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197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19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197部分
战天(冰锋)-第197部分着呢,所以,同为人父人母,都是受害者,诸位的心情我了解。” 刑天是什么人?演戏他没学过,可是做特工这一行的,装逼谁不会啊?那儿子失踪的急切在那普通而平凡的脸上彰显无遗,那沙哑的声音组成的话语特别的诚恳,让人觉得很诚实。 小娃娃傻眼了!光暗宝宝下巴咔的掉下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刑天…… “你真的不是?”美少妇盯着刑天的脸,满脸的疑惑。 冰芷晴善解人意,似水双眸闪过一丝笑意,一闪即逝,身体袅娜的走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悲切,挽着刑天的手臂,哽咽着说道,“这位大姐,我家夫君真的不是这两个小孩子的家长……我们的孩子才两岁啊,那么年幼,离开了妈妈不知道吃的饱不饱,睡得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他,夫君。” 最后一句是对刑天说的,冰芷晴泫然欲泣,秀眸含泪,靠在刑天的肩膀上。那凄楚的表情,寥落的声音里面带着的深深的思念和慈爱,让在场的人都深有感触,不由得低下头,闪过一丝内疚……差点就错怪了好人啊。 太合拍了!刑天心中暗自为冰芷晴的演技鼓掌,如果这个世界有影后这个称呼的,肯定非冰芷晴莫属了。心中暗笑,脸上却是一脸的急切和暗淡,轻轻的拍了拍冰芷晴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我们的孩子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的……” 当然不会有事……冰芷晴暗自翻了翻白眼,他们的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怀上呢。 “各位,你们已经找回了你们的孩子,恭喜你们了。我们还要去找我们的儿子,就不奉陪了。”刑天诚恳的抱拳道,拉着冰芷晴的玉手便往外走去。由于歉疚的原因,愤怒的人群让出了一条道路。 “两位,我们也祝你能够早日找到你们的孩子……”美少妇歉然说道。 “承你吉言。”刑天点了点头,快步拉着冰芷晴向外走去。现在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众怒难犯啊,刑天虽然是半神级高手,可是对着这些人他还真的下不了手。 靠,没义气……光暗宝宝翻了翻白眼,和小娃娃对视了一眼,光暗宝宝脸上掠过一丝惊慌,稚嫩的声音有些发颤,“爹,娘,你们等等我……” 小娃娃粉雕玉琢的脸上挂着两滴泪珠,晶莹如霜,格外的楚楚可怜,惹人怜爱,带着哭腔恳求道,“各位叔叔阿姨,我们知错了,不要打我们爹娘好不好?” 刑天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赶紧拉着冰芷晴狼狈而逃。 “靠,居然骗我们……” “快追啊,别让他们走了。” “一定要讨回个公道……” 愣了半晌,人群再度变得愤怒,转过头就追了出去。 美少妇看着一脸惊恐,好像真的被父母抛弃、泫然欲泣的小娃娃和光暗宝宝,心中叹了口气,看着粉雕玉琢的光暗宝宝和小娃娃,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母性的光辉顿时泛滥了,深处白皙的手,抹去光暗宝宝和小娃娃脸上的泪珠,慈祥的说道,“好了,别哭了。” “阿姨,不要打我们爹爹,好不好……”小娃娃‘娇羞’的低下头,双眼布满了恳求,不知道的还真的以为她被抛弃了呢。 “好好好,阿姨不打,去阿姨家,好不好?”