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74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74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74部分
黑暗牧首-第74部分尔鲁斯淡水鸥掠过,俨然一副人间天堂,美丽迷人。 傍晚太阳的余晖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洒进二楼的书房。 一位女仆刚刚离去,带来的信息,卡斯特罗来了,却遇袭了 而她依然平静如常,只是眼神中深藏的那抹愤怒令人生寒。她是一个妻子,也即将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不能失去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但刺杀发生了 有人居然敢在慕尼黑城堡公然挑衅容克家族的权威 容克夫人‘ 第一时间下令迅速彻查此事,而负责慕尼黑城堡的治安长官被免职,一定要找到幕后主谋,整个贝伐利亚郡的情报机构高速运转起来,然而对方像似凭空蒸发了一般,找不到一丝痕迹。 这一切似乎与卡斯特罗远离了。 别墅门口素雅的容克.米尔塔含笑而立,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 绝美的脸庞宛若刀子印刻在脑海中。清晰。触手可及。 这一刻,阳光映照下,他和她的背影,成了永远 第277章刺杀 第277章刺杀,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78章 相聚 第278章相聚 有些话卡在喉咙中说不出来。 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她在魏玛图书馆翻看一本教廷圣文集《诗篇》,“最骄傲的公主”“伊甸园的百合花”等一连串耀眼的头衔,而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图书管理员,默默无声。如若不是黄昏落日后的一抹余晖,很可能容克.米尔塔根本不会注意到卑微的贫民子弟卡斯特罗。 也许,一切都是偶然,连到来的爱情都显得那么莫名其妙。 魏玛图书馆,赫尔曼.海里因希.巴鲁赫与奥托.冯.奥丁少爷的一次冲突,卡斯特罗不幸的卷入,时至今日,谁又能真正懂得,这究竟是一场悲剧还是喜剧?太多的人记得,都柏林三一学院的高贵女神容克.米尔塔在学院创建者威廉一世雕塑前,单纯的为一个男子绽放出迷人的微笑。 或许,相遇已经注定,相识无法避免。 太多的人不明白容克.米尔塔会什么独独对一名不起眼的不是贫民感兴趣,在史诗大陆,贵族与贫民之间的差距太巨大,即便贫民用尽一生,也只能苦苦仰望。一百多年来,即便他们敬仰平民出身的大文家斯蒂尔文,却不懂他在诗集《⑴ ⑶8看書網⑴ ⑶8看書網,就有幸福”的真正含义,天空属于自由,也属于贫民,因为无人可以剥夺贫民们对天空的向往,而贵族们一直以为这只是斯蒂尔文讨好贵族的一种巧妙方式。 两个不同的世界,两个不同的人,如同莎翁曾说,一夜之间可以造就暴发户,三代才可以培养一个贵族,无论如何相比,差距始终如天堑不可逾越。 卡斯特罗的在一次行动中的意外受伤,容克.米尔塔的无意探访,一颗心不经意间被触动,每天活在恐惧的他究竟在坚持什么?于是,她答应帮他找来牧师治疗伤势并负责日常的起居。那段时间,米尔塔接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属于绝大数贫民的苦苦挣扎,属于一个少年无论处于何种逆境始终乐观向上,如她所言,贵族的倨傲与生而来,卑贱不是贫民永远的标签,只要肯付出,肯努力,外加一点运气,缪斯女神会掀起裙角让你一次性大览风光。