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2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2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2部分
黑暗牧首-第82部分,“圣索菲亚军团驻地没有什么大动静,我猜测对方是想要借助大本营跟黑麦花军团玩防守战。” 卡斯特罗笑了笑,“不用一来,就跟我说军情吧?我刚吩咐老柏克去跟后勤部的马卢达说,要他们尽快准备几份早餐。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嘛” “说得对”斯坦贝顿时觉得这一晚只吃点面包垫肚子还真有点饿,“我真希望他们能马上送来,大伙可都饿了。” “嗯嗯。”卡斯特罗点了点头,“全体下次注意,可不能因为忙碌而累坏身体,否则我严惩不贷。” 斯坦贝与卡斯特罗有说有笑,整个指挥部的气氛被慢慢调动起来。忽然,屋外炸起了一声惊雷,震得耳膜生疼,一道巨大的闪电照亮了大半个夜空,雨势更大了。 “报,哈恩贝利与胭脂所部,发现敌军有异动” 第308章一声惊雷 第308章一声惊雷,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09章 战争的真相 第309章战争的真相 天色微亮,大雨磅礴。 雨滴顺着脸颊滑过,不少士兵虽然提前编织了草衣来抵挡风雨,但由于雨势太大,效果根本不大。哈恩贝利与胭脂都呆在联军指挥部中没有出去,从收到圣索菲亚军团有异动的情报之后,他们立即派遣多名刺侯前去刺探消息,目前暂时可以分析出敌军似乎在酝酿什么大动作,所以为了防止万一,他们立即对部队进行了紧急调动,完成了一些基本部署。 雨依旧在下。 迪马利亚拎着一条肥嘟嘟的土狗走了进来,身上并没有怎么湿,将土狗丢了进来之后,便询问起接下来的作战计划。哈恩贝利解释道,这可能是圣索菲亚军团准备以攻代守,而我们很不幸,是对方眼中的软柿子,可以随意揉捏。胭脂没有多说话,只是表示同意哈恩贝利的观点。 “可是我怎么感觉波提切利.本尼笃托这是想要逃呢”迪马利亚心中有些疑虑的说道。 “这不可能吧?”哈恩贝利一听,满脸的雀斑像似在脸上颤动了一般。在他心目中,圣索菲亚军团是拜占奥帝国排名第5位的正规军团,怎么会被自己与黑麦花军团打的落荒而逃呢?想想这就是史诗大陆极其荒唐的事情,可是哈恩贝利忘了,圣灵裁决厅的副审判长阿斯派因.艾斯林曾经率领十五万混合联军差点被黑麦花军团全歼。 胭脂想不通这其中有什么区别,反正都是战斗,只要把敌军消灭就是胜利。 “报,卡斯特罗军团长询问我方是否需要支援?” 就在这时,哨兵打断了哈恩贝利的思绪,迪马利亚也回过神,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沉默的离开了营帐。 哈恩贝利想了想,觉得目前这方面共计将近四万人足够应付任何可能的战斗,自信地下令道:“回英俊的卡斯特罗军团长,我们这里渴望战斗,他那里只管呐喊,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舞” 【】 战争的真相是什么?是死亡的盛宴。 随着斯坦贝一道道命令的下达,前线的士兵也随之奔赴前线战场,随即展开厮杀。由于圣索菲亚军团士兵借助驻地的围栏与塔楼,防守相当严密,而且加上下雨,黑麦花军团后勤部无法将一些大型的攻城器具运过来,容克.野灵歌与容克.克林顿面对此种情况,也只能采取强攻,并无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一条条鲜活的士兵在进攻中不断倒下。 “这样下去,不行啊。”容克.野灵歌忧虑道,黑麦花军团损失相当惨重,而对方固守相对来说,比少了太多。 “我知道。”克林顿副军团长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根据现在的情报,麦顿所部由于修复了对方的攻城器械,那一方的战斗甚至比这里还要残酷许多,而且这次指挥作战是斯坦贝,这可是为了胜利可以砸上一切的指挥官。 “报,军团指挥部派来送来两张魔法卷轴” 果然是将最后的家底都拿出来了…… 克林顿副军团长没有将过多的情绪带入前线的指挥之中,立即反应过来,既然命令得到了卡斯特罗的允许,那么就应该被坚决执行,“命狄克与泰格立即前来议事” “这件事非常重要,克林顿副军团长,还是交给我的部下来做吧?”容克.野灵歌开口询问道。 “你相信你的部下,我也相信我的部下。”克林顿副军团长微笑着说道,“不过,容克.野灵歌伯爵,你也可以派人参加。” “行,那我就派人协助一下。”容克.野灵歌报之一笑。 ………… “狄克,到”“泰格,到” “长话短说,这次叫你们来,是有重要任务安排你们去做。”克林顿握了握他们的手,请他们坐下,并倒了一杯热茶给狄克与泰格。 在他们眼中,克林顿副军团长一扫往日的颓废,精神状态很好,此时,他们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黑麦花军团骑士团几乎是克林顿一手拉起来的,自从上次被俘事件之后,整个军团一直陷入低迷之中,而昨日的胜利才重新鼓舞起士兵的战斗欲。 “只要克林顿大人在,黑麦花军团骑士精神不灭” “这是军团指挥部刚刚送来的魔法卷轴,你们应该对它们有所了解吧?”克林顿打开两个雕刻着黑麦花徽章的暗黑色铁盒,魔法卷轴安静地躺在里面。 “回禀克林顿副军团长,狄克知道。”狄克说道,“上次敌军就是用它炸毁了黑麦花军团的指挥室,威力相当巨大。” “泰格也清楚魔法卷轴的威力。”泰格随即答道,但见到魔法卷轴时,心中一跳,如此魔法卷轴如果用来炸毁敌军的营地,那该少死多少士兵啊。 林顿的语气一顿,“狄克、泰格听令” “在”两人异口同声答道。 “一人负责一张魔法卷轴,九点之前,完成引爆,有没有问题?”克林顿严肃的质问道。 “狄克(泰格)保证完成任务”两人激动的答道。 【】 梦醒了。 奥丁少爷下意识地问了句,“什么时候了?” “天亮了。”拉泽格尔淡淡的回了一句,如果预料没错,现在进攻已经开始了。 “呃”,迷迷糊糊的奥丁少爷忽然感觉空气似乎潮湿湿的,继续问道,“咦,难道下雨了?”说完这一句话,奥丁少爷已然苏醒,难怪在梦中在水里游啊游啊,都没玩没了。 拉泽格尔回头看了一眼奥丁少爷,怎么说他已经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尽管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 “什么?”奥丁少爷醒来发现自己还在魔法阵中,碰倒了拉泽格尔为他亲自搭建的遮雨棚,叫了一声,随即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们怎么还在这里” 失望到了没有一丝愤怒,宛若一个刚刚失去心爱玩具不哭的孩子。 “情况比我料想的还要糟糕,本来以为只要破坏掉魔法阵的核心,这个魔法阵自然就会消失,但是不知出了什么意外,亦或者敌军之中,有人懂得多诺米杀阵魔法原理,彻底的打乱了我的部署。”拉泽格尔以一种极其淡然的语气诉说着,仿佛是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那会怎样?”奥丁少爷好奇的问道。抱怨解决不了问题,还是以良好的态度进行合作才能渡过难关,这是奥丁少爷睡了一觉,忽然想通的道理。 拉泽格尔望着模糊的头顶,微微一笑,“我们出不去了。” “怎么能这样?”奥丁少爷再次失态的叫道,不过,很快又冷静下来,找拉泽格尔要了一份关于魔法阵的相关资料,虽然不多,但绝对都是精华中精华。奥丁少爷看的津津有味,联系上以前在巴别.多勒克小黑屋中所学习的一些晦涩的魔法理论,一时间浑然忘我,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拉泽格尔任由雨水滴落在自己身上,自顾自的说道,“看来还有点希望。” 【】 战斗很激烈。 