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69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69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69部分
黑暗牧首-第69部分过多少次反复的实践,才最终实现呢?其中过程的艰苦,恐怕只有她明白。更重要的是,卡斯特罗感遭到了其中一抹深厚的忧愁,不自觉的多看了几眼她,而凯莉似乎也下意识地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只是卡斯特罗悄然侧过头去。 “红雾”越来越浓,完全不同于傍晚时分的红霞漫天,而更像是一个人在眼前泼了一大桶红色的染料,众人之感觉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清冷的寒意,耳边的声音慢慢变得微弱。波旁.拿破伦眼神中已然红色一片,更重要的是他听到了一些幻音,虽然他知道那些只是错觉,并不真实,但实际上,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牵引着往前往虚无飘渺的地方去。 很神奇。 卡斯特罗咬了一下嘴唇后,便迅速恢复正常,扫了一眼周围只有寥寥数人还能保持正常意识,其中就包括那两位看起来不像好人的佛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两人,心中大感不测。他们竟然能够从凯莉营造出来的幻觉之中醒悟过来?果真不可貌相。后者,很明显注意到了卡斯特罗,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小声说道,晚上一起吃顿饭。卡斯特罗摇了摇头,答道,晚上估摸还有点事,明天中午的话,我能够请你们。邓林德与鲁内派堪堪猜测出卡斯特罗似乎与索伦.凯莉有些纠葛,抱着好戏看到底的心态,笑着说道,没关系没关系。卡斯特罗讪讪笑道,那好。 索伦.凯莉专心控制着魔法元素的波动,这其中涉及到了很多很奇怪并且禁忌的理论,比如多罗曼力浮规则,阿姆多尔根号方式,对魔法师的微观操作能力要求特别高,能够把魔法元素通过某种共有的频次链接起来,从来形成一个区域内的“魔法共鸣”。在魔法官方教科书中也仅仅只是记述了三次“魔法共鸣”类的魔法,无一不是浓墨重彩。 波旁.拿破伦悄然皱眉,轻“嗯”了一声,随即眼前恢复了火红的一片,用一个不恰当的词“灿烂”。但随即他身上浮现出淡淡的白光,手上更是多了一团亮白色的光团,这被世人称之为“治愈光环”,乃是教廷牧师特有的技能,双手慢慢一推,破开了层层红雾。 举重若轻。 看似不起眼的一团亮光以惊人的速度吞噬着红雾,就好像温暖阳光下消融的雪花凯莉额头沁出了不少细小的汗滴,但仍在坚持着,由于要保证“魔法共鸣”的存在,所以凯莉要控制魔法元素的波动,并且要随着周围空气的波动进行及时调整。如若不是她长久以来深究奥术,沉浸在奥术世界,她也无法领悟这类既非魔法也非奥术的技能。 升起的太阳。 卡斯特罗与旁观清醒者的脑海中莫名的冒出了这个念头,的确,无论从哪方面看,那团亮光都似太阳,在联想到波旁.拿破伦的身份。 “叮”“哼”“咳”。三声过后,围观者陡然从幻觉中清醒出来,不少人还流口水,至于究竟臆想到了什么,他们心底清楚。卡斯特罗等三人也装作从迷糊中醒来,以至鲁内派还叫嚷道,“美女,你别跑”,引的不少男性贵族会心一笑。 而场中波旁.拿破伦退后了一步,索伦.凯莉咳出了一口鲜血。 胜负已分。 索伦.凯莉倔强的不肯退后,紧咬着嘴唇,眼睛盯着波旁.拿破伦,他一定也不好受。其实,索伦.凯莉在最后一刻动用了杀招,奈何波旁.拿破伦的实力超乎她的想象,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虽然他“轻巧”的破除了【红霞.