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冰锋)-第192部分_战天(冰锋)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战天(冰锋)-第19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战天(冰锋)-第192部分
战天(冰锋)-第192部分,就算能够重组,也不会少于五百年……” “意外而已。”刑天挥了挥手,笑道,“如果只是这件事情,就不用谢了。” “另外,我想向公子表示歉意。”古柔满脸歉意,“那一颗万骨丹于我来说极为重要,这些年来,我受创太重,实力跌落的太多,必须要依仗万骨丹才能够快速的回复过来。但是,我会用另外的东西补偿你的。” “嘻嘻,美女,是不是准备把你补偿给大帅哥呢?大帅哥最喜欢美女了。”光暗宝宝贼眉鼠眼的挤了挤眼,坏笑道。 “讨打”古柔赏了他一个爆栗,脸色通红,艳若桃花。 “喂,美女,君子动口不动手,虽然你的手长得很好看,但是随便乱动就是你的不对了,碰到别人不要紧,碰到我就不好了嘛!”光暗宝宝瞪着眼珠,说道。 “嘻嘻,对啊,美女,你可要想好了,大坏蛋可是很贪心的,到时候可别把你自己给赔进去了。”小娃娃也笑嘻嘻的说道。 “别乱起哄。”刑天在小娃娃卡哇伊啦的小脸上捏了一把,笑着说道,“既然古柔小姐需要,那就拿去好了,反正我也用不上这东西,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 亡灵皇后古柔长袖一挥,桌面上多了一块人头大小的矿石,漆黑如墨,透出一步冰冷的气息,直透灵魂,似乎可以把人的灵魂给冻僵,漆黑矿石给人一种重若千钧的气息,上面有一股庞大而晦涩的力量。 “这一块矿石坚硬无比,质地之坚硬前所未见,我无意中从一个亡灵王者城堡中得到,现在送给你,作为赔偿的一部分吧。”古柔歉然说道。虽然她感觉到这一东西很是不凡,可是用一块切割都难以切割的石头作为赔偿,真的是有些不太厚道,古柔脸色有些发热,更红了。 “大庚星辰铁?”刑天目光落在那一块人头大小的漆黑矿石上,一双眼睛瞬间瞪得直直的!那眼神,好像要把那一块石头给吃下去一般。 “既然如此,那就谢谢了。”刑天抱拳作揖,诚恳的说道。 大庚星辰铁,在前世就是一种炼器的绝顶的金属,不但坚硬,还具有记忆能力,在炼制兵器的时候只要加入指甲般大小,充分的融合之后,无论兵器损坏到何种程度,只要没有粉碎,一段时间之后完全可以恢复过来,而且大庚星辰铁极度冰冷,不但可以冰冻肉体,还可以轻易的冻结并摧毁灵魄! 指甲大小的大庚星辰铁都要数万年才能凝集一块,这么人头大小的大庚星辰铁,那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够集成啊?刑天双眼有些发直,好像看到肉的饿狼一般,恨不得立刻把它给吞下去。 太值了!刑天的灵魄都有些飘飘然的,万骨丹虽然有奇效,可是对刑天的功用并不多,而这大庚星辰铁就不同了,如果能够用来炼成兵器,那么刑天的战力能够升上数倍! 唯恐古柔反悔般,刑天大手一挥把大庚星辰铁收入了储物手镯中。心中美滋滋的,只要在通天千重楼中收集一些珍惜矿石,再加上这一块大庚星辰铁,刑天完全可以炼制一件属于他的兵器!815杀神传承印记 看着亡灵皇后古柔的身影完全消失之后,光暗宝宝鬼头鬼脑的跑到大门处打开门,贼兮兮的打量了一下四周,确认没有人之后,这才松了口气,回过头来,笑嘻嘻的对刑天说道,“大帅哥,已经确保安全,来,我们好好的清点一下战利品……” 小娃娃翻了翻白眼,朝光暗宝宝扬了扬秀气的小拳头,笑嘻嘻的说道,“大坏蛋,我们进入世界种子去。(_泡&书&吧)” “……”光暗宝宝郁闷无比,搔了搔头,跟着进入到世界种子空间内。 