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5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5部分
黑暗牧首-第85部分可英勇战死,决不后退一步。 “你来了。”容克.斯帝林一脸微笑的开口说道。 “我不来,你会去吗?”索伦.凯蒂丝报之一笑,目光直视着容克.斯帝林,或许,他的话中还有令一层含义,索伦家族已经真的把赌注全部压在了威廉王子身上,所以需要容克家族的帮助。 “容克.米尔塔,是我妹妹。”容克.斯帝林微微抬起头,背后是数万东南边防军的战士,相较于神圣罗马帝国驻守在牛斯比利山脉的西南边防军而言,这支军队大部分将士都听从容克家族的命令,只有一小部分,听从奥托家族、索伦家族与赫尔曼家族,然而最终都得听从皇帝陛下的命令,只不过现在是非常时期。 “卡斯特罗,可是我的弟弟。”索伦.凯蒂丝毫不退让的回了一句。 “你说的很对。”容克.斯帝林看着宛若遗世独立的索伦.凯蒂丝,第一次见她,在米尔塔与卡斯特罗的婚礼上,没想到就这么记住了她的名字。 “索伦家族毕竟不是容克家族,”索伦.凯蒂丝平静的说道,“我只是想知道,这次你带兵来,会亲自上战场?” “是的。”容克.斯帝林忽然一拍马肚,骑马到了索伦.凯蒂丝的面前,笑着说道,“以前,我一直都在犹豫,现在只是需要一个理由而已。” 索伦.凯蒂丝赫然,因为他这一动,已经踏入奥得易北郡。 “我想知道曾经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第三位nv公爵,你可否陪我一起?”容克.斯帝林盯着索伦.凯蒂丝的眼睛,这一刻,发现她的眼神有一丝慌luàn。 索伦.凯蒂丝轻轻避开他的视线,纤细的手指不自觉地握紧了一些缰绳,沉默。 “愿意?”容克.斯帝林显然是对自己十分自信,轻声问道。旁边的士兵们如若不是畏惧容克.斯帝林往日的威严,恐怕早就议论纷纷,但平日里的训练,让他们的纪律xing相当的高,此时寂静一片,绝大部分的士兵都目不斜视,只有极少一部分活跃分子转着眼珠,心底揣测着,莫非这即将是容克.斯帝林伯爵大人未来的夫人? “等到战场胜利了,我可以答应。”索伦.凯蒂丝终于忍受不了容克.斯帝林如此近距离的打量,回道。 “好!”容克.斯帝林满口应诺,高声说道,“东南边防军的兄弟们,这次我们会胜利吗?” “必胜!东南边防军必胜!”喊声震天,多少雄壮? 容克.斯帝林坦然自若的遥望着帝都巴黎顿所在的西北方,笑而不言。 索伦.凯蒂丝勒住缰绳,扬起了头,神sè依旧高傲。 都柏林近在眼前。 索伦家族的族长索伦.陆斯恩,都柏林的城主司古都.奥勒留,佣兵工会的会长布冯,等一干在奥得易北郡颇有影响力的人物同时守在城mén口。 远处渐渐靠近的卡斯特罗看到如此大的阵仗,着实被吓了一跳,尤其是在城mén口的一个并不显眼的位置,站着一位美丽的nv孩与一个颇具诗人气质的小男孩。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居然都在……卡斯特罗心底一阵纠结,不过,还是面带笑意的下马一一与索伦.陆斯恩,司古都.奥勒留、布冯等人握手,寒暄几句。在经历这么多事情后,卡斯特罗自然不再是当年一见到大人物就紧张的年轻人,成熟稳重了许多,心态与气质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用奥丁少爷的话,“他是越来越人模人样了”。 “走吧,回去吧。”卡斯特罗对着索伦.凯莉与索伦.阿梵达柔声说道,他隐约猜到索伦.陆斯恩将自己到来的场面搞的如此郑重,大概是希望借助黑麦huā军团在克伦斯堡战役的胜利来提升都柏林与前线士兵的士气,要知道黑麦huā军团自进入拜占奥帝国可是从未一败,连圣索菲亚军团都击溃了。 索伦.凯莉轻轻点了点头,拉着阿梵达的小手,后者小眼珠转个不停,忽然开口说道,“卡斯特罗,不如你牵着凯莉姑姑的另一只手吧,反正我又不介意。”