美少妇笑着哄到,心中却是冷笑,她自己当然不会动手,至于别的人嘛,那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刑天和冰芷晴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掠上高空,看着下方的汹涌的人群,刑天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 “咯咯……”冰芷晴咯咯直笑,眼泪都快出来了,最后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指着刑天,差点没笑岔气,“太好玩了,哎哟,不行了……你真是……” 刑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看着下面光暗宝宝和小娃娃被美少妇牵着走出来,嘴里还津津有味的啃着棒棒糖,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心中暗自感叹,这年头,还是可爱的小孩子比较吃香啊…… “刑天,你真的放心他们乱来啊?”冰芷晴也看到了光暗宝宝和小娃娃,虽然她不知道光暗宝宝和小娃娃与刑天的关系,但也知道两个小孩子和刑天的关系匪浅,有些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他们两个,吃不了亏。”刑天撇了撇嘴。这两个小屁孩搭档在一起,圣级以下的简直是横扫,即便是半神级的强者,他们都能够逃跑,有什么好怕的? 刑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昨晚刑天和冰芷晴两人抵死缠绵,一开始的挑逗到后来的刺激,让两个人激|情澎湃,再加上冰芷晴初尝禁果,食髓知味,一个晚上两个人不知道大战了多少回合,知道天亮才疲惫的睡过去。 刑天睁开眼睛,首先入目的是冰芷晴那秀美的脸庞,黛眉如画,鼻梁挺翘,红唇似火,耳朵晶莹,脸上还有着一丝淡淡的笑意,长长的头发披散,此时的她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出尘之色,却更让人心动。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下了一截,露出白皙瘦削的香肩,精致的锁骨很是精致,两团白茫茫的柔软挤压在刑天的胸膛上,压成了肉饼,却更显魅力。 刑天的手轻轻的在那优美流畅的线条上摸索着,顺着滑腻的粉背,滑落到挺翘的隆臀,爱不释手的轻轻揉捏着。 “嗯……”冰芷晴睁开眼睛,轻轻动了动,浑身酥软,好像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般,慵懒的躺在床上,漆黑双眸柔情似水,出神的看着刑天。刀削一般的坚毅脸庞,显得很是英伟,精致的五官,十分的耐看,完美到了极点,可是组合在一起,却显得极为平凡,手臂上那壮硕的肌肉流畅的线条,却能够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想到昨晚的疯狂,冰芷晴脸色微微有些潮红。 “好了,我应该走了。”刑天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一口,说道。赤条条的跳下床,在冰芷晴那吃惊的目光下,不慌不忙的把衣服给穿好。 “你去哪里?”冰芷晴心中一惊,问道。 “我要去一趟无尽亡灵海。”刑天回头答道。现在他需要祭炼一柄属于他的兵器,兵器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好,就等着动手了,不过祭炼兵器的时候动静太大,无尽亡灵海是亡灵皇后古柔的地盘,正好借来一用,反正在亡灵皇后的地盘,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那你小心点。”冰芷晴柔声说道833借你的地盘一用 刑天身体在虚空中穿行,速度已经演化到了极致。 随着他的实力晋升,极速之翅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全力展开速度,刑天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种令人发指的程度! 一道淡淡的青色残影在虚空中拉出一条长长的线,青色的线越来越长,形成了一条长长的轨迹。 