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6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6部分
黑暗牧首-第86部分作响,不远处遥遥可以望见敌军的身影。在此之前,他跟索伦.凯莉偷偷momo地渡过了索姆河,在卡斯特罗与索伦.凯蒂丝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潜伏到了敌军的前线,美其名曰,擒贼先擒王。 “阿梵达,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索伦.凯莉盯着不断向前推移的敌军阵线,左手紧紧攥着几根野草,右手握着一根蓝sè妖姬魔法杖,前方不远处她放置了几枚魔法卷轴,只要敌军一来,她就立即可以引爆,给敌人一个“惊喜”。 “小姑,我们回去吧。”索伦.阿梵达哀求道,有些后悔怎么一时冲动就跑到了前线来了。 “不行。”索伦.凯莉生冷的拒绝了他,不耐烦地说道,“要回去,阿梵达,你自己回去,你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是个男子汉,就不能坚毅点?这点阵势就把你吓怕了?” “小姑~”阿梵达转过头,望了一下背后,一个人也没有,他顿时就害怕了。这名从未亲身体验过战争的孩子,这一刻,忽然感觉到了战场实在太可怕了。 “趴下!”索伦.凯莉注意到对方前锋中有几名刺侯正在往这边巡逻,按低阿梵达的身体,以免被敌军发现。然而事实上,她们的潜伏技巧一点都不高明,想要瞒过jing锐的刺侯实在太难。 “什么人?”一名骑在棕sè马匹身上的刺侯高喊质问道,另两名刺侯已经做好了攻击准备,一旦发现不对,肯定会立即出手。 索伦.凯莉犹豫了片刻,遇到这种意外情况,有些糊涂,怎么就被发现了呢?但接下来,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现在就出手的话,待会肯定杀不了对方的首领,据听说他是上次抓捕姐姐索伦.凯蒂丝的海里因希.佐藤。阿梵达则拼命地把身体往草丛里缩着,在这一刻这位都柏林城堡的小诗人,可没了所谓的英雄情怀,全身瑟瑟发抖。 “咦”,对方的刺侯很显然对一个漂亮nv人和一个小孩子窝在草丛中感到十分惊讶,尤其此时正值战争期间,一时间愣了愣,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他们曾经斯图亚特.贝里斯特勋爵手下的士兵,军纪还是相当严明,经过三人简单的商量,他们派出了一个人回去禀告海里因希.佐藤公爵大人,也即是此次帝国第二军骑士团的团长。 索伦.凯莉见对方并没有想要杀她,一颗即将引爆魔法卷轴的心暂时恢复了平静,不过,她仍在仔细思考着接下来该做些什么,“怎么办?”一直回旋在她脑海中,但一点头绪也没有。阿梵达经历初期的慌luàn之后,终于抬起头,随即又低了下头,手掌摩挲着,牙齿还是止不住的打颤,这可是战场!是会死人的! “你们跟我们走,我们海里因希.佐藤公爵大人想要见你们,问你们几个问题!”很显然,这三名刺侯并没有将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当成敌人对待,甚至言语中还略带一丝恭敬,毕竟,索伦.凯莉的打扮相当清纯,而且相貌与身材都相当完美,而且阿梵达一身华贵的袍子,一看就知道是某个贵族家族的少爷,他们可得罪不起。 “不去!”索伦.凯莉深吸了一口气,心底渐渐镇定下来,要是去见了海里因希.佐藤,对方肯定会一眼认出自己,到时索伦.阿梵达与自己恐怕chā翅难飞。 “嗯?”问话的刺侯没有料到她拒绝的如此干脆,再次仔细打量了一番对方,猛然发现了她们xiong前的黑麦huā徽章,“抓住她们,她们是敌人!” “啊!?”另两名刺侯与索伦.凯莉几乎同时发出惊呼声,只不过前者很快反应过来,手挥舞着长枪杀了过来,而后者只来得及释放一个小型的火爆魔法,除了一“砰”以外,手臂已经被重重锤了一下,蓝sè妖姬魔法杖已经掉落在地,已然束手无措。 阿梵达下意识地捂住⑴ ⑶8看書網他睁开了眼睛,发现对方的长枪全部指着索伦.