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196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19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196部分
战天(冰锋)-第196部分粉碎,连带着上面的人口,都被活生生的压挤成为齑粉! 这是一场灾难! 黑暗巨龙一口咬在了刑天的龙头上。死死的咬住刑天的龙嘴上颚,那姿势……咳咳,实在是有点暧昧。 “妈的,居然敢咬我?”刑天气急败坏,咆哮一声,青黑色的身躯上龙鳞泛着点点青色光泽,每一块龙鳞都坚硬无比,被抓出来的伤口再度恢复,九只龙爪狠狠的扣住了黑暗巨龙的身体,压在了海面上,弓着庞大的身体,摆脱黑暗巨龙的嘴巴的龙头那一双大眼死死的盯着黑暗巨龙,好像要把他吃下去一般…… “呃……”冰芷晴满脑子黑线,刑天的这个姿势,怎么就那么像……她不由得想起两人在床上的那羞人的姿势,晶莹的耳垂变得有些通红。 “吼……”刑天发狠了,瞪着黑暗巨龙,张开狰狞的大嘴,狠狠的一口咬在了黑暗巨龙的龙角上! 泵噶! 锋利的龙牙实在是太坚固,黑暗巨龙的身体是由能量幻化的躯体,被刑天用力一咬,那如珊瑚丛一般的漆黑龙角被刑天一口给咬碎,嘎嘎两声,化作一股浩浩荡荡的能量流,向他的身体四肢百骸涌去。 “咦,味道不错嘛……”刑天的龙眼中露出一丝疯狂的神色,在黑暗巨龙那惊骇的目光下,一口一口的把黑暗巨龙的身体给咬了下来,吞下去! “吼吼……”黑暗巨龙慌了!它的身体疯狂的摇动,想要摆脱刑天的压制,可是哪里来得及?它咆哮连连,啸声如雷。 “叫什么叫?”刑天不耐烦的一只龙爪拍在了黑暗巨龙的长脸上,然后一口把黑暗巨龙的龙嘴给咬下来,嚼了嚼,然后吞了下去……829彪悍 第二更 冰芷晴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并不真实的梦。 这样诡异的情景,即便是一个神级的强者也不见得能够看见一次。两条庞大好像崇山峻岭般的巨龙好像流氓一般打架,把方圆千里弄得贼狼狈贼狼狈的,然后一条青龙就把另外一条黑龙给活生生的吃了……当然这还不是最要紧得,要紧的是,那一条青龙居然还是自己的男人……变化成的! 太刺激了!太给力了!太……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冰芷晴心砰砰的乱跳,目光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在那刑天最后两只爪子中间那一条摇摇晃晃的龙根,目光微微有些躲闪,想要移开,却有有些舍不得,这真的好大啊,比人形的刑天的身体都不知道要大上多少倍呢…… 短暂的无聊过后,冰芷晴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刑天会能够变身成为青龙?难道他本身就是一条青龙? 刑天可不知道冰芷晴现在是什么想法,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太舒服了!一口一口的把黑暗巨龙给咬碎,好像是吃冰淇淋一般,黑暗巨龙的身体入口即化,变成一股股纯净的力量充斥着他的身体的每一处,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唱,每一条经脉都在欢呼…… 在这一刻,刑天当然不会忘记了世界种子中的变化。一缕缕黑暗先天法则之力和黑暗本源之力缓缓的进入到世界种子中,化作一股清风细雨,洒在了五色祭坛中央的那一株只有三片叶子的世界种子树苗上,世界种子的树苗好像是久旱之后的树苗恰逢甘霖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缓慢的长大…… 牙好胃好,吃嘛嘛香……山岭一般的能量黑暗能量巨龙被刑天给完全吞了下去,刑天不由得打了个饱嗝,那浑身暖洋洋的感觉让他好像沐浴在温泉中,舒坦的让他只想睡觉。 