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70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7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70部分
黑暗牧首-第70部分的“原罪论”,等同于找死。死有余辜。 “你?”罗曼蒂克皇宫的内宫,清冷孤傲的身影立于门前等候召唤的女子,略显惊讶的说道。 来者吉德夫?潘恩,在三十年前在初登皇位的查理曼大帝授意下创建了“自由人”组织并成为其领袖,能够自由面见陛下,这是他的特权。不过,他也没料到会在此处遇见这位女子,身份是查理曼大帝的女儿,名曰提拉米苏,很好听的名字,但与她现在的名声差别太大,笑了笑,说道,“提拉米苏,来看望你的父亲?” “潘恩,你来做什么?”提拉米苏被他直呼其名,神色有些不悦。 “呵呵”,吉德夫.潘恩笑看着笔直站在门口的费洛雷斯.马特,并不答话。这位一直贴身保护查理曼大帝的圣骑士,实力强大,对上他,想要全胜相当困难,帝国的四大圣骑士就没一个好惹的,开口说道,“马特,我要见查理曼大帝,麻烦你通报一下。” 目不斜视的马特,一身银白色的战甲,风范十足,但在这两位不同寻常的“客人”,语气和缓地说道,“查理曼大帝陛下至今还在昏睡,每天只有半个小时的清醒时间,现在还未醒来。请稍等” 吉德夫.潘恩瞅了瞅提拉米苏,随即释然,想开口问她以前不是宣称这一辈子都不会在踏足罗曼蒂克皇宫见她的父亲了吗?他也从是刚刚收到这个消息,特地从一座“老朋友”的府邸赶过来的,要知道他的“老朋友”可不是别人,而是梵特兰蒂冈教廷的神圣长矛【圣列司盾】,至于母羊海姬老妖妇,他面对她还是心惊肉跳的,她绝对是御姐控与女控的终极猎物,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请记住我w眼前的这位美貌无可挑剔的女子,绰号“竹叶青”,同样不是善茬,疯起来完全不要命,这么多年,“自由人”在她手上可吃了不少亏。 提拉米苏神色平静的宛若一碗没有波澜的清水,一个极端自我的女人是不会将多余的眼光放在别人身上,脑海中却思考着,明天的帝都巴黎顿,神圣罗马帝国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帝国第三位女公爵的死亡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贫民”的崛起? 这似乎只是一场权力的游戏而已。 权力的冲突,总是在某个时刻某个地方“不经意”爆发。 正如某位埃弗顿的前辈曾说,人类是比魔鬼更像魔鬼的存在,贪婪卑鄙无耻骄奢yin逸,哪一项不是人类特有的专长? 盖特纳越看越心惊,下令后并没有着急出手的他很快意识到卡斯特罗与佐藤的可怕,佐藤犹如幽灵,黑暗是他最好的隐匿外衣,几乎完全找不到踪影;而卡斯特罗手持的一枚星光闪烁的匕首,总是险之又险的避开对方的短刀,并发动反击。盖特纳心底寒气直冒,后背竟是冷汗,迪马利亚与另一位骑士完全压制了“红心剑圣”欧德修凡克,并拒绝了苦修士卢里安大人的协助,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卡斯特罗很有可能杀了海里因希.佐藤。 “住手”盖特纳大喊道,“卢里安大人,立即擒住海里因希.佐藤” 卢里安大人苍老的面庞上皱纹一颤,随即身影往前飘忽了几步,隔在卡斯特罗与佐藤之间,右手虚空一抓,佐藤挣扎着想要脱开卢里安的控制,但奈何实力不济,怒道,“盖特纳,你敢跟帝国检察院做对,就等着死吧” 卡斯特罗停手,回头望了一眼盖特纳。这个时候,迪马利亚与巴赫洛夫.腓力斯同样放弃了进攻,欧德修凡克默默手持一柄普通的铁剑站在原地,剩余几名帝国检察院的蓝衣执法者已然在刚才的交战中被杀。 