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81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8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81部分
黑暗牧首-第81部分多诺米杀阵,并加以改进,一旦重启,将出现魔法元素逆流,陷入不可预测的境地,在没有绝对把握出阵的情况下,我希望你们谨记一下四个坐标点,走散后,请务必再次方阵等待援救”拉泽格尔十分慎重的提醒道。 “你确定这确实十分危险?”奥丁少爷希望在确认一下此行的危险性。 “很危险。”拉泽格尔没有丝毫犹豫,简单的回复,转而问道,“奥丁少爷,你准备好了吗?”。 “可以行动了。”奥丁少爷留下戈特里布指挥继续战斗,他将亲自与拉泽格尔等一起执行这项艰巨的任务。 【】 “报,布里翁城堡方面的赫特福德、莱布尼顿.费西米与乔治.巴塔耶发现一支圣索菲亚军团的精锐战部,请求黑麦花军团支援” 卡斯特罗听到这个消息,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开口说道,“精锐战部?是不是圣索菲亚军团的岚部?”没过多久,卡斯特罗便得到了袭击布里翁城堡的确切消息,圣索菲亚军团的岚部误打误撞去了布里翁城堡,亦或者他们的目标本来就是那,并非克伦斯堡?卡斯特罗疑惑,但随即被另一条消息打乱了思绪,相当意外,佛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怎么来了?他立即下令,叫赫特福德把他们两人通过魔法传送阵送到克伦斯堡,与他见面,至于支援的事情,他依据拉泽格尔留给他的第二封信中所述,婉言推诿道,再等会,一定派兵支援。一座在史诗大陆被诅咒的堕落之城布里翁城堡没有隐藏的底蕴?至少拉泽格尔不信,卡斯特罗选择相信拉泽格尔,至于圣索菲亚军团为什么会到克伦斯堡,或许是所谓的运气吧。 “报,克伦斯堡东门大捷克林顿副军团长与容克.野灵歌询问下一步作战指令” “命克林顿副军团长与容克.野灵歌率领军队立即围攻圣索菲亚军团营地”卡斯特罗看完最后一封拉泽格尔遗留下来的信上内容,果断开口道,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报,指挥部门外有两个青年点名找您” 正当卡斯特罗暗自庆幸黑麦花军团要打败圣索菲亚军团的时候,近卫士兵突然进来报告道,卡斯特罗纳闷的想了想,开口说道,让他们进来。索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两人勾肩搭背,一副落魄寒酸的样子走了进来。刚踏入指挥部的大门,士兵们的视线全都聚集在他们的身上,心里或许想着,哪里来的乞丐? 卡斯特罗正准备开口说几句,没想到邓林德的动作相当迅速,搂过卡斯特罗,低声询问道,“怎么你身边连一位美女都没有?我实在痛心啊” 与邓林德的仰天长叹不同,鲁内派倒是正经许多,左看看右看看,确定这就是卡斯特罗的日常办公室之后,才开口说道,“这个魔法传送阵究竟是怎么回事?它简直是一个奇迹快告诉我,黑麦花军团究竟是如何实现?” 卡斯特罗讪讪一笑,不知如何回答,忽然想起了正战斗中的奥丁少爷,此时他要在肯定能把这两个人老老实实收服,开口说道,“这个具体的关于魔法传送阵的问题,我并没参与,如若鲁内派你想知道的话,我建议你等奥丁少爷回来,他可以跟你解释。” 哪知鲁内派两眼依然放光,立即问道,“奥丁在哪?我现在就去找他” 卡斯特罗答道,“他目前在克伦斯堡的南门战斗,你现在去恐怕不方便。” 鲁内派没听完卡斯特罗的话语,正准备冲出指挥部,却被邓林德一把抱住,道,“他在战斗你tmd想找死啊等吃好睡好,咱们明天去找他,不行啊” “好吧”鲁内派愣了愣,精神立即萎顿下来,这么多天在丛林中赶路,不仅道路崎岖坎坷,全身上下几乎都被树枝划开了一条条伤痕,而且危险很多,几次差点被奥林匹亚山脉的野兽给吃了,幸亏每次邓林德及时出手,拼命搏斗才最后保住一条命,要不然他们早就到达克伦斯堡了。 “传令下去,准备一顿丰盛晚餐招待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记住一定要让他们吃好”卡斯特罗吩咐门口的护卫道,护卫领命下去,心里却有些鄙夷,原来是两位来混吃混喝的痞子。 【】 “吁~” 哈恩贝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索玛特.安卡鲁的枪尖离他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幸好希第达尔的援兵及时到达,尽管只是一个人,但哈恩贝利却崇拜至极,这才是最真正的骑士,于千军万马之中来去自如,尤其气势更是睥睨天下,恐怕连女皇陛下身边的第一骑士都没有他强悍吧?不过,他早听说黑麦花军团卡斯特罗军团长身边有一名顶尖高手迪马利亚,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毫无疑问,迪马利亚一出场便瞬间征服了哈恩贝利以及诺曼夫羊王朝的士兵们,不少人高呼,“飞人”“太厉害了”诸如之类的呓语。 索玛特.安卡鲁十分狼狈的从迪马利亚逃脱,眼尖立即认出对方手中的长枪是,脸色大变,不顾形象,立即抽身而退,完全没了之前大杀四方的气概。由于天色已黑,此时的敌军借助刚才索玛特.安卡鲁的强势,已经扭转了败局,敌军的指挥官也不笨,知道迪马利亚的实力绝对不是他们所能对付,采用箭雨压制他的靠近,尤其是援军的魔法师们已经准备好了各种魔法,一旦他靠近,很显然将遭到铺天盖地的打击。 战场的形势顿时变得微妙起来。 哈恩贝利成功捡回一条命后,迅速命令士兵们回军与敌军对峙,彼此都没有大动作,迪马利亚没有动,回到敌营聚集了100多名圣光枢机骑士的索玛塔.安卡鲁恢复了自信神态,也没有动 “撤”索玛特.安卡鲁忽然以不可置疑的语气命令道。圣索菲亚军团的援军没人质疑他的决定,整个军队缓缓后退。 “哈恩贝利,打还是不打?”旁边的士兵开口问道。 “放他们过去。”哈恩贝利答道,因为他注意到迪马利亚已经赶到了希第达尔身边,开始查看其他的伤势,没有迪马利亚,反攻只会成为笑谈 “我没事。”悠悠醒转的希第达尔睁开眼睛说道。 迪马利亚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站了起来,眼神扫过敌军阵营中的索玛塔.安卡鲁,随即,他动了 【】 “咳咳~” 胭脂所部的情况要比想象中糟糕,即便是斯坦贝亲自指挥布里翁城堡的士兵,也挽不回颓势,圣索菲亚军团的第二团与第四团死死压制,被迫退入丛林之中,然而对方却还想斩尽杀绝,在丛林外堆积起木柴与干草,浓烟灌入丛林,不少来自布里翁城堡的士兵纷纷要求撤回布里翁城堡,来日再进攻圣索菲亚军团驻地。斯坦贝一怒之下,连斩三人,并直接告诉他们,今天你们要么打败敌人,要么死在这里,没有任何退路想要逃回布里翁城堡的,请挺听好了,等到战争结束,我亲自到布里翁城堡处理你们作为卡斯特罗指定的布里翁城堡的代理人,斯坦贝放出的狠话,收到了其预料的效果,之后布里翁城堡的士兵纷纷捉摸怎么打败眼前的敌人,各种鬼点子层出不穷。 “想到对策了吗?”。等到整支军队慢慢恢复斗志后,胭脂来到斯坦贝的身旁,开口问道,无论怎么诱敌,对方就是不愿进入丛林,静守在平原地带,只要我军一出,对方立即进行打击。 “等吧。”斯坦贝微微一笑,道,“只要克伦斯堡东门战斗结束,我相信很快敌军就会有动静了。现在着急的不是我们,而是敌军” 第305章战场上的变化 第305章战场上的变化,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06章 惟有死者方可看到战争结束 第306章惟有死者方可看到战争结束 “失败了?”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对着魔法水晶灯轻声呢喃道。 继克伦斯堡东门的第六团的梅所埃尔与虎部的卡特.瓦洛萨相继战死之后,这一条进攻线已经全线溃败,除了逃回来的将近一万士兵以外,其余的士兵几乎全部战死,没有投降,然而黑麦花军团虽然损失比较重大,但毕竟获得了胜利,士气大震,已然向着圣索菲亚军团驻地而来。这当然并不是最影响战局的事情,两万援军与的骑士们居然没有消灭诺曼夫羊王朝的哈恩贝利? “紧急军报,索伯尔与雷曼.