在刑天的体内,突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一股股先天黑暗法则之力在他的身体的每一处开始缓缓的游动,滋润着他的肌肤、肌肉、筋条和骨骼,晶莹的肌肤,坚韧的肌腱和筋条越发的强悍,那晶莹的骨骼越发的纯净,好像深海地下的水晶一般,释放着淡淡的光泽,在先天黑暗法则之力的改造下,他的肉体更上一层楼,每一条肌腱都好像上了链的法条,轻轻挥动,便可以爆发出强横的力量,骨骼越发的坚实,刑天有一种强大的感觉,仿佛只要徒手轻轻一抓,便可以远处的那如剑一般的漆黑山峰给抓成碎片! 晶莹的光泽在刑天的龙身表面游离,每一片龙鳞都变得更加的完美,青光琉璃,闪闪欲坠,那有力的龙爪越发显得无比的坚实,每一只龙爪都好像大山一般,就算滞留在那里,丝毫不动,也会给人一种强大的感觉,那是发自内心的敬畏。 刑天的意识沉浸入世界种子空间内,随着先天黑暗法则之力越聚越多,在五色祭坛封印魔影的那一杆黑色的柱子上,多了一颗乌溜溜的圆球,漆黑的光泽淡淡的流淌,道道黑色的冷电围绕着黑色的柱子挥舞,整一个先天五行祭坛气息显得更加的凝重。片刻之后,一抹漆黑的光芒从先天五行祭坛的黑色柱子中向四面八方弥散出去,整个空间都忽然晃动起来。 世界种子空间的边界,一头黑暗魔猪正卖力的用风刃开辟着边缘,忽然间似乎觉察到什么,抬起头来,看到满天的乌云涌动,雄浑的力量在不断的边界凝集,那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内露出一丝惊骇的光芒,“呜呜嗷嗷……” 轰隆隆……庞大的能量宛如一柄巨斧,把世界种子的混沌范围再度开辟,世界种子空间再度扩展,已经扩到了千万平方公里,浩大的空间,却给人一种苍凉的气息,显得有些荒凉。 “哈哈哈……不错。”刑天的意识遍布整个世界种子,感受到那苍凉的气息,从空中俯瞰而下,看到那黄|色的土地,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期待。如果等到他得到了太古木之本源,这个世界种子的空间,全部变成绿色将是什么样子。 一缕缕奇特的力量涌进刑天的识海,在他的识海中,那一团暗金色的灵魂之火开始缓慢的蜕变,已经几乎变成了纯金色,虽然还有一些杂质,但是如果不仔细看已经看不出来了。 识海内,青龙灵魄发出一声咆哮,青龙灵魄缓缓的呼吸着,一呼一吸之间,一缕缕气息从他的鼻孔和嘴巴完全吞噬进去,青龙灵魄身上的色彩变得更加的青了,灵魄也变得更加的凝练,一呼一吸之间都充满了力量感。 “现在我的力量已经接近了半神五级,现在开始冲击通天千重楼五十层!”青龙灵魄眨了眨眼,晃悠着巨大的身体从通天之门挤了进去。 “这是……”冰芷晴脸色微微一变,目光有些凝重。她感觉到躺在海面上的刑天的实力似乎又增强了,虽然他的气息内敛,只有一股淡淡的龙威,可是就是那一股龙威正在慢慢的增强着,从一开始的平淡,变成浓郁,那如水一般的粘滞的感觉,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 “他的实力又变强了!”冰芷晴点了点头,眸子中带着一丝喜色。刑天变强,对她有益而无害。刑天的战力无双,如果他的实力再度提升,不由战力增幅,也可以把她给打败…… “吼……”通天千重楼中,刑天的青龙灵魄变回了人形,他闲庭漫步一般在千重楼中穿梭,不断的采集那些稀有的矿石和晶石,好像蝗虫过境一般,把通天千重楼每一层的矿石给完全采摘。 通天千重楼三十五层! 通天千重楼四十层! 没过一层,刑天的灵魄都会凝实一分,他身上的龙威也在不断的增强,最后在他的躯体的方圆千里之内,都弥漫着那苍茫、苍凉和古朴的青龙之威,浓郁的威压粘滞如水,连带着空气都变成如油一般,最后冰芷晴都无法承受这一股庞大的龙威,脸色苍白,身形闪电般的在退出千里之外。 通天千重楼四十六层! 刑天的步履稳定,大手好像聚宝盆一般,把那些矿石、晶石全部裹了起来。通天千重楼的那古怪的压力在不断的锤炼着他的灵魄,让他的灵魄变得更加的壮实起来。 如闲庭漫步般,刑天悠悠的在通天千重楼上闲逛。很快他就已经逛入了通天千重楼五十层! 通天千重楼五十层内,是一片沙海。