场面再次陷入僵滞。 天空挂着一轮冷月。 罗曼蒂克皇宫的顶楼【鹿角】占星台。 “嗤嗤~”数十颗水晶球仿佛承受不住丹尼尔.贝尔特、伊德西瓦和杰拉德.特伦贝三人合力下的控制,裂开了丝丝裂纹,并且还在迅速地扩大着,随即一颗透明色的水晶球化为了粉末,紧接着第二颗,第三颗,半空中浮现的画面却越来越模糊,“一片漆黑的天空下,一位冰冷无情的青年男子立于祭坛之上冷漠地俯视着他脚下如蝼蚁般的数万民众,旁边不少士兵开始了屠杀,一道道鲜血汇聚成溪流,渐渐地一座巨大的血色魔法阵绽放出妖异的红光,而顶坛上的青年神色却扭曲在了一起,他的旁边站着一位圣魔导师黑特勒院长。呼喊声,超越时空回荡在【鹿角】” “人间的地狱”伊德西瓦面色苍白的叹息道,杰拉德.特伦贝同样心有余悸,看着丹尼尔.贝尔特,希望他能拿出一个注意,否则未来这一幕极有可能真的上演,或许,谁也无法想到真正的“神圣之子”不是光明,而是黑暗 丹尼尔.贝尔特缓缓起身,陡然间像似衰老了十岁,原本精神矍铄的老人此刻萎靡了下去,拾起两颗还剩完整的“黑弔”水晶球,目光凝视着穷其一生也没弄懂的星空:人啊,怎能跟命运抗争。 “如若我们想要改变未来,那么只能从现在做起。”丹尼尔.贝尔特下了决定道,“我立刻去见查理曼大帝” 伊德西瓦与杰拉德.特伦贝点头。 “卡斯特罗阁下,你听我说,不可以杀了海里因希.佐藤,就算是查理曼大帝也不会轻易这么做”盖特纳急忙解释道,“何况你杀了他,也没用,也就不下索伦.凯蒂丝公爵。” “是吗?”卡斯特罗冷笑道,“杀了他,我会少了一个敌人。” 欧德修凡克准备出手,卢里安也不由自主地将佐藤“保护”更加严实,而佐藤呼吸苦难,脸色如猪肝色,连说句话都不能,却又挣扎不开,但眼眸中的阴狠却没有减少一丝。 难道他忘了他现在的处境? 盖特纳犹豫了一下,说道,“卡斯特罗阁下,你还是跟我去一趟教务院,我相信,我的教父格列高利三世不会为难你” “你拿什么保证?”卡斯特罗依旧在笑,但神色却平静了不少。 特纳顿了顿,“难道卡斯特罗阁下不想救索伦.凯蒂丝公爵?我的教父格列高利三世是教廷的牧首,而且海姬大人也会见你,只要他们出手,救下索伦.凯蒂丝公爵没有任何问题。” 卡斯特罗不屑的笑了笑,要他去相信教廷,这等同与女人拿贞c去验证色狼的性能力一般可笑,“就凭这个?” 盖特纳相当郁闷,在帝都巴黎顿何人敢把牧首与海姬大人不放在眼里?忽然之间,他觉得卡斯特罗活的恐怕比他还累,每一步如此谨慎,斤斤计较,想起了教父经常提起的一句《约翰.福音》书卷中的话,“他孤独地从黑暗中走来,将走向永恒的不朽”。 等不到满意答案的卡斯特罗打了一个手势给迪马利亚,而后手握【星辰匕】闪电般扑向海里因希.佐藤,后者由于无法动弹,在见到卡斯特罗眼中闪过的一抹戏谑,面露一丝恐惧,张大嘴巴想要出声说些什么。 巴赫洛夫.腓力斯在一息之间与迪马利亚分别袭向卢里安与欧德修凡克。全力以赴,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一切发生的太快。 疯了盖特纳头皮发麻,卡斯特罗的匕首刺进了海里因希.佐藤的大腿,二话没说,立即出手去营救佐藤。 【光耀】一道耀眼的光芒凭空炸开在卡斯特罗的胸前,幸好他及时躲闪,不然肯定受伤。 神术师?卡斯特罗神色一冷,不退反进,他知道他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且就在卢里安放开佐藤的那一刹那。 【光晕】盖特纳手掌中凝聚出一团金黄|色的光源,轻轻向前一推,光源如迅速分散,如萤火虫弥散在卡斯特罗的四周,紧接着盖特纳呢喃了一句,奉主之名,【凝形】一道巨大的光网罩向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不为所动,在【凝形】的一瞬间,身前浮现出一张【魔法塔罗牌】倒吊人迎向了光网,而他则猫着身体,从狭缝中杀了过去。