卡斯特罗很无奈,他想要活的好好的,就必须去做些什么,在加入守夜者组织便彻底疯狂了,无止境的任务,死亡如一根琴弦随时可能崩断,但又如烛火在风中摇曳却始终不曾彻底熄灭。 所以,当卡斯特罗在杀戮中迅速成长,一年以后接替索伦.凯蒂丝登上都柏林地区守夜者组织首领一职时,赢得的是敬畏而他与她在相识到相知过程中的误会也很快烟消云散,沉淀在谁也不会轻易提及的心底,感情细水长流。 帝都巴黎顿军部履职的一年以后,卡斯特罗得偿所愿,牵着容克.米尔塔的双手一起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在众人的羡慕与祝福中,他在教堂与她约定一生,不离不弃。奥丁少爷当时就用浓浓的不屑语气,满肚子的醋意说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单身才是真正的贵族。卡斯特罗回敬道,总有一天,你也会躺进这块坟墓。奥丁少爷反驳道,只有你卡斯特罗才会自掘坟墓,我奥丁少爷这么聪明,怎么会呢?卡斯特罗与麦顿等人相当无语,这家伙除了自恋,就是嘴皮利索。 这次营救索伦.凯蒂丝的帝都巴黎顿之后,他再次来到她的身旁,他很想立即开口说句,米尔塔,我回来了 相爱到相亲,多少夫妻卡在聚少离多? 如若容克.米尔塔是一位平凡的女子,恐怕会眼角闪动泪光,扑入卡斯特罗的怀抱,然而,她的身份是容克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之一,从小接受过最好的教育,平静的说道,进屋吧。卡斯特罗松了一口气,一切安好的米尔塔让他心中的那块石头落了地,扯着嘴笑着走到米尔塔的身侧,而后弯下腰,贴在米尔塔凸起的腹部,温柔说道,诺亚,等你长大了,我们一起好好照顾你的母亲。米尔塔不禁莞尔一笑。卡斯特罗抬起头,目光柔和,问道,这么多天没见,想我了吗?米尔塔眺望着远方,轻声说道,这里永远两个最挂念你的亲人,卡斯特罗。 晚餐时,因为刺杀事件的发生,卡斯特罗十分荣幸的与容克夫人‘ 与容克.托雷一起用餐,心情也并不得意,岳父容克.托雷对他的看重建立在对女儿米尔塔的疼爱上,容克夫人‘ 可是一直看他并不怎么顺眼 然而,他忘了,人总是会变的。 这一点,米尔塔却十分敏锐的捕捉到了 一家人在相对无言的沉默中吃完晚餐,连一向大嗓门的容克.托雷都没开口,这点卡斯特罗感觉奇怪,不过,由于很多天的赶路,卡斯特罗都没怎么好好吃饭,如今美食当前,他很自觉地将这个问题抛之脑后,将绝大部分注意力放在解决食物上,饭桌上可谓相当粗鲁。待他最后一人吃完,许多仆人的目光都十分鄙夷地看着他卡斯特罗并不在乎,令他震惊的是,容克夫人‘ 说了一句,吃好了,跟我来一趟。 卡斯特罗满脸疑惑,望向米尔塔,后者轻轻点了点头,容克.托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放心,天塌下来,我替你顶着卡斯特罗感激不已,他对容克夫人‘ 的畏惧似乎渗入到了骨子里,小心的跟着容克夫人‘ 走到了旁边的花坛。 “我并不否认一开始我不看好你,因为我的女儿米尔塔多么优秀,你心底也清楚,你配不上她。卡斯特罗,你以一种极度蛮横的方式占有了她,你对不起她,也对不起容克家族她原本有一种美好而又优雅的生活!”容克夫人‘ 咄咄逼人的说道,眼角余光瞥到卡斯特罗的一丝促紧,才稍稍放缓了语气,“木已成舟。他的父亲不想我插手这件事,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但卡斯特罗,你现在给她了什么?” 卡斯特罗张口想要辩解什么,但看到容克夫人‘ 不可置否的眼神,他忽然觉得跟一名从小被家族摆布因政治联姻而嫁入容克家族,被命运摆弄数十年的贵族女性,解释没有必要,没有经历,她又怎会懂得? “不说话?是自责还是内疚?每个人都被生命询问,而他只有用自己的生命才能回答此问题;只有以‘负责’来答复生命。因此,‘能够负责’是人类存在最重要的本质。