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4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4部分
黑暗牧首-第84部分特罗感到震惊,后来伊拉贝莎公主解释道,地处史诗大陆北极之地的诺曼夫羊王朝,被大陆的历史学者称之为被上帝遗忘的国度,由于气候严寒且变化多端,一年只能种植一季,而且只能是一些大麦大豆之类的耐寒物种,粮食需要大量进口。卡斯特罗忽然想道,这或许也是诺曼夫羊王朝的统治者们不断发动战争的缘由吧? 时间过的很快。 卡斯特罗在诺曼夫羊王朝并没有待多长时间。原本伊拉贝莎公主想要带卡斯特罗逛一遍彼得堡,卡斯特罗婉言谢绝,说道史诗大陆现在的局势很不稳定,尤其是索伦家族与黑麦huā军团还处在危险之中,我可不能不回去。伊拉贝莎公主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带着他在皇宫内逛了一遍,在皇宫mén前的三重mén前,卡斯特罗疑huo的问了一句,这是为什么?伊拉贝莎公主解释道,mén分三座,从左至右,依次是“善事mén”、“圣mén”与“死mén”,其中“善事mén”,是一般贵族大臣mén觐见我母亲所走的mén,而“圣mén”,则是你来时进入的mén,代表着你是诺曼夫羊王朝的重要客人,而“死mén”,从外往内,即为死,从内往外,即为赎罪。卡斯特罗点了点头,表示理解,最终他们两人来到了北极星中央大教堂。 诺曼夫羊王朝的北极星中央大教堂,是叶卡琳娜nv皇听从了大异端得黑撒的建议后,特地加高的。据伊拉贝莎公主介绍,得黑撒在到达诺曼夫羊王朝的彼得堡面见她母亲的时候,有过这么一段对话,我母亲叶卡琳娜nv皇问,“博士,你想要我给你一袭红衣大主教的教袍,还是一座崭新的教廷?这座北极中央大教堂,在你到达彼得堡以后,就属于你了。”撒克逊躬身答道,“我想要整个诺曼夫羊王朝的信仰。你若用剑矛和铁骑保护我,我将用笔保护你!”而我的母亲毫不犹豫答应了那位黑皇帝撒克逊的癫狂要求。 “我记得诺曼夫羊王朝在刚建立的时候,第一位皇帝为米哈伊尔,他的皇位不是传来的,不是抢来的,也不是偷来的,可以说是捡来的或请来的。米哈伊尔的姑nǎi是前朝沙皇伊凡的皇后,米哈伊尔的父亲虽然曾得过前朝沙皇重用,但早已遭厄运,双亲被强迫分开,皆被贬入寺院为僧为尼,米哈伊尔因此在寺院中长大。父亲重去投军又被神圣罗马帝国的前身日耳曼王国的军队俘虏。前任沙皇伊凡之子无后,死后我的国家陷入hunluàn15年。从伊凡苛政到luàn世,我的先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但罗曼诺夫家族最后却终于时来运转,当时的拜占奥教廷的教皇本博帝一世亲自请尼姑母子出庙,立米哈伊尔为皇帝。16岁的米哈伊尔的皇位据说是众权贵感念伊凡皇后的德行而来。米哈伊尔掌政之后,将父亲从日耳曼王国的俘虏营赎回,把治国实权jiāo给父亲。当时皇室想与史诗大陆其它王族攀亲,却到处碰壁,有些王室连米哈伊尔的父亲派来的求亲者都不接见。史诗大陆的王室看不起的不只是新沙皇,当时史诗大陆几大国家以自我为中心,鄙视诺曼夫羊王朝,将之排斥在史诗大陆之外,视诺曼夫羊为野蛮国度。罗曼诺夫家族成员虽然为皇权有过不人道的争斗,可是在富国强兵,和“大陆化”的过程中却是一致的,其中以彼得大帝影响最大,也即是这座城堡的创建者,不过,现在需要加上我的母亲叶卡琳娜nv皇。” “这就是诺曼夫羊王朝的历史?”卡斯特罗除了感叹还是感叹,一个国家建立的过程中需要多少代的努力?联想到哈布斯堡家族的辉煌,卡斯特罗忽然觉得家族的覆灭与王朝的建立,同样都是历史长河中的那一抹尘埃,终究在某个时刻被丢尽历史的某个角落,直到某些有心人重新拾起它。 “现在的诺曼夫羊王朝,谁还敢轻视它?”伊拉贝莎公主感受着北极星中央大教堂外的凛冽寒风,轻声说道。 