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8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8部分
黑暗牧首-第88部分!” “哈哈……”路易十四世在听到下属们的报告时,竟有些疯狂的大笑起来,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直到此刻,他也不甘心就如此的失败! “报,西北方已经打开敌军的封锁!请陛下立即跟随我撤离!”基督山公爵有着好看的两撇胡子,即便如此危急时刻,依然保持着冷静与理智,没有受到战场因素的影响,包括托马斯.安顿侯爵的死。 这时,沉浸在丧失亲侄儿的伤痛中的托马斯.斯蒂达尔,皇家魔法学院的副院长,身后站着三名圣级魔法师,同时开口道,“陛下,我等愿意打开空间传送阵,送您离开。” “你们就真的没有一战之力!?”路易十四世像似突然冷静下来,开口询问道。 “陛下的安危为重,臣等不敢冒险!”托马斯.斯蒂达尔躬身答道。 “好吧。”路易十四世手臂颓废地垂下,目光一瞬间失神,但很快又恢复了君王的威严,毕竟是败了…… 战争结束了。 虽然帝国第二军的主力在基督山公爵的率领下突围成功,但是路易十四世终究是晚了一些。 莫在感应到空间 o动时,不顾自身魔力反噬,悍然发动空间瞬移,来到路易十四世的大本营,将刚刚进行的魔法传送扰luàn。 在这个世界,光明与黑暗、空间与时间,是世界的本源力量,具有绝对压倒xing,所以,依靠《黑暗事典》掌控了黑暗本源力量的莫,匪夷所思的强大,近乎于获得了部分神祇的力量,对上托马斯.斯蒂达尔等一些没有掌控本源力量的人而言,无疑具备很大的胜算。实际上,托马斯.斯蒂达尔在最疼爱最孝顺的侄儿死后,求生的意志也并没有那么强烈,正是他的一丝疏忽,才最终导致路易十四世的魔法传送失败,传送到何地,生死如何,已然不知,不过其生还的可能xing微乎其微。 随后莫在杀死拼死反扑的“黑鹰”后,成功地撤回到卡斯特罗身边,将这个消息告诉他。 “战争就这样会结束吗?”卡斯特罗喃喃自问道。 “不会。”莫保持着清醒,一天之中的绝大数时间,她都在思考着,“我要离开了,会去玛雅神庙看看,会去大海的另一边看看。” “要走了?”卡斯特罗疑huo的问道,从莫的神情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祝你一路顺风。” “好的。”莫轻声应了一句。 卡斯特罗突然很想问当初她为什么会跟着他一起冒险,但忽然觉得不重要了,因为生命中的某些人终究只是风景,并不能跟着你走到最后。莫只是一个过客,却留下如此深刻的记忆,卡斯特罗就这样想着,忽然道,“如果在海上遇到了海盗,记得把我的名字报上,我可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做一名自由的海盗呢。” “这就是你的真正的梦想?”莫抬着头,嘴角含着一丝笑意问道。她见过的蔚蓝sè大海无边无际,一艘船航行在大海之上,肯定孤单。 卡斯特罗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这个世界哪容许他想那么多。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32章 帷幕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32章帷幕 ------------ 第332章帷幕 如果说莫的出现改变了索姆河战局的形势,那么 o旁.拿破伦则依靠另一种方式改变了未来的战争,他首次在战场中投入了一种连普通士兵都可以轻松cào作,每三分钟可以发shè五支利箭、最大shè程达七千米的“神机弩”。器:无广告、全文字、更毫无疑问,这种“神机弩”的大量投入使用对古德里安家族的野狐军团的打击相当惨重,尤其是骑士的战马面对神机弩shè出来的强劲箭支几乎是毫无防御,一时间 o旁.拿破伦下属的“神机营”名动史诗大陆。 也正是古德里安两兄弟对此小失误造成不可挽回的大错误。要知道古德里安家族的首任族长安第斯公爵,经历过数场惊心动魄的生死之战,曾留下遗言告诫他的子孙:“丢了一个钉子,坏了一个铁蹄,坏了一个铁蹄,折了一匹战马,折了一匹战马,死了一个骑士,死了一个骑士,输了一场战争,输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 所以,神机弩造成的优势, o旁.