阿伯特请求支援” “什么?”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像似被当头一棒,蓦然惊醒道,在不久前,他们已经攻克魔法阵,并将黑麦花军团逼到了绝路,现在怎么需要救援:“快汇报” “黑麦花军团重新启动魔法阵,将索伯尔与雷曼.阿伯特大部困在阵中,而且黑麦花军团的麦顿副军团长率领大部队从克伦斯堡西门出发切断了他们的后路,目前,情势堪忧” “命高伦纳特放弃于布里翁城堡士兵的纠缠,立即回师救援务必拦下敌麦顿所部”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很快恢复镇定,当机立断,尽管圣索菲亚军团已经陷入黑麦花军团的泥沼中不可自拔,但圣索菲亚军团毕竟是一只老虎,即便被黑麦花军团拔了牙齿,依然还有极强的战斗力 “是” 然而,片刻之后,前线又传来一则十分不好的消息,圣索菲亚军团的岚部没有偷袭克伦斯堡,反而在布里翁城堡陷入了苦战。波提切利.本尼笃托一听到这个消息,猛然站起,原本伟岸的身影在灯光下竟有些佝偻,心中叹息道,命运,可笑的命运 在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的预算中,无论黑麦花军团如何调兵遣将对抗他的军队,势必要倾巢出动,以人数来压制他部的进攻,否则同等数量下,圣索菲亚军团必胜无疑。 “军团长大人?”哨兵的急切呼唤打断了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的思绪,战争到了这个地步,圣索菲亚军团其实没有多少后路可以退,拼死一战,对圣索菲亚军团而言,似乎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 “索玛特.安卡鲁大人已经率领一万余人的援军抵达军团驻地” “好”波提切利.本尼笃托沉声说道,“放他们进来” 说完,他觉得已经亲自去迎接这批援军的到来,毕竟这支军队刚刚吃了败仗,需要他去鼓舞士气,而且最重要的事,他需要借助这批援军给黑麦花军团一个措手不及 【】 “什么?还没有奥丁少爷与拉泽格尔的消息?” 卡斯特罗有些恼火,但没有在下属面前过度表现出来。此时距离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重启魔法阵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如若在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传来,卡斯特罗恐怕会发狂,旁边的老柏克提醒道,现在战斗还在继续,为了最后的胜利,少爷,请保持冷静,我相信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会没事的。卡斯特罗本想反驳,但看到老柏克苍老的神态吗,颓然放弃,继续下令道,无论动用任何手段,我希望你们尽快找到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的消息,到时我给你们记大功等到命令的哨兵们,立即将卡斯特罗军团长的口谕传了下去。 “报,哈恩贝利来言称对方消灭圣索菲亚军团将近一万援军,但剩余士兵在索玛特.安卡鲁的率领下已经进入圣索菲亚军团驻地,希望我军多加注意” “回报哈恩贝利,说,黑麦花军团已经收到,希望贵军可以从后方进攻圣索菲亚军团驻地,并告知迪马利亚与希第达尔的情况,再次表示对哈恩贝利阁下的感谢”卡斯特罗思考了一下,并斟酌了一下语气,下令道。唯一的疑惑是,罗杰率领的已经赶往阻击对方援军的路上,为什么迟迟没有动静?难道遇到了什么不可知的情况? “报,麦顿所部遇到圣索菲亚军团第二团的阻击” “报,斯坦贝副总指挥发现敌军有异常行动” “报,容克.野灵歌与克林顿副军团长遇到敌军全力抵抗,无法攻破敌营,请求休整” ………… 一连串的军事情报如雪花一般传到克伦斯堡的黑麦花军团指挥部,卡斯特罗心情陷入了狂躁之中,这些军务本来应该交给拉泽格尔处理,然而现在他除了感觉吃力以外,对此却是束手束脚不知道该怎么办,十分慌乱,更担心万一决策错误,导致黑麦花军团出现伤亡怎么办?