卡斯特罗心惊胆战,这可是站在史诗大陆最高的地方,要是她一不小心被风吹了下去,那自己岂不是成了罪人? “你在害怕什么?”伊拉贝莎公主转过头笑着问道。 “我不怕上战场,不怕面对无休止的刺杀,不怕在贫民区的中没有面包,但是,我怕死!”卡斯特罗望着放佛触手可及的白云,感慨地说道。一个人要爬多高,才能接触到上帝的国度:天堂? “怕死?”伊拉贝莎公主没有嘲笑卡斯特罗的胆小,“这可是一个好借口。” “什么?”一阵阵大风刮得卡斯特罗与伊拉贝莎公主的衣裳呼呼作响,幸好这不是冬天,否则两人估计会被直接冻成冰棍,在诺曼夫羊王朝,极冷的冬天,居民在严寒中走了一小段路,回到屋内,经常会发现,连耳朵都会被冻掉。 “卡斯特罗你猜我跳下去,会怎样?会不会飞起来?”伊拉贝莎公主双手挡着,长大了嘴,迎着风喊道。 卡斯特罗刚想答话,却见伊拉贝莎公主已经闭上了眼睛,身体轻轻的往前倾倒,下意识地卡斯特罗的右手拉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揽入怀中。彼此呼吸相对,暧昧的情绪在彼此之间流动了几秒,卡斯特罗迅速松开了手,退后了几步。 伊拉贝莎公主的神情很快恢复平静,扭过头,喊道:“其实,我也怕死,但我更渴望飞翔!” 卡斯特罗愣了愣,忽然发现她最真实的一面。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7章 平安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17章平安 ------------ 第317章平安 从北极星中央大教堂下来后,卡斯特罗心神有些不安。4∴8065 诺曼夫羊王朝的气温要比克伦斯堡低10来度,即使夏季,卡斯特罗依然套着一件máo衣,伊拉贝莎公主则讲究了许多,搭配的衣服多是以野兽皮máojing心制作的服饰为主,其中今天她穿着一件紫貂皮小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卡斯特罗看着感觉她好像是一个紫sè的jing灵,然而下一秒,他便记挂起远在慕尼黑城堡的妻子米尔塔与即将出世的孩子诺亚。 “卡斯特罗阁下,公主殿下,陛下有请!” “什么事?”伊拉贝莎顺着北极星中央大教堂的99阶石梯走到北极星中央广场,抬着头询问道。 一名左膝跪地,右手搭在右边膝盖的上的高大骑士半跪着向卡斯特罗与伊拉贝莎公主行礼,随后答道,“禀公主殿下,阿吉立第,不清楚。” “伊拉贝莎公主斯特罗微笑看着她说道。 “呃”,伊拉贝莎公主本想说些什么,但随即咽了回去,心底嘀咕着,“这家伙讲礼貌,还真稀罕啊。” 再次经过皇宫的三座mén时,卡斯特罗特地停下了脚步,仔细观察了一遍,了解到三座mén都是叶卡琳娜nv皇在登基后建造,mén上不仅雕刻有诺曼夫羊王朝历史上的各位英雄故事,而且还各自铭刻着一句话,其中中间的那道mén“圣mén”上--“想要不朽,就要拒绝做神的玩偶”,右边的死mén--“历史只能由胜利者抒写”,左边的“善事mén”则相对“柔和”了许多--“人在智慧上应当是明豁的,道德上应该是清白的,身体上应该是洁净的”。 “你的母亲真是有魄力,有雄心!”卡斯特罗看完后,扭过头对着伊拉贝莎感叹道。15 “她已经成功了。”伊拉贝莎脸上挂着淡淡的骄傲,答道。 “我知道,很多人只关心结果,可有人关心她累不累吗?”卡斯特罗轻声说道,却足够伊拉贝莎听清。 伊拉贝莎愣愣地看着卡斯特罗走进“圣mén”,片刻之后才醒悟跟了上去,低声说道:“我想我错了。” “呵呵”,卡斯特罗像似自嘲地笑了笑,诺曼夫羊王朝的皇宫不同于神圣罗马帝国的罗曼蒂克皇宫的奢华,处处布置的简朴却又十分妥当,没有一丝违和,这点倒ting符合古老东方国度的人与自然应当和谐共处的建筑理念:“是对是错,谁能分得清?” 伊拉贝莎安静地走着,没有继续答话。 进入正殿。 由于往日叶卡琳娜nv皇就在此地召见朝臣,此时就卡斯特罗与伊拉贝莎、叶卡琳娜nv皇与得黑撒在这里,所以显得很空dàng。