无尽亡灵海,刑天自然不陌生。天罗岛、无尽亡灵海实在是太大了,以刑天的速度,等他进入亡灵海已经是两天之后。 进入到无尽亡灵海,精神力无声无息的渗透进入到虚空中,把方圆千里的范围全部纳入感应中,苍白的白骨如山,如沙,堆叠在一起,密密麻麻的碧绿色冥火,星星点点,看上去好像星罗密布的星辰,极为壮观。 “谁人敢闯我无尽亡灵海?”一缕精神力幽幽,传出来一个暴怒的信息,旋即一个庞大的气息如利剑一般冲天而起,片刻之后有一个浑身漆黑如墨的亡灵王者飞跃上来,稍显宽大的骨架漆黑如墨,看上去点点黑色的光泽在泛滥,坚硬密实的骨架完美的链接在一起,那一双漆黑的瞳孔中,两团碧绿色的冥火熊熊焚烧,它的手中提着一柄泛着黝黑光泽的一丈来长的骨刀,站在刑天的身后。亡灵王者身上碧绿色的冥火断的焚烧,一股气势暴涨,坚硬的骨刀透出一道长达三米的刀芒,光华轮转,宛如水滴一般,朝刑天的头顶劈下! 亡灵王者已经诞生了意识,虽然身体依然是骨架,但是经过了改造,身体不像普通的亡灵那般僵硬,相反,他们的骨架跟正常的人类一般都极为灵活,骨刀挥动间,没有丝毫的骨骼交击声响,锋利的骨刀刀芒如虹,搅起点点威风,如裁纸刀一般把虚空横切出一道淡淡的漆黑缝隙,向刑天的头顶砍下! 刑天出手如电,抬手一掌拍出!金色的蛮力如海如狱,宛若一条金色蛮龙,奔涌咆哮,磅礴如海,与骨刀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交击声!骨刀刀芒被震散,亡灵王者退后几步,一双漆黑的眼眶中的冥火忽明忽暗,不知道在权衡着什么。 刑天气势内敛,对于这个亡灵王者自然不惧,事实上,刚才的交锋,刑天已经退让了,否则,别说是他的骨刀刀芒,就算是这个亡灵王者都要被刑天给拍成散架。 “你是谁?”精神力淡淡的传出,亡灵王者问道。 “我是刑天,我来这里找亡灵皇后古柔。”刑天淡淡的说道。 亡灵王者的冥火突然更亮,传递出来的精神力中带着一丝疑惑,“你找我们皇后?你跟我们皇后认识?” 刑天点了点头 “有什么证明么?”亡灵王者问道。 “没有。”刑天摇了摇头。 “那抱歉,请你退出无尽亡灵海,否则,我将武力驱逐。”亡灵王者说道,手中的骨刀高高扬起,黝黑的刀芒再次出现,一股肃杀的气氛从亡灵王者的身体内涌出来,弥散出去。 “哼!”刑天冷哼一声,如果不是看在古柔的面子上,他才懒得跟这个死骷髅废话,一巴掌把他给拍散那该多干脆?好言好语说了半天,你丫的居然让我退出无尽亡灵海?当下也不再废话,身形如电般欺进,一拳轰在了亡灵王者的骨架上,把他那坚硬的骨架狠狠的轰入了地面上的,转身便走。 片刻之后,万灵王者携着骨刀再度飞起来,可是天空中哪里还有刑天的身影?早就已经不知去向,只留下一道不断往前消逝的残影。 刑天在虚空中急掠而过,可是飞了半天却依然找不到亡灵皇后古柔的气息,不由得有些急躁。 “大衍天机!”刑天眉心处的轮回之眼陡然睁开,一抹湛湛血光从里面射出来,显得无比的诡异,淡淡的血光透入到空气中,在刑天的眉心处那一颗晶莹的珠子处,一个窈窕的人影缓缓的出现了,银白色的连衣裙,纯净的宛如风中的百合花,秀眉如黛,琼鼻如画,唇如烈火,眸若星辰,在她的额头上有一个淡淡的六芒星痕迹,依稀可辨,这不正是亡灵皇后古柔是谁?此时此刻,她正与一个儒雅的男子正在交战正酣,那瘦小的身体爆发出狂烈的力量,能量波动荡漾绵绵,从虚空冲刷下来,苍白的头骨形成的大漠被推平了三尺。 古柔似乎有所感应,星眸轻抬,刚想挥手斩断这一种窥视,突然却停了下来,嘴唇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她的身形咻的后退出十里之外,扬声说道,“骨皇,今日到此为止,我们明日再战!” 说罢,也不管儒雅男子答应不答应,转身便走。 半天之后,刑天终于来到了一座古老的宫殿外。古老的宫殿群气势磅礴恢宏,其中携带着一丝古老的沧桑气息,古老的宫殿完全由金属铸造而成,面积之大,绵延万亩,青铜色的大殿经过岁月的洗刷,给人一种沧桑的感觉,却没有丝毫的破败,坚实的墙壁上布满了各种浮雕,宫殿走廊上挂满了白色的圆球,白光淡淡儒雅,波光流转,如琉璃一般轻轻坠地,把地面照的亮堂堂。 刑天瞳孔微微一缩。