胭脂亲自到了前线指挥士兵进行防守,哈恩贝利一直以诺曼夫羊王朝第一圣骑士的骑士侍童自居,自然不甘示弱,与胭脂同在前线。小伊芙则被胭脂留在了营帐中,本来她开口说,她也想去,但胭脂用卡斯特罗的名义以及照料迪马利亚的土狗皮皮为由,要她好好呆在营帐内,不许四处走动。 雨水顺着脸颊流淌着,胭脂用手擦了擦,脸上一直带着的人皮面具忽然之间脱落了下来,露出了她原本的面容。 “啊?”哈恩贝利惊叹了一声,满脸的雀斑像似活了一样,在脸上一跳一跳的,十分滑稽。 “什么事?”胭脂冷漠的问道,面对敌军的第五次冲锋,布里翁城堡的士兵承受的压力很大,很多士兵甚至有崩溃的迹象,对方比他们还不要命,简直是踩着他们自己人的尸体在前进,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她对此很忧虑,只能寄希望敌军能够尽快放弃。 “没事……没事”哈恩贝利含糊不清的应付,心底却纳闷道,这么美丽的女人怎么带着一副面具,而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就在这时,骷髅从天而降,手里还拎着一颗女人的脑袋,甚为恐怖。 哈恩贝利下意识地拍了拍心脏,慢慢恢复平静,胭脂则表现的淡定了许多,看了一眼,正想开口问,她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出现? 谁知将脑袋丢到了哈恩贝利的脚下,随即清冷的声音的出现在他脑海中,“她是谁?” 哈恩贝利用脚踢了踢脚边的脑袋,一瞬间辨认出此人,喊了一句,“里曼.碧昂丝” 胭脂眼神倏忽间变得凌厉,随即望向,里曼.碧昂丝是圣索菲亚军团岚部的部长,她怎么死了? 似乎明白了胭脂眼神的含义,“我杀了她” 第309章战争的真相 第309章战争的真相,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0章 第四个小时 第310章第四个小时 隐藏在草丛之中的毒蛇最是凶险。 在魔法阵重新启动的那一刹那,索伯尔汗毛倒竖,立即意识到了危险,由于处在魔法阵的边缘外加实力不俗,所以逃脱了,并带着十几名幸存的孽部精锐潜伏在魔法阵边缘,伺机准备偷袭黑麦花军团,正如上次泰格所做的那样。这一潜伏,等到了深夜的,等到了大雨,然而他们没有一丝动摇,索伯尔知道这还不是行动的时候,即便他看到了黑麦花军团的指挥者麦顿,所以他没有动,这么少的一批人,必须等到敌人松懈的时候。为此,索伯尔自然不会空等,搜寻了到了十几件黑麦花军团的铠甲吩咐士兵们穿在身上,并用稀泥将脸部抹了几下。 此刻,麦顿所部浑然不知他们的存在,毕竟先是与敌军第四团交战,而后接到指挥部的命令,随时准备强攻圣索菲亚军团的驻地,为夺取最后的胜利而努力着,何况魔法阵的威力摆在那里,谁会料到眼皮底下居然还藏有一条大鱼? 机会终于来了。 麦顿所部攻破圣索菲亚驻地围栏的片刻之后,前军的阵形与麦顿所在的地方明显存在了一条缝隙。虽然索伯尔迟疑麦顿所部居然凭借一台投石机攻破圣索菲亚军团的营地,但还是果断下令道,“行动” 不得不说,麦顿所部士兵的眼睛确实非常毒辣,索伯尔率领的十几名士兵刚露头,很多士兵便注意到了这伙人的与众不同,看到他们身上穿着黑麦花军团“剔骨刀”的铠甲,他们立即想到,往常“剔骨刀”的士兵不是嚣张跋扈惯了,今天怎么会变得如此低调?一个个都低着头,像打了败仗似地,真是太反常了………… “你们是奥丁少爷所部的士兵?”几名士兵挡在他们的前路,领头的士兵开口问道,仔细打量过一番这十几个人后,他心底越发感觉古怪,剔骨刀的士兵,或许,有些人,他们没见过,但其中的高手早就被麦顿大人泄露完了,根本不是什么秘密,而现在他赫然发现这十几个人的气势绝对远远超乎他们往日的见闻,这怎么可能呢?麦顿大人可从来不会欺骗他的士兵。领头的士兵,名曰斯蒂勒,在旁边士兵耳畔低语了几声,而后士兵看了几眼索伯尔等人,转身去禀告麦顿大人。 “让开,我们是奥丁少爷的嫡系,有紧急军情禀告”索伯尔见机不对,立即冷声说道。 “嗯?”