金色的沙砾,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湛湛,柔和,一脚踏进去,很是柔软。 可是刑天的脸色却突然变了。一股磅礴的压力扑面而来,渗入他的灵魄中,挤压着他的灵魄,变得更加的凝实,可是刑天的灵魄已经被压挤到了极限,如果继续压挤下去肯定会不堪负荷最后被挤碎。而且,刑天还感觉到,那一股压力中蕴含着一丝惨烈的气息,从金黄|色的沙砾中渗透出来,随着压力挤入刑天的灵魄中,宛如一根根利刺一般,钉在刑天灵魄上,那一股刻骨铭心的剧痛让刑天的灵魄都险些昏迷过去。 嗤嗤嗤…… 压力越来越大,刑天的脸色苍白,只见他一步一步的他在柔软的沙子中,缓缓的向前踏过去,那一股强横的压力渗透进去,让他的灵魄趋于崩溃,随着压力的增大,那一股刺痛的感觉让他险些晕过去! “哼!”刑天闷哼一声,灵魄闪电般的从通天千重楼五十层退下,从金灿灿的通天之门冲出来,刚回到识海中,刑天的灵魄立刻恢复了青龙形态,盘踞在通天之门上空,巨大的身躯显得更加的凝实了,不过躯体也比原先小了几分,却显得更加的峥嵘。 青龙灵魄发出一股剧烈的吸力,庞大的识海中那精神力形成的海洋泛起惊涛骇浪,重重浪涛击打,雾气蒸腾,白色的云雾把他的识海给笼罩,青龙灵魄发出一声呼啸,朦胧的雾气滚动如雷,密密麻麻,被青龙灵魄一口吞了进去……刹那间,被五十层的压力压挤的受伤的灵魄在蓬勃的精神力的滋润下,好像初逢甘霖的小树一般,立刻展现蓬勃生机。 “哈哈哈……”看着识海中那一抹无限接近于金色的灵魂之火,刑天得意的大笑。 他需要祭炼一件兵器,材料这些已经完全准备好了,就准备解决杀子的事情之后再开始祭炼了。不过一开始,他的灵魂之火还略显的不够,他还准备使用太古火之本源的本源之火祭炼的,不过现在灵魂之火的蜕变已经臻至完美,两种不同属性的火焰一起祭炼,相信效果要好上百倍! 呼呼…… 刑天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庞大的身躯,那苍茫的青色鳞甲,强悍有力的身躯让他略微自恋的陶醉了下,旋即恢复了人形。 衣衫早已经被撑破,刑天赤条条的站在沉沦孽海中央,颀长的身躯一块块肌肉雄壮有力,却不带丝毫的棱角,圆润却不失完美,精壮的身躯没有丝毫的赘肉,完美的曲线勾勒显得酣畅淋漓,白皙的肌肤晶莹,好像白玉雕琢一般。刀削的脸庞线条坚毅,眸若星辰,精悍的短发显得格外的精神…… “这皮肤越来越白了。”刑天摇了摇头,颇感无奈。一个男人五大三粗,那皮肤黑黝黝的也就罢了,健康的古铜色也不错,可是长成这一副白皙的模样,那还真是太过分了……刑天赶紧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套储备的青衫穿戴起来。 “刑天,你没事吧?”等到刑天穿戴完毕,冰芷晴那凹凸有致窈窕的身躯出现在他的跟前,娇美动人的脸庞上蕴含着一丝丝关切830余波 第三更 刑天摇了摇头,“我没事。” 开玩笑,刑天怎么会有事?现在的他比一条蛮龙还要强壮,这可不是吹得。刑天很自信,他有一种感觉,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没有增幅,不变身成为青龙,单单以他的肉身的防御和力量,一只手便可以把刘云给拍死! 想到刘云,刑天心里就恨得牙痒痒的,那个该死的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功法,肉体的伤害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用,否则刑天早就把他给毙了。不过……刑天咧了咧嘴,阳光的笑容下那一副象牙般的牙齿显得有些阴森。 冰芷晴舒了口气,颔首道,“没事就好。”她那一双灵动的双眼打量着刑天,那刀削一般坚毅的脸庞,乍一看上去觉得很是和谐,随后便觉得普通,颀长的身躯略微显得有些瘦削,可是就是在这么一副身躯里却蕴含着无匹的力量,更让她沉迷的是那一双有着特殊魔力的双手以及那令人心醉的技巧…… “怎么了?”刑天瞥了冰芷晴一眼,疑惑的问道,“我的脸上有花么?