世界种子空间如今已经初具规模了,有了那些努力没日没夜的开荒的奴隶,刑天的世界种子空间已经扩展到五百多万里,小娃娃从青春不老神城中移植了百来颗生命之树,如今已经茁壮成长成为参天古树,每一株都青翠欲滴,古老而又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它们凝结成的生命泉水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湖泊,那些奴隶们开了几条水渠,把生命泉水引入了地面中,现在五百多万平方公里已经有一大半充满了绿色。 蜿蜒的小河,高耸碧绿的山峰,氤氲绿草,还有那些怡然自得悠然嬉戏的小动物,慵懒温顺,看到有人接近也不会走开,反而胆大的围上来嗅来嗅去。 空间里面建了许多房子竹屋,还有一些颇为宏伟的宫殿,大气,肃穆,那是光暗宝宝逼着那些奴隶修建的,也有一些花圃,百花绽放,争芳斗艳,正是小娃娃的乐园。两个小孩子刚进入到世界种子空间,立刻就把轻点战利品的话扔到了爪哇国,两个人欢呼一声,光暗宝宝扑进了金碧辉煌的宏伟的宫殿,而小娃娃则是掉进了香气扑鼻的花圃中,很快就传来了两人欢快的嬉闹声。 刑天微微一笑,大步朝河边的小竹屋走过去。青翠碧绿的竹屋完全是由生的竹子组成,翠绿的叶子迎风招展,传来哗哗的响声,致密的竹子把屋子围得严严实实,丝毫不透。 轻轻的推开竹扉,一股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出现在眼前的是朴素的小屋,敞亮的屋子中简单朴素,没有太多的家具,只有一张制作精美的竹床,竹床临窗,闯上盘坐着一个女子,娇美的脸蛋没有任何的装扮,素面朝天,却显得无比的自然纯洁,宛如一朵纯净的百合,一头青丝散落,披散在肩膀上,长长的青丝垂落在大床上,宛如瀑布一般,青黑乌亮,她的身上只有一袭宽大的月白色锦袍,宽松的锦袍丝毫没有遮掩住她的玲珑窈窕的身材,高开口的胸前可以看到一抹刺眼的白茫茫和一道幽深的沟壑。 而在她的身边,楚菲绝望的坐在那里,眼神呆滞,没有任何的生气,死气沉沉,宛如临暮。 蔡薇睁开眼睛,看见刑天,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赤裸着小脚丫踏在地上,婀娜多姿的扭着柳腰迎上来,“主人,您回来了?” 刑天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楚菲,问道,“她怎么样了?” “哀莫大于心死。”蔡薇看向楚菲的目光中微微有些同情,摇了摇头,“表姐受到的刺激很大,进来之后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我和她说话,她怎么也不开口,所以……” 蔡薇已经和刑天签订了长生契约,长生契约虽然霸道,却只是限于人身自由,长生战士除了拥有不死的生命和对刑天的绝对忠诚外,依然具有着她们自己的想法,跟傀儡不同。 刑天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大步走到楚菲的跟前,说道,“楚菲,你想不到,你也会有今天吧?” 目光呆滞的楚菲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到刑天那冷笑的表情,目光中充满了怨恨和愤怒,略微有些空虚涣散的瞳孔终于多了一丝生机,狰狞的脸上杀机凛然,“哼,刑天,我要杀了你……” “啪!”一声脆响,楚菲那白皙的脸庞上多了一个鲜红的掌印,刑天收回手掌,冷笑道,“别以为你还是楚家的大小姐,现在你只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已,既然你不懂得什么叫做形势,我就教你懂得审时度势!” “别以为你是杀子,诸神黄昏的杀手就能够来救你,这个地方,他们进不来!”刑天冷笑道,“今生今世,你都会被关在这个地方,永远没有任何的自由……” 刑天的心中升起一股快意。当初这个女人三番四次的从他的手中逃脱,让他感觉到非常的不爽,如今楚菲落在他的手中,刑天却有些为难了。 该怎么处置这个女人?刑天心中多了一个难题。