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79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7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79部分
黑暗牧首-第79部分波旁.拿破伦的所思所为,这位帝国军事界百年难得一出的天才,得到两大教廷共同认可的圣子,史诗大陆最具权势之一的波旁家族继承人,落寞中夹杂着一丝沮丧,优秀如自己也有让人比下去的时候。 米尔塔没有打扰他的思绪,任由他去思考,她也是凭着感觉判断出波旁.拿破伦可能要做什么,因为卡斯特罗曾经说过,波旁.拿破伦的野心恐怕一个帝国都填不满他的胃口,在路易王子登基之前,离开帝都巴黎顿,主动将圣十字军团交给路易,一切都说明他似乎所图不小,尤其是圣十字军团在平定后续骚乱中更是出了大力,不然,今日的路易十四世哪能腾出来手对付威廉王子? 坐下来的容克.斯帝林呆呆的望着天空,许久,心灵获得了一丝平静。 【】 克伦斯堡。 在新建的黑麦花军团驻地中,卡斯特罗一整天都在跟拉泽格尔、斯坦贝等人商议接下来的作战计划,虽然黑麦花军团得到了容克.野灵歌的五千精锐士兵,但是圣索菲亚军团随时可以得到兵源补充,两相对比之下,黑麦花军团无疑处于劣势,时间拖的越久,对黑麦花军团就越不利。卡斯特罗知道黑麦花军团必须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打败圣索菲亚军团,最好能够杀死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否则有他在,圣索菲亚军团还是有机会卷土重来。 头疼。想要击溃圣索菲亚军团绝非易事。卡斯特罗从前一场的全线角力战斗的最终战报知晓,黑麦花军团要走的路还很漫长。虽然圣索菲亚军团死伤超过了四万余人,但黑麦花军团为此也付出了三万三千余名士兵的性命,黑麦花军团三大部队都急需要新的人员进行补充,战斗力得到了提升的同时,数量却在极具下降,远离故土作战的劣端正在一点点暴露,如士兵思乡情绪愈浓,兵源得不到有效解决。 “报,发现圣索菲亚军团魔法师想要破除魔法阵” 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斯坦贝对视一眼,简单商议了一下,圣索菲亚军团的魔法师遭到了重创,这个时候竟还有余力对进行破除,不得不慎重对待,于是,由黑麦花军团总指挥拉泽格尔开口说道,“命,奥丁所部出击,能多杀一个,绝不放跑一个” 第295章大分裂的序幕 第295章大分裂的序幕,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6章 穷人,最具改变世界的勇气 第296章穷人,最具改变世界的勇气 不可否认,就像是一个美味的诱饵,然圣索菲军团就像是一条不断咬钩却从不会上钩的鱼儿,甚至连奥丁少爷亲自出手都没能将对方留下,敌军一见形势不对,立即就撤,绝不会有丝毫犹豫。卡斯特罗纳闷,敌军这是想怎样?难道不破除魔法阵了?他当然不知道,,这座没有出现在帝国皇家魔法协会编撰的魔法教科书的魔法阵,比起天国杀以前布置的要难许多,就算是敌军想要破解也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尤其是开始阶段还只能对魔法阵的一些实际效果进行分析。 为了应对可能的战战斗,黑麦花军团的训练没有丝毫落下的意思,卡斯特罗,这位神秘的军团长再次亲身加入训练之中,尤其是布里翁城堡的士兵更是叫苦不迭,他们固然以前吃过不少苦,但从来没有如此付出汗水,不过他们表现出了超乎想象的素质与坚持。 “穷人,最具改变世界的勇气。”奥丁少爷酸溜溜的感慨道。 改变世界?卡斯特罗自嘲的笑了笑,总比那些贵族整天炫耀“我们是贵族,我们是世界的主人”要好吧。不过,他一想起贵族,就想到了现在陷入消沉状态的克林顿,上次的被俘事件对他的打击很大,包括麦顿大人与拉泽格尔等人在内都希望他能放下包袱,重新振作起来,毕竟,黑麦花军团处于一个相当危险的阶段,圣索菲亚军团想要攻破克伦斯堡其实并不难,从对方虎部的偷袭中,就可以轻松得出,何况圣索菲亚军团现在对克伦斯堡进行了全面封锁。 