凯莉,“放了我小姑!” 哪知对方刺侯只是看了一眼,便示意身后的刺侯下去将他们双手绑起来,后者犹豫了一下,下马,废了很大力降服索伦.阿梵达,手臂火辣辣的索伦.凯莉想要阻止他们,奈何身旁有两名刺侯的长枪指着她,令她不敢luàn动。就这样,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还没杀一个敌人,却悲剧地成了俘虏。 “报,发现敌军抓到了两个人!” 正在卡斯特罗摆好阵势,计算着对方什么时候来,前方传来了一条特别的军情。这个时候,谁还敢在这里?卡斯特罗心底奇怪,再次询问了一下士兵,有没有看清是什么人,对方答道,是一名nv子和一个小孩。卡斯特罗越发疑huo,接过副手索特méng塔的伽利略望远镜,瞄向远方,一看到他们两人,心底暗呼,“什么!?” “传令下去,全军立即前进!”卡斯特罗急不可耐地下达了命令,这个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去计较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为什么会在这里,“迪马利亚,跟着我去救人!” 迪马利亚点了点头,两人的马匹渐渐从大部队中脱离出来。当然还有另一名féi胖的男子忸怩着驾着马,一脸惶恐地远远跟着他们:不知海里因希.佐藤还记不记得索伦家族府邸那一抹柔情的服shi。 “怎么回事?” 后方埋伏接应的容克.斯帝林注意到了卡斯特罗前部的这一异常举动,十分纳闷,很快,前方传来卡斯特罗的解释。饶是一向淡定的容克.斯帝林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眉头也紧皱,他们怎么来添luàn?不过,他没有丝毫犹豫,十分果断,下令道,全军继续立即做好准备,尤其是魔法师部准备好魔法卷轴。此刻,容克.斯帝林不由的攥紧了拳头,现在无法改变埋伏地点,只希望卡斯特罗能够顺利救下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并且成功地引you敌军上钩。 “索伦.凯莉?” 海里因希.佐藤的亮光一闪而过,随即大笑起来,“哈哈,没想到堂堂索伦家族的二小姐,居然主动送上mén来!真是令我无比愉悦啊!” “呸~”索伦.凯莉朝着他重重地吐了一口痰,只可惜距离有点远,狠狠地说道,“海里因希.佐藤,你这个卑鄙小人,有本事,你放我了,我定杀个你哭爹喊娘!哦,我忘了,你貌似没有娘,就tm狗娘养的!呸!” “哼”海里因希.佐藤的桃huā眸中杀意弥漫,不过望着索伦.凯莉貌美的身体,笑了笑,晚上看我怎么好好宠幸你,“来人,把她嘴堵上!”说完,他从怀中掏出一枚洁白的手帕,扔给了士兵。身后站立着几排蓝衣执法者,当然还有一名枯瘦的老者,他的名字叫赫尔曼.耶利斯,赫尔曼家族的第一高手,当然也是帝国检察院的jing神支柱! “放开我小姑!”此时,索伦.阿梵达ting身而出,“义正言辞”地高声道! “呃”,海里因希.佐藤留意起这个先前被忽视的小孩子,年纪并不小,首先排除了是卡斯特罗孩子的可能,随后他疑huo的望向刚才的刺侯,后者摇了摇头。 “报,前方发现大股敌人!” 海里因希.佐藤抬起头,一双桃huā眸中泛着冷冽的杀气,没想到敌军这么快就送上mén来,竟然想死,那我就送你一程:“传我命令,全团骑士注意,以冲锋阵形,一举击溃敌阵!” 马蹄声渐渐轰鸣。 卡斯特罗自然知晓敌军的实力,三万余名jing锐骑士,将近五千多米的距离,他们几乎可以毫不费力的冲上来,但此时,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实际上,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的临时出现捣luàn了局势,这对于卡斯特罗而言,未必没有好处,因为这样让敌军短暂地停留了一下,再次冲锋的时候,力量会稍微弱一些,而且更有可能将海里因希.佐藤引入陷阱。 “冲!”卡斯特罗振臂高呼,身后的士兵们喊道,只不过声音明显不齐,此时不少士兵已经被吓的脸sè苍白,差点就栽倒在地。 ………… “大人,这可能是敌军的陷阱!”一名身穿金sè镶黄丝袍子的中年人提醒道。 “噢”,海里因希.佐藤眼神不善地打量着这名 o旁.拿破伦特地“放”在他身边的棋子,“耶利基里伯爵,不知你有何高见?” “不敢,不敢!海里因希.佐藤公爵大人,英明神武,领军有道!”耶利基里立即噤若寒蝉,一路上他几次发表意见,其中一次被鞭打100,一次被掉晒一天,至今伤犹在。真是记忆犹新! “那就好!”海里因希.佐藤冷声道,要不是顾忌 o旁.拿破伦,他早就把耶利基里给杀了,罗哩罗嗦,实在烦人。 ………… “咦?”海里因希.佐藤望见那个当先冲刺的身影,轻声的疑huo道,随即眼睛眯了起来,既然来了,就不要回去了,翻身下马,转过头,躬身对着身后的枯瘦老者说道,“老剑圣,麻烦您了!” 老剑圣赫尔曼.耶利斯并没有答话,手中紧握着一把铁剑,缓缓地向前踏出一步,锁定了前方的迪马利亚。 巅峰对决,一触即发!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5章 出击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5章出击 ------------ 第325章出击 “来得好!” 海里因希.佐藤真想为英勇的卡斯特罗喝彩,英雄救美这幅荒诞不经的画面居然出现在了战场?佐藤的桃huā眸中的笑意越发浓了,只不过多了一丝嘲讽,随即下令身后的蓝衣执法者全部出击, 只留少数几人守在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身边,自己同样没有亲自上战场杀敌,因为他自知不是卡斯特罗的对手,没必要上战场跟他拼命。 “快放我了,不然我的叔叔卡斯特罗一定会将你大卸八块扔出去喂狗。”索伦.阿梵达一脸愤怒的说道,稚嫩的脸上退去了惊慌,略显沉着。 喂狗?海里因希.佐藤很想笑,事实情况是,卡斯特罗已经陷入蓝衣执法者与帝国第二军的重重包围之中,想要杀出来谈何容易。 刚一接触,卡斯特罗便知道对方的实力明显不俗,握枪的姿势,又平又稳,战斗的神态,坚毅不屈,不过对于一个时常被天国杀的杀手刺杀,时刻生活在死亡边缘的人来说,这没有吓退他 ,只不过如若给他选择的话,他很难如此狠心地杀死这群士兵。正如容克.斯帝林所说,我们固然战争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但毕竟会有太多无辜的人为它牺牲,你的,我的,或者那些与你我无 关的陌生人。卡斯特罗深以为然。 然而,为了某些人他必须获得胜利………… 赫尔曼.耶利斯,年轻时便以镜.辟天与逆龙斩两项绝技闻名整个史诗大陆,只不过老了、赫尔曼.戈林接手帝国检察院之后,就一直待在帝国检察院的底层,那间属于他的小黑屋中 ,每日几块黑面包。生活简朴至极,简直达到了无yu无求的境界,只不过这些年过去了,实力有没有退步。 迪马利亚感受到赫尔曼.耶利斯的强大气息后,二话没说,直接从马上跃起,凌空朝着赫尔曼.耶利斯的头顶劈下,后者脚下一踏,身体拔高,手中的铁剑绕着浴血而歌兹啦作响,半空中 两人短暂一触后立即分开,落入厮杀的战场中。 气势,决定了他们的实力!两方的士兵们都自觉地远离他们,即便从他们身边经过,都默契地保持了冷静,加快了马匹的速度,等到了一旁才拼命。 两人彼此打量着对方,赫尔曼.耶利斯,一米六左右,黑sè的长外袍,身体佝偻着,脊梁却ting直着,浑浊的眼神,仿佛昏昏yu睡。就这样的一名老者居然能够与迪马利亚不分胜负,连远处观战 的容克.斯帝林都大感意外,却更加心忧,这样下去,对卡斯特罗毫无疑问是十分不利的! 浮光掠影。 迪马利亚与赫尔曼.耶利斯的战斗远非想象中的那般惊天动地,唯有速度令人目不暇接,太多的士兵都没有感觉到他们从身边经过,更有几名士兵等到他们从肩膀上踩过才恍然意识到,只不过 这一愣神,往往是他们丧命之日。 战马嘶鸣,喊杀声依旧在绵延着。 赫尔曼.耶利斯在前,迪马利亚在后,除了兵器的相jiāo以外,他们到目前身体上没有一丝接触,身影从这里恍惚间就到了那里,而后又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远方。 