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7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7部分
黑暗牧首-第87部分了,只要你愿意…… 伸手,低头,都是你。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8章 他,王国的王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8章他,王国的王 ------------ 第328章他,王国的王 克伦斯堡。域名请大家熟知 留守的斯坦贝、麦顿大人与克林顿等人,按照卡斯特罗与诺曼夫羊的协议,在筹备一个新的国家,此正值神圣罗马帝国内luàn以及拜占奥帝国陷入泰坦帝国的困境,倒也平静,至少索菲亚军团没有前来sāo扰。不过,后来某位退伍的士兵根据这场战争,写了一本《西线无战事》,揭lu战争的残酷无情,“我亲眼看见他死去,在这之前我还不知道死是怎么一回事。”或许,另一句“我很年轻,现在才二十岁,但我所认识的人生,无非是绝望、死亡、恐惧以及与苦难的深渊联系在一起的无意义的浅薄。我看到士兵们都被迫相互敌视,并且默默地、无知地、愚蠢地、顺从地、无辜地相互杀戮”,更能反映出作者的思想感情。 战争,对人民而言,实在谈不上美好…… 所以克伦斯堡、俄古易塞城堡与布里翁城堡等五座城堡的人民十分支持与配合黑麦huā军团的工作,尤其是拉泽格尔离开之前,宣布了几条命令,比如农奴的田租减半,比如城堡中的贫民参军可以获得2枚凯撒金币的补助。一系列政策的颁布实行,暂时扫清了卡斯特罗建立王国道路上的阻碍,只等兰德斯堡战役与凡尔登城堡战役结束,卡斯特罗只要回到克伦斯堡,一切都水到渠成: 他,便是王国的王。 都柏林。 这对于某些人而言,无疑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地方,然而,对于她而言,确是第一次来。 进城的时候,她走的很慢,不慌不忙,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甚至惊动了都柏林的城主奥勒留大人,但随即没多久,她走到一个拐弯时,就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她便是莫。 一名曾经陪着卡斯特罗出生入死过的nv子,曾经在格鲁亚城堡差点被敌人杀死最终身受重伤的人。 走着走着,仿佛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莫轻轻摇了摇头,微微仰起头,看了一眼到达的地方都柏林三一学院魏玛图书馆,《黑暗圣经》最后一本《诸世纪》就在这里,魏玛图书馆的老馆长索伦.贝克手里。不可否认,天国杀对她是极为关注的,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人远远地跟踪着她,只不过莫没有理睬,一步步地顺着楼梯走了上去,三楼还是四楼?她不知道。 他应该很熟悉这里吧,莫忽的想道,嘴chun微抿,眼神再次陷入深深的mi茫中,宛若夏天无星的夜空,幽暗深邃,不可捉mo。有些人,存在于人的脑海深处,无论如何费力的去忘记,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更何况原本就没有必要去忘记的人。 到了?莫似乎轻轻皱了皱眉,对方很强大,很强大,但她没有退后,神sè坦然地踏了进去。 魔法水晶灯昏暗的光线下,这位老者奋笔疾书着什么,一个个拉丁文字母洁白的信纸上绽放,标准的贵族子弟,艾瑞亚字体。房间并不大,却随处可见一些古老的书籍,比如圣奥古斯丁的《天主之城》,圣阿约翰的《忏悔录》等,这些即便在一些声名显赫的修道院都未必能够看见的原装书籍,尤其是手抄本《诗篇》,已是孤本。 “你好。” “你好。” “把它jiāo给我。” “行。” 很简单的对话,索伦.贝克目光平静地看着莫,一名即将踏入神阶的nv子,史诗大陆多少年没有出现了?活了六十多年的索伦.