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76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7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76部分
黑暗牧首-第76部分去:圣保罗学院与圣彼得学院,是拜占奥帝国的贵族精英的摇篮,前者盛产教廷的实权派人物,如现任教皇乌尔班三世与掌握实权的七位红衣大主教,后者是贵族政客的汇聚地,拜占奥帝国新罗马实权派人物有一半出自与此,能进入这两座享誉史诗大陆的学院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剩下的就是你是否能够抓住机遇了。往事一幕幕在眼前晃过,波提切利.本尼笃托是帝国南部波提切利家族的一名私生子,这个家族的开创者大卫,“屠龙的勇士”,第三代继承人老马克将战争的血液灌入到波提切利子孙的血脉中,却最终死在敌人暗中收买的一名女仆的肚皮上,临终留下了“我的子孙,骄傲,贪婪,好色,愤怒,贪食,嫉妒,懒惰,这七宗罪,若你犯了其中三四项,那就不要来天国来叫我,下地狱吧。如果你全犯了,好吧,我承认你是我的子孙,我在天国庇佑你。” 这一切卡斯特罗并不了解,但他能够理解贵族的虚伪与腹黑。 老柏克无声无息踏入了拉泽格尔的办公室,越发的佝偻,眼睛浑浊,“卡斯特罗少爷,他也是哈布斯堡家族覆灭的幕后黑手之一” 当年哈布斯堡家族覆灭黑幕的冰山一角,正如迪马利亚刚刚说过,本尼笃托跟拜占奥教廷福音部本泽蒂主教走的非常近,如若这样的话,那么当年的事件泽蒂主教也参与了呢?在加上当年的教皇与几位明确的红衣大主教,可否肯定整个拜占奥帝国几乎都在与哈布斯堡家族为敌呢?卡斯特罗突然很想笑,眼神却越发冰冷,亏欠哈布斯堡家族,迟早都要他们归还 “这场仗,他必须死” 【】 第二天清晨。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依然按兵不动,屯兵在克伦斯堡以外。昨晚负责率领的麦顿大人十分纳闷,今天怎么了,往常他可以拒绝的军团会议,这次拉泽格尔特地派士兵蹲点守候,并嘱明,要是不去,军法处置?麦顿大人感觉,拉泽格尔有点小事大作了,通知一下就行了,有时间,自己能不来吗? 不少士兵急匆匆的从走廊走过,不时有士兵停下,跟麦顿大人敬礼,而后迅速赶往会议厅。麦顿大人心中疑惑越来越重,难道黑麦花军团出了大事?随即,麦顿加快了脚步,卡斯特罗曾规定,任何人在军团会议迟到必将重罚 提前一分钟踏入一千多平方的会议厅,已经坐满了士兵,而且他们的神色颇为激动,议论纷纷。当麦顿大人将目光转移到上方*台时,惊讶万分,呆愣了几秒之后,才大踏步朝着卡斯特罗与挤眉弄眼的奥丁少爷走去 卡斯特罗回来了 会议很快召开,原本的针对的战略战术都已经讨论过,除了麦顿大人所部责任比较重要,担负着在克伦斯堡南方阻击敌人任务,拉泽格尔也没说什么,将会议的发言权交给了卡斯特罗。 “神圣罗马帝国的查理曼大帝两个月半以前逝世,现在的皇帝陛下路易十四世野心勃勃,与威廉王子、威顿王子的矛盾由来已久,不可调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祖国将陷入分裂动乱之中,我们的人民将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么我们呢,该何去何从呢?告诉我” 底下士兵交头接耳,不知道卡斯特罗想要表达什么。 “我们想要拥有力量,这样才能保卫我们的祖国,才能保护我们自己,才能打败我们的敌人” 卡斯特罗声正色厉,眼神盯着底下士兵,直到议论声渐渐平息。 “我们的敌人不是看似强大的,而是我们的自己” 第284章敌人与自己 第284章敌人与自己,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85章 认清,棋子 第285章认清,棋子 敌人。 