很快…太快…… 卡斯特罗不得不惊叹,这就是史诗大陆顶尖的力量吗?与之相比,自己就像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如此弱小! 海里因希.佐藤看到这种情况,神sè变幻不定,他自然知道卡斯特罗身边有一名强大的扈从骑士,但他没料到连他最后的底牌赫尔曼.耶利斯都只能与他打成平手,早知道就应该从路易十四世 陛下身边多调遣一名圣骑士,如今,他望了望战场,起初局面占优,卡斯特罗的属下士兵只有少数能够抵挡住骑士的冲锋,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骑士已经陷入了战场的泥沼之中,根本无法冲锋 ,所以卡斯特罗一方已经渐渐开始缓过神。 如若在这样下去,形势很不利………… “检察长大人,耶利基里建议放弃与敌人纠缠,暂时后撤!”耶利基里能够得到 o旁.拿破伦的赏识,跟随海里因希.佐藤上前线,自然有其过人之处,比如现在,只要己方后退,等到路易十 四世大军一到,卡斯特罗的军队必然死路一条。 “后撤?”海里因希.佐藤冷笑着,现在这个时候,卡斯特罗陷在重重包围之中,已经受了点轻伤,估计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被士兵斩杀!他不死,怎么能撤退!? “再等等!” 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被押解在后方,只有十几名士兵在看管着她们,但是由于索伦.凯莉的嘴巴被封上,高阶魔法自然无法释放,不过,一些低阶魔法,比如火球术。索伦.凯莉经过初 期的慌luàn,目前总算找到了一个办法,所以偷偷momo小心翼翼地烧断了绳索后,耐心地等待着机会。索伦.阿梵达则老实地呆在凯莉的身旁,直到小姑不断眼神暗示他,他才忽然意识到,小姑 可能有动作! ………… ………… 索伦.凯蒂丝收到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被敌军俘虏的消息后,依然云淡风轻,站在兰德斯承城堡上遥望着索姆河对岸的厮杀。索伦.陆斯恩站在他的背后,后方的事情有司古都.奥勒留 负责,比如扣押在都柏林的大大小小的贵族们,比如征兵,比如防止 o捷尼亚郡的赫尔曼家族与海里因希家族纠集武装从背后给索伦家族一刀。 “陆斯恩,你下去仔细安排好救援船只,前方很可能需要支援。” “这………”索伦.陆斯恩本以为索伦.凯蒂丝会恼火,但她却如此平静。 “索伦.凯莉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她必须对自己负责,这场仗不能因为她而输了!”曾经身为索伦家族族长索伦.凯蒂丝冷神态漠,目光眺望着远方,开口说道。他会救下她们吗? “陆斯恩,明白。”索伦.陆斯恩心头一惊,躬身答道,缓缓退下城楼。 ………… ………… 卡斯特罗陷入了险境,一个人面对将近百名骑士的纬度,饶是他的动作灵活了,但如此迅速的移动,还是造成了体力的很大消耗,心中不由感慨,什么时候要是能够达到迪马利亚与赫尔曼.耶 利斯的境界,可以在半空如履平地。随即,他自嘲地笑了笑,有生之年只要能够好好活着就不错了。 海里因希.佐藤见到如此情况,自然大喜,命令士兵们不要放松,一定要把卡斯特罗给杀死!对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他倒没怎么在意了,随着前方战事的节节推进,距离胜利已经不远 了!他身后的士兵也大多关注着战场,索伦.凯莉慢慢地低着头躺在了索伦.阿梵达的xiong膛里,趁机阿梵达扯掉塞在她嘴里的手帕。深呼一口气的索伦.凯莉,开始慢慢轻声yin唱着一个大型魔 法咒语。 狱.焚。 一大片暗红sè的火光“噌”的一声从敌军士兵的脚底下冒出,索伦.阿梵达下意识地靠紧了索伦.凯莉,紧接着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后方。 海里因希.佐藤回过头,目瞪牙龇,这怎么回事?谁放了她? ………… ………… 容克.