以他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出,这一座大殿是一件难得的神器,这可比赵波河的星河大殿要宽大多了,也厉害多了,光是那一种淡淡流转的气息便让他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似乎这一座宫殿对他有着强大的威慑力。 在大殿外,有密密麻麻的骷髅守着,从他们手中锋利的骨刀和那浓郁的杀伐之气看来,绝对是经历了无尽杀戮之辈。 刑天降落在地上,刚想要开口,宫殿的朱红大门突然大开了,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古柔长发披肩,笑意吟吟的迎出来,“刑公子,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看到刑天,古柔眼中一抹异色一闪而过。这一次看到刑天,她有一种感觉,似乎刑天的实力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又高了一点,旋即摇头微微一笑,半神级想要提升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距离上一次见面才几天?这可能么? 刑天点了点头,大步走了上去。以他现在的实力也不会怕了古柔,走到古柔的身边,抱拳笑道,“古柔小姐的住处果然隐秘,我可是找了几天才找到啊。” “咯咯……”古柔娇笑连连,带着刑天往里面走进去,一路走来金碧辉煌,宛如真正的宫殿一般,显得豪华而奢侈,“怎么样?这可是我从骨皇的手中夺过来的‘大地神殿’,够气派吧?” 刑天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不错,是一件难得的神器,可攻可守,的确气派。” 古柔有些讶然,“刑公子眼光不错,莫非刑公子对这方面有研究?” “研究谈不上,只是直觉而已。”刑天笑道。 “咯咯,刑公子太谦虚了。”古柔娇笑连连,带着刑天来到一间客厅,分宾主坐下,给刑天倒了一杯烈酒,问道,“刑公子这次来,不知道找我有何贵干?” 既然对方已经发问,刑天自然不会遮遮掩掩,说道,“我想祭炼一件兵器,想来想去,也只有无尽亡灵海才比较安全一点,所以,想借你的地盘一用。” “祭炼兵器?”古柔惊疑的目光在刑天的身上逡巡,讶然道,“难道刑公子已经达到了半神级五级?”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古柔心中暗暗惊诧不已,这是什么速度啊?前几天也不过才是圣级三级,几天不见便已经晋升了两个级别,这让她对刑天不由得刮目相看。 “我还欠刑公子一个人情,刑公子有所要求最好不过了。”古柔笑道,“不知道刑公子相中了哪个地方?” “煞气越重越好。”刑天淡淡的说道,“最好是偏僻一点的,到时候动静可能有点大……” 祭炼兵器,刑天对凶兵情有独钟,而炼制凶兵需要大量的煞气,这一次准备的材料让刑天有足够的信心祭炼出一件大凶兵出来。但是,如果煞气凝聚到一定的程度,便会遭遇雷劫,刑天可不想在渡劫的过程中有人进来,否则极其凶险。 “唔。”古柔蹙起眉头,苦苦的思索,突然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地点,惊呼道,“我想起来了,你说的地方有一个正合适,叫天涯谷,不过……” “有问题么?”刑天问道。 “我倒是没有问题。”古柔苦笑,“但是那还是骨皇的地盘,我和骨皇争斗了多天,虽然占据了优势,可是天涯谷是骨皇的老巢,那里煞气是无尽亡灵海最为浓郁的地方,几乎可以凝成实质,正是借着这浓郁的煞气,骨皇才能够达到半神级九级巅峰,想要在那里祭炼兵器,必须要击败骨皇才行,毕竟骨皇绝对不会轻易的放弃他的老巢的。” “半神九级么?”刑天皱了皱眉,看向古柔的目光中闪烁,蕴含着一股似笑非笑的深意,“那古柔小姐怎么想?” “所以,我想请刑公子出手,帮我对付骨皇。”古柔娇笑道,“等到除掉骨皇,天涯谷刑公子想怎么用就怎么样,如果刑公子想要的话,我送给你也可以。” “好。”刑天爽快的点了点头,他倒是没有怀疑古柔的话,毕竟以古柔的实力和身份,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方面糊弄他834骨皇,天涯谷 骨皇和亡灵皇后,两者都是无尽亡灵海的主宰。