谁是敌人? 卡斯特罗觉得有必要让黑麦花军团的士兵认清目前的形势,圣索菲亚军团固然强大,但也并非不可战胜,就像白鸽旅馆外的围杀一样,如若萨穆拉与莫扎森成功斩首,毫无疑问黑麦花军团将面临解体分裂。这支军团从一开始就被麦顿大人与克林顿子爵灌输了“他们效忠的对象首先是卡斯特罗军团长,其次才是帝国与索伦家族”,拉泽格尔来了之后,也没有想要取而代之的打算,毕竟奥丁少爷肯定不会服从拉泽格尔的调令。黑麦花军团的核心始终是卡斯特罗 “我们平凡普通,在这个并不美好的世界。在三年之前,彼此谁都不认识谁,如今,都是黑麦花军团的一员,甚至可以说同生共死的兄弟。是什么坚持你们走在现在?有人曾说,梦想这东西很经典一样,永远不会随着时间而褪色,反而更显珍贵。黑麦花军团能够战胜一切敌人,就是我今生最大的梦想,但它的实现需要在做的所有人,需要黑麦花军团的每一个士兵。对朋友真心,对敌人残忍,这一直都是我的做人原则。说这么多,无碍乎,希望你们能够明白我们都是兄弟,每个黑麦花军团士兵都是我卡斯特罗的兄弟这场战争,你们将信任交给我,我带领你们走向胜利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胜利属于我们”不知是谁,这时候高呼了一句,随即接下来,士兵们像似恍然醒悟,也振臂齐声呼喊起来。拉泽格尔用胳膊捅了捅卡斯特罗,低声说道,说的很好。奥丁少爷跟麦顿大人说道,卡斯特罗果然是神棍,忽悠人都不带一个假字。麦顿大人回道,这才是做大事的人,不像某些人只会嘴皮上说说,至今也没看整出什么花样来。奥丁少爷脸色变幻不定,要不是魔法传送阵要明天晚上才能最终成型且要保密,我会被你们贬低,恨声道,麦顿,你等着瞧好了。 卡斯特罗很快发言完毕,底下的士兵们基本上没有几个认真听清他所说什么,这是不是战前军事总动员?不要紧,士兵们有了一颗定心丸,原本有小道消息流传,卡斯特罗因为畏惧圣索菲亚军团,而私自逃走的流言不攻自破,卡斯特罗军团长回来了,而且承诺会带领他们走向胜利。不少思维简单的士兵,已经开始思考胜利后,开始做什么了,衣锦还乡,那是必须的,娶个大屁股的女子,生几个孩子,在将他们养大,此生也就没有遗憾了。当然,更多的士兵考虑的问题,该如何在与圣索菲亚军团战斗中活下来仅仅只有少数士兵意识到了黑麦花军团与圣索菲亚军团之战背后的意义,神圣罗马帝国会不会在黑麦花军团获胜后,对拜占奥教廷不宣而战?两国之间平静了太久,如果梵特兰蒂冈教廷推波助澜,那么接下来的史诗大陆格局将更加动乱凶险;如若圣索菲亚军团胜利了,拜占奥帝国便可以出兵格鲁亚城堡,将诺曼夫羊王朝的军队赶出国界。 这一切都在看黑麦花军团这一战的最终结果。 最后,拉泽格尔说了几句勉励大家继续努力不要放松警惕的话,并且透露出军团上层已经找到了圣索菲亚军团的弱点,只要时机成熟,会一击毙命。相对于卡斯特罗的煽动性演讲,拉泽格尔反而显得有些含蓄,遮遮掩掩,不过,效果也不错,士兵们以热烈的掌声回应。奥丁少爷原本也想说两句,奈何卡斯特罗与麦顿大人担心他会破坏现场气氛,奥丁少爷那是一个郁闷。 会议结束后,卡斯特罗被奥丁少爷拉扯着去见识见识他的最新成果,拉泽格尔也陪同一起,至于麦顿大人还有一些重要事情需要处理。老柏克与迪马利亚,这两位哈布斯堡家族的仆人,自然守候着卡斯特罗。 随着大战的临近,克伦斯堡实行了临时管制,街道上的行人都是行色匆匆,不少人只是瞥了几眼卡斯特罗一伙人,便很快低下头,走了过去。一路上十分顺利,并没有遇上意外情况,卡斯特罗感慨道,今晚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吧?少字 “这就是魔法传送阵”奥丁少爷得瑟的说道,一副欠扁的模样。巴别.多勒克曾向他解释了一番魔法传送阵的原理:我们所处的位面是多层的,很多圈都在一个平面上,平时我们都在自己的圈上绕,然而只要有足够的能量,就可以实现空间跳跃,从这个圈跳到另一个圈。 “现在能实现布里翁城堡与克伦斯堡的异地传输?”卡斯特罗目光聚焦在魔法传送阵上,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其中似乎暗合魔法十二道宫,具体涉及哪些高深的魔法理论,他这个半吊子显然看不出。 “目前还不可以,不过最迟明天晚上就可以进行最后的实验”奥丁少爷解释道,“魔法传送阵需要解决的问题实在太多,如若不是巴别.多勒克愿意亲自教授,我恐怕一生都摸不到其门槛,现在能够实现传送,实属不易。” “一次能够传输多少人?”拉泽格尔关切的问道,如若投入这么多黑麦花军团的人力,得到的12座魔法传送阵没有发挥出其应有的价值,他肯定会跟奥丁少爷理论到底:这是战争,任何人力都不能被浪费 “最多50人,每次的间歇在30分钟。”奥丁少爷到没有丝毫隐瞒,这可是在巴别.多勒克的亲自改良下才拿出的最终成果,如若还不符合要求,奥丁少爷会很冲动,冲动是魔鬼。 “理论上?”卡斯特罗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在整个史诗大陆都没实现异地传输,如果黑麦花军团此次成功了,毫无疑问会站在风口浪尖,最后结果会怎样,谁也料不到因为魔法传送阵的价值难以估量,这必将改变整个史诗大陆 “是的。”奥丁如实答道,魔法传送阵必将还没有真正实验过,理论与实际相差究竟多大,他心底也没底。 “哪怕打了五折,它也相当不错了”拉泽格尔感叹道,“没想到黑麦花军团无意间还会改变世界。” 在过去数千年的战争,哪一次席卷整个史诗大陆的战争没有改变世界? 黑麦花军团只是恰逢其会。 “奥丁少爷,如果此次魔法传送阵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果,我准许你可以当我女儿诺亚的义父,怎么样?”卡斯特罗微笑着说道。 “真的?”奥丁少爷故作疑惑的问道,眼睛确实盯着他,一眨都不眨。 “骗你又没钱赚,何况我可是好人,好人懂不懂?”卡斯特罗笑道。 “好啊。”奥丁少爷手指指着卡斯特罗点了点,而后猛地一把搂过卡斯特罗,重重地拍着他的后背,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哈哈,不准反悔” “一定。”卡斯特罗答道。 【】 波提切利.本尼笃托久久凝视着手中的一枚棋子,没有放到棋盘。 “大人,怎么了?” 一盘纳尼亚战棋绞杀至中场,高伦纳特已经拼尽了全力,但场面他依然不占优势,无论他怎么进攻,本尼笃托军团长都能料到他的下一步动作,他完全就像在跟自己下棋一般,一点特别的念头都会被捕获。高伦纳特无奈,不过也并不沮丧,在整个拜占奥帝国能够赢得波提切利.本尼笃托的人,不会超过一双手,输了并不意外,甚至可以值得骄傲。这也是高伦纳特一直能够陪伴在本尼笃托身边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而并非一个小小的军团参谋。 “如若你掌控黑麦花军团,你会选择死守克伦斯堡吗?”。本尼笃托淡然的问道,放下了棋子,将对方的一枚骑士送进了绝境。 “不会。”高伦纳特果断放弃了骑士,魔法师向前一步,直接威逼对方的主帅营地,“我会放弃克伦斯堡,坚壁清野,进入奥林匹亚山脉深处与圣索菲亚军团展开一场丛林生死战。” “哦”,波提切利.本尼笃托捏起一枚平民棋子,轻轻往前推了一格,对方的后方顿时形势大变,如若高伦纳特不回防的话,只要五步,他便可以擒杀高伦纳特的主帅。 举重若轻。 高伦纳特脑海中飞快的思考着破解之道,如若牧师向前的话,对方的骑士会乘虚而入,如若主帅往走移动一格的话,对方的魔法师会逼近,如若调回剑士阻挡的话,那么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进攻就会毁于一旦,怎么办?高伦纳特并没放弃一点点可能的希望,最终放弃了抵抗,眼神中涌现出一丝疯狂,奥术师再度向前一推。 “明白了吗?永远不要忽视平民的力量。你跟卡斯特罗一样都是贫民区长大,应该更明白平民的力量。”波提切利.本尼笃托轻声说道,一枚刺客棋子从一条纵向垂直向下,吃掉了高伦纳特的皇后,“你输了。” 高伦纳特一脸颓然,弃子认输。 第285章认清,棋子 第285章认清,棋子,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86章 那一世,这一生 第286章那一世,这一生 一天一夜很快过去。 圣索菲亚军团依旧按兵不动,除了派出一些士兵骚扰一下克伦斯堡以外,并没有正面攻城的打算。比拼耐心还是另有所图?卡斯特罗宁愿相信是后者,一条毒蛇无论如何都会吐出蛇信子,但是无论黑麦花军团的士兵如何刺探对方的虚实,都得不到相关有用的消息,连拉泽格尔都十分无奈的表示看不出波提切利.本尼笃托有什么阴谋。可越是这样,卡斯特罗越觉得心慌,可能是担心远在慕尼黑城堡的米尔塔与即将出世的诺亚吧。 拉泽格尔提醒卡斯特罗抽空多去黑麦花军团视察,增进与普通士兵的好感,并且顺便也可以了解黑麦花军团底层的实际情况。卡斯特罗笑着摇了摇头,我目前还是选择提升自己的实力为好,还是继续让自己在黑麦花军团中保持神秘形象。拉泽格尔拗不过他,只好放弃劝说,反正一向军务他都懒得处理,将之丢给自己,真是懒人有懒福。 期间,卡斯特罗去希第达尔与夏尔米的住所拜访了一次,见两人和和睦睦,恩恩爱爱,尤其是夏尔米容光焕发,而希第达尔虽然精神不错,但似乎瘦了许多,卡斯特罗心底一阵抽搐,到底还是夏尔米技高一筹,估摸可能将希第达尔榨成|人干了。不过,当午饭时,卡斯特罗的脸色就变了,夏尔米做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一看希第达尔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他原本同情的心态就立即变了,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默哀。祈祷。阿门。卡斯特罗百感交集,越吃脸色越黑,这究竟得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每天品尝夏尔米的饭菜?希第达尔乃真的勇士。 “谈谈你对圣索菲亚军团的看法。”卡斯特罗随意躺在沙发上,开口问道。 “敌人很强大,黑麦花军团哪个方面都比不上圣索菲亚军团,唯一的优势可能是我们占据地利。”希第达尔答道,嘴里叼着一片树叶。 “地利?”卡斯特罗斟酌了一下说道,“奥丁少爷说,对方如若魔法师发动一次全面进攻,克伦斯堡的城墙肯定会坍塌,地利实在算不上。” “不”,希第达尔笑着答道,“我们有两座城堡,布里翁城堡与克伦斯堡,还有奥林匹亚山脉,即便克伦斯堡守不住,我们还有退路。” “克伦斯堡如若丢了,我想,它对黑麦花军团场灾难。黑麦花军团好不容易才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可惜,格鲁亚城堡之战直到现在都没有结果,要是有诺曼夫羊王朝的军队加入,这场战斗就容易多了。”卡斯特罗想了想道。 “与其期盼别人能够帮助自己,还不如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取得胜利。”希第达尔咀嚼着树叶,手指收缩握成拳头,吱吱作响。 “打仗,要是光凭武力能够解决,我早就唤醒冲进圣索菲亚军团杀死波提切利.本尼笃托得了。可是,不行,对方也有底牌未出,我要是贸然动手,万一失手,黑麦花军团就得陪葬了。”卡斯特罗皱着眉头,继续道,“直到现在,我们还弄不清对方想要做什么,真是心急啊。” “没什么,慢慢等吧。”希第达尔微笑着说道,“多一天,黑麦花军团就强大一点。” 卡斯特罗想到了即将到达克伦斯堡的由容克.野灵歌统领的五千东南边防军,确实黑麦花军团一天天都在变得更强大,打败敌人并不只是奢想。 