雾】三连式【红霞.雾起】、【红霞.雾印】、【红霞.雾尽】。但如若有奥术家在的话,一眼便可看出这个外人眼中的奇异魔法的玄妙之处,颇具大自然之灵韵,只不过施术者的功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而已。在史诗大陆,有一位奥术大家希特.亮曾经洒水为雾,困住一支精锐军团,差点将之全灭,如若不是其学徒进雾领路。 “我败了。”沉默半晌索伦.凯莉安然道,没有半点气馁。 “好好”,波旁.拿破伦畅怀笑道,“如若索伦.凯莉小姐不介意的话,请到我府上小坐一会,也让我略尽主人之谊,而且凯莉小姐的伤势肯定需要照顾,还望不要推辞。还有,各位,请回吧”最后一句,很明显对着一些无关人士而言,在崇高罗马帝国似乎还没有谁敢不给波旁家族面子。 陆连续续有人离开。 “我,哈布斯堡.卡斯特罗,借此机会也向波旁.拿破伦讨教几招”不咸不淡的一句。 平地惊雷。 旁观者炸开了锅,更有两人一脸惊讶。 索伦.凯莉更是不可思议的转过头,眼角即将溢出泪水。她在强势,也只是一个女子。 “不用担心。”卡斯特罗悄然一笑说道,随即抬起头望着天空,深吸了一口气,内心略带一丝惭愧。 曾经的你,现在的你,都需要一个男人的保护。。.。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0章 挑战(下) 第260章挑战(下) 很多人将目光定格在如此“高耸”出现的一个青年身上,恰恰这个人衣着朴素,并不华贵。 一个曾在【太阳城】被押重注在半年内死亡却尚未死掉的“贫民区小子”,仗着索伦家族凯蒂丝公爵的严肃在帝都巴黎顿狐假虎威,如今竟然敢“光明正大”的挑战“崇高教义的阐释者”波旁.拿破伦侯爵大人? 黑夜几曾会与太阳相遇?旁观的男性贵族不由冷笑,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扮演黑色诙谐中真正的主角,恨不得这个男人立刻去死。女性贵族名媛淑女们则相对含蓄,虽然渴望这个不长⑴ ⑶8看書網死去,但心底却热切希望她们心目中的偶像波旁.拿破伦能够一招消灭他,让他完全从眼前消失。 但很快他们都失望了。 波旁.拿破伦太没有太大的反应,神色平静,不动声色,即便在刚才凯莉的全力一击【红霞.雾】中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但多年苦修不仅快速提升了他的实力更锻炼了他的意志,他无惧任何人的挑战,这就是高手的自信,大有史诗大陆拿破伦第一的架势。不过,由于同样身为波旁家族未来唯一的承继人,他必须担负起维护波旁家族荣耀的责任,以至是将波旁家族带上另一个顶峰。 无关紧要人眼中的死卡斯特罗不在乎,死的觉悟?几年下来,大大小小数次的暗杀,目前他依旧或者,没缺腿断胳膊,无疑用现实证明,想要取我这条命,即便是魔鬼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好像一个从贫瘠土地中扎根成长的胡杨杏树,迟早有一天会枝繁叶茂,长成天地间的迎风傲立的大树。 卡斯特罗慢步走向索伦.凯莉,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她的身影那么单薄,脑海中的回忆在不断浮现,坎坷的经历沉淀在她文雅的气质,再也看不见当初的野蛮与任性,傲慢的头颅一直不曾向生活妥协低下,每个人都在成长成熟。 相逢未必都是偶然。 朝思暮想的人就在眼前。然而,索伦.凯莉却很快调整好了心态,面露一丝浅笑,将所有思绪抛在脑后还是压抑在心底深处? “你笑的真不好看。”卡斯特罗走到凯莉的三步地方停下,很近却又隔了很远,淡然的说道。容克.米尔塔是他的妻子,索伦.凯莉只是他年少时遇见的一朵红玫瑰,却刺中了他的心,至今仍隐隐作痛。当年的他误会米尔塔的时候,就是她陪着他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回想起来,甜总免不了一丝悲伤。