杀了吧,现在人家已经没有任何的逃跑之力,而且楚菲对刑天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力,放了吧……靠,傻子才有这种想法…… “刑天,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楚菲歇斯底里的叫道,声音尖细,苍白的脸上疯狂无比,从床上跳下来,抓着刑天的衣领,死死的揪着。 刑天巍然不动。并掌成刀,砍在了楚菲的脖子上,楚菲顿时昏了过来,瘫软在刑天的怀里。刑天冷漠的抱起楚菲放在床上,深处手掌附在了楚菲的额头上,一抹精神力从他的识海中射出,涌入到楚菲的识海中。 楚菲的识海不算太大,跟刑天的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而已,精神力如涓涓细流,缓缓的流淌,在识海深处,有一座金光闪耀的通天之门,一个袖珍的楚菲盘坐在通天之门前,紧闭着双眼,一股精神力缓缓的从她的身体没入,而后随着她的七窍化作雾状透出来,把她玲珑有致的娇躯笼罩在其中,朦朦胧胧,隐隐约约。而在她的头顶上,有一柄袖珍玲珑的一指来宽的细剑,白亮的细剑乍泄如秋水一般的寒芒,细剑悬挂在她的头顶上,绽放出一股凛冽的杀机,在识海中淡淡的荡漾开来。 这难道就是杀神传承的印记?刑天看着那一柄细剑,里面蕴含着一步强大的气息,让他都有所顾忌。随着刑天的精神力逼近,细剑似乎有所感应,寒芒突然绽放开来,凛然的杀机迸发如霜,凝成实质,一道锋利的烈芒迎空而斩,把刑天的那一抹精神力给斩成粉碎! 刑天皱了皱眉,随后又试了两次,无论他的精神力输入的多么的强大,最后还是被凛然的杀机给斩断!在第三次的时候,那疯狂的杀机居然追着他进入到他的识海,如果不是有神皇冠挡住,估计刑天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刑天不得不放弃对那一柄细剑的探索,虽然他对诸神黄昏的神级的逃遁秘术很是好奇,但是还没有到那种非要得到不可的地步,他身怀极速之翅,具有天下极速,即便是逃遁秘术也不一定能够追的上他。 “大帅哥,快来,好东西啊。”刑天刚走出竹扉,就听到光暗宝宝和小娃娃的热情呼唤。刑天笑了笑,大步走过去。 光暗宝宝从口袋中缓缓的掏出一柄大剑,长三米,两个巴掌般大小,白亮的剑身上带着古朴精致的纹理,隐约带着一丝森冷的杀机和血光,护手精巧细致,剑柄上缠上了细细的防滑兽皮,可能是因为时间久远,防滑兽皮已经有一大部分脱落,露出漆黑的钢铁。整一柄大剑上萦绕着一股淡淡的沧桑气息,连带着那一抹杀气都好像是远古凝练的一般,虽然单薄,却凝而不散。剑身上刻着两个古老的篆字‘真挚’。 光暗宝宝瘦弱的身体扛着一柄真挚剑,贵嚎着挥舞了几下,白亮的剑光如虹一般飞舞,剑气纵横飞射,凝练的杀机萦绕,在空气中飘舞,显得虎虎生风。 刑天笑了笑,这一柄剑得质量不错,可是却没有放在他的眼里,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炼制一柄这样的兵器,可以说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光暗宝宝玩了一会,也觉得不怎么样,随手把长剑扔回口袋里,随后从口袋中拿出一杆长枪,漆黑厚重,杀气腾腾。 “大帅哥,你觉得这一杆长枪怎么样?”光暗宝宝眨了眨眼,问道。 刑天摇了摇头,“不怎么样,比那一柄真挚剑好了一点点,但是离神兵还有一段距离。” “嗯,我也是这样觉得。”光暗宝宝有些沮丧,随手把长枪一扔,插入了最近的一座山峰中,哭丧着脸,“这楚家也真的是太穷了,好东西太少了……” 一边说着一变把口袋里面的东西往外扔,“就只有这么石头,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麻辣隔壁,浪费宝少的表情……” “真空石……精铁精粹……玄髓……”看着光暗宝宝不断的往地面上扔着石头,刑天的眼瞬间都瞪直了。靠,这小家伙,抱着金砖穷要饭,次品拿出来显摆,好东西却当成鸡肋扔掉,这些石头可是要比那真挚剑和长枪宝贝多了,这可是炼器的绝顶的材料哪! 