拿破伦很快抓住,并在索姆河战场结束后的第三天,终于捕捉到了战机,一举击溃了野狐军团的主力,古德里安.哥舒翰死战不退,古德里安.隆美尔康拼死护送威廉亲王殿下突围,但随后仍被 o旁.拿破伦派出的一直jing锐刺杀小队给成功狙杀。 威廉亲王,跟他的兄长路易十四世一样,都死在了战场之上…… 当查理曼大帝的最小的儿子威顿亲王听到了两位兄长的噩耗之后,嚎啕大哭,痛苦不已,毕竟都是亲兄弟,虽然为了争夺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位闹得彼此关系紧张,闹得不可开jiāo,但实际上,生xing较为懦弱的威顿王子一直都没有什么实际动作去参与路易十四世和威廉王子的战争。有政治观察家抨击,威顿亲王完全是惺惺作态,博取同情,获取支持,以争夺皇位。事实上,两位帝国皇位的继承人死的很突然,这其中有没有yin谋的味道?一些老谋深算的政治家们忽然意识到了 o旁.拿破伦有可能代替路易十四世十岁的格伦迪王子执掌朝政,真正地将大半个神圣罗马帝国纳入到圣十字徽章的掌控之中…… 历史从来没有假设的余地…… 当整军备战的卡斯特罗收到 o旁.拿破伦率领的帝国第一军在凡尔登战役大胜后,并没有亲率部队南下,而是带领一支家族jing锐,秘密回到帝都巴黎顿,不自觉地感慨了一句,“是狐狸终究会lu出尾巴的!”容克.斯帝林笑着说道,“只怕他不止是一只狐狸,甚至可能是一匹豺狼,一头猛虎!”拉泽格尔倒是信心满满,道,“他要战,我便战!” 这种期待,很令拉泽格尔热血沸腾,但卡斯特罗却想着尽快回到慕尼黑城堡去见见她和她。索伦.凯莉在意,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说,等到战争结束后,我就在都柏林等你,你有空可以回来看看。卡斯特罗笑了笑,不知该如何面对容克.米尔塔,尽管她的哥哥默许了这种情况的存在,但某人终究心里有愧…… 如果注定要伤害一个爱你的人,是否可以选择是自己? 在听闻路易十四世在前线阵亡的消息之后,帝都巴黎顿陷入一片恐慌。 一些小贵族们纷纷做好了随时撤离的准备,因为他们担心帝都夺权会影响到他们的人身安全,甚至还担忧着索伦家族的叛匪在卡斯特罗的率领下,攻克帝都;一些大贵族们则互相走到起来,秘密商议接下来的帝国掌舵人的人选,格伦迪王子毫无疑问是皇位继承人的首选,但没人忘了他才十岁,相较而言,威顿亲王也获得了不少的支持,当然,这些贵族在之前被路易十四世与海里因希.佐藤打压,势力受到了严重的削弱,然而,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听 o旁.拿破伦的安排…… 佛朗索瓦家族与阿司匹林家族,一个是古老家族的代言人,一个毫无疑问是近些年来崛起的新贵族的代表,对帝都巴黎顿的未来走向无疑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比如他们已经秘密协商好,安排雅客宾.杜鲁mén接任帝国检察院院长一职,并获得了格伦迪王子的支持。 不过,对于两个家族的第二顺位继承人邓林德与第三位继承人鲁内派,他们现在所做的事情恐怕也得到了他们家族族长的默许,潜入皇宫,秘密营救被囚禁的原先帝国的重臣们,如原宫廷首相奥托.冯.皮斯麦与经济大臣兼财政大臣容克.怀利。 “怎么这么顺利?”邓林德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简直比他们在布里翁城堡遇到了敌军的jing锐还要不可思议,堂堂的罗曼蒂克皇宫的戒备有这么松弛? 眉的鲁内派点点头,瞄了一眼四周,发现静悄悄的,连虫鸣鸟叫都没有。 “伯拉格,你先去看看,有事喊,风紧,扯乎。”这凌晨的夜sè无疑是另一种震撼人心的美,头顶的星空洒下如水般的星光,两颗巨大的星辰分裂天空的东西,只不过邓林德可没闲工夫欣赏,尽管这位帝都巴黎顿的一线纨绔没少做这些事。 他身后瘦小的伯拉格弯着腰,借助树木的yin影,飞快地靠近了原先查理曼大帝年轻时特地为香妃建造的麋蝶殿,侧着耳朵听了听屋内的动静,而后点了点头,示意没问题。 邓林德与鲁内派商议了一下,虽然这事十分蹊跷,处处透lu着的玄机,但此刻他们也顾不了那么多,开始了秘密工作。很快,他们便唤醒了在睡梦中的重臣们,吩咐他们按照事先送进来的方案进行撤退,等出了皇宫,在出了帝都巴黎顿,他们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终于是安全逃了出来…… 殊不知这场被有心人士刻意忽略的小事,在到达马奇诺山口后,却没能逃过圣十字军团的眼目,他们在第一时间禀告了他们的军团长 o旁.