刚被松开的佐藤,拼命催动着体内的力量,想要躲开,但卡斯特罗行动实在太快,【星辰匕】毫无凝滞地从他胳膊上滑过,随即他从后背点在对方脊椎上的一个|丨穴道上,佐藤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卡斯特罗一手扶住海里因希.佐藤,另一只手中的匕首却架在他脖子上,喊道。 “住手”。.。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4章 权力游戏(下) 第264章权力游戏(下) 凌晨,本是黑暗最浓厚的时辰。 “查理曼大帝醒了”不断负责照顾查理曼大帝的侍卫官悄然拉开门说道。 费洛雷斯.马特。吉德夫.潘恩。还有刚刚赶到这里的丹尼尔.贝尔特。相互对视了一眼。提拉米苏神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我先进去。不可置否的强势。吉德夫.潘恩无所谓地摆了摆手,示意能够。资格最老的丹尼尔.贝尔特悄然摇了摇头,并抢先踏了一步,费洛雷斯.马特没有阻拦,提拉米苏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往前。丹尼尔.贝尔特侧身进入查理曼大帝的寝宫,不断猜测其中缘由的吉德夫.潘恩隐约意识到事情严峻了:难道查理曼大帝要陨落了? 没过多久,丹尼尔.贝尔特出来召唤费洛雷斯.马特进去,十分钟后,马特脸色相当难堪,一言不发,紧急离开查理曼大帝的寝宫。随即,提拉米苏与吉德夫.潘恩被同时召唤进去,得知大致情况的两人,眉宇间流显露一丝忧愁。同时,吉德夫.潘恩带上了一封查理曼大帝的谕令,需要赶往斯图亚特城堡,命令斯图亚特家族的【金槿花军团】立即进京。提拉米苏,原本想说的话,却被丹尼尔.贝尔特点破,简单说了一下,查理曼大帝吩咐侍从紧急加盖了一份赦免令给她,但她意识到,整个崇高罗马帝国要崩溃了,没有悲伤,即便她知道查理曼大帝挺多只能再活三天。 一切是结束还是开始? 奥托家族府邸。简单。朴素。与帝都巴黎顿格格不入。奥托.冯.皮斯麦处理完公务,刚刚躺下休息,又被管家吵醒,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一脸和善的问道,什么事?老管家答道,费洛雷斯.马特大人求见。皮斯麦眼神立即如雄鹰一般锐利,两撇大胡子不怒而威道,马特在哪?老管家答道,在客厅。皮斯麦不敢耽搁,立即穿好衣服,奔向客厅。费洛雷斯.马特掏出一封查理曼大帝的亲笔信交给他,嘱托他立即进宫,并告辞离去。皮斯麦看完这封信后,忧心忡忡,立即乘坐马车前往查理曼大帝的寝宫。 而此时,帝都巴黎顿的各大家族也纷纷嗅到了空气中阴谋的味道。容克.怀利公爵,墨洛温.埃弗顿侯爵,赫尔曼.戈林公爵,崇高长矛圣列司顿,母羊海姬大人,牧首格列高利三世,托马斯.席巴斯丁等等,一群人都通过各自的消息渠道与情报系统去验证它的正确性:帝国要变天了。 入主罗曼蒂克皇宫的路易王子算是最先一批得知自己父亲身体有恙的人,品尝着波尔多红酒,登上帝国权力的宝座,脸上挂着和煦的浅笑。威廉王子早在半年之前就独自请求前往帝国极北之地原维金帝国的领土,威顿王子则在教廷的美第奇家族支持在梵特兰蒂冈教廷总部进修。 帝国波旁家族的主人拿破伦得知这个消息,很平静地说了一句,这一天终究来了。随即,他走到了家族音乐厅的巨大黑金钢琴旁,弹起了贝头翁大师闻名于世的钢琴曲《命运交响曲》,一曲本应该被敬献给英雄却在曲成之日英雄成了**者,曲调激昂澎湃,最终是无声嘲讽。 蛮横。 盖特纳只能用这个经常描述贵族的词汇去评价卡斯特罗,毫无不测,最终他失败了,并眼睁睁看卡斯特罗在他面前带走了海里因希.佐藤,魂不守舍的跟随卢里安大人回来复命,虽然一路上,卢里安大人难得开了一次口,劝慰道,不用担心。