道战刀层层叠叠,叠加在一起,一道连着一道,从虚空中劈下来,劈在骨皇的身上,鲜血飞溅,可是骨皇的气势不减反增! “你们想杀我?那我就让你们去死!”骨皇咆哮一声,身上的火焰更加的旺盛,一股玄奥的气息在他的身上缓缓的流淌,四溢出去,他的双手平摊,开始变得透明起来,晶莹的肌肤,光华流转的骨骼,极具艺术美感,骨皇脸上狰狞,桀桀冷笑,“能让我动用神技修罗指,你们死的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骨皇手指变得透明起来!一道道白色的精气在他的手指中淡淡的流淌,这一刻,骨皇的气势变得无比的庞大,好像已经融入了天地之间,天地万物在他的面前都显得极其的渺小,右手高擎,那一根秀气的手指在此时此刻给人一种感觉,就好像是擎天巨柱一般,一股淡淡的金色神力在上面淡淡的流淌,来回盘旋,苍穹在这一指下突然崩溃,无数的星辰黯灭,日月都完全崩碎! 修罗指! 骨皇的长发飘飘,漆黑乌亮的长发的光泽突然暗淡,变成了灰白色,丰满的皮肤在一瞬间瘪了下去,好像浑身的精气都被完全抽空,变成了皮包骨,一双眼睛冥火幽幽…… 神技那是不属于人间的技能,需要成为神级才能够动用,成为神级之前动用神技,需要付出太重的代价,所以不到极为特殊的情况绝对不会轻易动用! 骨皇的那一根手指却变得越来越透明起来,那一股晦涩的气息越来越庞大,点点金光在透明的手指中游离,释放出一股惊天动地的毁灭气息,似乎只要他的手指轻轻一动,便可以把苍穹给捅出一个窟窿! 骨皇的全身精气都被这一根手指给完全抽空,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可是那一根手指的金光越来越盛,一个个漆黑的冤魂出现在他的手指周围,千万冤魂从天地之间不断的聚集呼啸而来,咆哮着,狂吼着,怨气冲天,天地之间都变成了血色! 狂风大作,漆黑的闪电在不断的凄厉鸣响,在这一刻,那一根透明的手指形成了天地之间的唯一,宛如定海神针一般,横插苍穹! 刑天脸色微微有些凝重。 那一根手指给他一种触目惊心的感觉。他不是没有见过神技,当初楚家十子中的三子施展的‘斗转星移’,那一抹轮转的星空至今依然历历在目,而这一根手指的威力比那那一抹轮转的星空更让他感受到威慑力!他有一种感觉,在这一指之下,即使是二十倍战力的肉体就算不死,也肯定重伤! 刑天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和古柔对视了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 “修罗指!”骨皇身体好像一根竹竿,削瘦无比,可是他身上的气势却极为庞大,他的双眼血光和冥火混杂在一起,显得格外的诡异。轻轻的一指点出,却好像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天地之间的一切都在瞬间黯灭,大地变成了修罗地狱,滔天血海奔涌,白骨尸山堆积,腐朽的气息降临,山崩海啸,大地在震动,苍穹在毁灭,无尽的陨石形同一片火海,纷纷扬扬,坠落下来! 天地之间,无尽虚空,被一股巨力给拉扯,在这一瞬间归灭成为混沌!那一根晶莹剔透的手指凝聚了天地之间所有的毁灭气息,在空气中穿梭,浩瀚如水一般的气流呼啸,冤魂在哭嚎!火山爆发,江河倒流,世界的万事万物都被修罗指给黯灭了!刑天和古柔两人好像是天地之间最后的两颗苍松,依然挺立,却在毁灭性的气流下猎猎作响,摇晃,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被毁灭! 古柔骨刀横亘胸前,锋利的刀芒把所有的气流全部给切碎,娇柔的身子释放出一股庞大的气息,白色的连衣裙猎猎作响,无尽的乱流横冲直撞,从各个方向不断的涌过来,好像纷乱的浪涛,击打着无助的礁石……古柔脸色坚毅无比,手中骨刀化作一道厉芒,幻化出一道横亘虚空直指苍穹的刀气,娇喝一声,狂傲劈下! 