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真棒!”冰芷晴笑逐颜开,伸出芊芊玉手搂着刑天的脖子,轻轻的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口,轻笑道。 “嘿嘿。”刑天得意洋洋,伸出铁一般的手臂搂着冰芷晴不盈一握的柳腰,狠狠的吻了下去,一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在娇嫩挺翘的臀部揉捏,十指陷入了臀瓣之间的沟壑内,火热的大手让冰芷晴感觉身体内好像灌入了融铅,滚烫的让她快要融化。 一个法式长吻,刑天酣畅淋漓,而冰芷晴却是娇喘吁吁,腮红若桃,眸若秋水,迷离的看着刑天,布满了春意。 “刑天……”娇细的声音轻若猫啼。 “嗯?”刑天看着怀里的柔若无骨的美人,心中火热,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冰芷晴的衣襟,伸了进去,略微有些粗糙的大手覆上了白嫩的柔软。 “嘤咛……”冰芷晴不堪挑逗,按住刑天的大手,眸光似水般流转,“你刚才怎么能够变成青龙啊?” 刑天剑眉一挑,耸了耸肩,食指和中指在硬的好像石头一般坚硬的红樱桃上用力一夹,看着出尘的冰芷晴身体轻颤,心中不由得有一丝征服感,笑意盈盈,“不知道,听说我是什么上古青龙神族的后裔,所以就能变成青龙了。” “上古神族?”冰芷晴神色讶然,想必她是听说过上古神族的,那是一个极为高傲的种群,天赋极佳,她没有想到,刑天居然是上古神族的后裔。 “唔……”冰芷晴感觉到一股凉风习习,浑身一颤,看着刑天的大手解开她的衣襟,在她的禁地内上下其手,柔软的身躯娇弱无力,“别,不要在这里……” 虽然野战很刺激,可是现在哪里是时候啊?万一有人过来,那岂不是丢死人了? “不要紧。”刑天可不是轻易妥协的人。 “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冰芷晴很紧张,她的心里也很有一种刺激感。 “……”刑天刚要说话,可是在千里之外有十数道流光电射而来,很快便已经来到了刑天百米之外,暴怒的声音如雷如火,“你们是什么人?刚才的海啸是你们弄出来的么?” “靠!”刑天忍不住爆了一声粗,脸色一沉,目光向那十数道人影看过去。 十数条人影,男女老少都有,装束各不相同,其中站在前面的是一个老头子和一个中年美妇。那一个老头子看上去有六十多,头发斑白,可是身子挺直如干,与年龄毫不相符的伟岸身躯好像一堵墙一般,鹰鼻如钩,一双眼睛锋利好像翱翔的雄鹰,气势冷厉,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而那个中年美妇则是四十岁左右,一身月白色的紧身武士装穿在她的身上丝毫不会给人视觉上的臃肿,那挺拔的酥胸,平坦的小腹还有修长的大腿,让人沉迷,尤其是她那娇美的脸上岁月沉淀下来的成熟,更有一种别样的妩媚风情。双眼来回转盼间,波光琉璃,那狐媚子的眼神有一股特殊的诱惑力,让男人砰然心动。两个人并列站在一起,显然他们便是带头了。 刑天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在鹰鼻老者以及中年美妇身上停顿了一下。与此同时,鹰鼻老者和中年美妇也在打量着他。 鹰鼻老者和中年美妇越看越心惊。两个人都是附近海域的那些小岛上的主人,那一场海啸差点毁去了他们的小岛,虽然在他们的竭力抵抗下保住了,可是事后却是狼狈不堪。他们有许多人门人被骇浪冲出去沉入孽海中,不见踪影。这让他们很愤怒,与周围的方圆百里的十几个岛屿的岛主纠结在一起,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了。 眼前的这一男一女,都有些不平凡。那个女的虽然衣衫不整腮红若桃,可是实力却是实打实的半神级四级的巅峰,而且她身上有一股让他们都感觉到心惊胆战的凛然杀机,虽然埋藏的很深,也并非是针对他们,可是却让他们惊心动魄。更让他们忌惮的是那一个略微瘦弱的男子。他就好像是一座大山,沉重而压抑。