【】 “报,魔法阵全部完成,等待奥丁大人命令” 一名剔骨刀的士兵急匆匆的从屋内跑出来禀告道,从魔法信息发报机的另一端布里翁城堡已经全部完成魔法阵的镌刻任务,静等奥丁少爷的下一步命令。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项秘密任务最终目的是如何,但奥丁少爷百般叮嘱,让他们意识到此项任务十分重要,所以在完成的第一时间,他们便通过魔法信息发报机将信息传递给奥丁少爷。 “好太好了”奥丁少爷兴奋的拍着手掌跳着舞道,“你赶紧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卡斯特罗大人” “是。” 【】 “卡斯特罗军团长,您可不行。”戈特里布从奥丁少爷口中刚好了解到魔法阵用途,感觉这个魔法传送阵并没有被真正实验过,万一出现了点意外,谁也承担不了责任,而且现在的黑麦花军团根本不能少了卡斯特罗军团长。 “对啊,卡斯特罗,让我来,这好歹是我的杰作,要是出了意外,也得我来担当。”奥丁少爷同样不赞同卡斯特罗进入魔法传送阵,毕竟,这个奇迹能否从理论变成实际,只差最后一项,如若失败,可不能让他陪葬。 “卡斯特罗军团长,让我来”阿卡奥斯红着脸,说道。 旁边的剔骨刀士兵全部希望卡斯特罗军团不要冒险,嚷道,“让我来吧” “大家静一静”卡斯特罗目光扫过周围士兵一圈,笑着道,“死亡并不可怕,要是畏惧死亡那才可怕。你们谁不想好好活着?我能让你们以身犯险?你们当我是什么人?尤其是奥丁少爷,你这么重要的事情,万一有了意外,你死了就能解决问题?好了,你们都不要多说了,一切有我呢,我这个贫民出身的家伙就是命大,绝对死不了。各位,就放心吧” “不行”奥丁坚定的摇了摇头,卡斯特罗是黑麦花军团的主心骨,如果在魔法传送阵中出现了意外,他对不起黑麦花军团,对不起米尔塔,更对不起他的义女诺亚,必须坚决反对,哪怕牺牲自己。 “为什么?”卡斯特罗脸上挂着笑容,问道。 “因为你是黑麦花军团军团长因为你担负的重任是赢得黑麦花军团走向胜利”奥丁少爷言辞激烈的答道。 “这么说,你对你与巴别.多勒克的魔法传送阵没有信心?”卡斯特罗微微一笑,想起了某个家族的开创者乔治曾说过,抛下你祖辈留给你荣耀与权势的外衣,你还剩下什么? 奥丁少爷无语。 “准备好了吗?”。卡斯特罗开口问道,目光停留在眼前这个泛着|丨乳丨白色光芒的六芒星阵图上,真美丽,就如同史诗大陆最伟大的画家之一的梵.高画笔下的《星空》。 由于考虑到魔法传送阵传输过程中必须保持稳定,所以它建在一间地下密室中,此时参与镌刻的魔法师与士兵们大气都喘一下,一半的人望着奥丁少爷,等候他的命令,一半人望着卡斯特罗,祈祷他能够成功 “好,开始”奥丁少爷猛然抬起头,眼神多了一丝决断,“倒计时开始传送” 六芒星中涌起一大片|丨乳丨白色的白光将卡斯特罗身影包裹,渐渐的,他的身体在光芒中转淡,直至虚无。奥丁少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手掌握拳,神色焦急,至于能否成功,看心底不停呢喃,愿上帝保佑 【】 好像是一个梦,又好像是另一个世界。 卡斯特罗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虚幻,眼前的一切都与史诗大陆不一样,这里有高楼大厦,有四只轮子的奇怪物体,天上飞的不止是鸟儿,还有巨大的金属怪物,人们的生活似乎都很忙碌,在楼宇间穿梭,在田地间劳作,在桌子旁工作... 大量记忆的碎片如潮水般涌进了他的大脑。 他只是一个平凡而又普通的青年,出生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他的父亲跑到了附近的校园内找到了一名戴眼镜的老者,取了一个名字:东川,在加上他的姓氏,全名,陈东川。而后他渐渐长大了,从童年到七岁上学,而后父亲却迅速衰老了。一个每天都在工地上忙碌,忙着挣钱养家糊口的中年男子,像似一眨眼就老了,头发迅速白了。