他不明白卡斯特罗怎么会做出如此近乎疯狂的举动,他难道不担心得罪帝都巴黎顿的一线家族之一的海里因希家族?盖特纳参杂了太多贵族思维的脑袋肯定不明白,卡斯特罗只是一个不想让自己在乎的人受半点伤的贫民。 是对是错,也不必说了。 牧首格列高利三世一双睿智的眼睛看穿了他的教子盖特纳心底的那点心思,白色镶金边的宽大袍子下是衰老的躯体,有些思想却愈久弥新。母羊海姬大人早就不耐烦的离开了这里,远处屹立在教务院前的圣米迦勒雕像,漆黑的夜空只有寥寥数颗星辰,小声嘟哝了一句,果然没有几个人愿意来到这里和一个老人谈论教义。 “如果你只是等待,发生的事情只会是你变老了。” 跌宕崎岖的帝都巴黎顿,卡斯特罗明白束手待毙,这等于把主动权交给敌人。所以,到达帝都巴黎顿后,不断都在忙碌,找人拉关系,总要做点事情,他才能安心。带着海里因希.佐藤到达索伦家族府邸不久后,大批帝国检察院的蓝衣执法者便包围了这里,幸亏卡斯特罗在来之前便叮嘱巴库宁及早派出了一批守夜者组织中的精锐守护住这里。两方僵持,帝国检察院一方由海里因希.佐藤的表弟赫尔曼.海里因希.巴鲁赫伯爵全权负责,不过赫尔曼.戈林公爵很明显并没有给他能够杀人的命令。 卡斯特罗并没有理睬这位骄傲跋扈的贵族骑士,当年在都柏林,奥丁少爷与他可没有少揍巴鲁赫,今天他竟然敢来?难道好了伤疤忘了疼?卡斯特罗懒得去思考,间接将海里因希.佐藤扔进地下室,随即在他脊梁骨上点了几下,幽幽醒转的佐藤正准备动手杀死笑**的仇人时,意识到他现在的处境不妙,但悻悻然放弃了。 “索伦.凯蒂丝公爵被关在哪里?”卡斯特罗开口问道。 海里因希.佐藤沉默,落入这位仇敌之手,他只能任命,另一方面,他相信卡斯特罗绝对不敢把自己杀掉,否则就算他有一百条命也不够帝国检察院与海里因希家族玩,更何况自己还是【天国杀】的代言人。 顷刻之后。 卡斯特罗阴沉一笑,巴库宁打了一个响指,身后一位摇弄着肥胖身姿的男子慢慢靠近佐藤,说道,奴家会好好调教你的,佐藤少爷,边说边手指从衣服中摸进了佐藤的胸膛,咦,还有一块肌肉嘛。卡斯特罗听的头皮发麻,感觉相当恶心,转过身,跟巴库宁说了一句,等他说了,你在上来找我。巴库宁点了点头,一年没见,从前眼中的少年已经能够独当一面,欣慰中难免有些落寞,往昔的岁月不会再有了。 可能,卡斯特罗都没有意识到,这几年,他一个人在前进的道路渐行渐远了。 走上楼的卡斯特罗从窗户观察帝国检察院的执法者,发觉构不成太大要挟,一夜没睡的他原本眯会,但翻阅了书桌上的一本《天国阶梯》,深有感触,两个相爱的人,无论走多远,有一天都会在一起?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眼神终究温和了许多,起身,来到索伦.凯莉的房门外,却最终没有敲门,又走开了,毫无困意的他接下来又随便翻阅了《第七世界物语》,这是一本幻想类的小说,讲述存在一个与史诗大陆时空平行的世界,那里没有魔法、奥术与斗气,却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如出行靠四个轮子的【car】与【pl】,沟通能够使用【tel等,尤其卷尾还有一句,这个世界最远的距离,不是远方,而是两颗心的距离。真是一个令人羡慕的世界卡斯特罗为这个荒谬存在的世界感叹道。但随即巴库宁从地下室找到了他,并说,海里因希.佐藤已经回答了该回答的问题,比如索伦.凯蒂丝公爵的被关押的地点、如何避开帝国检察院的重重检查混入红心狮子的脚踝以及帝国检察院在外的联络代码与方式,当然他还说出了关于【天国杀】的一些情况。卡斯特罗听完巴库宁的演讲,笑着说道,好肥的一条鱼,油水都被你们榨干了巴库宁老脸一红,一副惨不忍回睹的容貌,可想而知刚才那位奴家将佐藤少爷服侍的多么美好。正事搞定后,卡斯特罗小声说了句,有好酒,喝不?巴库宁点了点头,联想到卡斯特罗明天又要忙碌一天,说道,少喝点。