虽然没有任何的气势外露,可是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他们一种面对着一只蛮兽的感觉。 刑天没有说话。冰芷晴脸上红彤彤的靠在刑天的怀里把凌乱的衣衫整理好,脸上很快恢复了常色,显得出尘,不沾人间烟火,让那些男人都看的痴了。 “奸夫Yin妇!”人群中,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雀斑女子揪着一个男人的耳朵,恼怒的瞪着冰芷晴,谩骂道。 冰芷晴脸色通红,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活了十七八年,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碰到,太突然了,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啪!”一声脆响,雀斑女子的脸上多了一个红彤彤的掌印,格外的显眼。刑天眼神冰冷,脸上丝毫没有任何的表情,“不想死的话,给我闭嘴。” 刑天是什么人?冰河大陆天蓝帝国军神世家刑家的刑三少,出了名的护短,这个雀斑女人居然敢用语言攻击他的女人?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你……你敢打我?”雀斑女子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哼!”刑天冷哼一声。 “爹,他打我!”雀斑女子看向了鹰鼻老者,语气娇嗲,泫然欲泣。 鹰鼻老者脸色一沉,锐利的目光锋利如刀,“阁下是否太过分了?” “她就是你的女儿?有其父必有其女,阁下的好嗓门后继有人哪。”刑天揶揄道。 “找死!”鹰鼻老者目光如电,身形暴掠而出,如鬼如魅,大掌好像磐石一般,砸的空气呼啦啦作响,向刑天的脑袋当头砸下!劲风如刀,爆裂如火,似乎可以把一座山给崩碎!鹰鼻老者火爆的脾气彰显无遗。 刑天冷笑,丝毫没有任何的闪避意思,等到鹰鼻老者的古铜色的大掌来到身前,这才不慌不忙的一拳砸出! 砰! 鹰鼻老者的身影骤然停顿,脸上露出一丝不可思议之色,他只感觉自己的手掌好像打在了万年的沉铁上,一股庞大的力量从拳头中反馈回来,让他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 “……”所有的人脸上都露出极为震惊之色!要知道鹰鼻老者和中年美妇的实力最高,半神级五级,可是却没有想到,一个照面就被人家给打飞了。 鹰鼻老者心中更是暗暗惊骇。虽然他没有用尽全力,可是对方何尝用上了全力? 中年美妇双眼掠过一丝惊骇,旋即压了下去,笑意盈盈,袅娜的身姿如画,娉娉婷婷,扭动的柳腰带动着丰满挺翘的美臀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白皙的双手抱拳盈盈笑道,“这位公子,小女子花解语,不知道公子贵姓?为何出现在这里?” 声音柔柔,却显得很是好听,加上中年美妇那如花美貌,让人难以动怒。刑天点了点头,“刑天。” “什么?刑天……他不是在天枢城么?怎么跑来沉沦孽海了?”十数人议论纷纷。 “狠人哪,楚家一夜之间被全部灭口,血流成河,这家伙怎么跑这里来了?”有个别的人暗暗庆幸,自己没有开口。 “刑天?”中年美妇和鹰鼻老者顿时震撼的对视了一眼,暗暗心惊。 刑天的凶名已经传遍了天罗岛及附近的一些地区,楚家的一夜除名让刑天的狠辣和凶厉震慑人魂,许多势力都暗自授意门下弟子,不可轻易的招惹刑天。 “刑公子,刚才多有得罪,老夫葛朗台,在这里赔罪了。”鹰鼻老者抱拳大声说道。 刑天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说道,“管好你们的人,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否则哪一天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鹰鼻老者恨得牙痒痒的,却不敢反驳,毕竟刑天的凶厉让他们忌惮。 