据伊拉贝莎介绍,正殿的地板采用的是一块非常巨大的雪瓷石,这种石头可以在夏季吸收室内的温度,而在冬天却又可以释放热量,相当奇特,当然为了彰显皇家气派,在雪瓷石的上面还镀着一层浅浅的黄金,至于大殿的支柱上雕刻着金sè的双头鹰,爪上抓着一根权杖,按照诺曼夫羊王朝的传承习俗,皇帝的权力来自万能的主,也即是拜占奥教廷信奉的上帝,但在大异端得黑撒来之后,诺曼夫羊王朝就像一只北极熊突然掉了头,信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真正”走向了信奉上帝的道路。 卡斯特罗单膝跪地,右手放于心脏处,“卡斯特罗,参见叶卡琳娜nv皇陛下。” “起身。”叶卡琳娜nv皇的声音很清冷,跟容克夫人的声调差不多。 “谢陛下。”卡斯特罗行完礼,重新站起,而伊拉贝莎双手作揖,微笑致意。 “卡斯特罗,今天找你来,是因为本皇刚刚收到一条有关神圣罗马帝国的重要军情。”叶卡琳娜nv皇端坐在宝座上,眉目之间尽显一丝冷冽,宛若一尊众神之巅的神祇,胡子发白的得黑撒恭敬地立在一旁。 “卡斯特罗愿意听您言说。”卡斯特罗本想jing心组织一下自己的言语,赫然发现话到了嘴边就变了味,看来正如奥丁少爷所言,修养,不是肚子有几本书就能搞定的,脑海中记得一些礼节,关键还是看能否巧妙应用于实践之中,所以贵族的修养,至少也要经历五世的沉淀才能升华。 “伊拉贝莎,这件事,还与你有点关系。”叶卡琳娜nv皇的神情没有 o动,看向伊拉贝莎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柔和。 “是关于他?”伊拉贝莎想了想,开口道。 “是的。”叶卡琳娜nv皇递给伊拉贝莎一个赞许的目光,“ o旁.拿破伦已经秘密回到巴黎顿了,而且建议路易十四世御驾亲征。” 卡斯特罗一脸惊诧, o旁.拿破伦怎么回到帝都巴黎顿了?他前些日子才偷袭掉泰坦帝国的亚历山大港,目前不应该带领 o塞冬海军军团躲避泰坦帝国的疯狂报复吗?据坟墓传来的消息,泰坦帝国对 o旁.拿破伦的偷袭勃然大怒,原因不仅在于他毁掉了亚历山大港,而且破坏掉了被埃及尼亚奉若神明的狮身人面像雕塑,为了拿下他的人头,甚至派出了一支由泰坦帝国第三圣骑士“牧马人”圣菲戈斯.本.祖玛率领的部队亲自围剿他。然而,出任意料的是, o旁.拿破伦竟然回到了帝国。 叶卡琳娜nv皇看了一眼思索中的卡斯特罗没有打搅他,示意伊拉贝莎走上前去。虽然自从她回来后,一直就陪在她的身边,但叶卡琳娜nv皇觉得是应该慢慢培养她成为诺曼夫羊王朝的合格继承人,尽管她有许多的表兄弟都十分优秀,但能够正确读懂她的思想,并自觉应用于行动只有她。 欣慰还是遗憾?整个诺曼夫羊王朝的未来居然寄托在一个nv子身上。 卡斯特罗回过神,望着叶卡琳娜nv皇,眼神中保持着敬畏,斟酌了一下语句,却觉得不知该怎么开口,“您的意思是?” “伊拉贝莎,你替卡斯特罗分析分析。”叶卡琳娜nv皇似乎猜到了卡斯特罗的疑huo,却没有直接点破,反而让伊拉贝莎解释。 “ o旁.拿破伦”,伊拉贝莎公主语气顿了顿,眼神中闪过一丝怀念,“他回到帝都巴黎顿并建议路易十四世御驾亲征,肯定是想与支持威廉王子的野狐军团和索伦家族的部队进行决战。要知道目前威廉王子一方占据着优势,无论是战场上还是舆论上,这导致威顿王子蠢蠢yu动,想要卷入对路易十四世的战争,可惜美第奇家族始终从其家族利益出发,还没有下定决心与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决一死战,尽管威顿王子得到了牧首格列高利三世的支持。还有别忘了 o旁家族可是史诗大陆十大家族之一,其下属的圣十字军团战斗力稳居史诗大陆前五,一旦投入战斗,路易十四世的兵力将三倍于威廉王子一方,那么只要不出现意外,威廉王子必败!” “必败?”卡斯特罗呢喃着,似乎觉得有些难以相信。要是输了,索伦家族将彻底完了,至于所谓威廉王子的生死,他倒并不怎么关心。 