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3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3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3部分
黑暗牧首-第83部分劝道,下次注意一些,别拿鸡蛋碰石头,死了那可太不值得了,知不知道?希第达尔觉得卡斯特罗的话语有点矫情,调侃道,话说领导慰问语气都是相当意味深长,言辞都是温暖打动人心,卡斯特罗军团长,你怎么说话一点技术含量都没了?卡斯特罗一听,板着脸,难道有什么问题不成?希第达尔笑着说道,不过,那句话我中听,这句话不好。卡斯特罗神情一缓,希第达尔,你懂得,我可做不好军团长。希第达尔顿了顿,卡斯特罗,你要是做不好军团长,那么整个黑麦花军团估计等不到圣索菲亚军团就被阿斯派因.艾斯林给灭了,哪有今日的胜利? “卡斯特罗,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军团长”夏尔米走了过来,扎起来的头发,衣服也极为简洁,整个人看起来什么干净利落。 卡斯特罗多看了几眼,心中感慨,婚姻果然能够改变一个女人,米尔塔如此,夏尔米也如此,“谢了,不过,夏尔米长官,你就只有见过我一个军团长,当然是最好的,估计也是最坏的吧。” “肯定的。”夏尔米一屁股坐在希第达尔的身边,笑着答道。 “好了,好了”,卡斯特罗摆了摆手,受不了希第达尔与夏尔米的柔情对视,说道,“夏尔米,晚上你和近卫营负责维护克伦斯堡的安全,以防黑麦花军团士兵的那些家伙们闹事。” 在卡斯特罗与老柏克走了之后,夏尔米与希第达尔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卡斯特罗不像是军团长? ………… ………… 庆功宴上,奥丁少爷与戈特里布、阿卡奥斯以及剔骨刀士兵们喝酒喝的挺凶的,原本胜利的喜悦都被他们喝入肚子的苦酒带走,这一战,他们几乎每个人都有战友与兄弟牺牲在魔法阵,这也是剔骨刀第一次遭受如此惨重的损失奥丁少爷接受了,但却并不甘心,他不怪做这个决定的拉泽格尔与卡斯特罗,毕竟如若不靠剔骨刀来牵制住敌军,那么黑麦花军团将遭遇更大的损失。以小我换大我,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道理,奥丁少爷看的明白,悲伤却无法抑制,他曾答应过他们,将他们每个人都带回家乡,好让他们过上美好的生活,吃一块面包,扔三块,啃一条羊腿,丢半只羊,喝一杯葡萄酒,倒一瓶,可是这一切的一切,很多士兵都看不见了。 战争,是世界最没意义的事情。 就让胜利的喜悦带走深深的悲伤吧,奥丁少爷觉得自己喝醉了,上次喝醉是什么时候?那是跟卡斯特罗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魏玛图⑴ ⑶8看書網,喝醉后,两个人还一起比试谁尿的更远。那是年轻时候的美好回忆,如今却为失去的诸多兄弟,酒中弥漫着浓浓的苦味。喝酒是为了什么?谁有知道呢。奥丁少爷轻轻的举起酒杯,对着天空,而后顺着门槛淋了一遍,轻轻说道。 “对不起一路,走好,不送” 整个剔骨刀的士兵们一瞬间从胡言乱语中清醒过来,下一刻全场寂静,士兵们纷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缅怀着逝去的战友与兄弟。 还记得,上战场前的一句“保重”吗? 还记得,彼此约定,等到战争结束后,要去各自的家乡看看吗? 还记得,如若有人牺牲了,一定要带他照顾好他的家人吗? 还记得……………………吗? 第312章还记得吗? 第312章还记得吗?,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3章 回家 第313章回家 “庆功宴不能流于形式。” 