贝克感慨不已,恐怕上一位nv子还要追溯到他的师父“红皇后”,那已经成为史诗大陆魔法师心中永远的传奇,在遥远的远东次大陆流làng。她曾说过,世界是一本书,而我们只是一张书签,不是主角,不是配角,只是自己。索伦.贝克看到了莫,蓦然明白了老师的意思,过去的一页已经落满了尘埃,是该出去走走了,可惜书稿《真理》还未完结。 莫神sè平静地接过来《诸世纪》,这本最强大之处在于可以预知未来,因此被拜占奥教廷列为黑暗**,牛皮制成的书页沾染着的鲜血已然泛黑,时不时闪过丝丝暗金符文,触手时,灵魂深处一阵颤栗,直觉告诉她,这是真的。莫默然接下,没有多言,转身准备离开。 “就这么走了?”索伦.贝克轻声笑着道。 莫转过头,眼睛中像似泛着黑sè的亮光,右手食指颤动了一下。 “你知道去哪?”索伦.贝克丝毫不惧莫的气势,神情淡定自若。 莫眨了一下眼睛,一言不发,迈开了步子,不大也没声音,从略显黑暗的廊道中静静走过:到哪里不是都一样吗? 走了?索伦.贝克从座位上缓缓地站了起来,遥望着夜空深处。这个时候,绝大数人的目光都在那里吧--神圣罗马帝国的一场决战。 破晓时分的索姆河犹如一条美丽的白丝带绵延向远方。 卡斯特罗与容克.斯帝林商量的结果便是在路易十四世的上游搭建一座浮桥,倒也不是想要水淹计,因为那压根行不通,兰德斯堡周围的地势虽然崎岖,但地形起伏并不大,更何况一味采取守势的路易十四世,挑选的驻地比较高,很难受到索姆河喝水的影响。至于在水里下毒,卡斯特罗与容克.斯帝林断然做不出来,因为下游至少还有百万人民饮用索姆河的河水。 清晨时分,容克.斯帝林一夜未睡,此时的jing神状态依旧十分良好,唯独令人意外的是,他在练字,字帖来自古老的东方国度,也是从小的时候,容克.怀利公爵教导他养成的习惯。修身养xing三十余年,他做的其实并不好,所以现在剩下的,他需要慢慢去做,当然前提是不能犯错,帝国终究是需要平定。 “对我而言,在战场上越战越勇的战士和在政界越老越jing明的对手,都是值得尊敬的对手。卡斯特罗,你要明白,路易十四世能够许你公爵之位以及两省自治的权利,为的是什么,不言而喻,谁都想做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但它只有一个,属于加洛林皇室。这世界少不了一些野心的疯子,但你不是。” 不是?卡斯特罗当时听到他这么说,神情恍然,联想到这两年的经历,有种错觉,这一切似乎都不真实:路易十四世居然希望自己能够退兵……这件似乎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居然发生了?政治yin谋?卡斯特罗自嘲地笑了笑,随即听到了下属们的报告,已经到达指定位置。是否行动?卡斯特罗忽然觉得这场战争有了那么一点意思。 也许吧,战争除了胜利以外,还总能让人类意识到自己的卑劣。 “报,发现敌营有所行动!” 哨兵的报告声音很响亮,打断了卡斯特罗的思绪。卡斯特罗当即决定先去观察一下敌情再说,毕竟有拉泽格尔负责坐镇指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至于索伦.凯莉与索伦.凯蒂丝都还在休息,况且她们也帮不上什么忙。 “呵呵呵,怎么还是他?”卡斯特罗笑着道,海里因希.佐藤当真是一名不怕失败屡败屡战的“好人”呐。 “敌军的人数并不多,大概只有五千余人,就凭这点人数,他们也掀不起什么大泽格尔略微思考了一下,大致解释了一下军情。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硬碰硬,实在找不出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对付路易十四世,而且前几日的you敌,效果也并不明显,此次五千人,拉泽格尔决定还是给他们点教训,然后“放水”。 “好吧,既然如此,我还是回去继续睡觉吧。”奥丁少爷打着哈哈说道,传说中的帝都黄金三叉戟也不过如此,见了海里因希.佐藤之后,他甚为愤慨,要是他在帝都,恐怕三叉戟也轮不到他吧?当然,愤怒贵愤怒,对于 o旁.拿破伦,他还是保持着足够的敬意,要是他绝对不敢独自面对古德里安家族两兄弟,腹黑而又yin险,但没想到在战场上依然打不过 o旁.