有时候,人只是在跟自己过不去而已。 “你不也没变吗?”索伦.凯莉反问道。 一旁的波旁.拿破伦见此,迅速命人奉上一杯兰溪龙湖井茶,哪知道凯莉与卡斯特罗根本没有理会。反而,佛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走上前去,十分自觉地接下了好茶,喝了一口说道,“tnnd,烫死我了”波旁府邸的侍从们见有人竟然这么不给波旁.拿破伦面子,忿忿不平,想要撵走这些不知好歹的人,在帝都巴黎顿,要知道即便最有可能成为帝国未来皇帝陛下的路易王子都要给波旁.拿破伦侯爵大人三分薄面,他们算什么? “我要是变了,不怕你认不出来吗?”卡斯特罗苦笑道,从索伦.菲兹捷列口中或多或少了解了索伦.凯莉这几年的生活,本以为她订婚后,性格会改变,没想到脾气还是一点没变。 “不怕,认得出。”索伦.凯莉撅着嘴道,“就你那一头一年四季都不怎么打理的紫发,一眼就能认出。” “两位若是闲聊,大可进府一叙,没必要在我波旁府邸大门前。请”波旁.拿破伦最后一个的语气很重,看得出他对这三位贵族并没有什么好感,邓林德与鲁内派都还好,终究只是帝都巴黎顿的纨绔子弟,上面有其父亲,能够压下去,但卡斯特罗不同,存心找茬。在事态没有得到控制的情况下,波旁.拿破伦觉得一切都应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确定因素太多容易让他增添一丝烦躁,虽然永远不会表现在脸上。 “好吧。”卡斯特罗笑着说道。 索伦.凯莉悄然一顿,随即沉默下来。邓林德与鲁内派相互对视了一下,迅速点了点头。在这么多好事贵族面前,各自都会顾及各自家族的脸面不然帝都巴黎顿流言蜚语满天飞。西北郡省的佛朗索瓦家族、医药行业的寡头家族阿司匹林家族与波旁家族不能丢了脸面,风头浪尖的索伦家族也能破罐子破摔。 卡斯特罗、邓林德与鲁内派与凯莉相继进入波旁家族府邸,旁观者们却被波旁.拿破伦婉言拒绝。不断在不远处某栋高楼上的容克.斯帝林与奥托.风哈依尼诺,还有被誉为帝国双子星的雅客宾.丹敦和托马斯.塞加拉,静静观察着局势的变化。 “就是他吗?”托马斯.塞加拉疑惑的说道。 “是的。”奥托.冯.哈依尼诺答道,就是这个看似不张扬不跋扈的青年,在黑暗的低下世界已经掀起了一场场风波,要不了多久,恐怕就会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坟墓】、天国杀亦或教廷的圣事部,还是最近兴起的【堕者】都无法避免地将要参与其中,至于玛雅神庙,很明显也将不在高高在上。 “没想到这么多年的和平终究无法维持了。”雅客宾.丹敦浅笑着说道,白皙的脸上显露两个小酒窝,十分诱人。 容克.斯帝林继续品尝着年份百年的拉菲溪红酒,神情肃穆不语。三人简单聊了几句后,注意到斯帝林的不言不语,旋即也都坐下喝起红酒,静等容克.斯帝林的答案。在这个帝都恐怕只有数人知道的秘密团体中,容克.斯帝林是其中的核心,而魔法天赋极高并代表【坟墓】的双子星却万分佩服他,至于奥托.冯.哈依尼诺当时可是与斯帝林一起去**过赌过,度过无数次美好的夜晚。 “这次的风浪很大,会淹死很多人。”容克.斯帝林沉声说道,“如若怕死,现在退出,我不怪你们。” “哈哈,怕死?”雅客宾.丹敦大笑道,“我还欠你很多人情没还呢,没还完,即便主叫我去天堂,我也不去。” “我跟丹敦一个看法。死亡不可怕,怕死,我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托马斯.塞加拉皱眉说道,手指不停的颤抖,他就是这么一个习惯,一旦大脑高速运转起来,手指就停不下来。大概,正因为如此,埋头钻研魔法与奥术的他,情商虽低的可怜,但在四人中的实力却是最深厚,就算是容克.斯帝林也不是他的对手。这世上天资聪颖的人很多,但执迷不悟如他,容克.斯帝林曾感叹道,苦心人,主不负,当真如此。 “哈依尼诺,你快表态”雅客宾.