而你没做到你自以为是的拼搏只是在满足你的虚荣,你惧怕别人戳穿你不屈不饶下的坚强,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容克夫人‘ 中肯无比的评价道,对于卡斯特罗,在此次帝都巴黎顿之行中,胆敢大闹帝国检察院,这完全是拿生命在开玩笑,他的心中还有米尔塔吗? 卡斯特罗眉头微皱,保持耐心,等着容克夫人‘ 继续说下去。 容克夫人‘ 转过头,不再看这位“贫民”出身的容克家族的女婿,这世界那么大,米尔塔偏偏遇见并选择了他,不够优秀,但现在谁也不否认他的成功,一个贫民能够被查理曼大帝亲自召见,一个人担负着一支军团将士的生死,波旁.拿破伦居然肯给他三分薄面不为难索伦.凯莉,重创未来的帝国检察长海里因希.佐藤,连自己的儿子斯帝林都愿意与他成为朋友:他是怎样的人? 短暂寂默。 卡斯特罗保持着他身在大人物身旁的谦卑,低眉顺耳。 “不想说些什么吗?”。容克夫人‘ 犹豫了一下,没有迈开脚子,交谈到了如此地步,已经没了继续下去的理由。 卡斯特罗没有一分一秒的迟钝,躬身说道,“您真的错了” 容克夫人‘ 冷笑一声,立即转身离去,殊不知背后的他眼睛斜了斜。 【】 “我母亲跟你说了什么?” 卡斯特罗回到翡翠湖湖畔的别墅,米尔塔很自然的问道。 “说我对你不好。”卡斯特罗叹了口气,颇受打击的答道。 “没反驳?”米尔塔不禁皱了皱眉,母亲居然在这个问题跟他纠缠,他卡斯特罗如若不去奋斗,他一辈子能够得到您的认可吗? 卡斯特罗脸色更加忧愁,说道,“我哪敢啊她可是你的母亲,孩子未来的外婆” “你去营救你姐姐索伦.凯蒂丝不就胆大包天吗?”。米尔塔佯怒道,语气中满怀一种即将爆发的“杀气”。 “呃,这个,”卡斯特罗结结巴巴的不知如何回答,从当时的情况来看,潜入帝国检察院无疑是最可行的方案。 “没话说了,是吧?少字” “下次,我一定会多多考虑自身安全。米尔塔,我保证” “还有下次?” “保证没有下次” 卡斯特罗与米尔塔一句又一句,聊了将近两个小时,卡斯特罗才提醒米尔塔要注意身体,早点休息。米尔塔也没有拒绝,最后提出了一个很幼稚的要求,明天早上,要把她吻醒。卡斯特罗疑惑的问道,为什么?米尔塔没有回答。卡斯特罗替她盖好被子,说了一句,晚安,安心的睡在她身旁。 童话故事的公主不就是被王子吻醒的吗? 【】 登上地位的路易王子像似变了一个人,下午三时,把容克.斯帝林召进罗曼蒂克皇宫等了五个小时后,却突然说,事情解决了,让他回去。容克.斯帝林脸色难堪。此时的帝都巴黎顿人心浮动,查理曼大帝的葬礼才刚刚结束,他借帝国圣事部守夜者之手,处死了斯图亚特.贝里斯特勋爵,逼走赫尔曼家族,如今又想处理容克家族?得到波旁家族支持,路易王子登上地位成为路易十四世,就自大的以为他掌控了神圣罗马帝国吗?容克.斯帝林不难想象,以后的帝国,在他的手中会是什么样。夜深回到容克府邸的容克.斯帝林思绪万千,对此却无可奈何,神圣罗马帝国注定要分裂了,要不是最近几大家族的牵扯,战争恐怕早就爆发了。 “少爷,老爷叫你去书房。”一位仆人急匆匆的跑来禀告道。 即,容克.斯帝林便赶到书房,一进入便发觉气氛有些不对劲,爷爷苍老了许多,坐在书房的亚尔斯藤椅上,失神的望着暗红色的吊顶。 “你收拾一下东西,立刻离开帝都巴黎顿!”容克.怀利公爵语气沉重的说道,“记住立刻走” “发生了什么事?”容克.斯帝林追问道。 “不要问太多,立即走”容克.怀利又重复了一遍“走”,问题很显然十分严重。 “可是,爷爷...”容克.斯帝林眉头紧锁,问道,“您走吗?”。 “你走”容克.怀利公爵猛地站起,指着斯帝林。 容克.斯帝林摇了摇头,“爷爷,我们一起走” “蒙特班.奥兰度,带他走”容克.怀利气势逼人。蒙特班.奥兰度,帝国第三骑士,也曾是查理曼大帝的护卫之一,从屋外走进。 容克.斯帝林脸色大变,着急喊道,“爷爷,你不能这么做” 无济于事。铁了心的容克.怀利公爵没有给容克.斯帝林丝毫回旋余地。与此同时,奥托.冯.哈依尼诺夫妻两人也被奥托.冯.皮斯麦遣送离开帝都巴黎顿。