母亲也忙着操劳着家庭,每天去菜市场,为了还一毛钱的价跟菜贩子讨价还价半天,站在猪肉摊前,凝视了许久,却最终没有舍得买。 “我不吃”陈东川倔强的拒绝了母亲将一块瘦肉放倒他碗里,仅仅只是夹了几片莴笋片和一些土豆丝,便离开了饭桌,到了屋内去看一台十二英寸的黑白电视。 他的父亲脸皱了皱,最终在他妻子的眼神示意下,没有发怒。 这一晃又是很多年过去了。 陈东川很努力,考上了大学,他原本想要去办助学贷款,但他父亲不愿意,他也默默点头。 但是一年后,政府开始征地,他家原本就是外地移来,这间住宅根本没有任何房产证,完全是私自搭建的他父母自然不愿意拆,因为那是他们三口唯一的家悲剧由此发生,那时的陈东川还在学校上自习,夜晚,听到了母亲去世的消息,如晴天霹雳他发了狂的奔跑想要回家,却在走出校门没多远的地方被一辆疾驶而过的渣土车撞飞了十几米远。 鲜血从他口中潺潺流出,陈东川想要伸手去抓住什么,却最终无力垂下 【】 卡斯特罗泪流满面。 “报告,我们已经看见卡斯特罗军团长大人” “成功了yeah” 惊喜欢呼 第286章那一世,这一生 第286章那一世,这一生,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87章 灿烂的,悲伤的 第287章灿烂的,悲伤的 每个人都有他的骄傲,即便在生活中被渐渐磨灭。卡斯特罗从陈东川的世界中看到了一种心酸的悲哀,或许,他们的世界确实比这个世界要公平正义许多,但是走到哪里都有罪恶与暴力的存在,没有强悍的实力,哪什么对抗暴力?正如前些年的巴莱群岛上的赛德克民族一样,在面对拜占奥教廷的文明入侵时,即使奋力反击又如何,最终也只有失败。野蛮的骄傲?骄傲的昂起头颅换来的只是悲伤的凋零:如若自己,该怎么做? 欢呼声打断了卡斯特罗的思考,回过神的他很快调整好心态,在这个时候,布里翁城堡与克伦斯堡的士兵们还等着他做出最终的评判:奥丁少爷,你成功了,我现在在布里翁城堡 奥丁少爷惊呼一声,一跃而入魔法传送阵,在旁边人的惊叫中,几秒中来到了布里翁城堡,与卡斯特罗来了个大大的拥抱。不过,奥丁少爷松开卡斯特罗的时候,意识到了他的失态,问道,咦,你怎么流泪了?卡斯特罗推搡开奥丁少爷,慌忙解释道,哦,没事没事。奥丁少爷见状穷追不舍:某文艺青年曾说,有种幸福叫笑着哭,你难道为本天才的杰出成就而感动了?哈哈,本少爷真是太happy了卡斯特罗板起脸道,胡扯,明明是风沙一不小心掉进了我眼里奥丁少爷回了句,真的吗?而后他捂着肚子,笑个不停:这太有趣了当然,每次在城墙上或办公室来回踱步,能够说出“我在思考帝国与黑麦花军团前途和命运”的人,也只有奥丁少爷。 这个时候,是该好好庆祝一下 随即,拉泽格尔与克林顿子爵得知了这个消息,不过拉泽格尔派夏尔米去通知麦顿大人一声,立即下令要知情者严守此项绝密,违令者以军法处置。毕竟,魔法传送阵的成功,意义重大,可能是黑麦花军团逆转战局的重要底牌之一最后得知消息的麦顿大致了解情况后,恨得牙痒痒,拳头握的紧紧的,真想一拳将奥丁少爷打个半死不活,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诉他,这次一定不能放过他 魔法传送阵的最终测试效果要比预计的要好,每次传输上限人数是30人,间隔是人数的多少而递减,一次一人,时间只需要15秒,30人则需要15分钟。随后,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麦顿、奥丁等人聚集在一起,商量了接下来如何利用魔法传送阵,解决圣索菲亚军团。奥丁少爷的提议,利用克林顿子爵与狄克的骑士团发动强攻,诱敌进攻克伦斯堡,麦顿所部佯装防守失利,引圣索菲亚军团入城。麦顿大人反对,认为放圣索菲亚军团对我军极为不利,万一敌人发现了魔法传送阵的存在并破坏了,后果不堪设想。