拿破伦,在一天之后,从凡尔登城堡赶回的 o旁.拿破伦又来了这里,这次他没有追究相关人士的罪责,相反摆了一桌宴席,好好的替他们“洗尘”,祝福他们一路顺风,仅仅只是需要他们带一句话给卡斯特罗与斯帝林,他愿意遵守查理曼大帝临死的遗嘱,三分神圣罗马帝国,希望以后双方可以互通商贸。之后, o旁.拿破伦清晨亲自送他们离开马奇诺山口。 此事的主谋邓林德与鲁内派搞不懂 o旁.拿破伦,尤其是阿司匹林.鲁内派更是疑huo地问了一句,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yào?邓林德重重地敲了敲他的头,怒道,你个卖yào的出身,都不明白,你问谁?鲁内派尴尬地挠了挠头。容克.怀利倒是感慨了一句,看来 o旁.拿破伦的志向远大啊。只不过,他们二人没人听到。 七天之后,被囚禁的重臣们陆续返回了各自的领地,至此,一场**终于暂时落下了帷幕。 战争,是“不幸”的代名词。 巴拉克在《战争狂想曲》中如此鲜明的提出了这个观点,并引用了数百年前神圣罗马帝国在统一大陆时的伤亡数据来论证了这个观点,然而,针对战争,他没有提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来避免战争,史诗大陆在维持了百年的和平之后,再度陷入了战争的泥沼之中。 神圣罗马帝国的战争暂且高一段落,然而拜占奥帝国与泰坦帝国的战争,以及哈布斯堡-洛林皇朝与金孔雀huā王朝之间的海战依旧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难怪著名的脉代奥拉修道院的院长甘地感慨,我如何在擦去你的眼泪时,抚慰好你的心伤。 奥托.冯.奥丁少爷,在昏mi了七天之后,终于醒了过来,在经过几天的修养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然而,他却在这个时候找到了卡斯特罗,“我想回我的家乡去了。” 早先拉泽格尔就跟卡斯特罗提到过,他没有太在意,如今,亲耳听见他如此说,反而平静了。坚持下去有多难?他不清楚,但有些人终究会做出一个决定,事关整个人生的命运:“你确定吗?” “确定。”奥丁少爷笑了笑,“今晚陪你最后再喝一次!以后,相见就难了。” 卡斯特罗瞥了一眼,还绑着没拆线的绷带的奥丁,“就先欠着吧。” 丁少爷之后就不知该说些什么了,战场上他死去了很多兄弟,再也不会看到,而且离别是一件很令人伤感的事情,此刻他没有心思与卡斯特罗在说笑。 “来,给爷笑一个。”卡斯特罗调侃道,用起了奥丁所部“剔骨刀”对奥丁少爷的称呼“爷”。 奥丁少爷勉强扯出了一个十分难堪的笑容。 “好了啊。要走就走吧,记得结婚的时候,请我去喝喜酒,要么有空去慕尼黑城堡找我喝酒,毕竟诺亚可也是你的干nv儿。我希望再见不是再而不见,而是有机会一定要多聚聚……”卡斯特罗婆婆妈妈地说着,奥丁少爷耐心地听着。 一人一直说了很久。一人一直听着,偶尔眼眶会湿润。 “这辈子,我不后悔跟你做兄弟。” “我也不后悔。” 击掌。 两人再次默契地笑了笑。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33章 世界并不完美,成了多少人生命的残缺?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33章世界并不完美,成了多少人生命的残缺? ------------ 第333章世界并不完美,成了多少人生命的残缺?13800100 “当伟大的查理曼大帝逝世后,整个神圣罗马帝国陷入了分崩离析之中,野心勃勃的亲王,永无凶悍的军事家,狡黠贪婪的政治家,忧郁哀伤的文人,冷眼旁观的隐士,如同华丽舞台剧的演员一般竞相登场,然而当剧本才刚刚开始时,舞台帘却垂下。书mi群4∴8065”某位权威的历史评论家如此论述,索姆河-凡尔登战役之时的历史。然而,对于当时的人来说,所思所想,都难以考据。 一直都有人说,卡斯特罗也没觉得,自己变了。 从前,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时候,日子过的很‘逍遥’,至少每天不用去思考那么多的事情,而如今每天需要处理的事情都太多了,幸亏他及时将很多事情jiāo由拉泽格尔去处理,但即便忙碌一直都是他生活的主旋律。