卡斯特罗答道,好。 然而,半个小时后,菜肴刚被菲兹捷列命令仆人烧好端上来,一位熟悉而又陌生的来客便打搅了两人的相聚。卡斯特罗一口菜还没咽下肚子,脸色变换不定,难道【太阳城】的主人履行了她的诺言,这个中年男人才会来见自己?还是这位保护查理曼大帝的骑士想要杀自己?他一点都不怀疑,上次都柏林见到他,他视自己为废物的眼神。 迪马利亚如临大敌,但对方表明了态度,只需跟卡斯特罗说几句话,提及了【太阳城】的女主人,并且马上带他前去罗曼蒂克皇宫面见查理曼大帝。 卡斯特罗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呢喃着说道,这怎么可能?天生怀疑主义者的卡斯特罗再次犹豫了,这是不是一个圈套?。.。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5章 殒 第265章殒 晨曦的时光寂静的就像是丢在古老修道院中的吟唱。 卡斯特罗跟随费洛雷斯.马特前往罗曼蒂克皇宫时,天渐渐亮了,太阳又开始从东边升起。这是一个奇妙的循环,没人能够改变它,也正如人从一出生就开始走向死亡的坟墓,没有区别。帝国的皇宫,帝国的心脏,他以前压根没有想到过会如此的金碧辉煌、奢侈华丽,更没有对见到帝国的真正主宰查理曼大帝抱有一丝幻想,但如今,自己却来到了这里,要爬到多高才能俯视整个帝国?鲜艳华丽的外表下,流淌的尽是肮脏发臭的污血。 乘坐皇宫特有的宽敞豪华印有皇家标记的马车,穿梭在白色的大理石路面上,经过海神喷泉,最终驶入了一条香樟大道,两个小时后,卡斯特罗与迪马利亚才到达了查理曼大帝寝宫所在的宫殿,不少查理曼大帝的妃子闻讯赶来,似乎并不清楚这位紫发青年是谁,居然能够劳烦费洛雷斯.马特的大驾,不过,即将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新主宰的路易王子自然知晓他的来历,卡斯特罗,来自没落的哈布斯堡家族,【天国杀】与两大教廷都要绞杀的对象,一只可怜虫。 卡斯特罗见到这位路易王子,身着一件帝国皇室专用的金黄|色的外衣,帝国徽章双头黑鹰跃然其上,眼光从他油光满面的方形脸上一扫而过,显然也没啥特别的表情,相当的冷淡。对于路易王子,目前执掌帝国王政的第一人,卡斯特罗除了看出他身材有些高大,实力并不高深,挺多是顶阶骑士,也没啥特别强大的气场,至于其他的妃子,他目光自动略过,更多的注意了一下,今天能够站在这里等候查理曼大帝召唤的大臣,其中容克.怀利与墨洛温.埃弗顿,庞伯纳奇.法华利亚,理查德亲王以及宫廷首相奥托.冯.皮斯麦等一干人都在。 在费洛雷斯.马特的引领与一群人的众目睽睽下,卡斯特罗心安理得的进入这个没有身份与地位都难以进入的宫殿,丹尼尔.贝尔特躬身迎接,更令不少人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丹尼尔.贝尔特的身份可是高贵无比,面见查理曼大帝都无须任何礼节,竟然对一名青年施礼?底下一时间议论纷纷,以路易王子为代表的势力纷纷聚在一起,想要开口询问,但路易王子笑眯眯的说道,无妨,让他进去。庞伯纳奇.法华利亚公爵神色微变,但很快恢复了平静,旁边的理查德亲王一脸倨傲的说道,难不成这个小子能翻天了不成?嗓门很大,气势十足。如果法华利亚公爵不是在帝国军事部曾经考验过这位紫发青年,估摸他也难以认出这位相貌平凡,举止谈不上优雅的青年,驳道,他是卡斯特罗,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按理来说,还是我们帝国军事部的人。一头棕发的理查德亲王浓粗的胡子颤了颤,并没答话。反倒是墨洛温.埃弗顿凑了过来,悄声说道,老榔头,你看好他?要不是曾经与墨洛温.埃弗顿在战场上一起杀过敌,饮过血,谁要喊他老榔头,法华利亚公爵肯定第二天就让他去见撒旦。