亡灵战刀第三式! 漆黑的刀光如画,好像一条快艇,在纷乱的浪涛中穿行,刀芒湛湛,在虚空中划过,如同中流砥柱一般,斩断乱流,磕在了修罗指上! 咔擦…… 没有任何的疑问,长长的巨大刀芒被修罗指给点成了碎片!纷纷扬扬,随着气浪飘散,古柔娇躯宛如风中残叶,随着气浪飘飞出去! 修罗指依然以灭世之势,夹带着滔天的气浪向刑天的胸前横扫而来,所过之处,虚空中的一切都被粉碎! 刑天眸战冷电,刀削般的脸庞无比的坚毅,一抹冷厉的战意从他的头顶喷出,形成一朵血云,久久不散!只见他一步跨出,方圆十里的能量全被他横扫! 劫步! 第二步!方圆百里的虚空中的能量好像海水一般,被刑天给攫取过来,丝毫不剩,凝聚在刑天的周围,凝结成为一大片透明的冰晶,晶莹而显得梦幻! 刑天脸色不变,连续跨出三步! 刹那间,风云变色,虚空都被挤压的垮下来,崩碎,无尽的法则之力、滔滔寒流、飓风能量全部被攫取出来,形成一条条巨龙,被刑天牵扯过来,凝聚在他的身边周围! 仙技,破山空! 寂灭轮回已经难以抵挡神技修罗指,唯有前世所学的仙技之一的破山空方有此威能,而且破山空对身体的副作用小,却具有着强大的力量!用来破神技修罗指正合适! 刑天古井无波的眸子中多了一丝平静和凝重,最后一步,风云变色,汇聚在他身边的所有的法则之力、寒流,全部凝成一股,被他捏在了右拳的拳心! 经脉中,滔天的法则之力滚动,汇聚着磅礴的能量,一股脑用尽了他的右拳拳心! 还有那肌肉中的无上蛮力,汇聚成为一股,拿捏在拳心中…… 所有的力量全部在那秀气的拳心汇聚成为一股,淡淡的精光随着刑天的手臂萦绕,五彩的霞光闪烁,把刑天映衬的好像天神一般! 一步跨出,空间在刹那间破碎了!一拳轰出,刹那间,风云变色!838心疼 六步劫步,把方圆千里里的虚空的能量完全攫取,大地在破碎,苍穹都在变色,无穷无尽的力量从虚空中被攫取出来,被凝聚在一起!虚空都被粉碎了,以刑天为范围的千百里之内,白茫茫的一片,混沌归墟,虚空都被彻底的粉碎,片刻之间都难以重组! 一拳破山空,返璞归真,没有丝毫的气势外露,可是刑天的脸色苍白无双,在他的右手微微颤抖,五彩霞光闪烁,在白茫茫中显得十分的华丽,万千力量凝成一股,汇聚在刑天的掌心,此时此刻,刑天有一种极其强大的感觉,好像天地都在他的手中一般! 一声爆喝,舌战春雷,修罗指横掠长空,在虚空中穿行,所过之处,寂灭归墟,阴风怒吼,冤魂哭嚎,宛如天地之间唯一的流星,穿梭虚空,粉碎诸天!朝刑天飞快的撞过来了! 刑天古井无波,平静的好像风雨大浪中的礁石,巍然不动。百米方圆的‘界’在此时此刻演绎的完美到了极致,铁拳缓慢的轰出,与修罗指撞在一起! 骨皇的幽深双眼中掠过一丝不屑和讽刺,更多的是一丝恣意毁灭的快意!他不相信,刑天能够阻挡一个半神级九级燃烧全身精气施展的神技,那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 铁拳缓慢,一缕尖锐而庞大的气息在蔓延,五彩霞光闪烁如琉璃流转一般,与修罗指顶在了一起! 吱…… 剧烈的响声,好像两颗急速运转的钻头顶在一起,剧烈的气流从交锋处涌出,璀璨的火星如梦似幻,显得格外的华丽。最终还是刑天不敌,被天地唯一的修罗指给撞飞出去! 骨皇冷笑,凹陷的双眼冥火涌动,他看到了刑天被修罗指给撞飞出去,没入了一座骨山里面,修罗指依然一往无前的向前方没过去! 咔擦…… 轻微的响声,让骨皇吓了一跳。完美无瑕如水晶一般晶莹的修罗指,此时却从中间开始裂开,缓缓的出现了一条裂痕!而后那一条裂痕越来越大,一缕细微却显得无比庞大的能量在修罗指里面纵横,片刻之后,骨皇的嘴角的狞笑突然凝固了!