拉泽格尔的建议十分中肯,然而他却以黑麦花军团还有许多重要事务需要处理,不参加庆功宴。卡斯特罗相当无奈,只好以身前去黑麦花军团各个部队转转,跟士兵们打打招呼,联络联络感情。麦顿大人见到卡斯特罗的苦瓜相,倒也没有为难他,只是说道,反正下次有机会,这次就放你一马。克林顿副军团长跟卡斯特罗喝了几杯酒,希望他放心,自己已经振作起来。卡斯特罗点了点头,说道,黑麦花军团的骑士团都是你的,千万别要**心就好。吉罗代与狄克、泰格、波拉德等人也纷纷给卡斯特罗敬酒,卡斯特罗一一回了一杯,喝完爽朗的笑了笑,说道,这次你们表现的都不错,肯定会有重奖,这是我军团长的保证,其中特别询问了一下,泰格的伤势如何。泰格答道,谢谢卡斯特罗军团长的关心,已经没事了。卡斯特罗依然保持着微笑,说道,现在是喝酒庆祝的时间,放松一点,随意尽兴。 接着,卡斯特罗便来到容克.野灵歌部队的驻地来看望他,这次战斗中容克.野灵歌率领部队击溃圣索菲亚军团的虎部,可谓功不可没,最重要的原因,这支部队原本隶属于帝国东南边防军,在神圣罗马帝国内战期间,军队的站位可以影响到帝国的形势,所以能从容克.野灵歌口中得到一点消息那是最好不过。 “我只是遵从我的家母容克夫人的命令。”容克.野灵歌面红耳赤,提及如此敏感的问题,却保持着相当的镇定。 “喝”,卡斯特罗端着酒杯笑了笑,说道,“那我明白了。”容克夫人代表的是容克家族,看来米尔塔爷爷容克.怀利公爵大人被困在帝都巴黎顿,确实束缚了容克家族的手脚,要不然估计以米尔塔的性格,她早就通知。内战,索伦家族被捆绑在威廉王子的战车之上,又不知道要承受多大的损失才能换来应有的利益。 ………… ………… “卡斯特罗军团长,您好”一名今晚值班的士兵拘谨地带着微笑向卡斯特罗致敬。 “你好,幸苦了。”正在前往哈恩贝利所部的卡斯特罗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铠甲上的一块污渍擦去,“你叫什么名字?” “威尔逊。”士兵保持着站姿,不敢乱动,只是咧着嘴笑着。 斯特罗脑海中记下这名士兵,左边的眼睛有一颗黑痣,眼神中似乎想要说什么,“你还有事吗?”。 “卡斯特罗军团长,是这样的,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回家?”威尔逊犹豫了几秒,开口问道。 卡斯特罗打量了一遍年轻的威尔逊,铠甲破旧,全身的肤色呈现黝黑色,他应该是从都柏林便跟着黑麦花军团,一直坚持战斗到如今,“放心吧,很快我们就回去了,活着回去,荣耀着回去。”剩下的半句话,卡斯特罗忍住没说,其实回去也还是战斗,或许还更加残酷。 威尔逊心中满是喜悦,笑着向卡斯特罗告别。 ………… ………… “老柏克,米尔塔最近没有寄信过来吗?”。卡斯特罗走着走着忽然开口说道,一想到克伦斯堡战役已经结束,那么正如很多黑麦花军团士兵预料的一般,很快就应该回去了吧? “没有。”紧随其后的老柏克嗓音低沉,最近战事一直紧张,而且拜占奥教廷的牧羊者也加强了边界之间的巡逻,避免神圣罗马帝国的间谍混入,引起争端,所以米尔塔要是送信过来,肯定会多加考虑。 “哦”,卡斯特罗顿了顿,仰头望着天空,“那替我送封信,说我想她和诺亚了。” 柏克轻声答道。 ………… ………… “嗨,卡斯特罗?”索朗索瓦.邓林德眼尖,发现了正朝着这边走来的卡斯特罗,高声喊道。旁边的阿司匹林.鲁内派拉了拉的衣角,示意他安静些,毕竟现在很多不认识的人都在场,何况他们两人一来就得罪了不少士兵。 “邓林德,鲁内派,你们都在啊。”卡斯特罗笑着走了过去,老柏克递给他一个酒杯,“抱歉,今天确实很忙,没时间带你们逛克伦斯堡,这一杯,我先饮为敬” “卡斯特罗,你不用这么客气,搞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邓林德笑的很灿烂,眼神却瞥向四周,看看吧,早说我跟军团长卡斯特罗是好兄弟,你们居然不相信? “卡斯特罗,我们只是凑巧来喝杯……”鲁内派急忙开口解释道,现场的气氛随着卡斯特罗的敬酒安静了下来,不少士兵都死盯着邓林德,这小子说的竟然是真的,不过我们可是来自诺曼夫羊王朝,背后是哈恩贝利大人。 “好,我知道了,你们尽管喝,在这里请随意就好。”卡斯特罗不以为意的说道,“在这里的都是兄弟,刚才如若邓林德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各位战友原谅,我带他替你们道个歉。好吧。”说完,卡斯特罗又是一饮而尽。 “又不是我的错。”佛朗索瓦.邓林德小声的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甘。 “敬卡斯特罗军团长”一名士兵站了起来,高举着酒杯,说道。不少士兵纷纷附和,卡斯特罗陪着他们喝了几杯,之后问了一下士兵,得知哈恩贝利大人在哪里,便离开。期间,跟邓林德与鲁内派多说了几句,鲁内派相对木讷,但却听出了卡斯特罗的意思,他并不希望他们两人呆在克伦斯堡,毕竟现在的战事基本上已经结束。邓林德则十分不情愿,要拉着卡斯特罗一起喝酒,说道,我跟鲁内派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就是投靠你的。卡斯特罗表示感谢,说了一句,如若邓林德,你真想帮我,不如回到帝都巴黎顿尽力营救容克.怀利公爵,这样我定会铭记你们的恩情。邓林德嗯了一声,没有继续纠缠。至于阿司匹林.鲁内派低着头没有过多言语,看着卡斯特罗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卡斯特罗军团长,您可让我好找啊”哈恩贝利远远的迎上卡斯特罗,笑着说道,“您可不知道,我催胭脂大人去请您好几次,我还以为您有事忙碌不忙了呢” “哪有哪有”卡斯特罗谦虚的说道,“我早就听说哈恩贝利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 “那是,谣言中我有这么帅气吗”哈恩贝利自恋的拍了拍胸膛,满是雀斑的脸上挂着抹不去的谄笑,一双眼睛仿佛都挤兑到了一起。 这表情就像是在调戏良家妇女得到满足的怨男卡斯特罗心底发麻,一股凉气从脚底冒起,相当惊诧于他的大手在自己的肩膀揉啊捏啊,这哈恩贝利难道有特殊癖好不成? “是是~”卡斯特罗只能保持着脸上的微笑,举着杯子对着在座的诺曼夫羊王朝的士兵豪爽地说道,“感谢哈恩贝利伯爵率领的部队对我黑麦花军团的支援,这杯我先干了。” 哈恩贝利眼神中的玩味一闪而逝,笑的脸颊的肉一抖一抖的,十分有趣,故作痛惜道,“你们看看,我都说过卡斯特罗军团长做人十分豪迈,你们还不相信,你们啊,愿赌服输,一人给我敬卡斯特罗军团长一杯,否则明天我抽皮带狠狠教训你们” 一听哈恩贝利此言,卡斯特罗脸色微变,想到了生活在史诗大陆北极之地的“北极熊”们,一个个都是喝酒如喝水的家伙,而且对方喝酒的度数明显比克伦斯堡自酿的白酒度数要高许多,跟他们喝酒这简直是拿鸡蛋给石头碰,自不量力啊。不过,即便情况如此糟糕,卡斯特罗还是没有临阵脱逃,在众多士兵的起哄中,喝到了吐,吐了再喝,一直喝到整个人脸色都白了,都没有丝毫退后一步。后来,听到下属汇报的拉泽格尔及时赶来才堪堪解了围。 值得吗?卡斯特罗的答案是肯定的,绝不能丢了黑麦花军团的脸。拉泽格尔也明白,故而将卡斯特罗交给老柏克照顾后,继续陪着哈恩贝利一伙人喝了起来,由于之前在魔法阵斗气消耗殆尽,所以这次拉泽格尔简直也拿命再喝,直到凌晨,哈恩贝利的下属才在醉意朦胧的哈恩贝利的命令下,各自回营去休息。当然,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喝酒的胆气,哈恩贝利是彻底服了,是个真男人 散会后,拉泽格尔前脚刚离开,哈恩贝利猛然从床上做起一拍额头,叫嚷道,“哎呀呀,我怎么忘了这件事?” 