最终,法华利亚公爵眼睛望向了别处,没有理会埃弗顿的询问。 容克.怀利公爵、奥托.冯.皮斯麦与赫尔曼.戈林被各自的部属围在圈中,泾渭分明,陆陆续续赶来的伯爵侯爵们以及外省的贵族世家们自然见机走入了各自的阵营,在这个关键时刻,站错队伍,就意味着他们跟权力远了一步。事实上,支持路易王子的大臣们是绝大数,而容克.怀利、奥托.冯.皮斯麦与其距离适中,赫尔曼.戈林则完全站在了路易王子的一边,除此之外,最特殊的莫过于美第奇.拉卜杜拉公爵,查理曼大帝的“钱袋子”,帝国财政部部长没有到场。有点耐人寻味。当然,波旁.拿破仑的到来也引起了一番骚动,只不过在路易王子的授意下,表现的相对克制。 如此关键的场合,怎能没有教廷人士的参加呢? 绝大数人心知肚明,威廉王子与威顿王子,已经失势,不然又怎么会不来呢?尤其,威顿王子,背后是首格列高利三世与美第奇.拉卜杜拉公爵支持,也足够强势,最可怜的莫过于威廉王子,心肠太狠,得罪了不少贵族世家,连带着支持他的索伦家族都受了难,搞不好下一个倒霉的将会是古德里安家族。帝国要前进,可不是你威廉说了算的,这大概是一直信奉扩张主义坚持**的威廉王子得不到支持的最主要原因。 半个小时,能够做什么? 在众人眼中,相当漫长,发生了什么,很多人只能揣测,毕竟由丹尼尔.贝尔特与费洛雷斯.马特扼守大门外加数百皇家骑士,谁也不敢闯进去;而对卡斯特罗,则十分短暂,甚至他都没能开口帮索伦.凯蒂丝公爵求情,便被查理曼大帝的侍卫官领了下去,“未来的帝国会有你的舞台”,隔着衣服捂着自己胸膛某件查理曼大帝亲自赐予的物件,卡斯特罗深感责任重大,这可关系着整个帝国。 一个人,能担负起一个帝国? 或许,查理曼大帝做到了,卡斯特罗自认自己做不到,这条路又该怎么走下去? 走出宫殿,卡斯特罗仰着头想要看了看太阳,捕捉一点阳光的温暖,然而在各种不明所以的眼神中,他还是扭过头,嘴角扯了扯,往前走了几步,坐上了皇家马车,准备离去。然而一位帝都巴黎顿负责治安的长官吉普度与一位帝国检察院纪律委员的官员坎贝利似乎并不想卡斯特罗就这么“轻易”离去,大步走出的两人挡住了卡斯特罗,板着脸,问道,你现在还不可以走,稍后我们有事询问你。卡斯特罗笑着问道,是吗?不过,我现在有事。吉普度冷言道,你没有权利拒绝。卡斯特罗继续笑着,迪马利亚向前三步,撞飞两人。两人倒地后,再也没有爬起。 一阵惊呼。 随即,路易王子下令道,皇家骑士希尔曼伯爵,立刻擒住他。希尔曼伯爵还未有所动作,默不作声的费洛雷斯.马特开口说道,希尔曼,你不要动,让他走。路易王子神色一凛,一直站在父亲身后的他,怎么会出言帮这个小子?不过,他脑袋还是转的很快,平静地说道,既然费洛雷斯.马特阁下,觉得他可以离开,那么希尔曼伯爵,就不用劳烦你了。卡斯特罗揭开车帘,踏上马车,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中,安然离去。 这一天,查理曼大帝,殒 这一年,整个神圣罗马帝国风起云涌,后世的历史学家们在研究这段历史时,不约而同的用上了一句“这年,帝都巴黎顿没有春天”。 而后的十年,史诗大陆拜占奥帝国、诺曼夫羊王朝与蛮荒大陆泰坦帝国战争一直无法彻底平息,后世史学家习惯称之为“黑暗的咏叹调”。而两大教廷的神学家们则这样驳斥史学家的论调,黑暗,只是光明的休息,而非永恒。。.。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6章 初澜 第266章初澜 清晨,索伦.凯莉从睡梦中醒来,一直以来,由于索伦.凯蒂丝的事情,她都难以入眠,昨晚的睡眠只是相对较好了一点。起来吃早餐时,她没有见到卡斯特罗,询问起菲兹捷列,后者如实相告,卡斯特罗昨晚回来小坐了一会,就出去了,在四点多的时候,跟费洛雷斯.马特进皇宫面见查理曼大帝。索伦.凯莉十分意外的小声叫道,这是真的?菲兹捷列点了点头。