刑天拉着冰芷晴的小手转身便要离去,鹰鼻老者和中年美妇对视了一眼,暗自松了一口气。 “对了。”刑天突然回过头来,脸上的笑意如霜,“看在你们这一次初犯的份上,我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但是……” 鹰鼻老者和中年美妇心中一凛,暗自叫苦,尤其是鹰鼻老者狠狠的瞪了一眼雀斑女子,恨不得拿刀刮了她。 “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刑天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紧张831恶趣味 “这个月,我们要围剿诸神黄昏,现在人手还不够,所以……”刑天笑意吟吟。 在场的人都快哭了。麻辣隔壁的,这不是赤裸裸的拉壮丁么?就差拿着柄刀架在他们脖子上了……人家拉壮丁还有好处,可是他们有么? “刑公子放心,诸神黄昏所作所为人神共愤,铲除这种害群之马,我们花岛义不容辞。”花解语率先做出了反应,抱拳说道,语气极为诚恳,好像真的是天经地义一般。 在场的人也做出了反应,纷纷附和着。开玩笑,敢不应承么?这杀神的凶名摆在那里,你敢不去?这一刻,刑天在他们的心里,比诸神黄昏的杀手更可恶。 “大家的觉悟都这么高,我很欣慰。”刑天点了点头,毕竟当过兵,在政委的熏陶下也还是有几分当领导的派头滴,笑道,“既然这样,我很期待你们能够更进一步,为绞杀诸神黄昏解放各界人民做出贡献,我会记得你们的……” 觉悟高?去他妈的觉悟……在场的人心中暗骂,如果不是你丫的逼迫的话,谁爱去谁去,他们可不去!他们只是一些小岛罢了,几乎是与世无争,诸神黄昏的杀手找到他们的头上的几率太小太小了,没事谁愿意去找死啊?可是刑天的最后一句却让他们心惊胆颤。 我会记得你们的……这是神马意思?听起来是好话,可是里面怎么老有一股威胁的意思? 刑天嘴角噙着一抹笑容,看着这十数人,心中暗笑,就是逼你们,那又如何?奶奶个熊,居然敢坏老子的好事,老子不压榨你们的劳动力压榨谁的? “再过半个月,我想我会很高兴在天枢城看见你们。”刑天脸上笑容越来越和气了,可是在在场的人心中却是欲哭无泪,这话的潜意思不就是,看不到你们,我会很不高兴,不高兴有什么后果嘛,嘿嘿…… 刑天很高兴,和冰芷晴逍遥离去,离开了百里还不时回过头来招手,那股兴奋的劲好像是吃了摇头丸一般。 “你太坏了。”冰芷晴巧笑嫣然,那出尘的笑容,让刑天心中荡漾,狠狠的在她的翘臀上捏了一把。 “不要。”冰芷晴娇笑着躲开,“待会万一又有人来,人家可就没脸见人了。” “现在我们去哪里?”冰芷晴笑问道。他们这一次出来的主要目的是擒杀刘云,可是刘云已经用秘法切断了杀子之间的相互联系,暂时没有办法感应他在哪里,这一次行动算是失败了。 “抓刘云哪。”刑天邪笑着看向冰芷晴,充满侵略性的目光让冰芷晴心中荡漾,那渴望的眼神好像恨不得把她的柔软娇躯吞进去一般。 浩瀚无垠的虚空中,寒流如潮,劲风如刀,法则之力形成的海洋静静的流淌。刘云的身影盘坐在虚空深处,赤红色的长发飘扬,猎猎飞舞,伟岸的身躯宛如一座山峰,刀削一般的脸庞显得有些狰狞。 “刑天……”刘云紧紧的握着拳头,血红色的眼睛露出一丝愤怒的光芒,一股无比羞耻的感觉从他的心头涌起,从一开始的意得志满,到后来的狼狈逃亡,连象征着死神的死神镰刀都被刑天给抢了过去,这让他从内心处生出一股绝对的耻辱之感,双眼阴沉如水,狠狠的咆哮! 滔天的音浪席卷着那漫天的法则之力海洋,浪涛滚滚,泛起惊天波浪。冰冷的寒流和犀利的劲风在剧烈的音浪中显得无比的脆弱,纷纷被崩碎了! 突然,刘云感觉到一股被窥视的感觉,一股冰凉从尾椎骨直涌入脑,心中刹那间掠过一丝危机感,刘云错愕一下,身形突然冲天而起,双手用力一抓,猛烈的撕开空间,就要遁走! 刑天居然还没死!刘云心中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那一条黑暗巨龙让他都感觉到无比的惊惧,他想象不到,刑天究竟是怎么在暴怒的黑暗巨龙手中逃走的! “现在想逃,难道你不觉得晚了点么?”