此外,波旁家族、墨洛温家族、佛朗索瓦家族与阿司匹林家族被皇帝陛下召进罗曼蒂克皇宫商议要事,出奇的是一位大人物出席了此次会议,令这些大贵族们胆战心惊。两个小时后,一封封路易十四世签署的逮捕令被下达,改组后的皇家卫队与守夜者部队倾巢而出。帝都风声鹤唳,胆敢违令者即被杀死,贵族们陷入一片恐慌。 昏暗的天空中一颗北极星孤独地守候在北方。 第278章相聚 第278章相聚,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79章 放下 第279章放下 在史诗大陆知名的平民作家汉克斯.汤姆在《荒岛余生》一书中描述了一个地方,没有冬季和忧愁,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时间都是用来浪费,被誉为“人间天国”的斐济,为众多平民所向往,而“斐济时间”,就是忘掉时间,属于自由和快乐的时间。相逢的愉快总是让人忽视了时间的存在。清晨,当东边鱼肚白的时候,卡斯特罗睁开眼,亲吻了一下米尔塔的额头,米尔塔睫毛眨动了几下,一双明亮的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他的内心,万分感慨,如果自己与米尔塔能够生活在斐济那该多好,可是阳光照耀下的世界又怎会没有阴影? 昨夜帝都之变的小心如插了翅膀很快传遍整个神圣罗马帝国乃至史诗大陆,帝国宫廷首相奥托.冯.皮斯麦、帝国首席经济大臣容克.怀利、帝国军部的理查德亲王等一干重要大臣被路易十四世囚禁于罗曼蒂克皇宫,引发了一场不亚于灾难级的大海啸,其中,帝国圣事部的圣列司顿大人的守夜者与帝国检察院配合改组后的实施雷霆行动,让许多贵族意识到路易十四世的野心恐怕是维护帝国的统一,而不是遵从帝国查理曼大帝的遗诏。容克家族震怒,率先发表声名要求路易十四世尽快释放容克.怀利公爵,否则将联络奥托家族、索伦家族、古德里安家族与美第奇家族等贵族世家向梵特兰蒂冈教廷牧首格列高利三世申请罢免帝国皇帝路易十四世。然而,这个时候的格列高利三世已经被教廷内的亲路易派的红衣大主教架空,路易十四世在血与阴谋中完成了王权与教权的独揽,这一切只是他计划的第一步 如此复杂的政治形势,卡斯特罗自然不愿意过多关注,那样多劳心劳力,简直会要了他命,只不过这里面牵扯到了容克.怀利公爵,他也愿意聆听米尔塔的分析: 一般而言,帝国权力金字塔的顶端是我们的皇帝陛下,其下便是掌握实权的贵族阶层,尤其是帝都巴黎顿的各大家族,中间力量是骑士与剑士等组成的,主要由帝国军队的将士与贵族豢养的家族骑士,而最底层的毫无疑问是广大的平民,饱受欺凌。如今的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路易十四世,打破了查理曼大帝的时期权力平衡,当然,这种平衡必然会破碎,东方国度有一句名言,一朝天子一朝臣,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失去制约导致了权力的权力的重新分配,这就牵扯到查迪斯的利益博弈理论,不过,路易十四世明显不如查理曼大帝在各个家族之间玩弄“平衡”,而是想要独揽大权,我估计他这么做是想要发动战争,击败威廉王子与威顿王子,而在这场权力斗争中,容克家族或者奥托家族等都是失败的一方。 卡斯特罗插嘴道,“米尔塔,你不关心你的爷爷容克.怀利公爵吗?”。 米尔塔微微一笑,说道,“任何分析都必须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感情往往是人决策失误重要因素之一。罗伊斯在其《政治军事论》中,提出没有牺牲,就没有胜利,主张人应该在抛弃感情的基础,理性看待战争,最优化决策,这样才能避免更大的伤亡。懂了吗?”。 “懂了。”卡斯特罗倒了一杯热茶,小心吹了吹,感觉并不烫的时候,递给了米尔塔。米尔塔接过,抿了一口,放下茶杯,继续为卡斯特罗授业解惑。 制度的优越性取决与人。