索伦.凯莉随即陷入沉默的思考中,在这个敏感时期能够见到查理曼大帝对营救索伦.凯蒂丝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他能成功吗? 帝都巴黎顿,没有几人能够置身事外,逍遥自在。 帝国检察院的爪牙们围住了索伦家族在帝都的驻地,以赫尔曼.海里因希.巴鲁赫为代表,坚决不放一个人溜走,在对方没有释放他的表哥海里因希.佐藤之前。不过,他现在底气不足,从费洛雷斯.马特到刚刚进去的容克.斯帝林,他们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令他很气馁。从小跟奥丁少爷与卡斯特罗相处过一段时间,他很清楚卡斯特罗的个性,宁可鱼死网破,也绝不会退让半步。 索伦.凯莉知晓赫尔曼.海里因希.巴鲁赫就守在屋外,心情很不好,她可没有办法闯过对方的封锁,直到容克.斯帝林到来之后,并带来了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帝国检察院现在已经被帝都各大学院的学生以及平民贵族们围住了,并且一致性要求释放索伦.凯蒂丝公爵。索伦.凯莉惊呼道,这怎么可以?万一,帝国检察院的蓝衣执法者对示威人群展开屠杀怎么办?容克.斯帝林自信的笑了笑,没事,帝国检察院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对不少贵族家族继承人下手。索伦.凯莉哦了一声,并请求容克.斯帝林带她去现场看看,后者答道,好,只是没见到卡斯特罗,略微有些不安,何况万一查理曼大帝逝世的消息属实。这绝对是帝国的一场地震。 随后,索伦.凯莉在容克.斯帝林的陪同下,看望了倒霉的海里因希.佐藤,他似乎受了极为不公正的待遇,被一位兰花指的胖子贴心服侍着,嘴唇干裂,一双桃花眸子满是愤怒不甘与恶毒,如若不是巴赫洛夫.腓力斯在一旁,他早就暴走了:他堂堂海里因希家族未来的第一位继承人,何曾被如此虐待?可惜,佐藤现在落入了他敌人的手中,索伦.凯莉不由担心起来,接下来,卡斯特罗所遇到的境况会越来越糟糕。 见此情况,容克.斯帝林建议,还是尽快放了佐藤,否则引起大的麻烦就不好了。巴库宁点了点头,说道,现在只要卡斯特罗开口,我们立刻放人。容克.斯帝林微微皱眉,说道,帝国检察院已经包围这里了,我的看法是三个小时内,无论结果如何,都把海里因希.佐藤放了,毕竟扣押佐藤等于在扇帝国检察院的脸,后果很严重。索伦.凯莉一听,对巴库宁说道,你暂时听容克.斯帝林的话,三个小时后放人。巴库宁犹豫了一下,随即答道,好。 楼梯拐角,索伦.凯莉说出了心中的疑惑,“斯帝林,你为什么要帮他?” 斯帝林笑了笑,说道,“他活着是一个向上的姿态,为了梦想,为了理想,我怎愿看它凋零?” 【】 帝国只有一个大帝。 回顾查理曼大帝辉煌的一生,数次平息了帝国内大贵族的叛乱,大力发展经济,扶植梵特兰蒂冈教廷,带领神圣罗马帝国在二十年前,一跃成为史诗大陆不容忽视的一股强大力量。丰功伟绩。即便近十年来,没有当政,但帝国已然保持了良好的运行。 卡斯特罗百感交集。 这位衰老只能躺在病榻上的老人太瘦弱了,胳膊与脸部都只剩皮包骨了,而且眼神浑浊,费了好大力气才听清自己的言语,表达出他的意思,让自己与丹尼尔.贝尔特明白。一脚已然踏入地狱的查理曼大帝,为何至今留恋人间?只因手中的权杖吗? 辉煌与荣耀终将成为过去。 【】 声势浩大。 索伦.凯莉从来想过学生的力量是如此强大,容克.斯帝林与托马斯.塞加拉、雅客宾.丹敦会面并介绍给他们互相认识,托马斯.塞加拉见到美女心情大好,忙拍着胸脯,发誓,今天一定要帝国检察院交出索伦.凯蒂丝公爵。雅客宾.丹敦表现的相对克制,一身青衣的索伦.凯莉惹眼,但似乎并没魔法难题更吸引他。 片刻之后,来凑热闹的佛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嘀咕了几句,朝着索伦.