斯蒂勒愣了愣,随即开口说道,寸步不让,“请各位稍等,我已派人去请麦顿大人相信很快麦顿大人就会来看望你们” “哼”,索伯尔神色越发清冷,怒斥道,“要是耽误了营救奥丁大人的机会,你担当的起吗?”。 奥丁大人?斯蒂勒眼珠一转,剔骨刀不是一直习惯称呼他们的老大为奥丁少爷吗?“各位实在不好意思,这是麦顿大人下的命令,我等不敢违抗我想,你们也不想公然违抗麦顿副军团长大人的命令吧” 双方的争执很快升级,一副将要大打一仗的架势,索伯尔眼见远处的麦顿大人往这边走了过来,递了一个“待会随机应变”的眼神给下属,继续扯着脖子与斯蒂勒争论。 “发生了什么事?”走近的麦顿打量了一下索伯尔等人,心里顿时有了底,这十几个人不是黑麦花军团的士兵。 “大人”,斯蒂勒想要解释什么,但麦顿挥了挥手,示意他安静,转而问道索伯尔,“你们是奥丁所部?” 索伯尔慢慢抬起头,手指微微一动,一个脚步朝着麦顿冲了过去,其余十几个人也纷纷反应过来,迅速冲向周围黑麦花军团的士兵。 麦顿身体左右各一侧,拉着斯蒂勒,往后退了三步,而身边的士兵似乎早就料到索伯尔会有此动作,立即拔出兵器 就在索伯尔错愕之际,麦顿身后的罗伯茨猛然出手接住了索伯尔的拳头,狠狠的捏在手中,神色之间露出一丝嘲讽,向前几步,一拳轰在他的胸膛,索伯尔脸色立即变着难堪,想要挣脱却被罗伯茨拉了回来。罗伯茨可是黑麦花军团仅次于迪马利亚的高手,曾叹呼“人生真是寂寞如雪”,索伯尔在他面前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就被擒住,至于其余孽部士兵在三分钟内,也纷纷被擒。一场阴谋就此烟消云散。 “说说吧,你究竟是谁?”麦顿见索伯尔气势不凡,应该不是普通人物,至于是谁,他倒并不清楚,然而索伯尔等人明显没有失败者的觉悟,保持了沉默,不说? “来人,把他们捆绑起来,押送回黑麦花军团指挥部”麦顿没时间跟他们磨蹭,下令道,并吩咐罗伯茨废了他们的战斗力,以免在路上逃跑。索伯尔昂着头,心中虽然叹息行动失败,但表情依旧没有表现出一丝屈服,或者,他认为他无须屈服,因为圣索菲亚军团不可战胜,一定会打败圣索菲亚军团 【】 奥丁少爷终于从拉泽格尔递给的资料中清醒。 这份资料涉及的魔法晦涩奥妙,令奥丁心中感慨,这简直是在魔法神祇设置的一根绳索上跳舞,而且他现在可以断定拉泽格尔与自己在重新启动魔法阵一定忽视了某个细节,才导致现在魔法阵,不然绝对不会出现此种情况。不过,不要紧,奥丁少爷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微小的弧度。 “奥丁,找到办法了?”拉泽格尔好奇的开口问道。 “那是,你也不看看我奥丁是何许人也”奥丁少爷自信的笑了笑,“交给我吧,看我怎么表现的” 说完,奥丁少爷神色立刻恢复冷静,眼神如一潭清水没了一丝波澜,晦涩的魔法咒语不断被吟唱出,一道道奇妙的金色光线消失在眼前的魔法阵中,犹如一条条飞翔穿梭在大海波涛之中的鱼儿,飞快的从这里蹿到那里,黑沉沉的魔法阵在片刻之后,似乎在那一刹那静寂了 拉泽格尔甚感意外,魔法阵涉及的魔法领域之广,绝非一朝一夕可以融汇贯通,然而奥丁少爷却做到了沉思之中,拉泽格尔猛然想起奥丁少爷曾在布里翁城堡的小黑屋中学习了一段时间,难道巴别.多勒克真的那么厉害,传说中的恶魔之子?拉泽格尔低头不语。 奥丁少爷的额头渗出密密麻麻麻汗珠,因为魔法阵实在太大,即便以奥丁少爷动用全部的魔法感知也未必能够控制住它,然而奥丁少爷在接触到魔法阵后,顿时为其奇思妙想牵动了所有的思绪,竟然沉迷其中,无法自拔,或者说倔性发作,跟耗上了,不彻底驯服,绝不罢手 一个小时过去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 拉泽格尔感受到了魔法阵宛若一只随时可能爆发的野兽,连他所在的地方都差点被魔法逆流袭击,要不是及时躲避,恐怕后果会很严重,但他依然不敢打扰奥丁少爷,他感觉奥丁少爷似乎进行到了紧要关头,此时万一打断了他,很可能他会死的很惨。 三个小时过去了…… 魔法阵越来越部稳定,如同沉默的活火山随时可能喷发。