克伦斯堡的困境需要所有黑麦花军团的人团结一致度过。 麦顿关于训练跟奥丁少爷发生过一段争执,本来认为训练无所谓的麦顿大人反而坚定地驳斥了奥丁少爷的训练无用论,理由无碍乎训练中多流汗,战场上少流血;奥丁少爷则十分不屑的说道,这个时候抓训练,倒让他想起了古老的东方国度的一句谚语,“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根本是在做一些无济于事的东西,还不如让士兵好好休息,养足精神,等到战斗爆发的时候,他们才可以生龙活虎般杀敌总之双方各有各的道理,卡斯特罗识趣的并不干涉,直接导致麦顿所部怨念极大,而奥丁所部整日无所事事,逍遥自在。 “老柏克。最近黑麦花军团的气氛很不对劲啊。”卡斯特罗眯着眼睛望着窗外感慨道。时间已至深夜,卡斯特罗还要想很多事情,所以无法睡着,最重要的是,从刚才得到的消息,他的妻子米尔塔临盆在即,他却不能守候在她的身旁,实在是种遗憾,愧疚与自责时常萦绕在他的心房。 “少爷,您的伙伴与朋友都做的很好。”老柏克苍老的皱纹密布在整个脸庞,这么多天,他时刻在黑麦花军团各处观察,发现平民的世界未必真如贵族们想象的那样庸俗不堪,尤其是狄克与波拉德、泰格三人,勤奋刻苦,绽放着贫民最优秀的品质,不得不说,每个世界都有几个独特的人,在影响着他们的世界。渐渐地,老柏克认可黑麦花军团,认真对待起每个人,伙伴或朋友,这些字眼以前是不会出现在他的口中,当然在黑麦花军团不少士兵时常可以看到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面带微笑,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中的一些小麻烦。 “我知道。”卡斯特罗眼神平静的答道,手指微微收缩握成拳。 【】 高深莫测。 这个词,高伦纳特感觉用来形容军团长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公爵大人完全合适,只不过自从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大人见过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卡斯特罗之后,一直表现的相当深沉,他自然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只是寄希望于圣索菲亚军团的魔法师们能够尽快破除那个如透明鸡蛋壳的魔法阵,就是这个魔法阵令圣索菲亚军团在与黑麦花军团第一次交锋中吃了大亏。对于黑麦花军团,高伦纳特一直把他当成对手,而绝非是敌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在黑麦花军团的骑兵出现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整个防线的失策。然而,令他奇怪的是,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大人并没有下令立即救援,只是任由前线的将士进行反击,可想而知,效果十分糟糕。 “军团长大人,您找我来有什么事?”高伦纳特开口问道,整个腰都弯了下去,表现的十分卑微。 “高伦纳特,你坐下,看看这份资料。”本尼笃托脸上老人斑越发明显,松软呃双颊看上去有两抹并不吉祥的蜡黄,任谁都看得出,他越发的苍老了。 “容克家族的人?东南边防军?”高伦纳特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份重要资料的信息点,疑惑的喃喃自语道,“容克家族支持卡斯特罗,这并非不可能,但是在这个敏感时期派军队加入黑麦花军团,难道容克家族就不怕这份资料一旦在史诗大陆公开会引起巨大轰动,甚至直接导致拜占奥帝国与神圣罗马帝国开战吗?在钢丝绳上跳舞,不愧是容克家族” “恕属下愚昧,猜不透军团长大人的意图。” 