一脸懊恼,随即哈恩贝利又打了一个酒隔,想起了叶卡琳娜女皇陛下要求自己将这封绝密信件交给卡斯特罗,尽一切可能安排卡斯特罗前去诺曼夫羊王朝的都城哈恩贝利摇晃着走了几步,心中大悔,不过走着走着,眼皮就开始打架,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第313章回家 第313章回家,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4章 信 第314章信 整个黑麦花军团沉浸在欢乐之中。 庆功宴的最后,奥丁少爷喝的不醒人事,在这之前,他曾放出豪言,要带领剔骨刀彻底灭了圣索菲亚军团,得到了众多剔骨刀士兵的赞同与响应。麦顿大人也喝多了,只不过他相对含蓄了一些,问道,总有一天,我们会杀到哪?底下的士兵回答道,普斯特城堡麦顿摇了摇头,继续问道,什么?我听不到士兵们继续答道,索菲亚城堡麦顿大人右手放在耳边,重复了刚才的那句,什么?我听不见士兵们起哄大笑道,新罗马麦顿大人这时才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举着酒杯敬了所有士兵一杯,我们是兄弟来,喝 相对而言,黑麦花军团骑士团的骑士们喝酒则克制了许多,在卡斯特罗走了之后,克林顿副军团长陪着他们喝了一会后,就被容克.野灵歌拉去喝酒,美其名曰,有事商量可是,真实原因是,他手下的骑兵们一个个都比他能喝,他要是不找个理由撤退,估计又得丢人现眼。在其中,不得不提的是,泰格与狄克、波拉德三人在克林顿副军团长的主持下,正式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卡斯特罗回去之后,被逗狗的迪马利亚瞥了一眼,心中像似咯嘣了一下,顿了顿,但酒劲太大,随即又迷迷糊糊走着,想要进屋躺到床上休息,老柏克趁势扶了他一把,他推脱了,想要一个人独自走进去。 “这就是你们眼中的胜利吗?”。迪马利亚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卡斯特罗停下脚步,身体摇晃着,借着酒劲反问道,“这不算胜利吗?圣索菲亚军团被我们打败了” “那你记得你真正的敌人是谁吗?”。迪马利亚冷漠的回道。 “呃”,卡斯特罗打了一个酒隔,不知道如何回答,一时间陷入了思考之中。 “迪马利亚,你做不到的事情就想让他去做吗?”。老柏克这时插了一句,打破了沉默。 “我只是希望他不要忘记他父母之仇而已。”迪马利亚平静的答道,扔开了逗玩的土狗。 “这很残忍。”老柏克语气沉重中夹杂着一丝叹息。 迪马利亚看了一眼卡斯特罗,说道,“这也是事实。” “好了,别吵了,我都清楚”卡斯特罗突然间开口吼道,“迪马利亚,你可以休息了。” 迪马利亚依然没有动,坐在桌子旁,神情没有一丝变化。老柏克看着卡斯特罗,苍老的面庞中流露着一丝和善,这份压力实在太过沉重,这样已经足够了。 卡斯特罗大步走到屋内,随即躺倒在床上,闭着⑴ ⑶8看書網睡去。 ………… ………… 第二天。 哈恩贝利一早便去找到了胭脂,要求她陪同他一起去找卡斯特罗,胭脂念在曾经并肩作战的份上,外加哈恩贝利实在缠着没办法推辞,便答应了。这令匆匆吃过早餐,正准备恢复训练的卡斯特罗十分意外,问了句,什么事?哈恩贝利从贴身的口袋中掏出了一封皱巴巴的信件,上面的蜡泥封印完好,递给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接过信,仔细看了一遍,抬起头却发现哈恩贝利一双眼睛盯着胭脂,看个不停,像似发现新大陆一样,而胭脂似乎并不情愿,眼神躲躲闪闪,心中疑惑,难道他发现了胭脂的伪装? “咳咳~”卡斯特罗故意咳嗽了几声。 “卡斯特罗军团长,您看完了?”哈恩贝利很快恢复正经,开口询问道。 “是的。”卡斯特罗肯定的答道,头脑中却在思考着胭脂今天怎么有些怪怪的。 “卡斯特罗军团长,我们叶卡琳娜女皇陛下要求您一定要亲自去我们彼得堡一趟,念在我们一起战斗过,您可不能为难我啊”哈恩贝利一脸悲愤,那表情好像表明,卡斯特罗要是不答应,他立马就会哭起来。 “哈恩贝利阁下,这事,我需要跟拉泽格尔等人商量一下,迟点会给你答复”卡斯特罗迟疑了一下,想着信中叶卡琳娜女皇提出的一些条件,比如出兵支持索伦家族与在拜占奥帝国占领区域扶持自己建立一个国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为什么要帮助自己? “卡斯特罗军团长”哈恩贝利一脸苦涩的喊道,“您就答应我吧。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一个刚刚断奶的孩子,您可不能抛下我啊” 卡斯特罗长大了嘴巴。 胭脂不忍看哈恩贝利的这副哀求状,转过头,自从上次雨天,他见过胭脂的真实面目后,便开始死缠烂打,什么八十岁老母与刚断奶的孩子,绝对是子虚乌有套用哈恩贝利的话,“我纯洁的只剩一条三条内裤” “哈恩贝利阁下,你逼我也没用啊信中提到的事情比如得到黑麦花军团众多将士的首肯,否则我一个人真的拿不定主意”卡斯特罗走上前扶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哈恩贝利,这家伙挺会演苦情戏的,要不是胭脂用眼神暗示了一下,还真的被骗了 “好吧”,哈恩贝利不甘心的擦了擦嘴巴,一双小眼睛里满是哀求,“那什么时候呢?” “尽快”卡斯特罗果断的答道,这句可是奥丁少爷特地交给他的一句名言,名曰“拖”字诀入门必备言语之一。 “到底多快?”哈恩贝利疑惑的追问道,小眼睛眨啊眨啊,看的卡斯特罗心底直发毛。 “呃”,卡斯特罗不敢直视哈恩贝利,右手打了一个手势给胭脂,示意她赶紧解围,笑着说道,“肯定没有声音快,没有光快。不过,绝对不会让哈恩贝利阁下久等,再说,哈恩贝利阁下可是伯爵,应该有这点耐心,才对。” “去tmd的伯爵”哈恩贝利突然恶狠狠的说道。 卡斯特罗的惊讶一闪而过,随即想到哈恩贝利一身劣迹,难道他的出身也并非贵族?胭脂听到这句话,眼皮一跳,仍然保持着冷漠。 ………… ………… “拉泽格尔,你的意思是?”卡斯特罗送别哈恩贝利之后,急匆匆的跑到黑麦花军团指挥部找到了黑麦花军团“大脑”询问此事。 拉泽格尔拿着信反复看了几遍,对于所谓的叶卡琳娜女皇陛下的许诺,这涉及政治,一个字都不可以有丝毫错误,例如在史诗大陆最著名的莫过于《波茨坦公告》,因为个人的翻译错误而导致了数万人丧生。从这封叶卡琳娜女皇的亲笔信中,对方首先态度放的特别低,但语句中采用的一贯语气确实盛气逼人,文中多出用“你应该这么做”,而并非“我建议你可以这么做”,经过很长时间的揣摩,拉泽格尔确定了这封信确实是叶卡琳娜女皇的亲笔信,而且出自她自己之手,无人代笔,而且意思也很明确,希望卡斯特罗前去诺曼夫羊王朝的彼得堡,到时会详细商谈。 “可以去”拉泽格尔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 斯特罗舒了一口气,以为他看了半天,发现了什么问题,既然答案是肯定的,那这封信就没问题了,应该是他多心了,这可是刚帮助黑麦花军团打赢圣索菲亚军团的哈恩贝利伯爵亲手交给他的:“哈恩贝利伯爵,催的很急,我大概应该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吧。”拉泽格尔想了想,觉得战争已经告一段落,目前真的没有卡斯特罗什么事,况且即便他在克伦斯堡,他也不会管理这些繁杂的军务,只管自己训练,提高自己的实力。 “黑麦花军团没事了?”卡斯特罗留意到桌案上还堆积着许多军功卷,这一战不少士兵立了大功,论功行赏这件事关系着军团的稳定,丝毫马虎不得,虽然往常都是交由他负责,但是卡斯特罗还有有些忧虑,这事足够他忙好长一段时间了。 “肯定有事。”拉泽格尔微微一笑,“关键是卡斯特罗军团长,你肯定不愿亲自处理,只好我这个苦命人代劳” “哈哈,没办法,能者多劳。”卡斯特罗打着哈哈道,走过去想学着麦顿大人拍拍拉泽格尔的肩膀,却没曾想到拉泽格尔一眼,猜透了卡斯特罗的心思,回道,好了,没事,卡斯特罗军团长,你就快走吧,我需要处理军务。 “你忙你忙”卡斯特罗讪讪一笑,离开了黑麦花军团的指挥部。 