不过亡灵皇后不知道是多少年前已经陨落,最近才重组身体重现世间,而骨皇却是主宰了无尽亡灵海多年,实力雄厚,麾下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加上他本身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半神级九级巅峰,差一点就可以进入第十层,成为准神。古柔虽然是重组之躯,但是炼化了万骨丹,一身实力已经大大的提升,虽然离巅峰实力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以她半神级九级的实力,完全可以抗衡骨皇。因此,骨皇才会被压着打。 但是骨皇经营天涯谷多年,麾下一百零八亡灵王者骁勇善战,善于配合合击,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组成大阵阻截,即便是古柔也不能够一举拿下天涯谷。而刑天的到来,让亡灵皇后古柔心中不由得打起了刑天的主意。 天涯谷,漆黑阴森,漫天的煞气把天涯谷方圆千里的范围完全覆盖,煞气狂暴沸涌,宛如滚滚浓云,死死阴厉的煞气咆哮,形成阴风,呼啸而来,在黑暗中宛如万千冤魂咆哮。不时传来的悲鸣,让人毛骨悚然,遍地的白骨展现阴森。在那黑暗与遍地的白骨深处,有一座完全由头骨砌成的宫殿,宫殿高大恢宏,透出一股磅礴的气息,一股股戾气从每一个人头骨焕发出来,汇聚在一起,凝成巨大的一股,冲天而起,阴煞无双,宛如一柄锋利的长剑,撕碎那黑暗天幕,直插云霄。 “这就是天涯谷了。”千里之外,古柔笑着对刑天说道,嘴角略微翘起,显得有些得意。在她身后,站着数十个亡灵王者。通过察言观色,她知道刑天对这个地方非常的满意,笑道,“刑公子认为这个地方如何?” “好地方。”星空般的眸子透出一抹意外之色,在他的眼里全是那呼啸的煞气,滚滚煞气如刀,不断的呼啸滚动,让刑天的心都在颤抖……这么浓郁的煞气,想要淬炼出一柄杀戮的神兵,那再合适不过了! 古柔笑了笑,“待会骨皇和他麾下的一百零八亡灵王者会出来应战,骨皇我顶着,那一百零八亡灵王者,就看刑公子你的了。” 刑天点了点头,“放心吧,我尽力。” 滚滚煞气凝成的云雾翻滚咆哮,突然间滚滚涌动,浓郁的煞气突然向两边分开,露出一条十米来宽的通道。一座苍白的骨殿露出一部分展现在刑天的眼前,苍白的骨殿盖世无双,磅礴恢宏大气,虽然充满了肃杀之气,却显得更有震慑之气。 骨殿宫殿大门发出咔咔的响声,向两边缓缓的打开,一辆古老的青铜战车从里面冲出来。古老的青铜战车透出一股强烈的杀伐之气,直冲云霄,浓烈的杀机如虹,扭曲着周围的虚空,青铜战车极为古老,铜绿隐隐,透出一股沧桑的气息,与杀伐之气混合在一起,分外的骇人。两条黑色的钢铁蛮龙在战车前,栩栩如生,漆黑的鳞甲显得极为精致,那流畅的曲线彰显着无限力量,好像具有着灵性一般,随时都可以跳出来!一个儒雅的男子站在青铜战车上,白皙的脸略微显得有些阴柔,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长发飘扬,漆黑的眸子中有两团碧绿色的火焰在不断的燃烧跳跃,他的身上着一件雪白的长袍,显得更为俊俏和儒雅。伟岸的身躯宛如一座大山,给人一种沉闷的压力,直透人的心底。在他的眉心处,跟古柔一样,有着一个淡淡的六芒星的痕迹,淡淡的光泽流转,显得格外的诡异。他就是无尽亡灵海曾经的主宰,现在半个无尽亡灵海的主宰,骨皇! 在青铜战车的后面,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手掌骨刀骨矛,肃杀之气彰显无遗,显然,他们都是历经万千大战存活下来的,每一个都具有着无上的战力! “你又来了?”骨皇淡淡一笑,白皙的脸上却是杀气入云,目光落在刑天的身上,而后移了出去,狰狞冷道,“看来,我太仁慈了,古柔,就算你有帮手,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逃出去!” “哼!”古柔冷笑一声,“骨皇,现在投降我还来得及,否则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而后古柔透出一股庞大的精神力,直指一百零八亡灵王者的心灵,“投降我,或者死!” “别浪费力气了,古柔。”