拿破伦。看一个人的强大,要看他的对手是谁。奥丁少爷自然明白。 卡斯特罗嘴角扯动了一下,相当无语。 “这可是战场,奥丁。”拉泽格尔善意地提醒了一下,“睁着眼睛,总比死在睡梦中强一些。” 奥丁少爷跳了起来,出奇地没有破口骂几句,“谁说滴,睁着眼睛,我也可以睡。” “好了,奥丁少爷,你回去休息吧。不过,中午十二点之前,一定要来这里,到时如果情况依然如此,我们就商量一下如何强攻吧。”卡斯特罗开口说道,战争总是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 丁少爷收起轻佻浮夸的神情,点了点头。 拉泽格尔目送奥丁少爷离开军营,他走了,要么卡斯特罗需要带队去击败海里因希.佐藤,虽然jiāo手了几次,但拉泽格尔还是颇为担忧的说道,“小心,注意安全。” “放心,我还没那么容易死。”卡斯特罗平静地说道。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9章 宽恕乃胜利者的特权,仁慈是王者的冠冕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9章宽恕乃胜利者的特权,仁慈是王者的冠冕 ------------ 第329章宽恕乃胜利者的特权,仁慈是王者的冠冕 中午时分,在放跑海里因希.佐藤,宣告数日的you敌失败之后,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联络上容克.斯帝林,正式从南北东三个方面发动对路易十四世的进攻…… 战斗已经持续了将近五个时辰,到日落以后,惨烈的战斗还在继续。由网友上传== 当路易十四世将前锋jiāo给海里因希.佐藤的时候,他很快意识到了这是一种战略xing的失误,海里因希.佐藤被卡斯特罗的军队连番数次打败,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只疯狗,完全丧失了理智,带领前锋的骑士团率先冲击卡斯特罗的方阵,但卡斯特罗早早有了准备,那位曾经跟他温柔一晚的娘娘腔“梅姑娘”彻底ji发了海里因希.佐藤骨子里的竭斯底里,带头不要命的冲了上来,甚至没有注意到卡斯特罗与奥丁少爷嘴角挂着的浓浓嘲讽。 容克.斯帝林与东南边防军的将士们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趁着敌军前锋出击的缝隙,及时chā上,如一个阻拦洪水的堤坝牢牢地定在敌军的“喉咙之处”,令路易十四世的部队阵脚不稳,大部被困在军营中难以支持前方的部队。 但路易十四世的部队毕竟是神圣罗马帝国的jing锐,绝没有想象中那般容易“啃”下…… 怎么办?两军的统领都在思考着可能影响着战争走向的因素。 形势固然不利于路易十四世,但对方还有众多jing锐还没有来得及投入战场,至于海里因希.佐藤的前锋已然在卡斯特罗与巴库宁的联合打击下,有了溃败之势,但后方是他们的皇帝陛下,这群坚持到现在的士兵,以神圣罗马帝国为最大骄傲的老兵,有不能离开荣誉的贵族子弟,有担心逃跑而连累亲人的新兵,他们都在以他们的缘由坚持着战斗…… “这就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士兵们?”卡斯特罗悠悠一叹,在战场上流lu出如此怜悯敌人的神情,有可能会影响到军心,但他没有在意,这群士兵截然不同于拜占奥帝国的士兵,无论是阿斯派因.艾斯林拼凑的部队还是圣索菲亚军团的士兵,足够赢得他的尊敬。 “怎么于心不忍?”与他并排,骑着一匹海地思马的拉泽格尔,遥望着厮杀ji烈的战场,眼神中始终流lu着淡淡的冷漠。 这种冷漠并非是无情。卡斯特罗知道,拉泽格尔比谁都清楚每一个士兵都可能成为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但更多的士兵他们只能被牺牲在战场,微不足道。 “宽恕乃胜利者的特权,仁慈是王者的冠冕,现在,只有战斗。”拉泽格尔漫不经心地感叹道,多么宏大的一场战争。 