丹敦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大声说道。 “我?”哈依尼诺冲着丹敦与塞加拉悄然一笑,“我还想做容克大少爷斯帝林儿女的教父呢。他要是死了,我的梦想可就泡汤了,你认为我会吗?” “不会。”塞加拉牙缝蹦出了两个字。 克.斯帝林目光从三人身上逐个扫过,“不愧是我的好兄弟。新月派有你们,绝对不会夭折” 波旁府邸。 伊拉贝莎听到卡斯特罗与索伦.凯莉以及另外两人同时登门拜访,立刻慢慢忙忙的从别院赶到了前客厅。这座波旁府邸的客厅以金黄|色为主色调,顶部有异常华丽的水晶吊灯,墙壁的壁画雕绘的《圣母》出自著名雕刻家罗曼.罗兰克之手,充分展现出其母性的光辉;还有一副挂在上方的油画更是出自“孤单星空的抒写者”梵.高的代表作《星空》。虽然卡斯特罗不懂,但依旧一副淡定的容貌,这令邓林德与鲁内派钦佩不已,面对如此价值连城的绘画,竟然一点都不动心,难怪敢如此大胆挑战波旁.拿破伦。 身为主人的波旁.拿破伦在四位“不速之客”的客人依次落座后,客套说了几句。伊拉贝莎见到卡斯特罗,特地座在他远处,打量了一番他,发觉这个平凡的青年成熟了不少,慢慢有了一种男人的气质,或者说,男性的魅力,眼界极高的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索伦.凯莉与卡斯特罗十分客气的坐下,决口不谈挑战之事,今天,卡斯特罗全当作是探探拿破伦的真假,救索伦.凯蒂丝很明显并不能通过他。邓林德与鲁内派见他们两人话很少,倒也收敛起各自的张扬,要让他们父辈知道他们敢到波旁家族闯祸,搞不好一年之内别想在出来花天酒地了。一想到他们家族父母将他们困在牢笼逼着他们去挑选妻子的神色,他们脊背都冷冰冰的,自己又不是种-马,这又是何必何苦呢。 “索伦.凯蒂丝目前被关押在帝国检察院的‘虱子’中,你们如果想要见她,我能够做个担保。”波旁.拿破伦终究打破了压抑的局面,开口说道,仿佛一根强心剂打进了索伦.凯莉的心中。 “真的?”索伦.凯莉嘴唇微抿着,眼睛中闪过一丝喜悦。他竟然肯协助自己? “条件。”卡斯特罗很冷静,信奉这世上没有免费午餐的他,可不相信波旁.拿破伦会是一个好人,而且自己似乎拒绝了过他的好意,黄鼠狼给鸡拜年,从来就没有安过好心,更何况这位波旁徽章的佩戴者跟自己可是不死不休。 “卡斯特罗,你必须跟我去帝国圣事部去见一个老人。”波旁.拿破伦猛然盯着卡斯特罗,笑着说道。 邓林德与鲁内派没有插话,与索伦.凯莉一起沉默了,帝国圣事部进去了,想要出来实在太过艰苦。 卡斯特罗仰着头,避开对方咄咄逼人的眼神,嘴角悄然扯起了一个弧度,答道。 “好。”。.。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1章 如果只是黑夜 第261章如果只是黑夜 “波旁从不出傲慢者。” 波旁.拿破伦无意间的一句话,令卡斯特罗思索许久,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大家族底蕴吧。当年哈布斯堡家族覆灭之后,数千家族骑士勇往直前的加入到了血亲复仇的行列之中,死而无憾?卡斯特罗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种建立在家族荣誉基础上的忠诚能够成为一个家族持续生命力的一种重要保证之一。帝国从来都是贵族的帝国,但下层的人民沿着一条窄窄的道路攀爬,却觉得理所当然,路上容克.斯帝林说的很对,一个国家,没有它的独特精神,就好像一个人没有脊梁,贵族也正是如此。 “傲慢者?他说的是我吧。”卡斯特罗心底想道,丝毫没有注意到索伦.凯莉正从侧面凝视着他,一小撮紫发从耳畔绕过,顺着脖子滑在胸前,眉头舒展,似乎遇到了什么想不通的问题,眼圈发黑,皮肤并不白皙,但呈现着健康的肤色。 