伊拉贝莎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她的母亲,发现她正观察着卡斯特罗,随即保持了沉默。 在这个时候,他会怎么做? 叶卡琳娜nv皇的嘴角勾起,刚才跟得黑撒商量的结果便是,如果他向诺曼夫羊王朝求兵,她自然会全力支持,相较于威廉王子派来的使者,她自从得黑撒的口中得知卡斯特罗就是拜占奥教廷口中的“恶魔之子”,当然按照得黑撒的说法,叫“变数”,便将使者晾在一边,期待着两大教廷的“圣子” o旁.拿破伦与“恶魔之子”的碰撞,会不会引动史诗大陆的洗牌?得黑撒给她的答案是肯定的。 然而就在卡斯特罗准备答话时,一直负责他安全的迪马利亚闯了进来,在叶卡琳娜nv皇的示意下,皇宫的shi卫们退了出去。迪马利亚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卡斯特罗猛然间一扫眉宇间的yin霾,差点叫出来声来,“真的?” 迪马利亚的答复是确定--母nv平安。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8章 最美的风景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18章最美的风景 ------------ 第318章最美的风景 ps:家里突然停电,本来想多写点,晚上继续看球赛。 oh~yeah!! 这个突然的消息打luàn了卡斯特罗的思绪,于是,他请求告辞。然而伊拉贝莎公主从卡斯特罗喜悦的表情中似乎猜到了什么,低声对她的母亲说了一句,叶卡琳娜nv皇恍然大悟,随后说道,卡斯特罗,下去吧,接下来的事情,本皇叫伊拉贝莎找你商量,卡斯特罗感谢地点了点头离去。 走出大殿,卡斯特罗舒了一口气,叶卡琳娜nv皇带给的压力很大,对大异端得黑撒只是余光一瞥,便发觉对方似乎有感应般的看了一眼,心神猛跳,很可怕的一个人。卡斯特罗感觉这趟诺曼夫羊王朝之行,简直在挑战自己的终极忍耐力。幸好,迪马利亚及时出现化解了尴尬的局面,想到另一个对他而言重要xing远远超过一切的消息,卡斯特罗下意识的勾起了嘴角: 人生啊,chun风得意。 至于 o旁.拿破伦回到帝都巴黎顿力劝路易十四世御驾亲征倒也显得无足轻重,卡斯特罗相信有古德里安家族的两兄弟在,这事暂时还用不着他来cào心,他对所谓的战术战略知晓的太少,跟 o旁.拿破伦对拼岂不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 看完容克家族通过秘密渠道送来的信件,卡斯特罗笑了,甚至笑出了声,因为他在信封上发现了容克夫人的笔迹,这是否意味着她认同了自己,还是终究舍不得放下她的nv儿米尔塔与外孙nv诺亚?卡斯特罗心里得意,她们可都是我哈布斯堡家的人啊。首发 没过多久,伊拉贝莎便找到了正在望着窗外卡斯特罗,看风起云落?他或许没有那个心思吧?伊拉贝莎心里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微笑着跟沉默寡言的迪马利亚致意,听说一路上死在他手里的信条级别的杀手就高达七人,甚至一名死神在与他jiāo手后遭到创造而后逃离。对于高手,诺曼夫羊王朝的人一直报之以足够的尊重。 “你来了。”卡斯特罗冲着伊拉贝莎微微一笑。 “应该是米尔塔与你的孩子出世了吧?”伊拉贝莎开mén见山道,走到了他身旁不远处,目光也望向窗外的远处。 站在诺曼夫羊王朝的皇宫向宫外看去,就会发现诺曼夫羊王朝其实一点都没有繁华的模样,街道很窄,只能允许三辆马车并行通过,反而相当破败,宛若一名衣衫褴褛的乞丐,但谁知道这名“乞丐”绝对不会被严寒饥饿等之类的灾难压弯它的脊梁,或许这就是古老东方的“骨气”,这才是诺曼夫羊王朝真正可怕的所在。正如叶卡琳娜nv皇曾说过,她现在努力改变这个国家,然后在培养一位合格的继承人,以后的史诗大陆连神祇都无法阻挡诺曼夫羊王朝前进的脚步。 “是的,伊拉贝莎公主真的很聪明。”卡斯特罗由衷赞叹道,忽然想起自己认识的几个nv人索伦.凯蒂丝、索伦.