骨皇丝毫没有阻止,而是淡淡的说道,“他们是我的铁杆手下,根本就不会投敌,如果你想招降他们的话,你就错了。” “嘿,那就杀吧!”古柔阴森冷笑,“无尽亡灵海不缺乏王者,一百零八个,不要也罢!杀!” 古柔率先冲了出去。 一柄晶莹剔透的骨刀划破虚空,带着百丈长的漆黑刀气,携裹着碧绿色的冥火,从虚空中破出来,化作一片碧绿色的火海,漆黑刀气宛如一辆快速移动的战船,破开重重火海,乘风破浪般向骨皇的胸膛劈过去! 杀机湛湛,古柔的实力在这一刻再也没有任何的保留,她想要毕其功于一役。刀光湛湛,烈如长虹,渲染着,刻画着,漫天的星辰都在颤抖! 骨皇脸色微微一肃,脚下一蹬,青铜战车爆发出一阵青色的烈芒,两声高亢的龙吟,两条蛮龙突然从青铜战车上脱离出来,化作真的蛮龙,冲天而起,张牙舞爪,狰狞的咆哮着,舞着四只巨大的刚劲龙爪狠狠的抓在了漆黑刀芒上! 铛铛铛! 漆黑的龙爪,坚硬如铁,拥有着无匹的力量,骨头那黑色的刀芒居然被龙爪给抓成了粉碎!而两条蛮龙丝毫没有任何的损伤,咆哮着在虚空中蹿过,带着裂山碎石之威,向骨头当头抓下! 龙威如海,杀气如狱,两条蛮龙虽然是由精金炼制而成,里面却加入了两条蛮龙的骨架,而且还被打入了两条残缺的上古蛮龙之魂,不但拥有了上古龙族的威压,更具有上古龙族那强横无匹的防御,龙爪所指,所向披靡! 这一架青铜战车是骨皇从一处密地中无意中得到,光是炼化这一架青铜战车就花费了他五百年的光阴,这一架青铜战车是他有数的收藏品之一,他对这一架青铜战车具有着强大的信心! “亡灵凯歌!”古柔冷哼一声,美妙的音符,从她的檀口中显化出来,音波如刀,音节如海,一个个音符透着一股凌厉而悲恸的气息,横空卷掠,宛如飘飘落叶,轰在了两条蛮龙之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显得清脆悦耳。两条蛮龙身上青光闪烁,咆哮连连,被亡灵凯歌的音符轰在上面,显得有些暗淡,终究还是被亡灵凯歌给轰了回去! 此时,刑天与那五十来个亡灵王者被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给包围了在一起。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组成了一座极具杀伤力的大阵,杀气冲天,杀机滚滚,刀气、杀气、煞气把一方虚空都给淹没,玄奥繁杂的大阵把一方虚空完全的切割下来,与外面的空间失去了联系。漫天的刀气如海,凌厉如霜,纷纷向刑天以及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劈过来! 刀气如虹,横掠长空,一百零八到刀气在虚空中横行穿梭,百丈刀芒凝聚成为一股,劈砍下来,汇聚出来的力量无双,庞大的让人发麻!一道刀气切碎虚空,从刑天这边的两个亡灵王者的头顶切下,把他们的灵识之火彻底的泯灭! 五十来个亡灵王者围成一个圆阵,骨刀劈出刀气,骨矛穿透虚空,与玄奥而繁杂的大阵对抗着,略显下风。 “嘿嘿,有意思!”刑天冷笑一声,脚下跨着骇浪步,百米方圆的‘界’淡淡衍化,极速之翅一扇,他的速度瞬间提升到极致!化作一道青光,瞬间穿透密密麻麻的冷厉刀网,来到一个亡灵王者的身前,看着亡灵王者眼眶中疯狂跳动的冥火,刑天冷笑连连,大掌如磨盘一般劈下! 亡灵王者精神力中不由得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 每一个亡灵王者经过不断的厮杀、淬炼,他们的骨架堪比精铁,媲美神器,有时候他们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即便是普通的神兵都难以斩断他们的骨头,眼前的这个人类,居然想要凭借着他的肉掌,与他相抗? 啪! 刑天掌如雷霆,狠劈在亡灵王者的头颅上!浩荡的蛮力倾泻而出,如推倒大坝的洪流,全部涌入了亡灵王者的头骨中! 咔擦…… 亡灵王者还没有来得及嘲笑,漆黑的头骨忽然发出咔咔的声音,轰然破碎了!冥火点点黯灭,消失的无影无踪!浩荡的蛮力从他的每一根骨头渗透,然后整一具宽大沉重坚实的骨架被完全轰成了齑粉! “好!”古柔这边的亡灵王者顿时信心倍增!能够达到亡灵王者这一境界的,无一是简单之辈,他们趁着骨皇这边的亡灵王者手忙脚乱之际,身上的气势暴涌,骨刀骨矛破空响起,飞掠刺出! 