卡斯特罗右手按在腰间的骑士剑上,奥丁少爷已经早早投入到战斗中去了,目前战果不错,剔骨刀的士兵们绽放的魔法异常绚烂,牢牢地控制着战场西南区域的局面,将敌军一半的兵力吸引在这片区域。 五个消失持续的战斗是什么感觉? 奥丁少爷没时间去想,只知道敌人一个接着一个杀了上来,怎么也杀不完,必须时刻yin唱着简单的魔法咒语或者手里捧着魔法卷轴,神经条绷得紧紧的,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倒地成为一具尸体,随时准备与敌人纠杀在一起,甚至连呼吸都有些上汽接不上下气,身体的肌 ou几乎僵硬,连动作都是下意识地本能行为。 神圣罗马帝国的新编第二军使用的是帝国专用的制式铠甲洛斯卡铠甲,这种铠甲的重量相对于一般的重甲而言由于采用了最先进的链式锁甲技术,减轻了20多斤的重量,但是对于一般士兵而言,持续作战五个小时,他们已然吃不消,甚至有些士兵直接将他们脱了,赤膊上阵杀敌。所以,随着局势的逐渐明朗,海里因希.佐藤光荣的战死在luàn军之中,他们的士气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怎么办? 路易十四世的脸sèyin沉地放佛滴出水来,一言不发地望着帐下的将领们,不少都下意识地低下头避开了路易十四世的凛冽目光,这个时候上战场无疑等同于送死!然而,在此之前,他们没人料到索伦家族临时拼凑起来的部队为什么会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此刻的战事似乎已经 i迫他们没有了过多的选择,堂堂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绝对不会投降,所以要么死战到底,要么突围。 “臣愿意领兵与叛匪死战到底!”帝国负责行刑的“刽子手”家族的族长伦道夫.比特亚踏出一步,沉声说道。 “臣也愿意领兵与索伦家族叛匪死战!”这群在帝都巴黎顿常年享乐的贵族们不少脸sè发白,双tui打颤,手掌不少沁出汗滴,但为了自己家族在帝国的权位,还是硬着头皮附和道,他们可不愿意被皇帝陛下等到秋后算账。 “约克,你的看法呢?”路易十四世将目光投向了现任宫廷首相佛朗索瓦.贝特.约克,询问道。 这位名字在拉丁文语中寓意着“手持利剑的守卫天主”的约克一直躬身站在离皇帝陛下桌案最近的位置,眼睛半眯着盯着地板,听到皇帝陛下的问话后,淡淡的说道,“恕臣直言,臣建议突围。” 平地起惊雷。 刚才叫嚣着死战到底的贵族们一阵议论,尤其是伦道夫.比特亚甚至有冲过的迹象,不过,被路易十四世以目光制止,至于其余人自然不敢luàn动,这位佛朗索瓦.贝特.约克可是皇帝陛下以前的老师,得罪了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其他人还有别的建议吗?”路易十四世掂量着两种方案,对于死战到底,并没有多少信心,对于突围,他有些犹豫,吃了败仗逃跑,堂堂一国之君的尊严放到哪里? “陛下!”这时,刚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耶利基里从营帐外推开了shi卫的拦阻,闯了进来,原本鲜亮的铠甲被染红,chā在腰间的骑士剑,卷了剑刃,右手手中高举着一封印着 o旁家族圣十字徽章的信件。 “什么事?”路易十四世的语气不怒而威,浓密的眉máo紧紧皱。 “陛下,这里是我家主人 o旁.拿破伦公爵的一封信,希望您能过目!” o旁家族的家臣耶利基里毫无畏惧地朗声答道。 “传上来。”路易十四世眉头紧锁,不知道 o旁.拿破伦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心中隐约意识到,难道他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等他huā了五分钟的时间从头到尾看完信件之后,后背甚至有一层冷汗, o旁.拿破伦的计策不可谓不绝妙,连他都找不出任何反对的理由,“向西北方向突围!” “陛下!”伦道夫.比特亚高声呼道,“不可退啊!” “朕意已决。”路易十四世摆了摆手,“伦道夫.比特亚侯爵不必多语。”随后,他任命了耶利基里为战事副总指挥,与基督山公爵和安顿侯爵一道,负责突围。