凯莉、胭脂、夏尔米等人的智商都远远在一般nv人之上,每次跟她们谈话的时候,他总感觉有些紧张,万分小心说话。记得一次,卡斯特罗一不小心跟胭脂说漏了一些当初的事情,差点被她追杀几百里,最后差点nong的整个黑麦huā军团尽人皆知。其实不就是卡斯特罗很希望再次看一眼胭脂在chun边涂抹一抹鲜红的胭脂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虚心接受你的夸赞。”伊拉贝莎摆出一个淑nv式的感谢姿势,面带着微笑。 “贵族总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我是真心夸赞你呢。”卡斯特罗抖了抖肩,表情十分无奈。 “我接受。”伊拉贝莎靠的更近了一些,“男人总喜欢漂亮的nv人,你也不例外。” “算了,我认输。”卡斯特罗摆了摆手,笑道,“好男人是不会跟nv人斗嘴的。” 伊拉贝莎白了一眼卡斯特罗,说道,“跟我说说她吧。” “她?”卡斯特罗嘴chun翘起,眼神柔和了许多,如同雕塑大师在欣赏自己最完美的作品,“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每当闲暇的时候,为了不忘记,我都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忆着。这在你看来,或许,有些矫情。记得第一次遇见她的时候,是在魏玛图书馆,那个时候,第一次感觉造物主的神奇,能让美丽绽放在nv孩身上。后来,由于奥丁少爷与巴鲁赫为了她差点大打出手,我这个图书馆管理员不能置之不理,所以就被她‘算计’了一回,只不过,到底是她先沾了因果,随后生命发生的点点滴滴,一直都是甜蜜美好的回忆,不想与别人一同分享,也就不详细说了,最记忆深刻的那一次,是我误会了她,误把她的哥哥容克.斯帝林当成了她的情人,那次,正好我正式成为索伦.凯蒂丝姐姐的心腹,替她打理守夜者组织的事情,期间不知怎么跟索伦.凯莉产生了一些暧昧情结,直到目前,还没有解开。有时,我感觉我活的太过沉重,生命中那么多的东西压着我,容克家族的辉煌,哈布斯堡家族的覆灭,不敢去仰望,不敢去想,那一直都是噩梦。不过,今天我突然nong明白,我想得到的,未必得不到。” 卡斯特罗突然很开怀的笑了,眼睛绽放出灿烂的神采,“因为有她在,她一直都在。” 伊拉贝莎有些心慌,感觉卡斯特罗神经质起来,像似变了一个人,很陌生,却又有一种难以明喻的魅力。 “其实,遇见她,是我今生最美的风景。” ………… ………… 随后,伊拉贝莎主动转移了话题,按照事后伊拉贝莎公主的回忆录中所述,跟卡斯特罗在聊下去,我都觉得自己像似再看一本言情小说,不掉几滴眼泪下来,那是对不起作者的苦心,对不起书中男nv主角的悲惨经历。 “我母亲决定支持你打败 o旁.拿破伦。”伊拉贝莎公主面无表情的说道。 卡斯特罗感觉她的语气中竟有一丝庆幸,他实在不懂,“为什么?” “因为我母亲想找个人帮我报复他。”伊拉贝莎公主沉默了几秒后,突然笑眯眯的说道,表情转换相当娴熟。 “这我看不懂了。”卡斯特罗语气中有股“投降”的味道,奥丁少爷曾说过,这个世界上nv人的心思最难猜,果真不假。 “卡斯特罗,你要做的很简单,打败他!”伊拉贝莎笑眯起来,浅浅的眉máo轻轻皱着,十分好看。 “我能拒绝吗?”卡斯特罗轻轻摇了摇头,觉得这就像是一个玩笑, o旁.拿破伦那么优秀的一个人,自己何年何月才能打败他。 “有些事情,你逃不了。”伊拉贝莎淡淡的回道,说完,转身慢步离去。 卡斯特罗望着她的背影,呢喃着说道,“为什么选择我?”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9章 变了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19章变了 ------------ 第319章变了 卡斯特罗得到了叶卡琳娜nv皇的承诺,在必要时出兵驰援神圣罗马帝国的战争,按照伊拉贝莎公主的说法,你现在就可以从诺曼夫羊王朝带领五万士兵前去都柏林援救索伦家族,至于威廉王子,你究竟是什么态度,我母亲不会管,当然他派来的使者已经被遣返。