一百零八个亡灵王者形成的大阵坚不可摧,具有着弑神之力!一向都是坚不可摧,可是刑天的速度和力量都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被刑天轰杀了一个亡灵王者之后,他们的大阵突然破了!835狩猎 刑天的速度快如闪电雷鸣,丝毫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脚下骇浪步不断的迁移,避开穿梭过来的交织的刀网,再次奔到另外一个亡灵王者的跟前,一手用力抓出,把亡灵王者的头骨给拿了起来,顺手一脚踢出,把头骨给踢成了碎片! 轰! 玄奥繁杂的大阵宣告击破!被切断的虚空扭曲,再次与空间链接在一起。一百零六个亡灵王者不愧是身经百战之亡灵,短暂的失神时候,再次重组在一起,形成一个杀阵,惊天杀气如虹长虹,刀气横亘长空,一百零六道刀气组合在一起,形成一柄漆黑的巨刀,朝刑天劈杀下来! 刑天丝毫不闪不必,一拳对着天空中轰出!以他现在的肉体强度,根本就不需要把闪避,任由那一道巨大的刀气落下来,铁拳洞穿虚空,出现在刀气下方,与刀气撞在一起,轰然把刀气给崩碎了! “哼!”刑天冷哼一声,身形如电,在虚空中不断的迁移。不断的轰出磨盘一般的手掌,把那横扫的刀气轰成粉碎! 刑天闪电般来到一个高达两米的亡灵王者身前,亡灵王者一惊,骨刀闪电般劈出,身形猛地后退!可是他的速度哪里及得上刑天?刑天的手掌直接把刺过来的坚硬骨刀给捏成粉碎,粉末洋洋洒洒,飘飞起来。大手往前用力一抓,一股浩荡的精神力从刑天的识海中冲出,涌入到亡灵王者的识海中,瞬间形成一个封印,把亡灵王者彻底的封印,动弹不得,被刑天丢入了虚空内! “敢对老子出手?去给老子开荒去吧。”刑天冷笑,再次一手抓出,把一个从背后偷袭的亡灵王者给抓过来,丢进了世界种子空间内。 刑天的实力是半神级五级,通天千重楼五十层,加上他的堪比蛮龙的肉身、出色的蛮力,完全可以横扫半神级五级以下,就算是半神级七级八级的人也不一定是刑天的对手,更何况只是这些亡灵王者? 虚空变成了刑天的狩猎场。 刑天的速度极快,连那快如闪电的亡灵王者都无法沾上他的衣衫,而刑天每一步跨出,都没有任何的亡灵王者可以抵挡,他就像一头猛虎,冲入了狼群中,那一百零六给亡灵王者很快就被他连杀带抓给解决了二三十个。 “咯咯……”古柔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的动静,不由得咯咯笑道,“骨皇,你的形势可是大大的不妙哦,你麾下的一百零八个骁将已经被解决了三十一个,难道你就不觉得心疼?” “哼!”骨皇一双眸子两团怒火沸腾,看向刑天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机,阴笑道,“想不到古柔居然请来了一个强大的帮手……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骨皇一掌轰出,白皙的手掌中冲出一条庞大的精气,精气如龙,蕴含着无匹的力量,咆哮震碎虚空,朝古柔的胸前奔去! “咯咯,骨皇果然是好气魄,居然舍得动用本命精气,哎哟,人家好怕啊……”古柔嘴上虽然揶揄着,可是脸上却显得有些凝重,双手缓慢的拍出,先天法则之力从双掌奔涌出来,在胸前形成一个快速旋转的漩涡,漩涡依然在不断的扩大,漩涡浩荡,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似乎要把周围的虚空都给吞噬进去! 苍穹颤抖,虚空如风中残破的灯笼,呼啦啦作响,被疯狂的扭曲,龙形精气穿梭,轰在白色的漩涡上! 砰! 龙形精气庞大无比,犀利无比,居然狠狠的穿透了漩涡,摆脱了漩涡的扭曲,虽然弱了不少,依然以雷霆之势轰在了古柔的胸膛上!古柔一口鲜血喷出,身体被轰退了百里之外! 骨皇的双眼显得有些暗淡,但是双眼中的怒火却是更盛了几分,就在刚才那几个呼吸,又有三个亡灵王者被刑天给擒杀了! 