待到卡斯特罗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之后,拉泽格尔放下了手中的军功卷,怔怔的出神,这次,他要是成功得到叶卡琳娜女皇的支持,那么史诗大陆上,一个新的国度就要诞生,这必然会打破史诗大陆的政治格局,带来一系列难以预料的变化,无论是还是都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这种局面的出现,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或许,应该联系自己的老师劝劝他支持卡斯特罗? 可叶卡琳娜女皇到底怎么想的,又为什么呢,亦或是史诗大陆的大异端得黑撒的建议? ………… ………… ps:大家六一儿童节快乐 第314章信 第314章信,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5章 没有战争,真好 第315章没有战争,真好 哈恩贝利收到卡斯特罗的肯定答复后,立即屁股颠颠的跑去安排诺曼夫羊王朝方面的军队,只是颇为意外的是,他委托胭脂为这支军队的最高督察官,可以随时处理军队中违反军令的士兵。胭脂起初拒绝,不过,卡斯特罗想了想,劝了她,毕竟哈恩贝利所部在哈恩贝利伯爵离开后,如果没有负责与黑麦花军团进行交流沟通,一旦出现问题,那就不好了。胭脂百般无奈下只好应许,只不过要求哈恩贝利安排两名副手,哈恩贝利自然爽快答应。 与哈恩贝利协商好之后,卡斯特罗找到了奥丁少爷,这家伙才迷迷糊糊的睡醒,听到他要去诺曼夫羊王朝的彼得堡才慢悠悠的醒悟,瞪着眼睛,说道,噢,去彼得堡啊,记得带些土特产回来。卡斯特罗心中十分郁闷的回了一句,万一我回不来呢?奥丁少爷淡淡的说道,你回不来,我肯定不去找你吗,反正你的命贱如蟑螂,又死不了。卡斯特罗重重地锤了他一拳,道,你就这么折损我的吗?奥丁少爷眼睛眨了下,揉了揉胸口,道,记得到了诺曼夫羊王朝千万不要喝酒。卡斯特罗问道,为什么?奥丁少爷抛了一个白眼,伏特加酒,度数太高,我害怕你回来不认得路。卡斯特罗只恨声道,奥丁少爷,算你狠 “其实,在我印象中,诺曼夫羊王朝是个好地方。再说,我记得你好像有个情人在那,叫什么伊莎贝拉,你不会假公济私特地是去那个的吧?”奥丁少爷越想越觉得可能,一双眼睛盯着卡斯特罗,脸上故作惊恐状,喃喃道,“我算认清了你,卡斯特罗” “去你的”卡斯特罗怒喊道,差点一巴掌扇了过去,只不过被奥丁少爷释放的防御魔法给挡下了:“奥丁,你什么时候可以瞬发魔法了?” 奥丁少爷见卡斯特罗一脸惊奇,心中有些得意,“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哈哈……” 卡斯特罗愣了愣,鄙夷的说道,“哼,就你心眼多,秘密也多,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 奥丁少爷无语,然而忍住就是不说。 ………… ………… 稍晚,卡斯特罗跟麦顿大人谈起这件事的时候,麦顿大人则勉励卡斯特罗尽量能把叶卡琳娜拿下,并告诫他,那个女人才是世界上最有味道的女人,要想想她整天端坐在皇帝宝座上,晚上在你床上哀婉低鸣,那是多么大的荣耀简直是能让人yu仙yu死卡斯特罗不满的嘀咕道,这什么算什么?麦顿大人神秘一笑,到时你就知道了,记住一定要按照我所说的做。卡斯特罗答道,只有被恶魔附了身,才有可能。 麦顿大人心痛无比道,“你怎么就不开窍呢”一副懊恼的样子,心中想着,我麦顿怎么就认识这么一个榆木脑袋。 卡斯特罗紧接着回答道,“我是一个孩子的父亲,还有米尔塔在慕尼黑城堡等我” 麦顿大人这才恍然大悟道,“难怪难怪………” 卡斯特罗不在理睬他,转过身,便离开,摇着头苦笑着,今天奥丁少爷与麦顿大人究竟怎么了?莫非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在史诗大陆,圣索菲亚军团可远远比不上、、之类的一流军团,更别提、与三大顶尖军团,黑麦花军团打败它,固然值得庆幸,但黑麦花军团如若回师神圣罗马帝国,那么面对的敌人可比圣索菲亚军团要难以对付。 