卡斯特罗再次表示了感谢。 是时候该走了。 卡斯特罗对这个短暂逗留了三天的彼得堡没有感情,自然也没什么留恋,对于诺曼夫羊王朝倒是保留了一份敬意,因为那个雄心壮志的nv人,因为那段厚重血腥的历史。伊拉贝莎公主亲自来给他送行,开了一句玩笑话,瞎子对聋子说,我看见了爱情。卡斯特罗十分不解,思考半天也没想明白。伊拉贝莎见此,也不好多说什么,转移了话题,心情颇显沉重的说道,下次有机会欢迎再来。卡斯特罗笑道,这里可不是什么旅馆,想进就进。伊拉贝莎不禁莞尔,放心吧,这里的大mén为你敞开。 经过城mén时,卡斯特罗遥望见拦路的人,不得不拉住马的缰绳。巴赫洛夫.腓力斯,不在保护叶卡琳娜nv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卡斯特罗疑huo不解,然而,迪马利亚仿佛早知道一般,拍着马肚,走上了前去,沉声问道,你想挑战我?巴赫洛夫.腓力斯眼睛直视,全身流lu出强大的战意,向前一踏。卡斯特罗见此,立即出来打圆场,因为如果迪马利亚在比斗中受伤,接下来万一在路上遇上危险,自己的xing命就悬了,他可不希望自己还没见到nv儿,就先去了,换种比试方法? 城mén口的士兵与群众在注意到巴赫洛夫.腓力斯xiong前的皇家徽章时,纷纷惊慌地躲闪到一旁。 迪马利亚没有理会卡斯特罗的言语,翻身下马,在离巴赫洛夫.腓力斯五步时,两者几乎同时发动。 “咚~”沉闷的声响犹如一面被重力敲击的牛皮鼓。 迪马利亚与巴赫洛夫.腓力斯右拳击在一起,随即各自退后了一步,只不过迪马利亚依然沉默如故,而巴赫洛夫.腓力斯则身体摇晃了几下,才最终恢复平静。3∴35686688 高下立判。 没有惊世骇俗的斗气比拼,没有飞沙走石般的火爆场面,只是一阵冷风轻轻从街道吹过,卷起一些碎屑与灰尘。 卡斯特罗张大了嘴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这大概是他见过的最高层次的骑士对决,却又如此简单? 就这样吗? 迪马利亚缓缓退回到马的身旁,巴赫洛夫.腓力斯移开了身体,给卡斯特罗与迪马利亚让开了道路,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仅仅只是一拳,他就已经明白除非他能完全解除封印,否则他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其实,骑士的对决只是最纯粹的力量对碰而已,谁的拳头硬,谁就可以站到最后,当然在忽视一些技巧的基础上。 卡斯特罗朝着巴赫洛夫.腓力斯微微一笑,马鞭一甩,与迪马利亚踏上去奥得易北郡首府都柏林之路。 ………… ………… “我的nv儿,你真的不愿意去?”叶卡琳娜nv皇眼神和蔼,与伊拉贝莎并排站在大理石栏杆前,得黑撒在身后待命。 “不去。”伊拉贝莎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神圣罗马帝国的帝都巴黎顿不适合我,也不是他。在威廉王子与路易十四世之间,您原本可以谁都不支持,旁观结局便可,但您还最终决定参与了这场战争。您思考的诺曼夫羊王朝的未来,而我思考的只是我的人生。” “孩子,你的人生从一出生就注定了。”叶卡琳娜nv皇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忧伤,彼得堡的辉煌需要延续下去,只能牺牲她的幸福。 “可是,您说过,可以拒绝做神的玩偶。”伊拉贝莎眺望着远方,天际的尽头一片白净,是虚无还是美好? “你改变不了命运。”叶卡琳娜nv皇怅然若失地说道,nv儿终究是长大了,“你能改变你自己。” 伊拉贝莎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都柏林。 