无论是诺曼夫羊王朝的叶卡琳娜女皇或泰坦帝国的朱毗特大帝,都依靠个人的能力将各自的国家带向了一个良性的发展道路,未来的史诗大陆,如若没有意外的话,必定会有他们一席之位而我们的皇帝路易十四世却在玩火自残,如若想要以战争击败威廉王子与威顿王子,即使胜利,也是惨胜,到时的神圣罗马帝国肯定一片狼藉,倒退二十年以上,何况威廉王子在古德里安家族与帝国东北边防军的支持下,与路易十四世缠斗,未必就一定会落败,至于威顿王子困居在亚平宁半岛,依靠阿尔茴斯山脉的天险,完全可以抵抗路易十四世到底。 “我想不通了,为什么这个时候波旁.拿破伦离开了帝都巴黎顿而去训练海军?”卡斯特罗不解的问道,只要路易十四世将他调回,由他指挥帝国第一军、与想要向东击败是早晚的事情。卡斯特罗可不认为古德里安家族的两位名将可以抵抗住那位“耀眼的太阳”波旁.拿破伦。 “波旁.拿破伦是两大教廷钦定的”米尔塔曾听爷爷容克.斯帝林提起过,他很可能是下一届牧首的内定继任者,据容克.斯帝林的最大可能推测,波旁.拿破伦是未来唯一可能统一两大教廷的人物,在加上他在军事上的成就,只要他出兵泰坦帝国并获胜,在拜占奥教廷赢得足够的威望,这一切绝对会变成现实。当然,因为泰坦帝国与神圣罗马帝国路上并没有交界,隔着地中海,想要进攻泰坦帝国,最好的路,从海上进攻泰坦帝国的腹地。 卡斯特罗并不清楚其中的内情,隐约中像似有一条信息从脑海中游走,却始终抓不住,无奈中不得不承认:这时智慧上的差距 “那么,送伊拉贝莎回到诺曼夫羊王朝,波旁.拿破伦又打的什么主意?”卡斯特罗颓废的说道,他始终弄不懂这群帝国大人物们到底在算计什么,每次阴谋,他都是最后才能明白一点,这种被愚弄的感觉,实在让人感觉太无力了。 “很可能,是另一张底牌吧。”米尔塔固然读过太多书,可是毕竟没有见过波旁.拿破仑,也没有亲身经历过政治斗争,光凭大脑思考得出什么可靠的结论,十分不靠谱,毕竟不在纳尼亚战棋中,可以清楚看见对方的棋子,在真正的权力棋盘上,人只能猜测对方的底牌。 卡斯特罗皱眉思索,过了许久,眨了几下眼皮后,随即释然放弃,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帝国要乱就乱吧。 【】 斯图亚特城堡。 自从斯图亚特.贝里斯特勋爵被路易十四世以叛国罪处死,波及整个斯图亚特家族,要不是当地的守夜者组织首领奥托.冯.哈依尼诺执行命令并不怎么坚决,私自放走了一大批其家族成员,否则恐怕这座被誉为帝都巴黎顿后花园城堡的贵族们就此陷入恐慌中,人人自危,无法自拔。容克.斯帝林被帝国第三骑士蒙特班.奥兰度护送送到了这里。一路上容克.斯帝林强烈要求奥兰度放开他,让他和他的爷爷一起面对这场劫难,然而奥兰度不理不睬,到这里后终于放下,并递给一封容克.怀利的亲笔信,信上只有两个字。 放下。 容克.斯帝林想要呐喊,一个人被捂着信,压抑着自己的不舍与愤怒。因为在离开帝都巴黎顿的途中,费洛雷斯.马特曾两次视图抓容克.斯帝林回去,只是蒙特班.奥兰度拼尽全力击退了他。如今奥兰度身上的伤势暂时被压制,容克.斯帝林要是再不走,肯定难逃,要是他被抓住,很显然,容克家族势必会被路易十四世要挟,绑上他的战车。 大局面前,该如何放下亲情? 容克.斯帝林双眼通红,许久静下心来,才缓了一口气,路易十四世绝对不敢对爷爷痛下杀手,决定立即回慕尼黑城堡,却没料到前脚刚踏出旅馆,便认出了奥托.冯.哈依尼诺,“你?” “跟你一样。”哈依尼诺低声说道,“我想拜托斯帝林侯爵一点事情。” “什么事?”与他相交仅仅只是因为卡斯特罗营救索伦.凯蒂丝一事的容克.斯帝林,目光打量一番哈依尼诺,发觉他脸上流露着一丝悲伤,心头一跳,难道奥托.冯.皮斯麦也出事了? “我的妻子,拉玛妮朵,我会把她送往慕尼黑城堡,托您照顾。”哈依尼诺言辞恳切,紧盯着容克.斯帝林,从守夜者组织的情报系统中得知他到了斯图亚特城堡,他立即赶来,如今在帝国的波捷尼亚郡,估计海里因希家族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向奥托家族发难。 