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78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7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78部分
黑暗牧首-第78部分了点头。 “这就是奇怪了,我也听见了怎么会没人呢”小约翰皱眉思考着,道,“你们继续巡视,我在这等等看,是不是有情况”随后,小约翰站在克伦斯堡眺望着远处的葱郁山峰,旁边的站岗士兵依然像往日一般,没有士兵上前打扰他的思考。 “嘣~轰隆隆~” 巨大的声响回荡在耳畔,城墙都在摇晃,随时可能坍塌。小约翰很快反应过来,大声喊道,“敌袭不要慌所有士兵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可是,他说完,望向不远处的城门下,眼神中满是惊愕,前方道路上骤然出现一支身披浅绿色军服的部队,正朝着被炸开的城门突进,速度极快,几秒钟便来到了城门口。 “不要乱做好战斗准备”小约翰继续焦急喊道,从正在坍塌的城门口努力挣扎向上爬,可是,没等他说完,一支利箭准确无误的射入他的后脑勺,要了他的命。不少黑麦花军团士兵在他的提醒下,迅速做好了准备,朝着城楼奔去,意图阻止对方进入克伦斯堡。还有不少士兵,还在迷茫中,他们是怎么无声无息之间炸了城门?不少士兵,看着这伙绿军满是恐惧,不过,还是战战兢兢的握紧了手中长矛或长枪,开始准备战斗! 卡特.瓦洛萨依然呆在原地,没有加入战斗,突袭很成功,克伦斯堡的东门已经被炸开,剩下的就是等候第七团的到来,他毫不怀疑虎部的战士可以占领克伦斯堡东门并坚守数个小时,虎部永远是最强的 一听到爆炸声的希第达尔意识到克伦斯堡如同拉泽格尔预料中的那般一样,出了问题,立即加快脚步朝着那里赶去,他得到的任务便是守住克伦斯堡的东门,不让他落入敌军之手 战斗已经一触即发。 第291章全线角力(中) 第291章全线角力,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2章 全线角力(下) 第292章全线角力(下) “兄弟们,给我顶住” 麦顿的呼声在众士兵的耳畔不断回响,只要麦顿大人还在,我们就还有希望。麦顿大人从黑麦花军团组建的第一天起,就负责黑麦花军团的大小事务,包括在都柏林为黑麦花军团建立营地,训练新兵,而后经历数场战争,麦顿大人在军中的威望并亚于黑麦花军团的任何人,尤其是最早一批由都柏林城防卫队士兵改编而来的部队,对麦顿更是崇拜无比在他们看来,无论是奥丁少爷还是克林顿子爵都是贵族出身,根本不了解他们,只有麦顿大人不畏艰难,耐心地与他们沟通,及时替他们解决遇到的问题与困扰。所以,斯坦贝提出的黑麦花改革计划被麦顿所部的士兵坚决抵制,并未实行。 这是敌军的第七次冲锋麦顿所部被圣索菲亚军团孽部切断了通往布里翁城堡的道路,并且被后面追击的贝克里.肯特第三团逼迫到了一座小山峰上。麦顿大人眼见突围无望,迅速调整队伍阵形,转而防御,目前已经打退了敌人的六次冲击,杀死敌军八百余人,而麦顿所部所剩也只有七百多人,而且伤者就有两百多人,只不过轻伤者都坚持在作战,并未退下休息。 “大人,您说卡斯特罗军团长回来救我们吗?”。一个估摸只有十九岁的青年的问道,神色略显稚嫩。 “比努斯,会的我相信卡斯特罗一定不会放弃黑麦花军团的每一位战士”麦顿拍拍问话的比努斯肩膀,替他整理了一下皮甲,笑着说道,眼神满是坚毅,鼓励他保护自己,多多杀敌。 “大人,还有酒吗?”。一个满脸污泥的青年见麦顿走了过去,一脸邪气,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笑着问道。 “本杰第,等这场战斗结束,我请你喝克伦斯堡最好的坎多尔白葡萄酒”麦顿答道,本杰第在军团内心地善良,颇得大家拥戴,要不是军功不足,麦顿会向卡斯特罗提议,让他担任他的副手。 “不行,坎多尔白葡萄酒不带劲,要喝就喝我家乡的伏尔加特”本杰第摇了摇头,叹息道,“可惜,我好久都没喝上一口了” 麦顿大人笑着走到他身边,笑着说道,“我答应你,到时请你喝伏尔加特” “大人,我也要喝”不少士兵纷纷附和,一时间黑麦花军团活泼许多,在这个难得休息的间隙,有憧憬总比一味的思考接下来要杀多少敌人,坚守多长时间要好 【】 “报,克伦斯堡北方发现大批不明武装实力” “嗯?”拉泽格尔疑惑的应了一声,脸上挂着一丝苦涩的微笑,目前他手中已经无兵可用,希第达尔率领部队在克伦斯堡的东门与敌军的虎部以及第七团交战正酣,根本腾不出手,在加上克伦斯堡西门、南门与西北角的战斗,如若仍是敌人,黑麦花军团能否守得住克伦斯堡? “命夏尔米立刻带领近卫营,跟我去克伦斯堡北门” 夏尔米愣了愣,立即答道,“是”其实,她原本打算率领近卫营前去克伦斯堡东门帮助希第达尔,从对方猛烈的进攻势头,任谁也能猜出圣索菲亚军团的战略意图,想要以东门为突破口,打开克伦斯堡防御圈 到达克伦斯堡北门,拉泽格尔立即下令各方做好战斗准备,北门的防守力量极为薄弱,只有一千余人,如若在加上一千余人的近卫营,才两千七百人,但从得到的情报来看,对方有五千多人,而且对方似乎从神圣罗马帝国边境翻山越岭而来,并不是圣索菲亚军团的士兵。 终于近了,对方的阵形看似散乱,却十分有章法,拉泽格尔看了许久,十分佩服对方的领兵之术,至少黑麦花军团的奥丁少爷在这个方面都差了对方一截,然而心头深处一个大大的疑惑徘徊不去:“对方是什么人?” “容克.野灵歌带领所部奉命前来克伦斯堡,帮助黑麦花军团请城楼上的士兵速速通报开门” 【】 魔法阵,宛若一个巨大的光型薄膜覆盖在克伦斯堡南门的广阔空地上,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的光辉,也是拉泽格尔从得到的一份凝聚了众多魔法师心血的杰作,经过奥丁所部一个多月的连续奋战才最终得以完成,其中有许多神奇之处,比如隐藏在魔法阵中的人可以瞬间消失在别人的眼中,比如阵外的人自然看不见阵内的人等等。 波拉德终于挣脱了绳索的束缚,脸色铁青,一双黑色的眼睛里满是怒火,旁边的战马亲昵的凑近了他,鼻子嗅了嗅主人身上的气味,明澈的眼睛有一丝疑惑,刚刚跟他一起的士兵都在战斗,主人怎么不去?忽然,波拉德转过脸,龇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不过随即又板起了脸,想到目前魔法阵阵外战况激烈,他应该先上战场杀敌,等到战争结束才状告泰格 “泰格”当波拉德翻身上马,抬起头望着前方战场时,下意识的呼喊道。 但是晚了... 正在与两名魔法师缠斗的泰格,后背不远处炸开了一个高阶火系魔法,巨大的爆炸余力顿时将他掀飞,在空中滑翔了三秒多钟才重重砸在地上,生死未卜。 波拉德马鞭一甩,手持长枪,迅速朝着泰格躺着的地方冲去,嘴上焦急地呢喃道,不要死,不要死啊。 与此,率领所部全力反击的奥丁少爷也发现了泰格的情况,表情一愣,差点给敌人的一个火系魔法伤到。不过,他很快解决掉敌人,调动旁边的几名士兵跟他一起去营救泰格。他是这场战斗的英雄,不能就这样死去 【】 “跟我来”迪马利亚似乎发现了什么,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峰说道。 卡斯特罗在丛林中穿来穿去,沿途发现了留下的战斗痕迹,几名还有一口气的士兵也无法讲清麦顿大人所在,正在心急如焚的时候,迪马利亚的一句话如同一针强心剂打入卡斯特罗心窝。卡斯特罗眼中欣喜一闪而过,“走” 另一边,胭脂与也发现了麦顿所部所在,并且已经与敌人交锋,不过,即便这样敌军在数量上依然占据着优势,而且在战斗一开始的时候,就消失了,令胭脂的指挥大打折扣,不过总算为被围困着的麦顿大人打开了一道缺口。麦顿所部在得知我方支援的部队到来后,精神大震,麦顿大人长舒一口气,随即带领部队开始突围。 索伯尔与贝克里.肯特心知此时大势已去,在追击的过程中,狡猾的敌军不断利用地形消耗了自己一方的实力,即便被强攻了一个小时,依然顽强抵抗,丝毫没有溃败迹象,不得不说,黑麦花军团表现出了超乎他们预料的实力。 “迪尔特,你立即去寻贝克里.肯特,问他是否撤退” “是,索伯尔部长大人” 站立在树梢,微微摇晃着的枝叶遮掩了她的身架,头颅内一团灵魂之火燃烧着,如若有人看见,这绝对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她的手中握着一把白色骨刀,轻轻一跃便出现在十米开外的另一棵大树的树顶,望了一眼脚下不远处的身着铠甲的高大男人,略微停顿了一秒,从十来米高的树顶一跃而下,在圣索菲亚军团士兵的注目中慢慢站起:“你可以死了。” 森冷的宣判,回荡在贝克里.肯特的脑海中,脊背寒气直冒,身上汗毛直竖。 危险绝对的危险人物黑麦花军团怎么会有亡灵魔法师?但很快,他失望了,他打量了一下四周并未发现任何亡灵魔法师的踪迹这怎么可能?骷髅怎么会有意识? 在贝克里.肯特的错愕中,闪电般出手,在布里翁城堡,他代表着神秘主宰者巴别.多勒克,连赫特福德与费西米都不敢与之交手,一方面固然是忌惮她的背景,另一方面跟她交手,绝对是件恐怖的事情 三招 贝克里.肯特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胸前的血口,鲜血止不住的流淌而下,眨眼间,他便失去了意识,而的灵魂之火闪烁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接着,她有开始了“捕猎”,这群士兵的素质要比布里翁城堡的人要强太多,所以似乎很愉悦的收割着他们的灵魂 一个士兵被恐惧占据了心灵,很快奔跑了起来,嘴里高喊着,“骷髅杀人了”随后,一个逃兵带动十个,十个带动百个,一场大溃败就这就样在恐怖出手之中迅速蔓延着。索伯尔收到这个难以置信的消息后,本想前去亲自查看,却被士兵们劝阻,撤退吧索伯尔见溃败不可避免,下令全军迅速撤退然而,命令已经传达不出去,士兵都争先恐后的四处逃窜着,时不时可以注意到了一个骷髅在他们四周飘荡,带走了一名士兵的生命。 等到迪马利亚与卡斯特罗匆匆到来时,胜利已经没有任何悬念了,麦顿大人仍然活着。 第292章全线角力(下) 第292章全线角力(下,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3章 敌人退去了 第293章敌人退去了 泰格捡回一条命。 奥丁少爷率领的部队从战场上拼死救回了扭转这场战局的英雄,而后交给波拉德带回到克伦斯堡,在老牧师约翰的全力救治下,侥幸活了下来。拉泽格尔第一时间来看望了昏迷不醒的泰格,指示黑麦花军团必须尽心尽力治好泰格,每一个黑麦花军团的士兵都必须像对待自己的家人无微不至的细心呵护。一时间,泰格的照料简直达到了令人羡慕嫉妒恨的境界,美女护士,二十四小时端茶送水,贴心照顾。 “对不起。”波拉德诚挚的说道,声音并并不大。回来后,他跟狄克解释了一下当时发生的争论以及后来泰格受伤的事情,狄克听了之后,并没有丝毫责怪波拉德的意思,只是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去跟他道个歉,我们都是好兄弟,不是吗?所以波拉德接受了,来了。 “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还要感谢你救了我呢。”泰格呵呵笑着说道,伸手想要握住波拉德的手,但是全身疼痛,他颓然放弃,眼睛望着白色的天花板。 “谢我?你打了几拳,骂我几句,我心底才能安心...”波拉德低声说道,狄克大哥说得对,一个在战场上不顾生死,只为胜利而战的士兵,无论如何是值得尊敬的。 “一切都过去了,我还活着呢”泰格和颜悦色的说道,“波拉德,你先下去吧,我还需要好好休息。” “嗯,你保重身体狄克大哥说,他有空就来看你”波拉德说完,起身拘谨地跟旁边的美女护士艾美莉打声招呼,便离开了。 “挺可爱的一个孩子。”美女护士艾美莉开口说道,她原先不过是克伦斯堡一间酒吧的服务生,报名参加黑麦花军团在许多的惊羡中被录用分配到老约翰的手下负责照料伤员。到目前,泰格似乎是她接待的黑麦花最高军衔的长官。 “以后,希望你不要在我面前评价我的战友或兄弟。”泰格略微皱了皱眉说道。 “噢”,艾美莉应了声,推门走了出去,留给泰格一个幻想的曼妙背影。 然而,躺在床上的泰格依旧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 容克.野灵歌伯爵的五千东南边防军的加入,黑麦花军团终于在一番苦战下扭转了克伦斯堡东门的战局。这场战斗丝毫不亚于克伦斯西南角,奥丁所部与敌军的阵地战,甚至可以说黑麦花军团完全在拿士兵再拼,才堪堪抵挡住敌人的进攻。圣索菲亚军团的虎部从一开始就插入了克伦斯堡,一照面,黑麦花军团的士兵普遍接不下对方的一招,但幸好所罗门.希第达尔及时到达,并投入了五千余士兵,在加上拉泽格尔随即从克伦斯堡其他方向调集来的士兵,人数上达到了三万人,完全将虎部逼迫在城门区域,动弹不得,连随即到来的雷曼.阿伯特的第七团都无法加入战斗 令人尴尬的僵局。 不过,虎部的一小队精英在战斗一开始,便突破了黑麦花军团士兵的封锁,直扑黑麦花军团的大本部,但当他们赶到那里引爆了身上携带的魔法卷轴后,却没有完成斩首行动。拉泽格尔去了克伦斯堡的北门,卡斯特罗与迪马利亚营救麦顿,都不在,留守的老柏克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而其余的士兵则没有那么好运,在此次敌人的偷袭中殒命。 城外虎部的部长卡特.瓦洛萨本想在使用剩余的十份魔法卷轴,再在克伦斯堡东面打开一道缺口,雷曼.阿伯特命令士兵已经做好了投入战斗的准备,但就在这时容克.野灵歌伯爵的部队及时加入战斗。瓦洛萨与阿伯特在见识到对方的实力后,商议暂时退去。 于是,虎部的战士在圣索菲亚军团的掩护下迅速从克伦斯堡撤退。 黑麦花军团的拉泽格尔担心敌军可能会有埋伏便没有在追击,决定先等奥丁所部与狄克等人的战斗结束再决定。希第达尔没有反对,黑麦花军团没有一支部队能够缠住对方的部队。容克.野灵歌也没说什么,远道而来的东南边防军的士兵经过这么多天的赶路,确实需要休息。 克伦斯堡东门激战两个小时后,又恢复了平静。 【】 克伦斯堡的南方。 在奥丁所部与泰格率领的突击队重创对方的魔法师部队后,圣索菲亚军团的指挥官高伦纳特迅速调整阵形,将第六团的一部分调了过去,阻击黑麦花军团。奥丁所部进攻几次后,因为伤亡太大,奥丁少爷便果断放弃强攻,转而进行全面骚扰,这也是剔骨刀的强项之一,支援克林顿子爵骑士第一团。 但即便是这样,意外还是发生了。 圣索菲亚军团毕竟是拜占奥教廷的正规军团,士兵的素质自然比黑麦花军团要高,其军团的领导者实力自然不弱,当第六团团长梅所里埃对上黑麦花军团的副军团长克林顿时,双方的战斗相当精彩,甚至不少士兵都在神往中丧了命。骑士对决,这在史诗大陆是最为常见的一幕,有时两名骑士是为了一位漂亮的女士,有时仅仅只是为了个人的荣誉,然而这在史诗大陆是十分重要的一项传统,只有一人是获胜者 然而梅所里埃可没有这么想,在军团中,他的阴险与狡诈是出了名的,他的打算自然不是杀死克林顿。在借招败退引克林顿追杀的路途中,梅所里埃早就安排自己的亲信做好了准备,在克林顿子爵慢慢深入的过程中,固然发觉了一丝异常,但杀死梅所里埃可以避免黑麦花军团遭受更大的死伤的诱惑,他无法拒绝。 回马枪梅所里埃突然回身一枪,克林顿挥舞奋力抵挡。然而,一边早就做好准备的圣索菲亚军团士兵一张张铁网从半空撒下,底下一道道绊马索突然被拉起,愣是克林顿反应迅速,及时从铁网中脱逃,但刚到边缘,对方的利箭就不偏不倚的射在他的身侧。他要是在动的话,毫无疑问,他会被射成马蜂窝 “哼哼,乖乖束手就擒吧大爷我心情好饶你一命”一脸横肉的梅所里埃,得意地炫耀道,手持的长枪指着克林顿,一身宽大的衣袍在风中飘扬着,腰间还别着诸多暗器,比如飞刀、五星花、梅花镖等。 “卑鄙你休想,我克林顿绝不会任人宰割来吧”说完,克林顿脚下一踏朝着人群冲去,长枪挥舞格挡开一面射来的利箭,砰砰击飞几名士兵,但随即几支利箭噌噌射入他的手臂与腿部。