刑天声音冷道,可是在刘云的心中却激荡着千般骇浪,震得他眼花缭乱,先天法则之力疯狂无比的涌向双手,快速的撕开一条空间通道,空间通道漆黑,空间乱流不断的呼啸,却难以对刘云造成伤害,刘云闪电一般的冲入空间通道中,速度快的已经达到了极限! 刑天搂着冰芷晴的柳腰,不慌不忙,先天空间法则之力在他的身边淡淡的萦绕,一步跨出,瞬间穿梭了万千空间,挡在了刘云的跟前! “你……”刘云惊慌无比,才两天不见,刑天的实力又强了几分,气势内敛的身体却给他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此时此刻,看到刑天,没有一丝战意,惊慌失措,夺路而逃。 “不要指望逃走了。”刑天淡淡的笑容略微显得森冷,眼神凌厉,宛如刀锋一般,一股无言的气势压迫着刘云,让他的呼吸都接近于停滞。 死神万千化身大法! 刘云心中逐渐平静下来,身形在虚空中化作十万虚幻的身影,十万个化身密密麻麻,挤满了虚空,大掌横扫,霹雳雷霆般向刑天劈过来! 而刘云的本体却是遁向了远方,速度宛若流星,快如闪电。 “嘿!”刑天长啸一声,音浪滚滚如雷,如水波一般涤荡,所过之处,空间破碎,十万个化身被强烈的音波完全震碎!极速之翅用力猛扇,发出柔和的金色光芒,宛如流火一般,直接穿梭虚空,再度追上了刘云! 画地为牢! 晋升到五级半神,十米方圆的‘界’增长到百米,方圆百米之内,都被刑天的‘界’笼罩,淡淡的光辉如梦,把方圆百米范围内的一切都圈在其中,刑天脚下踩着骇浪步,在虚空中挪移,刘云的身体被刑天圈入了‘界’中,奋力的挣扎,那雄浑的死气澎湃如海,居然隐隐有一种想要挣脱刑天的‘界’的趋势。 刑天一掌拍出,大掌好像磨盘一般,夹带着凶厉的风声砸在了刘云的胸膛上,把他鼓荡起来的斗气完全震散。而后,刑天化掌为爪,一股蛮力化龙咆哮而出,在他的爪心盘旋,金色的大爪把刘云的身体死死的捏着,把他给提了过来。 刘云还想挣扎,刑天冷笑一声,右手轻抬,雄浑的精神力从识海中透出来,从食指中喷薄而出,刑天以指为笔,在虚空中快速的刻画着玄奥的阵法,阵法气息晦涩,玄奥繁杂,透出一股沉闷的波动,符文如蝌蚪一般游动,栩栩如生。很快,一个繁杂的封印在刑天的指下诞生,巴掌大小的封印释放出一股压抑的气息,弥散在虚空中,连空间乱流都被狠厉镇压,刑天单手用力一拍,巴掌大小的封印闪烁着点点灰色光芒,从刘云的眉心没了进去! 刘云眼神瞬间变得呆滞。他身体内的实力已经被完全封印,半神之力、先天法则之力完全不能动用,就好像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一般,灵魄已经失去了联系,他已经无法施展任何的斗技! “你……”刘云死死的盯着刑天,恨不得把他给碎尸万段! “嘿嘿……”刑天无视刘云那杀人般的眼神,直接把他给丢入世界种子空间内。已经突破了半神级五级,刘云对他已经造不成任何的威胁,因此刘云已经不被他放在眼里。 半天之后,刑天和冰芷晴回到了天枢城。 “嗷嗷……大帅哥,你终于回来啦……”打开房门,光暗宝宝一股脑的窜上了刑天的肩膀上笑嘻嘻的打量着冰芷晴,眨了眨玛瑙一般的眼珠子,“哎哟,不得了啦,这美女,啧啧……我还以为天罗没有美女呢,嘻嘻,美女,你好,我叫光暗宝宝,很高兴认识你……” 呃……冰芷晴傻眼了。光暗宝宝的体型看上去不过是三十岁左右,黑发白肤,粉雕玉琢,极为可爱,可是那彪悍的语言让冰芷晴有些反应不过来。 “嘻嘻……”小娃娃跳上刑天另外一边的肩膀,笑容满面,两只眼睛都为弯成了月牙儿,“小姐,你是大坏蛋的新情人吧,嘻嘻,我叫小娃娃,请多多关照。” 冰芷晴快晕了。这是什么称呼?大坏蛋?新情人?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彪悍的么? 刑天翻了翻白眼,赏了两个小屁孩一个爆栗,这才走了进去。 “大坏蛋,抓到了刘云没有?”小娃娃屁颠屁颠的揪着刑天的耳朵,问道。 “废话么,大帅哥是什么人?帅气无比,眸若星辰,脸若刀削,千秋万代,一统江湖,虽然只比宝少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已经不得了了,一个小小的刘云还不是手到擒来?”