说完,他冲着卡斯特罗做了一个鬼脸。 索伦.凯莉脸颊微红,却昂着头,眼神满是期待,卡斯特罗尴尬的笑了笑,幸好旁边的司古都.奥勒留撞了撞他的手臂,他才恍然说道,好了好了,阿梵达,这次我回来还有正事要办,不要捣luàn。阿梵达一脸无辜的撅着嘴,这也是正事啊。卡斯特罗赶紧拉住阿梵达的另一只手,笑着安慰道,这事下次再说,再说你的美丽大姐米尔塔会吃醋的。阿梵达扭过头,不解的问道,什么是吃醋?索伦.凯莉瞪了一眼卡斯特罗,答道,吃醋,就是吃糖的反话。阿梵达噢了一声,吃糖就是心底甜滋滋的,吃醋,难道心底会苦吗? 走在后面的索伦.陆斯恩与布冯望着他们的背影对视了一眼,他们这三个还真像是一家人。 ………… ………… “听说诺亚在半个月出世了,祝福你。”在与卡斯特罗即将分别的时候,索伦.凯莉平静地说道,心头万千的话语仿佛在此刻沉淀进最底层。 卡斯特罗诚心诚意的微笑答道,“谢谢。” 索伦.凯莉牵着阿梵达,渐渐消失在街头拐角处,隐约可以听见阿梵达挥舞着拳头在说,“再见!”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1章 沉默 vip卷〗第321章沉默 ------------ 第321章沉默 ps:感谢caizhm与lmxy投出的月票,感谢麦麦与蔬菜的打赏。~~ !- 明天和20号要参加毕业答辩以及毕业聚会,可能无法更新。 ………… ………… 再次回到家。 卡斯特罗略带几分感慨,由于米尔塔在离开都柏林的时候安排了几名仆人打扫管理房屋,所以一切看起来好像都没什么变化。泡了一杯浓茶,卡斯特罗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想象着往日米尔塔也曾坐在这里看风景,心头忽然涌起一丝愧疚,一个人看风景,那是孤单吧? 可惜,卡斯特罗并没有询问索伦.凯莉目前的住址,她就住在都柏林三一学院原来他住的地方,只不过被改造了,几乎看不到从前的模样。 huā园的彼岸mi迭依旧没有开huā。 卡斯特罗不禁自嘲,在贝伐利亚郡,他看见过彼岸mi迭开huā,片片白sè的huā瓣簇拥着金sè的huā蕊,芳香沁人心脾。或许,是气候不宜,开不了huā吧。 独自品味着浓茶在口腔内残留的苦涩,卡斯特罗微微皱着眉头慢慢舒展,纵然有那么多忧心的事情,但人总的乐观向上。 迪马利亚依然沉默地站在他的背后,只是忽然让他觉得他远没有老柏克那般亲切,低下头,轻轻叹息,老柏克终究是老了。 坐了一个小时候,卡斯特罗起身换了一身衣服,因为晚上还要参加索伦.陆斯恩举行的接风洗尘晚宴。然而,他没料到的是巴库宁居然提前来了,略带几分惊讶,随后他与他拥抱了一下,巴库宁调侃道,卡斯特罗,你又瘦了。卡斯特罗故作万分心痛的说道,我乃是苦命人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巴库宁哈哈大笑道,听说米尔塔夫人给你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娃,什么时候带来给我看看。卡斯特罗苦笑着说道,我到现在还没有看到我家诺亚一眼呢,下次有机会,一定。巴库宁回道,在忙也不能忽视了家人,你可不像我,一个人,无牵无挂。 “反正我不会羡慕你,”卡斯特罗心底却想着什么时候,给他介绍个nv人,连希第达尔与夏尔米都终成眷属了,总不能让他和麦顿大人依旧单身下去吧,一个大老爷们,难道还会没nv人喜欢?这事,卡斯特罗眼珠一转,还是jiāo由索伦.陆斯恩去做,正好可以卖他一个人情。 “是啊。”巴库宁感慨不已,一脸惋惜道,“谁叫兄弟们都羡慕你呢,容克家族的大小姐怎么就看走眼看中你了呢。” “巴库宁,你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了。”卡斯特罗板起脸说道,手里拧开了一瓶杰安帝白葡萄酒,酒劲不小,适合巴库宁的口味。 “不爱听,也没办法,我粗人一个。”