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眼含笑意的看了一眼高伦纳特,似乎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高伦纳特沉默半晌,皱眉思索,但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军团长大人究竟想要利用它做什么:对付容克家族?他感觉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两大帝国平静这么久,不可能因为一个小小的容克.野灵歌而爆发战争,以容克家族的族长容克夫人的行事作风来看,至少她有充分的把握将此事撇清。 “你,将这份资料立即送往新罗马城的圣事裁决厅那位新任审判长的“保姆”手中,记住必须亲手交给她。”本尼笃托缓缓开口道。 “是,军团长大人。”高伦纳特一口应诺,尽管并不清楚这样做,有什么用意。 【】 “真的要开战了?” 的军团长古德里安.哥舒汉侯爵望着漆黑的夜幕,轻声呢喃道。在查理曼大帝去世前,古德里安家族便收到了费洛雷斯.马特送来的一份密诏,其中就要求古德里安家族与必须誓死效忠威廉王子,而并非是登上帝国皇帝宝座的路易王子,但随后事情的发展超乎了他们的预料,路易十四世在巴登符腾郡布兵,这种充满敌意的行为令古德里安家族十分恼火。难道路易十四世想要违背查理曼大帝的遗诏? 古德里安家族另一名天才级的人物隆美尔康推门而入,这间军团长的办公室能够随意进入的只有寥寥数人,保卫极为严密,因为这里摆放着一张镌刻有古德里安家族徽章的银弓,一把是古德里安家族的开创者曾经使用过的屠龙大刀,正是他一手创建了,并且在古德里安家族的数百年经营中将之送上了史诗大陆十大军团的第8位。与两年前相比,隆美尔康似乎更加成熟稳重,浑身散发出逼人的气势,“英勇武夫”威廉王子曾称叹道,再过几年,他的光芒不会输于帝都巴黎顿的波旁.拿破伦。 “大哥,你在烦恼什么?” 哥舒汉回过神,笑着说道,“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去休息?” “唉,我一想起威廉王子那张脸,我就头疼,哪有心思睡觉啊。”隆美尔康苦涩的答道,本来威廉王子插手无可厚非,但他的军事素养实在令他不敢恭维。不懂军事就不要插手军事,目前威廉王子弄的整个人心惶惶,他安插的几个亲信实力又不能服众,导致下面的士兵怨声四起,很多底层的士兵都派代表找到他诉苦。幸亏,他苦心安慰,才最终消弭绝大部分的负面影响,但威廉王子要是继续弄下去,他毫不怀疑,在未来的战斗中肯定会受到难以想象的重创。 军队毕竟是军队,必须以军队的规则来治理。 “威廉王子,可是我们的最高长官。”古德里安.哥舒汉回了一句。 “军队这样被他搞下去,迟早有一天会垮下去的”隆美尔康不满的嘀咕道,声音不大,却足够让哥舒汉听清。 “先等等看看吧。如若实在不行,我会向威廉王子殿下建议不要干涉的军务。”哥舒汉目光停留在那张泛着银色光泽的弓上,沉声说道。 就在这时,的军团长秘书爱德华.戈斯波多重重敲了三下门后,快步走了进来,将一份绝密信纸递给了古德里安.哥舒汉,后者见了之后,脸色微变,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手指微微颤抖着将信纸递给了他的弟弟隆美尔康。 “路易十四世,终于下决心了。” 第296章穷人,最具改变世界的勇气 第296章穷人,最具改变世界的勇气,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7章 不安,继续 第297章不安,继续 帝国动乱开始了。 无论是野心勃勃的政治家还是激进的军队鹰派对这个消息都抱有狂热的心态,史诗大陆的几大历史悠久的家族以及神圣罗马帝国的几大家族在路易十四世登基后便逮捕了帝都巴黎顿的几大家族的老人便嗅到了其中阴谋的味道。 该来的,终究回来,如同命运。 隶属于路易十四世亲自统辖的帝国第一军以一个相当蹩脚的理由“军队有一名巡逻兵失踪要求进入搜查为由”,与已经承受了一个多月挑衅的士兵发生了口角,随即演变成一场战斗,随即帝国第一军全面进入战斗状态。