佛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已经告辞离去,不过约定明天晚上一起到索伦家族驻地一聚,卡斯特罗自然热情欢饮,在这个敏感时期,无论他们出于何种目的靠近自己,其勇气都是值得钦佩的。 两个人就这样沿着街道走着。 索伦.凯莉想起了很久以前,那次在都柏林的街道,他拉着她的手一起去吃路边的小摊各类烧烤,喝最廉价的黑麦酒,肆无忌惮地惹是生非,而后两人一起狼狈逃窜;更有一次,卡斯特罗喝醉了,哼起歌谣,唱的走调,但嗓音很好听,她扶着他一起找到了一间小旅馆凑合过了一夜,之间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或者,应该发生点什么,那样,她才能够铭记于心。 然而,现在一切都变了。 “去哪?”索伦.凯莉问道,下意识地揉了揉胳膊,漆黑的夜晚,总让她感觉到一丝寒冷。 “嗯?”卡斯特罗抬起头望着凯莉,说道,“回去啊。” “噢”,凯莉撇了撇嘴说道,眼神观察着周边的街道,此时,街道上寥寥数人还在游荡,由于波旁家族所处狄波塔区,讲究身份与地位,平民与富人一般都进不来。 在帝都巴黎顿,帝国的几大支柱家族如波旁家族、庞贝家族与克罗夫家族毗邻,容克家族、阿司匹林家族以及墨洛温家族则比较靠近罗曼蒂克皇宫,至于新兴的家族如“野蛮的嗜血者”鲁道夫家族以及佛朗索瓦家族等则位于狄波塔区的西面,与繁华的香榭大道相连接,而索伦家族的驻地则位于狄波塔区东面边缘地带,距离狄德罗广场很近。 “到了。”卡斯特罗轻声引见道,对索伦.凯莉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而索伦.凯莉脑海中则还在回想刚才他所说的一句“这个世界很单纯,复杂的是人”,不知不觉竟然就走回来了。索伦.菲兹捷列管家守候在一旁,神色喜悦,因为索伦家族的二小姐凯莉回来了。随即,凯莉朝着为索伦家族几乎奉献了几十年的菲兹捷列悄然一笑,并说道,幸苦了。菲兹捷列顿感羞愧,联想到索伦.凯蒂丝公爵还在狱中受苦,索伦.陆斯恩竟然篡夺索伦家族族长之位,答道,凯莉小姐谬赞了。凯莉悄然摇了摇头,率先走进屋子,然后是一顿算不上舒心的晚餐,心事重重的她在洗过澡之后,便得到了与卡斯特罗交谈下去的兴趣,心底清楚这样下去,即便十年后,也无法理清愁绪,于是推脱要去休息。卡斯特罗从她的眼睛中分明捕捉到了她心底的最真实的情绪。 失落。 【太阳城】。 “活着的快乐大于死亡。” 这是上次卡斯特罗到【太阳城】捣乱时,幕后的掌握一位身穿绛紫色衣服的绝色女子赠送给他的一句话,无关利益纠葛,却发人深省。贵族与暴发户们在这里在堕落中享受快乐,但这种畸形的快乐总是短暂,之后便是揪心的痛苦。正如她所说,【太阳城】存在的意义便是指导人们去忍耐痛苦,当然更重要的是享受快乐。 “即便是我,也不可能救援那位叛国的女公爵。”对方一如既往的清冷腔调,没有抱歉与对不起,然而按照上次签订的协议,她必须尽其可能的协助他。 卡斯特罗如坐针毡,第一次见她就感觉她实力深不可测,心底发毛,如今的危险感更是多了几分,尤其是她刚才说话的语气仿佛一股寒气在对着他吹,如若不是迪马利亚就站在他背后,他毫不怀疑自己的双腿都可能打颤,但情势所迫,他硬着头皮也得上,开口说道,“那我要见查理曼大帝陛下呢?” “没用。”对方十分干脆地答道。 “有没有用,我去了才知道。”卡斯特罗身体悄然前伸,勉强一笑。 “报酬。”言简意赅,毫不拖泥带水。身为帝都巴黎顿的掌握者之一,她灌了口烈酒,用一块大红色的丝绸绣巾擦了擦朱唇,要去见那位半死不活的帝国掌握,很无趣。 “半座尼斯天鹅堡。”卡斯特罗目不斜视,直盯着对方的眼眸,说道。 半座尼斯天鹅堡?对方明显犹豫了,这座城堡的声名远扬,而且不断都处在【坟墓】的控制之中,虽然她早清楚卡斯特罗拥有它,但如此草率的拿出它去交换一个可有可无的机会,不理智。 “中”对方食指重重敲击在木椅的扶手上,声音洪亮。 卡斯特罗松了一口气。 夜色已深。 很难想象会有人特地在等候他,而且这个人的地位十分尊崇,在教廷年轻一辈中,仅次于波旁.