然而奥丁少爷却依旧沉溺在探索魔法阵之中,迫不得已,拉泽格尔已经动用全身的斗气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防御,以免他被魔法逆流干扰,心底却在急速思考着,怎么办?这样下去,没等奥丁少爷破解,大家都会死了 第四个小时,整个如同沸水一样奔腾起来 而奥丁少爷的大脑自觉地将整个的抽象化了 一条条各色代表各种魔法元素的实质化光线以一种极其微妙的方式交织纠缠在一起,如同无数个层叠起来的迷宫有点符合泰森格拉曲线参杂了罗吉斯厄尔反向螺旋,将空间切割成一块块区域,而他自己拼命调动的金线在历经千辛万苦之后,终于触摸到了中央的那个散发五彩光芒的跋点,这也是最重要的核心点,这也导致魔法阵下意识地反抗起奥丁少爷的入侵。于是,他身旁的拉泽格尔与他立即陷入极度危险的环境之中。 “奥丁少爷,快醒醒”拉泽格尔心底焦急的呼喊着,却倾尽全力在保护他。 【】 战场的各种情报被飞快的反馈到了黑麦花军团的战场指挥部。 卡斯特罗与斯坦贝为此做着各种应对,就在麦顿大人攻破圣索菲亚军团驻地不久,容克.野灵歌与克林顿同样突破了敌军的驻地然而,圣索菲亚军团早就有准备,立即布置起第二道防线,形成一个个阵地,对方的魔法师也开始不要命的丢起大规模的杀伤性魔法,并且集中了一支精锐士兵破坏掉了麦顿所部的大型战争机械。一时间,黑麦花军团陷入苦战,各方救援的信息不断传来尤其是哈恩贝利与胭脂承受着敌军主力的不断进攻,迪马利亚出手与波提切利.本尼笃托战了一场,各自退回各自营地,没有继续动手,而联军士兵在数个小时内已经死伤超过十分之一,在这样下去极有可能崩溃 “报哈恩贝利的部队支持不住敌军已经从正南破开包围圈” 第310章第四个小时 第310章第四个小时,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1章 魔法共鸣 第311章魔法共鸣 仿佛有一双眼睛看透了魔法阵中的一切。 奥丁少爷感觉它就像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有一种魔法阵内的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可以看见魔法阵的天空是阴云密布,雨滴一滴滴落在阵内,混杂这敌军尸体留下的鲜血,缓缓流出魔法阵。然而,当他的视线回到他的自己身上时,差点郁闷地从掌控魔法阵中退出来,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奥丁少爷居然会被自己害死? 在史诗大陆,魔法元素可不具备亲人或者认主的属性,说白了,就只有被感知与被*控的可能,自神祇消失之后,哪怕他是魔法贤者,也没人可以做到。所以在魔法阵失控以后,连拉泽格尔都不敢擅自闯入。 随心而动,奥丁少爷立即阻止了这种可怕的事情的发生,将拉泽格尔与自己身旁的魔法逆流给平静下来,不过,这也挽回不了他的一次失误又葬送了几名黑麦花军团士兵的性命。见此,奥丁少爷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眼前一黑,本已强弩之末的他顿时昏了过去。 拉泽格尔业已到了崩溃的边缘,注意到魔法阵慢慢平静下来,心神一松,立即也昏倒在地,只剩微弱的意志力在强撑着其不要失去意识,然而,他体内的斗气已经消耗的一干二净,实在是太累了,太疲倦了。 魔法阵一瞬间陷入了死寂,但没过多久又仿佛按照人的呼吸跳动了起来,这是一种很奇妙的状态,仿佛它活了过来。如果奥丁少爷还醒着,他或许可以认出这就是史诗大陆魔法史上极少出现的“魔法共鸣”现象 【】 逃了? 斯坦贝起初不信,但是随即他再次确认了前线的战报,这是真的?圣索菲亚军团居然逃了?这点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虽然卡斯特罗也感到惊讶,但毕竟知道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绝不可能看到圣索菲亚军团再次全军覆没,而且他完全在离开这里后,回到索菲亚城堡重新召集军队再次发动对克伦斯堡的围困,哪怕是拜占奥帝国的皇帝陛下也未必会责怪他。