斯帝林注意到己方士兵们已现颓势,如若在不前去支援的话,很可能会引起溃败,所以他当机立断,在敌军没有到达预定的埋伏圈时,只能做此抉择。实际上,这场战争,他们表现的非 常好了,剩下的就jiāo给东南边防军的士兵吧! “出击!”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6章 这一战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6章这一战 ------------ 第326章这一战 不得不说,容克.斯帝林的时机把握的非常准确。15 卡斯特罗所率领的士兵放佛见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士气高涨,信心倍增。反观佐藤的骑士团虽然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场厮杀慢慢调整好了战斗状态,但是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容克.斯帝林的东南边防军的实力并不弱于他们,而且他们此时陷入了卡斯特罗所部士兵的泥沼中,想要chou身已经太难!如若不是平时训练有素,他们很可能陷入各自为战的境地,在hunluàn开始不久,他们也渐渐开始不惜一切代价朝着某个固定方位开始重新集结,避免被东南边防军蚕食掉。 这一次,海里因希.佐藤输的很惨………… 索伦.凯莉的突然发难,令佐藤的脸sè一瞬间难堪之极,别人或许不知道她的水准,他却十分清楚,这位有着魔导师实力的索伦家族的二小姐,曾经胆敢挑战过 o旁.拿破伦,在释放完高阶火系魔法狱.焚后,再次丢出了一颗重磅级的魔法卷轴,禁咒疯狂冰咆哮,在短短几分钟内重创了佐藤所部后方阵线,连带着佐藤要不是躲闪及时恐怕小命也不保! 卡斯特罗抓住这个空档,终于从重重包围中杀去,身上已经被鲜血染红,不止是他自己,更多的是敌人,策马杀到虚脱的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身边。 他冲着她笑了笑。 她朝着他笑了笑。 人生呐,当如初见多美好。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慕尼黑城。 “前方有新消息了?”从妻子成功升格为母亲的容克.米尔塔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与母亲容克夫人的心结解开之后,她和她关系亲密了许多,哈布斯堡.容克.诺亚可是她们共同的心肝宝贝。 “昨天结束了。”容克夫人心中感慨嫁出去的nv儿就像是破出去的水,即便是自己的亲生nv儿也不行,幸好,那个小子在兰德斯堡,不然两个人一台戏,估计容克家族就不是自己所能主宰的了! “结果如何?”坐月子的米尔塔懒得起身,不过她是一名jing神世界的帝王,这样的日子自然也不会感到无趣。 “胜利了。”容克夫人的语气依然平淡,至少听不出赞赏。 “我知道。”米尔塔似乎故意说了这么一句,待到母亲容克夫人看完诺亚,走了之后,才嘴角微微向上勾起,思考着,接下来,他所要面对的就是 o旁.拿破伦,他和他,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主角?隐约间,屋外的鸟声停歇了,风声静止了,心底多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感叹: 或许,历史才是真正的主角。 兰德斯堡前线。 这场you敌之战,随着容克.斯帝林率领的东南边防军的加入,海里因希.佐藤的失败,而结束。期间,按照容克.斯帝林之前的提示,卡斯特罗与迪马利亚并没有与海里因希.佐藤和赫尔曼.耶利斯拼个你死我活,甚至还有意放了海里因希.佐藤一马。这种牵扯到政治层面的运作,卡斯特罗勉强懂了,大概是希望海里因希.佐藤能够在路易十四世面前牵制 o旁.拿破伦,避免后者独揽大权。 “海里因希.佐藤是绝对忠诚于路易十四世的一条疯狗,不足为虑,但 o旁.拿破伦,乃是一条真正的丛林之虎,一旦掌权,危害甚巨!” 拉泽格尔对容克.