克林顿长枪落地,跪倒在地,挣扎的想要爬起,但梅所里埃没给他机会,甩出一把飞刀击中他的左肩,克林顿紧咬着牙,眼神中布满血丝,但很快他全身失去了力气,声音渐渐远离了他,他倒下了。 “克林顿,黑麦花军团的副军团长,哈哈,好大的一条鱼”梅所里埃猖狂地大笑道。 附近的士兵立即一片歌功颂德,阿谀奉承。 【】 “麦顿?”卡斯特罗远远望见麦顿大人喊道。 “卡斯特罗哈哈,你真的来了”麦顿开怀大笑道,“你要是来的再晚一点,我回去就该揍你了” “揍我?”卡斯特罗板着脸,严肃道,“麦顿副军团长,此次你部作战失利,令黑麦花军团陷入险境,你可知错?” “报,军团长大人,麦顿愿接受处罚!”麦顿大人愣了愣,眼珠转了一下,“不过,我要替我所部英勇作战的士兵请功正是他们打退了敌人数次的强攻等来了援军,击杀对方第三团团长贝克里.肯特以及歼灭其所部主力与孽部主力” “好好”卡斯特罗笑着道,“我记得了。走走,各位士兵,回家了” 【】 在克林顿被俘后,克伦斯堡南门的第一骑士团顿时陷入了混乱之中。 幸好,拉泽格尔及时通过魔法信息发报机得知了情况,下令第一骑士团立即撤退,并派卡尔森.温伯格等人第一时间去支援,才最终保住了黑麦花军团第一骑士团的主力不被敌人啃掉但即便这样,黑麦花军团第一骑士团的损员还是超过了一半,更为重要的是黑麦花军团的副军团长克林顿被敌人生俘,这对黑麦花军团原本高涨的士气无异是浇了一盆冷水。拉泽格尔见状,反攻救回克林顿的可能性并不大,开始命令奥丁所部与狄克等人撤回克伦斯堡。 此时,太阳渐渐西沉入绵绵不绝的奥林匹亚山脉的另一边,敌人开始慢慢退去了。 第一场圣索菲亚军团与黑麦花军团全线角力的战斗落下了帷幕,不知是谁胜利者。 夜晚再次降临大地。 第293章敌人退去了 第293章敌人退去了,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4章 没关系 第294章没关系 胜利并非所有,却是惟一最重要的事? 前线大胜。卡斯特罗一回来却又听到克林顿被俘的消息,原本的喜悦瞬间被冲淡,宛若一杯脱糖的白开水,什么味道都没了。克林顿怎么会被俘,现在怎么样了?他无法想象出一向在黑麦花军团实力并不弱的克林顿怎么就在战场失手被擒了呢?幸好他还活着,卡斯特罗庆幸中却也十分头疼,该怎么去营救他?圣索菲亚军团究竟有多少隐藏的实力,黑麦花军团的情报系统至今仍然没有调查清楚。 “克伦斯堡的原城主是谁?”卡斯特罗脑海中灵感一闪,随即命令士兵去请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前来。 “波西米亚.杜卡特。”拉泽格尔想了一下答道,“不过,他已经死了,你如果想要派使者前去圣索菲亚军团谈判的话,杜卡特伯爵夫人〃 还活着,但她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这样啊。”卡斯特罗思考了一下,“那你认为派谁去合适呢?吉罗代?狄克?” “都不合适。”拉泽格尔轻轻摇了摇头,吉罗代与狄克确实都是克林顿子爵的部下,但到了圣索菲亚军团意气用事的可能性很大,“我的建议是希第达尔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希第达尔?”卡斯特罗呢喃了一句,“他要是回不来,夏尔米可会把我剥了啊。” 奥丁少爷这时一脸倦容的走了进来,嚷道,卡斯特罗找了什么事?要是没事,打搅我睡觉,我揍死你说完,奥丁还不忘挥挥拳头,似乎忘了单凭武力他怎么打得过卡斯特罗呢 “奥丁少爷,你居然还不知道克林顿副军团被俘了吗?”。卡斯特罗会心一笑后,又苦着脸,跟奥丁少爷比起来,卡斯特罗的休息时间比他还少。不过,奥丁少爷太过随性,战斗结束后,什么都不管了,将所有事务交给戈特里布处理,放出话来,谁要打扰他睡觉跟谁翻脸,很不幸,卡斯特罗撞上了他的“钉子”。 “知道啊。”奥丁少爷伸了伸腰,说道,“我这瞎操心不也没用吗?卡斯特罗,你找我来,不会有了办法了吧?少字什么办法?不会叫我跟你一起深入敌营吧?少字那可未必就比斯坎迪维亚山脉的龙巢轻松,卡斯特罗,你不会犯傻了吧?