巴库宁明显不想与卡斯特罗计较,在收到的十几份关于他的情报中,最近一次,他一个人单挑七名拥有杀心的杀手,只受了点轻伤,并成功杀死他们,实力进步实在令人匪夷所思。难怪不少在守夜者组织中以前卡斯特罗的旧属看到这份情报后,一副懊恼,咒骂不已,tnng,吃了大力神丸居然不带兄弟们分,下次一定要把他冷血妖猫的外号泄lu出去。 卡斯特罗倒了一杯酒递给巴库宁,跟他碰了碰杯子,索伦.凯蒂丝离开这段时间,奥得易北郡没有发生大事吧?巴库宁眼神黯淡了许多,依然笑着说道,地下世界的战争可从没有一天停歇过,想睡个安稳觉很难啊。卡斯特罗想起了以前他剿灭异端的时候,确实如此:没事,在坚持一段时间,麦顿大人与奥丁少爷就要回来了,到时你就轻松了。巴库宁多看了几眼卡斯特罗,趁我还有力气,我还想多做一些事情呢,总不能等到老了,留着力气去回忆吧。 老了,留着力气去回忆? 卡斯特罗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人应该活在当下,来,喝! 两人一饮而尽。 其实,野狐军团战力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强大。 相较于jing锐中的jing锐帝国第一军而言,士兵的个人素质并不占优,但是野狐军团的士兵毕竟亲身经历过战场,在战场上的配合要好于帝国第一军,在加上两位军事天才古德里安.哥舒翰与古德里安.隆美尔康的指挥,抵抗住了帝国第一军的进攻,甚至还 i迫对方撤出阵线。 但这只是暂时的,古德里安兄弟清楚,所以即便威廉亲王建议要主动出击,都被他们驳回了,在加上确认路易十四世即将亲率两路大军出征,其中一路由 o旁.拿破伦指挥帝国第一军进攻野狐军团,而路易十四世率领部分圣十字军团的士兵与帝国第二军进攻索伦家族的杂牌军。 形势不容乐观。 所以索伦.陆斯恩安排的宴会邀请了几乎所有奥得易北郡的贵族们,当然还有一部分贵族没来。卡斯特罗也明白即便这些人来了,也各怀鬼胎,就算上帝也未必能猜到他们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为了所谓的查理曼大帝的遗诏?遗诏,都不知道是真是假。 “观望者总是多数,投机者也有一部分,恐怕只有支持者最少。”司古都.奥勒留善意的提醒道。 卡斯特罗举着酒杯,目光扫过贵族们带着厚重面具的脸庞,嘴chun抿了抿,“贵族们,好像天生就没有什么道德可言,连最基础的信任,都如同河里的浮萍。” 司古都.奥勒留赞赏的看了一眼卡斯特罗,笑着道,“没想到一段时间,真令我刮目相看啊!早知道就听从我夫人的意见,把我nv儿嫁给你了!” “城主大人,玩笑看的重了,我何德何能啊。”卡斯特罗谦虚地答道。 由于两人坐在一起,说话声音又低,除了索伦.陆斯恩以及布冯以外,只有少部分人听清了卡斯特罗与司古都.奥勒留的对话,自然猜不透今晚的主角卡斯特罗在想些什么,倒也映衬了外面的谣言,传闻卡斯特罗是拜占奥教廷记载之中的恶魔之子,更是没落的哈布斯堡家族的唯一继承人。 神秘,有时可以成为人最好的外衣。这句话并不假。 卡斯特罗的笑声可以说在参加宴会的贵族们心中掀起了不小 o澜,何况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得知索伦.陆斯恩可能借助黑麦huā军团的军团长卡斯特罗的之威, i他们jiāo出领地骑兵。这或许也是极少一部分大贵族们公然敢不来的缘由之一,在他们看来,领地的骑兵属于他们自己,任何人,哪怕是查理曼大帝想要征用,都必须得到他们的同意,这在帝国法令有着明确的规定,如今有人想要挑战它,他们自然不屑。 酒菜依次上好。 在索伦.陆斯恩的示意下,参加的贵族们各自拿起了刀叉吃了起来,只是神sè各异。卡斯特罗因为肚子饿,所以吃的很欢,基本上在他桌子旁的菜肴,他都品尝了一下,尤其是这份牛排,牛 ou有嚼劲,十分不错。索伦.陆斯恩见此,起先还担心卡斯特罗不配合,现在可谓放下了一颗心,与司古都.奥勒留对视了一眼后,各自笑了笑。 两个小时后,宴会基本结束。 