古德里安家族的两名大人物以及背后的威廉王子在第一时间得到了确切的消息。 借口并不高明,然而结果却如此的严重。 索伦家族第一时间与威廉王子与古德里安家族联系上,将所有的防务交由负责,但谁都知道此刻的索伦家族并无多少战力,仅有的黑麦花军团还在遥远的拜占奥帝国的克伦斯堡战斗,但出乎他们意外的是,黑夜的第一天,他们并没有让帝国第二军势若破竹,直接挺进奥得易北郡的首府都柏林,坚持等到了的支援。索伦.陆斯恩与索伦.凯蒂丝忧虑,但也无可奈何,夜晚的时候要不是索伦.凯蒂丝将索伦家族的秘密部队投入,前线早就失守。妥协?索伦.陆斯恩不是没有考虑过,但他不会这么做,路易十四世的性格又岂会包容索伦家族?要知道上次索伦.凯蒂丝叛国一案中,就有他的影子。 形势逼人。 第二天,神圣罗马帝国南部的容克家族与东部的墨洛温家族按兵不动,间接默认帝国皇帝陛下的做法,但同时不少帝都巴黎顿的军界实权派已经开始秘密活动,尤其是帝国军事部在路易十四世的授意下完成了彻底的改组,人员更是遭到重点清洗,不少人被帝国检察院的海里因希.佐藤请去喝茶,至今没有归来。此时,在帝都,路易十四世便是绝对的权威,无人胆敢质疑他的决定然而,在西西里岛的罗马城梵蒂冈教廷的总部牧首格列高利三世发表了义正言辞的申明,对路易十四世蓄意挑起争端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并号召各方对其进行抵制。诺曼夫羊王朝的叶卡莉娜女皇同一时间也发表了对神圣罗马帝国乃至整个史诗大陆局势的忧虑,并准备派兵进驻神圣罗马帝国支持正义的一方。同样,与帝国西南接壤的哈布斯堡-洛林皇朝对此事深表忧虑,希望路易十四世能够谨守查理曼大帝的遗诏,避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隔海相望的金孔雀花皇朝封锁了帝国西部的海岸线,全力支持威廉王子,至于一直充当“史诗大陆调解者”的拜占奥帝国则保持了沉默,令人不解,私底下猜测拜占奥帝国陷入了泰坦帝国的泥沼,自顾不暇,无法脱身。 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场蓄谋已久却此刻爆发的战争打乱了不少人的计划,至少完全不符合黑麦花军团的利益,因为战争一爆发,他们将得不到有效的支援。索伦家族也因为要在前线阻击帝国第二军,无法分身,尽管索伦.艾曼与摩根财团合作,近几年索伦家族的财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战争乃是吞金的无底洞,谁也不知道将要投入多少恺撒金币。为此,黑麦花军团召开了特别会议商讨对策,也没有提出什么好的看法,甚至后勤部的巴菲特提出了要回到帝国去支援索伦家族。卡斯特罗震动,在现在对抗圣索菲亚军团的敏感时期,居然有人提出要回去?这不是当逃兵吗?如今的黑麦花军团必须在拜占奥帝国站稳脚跟才能在未来发挥出更大的效用。拉泽格尔念在对方在后勤管理上的突出成绩,笑着解释了一番,从进入拜占奥帝国到现在,黑麦花军团都只是帝都巴黎顿手里的一颗棋子,此时黑麦花军团要是回去,无疑让他们抓住了索伦家族的把柄,对方更可以理直气壮的调动军队对黑麦花军团与索伦家族进行打击。 “拉泽格尔,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会议结束后,卡斯特罗特地留下了拉泽格尔,希望能从他这里得出一个相对较好的方向,毕竟索伦家族可绝对没有实力抵挡住帝国第二军,即便现在有,但一旦战事持久下去,未来的索伦家族必须拥有一支部队,确保他们能够在战乱中有自保之力。 “从理论上来说,如若索伦.陆斯恩能够从奥得易北郡的贵族世家和各地的城防卫队集合起来,配合索伦.凯蒂丝掌握的守夜者部队,索伦家族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弱小,至少还有一战之力。目前收到的情报来看,索伦.陆斯恩在全力与威廉王子的合作中,确实拿到了威廉王子的诏令,并且成功组织起一支将近五万余人的部队,关键是,他有没有时间去完成整合训练,将之打造成一支军队。