看着光暗宝宝那满脸的悲愤和不停的嘀咕,刑天的额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那不是吓得,而是心疼心疼出来的……幸好是在这世界种子空间中轻点战利品,如果是在外面,这种珍品的矿石就算是扔了指甲大小的一块,估计也会把自己给心疼死啊! 光暗宝宝可没有看到刑天那几乎变黑的脸色,白嫩的小手突然摸到一个物什,眼睛一亮,“哈哈,大帅哥,我终于找到好东西了……” 光暗宝宝满脸喜悦的抬起头来,刚好看到刑天满脸黑线瞪着他,好奇的问道,“咦,大帅哥,你生病了么?干嘛这样看着我?”816再见冰芷晴 …… 好吧,刑天彻底的被这个小屁孩那无辜的表情打败了……翻了翻白眼,刑天微微愣了愣,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只是感觉,你今天特别帅……” “咦?你也是这样觉得的啊?怪不得那个叫古柔的小妞老是看着我,那目光都快把我吃下去了……”光暗宝宝喃喃自语,一手摩挲着光洁的下巴,小声的嘀咕道。泡-书_吧() “……”刑天有一股想要撞墙的冲动,摊上这么一个自恋的孩子,你有啥好说的?最好就是什么都别说! “嘻嘻……”小娃娃笑嘻嘻的在光暗宝宝的脑门上就是一个爆栗,“小屁孩,快点把东西拿出来!” 光暗宝宝慢悠悠的从口袋里抓出一块巨大的山峰来,仍在了地上,地面都在震动,好像地震一般。 刑天抹了一把冷汗,看向了光暗宝宝的黑漆漆的口袋,他很怀疑,这个小家伙把长枪大剑撞进去也就罢了,居然连一座高大万米的巨大山峰居然也装了进去,这实在是……太彪悍了! 巨大的山峰高大万米,坚硬的山体漆黑如墨,全部由坚硬无比的精铁天然形成,整一座山峰矗立在地上,好像一柄锋利的长剑直插云霄,捅破苍穹!不过,巨大的山峰只有一半,不知道什么原因,被人给从中间横切开来,留下了一面笔直光滑的峭壁。在山的正面,上面雕刻着一幅凌乱的图,星辰密布,点点星辰密密麻麻,给人一种幽深静远的感觉,一眼看去,好像整个人都陷入一个星空一般,漫天星辰点点,星光如画,让人精神感受到一种浩瀚的冲击……不过,这一幅遍布山体的星罗图只剩下一般,剩余的一半,随着另外一般山体的缺失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残缺的神技,斗转星移! 刑天震惊的看了一眼光暗宝宝,抹了一把冷汗。他还纳闷了,从蔡薇的记忆中,他已经知道这一式残缺的神技的位置,可是当他想要寻找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原来是被光暗宝宝连带着山体也一同被收走。 漆黑的高山虽然只剩下一般,却依然给人一种如剑一般的气息,巨大的山峰隐隐透出一股莫大的威压,浑厚而重,上面雕刻着的漫天的星辰灵活如画,好像随时都可以运行一般,栩栩如生,灵动逼真。 刑天的一抹精神力从眉心射出,进入到这一做残缺的山体中,恍惚间,空间扭曲,他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仿佛置身于浩瀚的星空中,无尽的苍穹上,星辰环绕,每一颗星辰都有着它独特的轨迹,那漫天的星河,好像是一副完美的棋局,每一颗星辰作为棋子,稍微调动其中一颗,便可能发出撼天动地摇动苍穹的力量…… 岁月亘久远,苍穹直上,岁月悠悠,亘古难灭,星辰不灭,万千星辰在星空中凝聚了千万年,每一颗星辰都蕴含着浩大厚重的力量,稍微震动,便可以毁天灭地…… “可惜了……”刑天暗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一座完整的大山,一副完整的图,大山为载体,坚硬无比,图谱为秘籍,可以修炼出浩瀚无尽的斗转星移,两者合一,完全可以祭炼出一件逆天的神器,可是现在山体被劈成两半,连带着斗转星移的图谱都被劈成两半,只剩下一半,已经没有了巨大部分的威力。以刑天的眼光看来,完整的斗转星移,应该是一个浩大的阵法,以漫天星辰为节点,一旦发动,漫天星辰皆可化作大杀器滚滚浪潮般袭来,围困敌人,彻底的绞杀,即便是神级的强者或者都会饮恨而终!