拿破伦,他是梵特兰蒂冈教廷牧首格列高利三世的教子盖特纳,令卡斯特罗感兴趣的是,盖特纳出身平民,跟他有很多类似的经历,吃过很多苦,并且拼命的磨练自己,才有今天这么成就,成为教廷历史上最年轻的督主教,极有可能是未来教廷牧首的有力竞选者之一。 英雄不问出身?那只是《勇士希德屠龙记》或《双城记》中,不可实现的小说情节罢了。 “你好,卡斯特罗阁下。”一米七左右的盖特纳,身着藏青色的教袍,笔直地站在街道中央,仿佛如黑暗融为一体,“我叫盖特纳,很高兴见到你。” “嗯?”卡斯特罗上下打量了一番盖特纳,脑海中思索一番后才恍然道,“你好,盖特纳去督主教大人。请问什么事?” 盖特纳一步一步走近卡斯特罗,一双狭长的眼眸中,黑色的眼珠仿佛是深藏海底的黑珍珠,幽静而又独特,“请相信我对阁下并无恶意,相反我对索伦家族、索伦.凯蒂丝公爵与黑麦花军团都保持着相当程度敬意。轻率在此等候阁下,只是带给你一条好消息。” “哦”,卡斯特罗对教廷不断很反感,不以为意的答道,“什么消息?” 盖特纳友善一笑,并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说道,“我的教父格列高利三世与我的恩师海姬大人对阁下的恶魔之子的身份十分感兴趣,邀请阁下去【天使花园】叙叙。” 卡斯特罗眯着眼,眼角余光瞥到他身后有几位教廷的圣殿骑士从街道尽头走来,中间是一位佝偻着腰的黑袍修士,这就是所谓的“邀请”?迪马利亚从黑暗中走出,手持【浴血而歌】,正面迎上来者。 场面随即一冷。 这就是教廷的态度? 卡斯特罗冷漠的注视着盖特纳,哼了一声,心中暗自警惕,一旦对方翻脸,他需要尽可能快的控制住对方,他不喜欢成为别人的手中随便**的棋子。 不远处的盖特纳十分淡定,多年来的苦修,让他的心性坚定,他很怜悯卡斯特罗,但奈何教父与恩师需要见他,而且派出了一个奢华的阵容,他能拒绝吗? “哈哈” 盖特纳的背后传来几声猖狂的笑声,并且通过莫尔斯传音魔法,几乎场中的人都能清晰听见。 什么人? 盖特纳回过头,一眼辨认出来者,脸色微变,卡斯特罗神色更冷,街道尽头一名身材矮小的人出现在视野中。 海里因希.佐藤带着一对蓝衣的帝国检察院士兵“及时”赶到了这里,身侧是一个红色短发的持剑老者,企图插足?海里因希.佐藤很开心,脸部肌肉扭曲在一起,小眼睛中更是隐藏着一丝得意,他这次可是代表帝国检察院还有【天国杀】,如若卡斯特罗不跟随他走的话,他绝对能够动手,灭了灭他的威风,并且报上次的仇。其实,最主要的是他压根看不起盖特纳与卡斯特罗,平民就应该安分守已,生活在底层,卑贱者恒卑贱,无论他们做了什么,这大概是植根他骨子里流淌着贵族的血液。 卡斯特罗突然嘴角扯动了一下,有点赌徒式的悲伤,感叹道:如果只是黑夜,那该多好?。.。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2章 权力游戏(上) 第262章权力游戏 爱情不是施舍,败了也就败了。 当索伦.凯莉与卡斯特罗平静地走完那条街道,她就明白在他心中,有一个人的位置是不可动摇的。如此漫长的黑夜中,她想通了便不在纠结于这个问题,但她仍然失眠了,她的姐姐还在狱中,墨洛温.埃弗顿对此事不闻不问,容克.怀利公爵对此也是置身事外。一霎时,凯莉觉得贵族之间的友谊有些可笑,这就是昔日的“盟友”? 不屑多了一点,这也是她不断看不上未婚夫墨洛温.门德森侯爵的主要原因,她渴望真切的感情,而不仅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或者作秀在行为上,而是渗透在人的思想。真如爱克斯院长曾对凯莉说过的那样,如果百年后,贵族对平民的偏见能够完全消弭,那么我就死而无憾了。大贵族出身太多,即便聪慧知道平民幸苦,但却不会为此做出什么,因为这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没什么奇怪之事。索伦.凯莉思想很不一般,大概受了卡斯特罗的影响,或者她也隐约间意识到了这个社会并不平等。 