一瞬间,卡斯特罗觉得不应该将拉泽格尔调去支援奥丁所部,早知自己去支援奥丁少爷就好了…… 卡斯特握着手中的杯子,望着漆黑的夜色如是想道:无论怎样,你们都要活着啊 【】 “其实,战场就是一盘棋,只不过战场更加残酷更加血腥,有真正的死亡” 拉泽格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如是说道,他跟奥丁少爷完成魔法阵重启任务后,便躲在魔法阵的核心位置,没有出去,当然,更重要的原因,他们不清楚魔法阵现在的规律是什么,一旦贸然闯阵,遭遇元素逆流,死的就是他们 “只有你们这些冷血的指挥官才会不把人命当成微不足道的存在”,奥丁少爷不屑的说道,“对于你们而言,死再多的人也只是一组数据而已,我说的对吗?”。 “你是对的。”拉泽格尔转过头看了一眼奥丁少爷,身后的几名士兵没有搭话,“如若我们做不到,冲动的话,那么死的人更多,更可能输了整场战争。其实,战争的目的只有一个,保存自己,消灭敌人。” “惟有死者方可看到战争结束。”奥丁少爷意味深沉的回了一句。 ………… “你快说我们还要待到什么时候?”三个小时很快过去,奥丁少爷有些恼火的质问道,夜幕降临以后,在魔法阵中时不时可以听见凄厉的惨叫声,配合伸手不见十指的黑暗,无论是谁,神经多么大条,都会被折磨的想要发狂 “等到战争结束。”拉泽格尔淡淡的回复道,神色倒没有任何恐惧与急躁,平静的放佛他处身在青山绿水之间。 奥丁少爷自然受不了他这种“惺惺作态”,咆哮道,“究竟是什么时候?” 旁边的几名士兵被吓了一跳,他们从来奥丁少爷如此失礼过 拉泽格尔表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笑容中多了一丝感叹,强大如奥丁少爷在魔法阵中都忍受不了如此恶劣的境地,那么敌军也应该全军覆没了吧?当然,战争中还需要一点耐心,拉泽格尔能够等待,沉默以对。 ………… 【】 布里翁城堡。 由于圣索菲亚军团岚部的突然入侵,赫特福德、费西米和乔治.巴塔耶迅速行动起来,他们自然不会坐视对方占领布里翁城堡,但是卡斯特罗抽调了守卫城堡的绝大多数力量,导致他们严重力量不足。即便是是夜晚以及岚部对布里翁城堡地形并不熟悉,敌军也占领了将近大半个布里翁城堡,直到这时,布里翁城堡隐藏的力量才纷纷被惊动,尤其是吸血鬼、半兽人以及亡灵魔法师们。 圣索菲亚军团的岚部随之遭到了各方势力的反扑,尤其是乔治.巴塔耶的侄子在战斗中不幸牺牲,他为了报仇,竟然找到了一位他的好友,协助他召唤出了一条骨龙,费西米也没有落下带领他仅剩的近卫军对敌军展开进攻,利用巷道以及房屋的掩护,卓有成效,至于赫特福德,则据守在布里翁城堡的城主府,全力阻止敌军占领这里,战斗也相当惨烈。 “碧昂丝大人,我方占据的东门遭到敌人的猛烈进攻,请求支援” 里曼.碧昂丝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中,原本以为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据的布里翁城堡,此时仿佛一只一只没有露出巨大獠牙的恶魔,不断地吞噬着岚部的精锐力量,仅仅只是一个小时,岚部损失就超过了七分之一。 “报,碧昂丝大人,西南发现一条骨龙以及一支亡灵大军,请求撤退。” 里曼.碧昂丝终于下定了决心,在不从这里撤离,岚部很有可能全军覆灭:“撤” 【】 “报,卡斯特罗军团大人令你迅速回黑麦花军团指挥部,主持大局” “嗯?”正在忙着指挥布里翁城堡的大部队进行反攻的斯坦贝没有料到卡斯特罗居然在做这个时候,命令他回去,出了什么事?拉泽格尔难道无法处理?斯坦贝疑惑归疑惑,但还是迅速找到胭脂以及相关指挥官们,给他们重点介绍了接下来的战斗需要注意的地方,并且向他们灌输了一个理念: 只有进攻,才有胜利。 第306章惟有死者方可看到战争结束 第306章惟有死者方可看到战争结束,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07章 战场不是一盘棋 第307章战场不是一盘棋 “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还没有任何消息?”