不过,我猜测索伦.陆斯恩应该有一张王牌,估计他掌握了帝国东南边防军的一部,恐怕你部知道,在黑麦花军团组建之前,索伦家族一直保持着对帝国东南边防军的影响,如若不是索伦家族式微以及容克家族太过强势,原本帝国东南边防军,索伦家族至少能够控制四分之一,大概四万士兵。”拉泽格尔顿了顿,看了卡斯特罗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继续说道,“所以卡斯特罗,你无须太过担心。” “呵呵”,卡斯特罗缓缓说道,“但谁知道索伦.陆斯恩会不会将它露出来呢,我见过这个人,总感觉有一丝不安。” “不安?我可否理解为你对他十分警惕?”拉泽格尔思考了一下问道。 “可以。”卡斯特罗眉头紧锁,全身流露出淡淡的沉稳而又平和的气质。 很矛盾却又很真实,眼前的这个人总在思索中,不断快速进步着,连拉泽格尔都不得不惊叹,从帝都巴黎顿回到克伦斯堡的卡斯特罗似乎完成了蜕变,至少思考问题学会从大局着想,从细微处着手,这或许就是天赋:“如若这样的话,那么索伦.陆斯恩一定在等我们黑麦花军团的胜利。” “为什么这么说?”卡斯特罗疑惑道。 “他来过黑麦花军团,了解这支军团的基础,只要我们能够胜利,他没理由不相信我们会回师帮助索伦家族渡过难关,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摸透了你的性格,正如你所称赞‘他天生是个政治家’。可是,我的老师曾教导我,政治家未必不是优秀的军事家,他们的目光是深远而又一击致命的。”拉泽格尔微笑着答道,在此之前,他已经通过希第达尔与的情报系统收集了不少关于索伦.陆斯恩的资料,对其进行了一番详细的分析。无论是敌人还是对手,都必须尊重与了解,不然古老的东方国度又岂会流传这么一句名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好吧。我承认,此战胜利后,我会尽力回师支援索伦家族。”卡斯特罗似乎不甘心被别人看穿心思,相当无奈的说道。 卡斯特罗哪里知道想要不被别人看穿,必须带着一副厚重的面具生活,他肯吗? 【】 “继续。” 迪马利亚冷漠的说道,跟随他多时的土狗已经被吓的躲在墙角,不敢靠近他的主人。 希第达尔丝毫没有沮丧,即便已经失败不下去百次,但他知道迪马利亚的实力实在是超过他太多,爆发全力想要击中他依然难以想象,但绝非不可想象,他是人,不是神。希第达尔清楚,迪马利亚的亲自指点是多么的珍贵,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在得到卡斯特罗许可后,他便将军团事务暂时交由他的下属希拉尔处理,自己一直在这间房间与迪马利亚对练,初期迪马利亚只是跟他讲述一般的发力技巧以及使用斗气的诀窍,随后才是无休止的对练,失败了,他会在迪马利亚的简单评价中继续思索应对之策,然后继续 直觉,永远是战斗中活下去的最大依仗。 迪马利亚看似毫无花俏的一腿从半空甩下,希第达尔一瞬间伸出双臂去挡,然而死亡的感觉却始终萦绕在心房挥之不去,脚下一蹭,借势往后退了几公分,而他的拳头夹杂的拳风从面部“呼”的一声。希第达尔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因为这一切实在发生的太过迅速,但他仍然惊喜万分,因为这是迪马利亚第一次主动出手 一触即离。 希第达尔微眯着眼睛,嘴唇不自觉的抿了抿,右手再次握拳,但全身竟轻微的颤栗着,这是兴奋... 面无表情的迪马利亚重重一踏,随即整个人如同一支巨大的利箭箭头,甚至可以听到“哔哩啪啦”的爆空声,手掌轻轻缠上希第达尔的手腕,往前一拉,左手掌凌厉地朝着他的脖颈斩去。 希第达尔眼睛里浓烈的战意一瞬间爆发,身体内的力量以某种奇妙的节奏颤抖着,随即他将力量灌注于拳头,直袭他的胸膛,竟不顾迪马利亚的左手掌,只有双腿在不停的颤抖中身体微微下降了些许。 “咚~~” 希第达尔重重的跪倒在地,甚至双膝将地面跪了两个坑,随即身体向右侧倾斜倒地,而迪马利亚后退了一步。 