在派出相关联络员与 o旁.拿破伦达成互不侵犯协议后,双方暂时休兵,只不过卡斯特罗知道这种和平会持续多久,谁也说不准。 其实,索伦.陆斯恩与容克.斯帝林并不想就此言和,他们清楚 o旁.拿破伦一旦整合了路易十四世留下的luàn摊子,势必会发动新一轮的进攻,到时索伦军队一方未必能够占到便宜。索伦.凯蒂丝与索伦.凯莉则倾向于讲和,并不希望战争继续蔓延,再说,目前威廉亲王死后,整个神圣罗马帝国的东部急需要一名掌舵者,安抚被征军的贵族们。对此,容克.斯帝林与索伦.陆斯恩还是决定顺应局势,命令各部暂时原地休整。 鉴于前线无战事,卡斯特罗便急于去慕尼黑城堡去探望容克.米尔塔与容克.诺亚,这个时候索伦.凯蒂丝找到了他,问他关于她的妹妹究竟如何对待,卡斯特罗无言以对,到是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我希望她能幸福,同时,幸福也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别人抢不走,等我回来吧。索伦.凯蒂丝轻声说道,如果你在勇敢一些,这世界也就没人能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了。卡斯特罗笑了笑,道,这就是我跟容克斯帝林的不同之处,在别人看来奋斗是为了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其实,我只是为了得到了一个高度,可以说话就可以,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也不在乎别人怎么去想,至少我是无怨无悔的。大概奥丁少爷也是这副“得瑟”,所以我和他才能比亲兄弟还要亲。 索伦.凯蒂丝思考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有时,真的很羡慕你,可以不用去考虑那么多。” “哪用羡慕我!”卡斯特罗咧了咧嘴,语气和缓,道,“姐,好好抓住自己眼前的人,自己的幸福可不能马虎。” 索伦.凯蒂丝知道他说的是谁,白了一眼他,道,“你就这么希望我能嫁出去?” “当然。”卡斯特罗郑重地点了点头,如黑莲huā一般的身影在圣赫德韦大教堂内独自面对奥巴尔神父,倔强而不肯认输。 “顺其自然吧。”索伦.凯蒂丝伸出手掌,看了看手掌的纹路,奇怪的命运竟可以由掌纹可以预知,忽然觉得人类的可笑,命运是掌握在手中的吗?她并不清楚,顿了顿,“我们都是一家人,快乐和悲伤都一起分担。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姐。” “姐,”卡斯特罗轻声说道,一路走来,没有索伦家族,自己应该还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兵,或许也可能安安稳稳的过着平凡的日子,但生命就是如此奇怪,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 索伦.凯蒂丝轻“嗯”了一句,随后彼此陷入了沉默。 当凝视远方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只有安安静静的想念。 容克.米尔塔轻轻合上了手中的《席勒之歌》,对其中的一句“若不用生命去冒险,你永远不会取胜于生命”,突然有了某种特别的思绪,虽然得知了卡斯特罗已经在到慕尼黑城堡的路途上,并且很可能在今天晚上的时候就可能到达,但是从容克夫人那里得到的信息来看,未来还有一场更加艰辛的战斗,需要他。 教廷的“圣子” o旁.拿破伦对阵所谓的“恶魔之子”卡斯特罗? 从目前神圣罗马帝国的局势来看,也只有他,才堪堪像似克制 o旁.拿破伦的人,连与之斗了许多年的哥哥,容克.斯帝林都坦言承认在许多方面并不如他。事实上,容克.米尔塔并没有亲眼见过 o旁.拿破伦,从手里的资料分析,这个人极少有疏忽的地方,心思缜密到了极点,对大势与小处都能完美把握,有点像纳尼亚战棋的无冕之王“不朽的星辰”康德拉斯,一生长胜不败,无敌于史诗大陆。 原本安睡在摇篮之中的诺亚忽然哭了,惊醒了正在打瞌睡的nv仆桃乐丝,容克.米尔塔瞥了一眼桃乐丝,本来计算可能诺亚要等到她能说话走路才会见到她的父亲,如今却早早见到了他,不知到时父nv见面又是什么模样。 