卡斯特罗开口问道,神情中带着一丝沮丧与失望,派遣的几支探索队进入魔法阵都失败了。 “是的。”斯坦贝答道,眼睛却看着军事地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战局在朝着有利于黑麦花军团的方向发展,然而整个指挥部的办公室气氛有些压抑,士兵在来来回回禀告各类消息,但却没有任何有关他们两人的消息。 “我亲自去魔法阵看看。”卡斯特罗觉得不能坐着苦等,应该采取点动作,这次剔骨刀损失这么大,如果奥丁少爷在有事,他将更加愧疚。 “不行,卡斯特罗军团长,实在太危险了,为您的安全着想,我建议您不要去。”斯坦贝果断拒绝了他的提议,黑麦花军团可不能没有他。 “少爷,那里很危险。”老柏克突然开口劝道。 “老柏克,连你都不让我去?”卡斯特罗疑惑的反问道。 “是的,卡斯特罗少爷。”老柏克躬身答道。 “好吧。”卡斯特罗点了点头,起身走到窗户前,愣神地遥望着夜空。 ………… “报,圣索菲亚军团第二团与第六团,已经退入敌军大本营” 斯坦贝随即在地图将圣索菲亚军团的驻地用黑笔重重地划了出来,“令胭脂小姐立即向东南方向进发与诺曼夫羊王朝的哈恩贝利汇合,切断敌军退路。令麦顿副军团长扼守敌军大营北方等候下一步作战指定” 卡斯特罗回过神,扫了一眼地图,“我们已经将圣索菲亚军团包围了?” “是的。”斯坦贝微笑着答道。 “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即将取得胜利?”卡斯特罗勉强笑了笑,说道。 “我知道您担忧奥丁少爷与拉泽格尔总指挥,但现在魔法逆流元素混乱,确实不合适您去冒险。要知道卡斯特罗军团长,您的肩膀上可是整个黑麦花军团”斯坦贝恭敬地站在卡斯特罗的身后,目光停留在遥远的夜空,傍晚的时候出现了火烧云,他留心观察了一番,很可能克伦斯堡的后半夜将下雨。 “正因为知道,所以我才不敢去做,只能选择等待。一个人站的位置越高,身上的责任就越重,我现在正思考拉泽格尔为什么能够坚持下去,而我却不能?”卡斯特罗带着一丝惆怅的说道。 “因为你是卡斯特罗,而他是拉泽格尔。”斯坦贝继续解释道,“在这个世界,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的喜怒哀乐,没人能够替代。” 【】 “本尼笃托大人,我们辜负了您的厚望,敌军统领罗杰逃了。”两名互相搀扶着的士兵一脸悲呛的说道。 整个圣索菲亚军团大本营的气氛一瞬间凝结住了,高伦纳特与几名团长纷纷错愕地看着他们,集合了圣索菲亚军团两百名精锐战士,而且是伏击罗杰率领的居然失败了? “只剩你们两人了吗?”。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缓缓开口问道。 “是的。”两名幸存的士兵惭愧的低下头,身上的伤口止住了血,但铠甲上还残留着鲜血与污泥印。 “什么?”杜尔斯一脸惊诧,大步走到他们身边,怒道,“我的兄长杜克思,怎么了?” “他……牺牲了……”幸存士兵们的已经跪倒在地,浑身颤抖。 “你们……”五十多岁的杜尔斯伸手扇了左边士兵**掌,一脚将右边士兵踹到在地。 波提切利.本尼笃托见杜尔斯暴走,立即喊道,“住手” 杜尔斯怎能不愤怒悲伤?杜克思是他的亲兄弟,两人一起长大,一起学习魔法,一起加入圣索菲亚军团,就在前不久,杜尔斯担任了魔法部队的负责人,而杜克思被秘密调往裁决者部队,担任指挥官。没想到,今日之战后,居然就此生死分离 “废物”杜尔斯嘴唇轻轻颤动着,不甘地退下,两百人伏击对方一百多人,居然失败了? 并不知晓内情的索玛特.安卡鲁低声问道旁边的高伦纳特,“这究竟怎么回事?” 高伦纳特略小尴尬的笑了笑,小声说道,“上次我去普斯特城堡,就是因为发现黑麦花军团有一支黑暗骑士组成的队伍,夜间的战斗力惊人,给我军造成了巨大损失,所以希望教皇乌尔班三世与圣灵裁决厅的梅因纽审判长大人能够派出一支特别部队前来支援。没想到您未到之前,他们已经出动,所以我军只能动用裁决者部队去消灭敌军。” “哦”,索玛特.安卡鲁恍然大悟,但随即疑惑道,“我最重要的任务可是……” “我知道。”