路依旧漫长 悲观主义者的卡斯特罗不由叹息了一声,又想起昨天晚上迪马利亚与老柏克的争论,自己是否做的已经足够? 可是,依然还有很多人要去保护啊。 一时间陷入惆怅的卡斯特罗并没直接朝下个地方前去,而是在克伦斯堡四处逛逛,这座被黑麦花军团占据的城堡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后,现在已经渐渐平静下来,每天这里的居民依旧会为了一些生活物品而争吵,每天这里的商铺已经可以按时的开门迎客而不用担心商品被歹徒抢走,每个人都开始慢慢恢复到了往常的生活之中,酸甜苦辣,各种滋味依旧在他们的生命中走马观花。 “没有战争,真好。” 这是卡斯特罗路过一条小巷,一名垂暮老者坐在一木制板凳上晒着太阳,怀中还有一本暗红色的书籍《圣经》,发出的感慨。这名八十岁的老者,在史诗大陆也算是长寿,出生在克伦斯堡,在这里长大,这里渡过青年、中年,现在慢慢老死,八十年的风云变幻,放佛弹指间,又放佛如天边的云烟变幻。 卡斯特罗停下了脚步,蹲下,朝着他微微一笑,说道,“听到您所说的这句,我很开心,其实,我是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卡斯特罗,正是最近一系列战争的发动者。” “呵呵………”老者和蔼着笑了笑,眼睛努力的眨了眨,“从我出生到现在,克伦斯堡就没一天安宁的日子。习惯了,习惯了就好了。你要说你是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我还是他的爷爷呢年轻人,欺骗是人的七宗罪之一,人啊,还是要做点实事,老了才不会抱憾。” 卡斯特罗认真的听着,不禁莞尔,说道,“老人家,您说的对,我记住了。” “记住了还不行啊,你还要去做”老者唠叨着,似乎想起了自己的儿孙在许多年前就死在了进攻布里翁城堡的战斗中。什么是异端?杀死了自己亲人的人就是吗?老者曾扪心自问道,谁难道天生就是坏人?不被生活所迫,谁又愿拿起刀剑杀人呢?所以,他在儿孙战死后,捡起了拜占奥教廷的经典《圣经》,每日都必做祷告,渐渐也就明白了: “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 你也必坚固,无所惧怕。 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卡斯特罗陪着他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直至十一点,老者的孙女喊他回去吃饭,见到注意到卡斯特罗很意外,尤其是其胸口的黑麦花徽章,她脸色微变,嘴唇颤抖着,想要开口说什么。卡斯特罗想起了一句《圣经》中的话,“压伤的芦苇,他从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从不吹灭”,微微一笑道,“好了,两位再见,我走了。” 老者举着手轻轻挥了挥。 他的孙女遥望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街角,才猛然舒了一口气,这可是一位大人 ………… ………… 重新回到克伦斯堡黑麦花军团的驻地,卡斯特罗简单的吃过晚餐,便重新去找拉泽格尔,希望他能及时做好部署,即便与诺曼夫羊王朝的叶卡琳娜女皇陛下谈不拢,黑麦花军团也一定要尽快回去,回到都柏林去,支援索伦家族。拉泽格尔说道,这事,卡斯特罗,你完全可以放心,至少暂时可以确定完全可以抵挡住路易十四世的进攻,你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古德里安家族的两兄弟,他们才是真正的军事天才,我跟他们比,差的远了。卡斯特罗哂然一笑,拉泽格尔,你太谦虚了吧?