但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命容克.野灵歌立即驰援哈恩贝利” 斯坦贝与卡斯特罗简单商量了一下后,果断从西方抽调部队去支援哈恩贝利,如果真的算起来的话,哈恩贝利部队的战斗力并不弱于圣索菲亚军团,但是敌军一心想要突破外加布里翁城堡的士兵的消极抵抗,却令这里成了整个包围圈最容易突破的地方。 “报,发现魔法阵有异常情况” “什么时候开始的?”斯坦贝开口问了一句,拉泽格尔与奥托.冯.奥丁都困在其中,会不会是他们即将出来? “大概是三个时辰以前,起初由于天色昏暗,并没有引起士兵注意,直到刚才雨势稍微弱了些,城楼巡视的士兵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安静下来。” “那我去看看。”卡斯特罗脸上露出笑容,他们应该安全了吧? 坦贝考虑了一下,军事地图上有一条红色的箭头表示圣索菲亚军团主力进攻的方向,如若拉泽格尔在,多个人肯定多一份机率拦下他们。 卡斯特罗离开黑麦花军团指挥部,外面的雨已经开始小了,途中他还是叮嘱黑麦花军团巡逻的士兵们注意一下,别要感冒了,士兵们大多和善的笑了笑,感谢军团长大人的关心。到达克伦斯堡南门的时候,士兵们正在换岗,卡斯特罗跟他们简单了解了一下魔法阵的情况,一名细心的士兵回忆道,在大概三个小时前,魔法阵就开始出现变化,不过是朝着极端恶劣的方向发展,大概在一个小时前,魔法阵恢复了平静。卡斯特罗赞许的夸赞了一下士兵,做得不错,随即士兵们要求卡斯特罗军团长给他们签个名,他没有拒绝,一一给他们写了名字,只不过字迹连工整都算不上,但士兵们眼中,卡斯特罗表现的十分谦虚,连字写的都这么有个性。卡斯特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接着,卡斯特罗调来了阿卡奥斯与戈特里布,询问他们有什么好的办法,阿卡奥斯一听卡斯特罗要去营救奥丁少爷,立即表示要闯进阵中,但戈特里布拉住了他,叫他保持冷静,冲动进去只会丧命。卡斯特罗想了想,他们要是有什么妙招,早就进入,未必在这等他行动,也劝道,阿卡奥斯,要相信奥丁少爷,他一定会活着回来。 【】 疯了。 哈恩贝利给所有的诺曼夫羊王朝的士兵们下达了死战到底的命令,即便被敌军突破,也要硬生生的啃下剩下的敌军。胭脂放开了敌军逃亡奥林匹亚山脉的退路,全力要将敌军阻击在敌军阵地以南。然而,这可是波提切利.本尼笃托亲自安排布置的任务,担任突围掩护任务的高伦纳特,就算是死,也会死在第一线,面对对方的联合发力,他依旧飞快地下达着命令,指挥部队死死抵挡住黑麦花军团与哈恩贝利所部的进攻,为圣索菲亚军团的大部撤退拖延时间 连续作战了五个小时。 没有人统计哈恩贝利与胭脂所部究竟牺牲了多少士兵,也没有人在意双手杀了多少敌军士兵,他们只在乎还有没有圣索菲亚军团的敌兵没杀当他们见到不远处便是黑麦花军团的士兵时,他们茫然地抬起头,打量着战场,战场上的喊杀声依旧在继续,只是在耳畔似乎骤然远离了。下一刻,他们欢呼起来,因为他们占领了圣索菲亚军团的营地 圣索菲亚军团败了 容克.野灵歌率领的骑士队伍赶到南方阵地的时候,圣索菲亚军团的主力已经脱离了我方的大部,只有少数的几支部队还死死黏着对方。 五个小时的死战不休,哈恩贝利听到哨兵报告援军已到,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差点栽倒在地,然而面带一丝倦容的容克.野灵歌却问了一句,到底还是战还是不战? 战?哈恩贝利心扑通扑通的跳了几下,现在自己的部队士兵连拿刀拿枪举剑都麻木了,还有力气去追踪敌军吗?他很想告诉容克.野灵歌,是的,我们已经彻底没了力气,走不动了,可转念又想起他们代表着诺曼夫羊王朝的叶卡琳娜女皇陛下,“吾皇不朽”。 “杀”哈恩贝利死死地咬着嘴唇,下令道。