但是一个残破的阵图已经无法进入刑天的法眼,他的威力比起刑天的徒手劈杀尤有不及,简直就是一块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 不过,还好有一些珍惜的矿石。刑天大手一挥,把光暗宝宝乱扔的矿石捡了回去,收起来。这些矿石虽然比不上大庚星辰铁,但是有的却是更加的罕见,即便是前世在整个修炼界都无法找到,现在却让刑天碰到,这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实在是好到了极点。 走出世界种子空间,刑天出现在酒楼中,站在窗前,看着大街上依然车水马龙,行人来来往往,似乎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刑天目光飘向远方,那一座清幽而显得有些古朴的四合院,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一丝浅笑,“现在,应该去找冰芷晴好好的谈谈了!” 依然是那一座宽大的院子,青山绿水,花红柳绿,亭台如画,流水潺潺,百花绽放,香气迷人,彩蝶翩翩,波光嶙峋,碧翠的湖面,不时有一股股雾气腾起,氤氲朦胧,宛如临身仙境。 前些日子的战斗的痕迹已经彻底的抹去,无迹可寻,残花落叶已然扫去,被破坏的亭台楼阁也已然修复,刑天漫步而来,不疾不徐,宛如闲庭散步一般,颇为悠闲。 湖中亭,一袭水绿色拖地长裙加身的冰芷晴,纯洁如画,三千青丝挽了一个一个发髻,用一根洁白无瑕的白玉簪别起,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与白玉簪相互映衬,光辉如画。水绿色的长裙,与碧绿色湖泊浑然一体,显得十分的和谐,此时的冰芷晴,聚精会神的抚着古琴,白皙秀丽的玉手,芊芊玉指轻拂琴弦,悠扬的琴声优雅而显得宁静,听在耳中,却宛如渗透进入到了人的灵魂,出现在眼前的,仿佛是一个没有争斗,没有热血,只有宁静与安闲的清雅世界。 万物不争,百花斗艳,清静自然,阳光普照,暖洋洋的照在地上,威风拂动,柳枝飘飘,动物在山中嬉戏,悠然自得,农夫在田中哼着勤快的歌曲,脸上露出憨厚而满足的笑容…… 万物和平相处,人民安居乐业,没有争斗,没有丛林法则,平平淡淡,却有一股发自内心的幸福……冰芷晴脸上露出一丝柔和的微笑,好像此时的她已经融入了自己的音乐所描绘的平和世界中,点点绽放的微笑,宛如风中杨柳,柔和而显得动人。 最后一个音符终于停止了下来,缓缓的消散。平和的世界终究是一个梦幻,真实的残酷依然在继续。冰芷晴脸上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看到刑天,歉然一笑,“不知道刑公子到来,芷晴有失远迎,失礼了。” 刑天含笑点头,一身风轻云淡,步入湖心亭,坐在了冰芷晴的对面,道,“芷情小姐客气了,山野粗人,让芷情小姐见笑了。” “刑公子的音律造诣一向都是芷晴最佩服的,想要在音律上取得不俗的成就,不可拘泥于俗礼,刑公子,你说呢?”冰芷晴浅笑,抬起素手,给刑天倒了一杯茶,茶香醉人,雾气袅袅,“刑公子,请!” 刑天握着精致的杯子,一缕雾气飘荡,刑天看着冰芷晴俏美的身姿,俯视着那宛如白天鹅一般的脖颈,以及那欲裂衣而出的丰满所构成的沟壑,仿佛漫不经心的说道,“音律之道,说容易不容易,说难也不难,入门易,精通难,娴熟容易,熔融最难……其实,音律之道,没有那么多的要求,唯一的要求便是把真正的内心融入到弹奏出来的韵律中,只要做到这一点,音律大成矣!” 冰芷晴肃然起敬,“芷晴受教了,不知道刑公子觉得芷晴刚才的一曲《平凡世界》如何?” “《平凡世界》?”刑天摇了摇头,“曲是好曲,韵味如诗如画,里面的意境更是让人感觉心清,可是,这一首曲子并不适合芷晴小姐,因为芷晴小姐并没有能将自己真正的内心融进这一首曲子中去。” “何以见得?”冰芷晴饶有兴致的看着刑天,眸子里蕴含着一丝丝异彩。 “芷情小姐的内心可不像表面这样平静,如果芷情小姐想要真正的音律大成,我想芷情小姐不应该弹这首曲子,而是另外一首……”刑天说道。 “哦?”