不但是修罗指,在他的身体内部,有一股无法抵抗的庞大能量如刀一般,在他的身体内漫行,那一股能量犀利无比,瞬间便把他的五脏六腑、骨骼彻底的破灭,而后以闪电之速涌入他的识海之内,摧枯拉朽一般,把他的灵识之火给我冲散! 修罗指崩碎了!宛如最为纯净的水晶,却不知道为什么,从内部开始崩碎,彻底的黯灭!而骨皇整个人都停滞了,他的眼中的冥火已经缓缓的消散,却依然屹立不倒,气势澎湃如山!可是他身上的生命气息已经完全消失! 死了! 仙技破山空,把所有的能量凝聚成为最为纯净的一缕,以特殊的方式打入敌人的身体或者兵器的内部,然后从内部开始破坏,几乎是无人能当!骨皇表面看上去虽然依然挺立,可是那时残余的部分灵识暂时还没有消散,可是已经奄奄一息,体内的一切都被破坏的干干净净,再也没有逆天的可能! “咳咳……”一座巨大而坚硬的骨山上,被撞出了一个人形的大洞。刑天缓缓的从大洞中爬出来,嘴角咳着鲜血,他的脸色苍白,额头上直冒冷汗,双眼显得有些萎靡不振。这一记修罗指虽然被刑天破去,可是刑天的身体却受到了极大的损伤,神级修罗指的威力不是这个阶段的刑天所能够抵抗的,虽然骨皇还没有达到神级,可是燃烧了一身精气能量所施展的修罗指,杀伤力依然可观。刑天浑身的骨头几乎被打断,部分肋骨已经插入了他的肺叶中,虽然他已经不需要呼吸,可是依然感到热辣辣的疼痛,先天五行真气缓缓的运转,五彩霞光在他的肌肉中缓缓的流转,刹那间疼痛减轻了几分。 “咳咳,刑天,你没事吧?”一个娇俏的身影略微显得有些狼狈,雪白色的连衣裙上鲜血点点,格外的凄楚,连衣裙也碎了部分,露出白皙胜雪的肌肤,冰肌玉骨,如诗如画,好像被暴风骤雨摧残过的百合,有一股柔弱的气质,她站在刑天的身前,黛眉轻蹙,静静的问道。 “美女,你觉得我这副样子像是没事的样子么?”刑天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浑身肌肉微微一震,刑天对肌肉的控制力已经达到了一种极为强悍的境界,一收一放之间,所有的骨骼都立刻正位,先天五行真气从经脉中滔滔如浪卷,覆盖刑天身体的每一处肌肉、组织和骨骼,一股淡淡的五彩光泽在他的肌肤表面淡淡的流转。 “哈!”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古柔瞠目结舌的看着活蹦乱跳的刑天,下巴掉了一地,这是刚才奄奄一息快要死了的刑天么? “美女,干嘛这样看着我?我的脸上有花么?”刑天笑嘻嘻的开起了玩笑,手舞足蹈的检验着身体的每一处,抚摸着那壮硕的肌肉,不由有些自恋的感叹,健康真好! “这怎么可能?”古柔盯着他的身体,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她的伤势比刑天还要轻上许多,可是不过是眨眼间,刑天就变得活蹦乱跳了,这一种强悍的恢复力,也实在是够变态了! 刑天打了个哈哈,摸出一瓶生命泉水丢给了古柔,“美女,不要羡慕哥,哥只是个传说,这东西对你或许有点用处,拿去吧……哦,对了,不用谢,以身相许就行了……” “……”古柔翻了翻白眼,却丝毫没有迟疑的接过了翠绿色的瓶子,打开盖子,一股清新的生命气息从里面淡淡的透出来,古柔双眼一亮,“传说中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生命泉水?你是怎么得来的?” “这东西的效果没有那么夸张。”在死亡线上走过一次,刑天特别的活跃和随便,笑吟吟的说道,“秘密!” 古柔不再问下去,毕竟生命泉水实在是太贵重,刑天不让她知道这是人之常情,丝毫不做作的一口把生命泉水灌了下去,一股磅礴的生命气息从身体各处涌起,瞬间涌遍了她的四肢百骸,她的伤势在瞬间好转了几分。古柔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踮起脚尖,在刑天的脸上吻了一口。 “呃,美女,占便宜可不兴这样的啊,你可以事先告诉我嘛,我会好好配合,绝不会反抗滴。”刑天对古柔的偷袭表示强烈抗议,要吻你就光明正大的来嘛,咱们也不是小气滴人,不会不给你面子滴! “谢谢。”古柔咯咯消退,退出了十米之外。 “不用谢。如果真要谢的话,以身相许吧……”刑天眨了眨眼,嬉笑道。 “狗嘴吐不出象牙。”古柔翻了翻白眼。她也感觉到刑天的那一股开心和随意,心中也很是喜悦。 片刻之后,刑天和古柔两人来到骨皇面前,看着灵识之火已经几乎完全泯灭的骨皇,神色不由得有些暗淡。一个绝世强者,就这么陨落了,即便是半神级九级,那又如何?总会有陨落的一天。想到这里,刑天心中的喜悦不禁少了几分。 古柔似乎感受到刑天的心中所想,对着他展颜一笑,骨刀轻轻一挥,把骨皇的皮肤切开,骨皇的身体在瞬间崩溃,化作一阵飞灰,铁铁块块散落了一地。 “天哪!”古柔看着满地的铁器碎片,不由得捂着胸口直翻白眼,“这是山河扇,居然被打碎了!” 残破的纸卷,晶莹的扇骨碎片,显得格外的刺眼,沧桑的气息,让人心痛。这虽然是仿制的神器,可是威力却不小,现在却被打成了碎片,让人如何不心疼? “哦……这是万化之剑……” “这是破魔矛……” “这是幻灭刀……” 古柔如数家珍一般把那些残破的铁片一一点出来,没说一个,她的声音都在颤抖,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愤怒,“刑天,你这个混蛋,实在是太败家了!” 上等的神器哪!就这样被粉碎了!老天,降下一道雷,把这个家伙给劈死了吧!古柔心中哀嚎,看着刑天那壮硕的身躯,却很是怀疑,雷电能把他给劈死么? “咳咳……”刑天被古柔的眼神吓得退后了两步,讪讪的说道,“美女,这可不关我的事啊,我可没有想过要把这神兵利器给毁掉……哎呀,我的古铜战车啊……” 刑天也发出一声哀嚎,他内定的古铜战车也被打碎了,那两条蛮龙也被摧毁成为一块块,连蛮龙的魂都被冲刷的一干二净,再也没有任何修补的可能…… 破山空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连那神器都无法抵抗……古柔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好奇,这个男人,她到现在为止,还看不透…… 刑天气愤的一脚踹在了那些破铜烂铁上,把那些残破的神兵给踢的八丈远,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块残缺的铜片上…… 那是一块巴掌大小的圆形铜板,从中间切开,只剩下一半,铜板的表面沾满了铜绿,显得很是沧桑和古朴,丢在破铜烂铁中极为不起眼,可是刑天那敏感的灵觉却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晦涩气息从在里面蕴含,皱了皱眉,伸手把破铜板拿了起来839骨皇的宝藏 半块青铜板块拿起来,极为沉手。一股冰凉的气息缓缓的从青铜圆板中传出来,让刑天精神一振。 这青铜板块应该还算是一件……嗯,缴获吧?刑天耸了耸肩,继续翻找着破铜烂铁,却再也没有发现类似的铜片,只要作罢。 “你要这破铜烂铁干什么?”古柔好奇的问道。 “收藏,以后看到它我还可以缅怀一下,我居然把骨皇给打败了。”刑天随口吹道,至于古柔相信不相信……跟他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收拾了骨皇,刑天的心情特别好。看着弥漫着漫天黑色煞气的天涯谷,刑天心中特别兴奋,向往已久的兵器,终于快有着落了…… 刑天这边的战斗虽然落幕,可是那些亡灵王者之间的战斗却依然在继续。因为骨皇麾下的一百零八战将被刑天几乎擒杀了几乎一半,已经和古柔的那些手下差不多,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都相差不远。