凯莉的位置冲来。两人都是帝都巴黎顿最不入流的那批纨绔子弟,仗着家族的势力可以四处惹祸,而不用担心没人给他们擦屁股,如今这场热闹的运动,他们一收到消息,就立马赶了过来。 几人一见面,脸色都有不同。索伦.凯莉有点吃惊,但随即恢复了平静;容克.斯帝林眼睛眯了眯,目光扫过他们两人;雅客宾.丹敦与托马斯.塞加拉,勉强扯出了笑容,但奈何实在太假。邓林德与鲁内派,脸皮也足够黑,不以为意。 帝国检察院蓝衣执法者几乎全员出动,黑衣执法者也有七个,维持秩序。由于帝国检察长赫尔曼.戈林与海里因希.佐藤都不在,帝国检察院主事的几位长官又被召唤进入皇宫,一时间帝国检察院六神无主,不知如何应对这突发*况。 “斯帝林伯爵,这次活动是你们搞的?”邓林德打着哈哈说道。 “哪有哪有,邓林德伯爵,我恰巧路过而已。”斯帝林笑着说道,两人即便握手,也软绵绵,无力。 托马斯.塞加拉脸上挂着温和无害的微笑,贵族之间的应酬就是这本虚伪,不然他也不用痴迷于魔法去逃避家族的压力,其实,他倒十分羡慕邓林德与鲁内派的反叛,也欣赏卡斯特罗的奋斗。 索伦.凯莉见气氛不好,开口说道,“大家都是朋友,如若卡斯特罗在此,肯定会请你们吃饭。” “谨遵凯莉小姐〃 的教诲”邓林德与鲁内派齐齐躬身施礼说道。 索伦.凯莉像个淑女般回礼,足以让旁边的人士目眩神迷,美女的魅力无穷,无奈名花有主,两人一阵心痛,下次逮住机会一定要把卡斯特罗都放倒在酒桌上。 “你们是来营救索伦.凯蒂丝公爵?”鲁内派总算恢复了清醒,说道。 “是的。”索伦.凯莉微笑说道,眼神中满是忧愁,这样真的能救下索伦.凯蒂丝吗?信心明显不足。 容克.斯帝林安慰道,“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目光中闪动着一份决绝。 【】 “各位,请回吧。查理曼大帝身体不舒服,现在需要休息,明天这个时候,希望可以在见到你们。还有,大帝诏令,任何人没有大帝的允诺,不能调动。” 底下顿时一阵议论,不过,没人质疑丹尼尔.贝尔特的权威,这位跟随大帝数十年的占星师曾数次挽救了查理曼大帝的生命,可以算是查理曼大帝最亲近也最愿意相信的人,何况查理曼大帝也仅仅只是召见了五个人而已:路易王子、奥托.冯.皮斯麦、庞伯纳奇.法华利亚、容克.怀利还有赫尔曼.戈林,再加上很多人不算在内的卡斯特罗。 在史诗大陆,一般人活到七十岁就已经算是相当长寿,查理曼大帝活到了八十岁,丹尼尔.贝尔特活到了九十岁并依然精神矍铄,活得久一点,就意味着胜利。 路易王子脸色阴寒,这位自从代替威顿王子执政,本该被称为詹姆士,却被下属大臣们称赞从其身上看到了神圣罗马帝国开国之君路易大帝影子的王子,显然并没有得偿所愿,连累一片下属都战战兢兢,有点不知所措。丹尼尔.贝尔特不发一言的关上了门,与查理曼大帝见他时,颤声说道的“失望”,犹如一根刺刺进了他的心脏。正如当年佛朗索瓦家族的族长乔梅那所说“孩子,你身上有路易大帝的风范”,野心的种子便悄悄发芽,如今他想真正登上帝国独一无二的宝座,一刻都不想等待。 赫尔曼.戈林阴鹜的眼神打量过容克.怀利与立在他身后的墨洛温.埃弗顿,冷哼一声之后,便率先离开。墨洛温.埃弗顿咧着嘴笑了笑,随即跟着容克.怀利一起离去,而后人群渐渐散去。波旁.拿破伦跟路易王子低声说了几句后,决定离开皇宫后,就去拜访牧首格列高利三世与神圣长矛圣列司顿与母羊海姬大人。路易王子说了句谢谢,并目送波旁家族的马车离去。 “这其中难道有什么玄机不成?我看那小子也没长三头六臂,怎么就能见到查理曼大帝呢?”墨洛温.埃弗顿不解地问道。 容克.怀利两鬓斑白,已跟随查理曼大帝数十年的时光,慢悠悠的说道,“路易王子,这下日子估计不好(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