冰芷晴呷了一口茶,浅笑,“那刑公子认为,芷晴适合弹奏哪一种曲子呢?” “心中有杀机,心中难以平静,身上有杀气,杀气容易扰乱心神……自然应该弹奏极具杀伐之气的《十面埋伏》,而不是需要清平自然心境的平凡世界,芷情小姐,认为我说的可对?”刑天笑的很阳光灿烂,宛若邻家的阳光男孩,人畜无害。 冰芷晴脸色不变,依然举止优雅的端起茶杯,缓缓的呷了一口,浅笑道,“刑公子如何看出来的?” “人美花更美,人香花也香。”刑天随手轻轻一挥,一朵灿烂绽放的紫莲从荷叶中飞舞而出,落在刑天的手中,刑天轻轻的闻了闻,“这种荷花,开出来的花虽然与普通的莲花并没有不一样,但是它的花香最为特殊,整个天枢城,唯有芷晴小姐的花苑中有……潜伏秘术虽然厉害,连气息都可以隐藏,可是它不是万能的,芷情小姐似乎忘了,一个真正合格的杀手,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是不应该用香水的……” “啪啪啪……”冰芷晴长身而起,白皙的玉掌轻轻的拍了拍,脸上满是赞赏的笑容,“刑公子果然优秀,不愧是芷晴看上的男人……不知道刑公子找芷晴,有何见教?” “好,我就喜欢聪明人。”刑天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大笑道,“芷情小姐,我想,我们应该好好的谈一谈了。”817达成协议 冰芷晴巧笑嫣然,不沾烟花的脸庞,一颦一笑之间却带着一丝诱人的妩媚。白皙的玉手优雅的端起茶杯,轻轻呷了一口,言语笑谈间充满了贵族的优雅,又有月宫仙子般的出尘,她就像从月宫中走出来,在桂花下漫步的仙女,不慌不忙,不疾不徐,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观赏的品位,刑天淡淡的欣赏着她的身影,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他不着急。 秀色可餐,刑天一直都认为他自己是一个性格复杂的人,心急的时候雷厉风行,不急的时候就好像一匹孤狼,可以慢慢的悠悠等待,直到猎物出现。对于美女,尤其是有气质的绝顶美女,刑天一向都是极为有耐心的。 “刑公子想要跟我谈什么?”冰芷晴看着沉默的看着她的刑天,心中喟然一叹,笑问道。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笔交易。”刑天笑意吟吟,道。 “哦?”冰芷晴的一双秀眸充满了灵动,充满了穿透性的目光落在刑天的身上,似乎一眼就要把他的意图给瞧得一清二楚,娇媚的脸上笑靥如花,“刑公子可是想要芷晴身怀的潜伏秘术?” 刑天摇了摇头,“不,潜伏秘术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说真的,刑天打心眼瞧不起那劳什子的潜伏秘术,到了他这个境界,已经拥有了直接登门寻仇的资本,哪里还用得着去搞暗杀? 冰芷晴丝毫不掩饰脸上的讶然,轻轻蹙起眉头,光洁的脸上两道皱纹让人感觉到心中有些隐隐作痛,“那刑公子的意思是?” “听说诸神黄昏的兵器大部分都是由戮阳石铸造而成,锋利,无坚不摧,芷情小姐是诸神黄昏的潜伏杀子,我想请芷情小姐给我弄一点戮阳石,不知可否?”刑天弹了弹手指,淡淡的问道。 戮阳石,是一种积聚杀戮之气的矿石,能够贮存海量的杀气,年代足够久远的戮阳石,一旦出世,那必定是杀气如云,可以凝聚成为浩大烟海,也正是因为如此,戮阳石是炼制凶兵的必须材料,目前刑天最缺的就是这种矿石。 “戮阳石?”冰芷晴点了点头,“的确如此,戮阳石很珍惜,不过我还是可以弄到一些,可是刑公子想用什么跟我交易呢?” “芷晴现在可是什么都不缺的喔……”冰芷晴满脸巧笑着补上一句道,剪水双瞳盯着刑天,想看看刑天究竟有什么反应。 “命!你的命!”刑天截然说道,“芷情小姐虽然是冰家之人,可是诸神黄昏的杀手在第十九层地狱臭名昭著,要知道这一次行动,对诸神黄昏已经有了绝杀之势,绝对不会留下一个杀手,芷情小姐身为杀神传承的潜伏杀子,我想应该没有人愿意留下后患,在群雄攻击下,我想冰家也不会冒着得罪群雄的危险来抱住芷情小姐,你说呢?