高伦纳特心领神会道,对于杜克思之死,他倒没有多少悲伤,尽管这对兄弟在圣索菲亚军团一直都是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的忠实拥护者,但毕竟每个有实力的魔导士绝大多数时间都在魔法实验室探究魔法的奥秘,而并不是与人交流。 “好了,静一静”波提切利.本尼笃托扫视一圈,开口说道。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知道现在圣索菲亚军团被黑麦花军团重军包围,如若将领们将过多的情绪沉浸在失败或是悲伤之中,那么接下来的战斗未战已经输了一半。 “圣索菲亚军团只剩五万士兵兄弟,而黑麦花军团至少还有十万余人。这场战争,我们圣索菲亚军团输了。”在众人平静下来之后,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缓缓说道,“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人在庆幸你昔日的竞争对手已经死在了敌军手中,有人在痛惜失去了自己往日的战友,还有人在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一定可以活下去,但我告诉你们,黑麦花军团如若攻破我们的驻地,他们会杀了你们所有人,因为我们是他们的敌人” 这时,杜尔斯站了起来,无比坚决的说道,“我杜尔斯愿意亲自上阵杀敌,誓死击退敌军” 高伦纳特看了一眼圣索菲亚军团仅剩的两名团长,心底暗自冷笑,高声道,“我高伦纳特虽不才,但愿意与圣索菲亚军团驻地共存亡” “战斗不是解决仇恨的唯一方式”,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示意杜尔斯与高伦纳特坐下,望向索玛特.安卡鲁,询问道,“安卡鲁团长,你认为圣索菲亚军团应该怎么做?” “现在敌众我寡,而且圣索菲亚军团新败,不应继续战斗,而应该固守。”索玛特.安卡鲁思考了一下,答道。 “高伦纳特”,本尼笃托直接点到他身旁的高伦纳特,浑浊的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问道,“如若黑麦花军团全力进攻,我军驻地能够坚持多久?” “这……”高伦纳特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照实说。”本尼笃托语气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否的意思,继续说道,“现在我军还有很多人并不清醒,弄不清情况,黑麦花军团已经超乎我们的想象了。” “三天。”高伦纳特立即开口答道。 “三天,我们可以做什么?”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反问道。此时,他的思绪仿佛回到了几天前,战争不是一盘棋,有太多的变数,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人,如若只是以棋手的眼界观察整个战场吃亏的只有自己。拉泽格尔,难道你已经跳出棋盘? 大本营一瞬间安静的放佛能够听到心跳的声音,军团长大人究竟想说什么? 【】 “报,胭脂所部与哈恩贝利已经汇合。” “好”斯坦贝自信一笑,这次有他指挥的战斗终于到了收官的时候了,从形势来看,黑麦花军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一战便可以拔出圣索菲亚军团在克伦斯堡的驻地,以一支杂牌军打败正规军团的感觉实在太过美妙 “不过,胭脂来言,希第达尔大人与罗杰统领受了重伤,现在伤势稳定,不知所踪” “什么?”卡斯特罗惊讶道。 “怎么回事?”斯坦贝听了眉头一皱,少了他们两人,接下里的进攻计划缺少指挥大将,很显然效果会大打折扣。 “希第达尔大人在阻击团长索玛特.安卡鲁时受伤,至于罗杰统领,被敌军精锐部队阻击,全军覆没。” “幸好,人都没事。”