克林顿子爵也不同意奥丁少爷的看法,指出魔法传送阵最大用途是确保黑麦花军团士兵机动性得以保证,可以两线作战,但布里翁城堡也没有面临敌人的进攻,因此魔法传送阵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尽管它意义非凡。 拉泽格尔见奥丁少爷几人争论不休,开口说道,奥丁少爷,你可以回去先制定一份详细的计划,用行动反驳他们。麦顿大人与克林顿于是不在多说,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黑麦花军团,如若继续争吵下去,影响彼此的友谊,不值得。 自始至终,卡斯特罗没有表态。 回到自己住所的奥丁少爷十分恼火,自己好不容易办成一件“大事”,居然被他们一通无视。戈特里布与阿卡奥斯,陪在一旁,任由奥丁少爷来来回回踱步,期间有士兵进来报告军务都被戈特里布打发,正在气头上的奥丁少爷可不是好得罪的,万一他心情不好,有人就得遭殃了。终于,奥丁少爷眉头舒展开来,灿烂的笑了起来。 “传令:今晚突袭演习目标圣索菲亚军团营地” 【】 夜晚,凉风习习。 圣索菲亚军团的驻地,一队队士兵来回巡逻,岗哨的士兵则不停地注视着四方。黑麦花军团数月以来的偷袭,令他们相当无奈,只能通过加强戒备来进行被动防御,这群平日里在拜占奥帝国趾高气扬的士兵受不了这窝囊气,但黑麦花军团就是不正面进攻,他们拿他也没有办法。 今晚负责防备任务的是圣索菲亚军团的第一团团长瓦尔特.格雷佩斯,他的父亲曾参与史诗大陆十大教堂之一的圣索菲亚教堂的建造,年轻时,他没有按照父亲的意愿成为一名建筑师,而是选择参兵,因为这样,才是一个男人真正应该做的事情。 “阿伯特,怎么今晚又来找我喝酒?这可不行,我今晚当值。”络腮胡子的格雷佩斯,上半身裸露在外,强健的肌肉绝对可以引起贵族名媛们的尖叫。 来者雷曼.阿伯特,圣索菲亚军团第七团“一支在圣索菲亚军团战斗力最弱被鄙夷为娘娘腔士兵的平民混杂团”的团长,在整个军团内除了与瓦尔特.格雷佩斯交好外,没有任何朋友,不过实力在圣索菲亚军团中稳居前三,这也是军团众人不敢找第七团茬的重要原因之一:“格雷佩斯,就这么不欢迎我?” “哪敢哪敢”,格雷佩斯连忙说道,“阿伯特,你可知道我们军团长本尼笃托的脾气,如若今晚出了问题,我肯定难逃一劫。” “行了行了”,身材瘦削的阿伯特笑着说道,“你别解释那么多,我只是没事出来逛逛,找个人聊聊天而已。” “嗯?”格雷佩斯上下打量了一番阿伯特,凸起的下巴,深陷的蓝色眼睛,这个男人似乎从加入圣索菲亚军团的第一天起就在不断训练,平时根本难见其人,怎么今天有空过来找自己? “我只是想听听你对黑麦花军团的看法,真的没什么其他问题。”阿伯特一脸无奈的说道。 “关于黑麦花军团?”格雷佩斯哈哈大笑道,“这件事你就别操心了,我感觉我们军团长本尼笃托大人早就有了对策。” “真的?”阿伯特疑惑道,他担忧圣索菲亚军团迟迟不动,万一有一天黑麦花军团突然发动进攻,会不会打败己方的战略布局?战争的主动权始终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 “当然是真的,本尼笃托大人神机妙算,哪一次军团的大小事务能够瞒得了他的双眼?” “没有。” 两人边走边聊,三个多小时后,巡视完一遍军营,又回到了团长办公地。格雷佩斯笑道,要不小咪几口?阿伯特眉毛一挑,你就yin*我犯法啊,不过我心甘。两人坐在对面,品尝着索菲亚城堡的特产坎多尔白葡萄酒,谈笑风生。 “跟我说说你以前的故事,阿伯特,认识你这么久,你这家伙还真是守口如瓶,又不是什么卖艺不卖身。”格雷佩斯问道,眼前这位可比他小了十岁,这在圣索菲亚军团的历史上不是没有四十五岁担任团长一职的,而是太少,尤其是出身并不怎么高贵的平民子弟,想要登上团长一职实在太难。 “你恐怕知道我的父母都是卡拉蒂诺庄园的仆人,庄园的主人老卡拉蒂诺子爵没有男性继承人,只有一个长的并不怎么漂亮的女人。有一年,我因为在春季播种小麦中表现出色,老卡拉蒂诺想要嘉奖我,问我想要什么?我当时答道,借我十万恺撒金币,两年后还他。”