芷情小姐?” 冰芷晴沉默了半响,似乎是在考虑,片刻之后才抬起头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刑天,“你能帮我?” “我刑天想要办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挡。”刑天淡淡的说道,语气之中的那一种自信表露无遗。 “谢谢你。”冰芷晴展颜一笑,“三天之后,你到我这里来,戮阳石我会给你准备好的。”看着冰芷晴脸上露出来的感激,刑天笑了笑,转身离去。 “你就不怕这三天我悄悄的逃走?”冰芷晴突然扬声问道。 背对着冰芷晴,刑天豪气的挥了挥手,连头都没有回,大步向前走。刑天心中可是放心的很,走?她能走到哪里去?就算她具有潜伏秘术,可是在刑天的眼中还是有些小儿科了。三个杀子之间,有一种淡淡的感应,刑天的手里抓着楚菲,自然不会怕她逃遁,再说了,以刑天现在的实力,完全可是施展一种叫做‘大衍天机’的卜术,比星空卜师的卜术还要霸道,推算出冰芷晴的前世今生或许有些困难,但是想要推算出她的位置,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等到刑天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冰芷晴的笑容瞬间敛去,变成了淡淡的惆怅,眸子中有一丝淡淡的感激。她知道,以刑天的能力想要得到戮阳石,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他却甘愿冒着被围攻的危险保着她,这让她的心里酸酸的,很想流泪。 “谢谢。”冰芷晴眸子中蕴含着一丝淡淡的泪光,诚恳的喃喃道。 走出大门,刑天的笑意敛去,缓缓的汇聚到人流中去。三大杀子中的潜伏杀子和逃遁杀子已经搞定,还剩下最难搞的一个杀生杀子也就是死神刘云,虽然有点困难,可是这还是难不倒刑天。 “五天时间把刘云搞定,剩下的半个多月,我必须抽时间炼制属于我的兵器。”刑天心中暗暗道。 回到酒楼,刑天立刻进入了修炼状态。 大衍天机,是开启轮回之眼,穿越时空洪流,窥视天机。施展大衍天机,必须要慎之又慎,否则很容易迷失在错乱的时空中,现在刑天就准备施展大衍天机来确定刘云的方位。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却和刘云周旋,必须要尽快的找到他,并且把他解决,他才有时间去炼制他的兵器。 “轮回之眼,开!”刑天眸子若星空,神芒如火一般从眼中喷射而出,在他眉心处,突然出现了一条细微的裂纹,裂纹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气息,随着裂纹的缓缓的睁大,在他的眉心处突然多了一个血红色的眼珠子,一股血色的红光从这一颗眼珠子突然绽放出来,把整个房间都染成了赤红色,血色的光芒冲破了整个酒楼,冲天而起,把天枢城的天空都给染成了红色,一股强烈而霸道的毁灭气息萦绕着整个天枢城,所有的动物在这一瞬间都瑟瑟发抖,匍匐在地,发出轻微的颤鸣声,似乎被这一股气息给震慑……此时此刻,有许多散修纷纷从修炼中惊醒,惊异不定的看着天枢城中心处那一缕冲天而起最为浓郁的红色光柱,思虑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又退了回去! 刑天可不管这些,现在的他心无旁度,他的意识已经完全被轮回之眼给吸引了过去! 赤红色的轮回之眼,淡淡的血雾笼罩,一股淡淡的毁灭气息萦绕,刑天感觉到眉心刺痛无比,双眼就要流下泪来。 刑天努力的凝聚心神,集中在轮回之眼上! 轮回之眼迅速变换,赤红色的眼珠子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宛如一个小巧的玲珑世界。