这一刻,帝都巴黎顿的贵族们才意识到 o旁.拿破伦的强大影响力。 “奇怪,对方的军阵似乎变了啊。” 拉泽格尔结合各方面传来的消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路易十四世军营内外的变化,这得益于魔法发报机的强大,能够将战场上的很多消息传回指挥部,供指挥者参考,同样各种繁琐的消息中有可能是错误信息,这需要指挥者自行判断。 “什么意思?”卡斯特罗疑huo地问道,虽然对路易十四世的攻击处于轮换期,但依旧保持着强大的火力输出,对方不可能这个时候发动反击吧?这貌似也ting符合基督山公爵的指挥风格。 “不对劲啊,基督山公爵的指挥风格,我曾特地研究过,至少他应该不会摆出如此阵仗。”拉泽格尔目光在军事地图上逡巡着,指着地图的左上方,解释道,“基督山公爵习惯于防守反击,不可能在这里将兵力收缩。” 卡斯特罗看不懂军事地图,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拉泽格尔的信任,迟疑地说道,“鹰王可能要逃?” 鹰王,卡斯特罗与奥丁少爷给路易十四世取的代号。 “很可能。”拉泽格尔中肯地点头道,“确切地说,应该是突围。” “突围?这不就是逃跑吗?”卡斯特罗笑了笑,“那鹰王可能往那个方向跑呢?” “西北。”拉泽格尔自信地答道,路易十四世如果逃回帝都巴黎顿,那么他的君威将可能dàng然无存,毕竟在帝国哪怕是太阳王路易都吃过败仗,但这位朝着他努力的路易十四世刚登上皇位,肯定会汇合 o旁.拿破伦再次反扑,有一点,拉泽格尔始终存在着一丝疑huo,路易十四世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做出了撤退的决定? 卡斯特罗没有出言反驳,神情愉悦,“好,我这就带领一支部队去捕捉鹰王!”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30章 【莫】来了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30章来了 ------------ 第330章莫来了 战争,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总会伤害到很多人…… 在这场被后世记录于史册的帝国索姆河战争中,历史学家们多频率的使用了一个词“勇猛”来形容卡斯特罗、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一方士兵的战斗,其中容克.斯帝林的着墨最少,但实际上没有他和东南边防军对敌军jing锐部队的牵制与打击,就算是卡斯特罗战至最后的一兵一卒也未必能够攻破路易十四世的大本营。e^看如今,路易十四世突然选择撤退,这出乎了意料的决定,索伦.凯蒂丝听到后并没有质疑拉泽格尔的判断。西北突围,这意味着容克.斯帝林及其部队可能要承受住对方更猛烈的进攻。 他能坚持住吗? “报,对方的一支jing锐部队约莫三千人突入我军本部!” 容克.斯帝林站在军事地图前,手指在地图画了一个箭头,想要一举击溃我?容克.斯帝林嘴角不自觉地上翘,对于路易十四世的冒险行为相当不屑,“命普拉帕萨带队将敌军剿灭!” “报一支敌军jing锐意yu强渡索姆河!” “多少人?” “大概一万人!” “好大的手笔!”容克.斯帝林不禁赞叹道,沉溺于帝王权术的路易十四世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气魄?抑或一向谨慎的基督山公爵将军转xing了?容克.斯帝林认为后者的可能xing极小,他可是在帝都巴黎顿深造的时候,听过他不少军事理论课,跟他下过几盘纳尼亚战棋,虽然输了,但好歹对他的风格有所了解,六十多岁的他,基本上没有可能突然转变作风。或许,还有另一名军事专家在参与这场战争? “命苯杰戈明率领近卫军虎卫拦住他们!” 容克.斯帝林皱眉,下令先将这个消息传给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而后亲自走出营帐,策马来到一处高坡,借助伽利略望远镜观察着战场的形势。