帝林肯定的答道,“那你呢?” “我回帝都巴黎顿,伺机营救我的爷爷。”哈依尼诺坚定的说道,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抛下他的爷爷 帝林犹豫了一下,说道,“保重” 哈依尼诺郑重的回道,“保重” 【】 容克家族府邸,翡翠湖边。 杨柳枝低垂而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岸边的青草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着绿叶。 阳光温暖。卡斯特罗搀扶着米尔塔漫步在湖边的小道上,欣赏着湖边的风光,有说有笑,爱与温馨混杂着清新的空气弥散在每一寸空间。 一只白头鹰从天空渐渐下旋,最终落在了卡斯特罗伸出的手臂上,一双黑宝石眼睛,锐利明亮,柔顺褐色的羽毛,一对宽大有力的翅膀,腿上绑着一个小竹筒。这只白头鹰就是卡斯特罗与守夜者组织和前线黑麦花军团联系的工具,魔法信息发报机由于一些技术原因无法建立一条覆盖帝国奥得易北郡、贝伐利亚郡与克伦斯爆的通信网络。 “我想我要走了。”卡斯特罗看完信,一脸严肃。 “我知道。”米尔塔微笑着说道,“等你下次回来,就应该可以看到我们的孩子诺亚了。” “嗯。等我,我一定回来。”卡斯特罗握住了米尔塔的双手,力气有些大,四目相对,说道。 米尔塔等他慢慢放下,抬起头,仰望南方的天空,开口说道,“其实,你一直都在我的身边,因为挂念始终都在心中” 第279章放下 第279章放下,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80章 命运幽默 第280章命运幽默 秋日清晨小溪水流潺潺, 在迷雾中随时光流向远方, 我折一只小船放在时光上, 追着它在岸边奔跑。 一首简单的小诗,连名字都没有,却是米尔塔在卡斯特罗离开慕尼黑城堡赠给给他的,意义非凡。卡斯特罗细细品味,总觉得其中的意境十分唯美,充斥着浓浓的悲观主义,在时间中奔跑,可是人又怎能追上时间呢?只要我们能够好好珍惜过好每一天,生活就有意义,而且现在战争爆发了,一日的安稳是多少流离失所的人最大的梦想?卡斯特罗渐渐懂了,看似平凡无奇的日子,有多少人活在不在乎中,将生命一点点耗尽,走向坟墓。请相信时间的力量,它会证明,我们的坚持是值得的。米尔塔,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对还是错有坚持,有迷茫,这一年的五月,卡斯特罗回到克伦斯堡,为击败努力。 在路途中,卡斯特罗又遇见了几次暗杀,也总算摸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无论是神圣罗马帝国的帝国圣事部还是史诗大陆最大的地下世界势力之一,都希望他死。卡斯特罗开玩笑,问道迪马利亚,如果他死了,你会怎么做,一人单枪匹马杀入帝国圣事部老巢还是尽可能的阻杀?迪马利亚感慨道,浓重的黑暗是绝望的外壳,是死亡的前奏,而你所要做的就是好好活着。卡斯特罗不懂,凝望着夜空,如果可以选择,如果可以反抗,命运不用残酷来形容。 在命运的道路上,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在起点与脚下徘徊,走不到远方。 在史诗大陆,先哲智者们在仰望与探索星空中,诞生了占星术,预测未知的命运,其中,吉普赛家族曾经以众多先知与灵侍而闻名,但随着教廷“女巫季节”的清洗,现在它已经几乎彻底没了踪影。在神圣罗马帝国,占星术一直为皇家所有,但在慕尼黑城堡,诺里奇占星楼的存在却是帝国皇帝陛下默许之事,丹尼尔.贝尔特,目前帝都中立派的领袖人物之一,也曾在这里修习过一段时间。卡斯特罗曾在罗曼蒂克皇宫见过丹尼尔.