这条命令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在士兵们的耳中回荡,“吾皇不朽杀” 【】 迪马利亚与骷髅最终没有杀死波提切利.本尼笃托。 圣索菲亚军团隐藏的一位奥术贤者甚至差点以封印了,迪马利亚与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对拼了几次,结果都差不多,无分胜负。于是,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带着两万多残兵败将成功开始远去,哈恩贝利与容克.野灵歌的部队一直追在他们后面,在得到迪马利亚的消息后,放弃了追击,调头回克伦斯堡进行休整。 “报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军团长大人,索伯尔部长与高伦纳特大人都没有回来” 波提切利.本尼笃托自然知道他们在这次战斗中已经凶多吉少,尤其是高伦纳特担任最后的断后任务,极为艰巨,却没有后退半步,确实符合他的作风与性格。一场原本实力差距悬殊的战争,怎会演变到了如此地步?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几十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这已经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情,圣索菲亚军团败了,而且败得极惨,一点颜面都没了,想要翻盘几乎没了可能。忧心忡忡的他感觉自己老了,或许,应该回到索菲亚城堡的庄园内,钓钓鱼,种点花草,不问军务了。没了斗志的他,望着身后的克伦斯堡,呢喃着说了一句,有生之年,回不来了。 【】 拜占奥帝国的南部。 泰坦帝国的精锐部队赫然出现在战场,拜占奥帝国前线的总指挥贝利萨留拒绝投降,毅然自杀。 这条消息轰动整个史诗大陆 这意味着拜占奥帝国已经丢掉半个黑海以及整个半个帝国,泰坦的铁骑威逼其帝都新罗马城 然而,这天稍晚,另一条震撼的消息再次震动史诗大陆 神圣罗马帝国的路易十四世正式宣布对泰坦帝国宣战,紧接着波旁.拿破伦率领偷袭了泰坦帝国在地中海的海运枢纽亚历山大港,成功摧毁泰坦的水军,将繁华的亚历山大港变成了一片废墟,推到了被誉为“海神之戟”的亚历山大灯塔。 拜占奥教廷教皇乌尔班三世下令,奔赴前线 第311章魔法共鸣 第311章魔法共鸣,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12章 还记得吗? 第312章还记得吗? 史诗大陆风云变幻。 这对刚刚取得克伦斯堡大捷的黑麦花军团来说,是一件好事,相较于拜占奥帝国南部的溃败,圣索菲亚军团的失败则显得轻缓了许多,毕竟无论是神圣罗马帝国还是诺曼夫羊王朝信奉都的都是天主,拥有同一种信仰,并不像泰坦帝国信奉异端的神祇大地之母盖娅,完全是另一种无法被容忍的信仰体系,除了破坏就是毁灭。 不过,卡斯特罗显然不会在乎这些,圣索菲亚军团被打败,拜占奥帝国短期内肯定不会对克伦斯堡发动进攻,这对黑麦花军团而言无疑是一个好消息,而且刚刚取得胜利,是该好好庆祝一番。 清理战场的工作在战争结束后很快结束,这一战黑麦花军团损失不小,尤其奥丁所部损员超过半数,克林顿副军团长的骑士团伤亡也比较重,反而是麦顿大人率领的大部队由于在战争的最后阶段才投入,所以伤亡并不多。卡斯特罗觉得要给死去的黑麦花军团士兵举行一个隆重的葬礼,但考虑战争刚结束,祭奠的仪式相对较为简单,由克林顿副军团长与麦顿大人,还有老约翰负责,最终将死去士兵的骨灰埋葬在克伦斯堡西面不远处的山坡上,并各自树立了一块墓碑,以示铭记。 逝者安息。 从黑麦花军团正式进入拜占奥帝国伤亡一直不断,即使是能够得到补充,但如今的黑麦花军团也只有七万余士兵,布里翁城堡方面此次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只不过无论是费西米还是赫特福德亦或乔治.