奥得易北郡的贵族们各自观察着彼此的神态,从宴会开始到结束,索伦.陆斯恩都没有说什么实质xing的话,但越是这样,他们越是担忧,听说真正的好戏都在后头…… 然而,就这样各自默默静坐了许久。 其中不少贵族想要借niào遁事遁等,被mén口的shi卫宣告必须等到卡斯特罗离开之后,他们才能离开,一瞬间,他们将目光投向了那个紫发的青年,xiong前佩带着一枚黑麦huā徽章,代表着索伦家族还是黑麦huā军团? 他们解不开这个疑huo。 司古都微闭着眼睛,在晚饭后,喝了一杯索伦家族仆人特地为他准备的锡兰红茶,神态怡然。几位都柏林的贵族同样默契地与他保持了一致,要么在闭目养神,要么在盯着天huā板,思考着什么。 索伦.陆斯恩端坐在正上方,本意让卡斯特罗坐在,但后者拒绝了,同样坦然自若,只是偶尔吩咐旁边的管家给各位贵族送上水果点心美酒,手里拿着一枚金sè的佰斐达手工表,产自苏黎世城堡,与标准的格林尼治时间相差不过超过三秒! 时间缓慢地流逝着。 不少贵族神sè不耐烦,起身mo了mo屁股,坐不下去了。往常这个时候,他们大多数人都在某个nv人的肚皮上冲刺着,或者躺在柔软的大chuáng上享受着仆人的伺候,至于男的nv的,则看他们的喜好。 卡斯特罗伸了伸腰, ou了 ou太阳xue,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司古都.奥勒留瞥了一眼他与墙壁上挂着的卢浮图猓攀悖乖缱拍亍?br /> 沉默是金? 某位哲人说:“沉默是临产前母腹中的胎动,沉默是爆发前地下运行的岩浆,沉默是chun寒里芽苞中萌发的新绿。”但同样有一位值得尊敬的解放者曾说,“我们这一代人终将感到悔恨,不仅仅因为坏人的可憎言行,更因为好人的可怕沉默。” 卢浮图钟的指针指向了十一点。 卡斯特罗从袖口中拿出了自己最钟爱的星辰匕,手指轻轻试了试它的锐利,猛地甩在桌子正中央,开口说道。 “想活的留下,想死的可以离开了。”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2章 一块木头,故事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2章一块木头,故事 ------------ 第322章一块木头,故事 一片寂静。 这位被视为靠着nv人上位的刽子手,即便拥有子爵爵位,他也无法融入贵族的世界,在座的诸多贵族心底暗自诽谤着卡斯特罗,但在几位贵族的血腥腥的“榜样”下,不敢擅自行动,经过短暂的吵闹后,无奈再次恢复了平静,至少是表面上的。 表态是个大问题。贵族们来之前绝对没有想到会被人强迫,这完全出乎贵族世界潜规则的举动,来自卡斯特罗,也不足为奇,然而,对贵族们来说却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没人乐意自己处在被动的地位,任人宰割。jiāo出领地的护卫力量?他们望向索伦.陆斯恩与司古都.奥勒留却发现他们表情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这绝对是他们默许的后果,忽然想到,如若此战,索伦家族无法取得胜利,那么将彻底失去奥得易北郡,接下来,整个神圣罗马帝国将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确实走上了绝路。 卡斯特罗无可奈何只能按照索伦.陆斯恩与司古都.奥勒留大人的建议去做,尽一切可能去整合奥得易北郡的所有军事力量,以人数弥补战斗力上的差距,要想取得胜利,有些事情必须要去做。 随后,巴库宁率领红手套守夜者的到来,彻底击溃了有所坚持的在座贵族的底线,他们不得已之下同意在索伦家族府邸修养一段时间,至于多久,要等到战争结束之后才能离去。毫无疑问,索伦.陆斯恩与司古都.