贝尔特,睿智博学的老者,固然没有说过几次话,但他的每一句朴实无华中都透露着一股子玄机,甚至暗自提醒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凡天下战争都是以正合,以奇胜。在慕尼黑城堡,卡斯特罗提及丹尼尔.贝尔特时,米尔塔愣了愣,随即向他说了一个很久之前的事情,丹尼尔.贝尔特曾为她占星,预测过一次命运,可惜得到的结果是红颜薄命。卡斯特罗顿时反驳道,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米尔塔微笑着道,对待命运,我们要保持一颗敬畏的心。卡斯特罗沉默,心底去却想到了古罗马帝国的恺撒大帝,一句“我征服”,是多么豪壮? 一般而言,从慕尼黑城堡到神圣罗马帝国与拜占奥帝国的交界被誉为“龙喉”的容克要塞需要十五天的时间,而从那里到达克伦斯堡,顺利的话,需要十六天。卡斯特罗昼夜兼程,仅用七天便到达了容克要塞,这座帝国南部最宏大以容克家族姓氏命名的要塞最著名的是,它的城墙旁有七座大钟,同时敲响可以盖过敌人冲锋时的喊杀声,而且经过容克家族数百年来的经营,可谓坚不可摧。 “卡斯特罗军团长大人,请稍等一下”城门口的护卫长官遥遥见到两人骑马而来,领先一人一头紫发,符合上面领导的特别指示,立即张口喊道。 “吁~~~”卡斯特罗勒住缰绳,放缓马速,在这位护卫的身旁停下,心下警惕,开口说道,“什么事?” “我们最高长官容克.野灵歌伯爵希望能够与您相见,有事跟您谈”护卫长官躬身,谦恭的答道。 “容克.野灵歌?”卡斯特罗从脑海中思索一番,他似乎是帝国东南边防军的副军长,说道,“容克.野灵歌伯爵是容克家族旁系血脉?” 方依旧十分恭顺的答道,卡斯特罗是容克.野灵歌伯爵大人指明要见的人,无论是谁都不敢怠慢。 “容克.野灵歌伯爵现在在哪?”卡斯特罗问道,因为经过容克要塞之后,便是拜占奥帝国,他需要休整一下,才继续前行。 “卡斯特罗军团长大人请稍等片刻,我已经派人通知容克.野灵歌伯爵大人,他一会就来。”说完,护卫长官见机立即命令下属奉上一些美味食物,毕竟,现在正值中午,卡斯特罗与迪马利亚肯定还没有吃饭,如果招待好他们,容克.野灵歌伯爵大人一定会好好奖励自己吧?少字 很快,容克.野灵歌伯爵便赶到了城门口,一双十分迷人的眼睛,皮肤白皙,黑色的短发,整个人英气逼人,十分热情的跟卡斯特罗寒暄并邀请他去他家做客。卡斯特罗没有拒绝,走在容克要塞的街道上,克伦斯堡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如此繁荣? 容克.野灵歌伯爵的府邸相对来说在容克要塞规模并不算大,所有的建筑都没有超过五层,据说是因为他小时候得罪了斐迪南.康拉德,慕尼黑城堡的小霸王,一次不小心从六楼摔了下去,在床上躺了半年,此后便留下了心理阴影,命令他的府邸不能有建筑达到六楼。府邸的装饰也并不奢华,连史诗大陆最流行的吊顶水晶灯都没有安装,桌椅之类的家具十分普通,然而,布局相当合理紧凑,尤其是墙壁的壁画多以普通的人物画为主题,客厅正前的一幅《圣母》怀抱基督,满脸慈悲。温馨而又不失讲究与品味。 “我奉家母的命令在此恭候你,是因为家母希望卡斯特罗军团长能够接受,一份她提前送给她外孙女的礼物。”容克.野灵歌伯爵斟酌了一下语句,沉声说道。 “什么意思?”卡斯特罗不解问道,身体微微前倾,手中端着的青花瓷杯的茶水洒了几滴落在衣服上。 “东南边防军会抽调五千人秘密加入黑麦花军团,当然,前提是卡斯特罗军团长同意”容克.野灵歌气势一变,凌厉宛若宝剑出鞘。 “这对容克家族有没有恶劣影响?”卡斯特罗担忧的问道,现在的局势跌宕起伏,他可不能因此将容克家族拖入这个漩涡,东南边防军一旦加入战争,意味着神圣罗马帝国与拜占奥帝国极有可能爆发全面战争。 “放心,卡斯特罗军团长,我们绝对会小心行事。”容克.野灵歌眼睛微眯,精光一闪。 “那成” 【】 都柏林。 自从索伦.凯蒂丝叛国事件之后,索伦家族府邸一下子冷清了许多,尽管索伦.陆斯恩做了许多努力,但是在目前动荡的局势中,没有多少贵族在此时愿意挺身而出,与索伦家族站在一起共同面对严峻挑战,连他们都隐约意识到了,帝国动乱即将开启。 