可能改变吗? 罗曼蒂克皇宫的顶楼,【鹿角】占星楼。 占星师伊布.布德西瓦和杰拉德.特伦贝恭顺地迎候着这位几年前离开皇宫去游历整个史诗大陆的丹尼尔.贝尔特,查理曼大帝的首席占星师,正是他帝国避免了几次大的挫折,当然另一个小道的消息称,没有他,查理曼大帝根本登不上帝位。三位为崇高罗马帝国占卜将近一生的老人聚在一起,仰望着头顶的星空,沉默不语。 星空深邃如命运,谁也无法真正看清。 占星术,既可算是魔法的一个细小分支,也可算奥术研究领域的一个大问题,不断以来,耗尽了许多哲人的智慧,在教廷典范《天路福音》中也只有摩西一人而已,况且摩西的令一个身份,便是天父在人间的代表,地位崇高非常。无论是伊布.布德西瓦还是杰拉德.特伦贝,亦或顶着“博士”头衔的丹尼尔.贝尔特,对预测未来都异常谨慎小心,深怕成为命运永远嘲讽的小丑。今夜,他们摆起了数百颗高质量水晶球,其中漆黑如墨的水晶球就高达5颗,绝对令所有世人惊愕;鲜艳如血的水晶球有32颗,哪怕帝都一线家族拿出5颗就已经相当了不起了,剩下的都是深蓝如海的水晶球,一般贵族如若有一颗都会非常小心珍藏。 三人花费了将近两个消失终究将所有水晶球玩弄好,在丹尼尔.贝尔特的指挥下,三人先是将相互的精神联系起来,而后慢慢操纵起水晶球,一颗颗随即浮起,直至整个【鹿角】仿佛成为一片星空,而就在此时,一颗纯黑色的水晶球莫明其妙地旋转起来,而后很快发生了连锁反应,周围的水晶球旋转起来。丹尼尔.贝尔特与布德西瓦、特伦贝,丝毫不敢大意,密切留意着水晶球的变化,隐约间看到了一幅幅模糊的画面。 未来一瞬即逝,真实只有一个,不可捉摸。 阴冷的东北风从街道旁吹过。 卡斯特罗,一个喜欢黑夜胜过阳光的人,无论多么灿烂,他都选择低调的沉默,因为他的面前一直是一座座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的大山,容克家族、帝国检察院与教廷圣事部以及黑麦花军团面对的拜占奥教廷与拜占奥帝国,每一步的意义,是稳健,是向前。 两方的僵持在不测来客的插足下,成了三方对峙。 自鸣得意的海里因希.佐藤,在离卡斯特罗与盖特纳二十多米的地方站住,面含一丝冷笑,如若卡斯特罗翻脸,他肯定立即翻脸,他的手中掌握着一张王牌,绝对能够令卡斯特罗投鼠忌器。至于盖特纳,他并没有太重视他,这个人的实力并不出众,虽然他的学识渊博,口才了得,但如今可是的靠实力说话,他的教父梵特兰蒂冈教廷的牧首格列高利三世与拜占奥教廷的教皇乌尔班三世都同样是皇帝陛下操作的傀儡棋子,哪有什么真正的发言权与决定权,而且更重要的是佐藤来之前,帝国检察院院长赫尔曼.戈林公爵特地吩咐要不择手段的将卡斯特罗送进“狮子楼”。 稳操胜券? 盖特纳反应相当冷淡,对于佐藤平日里的所作所为本就不屑,只是碍于情面并没有说破而已。一想到教父与“母羊”海姬大人临行前的“强制命令”,他底气十足,今天就算是你,帝国的黄金三叉戟之一的海里因希.佐藤,也别想得逞,唯一顾虑的是如何在不得罪卡斯特罗的情况下,带他去见教父与海姬大人,对于他身后的家族扈从骑士迪马利亚与刚刚出现不清楚来路的圣骑士,保留了一份小心。这位圣骑士的胸前佩戴有一枚双柏青花徽章,这在崇高罗马帝国根本没有那个家族使用,他倒想其这种花似乎生长在诺曼夫羊王朝的冰寒之地,而且只有那个号称“极北的极光”、被誉为“野蛮的骑士旗帜”的巴赫洛夫家族的承继者们才能够佩戴。 他是谁?卡斯特罗怎么会跟诺曼夫羊王朝的巴赫洛夫家族扯上关系? 卡斯特罗的手中多了一枚恺撒金币,紧紧握着,不动声色。对于巴赫洛夫.腓力斯的到来没有任何感激或喜悦之前,这本就他应该做的事情,伊拉贝莎成了联系两人的纽带,也确保今晚他将全力出手协助自己。当然,卡斯特罗从迪马利亚口中也隐约猜到这位巴赫洛夫.腓力斯的真实身份,有着深度恋母情节与恋姐情节、畸形的三重人格的疯子,巴赫洛夫家族肮脏血液的精华,战力以至还略胜迪马利亚。 “索伦.夏洛特已经死了,卡斯特罗。”