地下是漆黑的海水,泛着波涛汹涌的波澜,腐朽的气息铺天盖地,在海面上有各种各样的小岛星罗密布,一个伟岸的人影在黑暗上飞掠,赤红色的头发如火,随风猎猎飞舞,血红色的眼睛杀气迸射,如云如海,刀削一般的面孔显得有些狰狞,一身漆黑的长袍十分的合体,衬托着他的气质更加的诡异,苍白的手中执着一柄通体漆黑的死神镰刀,黑雾滚动,漫天煞气席卷,比起破灭之矛丝毫不逊色…… “这就是刘云了,那一柄煞气可以媲美破灭之矛的应该就是死神镰刀了!”刑天心中冷笑,一股庞大的力量从经脉中滚滚涌入了轮回之眼中,让里面的人影显得更加的清晰。 突然,影像中的刘云突然抬起头来,血色的目光泛着一丝森冷杀机,浑身的杀机沸腾,滔天涌起,刘云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居然敢窥视我?给我斩!” 苍白的双手苍劲有力,漆黑的死神镰刀突然舞动,绽放出一抹漆黑的冷厉光芒,瞬间形成一片黑色的刀幕,汹涌澎湃的半神之力宛如海浪一般冲上半空,代表着死亡的先天法则之力透入虚空中,切断了他周围的时空…… 卡擦…… 轮回之眼突然爆裂了,刑天喷出一口鲜血,眉心处的睁开的眼缓缓的合上了,一股鲜血从他的眉心处流出来,刑天睁开眼睛,显得有些萎靡不振。可是眼中迸发出来的那一缕战意却是凝聚在一起,久久不散。 “果然不错,这刘云已经达到了半神三级,实力非但,越来越有死神的风范了,不过,这死神镰刀果然是和破灭之矛齐名的凶器,力量居然比还有残破封印的破灭之矛还要更胜一筹,看来,这刘云有些棘手啊。”刑天紧蹙眉头,心中暗忖,“轮回之眼被崩碎,短时间是不能再用了,想要找到刘云,唯有找冰芷晴帮忙了!” 五行衍世诀运行到极致,雄浑的先天五行真气蓬勃如海如浪,在刑天经脉中喷薄而出,凝聚在他的眉心处,修复着他的损伤,不过是片刻之后,身体的创伤已经完全恢复,刑天站起来,思忖了一会,推开窗门,跳了出去! 噔噔噔…… 四合院,冰芷晴的房间外,刑天轻轻的在窗门上敲了敲,“芷情小姐,是我,我找你有点事情。” 房间内,冰芷晴身体变成了粉红色,一股淡淡的粉红色的烟雾从她的身体蔓延出来,整个房间内遍布着一股Yin靡的气息,冰芷晴浑身赤裸,身体潮红,完美的毫无瑕疵的玉体显得极具诱惑力,一柄袖珍的细剑在他的脐下三寸若隐若现,一股淡淡的光泽在细剑纹身上流转,显得无比的妖异和诱惑。 冰芷晴此时虽然意乱情迷,可是整个人却清醒无比,听到声音,心中一惊,压低声音叫道,“不要进来……” 可是已经迟了。不耐烦的刑天已经推开了窗门,从窗户飘了进来,落在地上。 两个人都同时愣住了!今天的事很抱歉,真的不是我的问题啊818迷乱 此时,房间内陷入了一种沉闷的呆滞。 冰芷晴浑身裸露,身上没有任何的衣衫遮掩,桃红色的肌肤上一抹淡红色的光泽游离,展现着一股难言的诱惑,只见她弓着身子,双眼迷离,三千青丝垂落下来,显得有些凌乱,修长的脖颈,丰满的柔软上两个樱桃点点红晕如云,不盈一握的柳腰,修长的大腿,晶莹的脚丫,没有一丝一号的遮掩,全部落在刑天的眼里……三千秀发如瀑布一般流下,遮住了她的粉背,全身要害若隐若现,那一种朦胧比裸露更有冲击力。 刑天呆住了,彻底的呆住了! 在他的印象中,冰芷晴就好像是月宫中走出来的仙女,伴随着零落的如雪桂花,婀娜多姿,袅娜如画,不沾人间烟火,点点笑容宛若星辰一般美艳,高贵中带着一丝淡雅,让人不忍亵渎……可是谁能想到,一个高高在上的仙子般的人物,现在却一丝不挂的站在他的身前,尤其是那一双迷离的眸子里面春意盎然,两条藕百的玉臂芊白的玉手,一手扶着衣架,一手却附在一个高挺的柔软上,让人惊心动魄的白皙柔软此时已经变形,更加的具有诱惑力…… 天可怜见,刑天对天发誓!他只是想找冰芷晴探讨一下寻找死神刘云而已,绝对没有窥香探美的意思,可是……这运气,真的是,没治了! 冰芷晴也愣住了!这种事情,她也是身不由己,从十二岁误吞了一颗很香的果子开始,她的小腹下就出现了一个粉红色的细剑纹身,从那以后每个月都会发作一次,每一次发作都让她难以自主,浑身燥热麻痒,她忍不住用手去抚摸,却没有想到会有一种醉人的酥麻感觉,让她如痴如醉……虽然每一次都可以从中享受到一股难言的快意感觉,可是她的心中却有股羞臊和负罪(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