奥勒留达到他们的目标,卡斯特罗也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情绪,在他心中对成为他们手中的工具固然有所抵制,但这毕竟是为了索伦家族,他能够忍耐,尽管他十分不喜欢这种被利用的感觉。 第二天。 一直在索伦家族府邸熬到凌晨的卡斯特罗,在与索伦.陆斯恩与司古都.奥勒留商议好剩下的事情后,便离开了,期间,巴库宁告诉他,索伦.凯蒂丝可能明天早上回来。卡斯特罗实在困的不行,点了点头,表示知道后,回家去了。 然而,他刚一到家,却被路上的凉风一吹,并无太多的困意,再次泡了一杯浓茶,饮了一口,找了一本看起来比较有意思的书籍《贵族世界的23条》,米尔塔在其中夹杂了一张枫叶书签,“等你真正看懂这本书,你就抓住了世界那一条看不见的尾巴”。卡斯特罗笑了笑,思考了许久。 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此时,天sè将明,迪马利亚应该在屋顶看日出。卡斯特罗抛开了头脑的念头,走到mén外,仰起头看了一眼,随即脚在墙上一蹬,双手勾住二楼木制的栏杆,身体向上一翻,来到了二楼,紧接着,再次重复以上的动作,来到了屋顶。几名仆人见此张了张嘴,差点尖叫出声。迪马利亚连头回都没回,似乎直接无视了他。 “你可真比我还像一块木头。”卡斯特罗坐到他的身边,不由自主的感慨了一句。 “你确实是一块木头。”迪马利亚回了一句。 其实,用石头,尤其是坚硬的大理石,或许更能够形容迪马利亚。卡斯特罗心中如是想到,撇了撇嘴,道,“木头啊,木头,它何时能开窍啊。” 迪马利亚没有答话。 “你这仅仅只是习惯吗?”卡斯特罗眯着眼睛,感受着朝阳的活力,开口说道。 “卡斯特罗,我问你,一个人强大需要哪些条件?”迪马利亚问了一个与之无关的问题。 “呃”,卡斯特罗忽然想到,一本骑士信录上说过,强大的骑士需要强健的体魄,卓越的毅力与坚定的信仰,这是他所要的答案吗?显然不是,卡斯特罗选择安静地等待答案。 “你的母亲哈布斯堡.特蕾西亚夫人曾说过,强大只是一丝不苟的坚持下去,一条路走到黑,走到尽头,你也就成功了。”迪马利亚轻声说道,神sè之中有一丝缅怀。 “我可否理解为坚持就是成功?”卡斯特罗皱着眉头问道。 “你真的认为就是这样吗?”迪马利亚似笑非笑的问道,多么强大的哈布斯堡家族覆灭了,多么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也覆灭了,如今连自己也老了,所谓的强大,都如过往云烟,真正留下来,经受住岁月的洗礼,又是什么? 卡斯特罗不知如何回答,但他确定不坚持,又怎能看到最后的风光? 太阳越升越高,早起的鸟儿已经开始捕食,昨天期待的明天已经到了,然而它却是了今天。 上午九点多一刻。 守在城mén口的卡斯特罗与巴库宁,发现了索伦.凯蒂丝与容克.斯帝林等几个人一同骑马来到了都柏林,然而,身后却没有大军。卡斯特罗愣了一下,想了想,觉得应该有内情,至于巴库宁的神情倒是十分好奇,这索伦.凯蒂丝大人与容克.斯帝林的关系似乎ting亲密的啊。 “姐,你可终于回来啦,可想死我啦。”卡斯特罗一脸灿烂的微笑,想要拥抱一下索伦.凯蒂丝,但后者白了一眼他,“容克.斯帝林,很高兴见到你,哈。” “有时间,你还是尽快回慕尼黑城堡照顾我的妹妹与侄nv诺亚。”容克.斯帝林没给卡斯特罗好脸sè,一副你理所当然该回去的神态。 “呵呵”,卡斯特罗眉máo轻轻一挑,“这个,我自然知道。” 索伦.凯蒂丝见氛有些不对,看了两人一眼,说道,“有事,我们还是回去再说吧。” 容克.斯帝林与卡斯特罗点了点头,在回去的路上,遇上了刚好赶来的索伦.陆斯恩,陆斯恩跟他们各自打了一声招呼,而后骑马走在容克.斯帝林的身旁,卡斯特罗无奈只好一拍马肚,与索伦.凯蒂丝稍微走在前面。 “姐,你是不是与凯莉、阿梵达住在一起?”卡斯特罗询问道。 “是的。”索伦.凯蒂丝扭过头,望着卡斯特罗,“你突然问这个,什么意思?” “噢,那我还是不去了,待会我直接回家。”卡斯特罗笑着道。 “你就这么怕她?”索伦.凯蒂丝语气隐藏着一丝不悦。 “不是怕她,”卡斯特罗苦笑着,“而是惹不起,只能躲着。” “你还是去吧。”