索伦.陆斯恩,索伦家族的族长,奥得易北郡的郡守,在收到 o旁.拿破伦回到帝都巴黎顿的消息时,下意识地叹了一句,糟糕了。紧接着,他立即亲自去拜访索伦.凯蒂丝,询问她的看法。习惯一身黑衣的索伦.凯蒂丝冷笑着讽刺道,政治与军事,陆斯恩侯爵,那貌似是男人们的游戏,你难道认为我就jing通吗?陆斯恩点了点头,没有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只是平静地说道,那么,我现在给远在克伦斯堡的黑麦huā军团送去一封急信,希望他们尽快回援,不知您的意见如何? “远水解不了近渴。”索伦.凯蒂丝颓然怀念起以往的日子,尽管索伦家族的处境堪忧,但没有战争,下层的人民不会受苦。 可惜,人有时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 “哦”,索伦.陆斯恩应了一声,神情复杂地望着她的背影,“在不久之前,我收到消息,容克.斯帝林伯爵已经率领部分东南边防军秘密赶到奥得易北郡的边界,指定要求您亲自去与他会面。” “容克.斯帝林?”索伦.凯蒂丝脑海中浮现出一位英俊的金发青年,曾经出现在卡斯特罗与容克.米尔塔的婚礼上,嘴角不由的扯动了一下,轻声呢喃着,“他来了?” 索伦.陆斯恩沉默地站在她背后,他很久之前便与容克.斯帝林搭上了线,支持威廉王子的决定更是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否则以陆斯恩的xing格,至少还需要在等一年,黑麦huā军团正式在拜占奥帝国立足脚跟,才会宣布与路易十四世决裂。 “我晚上动身。”索伦.凯蒂丝自然知晓事态的严重xing,时间的紧迫。一旦路易十四世决心要一举击溃威廉王子的势力,那么一场决定神圣罗马帝国归属的大决战不可避免。 “陆斯恩,代表索伦家族与奥得易北郡以及我个人,感谢您。”索伦.陆斯恩态度恳切的说道。 索伦.凯蒂丝始终没有转过身,眼神始终淡然,仿佛放下了一切世间的俗事,“我不需要你的感ji。” 慕尼黑城堡。 容克家族中除了容克.托雷希望在未救出容克.怀利前,不参与威廉王子与路易十四世之间的战争,容克.米尔塔则没有表明态度,在其刚刚生下孩子诺亚后,需要修养,容克夫人也决不允许她参与这场政治漩涡中。容克.斯帝林最终能够给前行,最终还是得到了容克夫人的表态了,否则东南边防军不可能加入战斗。 这已经不是一位皇帝与一位王子之间的战争…… 在帝都巴黎顿,路易十四世的拥戴者已经将整个帝都nong的乌烟瘴气,尤其以海里因希.佐藤为为代表的帝国检察院现在就像是一条疯狗,见谁不顺眼就咬谁,除了效忠的路易十四世以外,完全没有理智,连 o旁.拿破伦在回到帝都时,都差点收到了海里因希.佐藤的“调查”。最终, o旁.拿破伦毫不犹豫地对海里因希.佐藤进行反击,两人甚至闹到了皇帝路易十四世的罗曼蒂克皇宫。路易十四世责怪了海里因希.佐藤几句,却没有对他进行半点实质xing的惩罚, o旁.拿破伦倒是一回来,就受到嘉奖,加封公爵爵位,可谓无限风光。 与此同时,一些以前没有站在路易十四世一旁的家族纷纷遭了殃,剥夺财产爵位,流放异地,等等之类的处罚层出不穷,贵族们对其怨声载道,相当不满,只是奈何整个帝都巴黎顿都在路易十四世的严密控制下,根本没有人敢有任何动作。 然而,人心变了,终究是变了…… ………… ………… “他是他,诺亚是诺亚,母亲,您究竟认可的是谁?”容克.米尔塔注视着容克夫人抱起孩子,柔声问道。 “只要他踏入容克家族的府邸,那么就仍然是他。”容克夫人伸出中指逗了逗小诺亚,原本高贵的jing致脸庞多了一丝和善。 “卡斯特罗会来的。”米尔塔躺在chuáng上,淡淡的黑眼圈说明她最近的休息并不怎么好,听说他去了诺曼夫羊王朝商议一些大事,但是在神圣罗马帝国,极北之地的国度,是不可以相信的。 “你可以等。”容克夫人朝着诺亚微微一笑,诺亚挥舞着小手想要抓住什么,小手实在够不着,“很可爱的孩子。” “母亲,我希望您能相信他,这只是一个nv儿的请求。”