拉泽格尔淡淡的回了一句,那是你不知道内情,只有经过千锤百炼的军队,才能成为常胜之师,黑麦花军团建立的时间还很短,根本无法跟正规军团比底蕴,要知道他们无论兵员还是后勤等,都做到了优秀,甚至完美………… 拉泽格尔的言语之中满是赞赏,卡斯特罗听了一愣一愣,说道,“拉泽格尔,你要对黑麦花军团有信心” 拉泽格尔微眯着眼睛,答道,“我要是没信心,就不会在这里。” 第315章没有战争,真好 第315章没有战争,真,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6章 最真实的一面 战争之夜莺的鸣泣〗第316章最真实的一面 ------------ 第316章最真实的一面 “一切安排妥当后,卡斯特罗实在找不到事情可做,心想自己这个“甩手军团长”当的也未免太称职了,拉泽格尔负责黑麦huā军团的大小事务,克林顿副军团长能够独立处理骑士团的各项事务,至于麦顿大人,从前就在都柏林治军,所以也根本不用担心,最令人担忧的或许便是布里翁城堡的士兵与哈恩贝利所部,从目前来看,各自的脾xing都ting大,暂时改不了。不过,这件事,该头疼的是胭脂,而并非他,况且还有其余人从旁协助,应该可以解决。 闲着,卡斯特罗觉得应该找点事情做,决定去找巴别.多勒克去问问关于风月的情况,随即转念想到,上次在经过克伦斯堡与布里翁城堡的魔法传送阵时,恍然如隔世的幻觉,这究竟是不是真的? “你想问脑海中出现的是否真实存在?”巴别.多勒克依旧在他的小黑屋中闭mén不出,潜心研究魔法奥秘,“存在即为合理,连魔法与斗气都是一种未曾证实的科学。如果你听过薛定谔之猫,nong懂它,它会告诉你,所谓的香蕉皮理论在实际中的困境确实并不存在,因为我们的世界是11维,而并非传统的三维、四维,所以存在着诸多的平行世界。卡斯特罗,你要说平行世界是否真实,答案是肯定的。” “您的意思是,我可能来自另一个平行世界?”卡斯特罗疑huo的问道,对于所谓的薛定谔之猫只是听米尔塔提起过,具体如何去理解它,并不清楚。 “你就是你,一个身体里有另一个人残破的灵魂而已。你可以理解为另一个人的灵魂‘穿越’到你的身上,但是由于‘穿越’的过程中耗费了太多的能量,所以他的灵魂并不完整,并不能真真切切的影响到你的人格,或者说,无法形成你的主人格。要明白这个,你必须明白灵魂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如同光,却又不是光;而人的灵魂即是人的多种人格的jing神载体。” “我真的是穿越而来?”卡斯特罗陷入了思索中,脑海中浮现的一幕幕如此真实,令他有种身临其境,如果只是某种幻境,绝对无法做到。 “你就是你,从未改变。”巴别.多勒克回过头,‘特别’补充了一句,心中暗想着,卡斯特罗,你又没觉得你是另一个人? “我就是我?”卡斯特罗困huo的说道,不知mi忙些什么。 巴别.多勒克嘴角勾了勾,没有回答。 “那你的意思是,风月也可能穿越而来?”沉默片刻,卡斯特罗皱眉说道。 “是的,又不是的。”巴别.多勒克手指继续在魔法水晶壁上游动着,一条条奇怪的魔法符文像似有生命般地不断组合分解,构造出一幅幅奇怪的“建筑”:“她的mi茫正是因为她不知道她是谁,一个忘记了前世与今生要走的路的人。” “真的是这样吗?”卡斯特罗抬着头,嘴chun微微翘起。 “信不信由你。”巴别.多勒克瞥了一眼卡斯特罗,重新投入工作之中,不再理会他。 卡斯特罗自知无趣,无声离开,走出小黑屋,突然抬起头看着天空: 这片天空究竟属于谁? 一个月以后。 到达诺曼夫羊王朝彼得堡的卡斯特罗,与叶卡琳娜nv皇和大异端得黑撒谈妥了那件在拜占奥帝国沦陷区建立一个属于他的王国的事情。这其中叶卡琳娜nv皇对年纪轻轻的卡斯特罗格外亲眼相加,单从招待的规格与待遇来说,等同于一位国王,这也是自叶卡琳娜nv皇登基以来最隆重的一次宴会,食物相当丰盛,只不过比起神圣罗马帝国而言,则简单太多。卡斯特罗发现他们每个人都格外的珍惜事务,包括叶卡琳娜nv皇在内,绝对不会làng费,哪怕是一点点面包屑,这令卡斯(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