凯蒂丝顿了顿,“索伦.凯莉不会介意的。” ………… ………… “你是说,东南边防军已经前往索姆河了?”卡斯特罗惊讶道,没想到容克.斯帝林早就预想到了路易十四世可能从那里发动进攻。要知道那里,索伦.陆斯恩一直忙于构建一条防线,但是进度并不乐观。 “是的。”容克.斯帝林ting着xiong膛,喝了一口“第四代”红葡萄酒润了润喉咙,“如若我没猜错的话,这边的战争, o旁.拿破伦并不会亲自指挥,路易十四世可能会将指挥权jiāo给海里因希.佐藤。这个人,卡斯特罗与凯蒂丝小姐,应该有所了解,手段yin狠,但在战场上,我个人认为他不会有太大的作为,因为他的大局观并不出众,心xiong狭窄,很可能独断专行而误事。” “关于这点,我赞同。”卡斯特罗微微一笑,“不过我认为这个人,还是非常值得注意,他非常憎恨索伦家族,所以难保他在战争中不会使用一些非人道的手段。” 索伦.陆斯恩皱眉思考了一下,“我认为最大的威胁还是路易十四世,他在登上神圣罗马帝国的帝位这些天来,展现出的手腕与心机都令人刮目。” “陆斯恩,你可能不了解路易十四世,他的城府极深,极能够隐忍。记得有一次在宴会上,威廉王子看不惯他的作风,当面泼了他一脸的酒水,他也只是笑着擦去了酒,没有跟他一般计较。”容克.斯帝林开口说道,确实在帝都巴黎顿除了所谓的黄金三叉戟以外,三位皇子也是焦点人物,威廉王子被冠之以“英勇武夫”,战力无双,威顿王子则xing格懦夫,却为人和善,没任何架子,所以得到了梵特兰蒂冈教廷牧首的支持,至于路易十四世一直都是“好好人”、“虔诚者”,赢得了绝大数贵族的信任与支持。 索伦.凯蒂丝想了想,开口说道,“他是个小人而已。” 卡斯特罗微微错愕:难道这里面有什么故事?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2章 握手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2章握手 ------------ 第322章握手 索伦.凯蒂丝曾两次到达帝都巴黎顿,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卡斯特罗并不清楚,容克.斯帝林或许知道一点。第一次,索伦.凯蒂丝是带着家族的守护者阿修罗到斯图亚特城堡营救自己并护送伊拉贝莎公主进京,从而掀起了神圣罗马帝国与诺曼夫羊王朝合作的序幕,成功覆灭了维金帝国,索伦.凯蒂丝因此也获得了公爵爵位。然而卡斯特罗清楚的记得,当时执政的是威顿王子,并非路易王子,索伦.凯蒂丝应该与他没有什么瓜葛吧?至于第二次,卡斯特罗相信海里因希.佐藤已经与路易王子勾搭在一起,可能想要对索伦.凯蒂丝做些什么,但是碍于当时的情势,他们没有太过分。 或许她与路易王子可能见过面,或许可以在索姆河河畔与路易探讨探讨。 索伦.陆斯恩自然不敢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久,转而说起了古德里安家族两兄弟,这次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与他们同一级别的军事天才 o旁.拿破伦,能否抵挡住他,也是这场战争的关键所在,而且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野狐军团的处境令人堪忧。 “姐,你的意思是,我不需要去?”卡斯特罗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 “是的,你去了,也没什么帮助,古德里安家族的两兄弟可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那必定会是一场恶战,而且更可能是一场持久战。”索伦.凯蒂丝平淡的说道,一身黑衣的她无论何时何地都显得那么冷漠,与人保持着一段距离。 “卡斯特罗军团长,昨晚那群贵族们的si兵不能没有你坐镇指挥,不然恐怕没人压得住他们。”索伦.陆斯恩笑着说道,他的意见显然与索伦.凯蒂丝一样,不希望他去野狐军团“凑热闹”。 “我?”卡斯特罗纳闷道,“在黑麦huā军团,军事指挥一向都是jiāo给拉泽格尔,我很少过问,这次这么重要的军务,还是找一个懂mén的人为好。” “你可以。”容克.斯帝林沉声说道,“目前来说,你是最好的人选。” 索伦.凯蒂丝朝着卡斯特罗点了点头,显然非常信任他。在这个时候,黑麦huā军团远在拜占奥帝国,有过领军作战的经验的人,只有他,何况他现在在奥得易北郡的普通民众中名声并不差。3∴35686688 也许,他可以改变些什么,如历史。 七天后,索姆河河畔兰德斯城堡。 索姆河位于奥得易北郡的西面,发源于奥林匹亚山脉的圣坦查山,先向西南,后转西北,在阿布维尔附近注入拉芒什海峡,也即是北海。至于兰德斯城堡则是通往斯图亚特城堡与帝都巴黎顿的重要屏障,一旦通过此地,即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再无险阻。 这里与“巴黎顿钥匙”之称的凡尔登城堡同样,即将成为此次战争的重要战场之一,只不过凡尔登城堡由野狐军团驻守并阻击 o旁.拿破伦的圣十字军团与帝国第一军,而兰德斯城堡将会由容克.斯帝林领衔的东南边防军与卡斯特罗领导的hun合杂牌军对阵路易十四世的帝国第二军以及圣十字军团的一部。总体而言,两个战场,威廉王子一方并不占优势。 “听说诺曼夫羊王朝的叶卡琳娜nv皇很看好你,并且准备与黑麦huā军团在拜占奥帝国被占领区建立一个国家,由你担任国王。”索伦.凯蒂丝略显踌躇的说道,微仰着头,额头前有一丝秀发飘落,倚靠在椅子上,手指轻点着椅子的扶手。 “是的。”一只tui翘放在桌凳上的卡斯特罗微微一笑,“不过,这件事还与伊拉贝莎公主有关,但具体叶卡琳娜nv皇怎么想的,我猜不到。这可能是大异端得黑撒的主意。” “问题看起来复杂,但实际上很简单,没人愿意拱手将到手的利益让出。”索伦.凯蒂丝淡淡的说道,“尤其是你,他们应该可以看出,你才是整个神圣罗马帝国东部最重要的角sè,并非是威廉王子亦或是容克夫人。或者,我听说得黑撒是一名高深莫测的占星师,难道预测到了某种未来?” “这我可不知道……”卡斯特罗一脸苦笑,命运的飘渺跟深邃的夜空一样,他看不懂,只能在某个转弯时,尽可能的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抉择。 索伦.凯蒂丝瞥了一眼卡斯特罗,摇了摇头,感慨道,“做人难得糊涂啊。” “嗯?”卡斯特罗收回视线,迟疑了一下,说道,“姐,不知有个问题该不该说?” “什么问题?”索伦.凯蒂丝微闭着眼睛答道。 卡斯特罗盯着索伦.凯蒂丝,一双yu手洁白无瑕,“姐,你跟容克.斯帝林ting般配的。” “一边去。”索伦.凯蒂丝眼睛眨了眨,神态依然保持着平静。 “唉”,卡斯特罗叹息了一声,继续盯着索伦.凯蒂丝,一副誓不罢休的模样。 许久之后,索伦.凯蒂丝实在受不了卡斯特罗的目光,“你就这么希望你姐我嫁出去?” “是啊”,卡斯特罗笑着道,“我可一直期盼着呢。” 索伦.凯蒂丝坐了起来,眼神一冷,左手抬起,“索伦家族,现在还不能没有我,索伦.凯莉没改掉任xing,阿梵达还没有长大。至于索伦.陆斯恩是不是一只豺狼,谁又看不清。卡斯特罗,你说我怎么放心?” “姐,你大可以放心。”卡斯特罗诚恳地说道,目光真诚,“还有我呢!” 索伦.凯蒂丝一愣,多看了几眼他,嘴角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随即又闭上眼,继续倚靠在椅子上,没有说话。 卡斯特罗mo了mo鼻子:难道又说错话了?还是她不相信我呢? ………… ………… 安顿好东南边防军容克.斯帝林刚准备休息一下,听闻卡斯特罗正在整合那群hun合的杂牌军,便走过去看看。从目前收到的情报来看,路易十四世已经命令海里因希.