斯帝林的看法颇为认同,其实,对于威廉王子而言, o旁.拿破伦才是他最大的威胁,从之前的战事便可轻易推测出,没有他,路易十四世只敢在帝都巴黎顿叫嚷着要维护整个神圣罗马的统一,却怎么也不敢上前线! “如果可以,我希望从这里chā上!”拉泽格尔指着军事地图上索姆河的下游的一块转折处,很显然哪里的下游适合搭建一座浮桥,而且只要通过那里,就可以从后方直接偷袭路易十四世的魔法师部队,这对接下来双方进入对峙战毫无疑问是有利的。 “敌人恐怕不会让我们如意。”容克.斯帝林皱着眉头说道,“看来必须要有人转移路易十四世的视线。” 卡斯特罗忽然有种不妙的感觉,下意识地瞄了眼奥丁少爷,后者气定神闲的吃着葡萄,甚至连葡萄皮都没有吐。这次奥丁少爷从克伦斯堡不远千里奔袭到这里,本以为到了可以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哪知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被要求去争辩一支hun合军,关键是这支军队素质还不高,着实令奥丁少爷郁闷不已。 “说的很对。”拉泽格尔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卡斯特罗,当然也没有拉下索伦.凯蒂丝,相较于其他人而言,他们都是合适的人选,至于容克.斯帝林手握重兵即便去引you敌人,对方肯定会全军压上,到时反而不利于偷袭行动。 容克.斯帝林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目光最终落在了卡斯特罗的身上。 “不会是我吧?”卡斯特罗忐忑的问道。 索伦.凯蒂丝从放空似的怀念中回过神,神情依旧平静,“放心吧,没人会吃了你,况且还有我呢!” “嗯,还有我!”奥丁少爷咽下了一颗葡萄,笑着说道,“打仗嘛,我要认真起来,天下无敌!” “看来我是逃不了”,卡斯特罗顿了顿,“不过,战争,它需要我。” “拿破伦,你在想什么?” 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句嗓音中厚的声音, o旁.拿破伦没有转身,只是听声音便已经知道他的名字,费洛雷斯.马特,帝国第三圣骑士,现在帝国第一军的司令官。 “屋外的阳光,刺眼了许多。” o旁.拿破伦温和的说道,目光停留在不远处一棵杨柳垂青树上,即便树干弯成了一道半圆的弧形,依旧枝叶繁茂,并不显丝毫枯态:有时,人是否与这棵树,不肯向命运屈服? 木讷沉默的费洛雷斯.马特并不如布约尔.米内卢般多言,尽管这两个人一向被外人称为 o旁.拿破伦的走膀右臂,对他的意义非比寻常。 “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 o旁.拿破伦收回了目光,手指微微收缩放在腹部,这一次能否吸引那两只狡猾的狐狸上当,在此一举,他却没有丝毫紧张,要知道一旦失败,将彻底失败,再无翻盘的机会! “是的。”费洛雷斯.马特没有看他的背影,只是右手放在xiong间,郑重地答道。 “相信我,我们不会失败!” o旁.拿破伦轻声说道,眼神中多了一抹坚决。 费洛雷斯.马特在如太阳般耀眼的光芒下,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7章 都是你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7章都是你 ------------ 第327章都是你 相较于很多人而言,昨天、今天和明天,只是一个时间概念,殊不知这往往代表着人的一生。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卡斯特罗没时间感慨过的多么匆忙,在接受you敌任务之后,反而自嘲的笑了笑,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成为别人眼中的鱼饵,但可悲的是海里因希.佐藤,是个小丑,注定要被很多人戏nong。奥丁少爷倒是比卡斯特罗多出了些许情绪,毕竟奥托.冯.