巴塔耶都会多说,毕竟相较于常年饱受拜占奥教廷的侵扰,他们宁愿放手一搏。 这一战结束了。 据后世某个有心人回忆,奥丁少爷是被饿醒了的,并且算是差地掌控了魔法阵。卡斯特罗问他究竟是怎么出来的?奥丁理了理额前的头发,笑眯眯的说道,本少爷专业打酱油二十七年,打尽天下酱油,区区一个魔法阵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卡斯特罗自然不信,奥丁少爷与拉泽格尔的平安归来,倒也给克伦斯堡的胜利锦上添花,他笑了笑回了一句,奥丁少爷,你怎么不说金鱼是淹死的?然后,卡斯特罗便不管奥丁少爷,如若卡斯特罗细问一遍,连他,这个不入流的魔法师都会惊叹奥丁少爷在魔法领域的重要突破,只要战场在魔法阵,即便是黑麦花军团第一高手的迪马利亚也未必能讨得奥丁少爷多少好处。在史诗大陆,魔法阵能与魔法师产生魔法共鸣的例子实在太少,这或许连奥丁少爷现在都并不清楚,他现在的实力有如何质的变化。 黑麦花军团要走的路依然漫长。 侥幸活下来的拉泽格尔填饱肚子后,便再次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可谓是一个大忙人。在魔法阵中,他想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连看似轻浮的奥丁少爷都有可能被命运女神抛媚眼,但其实,奥丁少爷付出了多少努力,谁又知道?剔骨刀强大的实力究竟来源于何方?答案一直都很明确。拉泽格尔,他想带着黑麦花军团一起强大 骷髅在战争结束的时候,第一时间要求胭脂带她去见卡斯特罗,胭脂由于忙碌,安排小伊芙领她去找卡斯特罗,至于什么事,她没有多问。小伊芙在克伦斯堡的南门找到了卡斯特罗,一阵欢呼地跑过去,笑嘻嘻地说道,大哥哥,战争结束了,以后我们就能在一起,不分离了。卡斯特罗愣了愣,说道,对对,我们打败了最强大的敌人圣索菲亚军团,看谁往后还敢招惹我们,揍得他连家都不认得小伊芙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不过随即便调整了过来,笑着道,大姐,说找你有事。卡斯特罗抬着头,看着,疑惑地说道,有事? “巴别.多勒克告诉我,从你的身上可以找到答案。”的灵魂之火闪动了一下,身影的背后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答案?”卡斯特罗越发困惑,笑了笑,“我哪里知道什么答案?巴别.多勒克,到底怎么说的?你的问题又是什么?” “你不知道?”的声音像似轻声的呢喃,回荡在卡斯特罗的脑海中,夹杂着一丝深深的迷茫。 “知道什么?”卡斯特罗奇怪的问道,随即想到,她或许是想知道她是谁?如若是这个问题,自己又怎么知道?那么巴别.多勒克又怎么说我知道? “你也许,只是……”似乎想到了什么,却又不肯定,忽然说道,“另外一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 “另外的世界?”卡斯特罗微微错愕,停顿了几秒,“或许,那只是一个不同的世界,没有什么特别的。” ………… ………… 晚上,黑麦花军团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庆功宴,几乎整个克伦斯堡都被士兵的欢呼声占据。 容克.野灵歌的部队与哈恩贝利的部队,也参与其中,遭到了黑麦花军团麦顿所部的重点“对待”,本着“友谊第一,喝酒第二”的原则,大力贯彻了“谁要不喝酒,咱们就没有友谊”的方针,一夜间克伦斯堡的酒几乎全部脱销,士兵们在庆幸战争结束自己还活着的时候,有些不免太过得意忘形,差点犯了大错,幸好今夜作为督察队--夏尔米率领的近卫营及时出现制止,否则黑麦花军团一直在克伦斯堡营造的形象可就完了。 在迪马利亚回来后,卡斯特罗曾特地去看了一趟希第达尔,发现的伤势并不严重,而且经过牧师们的治疗基本上已经能够活动。卡斯特罗(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