米尔塔似乎想趁着这个机会解决掉一些事情,毕竟,一向忙碌的她能来看望诺亚实在不容易。 容克夫人将婴儿递给一名守候在一旁的仆人,走到米尔塔的窗前,拿起一小颗格鲁比亚火龙果,“这次,我来看望的可不仅是我的外孙nv诺亚,还有我的nv儿。” 米尔塔呆愣一下,眼角有些湿润。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20章 会面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20章会面 ------------ 第320章会面 克伦斯堡。~~ !- 黑麦huā军团在卡斯特罗走后,一直都在保持着高效运转,一方面派人紧盯着圣索菲亚军团的动态,一方面加强与诺曼夫羊王朝军队的沟通,保证了双方在军事情报方面的合作。为了彻底击溃阿摩司.斯巴达克的加百列军团,索伦.克林顿副军团长带领骑士团的jing锐,连夜奔驰格鲁亚城堡,在经过数日的ji战后,终于将敌军的主力歼灭,这也预示着拜占奥帝国的东北部彻底沦落,意味着接下来的战场将转移到以普斯特河为界的一线,如若在加上泰坦帝国的南方攻势,拜占奥帝国可谓岌岌可危,已然到了亡国的地步。 拉泽格尔与斯坦贝在收到卡斯特罗从诺曼夫羊王朝发回的讯息后,果断决定联合布里翁城堡、克伦斯堡、俄古易塞城堡与博尔塔拉城堡组成一个国家的雏形,这也是叶卡琳娜nv皇许诺的区域,诺曼夫羊王朝不得在没有得到黑麦huā军团允许的情况下,进入该领域,至于黑麦huā军团隶属的神圣罗马帝国,路易十四世正忙于内战,除了发表一份措辞严厉的讲话与申明外,并无任何大的动作。 奥丁少爷嚷着要回神圣罗马帝国,这位出生在 o捷尼亚郡南部的奥托家族,得到路易十四世如此卑劣的囚禁了帝国宫廷首相即他的爷爷,奥托.冯.皮斯麦,异常愤怒,扬言要带领剔骨刀直接毁灭他,但奥丁少爷也知道这做起来很难,神圣罗马帝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以及韬光养晦,早已经今非昔比,军队战斗力更是可怕。 战与不战都是问题。 卡斯特罗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索伦家族所在的奥得易北郡被路易十四世占领,抛开索伦.凯蒂丝以及索伦.凯莉来说,那里可是众多黑麦huā军团士兵的家乡,丢了那里对黑麦huā军团的打击相当严重。 该如何战,同样也是一个问题。 从总的形势来看,路易十四世几乎调动了帝国将近三个军团,共计15余万jing锐士兵,反观威廉王子一方,除了极具战斗力的野狐军团以外,索伦.陆斯恩边境纠结的只能算是“乌合之众”,在路易十四世面前能支撑多久都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拉泽格尔预计容克家族可能会派出东南边防军支援威廉王子,实际上,他没有失误,然而,卡斯特罗希望黑麦huā军团能够尽快回师,若是前线失败的话,可以在奥得易北郡组建第二道防线,继续与路易十四世进行对峙。 战争从来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卡斯特罗想的好,但 o旁.拿破伦会给威廉王子机会吗? 这已经是一个战争的年代,没有好坏,只有更坏。 奥得以易北郡与贝伐利亚郡jiāo界处。 索伦.凯蒂丝只待着几名家族骑士经过五天的昼夜兼程终于赶到了这里,本来她打算将索伦.凯莉以及索伦.阿梵达等一干索伦家族的亲属们都送来慕尼黑城堡委托容克.米尔塔代为照顾,但索伦.凯莉第一个表示反对,坚决要与索伦家族共存亡,并且在索伦.凯蒂丝离开都柏林后,已经秘密跑到了前线参加战斗!索伦.阿梵达,这位被已经指定为索伦家族的未来继承人,同样誓与索伦家族与都柏林同生同死,(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