骨皇的身形如电,一股磅礴的先天法则之力从双腿涌入到脚下的青铜战车中,青铜战车居然爆发出一股庞大无比的气势,青光闪烁迷离,漫天的青光,这一刻,在青铜战车的前方缓缓的探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阴森冷厉,一团雄浑的能量在漆黑阴森的洞口集结,蕴含着极其恐怖的气息,随着骨皇的先天法则之力不断涌入,漆黑的洞口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青光,青光凝成一股,突然爆发出来,巨大的光柱向刑天的胸膛轰过去! 眨眼之间,巨大的青色光柱便已经穿梭了百米的距离,轰在刑天的身上,随着一阵苍茫的青光迷离,一声响亮的爆炸声响,天地之间青茫茫,再也没有任何的声息……弥漫的青光遍布方圆千里,庞大的能量波形成乱流,在虚空中呼啸!刑天的身影被青光遮盖,在他一开始的立身之处,青光最为浓郁,能量乱流如刀,锋利的可以切碎苍穹! “刑天……”古柔惊呆了!看着那青色茫茫光芒,那已经归墟的空间,一双美眸寻找着刑天的身影,可是在那炽烈的青光下,疯狂的能量不断的撕扯,哪里还有刑天的身影?美眸蕴泪,点点泪光湛湛,点点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滴落在白色胜雪的连衣裙上,显得格外的凄凉。 对刑天,古柔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她的重组跟刑天有着莫大的关系,她一直认为刑天是他的恩人,而且刑天还大方的把万骨丹赠与她让她恢复实力,这对她来说,更是一种难以偿还的人情。刑天在她的心中算是最大的恩人而已,可是为什么现在刑天被轰杀,她的心中会如此的疼痛? “骨皇,我要你死!”古柔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冰冷,音符铿锵有力,犹若坚冰坠地,森冷的杀机如战剑般,悬挂在骨皇的头顶上,鲜血腥味淡淡,更彰显了肃杀之气。古柔的脸上坚毅,双眸绽放着点点杀机。 “哈哈哈……”骨皇冷笑,“我们的亡灵皇后居然动情了?哈哈,可惜啊,你的小情郎太脆弱了,现在已经死了,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更加强大的男人,你要不要考虑考虑?” “我要你死!”古柔一步跨出,锋利的骨刀显得无比的晶莹剔透,好像是水晶一般,里面一股黑色的液体光泽在缓缓的流动。她的气势在这一瞬间达到了巅峰,漫天的死气围绕在她的周围,宛如百万冥龙在咆哮,百丈长的刀芒从骨刀刀尖透出来,显得无比的锋利。古柔宛如一尊疯狂的魔神,一头秀发无风自动,迎风飘扬,一刀劈下! 骨皇面色有些凝重,面对着这一冷厉的一刀,不敢硬接,青铜战车上,青光闪烁,在左右两边的车架上突然射出八根青色的长矛,在虚空中排列成为一字型,电射而出! 卡擦! 八杆青铜长矛,每一杆长矛都透出一股沧桑的肃杀之气,萧瑟而无比凄凉,它们的身上沾满了斑驳的血迹,充满了灵性,每一杆长矛单独拿出去都是一杆神兵,摧云断岳绝不是难事,八杆长矛横在一起,杀伐之气无双,冰冷的杀气如黑色的闪电在周边不断的霹雳,显得格外的狰狞和霸道! 黑色刀芒绽放,劈在了青铜长矛上,八杆青铜长矛居然被骨刀给劈落,刀芒如电,依然向骨皇飞射过来! 骨皇不慌不忙,白皙的双掌蕴含着淡淡的先天法则之力和半神之力,凶狠拍出! 黑色刀芒被青铜长矛阻滞,已然弱了几分,被骨皇的双掌给拍碎! “哈……”骨皇咧嘴一笑,可是很快,他的脑袋上突然传来一阵闷痛,笑容凝固了! “啪!”清脆的声响再次响起,一个带着愤怒的声音恨恨的,“居然敢偷袭老子,老子拍死你!” 刑天那个气愤啊,居然被人家给打了偷袭,虽然那一道青色光柱没有伤到他,可是却让他的上半身的衣服都给破碎了,而且青色光柱轰在胸膛上极为疼痛,刑天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嗤! 锈迹斑驳的破灭之矛好像快要腐朽的兵器,却透出强大的杀伐之气,让人毛骨悚然。手臂一般粗大的矛柄被刑天抓在手中,当成木棒一般,恨恨的敲打在骨皇的头顶上! “怎么可能?”骨皇看到了刑天,嘴巴裂地大大的,一时间居然把脑袋上的疼痛给我忘记了! 青铜战车的力量骨皇很清楚,特别是那一个青铜能量炮,杀伤力更是惊人,连古柔都在这一方面吃过亏,可以想象这威力有多么的巨大,可是一个半神级五级的人,居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