因此,一翻大战下来,两方各有死伤。 “给我住手。”古柔气势磅礴如山,站在那里极具威慑力,绝对的实力压迫让所有的亡灵王者都不由得停滞下来。 “骨皇已经死了,你们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后路,臣服,或者死亡…”古柔的声音如冬天的寒冰一般冰冷如霜,充满了肃杀之气,红唇轻启,杀机澎湃,“给你们十个呼吸的时间考虑,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百来个亡灵王者已经分成了两堆,古柔这边的麾下显得极为兴奋,听到古柔的话,挥舞着手中的骨刀,精神力乱扫,携带着欢呼雀跃的气息。反观另外一堆黑色骨架子,却有些低迷。 站在她身后的刑天翻了翻白眼,目光在那四五十个亡灵王者的骨架子身上瞧了老半天,还是搞不明白,这些哥们知道呼吸是什么概念么?看到亡灵王者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姿势,刑天不由得有些幸灾乐祸,让他们知道十个呼吸要多久,也实在是有些为难他们了…… 看到刑天那邪笑,古柔心中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表面上的气势却是更加的凌厉,冷道,“你们投靠骨皇,不过是因为骨皇的力量而已,骨皇能给你们的,我也能给你们,而且……更多!” 漆黑的骨架子隐隐有些意动,他们的眼眶内的灵魂之火微微跳跃,很显然,他们对古柔的意见很是心动,虽然他们没有心,可是亡灵王者已经具有了灵智,自然知道权衡利弊。 骨皇的铁杆战将?去他妈的铁杆,如果不是有地盘,不是有着足够的灵识之火可以修炼进化,鬼才管他是骨皇还是亡灵皇后呢!利益决定一切,死了的主子那里有活着而且大方的主子好?于是,有人……哦,不,是骨架子,缴械投降了! 刑天看了一眼古柔,心中对古柔竖了一个大拇指。这小姑娘,手段还是蛮不错的,铁血冷厉的作风值得表扬,这手段……咦?刑天不由的响起了一件事,诸神黄昏的杀手刺杀骨皇的这件事情,不会是这个小姑娘一手主导的吧? 想到这里,刑天看向古柔的目光中不由得多了一分忌惮和戒备。这个家伙,虽然看上去好像仙女一般清纯,可是和他的无耻相比,那可是平分秋色哪…… 不过是片刻之后,古柔的麾下又多了五十多个强大的亡灵王者,古柔脸上笑意盈盈,目光闪动,很是高兴。 “走,刑天,我们去骨皇的老窝看看,里面究竟有什么好东西。”古柔兴致勃勃的拉着刑天闯进了天涯谷中。 漆黑的煞气笼罩,漆黑不见五指。黑暗的寂静中,刑天的心跳和呼吸显得极为清楚,呼吸绵延悠长,呼气如雷。他的两颗眼睛在黑暗中绽放着两道冷电,看上去极为器宇轩昂。古柔从侧面打量着刑天,刀削一般的脸庞显得极为坚毅,星空一般的眸子深邃无边,坚挺的鼻梁,不厚不薄的嘴唇,显得极为耐看,他的身躯略显得有些消瘦,却并不脆弱,充满了力量的感觉,嘴角的邪笑漫不经心,在这一刻,刑天的身影与古柔心底的那一个微微有些暗淡的影子重叠了……古柔不由得有些痴了,喃喃叫道,“刑天……” “嗯?”刑天回过头,刚好看到古柔那微微有些痴迷的眼神,微微一愣,与古柔那柔和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两个人的目光都没有移开,随着心中两个人影的重叠,越来越清晰,古柔的身体缓缓的凑过来,红唇轻轻的点在了刑天的大嘴上…… “这可不关我的事,你自己凑上来的。”刑天心中暗道,却丝毫不客气的搂住了古柔的柳腰,灵活的舌头攫取着香甜的津液,那一双大手也没有闲着,一只大手揉捏着那(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