皮斯麦还在帝都巴黎顿没有被救出来,一旦路易十四世翻脸,到时他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只不过,谁都清楚,这场战争,输不起…… 第二天晚上,卡斯特罗与巴库宁见了面,并商量了下如何训练整合这支杂牌军,尽管他已经将这项工作jiāo给了拉泽格尔,但此项工作对谁而言都并不轻松,所以卡斯特罗希望借助守夜者在贵族们心中的可怕权威,暂时压制下所有不和谐的声音,等到战争结束后,才真正决定是否对其进行二次训练,如同现在的黑麦huā军团。 奥托.冯.奥丁与他的兄长奥托.哈伊尼诺也见了面,只不过前者依旧像是个吊儿郎当的贵族少爷,后者更加沉稳,自始至终都没有理会奥丁少爷的抱怨,他们都从小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和母亲几面,据说父亲奥托.迪亚特伦去史诗大陆游历,做了一名yin游诗人。即便是奥托.哈伊尼诺努力寻找了许久,也只得到一点点关于他的消息,比如一首无名的诗: 在这里,都是受害者,但没有人是无辜的。 在有绝望的地方,让我播种希望; 在有黑暗的地方,让我播种光明; 在有悲伤的地方,让我播种喜乐; 主啊,求你给我们梦寐以求的, 叫我们不求被安慰,但去安慰; 不求被理解,但去理解; 不求被爱,但去爱; 宽恕别人,我们就被宽恕, 这样的死亡,就是我们的新生。 卡斯特罗并不清楚那天晚上奥丁少爷与哈伊尼诺在营帐内喝了多少酒,说了多少话,只是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们兄弟之间,似乎矛盾消除了,奥丁少爷再也没有板着一副脸。e^看或许,两兄弟之间永远没有解不开的心结。卡斯特罗欣慰这个结果,对于以后他们兄弟两人,抱着很大的希望。 索姆河静静流淌着,紧张的大战一触即发。 对于路易十四世,卡斯特罗在查理曼大帝寝宫mén口曾经见过他,只是当时并未jiāo谈,容克.斯帝林对他的评价很高,会是一名杰出的政治家,甚至可以很好的治理好整个神圣罗马帝国,但并不代表他能够在军事上击败威廉王子。威廉王子可是在野狐军团身先士卒,几次杀入敌军阵地中央,要不是隆美尔康及时派兵救援,恐怕早就战死沙场,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是帝国第一军团,曾经的皇家黑鹰军团。 凡尔登战场,此次帝国内战的聚焦点,很多军事观察家甚至预测此战可能旷日持久,甚至不少地下赌场对此开出了赌盘,认为古德里安家族两兄弟与 o旁.拿破伦极有可能打成平局,难分胜负,但情况真会这样吗? “我有一种预感, o旁.拿破伦似乎正在酝酿一个大动作。”古德里安.隆美尔康盯着军事地图半晌,浓眉紧紧皱成一条缝,地图上双方的兵力差距并不大,但相较于 o旁.拿破伦部队的机动xing明显要大于自己一方,况且对方还有一张重要底牌,其魔法师部队的实力究竟多么强大,至今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德里安.哥舒翰应了一声,轻声说道,“不然,他可不是被称为天下第一的军事天才。” “这次真的很难办。”隆美尔康视线从地图上移开,“威廉王子殿下依然决定带领一支jing锐骑士团与 o旁.拿破伦正面决战,也不知他是否答应,我料想 o旁应该会答应,毕竟这对于他而言,十分有利。” “你担心 o旁.拿破伦会趁机杀了威廉王子?”哥舒翰反问道。 隆美尔康点了点头。 “这个应该不用担心,他好歹也要顾忌四方的压力,他的形象一直都是正义与仁慈的化身。”哥舒翰笑着说道,“如若他杀了威廉王子,后果远非他所能接受的,更何况他一向追求利益最大化。有时,政治与军事,压根是两码事,而有时,战争只是政治以另一种方式的延续。” “唉”,隆美尔康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天以来的战争,令他感觉十分疲惫,要是当初查理曼大帝没有密诏,没有所谓的“三分帝国”恐怕现在也没有这场席卷整个神圣罗马帝国的战争,尤其是哈布斯堡-洛林皇朝从西面牵制住了西南边防军,不然威廉王子与威顿王子早就被重军围剿,喘不过气来。 “无论如何,这场仗,必须打。”哥舒翰淡淡地微笑道,好看的眉头中流lu出一丝强大的自信,“都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我们怎么可能会输呢。” 隆美尔康望着窗外的风景,会心一笑:是啊,怎么能输呢。 虔诚者路易十四世的称号,名副其实,这位曾在脉代奥拉修道院修行了数年的皇帝陛下,继承了古老修道院的智慧,在查理曼大帝逝世以后,独掌大权,帝都巴黎顿局势复杂,但对他而言,利用海里因希.佐藤的帝国检察院以及鲁道夫家族的“刽子手”阿伦法特公爵仅仅用一个月多的时间便彻底完成了一轮轮清洗,再也难听见反对的声音,提拔了一大批忠于自己的部下,此时,整个帝国除了东部的三省区以及罗马半岛区域,路易十四世几乎已经算是帝国的主宰者。 然而,有时人心难测,得不到的永远在sāo动…… 海里因希.佐藤在前场失败后,并没有受到路易十四世的严厉责备,反而安慰了他几句,说败在那位恶魔之子与容克.斯帝林两人联手下,并不吃亏,下次注意便是了。海里因希.佐藤愤恨地答道,我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喂狗。路易十四世微笑不语。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按兵不动,静等 o旁.拿破伦与古德里安兄弟jiāo战的结果,才是他要做的。所以路易十四世借此败仗下了一条军令,不允许任何人si自出战,哪怕敌人再三挑衅,也得忍,忍!不过,今天,对方的主帅之一的卡斯特罗与索伦.凯蒂丝送来了一副战帖,路易十四看完后,沉默不语,即便海里因希.佐藤以及神圣长矛圣列斯顿的弟子阿尔伯特副审判长请求出战,他也摇了摇头,拒绝了他们的建议。这个时候不适合出战,尽管双方人数差距在五万以上。 “佐藤公爵大人,陛下还是没有点头?”一名海里因希.佐藤的部下无比心痛的说道,他不可想有人取代佐藤的位置,一旦他失宠,帝国检察院的很多人都要遭殃了,前段时间在帝都巴黎顿沾染的鲜血太浓了。 海里因希.佐藤神sè变幻不定,没有答话。 “大人,这是对您的不信任啊。”部下继续说道,一副大义凛然地样子。 “ o特兰,不要说了!”海里因希.佐藤拍着桌子说道,“你们都给我下去!” “大人……” o特兰犹豫了一下,见佐藤神sè不对,还是缓缓退了下去。 海里因希.佐藤等到部下退出后,将桌子上的东西通通扫落在地,怒声道,“废物!” 兰德斯堡的夜晚凉风习习,由于大批部队的驻扎打破了往日的静谧。 索伦.凯莉与卡斯特罗,两人漫步在街道上,两旁的商家除了几间餐馆与杂货店还在营业以外,其余的店铺都已经关mén了。时值luàn世,没有多少人愿意为了钱而不要命,而且很多难民的涌入导致兰德斯堡的治安luàn糟糟的,要不是卡斯特罗佩带着索伦家族的徽章,陪着娇滴滴的索伦家族二小姐肯定早就被抢劫了不知多少次。 走着走着,沿着一条城内的小河,转了几个弯,来到了相对安静的一条青石板路,一排排垂青杨柳,绿油油的杜拉méng草,偶尔还能见到huā坛里盛开的白sè雅鹿荆huā。 生活是美好,简单? 卡斯特罗不愿开口说话,索伦.凯莉小心翼翼地走着,其实她很想说话,但话到嘴边就不知该说什么了,这位论文答辩以9.5分高分通过的贵族小姐,什么口才什么智慧遇见他,通通都消失失灵了。这或许是一人降一人。 “喂。” 站在huā坛上的索伦.凯莉冲着远处低声喊了一句,卡斯特罗就在她背后,微微仰着头,看着她,紫sè的长发在黑夜中泛着妖异的光芒。 “问你一个问题。” 索伦.凯莉转过头对着他嫣然一笑,随即身子向前倾,自由落向卡斯特罗,卡斯特罗一愣,仍是向前一步,接住了跌下的索伦.凯莉,后者依旧保持着微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与他紧密接触了。 “我知道。”索伦.凯莉的目光纯净,卡斯特罗没有回避,彼此对望着。 “你的答案呢?”索伦.凯莉轻声呢喃着,伸手想要抚mo他的脸庞。 卡斯特罗笑了笑,抓住她的手,一切都已经明了(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