今夜,凉风微微撩起索伦.凯蒂丝的发丝,左侧的索伦.陆斯恩一脸微笑,看着由巴库宁与亲自带领数十名护送的一列车队,中间的马车有三米多高,长度二米五左右,外表相当奢华,最关键的是它的车帘有一面帝国双头鹰的徽章,它代表着皇家 马车缓缓停下,当中走出一名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长发披肩,嘴唇微抿,相比路易十四世,他的眼神锐利如鹰,整个人气势如山般浑厚,一副史诗大陆舍我其谁的睥睨。而后走下马车的是,古德里安.隆美尔康,的总参谋长,曾到过都柏林跟卡斯特罗喝醉过。 索伦.陆斯恩率先迎了上去,半跪与地,躬身说道,“索伦.陆斯恩代表索伦家族热烈欢迎威廉王子殿下到访都柏林。” “不必客气。”威廉王子摆摆手,轻轻跃下马车,扶起索伦.陆斯恩,看了一眼索伦.凯蒂丝,后者微微躬身行礼,并没有说话。 “威廉王子,请” 威廉王子理所当然的大步踏进索伦家族府邸,古德里安.隆美尔康示意索伦.陆斯恩不必太过拘谨。索伦家族大门前,索伦.凯蒂丝忽然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在向古德里安.隆美尔康与索伦.陆斯恩说了下,便离开了,威廉王子眼神一凌,随即恢复平静,在这个时候,他必须与索伦家族保持良好关系,这次他来就是要将索伦家族绑上他的战车。 索伦.凯蒂丝独自走回住所,米尔塔回到慕尼黑城堡,她住进了米尔塔与卡斯特罗的房屋,屋内的摆设,凯蒂丝没有太大改动,有时,她也学着米尔塔安静地坐在窗前,凝望夜空或者翻看米尔塔曾经看过的书籍。今夜,索伦.凯蒂丝翻看一本《情歌诗集》,书的扉页上,写着一句: 时间是琥珀,泪一点点被反锁,情书再不朽,也磨成沙漏溜走,命运好幽默。 索伦.凯蒂丝的柳叶眉挤在一起,久久思索,她只是想了解她,或许,只是因为不懂。 夜静谧。 第280章命运幽默 第280章命运幽默,到网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81章 “副本”计划 第281章“副本”计划 这个世界多么美好? 自从帝都之变后,贵族们好像陷入一种噩梦中,在这个时候,奥托.冯.哈依尼诺秘密潜回了帝都巴黎顿,隐蔽在的一间包厢中,原本他准备去,由于考虑到卡斯特罗曾提过的主人是为极其强大的女性,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得罪。实际上,哈依尼诺在几年前,便听过她的名字,提拉米苏,很可能是查理曼大帝的私生女,至于真相如何,就不是一为帝国圣事部审判长所能了解的。何况奥托.冯.哈依尼诺每天必须要换个地方藏身,海里因希.佐藤,现在的帝国检察长,在上次被卡斯特罗抓过后,现在就像一条发了狂的疯狗,到处咬人,恨不得连肉带骨都吃进肚子,而且索伦家族在帝都巴黎顿的府邸已经被他光顾过好几次,可惜,他都没抓到那位令他身心饱受摧的“兰花指”。如若不是路易十四世命令他目前必须肃清帝都巴黎顿不合作势力,他恐怕早就带帝国执法者去奥得易北郡杀人了。 今晚到哪?奥托.冯.哈依尼诺一时间陷入了沉思,最近十几天来,他想尽了一切办法去获知爷爷皮斯麦与容克.怀利公爵等人的消息,但一无所获,只知道他们被囚禁在罗曼蒂克皇宫而不是帝国检察院。由此可见,路易十四世还没打算彻底撕破脸皮,与几大家族公然对抗,但以后呢?“唉”,哈依尼诺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换了一身麻布布料,从中偷偷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被一位来去匆匆的服务生撞了一下,对方很歉意地的说了句,对不起。哈依尼诺瞅了一眼,拉了下(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