第297章不安,继续 第297章不安,继续,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8章 格鲁亚城堡被攻破 第298章格鲁亚城堡被攻破 又是相对平静的几天。 奥丁少爷对圣索菲亚军团的那支部队可谓恨之入骨,对方单兵作战的素质明显要比己方要高,这么多天来的对峙中,他们便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而且为了防止敌军破阵,剔骨刀必须驻扎在魔法阵,随时防备对方的行动。 一点都不好受,奥丁少爷为此特地联络卡斯特罗,要求换人,好刀必须用在适合的地方,这样跟敌人耗下去,只是白白浪费剔骨刀的实力。卡斯特罗一整天几乎都在训练,难得抽空看了一下,直接回复了一句,守住,就是你们的任务,否则奥丁少爷,你就准备带着下属参加训练,而后不在理会奥丁少爷的百般请求。拉泽格尔更是淡然的给奥丁少爷解释了一句,魔法,还是交由懂得玩,否则那跟自杀没两样。奥丁少爷收到他们的答复后,在魔法阵咒骂不已,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那里,跟敌人慢慢“**”,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入“高潮”。 “报诺曼夫羊王朝方面攻破格鲁亚城堡” 拉泽格尔正在桌案旁埋头看着这封诺曼夫羊王朝西线集团军紧急送来的情报,猛然抬起头,眼睛里明亮的光芒一闪而逝,微微错愕后,迅速反应过来,通知军团长卡斯特罗,有紧急军情,通知他立刻来军团办公室商量,接着又给麦顿大人奥丁少爷以及克林顿子爵等人发去了同样的消息。 格鲁亚城堡攻破了?麦顿大人略带一丝不自信的疑惑掏了掏耳朵,而后哈哈大笑,笑骂道,tmd,诺曼夫羊王朝那群熊崽崽终于将格鲁亚城堡攻破了。奥丁少爷含蓄的捂着嘴在一旁笑了许久,只不过碍于这是军团机密暂时不方便透露,但在他下属的起哄下,还是十分坦诚的交代出这条即将轰动史诗大陆的讯息。 真的。卡斯特罗再次确认这条消息准确无误后,明白整个黑海战役终于迎来了转机,很快赶到军团办公室跟拉泽格尔商议接下来如何联络对方请求诺曼夫羊王朝西线集团军配合打败圣索菲亚军团。拉泽格尔指着巨大的军用地图说道,只要诺曼夫羊王朝方面能够配合切断对方的后勤保障线,并且在敌军后方安插一支精锐部队,圣索菲亚军团必定自身难逃,但我们既然得知了这个消息,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必然也能够得到,关键就在于诺曼夫羊王朝方面如何能够赶在圣索菲亚军团的前面抢先完成切断任务,毕竟我们只是盟友关系,对方是否真的愿意做出牺牲。 “看来我们必须派人去联络诺曼夫羊王朝西线集团军,将我们的意图传达给对方并且说服对方出兵普斯特河下游帮助我们。”拉泽格尔将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这一点正是我担心的,万 第298章格鲁亚城堡被攻破 第298章格鲁亚城堡被攻破,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9章 思念 第299章思念 文艺少年奥丁少爷感慨人生道,生活就是一锅大杂烩,将我们慢慢煮熟。卡斯特罗联想到如今的史诗大陆,也渐渐明白奥丁少爷不是因空虚无聊而发出的人生感叹,确实有一定的道理,无论从哪个方面讲,克林顿的消沉都是对黑麦花军团以及自己的不负责任。是因为活的太累还是坚持的东西太过骄傲?卡斯特罗不懂。 “自从索伦.凯蒂丝手中接过黑麦花军团,你和麦顿大人一直都是我的走膀右臂,没有你也就没有黑麦花军团的今天。克林顿,你觉得我坚持着有意义吗?”。 “当年的我很幼稚很天真,总以为手中有了一支军队就可以挺起腰板,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但实际上黑麦花军团来到了拜占奥帝国来到了这里,成了刽子手屠夫。克林顿,你认为我对得起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们吗?”。 “活着,都不容易。