卡斯特罗长舒了一口气,虽然没了,但是他对此并没有多少感情,而且想要吃下,对方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怎么会这样呢”斯坦贝愁闷的叹了一口气,这可是关键时候不过,他很快调整了心态,此时拉泽格尔不在,正是他大展计谋的时候,下令道,“传令下去,前线全军就地休整,明天早上五点发动全面进攻还有,提醒他们注意今晚可能会下雨” 哨兵得令后迅速离开。 第307章战场不是一盘棋 第307章战场不是一盘棋,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08章 一声惊雷 第308章一声惊雷 夜色越发阴沉。 十点半的时候,斯坦贝建议卡斯特罗暂时先回去好好休息,毕竟明天早上五点就要开始作战。卡斯特罗想了想,没有拒绝,与老柏克并肩走入后院,看着老柏克苍老的身影,他心底一阵心酸,人终将老去,而他这一生却见证了哈布斯堡家族的荣耀与落败。 卡斯特罗忽然想起了今天刚到克伦斯堡的两位尊贵“客人”,实在没料到这两人居然来克伦斯堡参加黑麦花军团,弗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两位纨绔少爷究竟在想什么?不过,卡斯特罗决定还是先去跟他们说一声,明天无法带他们参观克伦斯堡。 屋内还有灯光。 在奥林匹亚山脉折腾了这么多天的邓林德与鲁内派正在商量明天该先去哪里去参加战斗,按照他们的想法,既然瞒着自己的家长们来到了这里,不去战场见见血,回帝都巴黎顿都不好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邓林德建议回布里翁城堡,毕竟上次被圣索菲亚军团的那帮人追杀,丢了面子,这次必须找回来,鲁内派则希望去魔法阵看看,很好奇,这座在黑麦花军团士兵们如雷贯耳的魔法阵究竟是什么样,而且最重要的是安全可以得到保障。 “两位少爷,这么晚了还不睡?”卡斯特罗敲了敲门,得到应许后,推开门走了进去,邓林德与鲁内派坐在桌旁,低头低语,似乎正在争论什么。 “我们正在商量明天到哪去杀敌”邓林德一脸自信,由于想到卡斯特罗极有可能来做说客,劝他们两人不要上战场,所以立即补充说道,“这次我们来,不杀够本,我们就不会去了,省的丢脸要知道贵族的脸面是很重要的” “难道脸面比生命还要重要?”卡斯特罗走到他们的桌子旁,替他们倒了一杯水,说道,“其实,战场很危险,两位可不能让我担忧啊。” “不会”阿司匹林.鲁内派毫不犹豫的答道,这位家族以贩卖出售各类药物起家的少爷似乎对生命并不怎么在乎。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脸面故,两者皆可抛”弗朗索瓦.邓林德朗声道,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那我不同意呢?”卡斯特罗微笑着问道。 “放心,我们有手有脚”邓林德自顾自的喝了一口水,微眯着眼睛,答道。 “我也是。”鲁内派附和道,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卡斯特罗有些好笑的问道,“你们不怕死?”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像个娘们,别告诉我,卡斯特罗,你准备将我们五花大绑,你要真是这样做了,还不如杀了我们,我跟鲁内派大老远的跑到克伦斯堡,就是为了避免家族的长辈管着管那的,所以这场战争,我们必须参加,否则,卡斯特罗你就等着报复吧,我心胸没那么宽广,在神圣罗马帝国想整个人还是很容易的今天,你同意,皆大欢喜,不同意,咱们走着瞧。”邓林德一副任你宰割的样子,只是眼睛不时瞥向鲁内派,示意他加把火,拿下卡斯特罗。然而鲁内派不为所动,只是看着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沉默片刻,喝玩杯子中的水,说了一句,水凉了,不要多喝,小心拉肚子,转身离开。 屋外起风了,树叶呼啦作响。 【】 骷髅,是巴别.多勒克的得力助手之一,在布里翁城堡可谓凶名赫赫,然而,自从她拥有思考能力的第一天,她就想知道她是谁,从哪里来,会到哪里去。在树顶上看落日的时候,的脑海中忽然想起了一些曾经的画面,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她仍然相信一定有什么留在她的记忆深处。 