总体而谈,联军还是占据了上风,但路易十四世的主力并没有受到太重的打击,尤其是那位准备率领部队强渡索姆河的将领,勇武不凡,应该是皇家黑鹰军团的托马斯.安顿侯爵。 忽地…… 容克.斯帝林的眼睛骤然一眯,托马斯.安顿侯爵的队伍后面居然有一名圣魔导师与七名魔导士?难道他要准备什么大动作?不好!容克.斯帝林忽然想到了战争魔法卷轴,这东西会造成大面积的杀伤,而且最重要的是,路易十四世根本不缺这东西,帝都巴黎顿百年积蓄的战争魔法卷轴绝对可以将整个兰德斯城堡夷为平地。 “佐德拉,立即提醒拉泽格尔与卡斯特罗注意敌军动向,防止敌军不计伤亡使用战争魔法卷轴!” 话音未落,战场的西南便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一团巨大的火光冲天而起。 这令很多人感到震惊,愤怒,并带着一丝无奈! 这也超乎奥丁少爷的预料,而且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属于剔骨刀的战场! 没有任何准备的剔骨刀,损失惨重,一小半将近一千余人在爆炸中直接身亡,受伤者更是超过了半数。战争魔法卷轴的威力尽显无遗,要不是旁边的一名持盾的士兵及时挡在奥丁少爷身前,要不是另一名士兵及时将奥丁少爷扑倒在地,要不是奥丁少爷倒下的地方正好是一块洼地,要不是他本来距离爆炸中心还有一段距离…… 绝不可能被冲击 o重创昏mi…… 卡斯特罗在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表现的异常震怒,手指紧紧捏在一起,手臂额头上青筋暴起,但很快恢复冷静下来,眼神平静的可怕,仿佛是一条择人而噬静静盘在树上的毒蛇。 “卡斯特罗,我们亲自上去压阵,不然我们恐怕要输了。”拉泽格尔眉宇间闪过一丝急躁,慎重地说道。 “果然啊,狗被 i急了是会跳墙的。”卡斯特罗忽然自嘲地笑了笑,拜占奥教廷的教皇貌似自身难保,如何能制裁得了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这恐怕连梵特兰蒂冈的牧首格列高利三世都无可奈何,“拉泽格尔,你在这里指挥,谨防路易十四世再次出狠招,我去。” “那你多保重!”拉泽格尔凝望着战场,表情凝重,战争魔法卷轴,这种大规模杀伤xing魔法卷轴,谁知道路易十四世还有多少。 “别跟永别似得,”卡斯特罗调侃道,“我还会回来的,并替死去的兄弟们报仇!” 拉泽格尔笑着轻轻点了点头,目送他的背影汇入宏大的战场上,这一刻,他有了一个莫名的念头,这一战,我们会胜利。 《黑暗事典》,又被称之为“黑暗圣经”,有《四海文书》、《黑暗宗教史》、《神祇的暗面》与《诸世纪》,四本羊皮书组成,传说拜占奥教廷的圣子耶稣便是被此书钉死在十字架上,自mén徒犹大叛变后,就彻底没了踪影。 如今,莫机缘巧合之下集全了它。 什么是黑暗的力量? 得到《黑暗事典》的莫却发觉更加的mi茫,眼神宛若一个漆黑的黑dong,里面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 她右手静静捧着它,左手遥指着远处,却不知道想要做什么,甚至她连她自己为什么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里都不知道。 兰德斯堡的城墙挡住了她的去路。 如果说人间隔开了地狱和天国,那么一座兰德斯堡能挡住什么? 恍惚间,莫觉得应该继续前进,前进…… 所以,她轻易地走过了兰德斯堡,护城的shi卫们有的没有感觉,有的只是感觉眼前飘过一个白sè的东西,有的只是下意识地感觉到了心底一冷,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兵器,神经兮兮的观察着四周…… 清风吹过,一丝血腥的味道令莫眉头轻轻皱起。 鲜血,杀戮,只是一种罪恶。 莫抬起头,怔怔地望着索姆河的对岸,仿佛是另一个地狱…… 为了生存,就必须杀戮,对吗? 莫清秀的脸庞上绽放出一个mi人的微笑,脚步轻轻踏在水面之上,柔弱的身影带着一往无前的强大气势。 