佐藤为前锋,带领帝国第二军的骑士部将于明天下午到达索姆河沿线,至于对方会不会就此直接进攻,可能xing不大,相比较而言,佐藤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备战,但留给我方的时间还是太少,甚至说完全没有。战争就这样如此不公平的情况即将爆发了。 结果又是什么?无碍乎属于最后的胜利者。 到了现场,卡斯特罗正在jiāo士兵唱歌,歌曲很简单,只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民谣,“神主,神主,保佑我族,安详,平和,富足,没有不平,悲伤,怨泣,午后的阳光洒满每一个角落;神主,神主,保佑我民,五谷丰登,果香四溢,牛羊健壮,勤劳,智慧,朴实,善良,宽怀,赞美,象夜的莲huā开放。神主,神主,保佑我们心灵纯净,象清泉洗过。” 站在台上的卡斯特罗在巴库宁的提醒下,留意到了容克.斯帝林,冲着他友好的笑了笑,只不过容克.斯帝林沉寂在某种情绪之中,并没有搭理他。卡斯特罗不以为意,继续带着会唱的人唱着,这首名曰“贝伐利亚玫瑰”的民谣在整个帝国东部几乎人人会唱,这也是卡斯特罗挑选它的原因,当然,他更担心如若一到这里,就采取强硬措施,恐怕会适得其反,反正过几天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就会来此,到时由他们接手,日子肯定就舒坦了。 很快,容克.斯帝林回过神,找到了卡斯特罗,倒也没惊动多少人,“走,回去坐会?” 斯特罗望了望底下热情高涨的士兵,心中虽然感叹,这上了战场会活了几个,却又没有多少悲天悯人的情怀,战争又怎么不死人呢。 随后,卡斯特罗将现场jiāo给巴库宁,后者一脸苦涩,不过在卡斯特罗一句,“是个爷们,给我顶住”,憋住了,忍着火爆的xing子跑到台上跟士兵互动。 “这个做法不错,至少士兵们都记住你了。”容克.斯帝林终于给了卡斯特罗一个好脸sè,边走边说道。 “我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卡斯特罗觉得ting无奈,如此关键时候,居然组成一支陌生军队jiāo给他指挥,以后还陆续有士兵加入,放给谁也是头疼不已,“这支部队要是能不逃跑,我就谢天谢地了,不过,这批士兵的素质要比以前黑麦huā军团的士兵要好很多。” “不要太悲观,上帝不会将人 i上死路。”容克.斯帝林笑着说道,示意卡斯特罗坐下。 军营的营帐内,相当的闷热,条件也极差,只不过这个时候,容克.斯帝林他和卡斯特罗都没有抱怨,处之坦然,反倒是下面的士兵对此反响ting大,扬言军营不nong好,他们就坚决不上战场。后来,索伦.凯蒂丝带着十几名红手套守夜者将一些受不了苦的骑士,掉在营帐外的木架晒了一天后,下面的士兵再也没有“怨言”了。如此凌厉的手段,卡斯特罗没有觉得残忍,反而觉得太仁慈了,因为根据黑麦huā军团老兵活下来的经验,在战场不怕累不怕苦不怕死才能更好的活下去,讲究太多,只会死的更快。 ………… “你真的决定过河去引you海里因希.佐藤?”容克.斯帝林皱眉思索着成功的可能xing,他以身冒险值不值得。 “是的,而且我会带着一名他恨之入骨的人前去,相信有五成的机率,他会上钩,到时剩余的事情就jiāo给你了。”卡斯特罗自信的笑着,眼神微眯着。 克.斯帝林轻轻一拍大tui,站了起来。 下一刻,卡斯特罗同样站了起来,伸出了右手,容克.斯帝林默契地伸出手。 紧紧一握。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4章 对阵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4章对阵 ------------ 第324章对阵 “小姑,我害怕!”躲藏在草丛中的索伦.阿梵达手掌心满是汗,耳畔的风声呼呼(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