阿伯特闷了一杯酒,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 “然后呢?”格雷佩斯好奇的问道。 “老卡拉蒂诺看了看我,握住了我的手,说道,好,我答应你。但有一个条件是,两年后,无论你是成功还是失败,回来娶了我女儿,好好照顾她”阿伯特脸色越发的愁苦,如若后来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那该多好。 “老卡拉蒂诺看人很准。”格雷佩斯喝了一口坎多尔白葡萄酒,在圣索菲亚军团,至今没有传出虐待下属或者桃色绯闻谣言的团长,只有他一个,勤俭质朴,一件团长外袍都洗的发白了。 “可惜啊,一年以后,老卡拉蒂诺因病去世,他的庄园管家索图斯联合麦克斯子爵将他的女儿卖给了奴隶贩子,瓜分了庄园,等到我回去的时候,又被诬陷杀害卡拉蒂诺子爵,差点因此丧了命。要不是当时本尼笃托军团长大人刚好路过,我哪有今天这般成就”阿伯特神色悲伤,头低着,嘴角轻轻呼着酒气。 这一辈,他感谢的人,有父母,有老卡拉蒂诺,有本尼笃托大人,这些,他只能拿命去偿还与回报 “那老卡拉蒂诺的女儿呢?怎么样了?” “死了,不甘**,自杀了。” 格雷佩斯沉默不语,这一幕幕的悲剧,其实在史诗大陆并不少见,但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熟识人的身上还有点难以接受,或许,这大概是阿伯特至今不愿意娶妻的重要原因吧?少字 “今天,我说的事情,格雷佩斯,你不能跟别人提及。”阿伯特郑重的说道。 雷佩斯点头应许,也不责怪他的多心。 就在这时,营帐外,一阵骚乱,不少人惊慌喊道,“敌袭” 格雷佩斯与阿伯特彼此对望了一眼,同声道,“出去看看” 第287章灿烂的,悲伤的 第287章灿烂的,悲伤的,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88章 敌人与战斗 第288章敌人与战斗 黑麦花军团与圣索菲亚军团第一次交锋在今夜拉开,鲜血在战争中总难以避免。 奥丁少爷的目的很简单,就是通过偷袭圣索菲亚军团来证明剔骨刀的实力。戈特里布与阿卡奥斯没有阻拦他,跟着抽调的三千剔骨刀士兵一起偷偷摸摸的潜入到圣索菲亚军团附近。透着远处的火光,奥丁少爷心底暗自计算了许久,才示意其中的二千六百人分散到三个方向,另外四百人负责最后的支援与殿后,一旦出现什么问题,一定要拖住敌人,当然魔法卷轴之类的能扔就扔,不要节约,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众人纷纷得令,争呼道,让要圣索菲亚那群兔崽子们知道剔骨刀的厉害。 奥丁少爷点了点头,眼神凌厉,随即下令道,“行动” “敌袭”悄悄摸上去的剔骨刀士兵杀了十几个士兵后便被发现,其余的魔法师士兵见状立即丢出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魔法卷轴,原本只是一个中阶的火系魔法,经过奥丁少爷的改良与黑麦花军团士兵的钻研,威力大增,如同一片火海洒进对方的阵营,尤其是岗哨遭到了他们的重点照顾,随即破开了对方营帐的围栏,奥丁少爷亲自率队杀入其中,在戈特里布的特别保护下,与阿卡奥斯一起,低阶中阶魔法不断朝着敌人士兵的脸部或者裤裆等阴人位置丢出,杀伤力相当惊人。不过奥丁少爷也知道他这种阴险战术只适合群殴混战,若单打独斗肯定不行。 圣索菲军团的整体布局十分紧凑,奥丁少爷选择的西北角,正是今晚当值的第一团,可谓是相当不走运。瓦尔特.格雷佩斯收到敌袭消息后,立即调动指挥圣索菲亚军团发动了反击,而且第七团的雷曼.阿伯特也加入了战斗,所以,这场黑麦花军团的偷袭被圣索菲亚很轻松的接下了。 “好了,通知立刻撤退”对方的反应迅速超乎奥丁少爷(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