对峙中的费洛雷斯.马特与迪马利亚同时微眯起眼睛,看了一眼远处天边那道渺小的身影。 他她是谁? 卡斯特罗若有所觉的回头想要找到这种突兀莫名的感觉来自何方,却发现战场上只有敌我的士兵,如若不想死,那么只有杀!毕竟,一个人的力量在战场的作用实在太过微弱,卡斯特罗在连续杀死七名士兵,身边渐渐汇聚起一批从战场幸存下来还能战斗的士兵,形成了一股力量,穿chā在敌军的阵线之中,一时,杀伤不少敌军。不过,敌军的指挥官明显不是菜鸟,有着极高的战斗素养,在经历一段时间的慌luàn后,很快纠集起一批士兵,与卡斯特罗进行对抗。实际上,这也是战场进行了现在的趋势,即便是负责阻击路易十四世撤退的东南边防军,也基本上形成一个个小团体在战斗,少则三五个人,多则上百至千人,如若不是容克.斯帝林为了防止敌军再次使用战争魔法卷轴而下令分散防御,他们绝对不会让敌军前进一步! 这也是东南边防军的骄傲所在…… 路易十四世听到下属报告有一名顶阶高手踏河而来,所过之处,我军士兵无缘无故地陈片倒下,再也没有站起,而敌军士兵却是获得好好的,其中皇家魔法学院副院长圣魔导师托马斯.斯蒂达尔更是建议路易十四世暂闭其锋芒,毕竟这里除了费洛雷斯.马特以外没人能够在近战中对抗如此厉害的高手。然而,路易十四世只是冷哼了一声,说道,如若你们连一个nv子都挡不住,回去之后,你们应该知道如何。托马斯.斯蒂达尔顿时惶恐,跪倒在地,说道,臣自当拼尽全力,海里因希.佐藤虽然战死沙场,但难保不会出现另一名比他还要变-态的人物接手帝国检察院检察长一职,到时不止是他自己,甚至整个家族都在劫难逃。 莫来了。 当战场以另一种奇怪的局势进行着的时候,卡斯特罗肯定有什么特别的转机,并有利于己军的势力加入到了战局之中,只是没想到只是一个人,居然会是她! 此刻,莫追寻着渗入灵魂深处那股熟悉的感觉,不断收割着敌军的士兵的灵魂,脑海中却想到了当年遇见一名强大的魔法师,后来得知她便是“红皇后”,曾经说过的一个问题:“人类的奇怪之处吗?”当时“红皇后”的回答,“他们急于成长,然后又哀叹失去的童年;他们以健康换取金钱,不久后又想用金钱恢复健康。他们对未来焦虑不已,却又无视现在的幸福。因此,他们既不活在当下,也不活在未来。他们活着仿佛从来不会死亡;临死前,又仿佛他们从未活过。” 如今,莫觉得明白了,朝着卡斯特罗嫣然一笑。 朝着黎明的方向,只须在黑暗中前行。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31章 终于逝去的人,终将失去的人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31章终于逝去的人,终将失去的人 ------------ 第331章终于逝去的人,终将失去的人 “你来了。” 骑在一匹红棕sè海地思马上的卡斯特罗,额头满是汗滴,眼神中闪过一丝欣喜,自从上次她重创离去后,便一直没有消息,虽然心底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但见不到人,依旧担心不已。 “我会帮你赢得这场战争。”莫语气平静地说道,绝美的容颜一时间成为战场上最靓丽的风景,不少士兵都下意识地放松下来,反正敌军士兵随着她的到来,能撤的都撤了,没跑掉的都倒下了,至于她与主帅卡斯特罗之间的对话,他们都或多或少地听着,却也没人敢chā话。 卡斯特罗笑了笑,看着她的眼睛,随即很有默契的笑了笑,“好吧,我相信你。” 莫又走近了几步,手里捧着一本不断散发着丝丝黑气的羊皮书卷,上面不断浮现出一个个透明的人儿,貌似是刚才她在战场上收割了xing命的士兵,“如果有一天,人成了神,那么神是人吗?” “不清楚。”卡斯特罗讪讪一笑,脑海中思绪却飞到了很久很久之前,她总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nv神,高高在上,“或许,不是吧。” 莫手掌轻轻在《黑暗事典》书页上摩挲着,低声问道,“在你心中,上帝是什么模样?” “上帝,我从来没有承认它的存在,也没有否认它的存在。”卡斯特罗神sè闪过一丝嘲nong,“无论它存在还是不存在,人总是生活在人群中,而非上帝编织的天国梦乡抑或恶魔的堕落地狱。