少字” 奥丁少爷一个人念叨着,卡斯特罗忍不住给了他一拳,他才终于闭上嘴巴,一脸委屈的望着卡斯特罗,有点像得不到满足的怨妇。 “波提切利.庞蒂克的尸体是不是你的手下负责?”卡斯特罗不予理会,直接开口问道。 “这个,你可以问问戈特里布,我不清楚。”奥丁少爷一副理所当然的答道。 拉泽格尔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两个青年,恍然间意识到,自己只比他们大几岁,却为什么总有一股沧桑的感觉呢? 【】 最终,希第达尔去了圣索菲亚军团营地并见到敌军的军团长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带回来一个好消息,克林顿副军团长还活着,并且对方答应了卡斯特罗的要求,同意他用波提切利.庞蒂克的尸体与被俘的一千多名圣索菲亚军团的士兵换回克林顿与黑麦花军团被俘的七百多人,只不过对方要求卡斯特罗亲自前去交换俘虏。 去还是不去?很显然,没人能够成功劝阻卡斯特罗不要以身犯险。 下午三时,卡斯特罗带着迪马利亚以及一支近卫营的士兵准时到达克伦斯堡南门的交换地点,见到了敌军的领袖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稀疏的头发,深陷的眼眶里还有一丝倦怠,骑着一匹高头白马,腰间斜挂着一把骑士剑,身后的披风迎风飘扬,整个人宛若一颗圆润光滑的米白色鹅卵石。 “你好”卡斯特罗冷漠的问候道。 “年轻人,你就是卡斯特罗?”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开口问道,示意身后的士兵将克林顿带了上来。 “是,我就是哈布斯堡.卡斯特罗”卡斯特罗勒住缰绳,眼睛瞥向克林顿,长舒了一口气,他身上的伤已经被对方的牧师救治好了,除了脸色有些差以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碍,张口想要说什么,但对方很显然对他施展了。这种魔法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被施魔者如何努力费尽喉舌,都无法让他的声音给别人听到,这个魔法原本奥利奥是为了避免他暴怒的妻子一发火就喋喋不休特地发明的,不过后来效果不错,被很多魔法师学会。 “后生可畏。”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看着淡定自若的卡斯特罗赞赏道,即便是新罗马城的几名大家族的新星,或许,面对自己都做不到吧。如今的圣索菲亚军团在拜占奥帝国排名第5,或许,自己掌握的权势才是令他们忌惮的原因吧?少字 “谁叫我是哈布斯堡家族的继承人呢。”卡斯特罗淡淡的回答了一句,这其中的心酸不可于外人说,曾经的辉煌,如今的落魄,大致命运总喜欢开玩笑吧。 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开怀一笑,说道,“当年哈布斯堡家族的覆灭,我参与了,你应该知道了吧?少字哈布斯堡,可真是一个碍眼的障碍” “放人我会在战场上将你打败,你等着吧”卡斯特罗冷声回敬道。 “年轻人,要沉住气。”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善意提醒道。哈布斯堡.菲利普斯的英俊优雅与哈布斯堡.特蕾西亚的智慧风度,他们的儿子似乎都没有继承,真是可悲。 “留着回去教训你的儿孙们吧,到了战场要小心一点,否则又变成一具尸体,我可不负责”卡斯特罗嘲讽道。一见到波提切利.本尼笃托,他心中的怒火就嗖地一声燃烧起来,几乎无可抑制地想要爆发,最大的敌人就在眼前,他却不能动手 波提切利.本尼笃托不以为意的道,“算了,我一把老骨头了,不跟你年轻人计较。法拉第尼,放人” “放人”随即卡斯特罗一声令下。 双方彼此都保持了相对的克制,克林顿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从敌方走了过来,脸色愧意很浓,往常抬着的头低着。 