光暗宝宝大拍马屁,连带着把自己也捎上了。 “那也是,大坏蛋,来,喝茶,这可是我亲手泡的。”小娃娃从他的肩膀上跳下来,端起一杯茶殷勤的递过来。 刑天皱了皱眉,迟疑了半晌,“你们不会是干了什么坏事了吧?” 光暗宝宝和小娃娃对视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没有!” “没干坏事你们还这么殷勤?”刑天狐疑的盯了两个小屁孩一眼,虽然看不出什么异样,却有些不放心。 “真没有。”在刑天灼灼的目光下,光暗宝宝不由得低下头,看着脚丫子,小声的嘀咕道,“我们只是偷偷的收了几个小弟而已……” 说完,衣袖轻轻一甩,地面上立刻多了十来个小孩子,十几个小孩子笑嘻嘻的,最大的不过是七八岁,小的也就是两三岁,还流着鼻涕,嘻戏笑骂着,整个房间都极为热闹。 看着满屋子跑的小孩子,刑天满脑子黑线……这两个小屁孩,到哪里拐带了这么一群极品的小屁孩啊?832再进无尽亡灵海 “小弟们,我们的口号是什么?”光暗宝宝挥了挥秀气的拳头,眨了眨眼。 “麻辣隔壁的……” “奶奶个熊……” “去你大爷的……” “……” 好吧……看着十几个还流着鼻涕的小孩子,稚嫩的挥着拳头,喊着如此响亮的口号,刑天满脑子黑线。冰芷晴也是哭笑不得。 这俩孩子,还真的是误人子弟啊。 砰! 房门突然被撞开了,一大群人突然闯了进来。七八个女子莺莺燕燕,把那些孩子给抱走了,只剩下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哎呀,宝宝,想死我了。”一个美少妇脸上着急,声音中带着哭腔,抱起最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松了口气。 “麻辣隔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眨了眨眼,稚嫩的声音却宛如平地惊雷,让哄闹的一大群人都安静了下来,连一根针落地都听得见。 美少妇满脸黑线,把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放下来,压抑着怒气,“璐璐,这是谁教你的?” 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小手指着光暗宝宝,“是小哥哥,他说,这是问候妈妈的问候语。” 刑天痛苦的抚了抚额头。这日子,没法过了。 “你要给我们一个解释。”美少妇怒气腾腾,看向刑天,高贵的气势彰显无遗,“你的两个孩子不但拐带了我们的孩子,还教唆他们带走我们圈养的灵兽煮了吃了,这件事老娘给你没完。” “就是就是,我家的嗜魔狂虎,可是我们家族花了很大代价才得到的,养了十年才养熟,我们家平时连骑都舍不得骑,就被两个小屁孩给吃了……” “我们家的黑暗牤牛,吃了之后还把骨头扔了回来,我的牤牛,哎哟,我的心好痛……” “我们家的娃娃平时是多么的乖巧啊,上一次回去居然拿着毛毛虫放进了她姐姐的被窝了,吓得她姐姐差点发疯,你赔我们家乖巧的娃娃……” “……” 刑天目瞪口呆。暗自抹了一把冷汗。看向光暗宝宝和小娃娃,不由得有些头疼。这俩孩子,拐带孩子就拐带孩子呗,吃了灵兽就吃了呗,可是你不要好歹不要被人家抓了现行啊,还嚣张的把骨头给扔回人家的家里……现在倒好,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众怒难平,群人来势汹汹,几乎所有的男人都拿着手肘般大小的枣木棍,双眼都蕴含着愤怒的火焰,只等着撕破脸,那么他们就会立即扑上来,把刑天狠揍一顿……两个孩子那么小,是不能随便揍滴!至于冰芷晴漂亮的脸蛋,窈窕的身材,只要是男人都下不了手,那就只剩下刑天了,谁让刑天就是一个那么普通的男人呢? “咳咳……”刑天满脑子黑线,赶紧摆了摆手,“各位别误会,在下并不是他们的家长,犬子在三天前被拐走,现在正和贱内一起寻找(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