桃乐丝赶紧起身走到摇篮旁,先是查看了一下niào布有没有湿,而后发觉诺亚饿了,喂饱她之后,轻轻哼唱着《小夜曲》,哄她入睡,只不过诺亚似乎很高兴,一直笑个不停。自始至终,容克.米尔塔始终默默注视着自己的nv儿,眼神中闪烁着母xing的光辉,诺亚终究长得像卡斯特罗一些,尤其是一双mi人的黑宝石眼眸,更是像极了她的父亲。 屋外,刮着燥热的微风,枝叶繁茂的岑参梨树在地上留下一大片树荫,青sè的梨子躲在枝叶之中,午时呱噪的蝉虫保持了沉默,这是一个很平常的下午,如若是一般的贵族肯定会在某地有山有水的地方避暑,而贵族夫人与淑nv们则肯定不会出mén,害怕这毒辣的阳光灼坏她们白皙的皮肤。某位圣魔导师说,多晒晒阳光,可以有益身体健康,她们肯定是不信的。 当然,容克.米尔塔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出mén,而只是在黄昏或清晨的时候,在仆人的陪同下去散散步,身体恢复的很快,但她总是在深夜的时候,感到身体内有一阵阵寒气。浑身冰凉。 脚步很轻。 容克.米尔塔轻易地听见了,桃乐丝依旧守候在一旁,这时,自己的父亲依旧呆在“红森林”魔法实验室中,研究奥术与魔法,也不可能来,包括克鲁伊夫也在那里,时不时与他jiāo流某些深奥的魔法理论,比如艾迪森格的魔法期望理论中关于魔法效能的期望率与信仰之间的关系。 五分钟,从院墙的入口经过走廊,再到居室的正mén,脚步停了一秒。 米尔塔转过头,看着mén口,桃乐丝若有所觉,诺亚双手挥舞着,脸上挂着天真无邪的笑容。 卡斯特罗轻舒了一口气,迈出了步伐,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几乎下意识地迎上米尔塔的目光,温柔中呆着淡淡的喜悦。 谁还记得都柏林魏玛图书馆威廉二世雕塑前的微笑? 那时,他还只是一个少年;那时,她还是一个大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之一。 这一刻,一个还在襁褓的婴儿微笑着,十分明媚。 她是诺亚,一个来自拜占奥教廷圣经故事里的著名典故,原本卡斯特罗对名字倒是很无所谓,毕竟名字好不代表人好,但容克.米尔塔抱着《圣经》找了一个下午,才最终决定。卡斯特罗自然知道《圣经》中的末日审判之后的诺亚方舟,也知道正是那次所谓的末日审判造成了一大批物种的消失,以及jing灵,矮人一族的覆灭。或许,那只是一段尘封的历史尚未解开神秘的面纱。米尔塔后来解释道,因为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样,你现在没有能力改变它,但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诺亚是希望,是你最后的家。 世界并不完美,成了多少人生命的残缺? 容克.米尔塔理解卡斯特罗的奋斗,从一个落魄的市井之人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会有多么艰苦,但有时理解了,懂得了,才能在目光中清晰地表达出内心的感觉。 感同身受。 “回来了,坐吧。” “嗯。” 桃乐丝忽然明白自己在这里不合适,小心轻步走了出去,才拍着xiong脯长舒了一口气,他们两人的目光中没有别人,只有彼此,这需要多么深厚的感情积淀?她不懂,也懒得去想,安心的享受着进入容克家族府邸的幸福,何况这根本不需要她理解。感情呢?一向如此吧。 “一切都还好?”容克.米尔塔一直觉得《格林通话故事》中王子与公主的传说并不真实,甚至显得有些荒诞不经,但她和许多普通nv孩一样,都渴望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位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到如今,他打败了拜占奥教廷的副审判长阿斯派因.艾斯林,打败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路易十四世,做的已经足够好了。 其实,所谓的英雄,何尝不是另一种悲剧的代名词呢? “嗯,都很好。”卡斯特罗想了想,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手,凝望着她的侧脸,轻声感叹道,“幸苦你了,米尔塔。” ……(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