看来这事对他的自尊打击很大,卡斯特罗心中想道。迪马利亚一直盯着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对方拥有高阶圣骑士的实力,他并部奇怪,但是令他感到一丝威胁的并不是来自他身上,而是很近又很远,始终找不到确切的位置,对方隐蔽的能力很强大,自始至终,都在暗中与他较劲。否则,以迪马利亚的实力,他会出手杀了波提切利.本尼笃托这也是拉泽格尔希望卡斯特罗必须做出的决断之一,以克林顿子爵的安危换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的一条命 奥丁少爷惊愕的赞叹道,“拉泽格尔,你果然是阴险佩服佩服啊” 当时,卡斯特罗默默点了点头。 交换俘虏很顺利,双方都很克制,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在看见他的孙子庞蒂克尸体时,神色哀伤,只是喃喃的说道,孩子,一路走好。爷爷,我在看着你上路。 “克林顿,没事了。”卡斯特罗下马拥抱着克林顿说道。克林顿没有任何言语,却越发沉默,一时间,令卡斯特罗感觉有点尴尬。直到两人骑着马到了克伦斯堡的城门口,克林顿才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卡斯特罗愣了愣,抬头望着克伦斯堡,答道,“没关系。” 第294章没关系 第294章没关系,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95章 大分裂的序幕 第295章大分裂的序幕 三天后。 索伦家族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索伦.陆斯恩,索伦家族的族长,代表威廉王子公开质问路易十四世其父亲查理曼大帝的死因,当日更为重要的是,皇家占星师丹尼尔.贝尔特出现,也间接证明了查理曼大帝这么多年身体有恙不能处理政事确实是因为某位王子的暗中操作,只不过丹尼尔.贝尔特并没有点明。一时间,神圣罗马帝国各大家族暗流涌动。 “索伦.陆斯恩,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晚,索伦.凯莉闯入索伦家族府邸,指着陆斯恩怒气冲冲质问道。 “你的父亲索伦.克雷克侯爵曾告诉我,与其两边摇摆,不如孤注一掷,放手一搏。索伦家族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如若不做出一个属于它的选择,很显然,近千年辉煌的索伦家族将归于历史的尘埃之中。索伦.凯莉小姐〃 ,请相信我的选择”索伦.陆斯恩躬身说道,自信在他脸庞上尽情流露,张扬的优雅在他身上绽放。 他似乎天生就是个贵族。 索伦.凯莉在与陆斯恩交涉无果后,甩手离开索伦家族府邸,甚至连她的母亲都没有去见一面。索伦.凯蒂丝见凯莉如此恼怒,便追问缘由,凯莉的答案让她不禁莞尔,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可是凯莉是关心则乱,索伦家族无论如何迟早有一天会被推上与帝国皇帝路易十四世的对立面,现在只不过提前了一点罢了。或许,这次索伦家族是在劫难逃了吧。索伦.凯莉想不通索伦.凯蒂丝与索伦.陆斯恩究竟是怎么想的,如此公开发表申明对抗帝国皇帝,这不等同于将索伦家族往火坑里推吗?不懂就是不懂。索伦.凯蒂丝懒得解释,只是说道,帝国迟早有一天是要分裂,索伦家族想要在未来有一席之地,关键还是选择,索伦.陆斯恩做的对不对,以后自然会知道,现在既然决定了,我们只能借势向前。 【】 慕尼黑城堡的容克家族府邸,两天之前收到了路易十四世的绝密书信,信上用一种十分友善的口吻提及,只要容克家族保持中立态度,他保证容克.怀利公爵的人身安全。容克夫人〃 看完信后,说了一句,我们的路易陛下果然是不知道“四是四,十四是十四”的好皇帝。 “母亲大人,您找我什么事?”