有一句叫,认识的人越多,越喜欢狗。” “上帝是一条狗吗?”莫轻轻叹息了一声,笑着道,“很新奇的论断。” “狗忠诚于人,信徒忠诚于他们心中的上帝。”卡斯特罗不知不觉与莫探讨起某些神祇的问题,由战场的情况有感而发,道,“也许,世界就是这样,那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完全不依靠外力悬停在半空的莫往前一步,右手右掌伸出,挡住了shè来的几根泛着寒光的利箭,静静地将它们停下,并粉碎成灰,而后身影向前,飘向路易十四世的大本营,准备擒杀路易十四世。 卡斯特罗望着她的背影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吼道,“杀!”,带领军队跟随着她往敌军大本营杀去。 容克.斯帝林的部下,如苯杰戈明率领近卫军虎卫,能够准确的意识到他们主将的意图,并将之贯彻,一点点的扩大战果。所以总体而言,卡斯特罗统帅的军队经历过短暂的慌luàn后,又很快稳定了战局,尤其是容克.斯帝林及时的命令,出动了几名“信条”杀手重点狙杀了托马斯.安顿侯爵队伍中的魔法师,避免了敌军再次动用战争魔法卷轴造成了重大伤亡。 实际上,托马斯.安顿侯爵亲率一万余名jing锐士兵在敌阵中来回冲击的时候,明显意识到其实双方的差距并不大,尤其是在气势上,容克.斯帝林一方明显占据着优势,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要知道帝国第二军可是由帝国十大jing锐军团之一的黑槿huā军团与皇家黑鹰军团改编而来,战斗力并不逊sè与东南边防军,但他们忽视了作为边防军,他们往往是经历过生死之战的,比如偶尔的深入帝国获取情报。托马斯.安顿侯爵果然想不通,但也是一位优秀的将军,果断在来回冲击效果不大,甚至可能被容克.斯帝林的军队分割包围,下令回防本营…… 想法是好的,但此时的路易十四世正处在怒头之上…… “什么?你们连一个nv人都挡不住?”路易十四世的神sè闪过一丝暴怒,眼神宛若一把锋利的小刀剐过军营中的每个人。此时的战局,出乎了他的预料,原本预计可以暂时退敌的战争魔法卷轴居然没有起到意料之中的效果,造成局势有些糟糕。 底下的将臣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了一声,只有少数几人依然无惧,其中“刽子手”伦道夫.利比亚侯爵更是想要请战,佛朗索瓦.贝特.约克站立在离路易十四世最近的地方,瞥了一眼他后,依旧漫不经心的眯着眼睛,双手放在衣袖中,沉默如故。 路易十四世冷漠无比的打量着上下的群臣,难道偌大的一个神圣罗马帝国只有一个 o旁.拿破伦可以值得信赖?都是一群废物…… 托马斯.安顿侯爵一脚踏入路易十四世营帐的时候,就意识到了情况有些不对,瞥了一眼宫廷首相佛朗索瓦.贝特.约克,对方猛然睁开了眼睛,随即,托马斯.安顿侯爵感觉一丝不妙,但没有停步,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半跪在地,低着头沉声道,“陛下,臣剿敌不利,愿请罪。” “请罪?”路易十四世冷笑着,质问道,“输了,还有脸回来?” “臣辜负陛下厚望,请陛下重罚!”托马斯.安顿侯爵额头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后背已经湿了,这个时候,他隐约认识道,这次皇帝陛下是真的怒了。 “来人!托马斯.安顿侯爵贻误军机,消失待战,把他拖出去斩首,以敬军威!”路易十四世冷声道。 “陛下,陛下……”被几名冲进来的shi卫夹住胳膊往外拖的托马斯.安顿侯爵高呼道。 “陛下!”佛朗索瓦.贝特.约克意yu建言时,路易十四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诸位大臣,不必为他求情,此战要是输了,该死的人都会死!” 托马斯.安顿侯爵没有意外的死了…… 然而,没多久…… “报,对方距我军本阵还有五千米(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