佐藤似乎并习惯另外两人同时对他的忽视,开口说道。 卡斯特罗眉头悄然皱了一下,虽然他对夏洛特并无好感,忽然得知索伦家族的一位青年俊俏死了,还是有一丝愤懑,但在场面并不沾有的情况下,他必须忍耐,寻找一击毙命的机会,索伦.夏洛特死了,索伦.凯蒂丝公爵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会立即发难。 “海里因希.佐藤,这时牧首格列高利三世的谕令请回”盖特纳拿出一份印有黄金十字架的纯白色纸张,正对着他扬了扬,示意他应该走了,难道他不明白他一个帝国检察院的司长级别的官员能跟教父相提并论? 海里因希.佐藤嘿嘿一笑,“我怎么感觉这语气有些冰冷,嗯哼哼,这跟贵族说话是并不礼貌的,知不知道?没教养的野孩子,难道你的教父没有教导你贵族礼仪?哦,这也太正常了,谁叫你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呢。嘿嘿” “我的礼貌从来都只是对人,对于路边的野狗,我就间接省了。”盖特纳十分平静地回敬道。 藤的桃花眸眯成半条缝,冰冷地说道,“几天没见,原来盖特纳的胆子大了,真是不测不测下次,我一定请你去狮子楼喝茶” “海里因希.佐藤伯爵,圣事部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盖特纳毫无畏惧的答道。 “哈哈哈,真是可笑”佐藤大笑说道,“今天我就是要把卡斯特罗带走,有本事,你就只管来,好了。哼” “是吗?”卡斯特罗笑的很灿烂,仿佛一朵盛开的梨花,“就凭你吗?不自量力。” “卡斯特罗,难道你不想见见索伦.凯蒂丝,干姐姐?要知道我可是辣手摧过不少花朵,虽然索伦.凯蒂丝,这朵黑玫瑰有些扎手,但我可是喜欢的紧,不介意慢慢‘调教’。这世上,男人跟女人的关系,不就是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吗?”佐藤很畅快的说道,丝毫不顾及卡斯特罗越来越冷的神情,奥丁少爷在此,肯定会感叹,这世上还有敢戳卡斯特罗的逆鳞,尼玛,这命都不要了啊? “你敢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拍”卡斯特罗怒道。 “佐藤伯爵,你要是敢滥用刑罚,我定向牧首与皇帝陛下举报揭发你到时,就算是你有海里因希家族庇佑,也吃不了兜子走”盖特纳坚定地说道。 “我怕吗?”海里因希.佐藤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身旁站着的可是帝国检察院的第一高手“红心剑圣”欧德修凡克大人,什么人能够打败他? “找死”卡斯特罗脚下一踏,匕首从衣袖中滑出,握在手中,刺向佐藤。迪马利亚与腓力斯同时出手,联手牵制欧德修凡克。局势急转。 盖特纳脸色难堪,没有料到卡斯特罗说下手就下手,在帝国得罪了海里因希家族与帝国检察院,绝对难以善了。冲动是魔鬼,盖特难默叹了一声,走到对面的苦修士面前躬身行礼,说道。 “动手擒住海里因希.佐藤”。.。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63章 权力游戏(中) 第263章权力游戏(中) “顶着贵族头衔,可能是人,也可能是畜牲。” 【太阳城】的女主人曾如此嘲讽整个神圣罗马帝国的贵族们,这位十岁就能读懂狄更图斯“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的女子,憎恶贵族们之追求最奢侈最浪费的作风,也曾嗟叹她的母亲死的太过可惜,可惜在于她找到了真爱,却没有能力去保护它,身为查理曼大帝的妃子,她又怎可能与她的情人私奔呢?何况这位情人曾猖狂的叫嚣道,“天主赐予我们身体,不以为罪,不以为罪玷污”,公开反驳教廷的精神支柱之一(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