容克.斯帝林轻轻敲了敲门,走进屋内。容克家族作为老牌贵族,但随着路易十四世的一系列动作,威信遭到严重打击,贝伐利亚郡的另外几大家族蠢蠢欲动,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斯帝林,坐吧。”容克夫人〃 开口说道,嗓音清冷,“你对现在史诗大陆的政治格局如何看?” 容克.斯帝林微微愣了一秒,答道,“神圣罗马帝国现在就像是一个笼子困住了三条猎犬,而它的东方是一头成年的北极熊,野心勃勃,南方除了一位垂暮的老者,略显死气沉沉以外,隔海相望还有一名身强力壮的野狼虎视眈眈。至于哈布斯堡-洛林皇朝与金孔雀花王朝,两者都在为争夺海上霸权而无暇东顾。总之而言,这是乱世,却并不是最黑暗的时代。” “最黑暗的时代?”容克夫人〃 冷漠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说道,“那个时代,虽然最黑暗,但整个史诗大陆的人类还有希望。众神时代的终结与教廷时代的开启,这本身就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或者人类必须有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人类的每一次进步,不是踏着鲜血前进?斯帝林,收起你那点卑微的善良,作为贵族,你应该明白,一个成功的贵族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看看吧,你的最大对手,波旁.拿破伦,在做什么。” “海军军团进入了地中海?”容克.斯帝林皱眉思索:目前波旁家族的圣十字军团控制了整个帝都巴黎顿,帝国第一军以及被改编为帝国第二军的都陈兵在帝国巴登符腾堡与奥得易北郡之间的边界地区,如若此时波旁.拿破伦想要从海上登录西西里半岛的话,就凭海海军军团的兵力能够打败美第奇家族的红衫军? “回去好好想想。”容克夫人〃 望着窗外的阳光,继续思索接下来容克家族的战车将如何前进。 “哥,你在想什么呢?”在翡翠湖湖边散步的容克.米尔塔好奇的问道。今天的她穿着一件彩色花纹的镂边长裙,上半身披着红色的丝带,这条丝带被教皇祝福过,据说可以带来好运,一头金色的长发盘在脑后。 容克.斯帝林微微一笑,英俊迷人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宠溺的关切,开口说道,“妹妹啊,你注意好好休息。” “你心里有事,该不会母亲,要你去做什么,而你又不愿意?”容克.米尔塔挺着一个大肚子,慢慢坐到碎石路边的木椅上,右手轻轻搭在肚子上,柔声说道,“最近诺亚闹腾的厉害,看这样很快就要来到这个世界,看她的父母,大舅,还有外公外婆了,当然,还有身在外地的外祖父。” 容克.斯帝林柔和的看着米尔塔,跟她说,刚才母亲召他去说的事情,波旁.拿破伦率领海军军团进入地中海。 “他这是想要改变整个史诗大陆的格局。”米尔塔听完后感慨道,似笑非笑的表情僵在脸上,分不清是嘲讽还是赞赏。 容克.斯帝林猛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波旁.拿破伦如若率领海军军团偷袭泰坦帝国的腹地会怎样?虽然这些年来,拜占奥帝国的海军一直纵横整个地中海,但泰坦帝国对其监视极为密切,基本上只要拜占奥帝国的海军一出动,泰坦方面就能得到消息,及时做好防备工作,但现在如若波旁.拿破伦的海军军团能够出其不意给予泰坦帝国一个沉重的打击,那会怎样?对神圣罗马帝国宣战是必然的,那么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西西里半岛的威顿王子势力 好狠的算计... 那么成功之后呢?波旁.拿破伦会去哪?驻防帝国南部马赛斯港,威胁诗呢歌城堡的“自由人”组织的领袖吉德夫.潘恩? 容克.斯帝林发现他看不(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