克林顿,你觉得你整天消沉下是为什么,是准备将黑麦花军团逼上绝路还是自己放弃了自己想死?那请你不要拉上我们的黑麦花军团垫背,好吗?”。 克林顿子爵黯淡的眼神中再次亮起了一束微光,这一次他打量了一番卡斯特罗,从未发觉有些人已经长大,而自己却一夜腐朽?克林顿需要时间去思考,或者仅仅只是放下,自尊这东西建立起来太难,破坏起来太易。 卡斯特罗眨了眨眼睛,沉默着背对他,视野里满是黑夜的黑暗。 【】 七天后,拉泽格尔意外的与诺曼夫羊王朝西线集团军方面的人物相遇,当然并非是对方的将军叶浦盖尼.柴可夫。消息传回令拉泽格尔与卡斯特罗等人感到意外,格鲁亚城堡战役的刚刚结束,的安卢斯.狄雷特死了,并依据此种消息迅速制定了相关战术,要给圣索菲亚军团一个沉重的打击。不过拜占奥帝国的阿摩司.斯巴达克已经率领在其海军的配合下已经开始组织军队开始反扑,叶浦盖尼.柴可夫居然还派人来支援黑麦花军团,实在是令史诗大陆的军事观察家们不解。 “希第达尔,放心好了,我手下这群士兵绝对会配合贵军团行动的”满脸雀斑的哈恩贝利扯着嗓子有些谄媚的答道。 希第达尔故意扭过头,仅仅只是在这支部队呆了一天,他就赫然发觉这群来自冰天雪地的士兵一点都不符合他想象中那般,豪爽正直压根与他们无关,用两个字来形容无耻,三个字,太无耻,甚至可以说雁过拔毛。听说沿途走来,拜占奥教廷的贵族们都被他们敲骨吸髓,交出大量保证金与保护费才得以保住性命,而且最令人无语的是,他们军队中居然没有任何军规,赌博喝酒,几乎什么都可以做。 “听说你们黑麦花军团卡斯特罗军团长与总指挥拉泽格尔都非常年轻?其中,拉泽格尔更是来自拜占奥帝国?还有卡斯特罗是不是索伦.凯蒂丝的亲弟弟?...”哈恩贝利丝毫没感觉口干舌燥,问了将近半个小时的问题,依然没有放弃,像只苍蝇一样在某人耳旁飞来飞去。 希第达尔的原本古板的脸庞更加阴沉,连眉头都紧紧地拧在一起,对于哈恩贝利的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譬如他提出要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的亲笔签名,说什么他们是他哈恩贝利崇拜的偶像,譬如某人要求对方在进入克伦斯堡之前能够得到大量美酒与恺撒金币。希第达尔皆以需要请示军团长卡斯特罗为由进行了回避,同时也希望卡斯特罗能够派奥丁少爷能来接替他,因为只有他才能收服哈恩贝利,后者简直将无耻发扬光大了。 “我很佩服卡斯特罗军团长与拉泽格尔,希望希第达尔能够简要满足一下个人的窥视欲。”哈恩贝利咧着嘴,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脸上的神色依然满是笑意,一双小眼睛眯着。 希第达尔听了之后,端其杯子喝了口水,忽然笑着道,“他们都是好人。” “好人?我可否理解为对他们品格与道德的赞扬?”哈恩贝利眼睛一眨,继续笑着道。 “嗯,你可以这样理解。”希第达尔点了点头,脑海中想起了哈恩贝利的军队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他们的部队死亡率极低,即便在这么多天残酷的格鲁亚城堡战斗中。 “人无完人。”哈恩贝利的额前一缕头发一甩,继续说道,“不过,我还是愿意听他们的个人癖好。” “癖好?”希第达尔眼睛睁的大了一些,嘴角不自觉地扯了扯,“卡斯特罗倒是冲动了一些,执拗了一些,不过,幸好拉泽格尔足够平静。” “就这么多?”哈恩贝利明显有些不满足,有些哀怨的说道,“继续说,继续说。” “再多,就是多余了的。”希第达尔笑着说道。 【】 神圣罗马帝国的战火终于燃烧了起来。 在古德里安家族两兄弟的领导下迅速展开战斗,并依靠隆美尔康的绝妙指挥艺术竟然将帝国两军压制的死死的,对方无法前进一步,甚至在付出一些惨重的代价后,有些区域已经呈现出无人防守状态。帝国第一军与帝国第二军,就这样寸步没进,当朝的路易十四世在收到前线战报后,愤怒地摔了酒杯,怒骂前线的将领都是一群废物,形势太出乎他的意外,但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看帝国第一军与帝国第二军与折腾。 “大哥,威廉王子刚刚传来命令,希望我军集中兵力尽快消灭帝国第一军”隆美尔康 第299章思念 第299章思念,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300章 【您】 第300章 泰格的伤势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终于好了,卡斯特罗特地赶来庆祝他病愈,当然为此也有一份由他与拉泽格尔共同签署的任命书,算是对他的功劳的肯定与奖赏。泰格没有感恩戴德,很平静的接受了任命,并保证会继续努力,决不辜负军团长与军团的栽培。卡斯特罗笑了笑,说道,别这么公式化,照你以前那样做就可以了,我们黑麦花军团可不强迫士兵死忠,活着,比什么都好。随后,狄克与波拉德也赶到了医院,接泰格回第二骑士团,但一听到他被调到第一骑士团担任副军团长短暂的沉默之后,还是很热烈的表示了祝贺。这三人,从黑麦花军团第一次比武之后迅速崛起,如今也算是各自有了不容忽视的成绩,难能可贵。卡斯特罗跟他们三人闲聊几句婉拒了狄克与泰格等人的请客,便离开。 “泰格,你面子真大,连军团长大人都亲自来看你了。”波拉德高兴的说道,脑海中还想着刚才居然亲自与卡斯特罗大人亲自握手,也深深震惊于他的态度居然如此亲切热情,上次军团比武时,他可是很严肃。 “哪有,军团长卡斯特罗大人只是恰巧路过而已。”泰格十分谦虚的说道,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尤其实在美女护士的精心呵护下,伤想不好都难。 “你身体好了就好,走走,晚上一起去喝酒。”狄克搂过泰格,由于泰格的身高比较他要高一些,所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个恐怕不行,我晚上还要去第一骑士团报到呢。”泰格面有难色的说道。 “报到?”波拉德插嘴道,“泰格,你难道不回我们团了?” “是,我被调入第一骑士团担任副团长。”泰格答道,面部有些僵硬,他可不在乎军职,但他也听说了第一骑士团克林顿大人的事情,此时,第一骑士团确实需要有人去稳定一些局势,不能单靠吉罗代支撑。 “知道了,我们能理解。”狄克笑着说道,“波拉德,你说是不是?” “嗯,狄克大哥。”波拉德点了点头。 【】 平凡是什么模样? 卡斯特罗情绪莫名的出现了一丝奇妙的波动,遥想起当年那三个跟自己差不了多少的青年,都那么平凡,只是自己运气好,站的高了一些,如今依旧,平民的世界到贵族的世界道路虽然狭窄坎坷,但毕竟道路还是存在。平凡的模样就是大多数人的模样、最普通的面孔? “我怎么感觉你来这里是做思想工作的?”麦顿大人听完卡斯特罗说着他在自己营地转一圈的感受,十分不悦的说道。难道我的工作做的不够好?这群平民士兵能带着这样他还挑三拣四? “不是。”卡斯特罗故意咳了几声,尴尬的说道,“我哪敢啊麦顿大人,您就原谅我吧。” “哼哼”,麦顿鼻孔呼呼,不屑地说道,“卡斯特罗,现在你可是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 “什么军团长不军团长的”卡斯特罗顿了顿,笑了笑,高声道,“没有麦顿哪有我今天。” “别磨蹭了,快说,今天来找我什么事?”麦顿大人神情一肃,眼睛盯着卡斯特罗的眼睛说道。 “希第达尔传来消息,明天他们就可以到达指定的地点,而后我们就要反攻了。这是作战计划。”卡斯特罗递给他几张装订在一起的信纸,纸上不仅有详细的图文介绍还有相关的兵力部署。 “早点结束克伦斯堡的战争,这是好事。”麦顿大人接过信纸,边看边说道。 “可一战又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尤其你部这次作为主攻力量,死的人更多。”卡斯特罗心有戚戚地说道,语气夹带着一丝感伤。 “战争不流血不死人那不叫战争,叫过家家。” “是啊,所以发动战争本身就是错的。” “战争没有对错,只有胜利与失败。” …… …… “家里的那个女人还好吧?”麦顿大人与卡斯特罗聊了很多,却没有喝(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