小伊芙猜到了她在做什么,却想不到她要做什么,所以战斗开始的时候,她努力想要去寻找的身影,却只有失望,她去哪儿了?胭脂在得不到的任何消息后,便颓然放弃了寻找,毕竟有斯坦贝在,接下来的战斗未必会输。 就这样,离开了战场,回到了布里翁城堡的小黑屋,想要开口去问问巴别.多勒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希望他能告诉她,她是谁? “风月,你想要一个答案?”巴别.多勒克没有回头,手指依旧在他的透明的工作台边忙碌着组合各类魔法,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 头颅内的灵魂之火跳动了一下,沉默地站在他的背后。 “可惜,就算我,告诉了你一切,可是你也回不去。”巴别.多勒克似乎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手指停顿了一下。 全身微微颤动了一下,不可捉摸的眼神迫切而浓烈的希望知道答案。 “如果你知道了答案了,你会去做什么?”巴别.多勒克站了起来,一张千年不变的脸庞中流露出一丝缅怀,“当我们的亲人与朋友一个个远离我们而去,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改变什么。命运给了我们改变历史的机会,却没有给我们一次改变自己的机会,或者,他从来不会问我们是否愿意然而这一切又发生,与你戚戚相关了,所以有人失忆了,有人铭记了。,你是幸福的,你不用想起当年,也不需要为过去悲伤。” 灵魂之火燃烧的越发旺盛,上颚与下颚磨蹭了一下,想要开口说什么。对于普通人,她可以直接将要说的话送进对方的脑海中,然而巴别.多勒克不行,因为他的意志力实在太过可怕。 “你要的答案在卡斯特罗的身上。”巴别.多勒克望着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 【】 凌晨…,屋外下起了大雨。 卡斯特罗从浅层睡眠中被惊醒,屋内的魔法水晶灯没有熄灭,打开房门,赫然发现自己的仆人老柏克就守候在屋外,愣了一下:“老柏克,您回去休息吧。” “少爷,老柏克这把骨头虽然老了,但还能用,您的安全问题不容忽视,我还是守在这里比较好。”老柏克和蔼的答道。 “放心。”卡斯特罗微微一笑道,“即便迪马利亚不在,我也有自保之力。您就回去吧。” 老柏克不为所动。 卡斯特罗无奈,更想不通为什么老柏克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站在门外,他却没有丝毫察觉,难道最近太累了吗?苦笑了一声,卡斯特罗便拉着老柏克进屋坐,跟他聊起了父母年轻时候的故事。 没多久,老柏克像似打开了话匣子,说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比如父母如何相识相知相恋。卡斯特罗感觉自己的父亲菲利普斯年轻时居然如此浪漫,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而母亲特蕾西亚是一位十分睿智的贵族夫人,自从嫁入哈布斯堡家族之后,帮助家族更上了一个台阶,只可惜当时的拜占奥教廷教皇与效忠的皇帝陛下丝毫不顾哈布斯堡家族为拜占奥帝国做出的巨大贡献,悍然发动了对哈布斯堡家族的大清洗,几乎一夜之间将哈布斯堡家族从拜占奥帝国连根拔起。 可悲吗?这就是政治。 之后卡斯特罗看了看夜色,想到马上要去黑麦花军团指挥部找斯坦贝商议今天的决战,他们估计一整晚都在劳累,没有吃饭,便嘱咐老柏克去后勤部尽快弄点吃的。 “这场雨下的真大” 斯坦贝望着窗外没来由的感慨了一句,幸好及时提醒前线的士兵做好的防雨准备,只要在坚持几个小时,胜利就应该属于黑麦花军团了 卡斯特罗从走廊外,冒雨走了过来,看到整个指挥部已经开始忙碌,心中一暖,“斯坦贝,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斯坦贝笑着说道(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