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68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68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68部分
黑暗牧首-第68部分时,伊拉贝莎喝完一杯锡兰红茶后,手不小心晃了一下,信掉落在地上。拿破伦见状,便拾起了这封信,哪知眼角余光瞥见伊拉贝莎脸色难堪,心中疑惑,看了一眼信上的内容,一见便觉得有意思,慢慢看完。 “你母亲叶卡莉娜女皇想要你回去?”波旁.拿破伦微笑着问道。在他记忆中,伊拉贝莎来到神圣罗马帝国的帝都巴黎顿确实很久没有回过家了。每当她看见诺曼夫羊王朝的物品时,偶尔都会发呆。这确实是他疏忽了。 伊拉贝莎有些忐忑地看着他手中的信,声音很小,答道,“是的。” “回去就回去,何必这么秘密?难道她还担心我拿破伦不让你走?”波旁.拿破伦脸上微笑渐渐褪去,神色一凝。 “不是的”伊拉贝莎急忙辩解道,“我的母亲只是太想念我罢了。” “好了好了”,波旁.拿破伦和颜悦色的说道,“你如果想要回去,那等过一段时间,我忙完【波塞冬军团】的事务后,便送你回诺曼夫羊王朝,怎么样?” “嗯?”伊拉贝莎神色一愣,随即一丝喜悦涌上心头,问道,“真的?” 旁.拿破伦笑着说道,但脑海中似乎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教廷可是一直都希望得黑撒能够尽快死去,或许,可以趁此机会,杀了他也说不定。 就在这时,一位仆人向波旁.拿破伦报告说,路易王子晚上有请他们夫妇去参加一场宴会,地点在罗曼蒂克皇宫的大厅。伊拉贝莎微微动容,那里一般只有在重大事情的时候,皇帝陛下才会在那里举行庆功宴会或其他高层宴会。在伊拉贝莎的记忆中,这些年,随着查理曼大帝身体的缘故,很少宴会在那里举行了。 很奇怪。 不懂。 奥托.冯.哈依尼诺找到了他的爷爷奥托.冯.皮斯麦,但后者似乎什么都不愿多说,只是叫他不要参合索伦.凯蒂丝叛国这件事。这是为什么?皮斯麦可是帝国的宫廷首相,他难道不可以在查理曼大帝面前说清楚整件事吗?索伦.凯蒂丝,怎么可能叛国呢?然后,哈依尼诺又拜访了容克.怀利,对方也缄默不语,没有表明任何态度,令他十分失望。至于墨洛温.埃弗顿则根本没有见他,令他捉摸不透,这些帝都实权派的老贵族们,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此刻,哈依尼诺神情木然的叹了叹气,唉,卡斯特罗,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根本无能为力,准备动身离开帝都巴黎顿回去。但还没离开时,【太阳城】的一名护卫急匆匆的赶上他,说有事跟他说。哈依尼诺诧异的问道,什么事?【太阳城】的护卫只是奉命行事,只有到了才知道。哈依尼诺跟着他,来很快到了【太阳城】,这座沾染了太多黑暗气息的古老建筑,见到了一位既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人,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有他,索伦.凯蒂丝公爵,有希望了。。.。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6章 何必不相信 第256章何必不相信 “你,是我的半个世界。” 短暂相聚,又要别离。卡斯特罗心中有些不情愿,但是索伦.凯蒂丝现在情况危急,又需要救援,逼他必须离开慕尼黑城堡,跟米尔塔告别,惋惜中多了太多不舍。未来是什么样,他其实根本不关心,只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过的好即可,但奈何上天并不允许。穷途末路,会是转折吗?索伦.凯蒂丝,我不会让任何伤害你,一定不会 “有你,我才能心安。” 米尔塔知道帝都巴黎顿之行,难以避免,听到卡斯特罗明天就要离开,也不勉强。夫妻两人在房间内,有话直说,也不避讳。她的母亲容克夫人对卡斯特罗还有些微词,容克.斯帝林即将和他一起去帝都,这也让米尔塔放心不少。但为了卡斯特罗彻底放心,无牵无挂地去远方处理此事,卡米尔塔才如是说道。她的心思,卡斯特罗心领神会。 这一切容克.托雷看在眼里,在第二天一早,便找到了卡斯特罗,叫他放心,倒时大不了,用大量恺撒金币救下索伦.凯蒂丝公爵。容克家族,说到底,也是贝伐利亚郡的“金库”,帝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在神圣罗马帝国,贵族犯下大罪,一般都是金色罪行,只要付出相应的恺撒金币,就可以得到救赎。但容克.托雷,离政治太远,不懂索伦.凯蒂丝公爵的叛国罪,无法用恺撒金币救下,否则索伦.艾曼,魔法水晶灯的负责人与尼斯天鹅堡的辛特蓝辛早就掏出大把金币把索伦.凯蒂丝公爵从“红心狮子”手中救出。奥托.冯.哈依尼诺,不行,其他人也不行,现在卡斯特罗只能将希望寄托在能够见到查理曼大帝,当年获得皇帝陛下的亲笔宽恕信。 卡斯特罗也知道这实在太难,不过,容克.托雷的爽朗笑声也给他一点信心。 事在人为。 容克府邸的中心小岛上的三层小楼内。 “母亲大人,您告诉我,卡斯特罗救下索伦.凯蒂丝公爵的几率有多大?”米尔塔不明白为什么容克夫人对这件事居然无动于衷,一点都关心。毫无疑问,索伦家族与容克家族,都是威廉王子的支持者,一旦索伦家族遭殃,威廉王子的势力肯定会受到削弱。 “政治,不是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的。”容克夫人停下了手中的鹅毛笔,她的字体苍劲有力,平常人根本看不出是出自一个女人手中,“有时,抽身而退,做一个旁观者,不落井下石,已经足够好了。贵族之间,有太多的规则需要遵守,这就是政治游戏,索伦.凯蒂丝公爵只是其可怜的虫而已。容克家族,不能趟这滩浑水,你爷爷容克.怀利知道,索伦家族的忠实盟友墨洛温家族知道,只是你们不明白。” “那卡斯特罗去帝都巴黎顿,岂不是要失望而归了?”米尔塔皱眉道,对于复杂的政治形式,她多少有些了解。 在帝国,查理曼大帝的三位王子路易王子、威廉王子与威顿王子,这些年来,内斗不止,各自结党,否则的话,神圣罗马帝国绝对可以超越拜占奥帝国,成为史诗大陆第一经济强国。帝国不少家族都成为了牺牲品,当然一些老牌家族,则没有太大损伤,到了他们的那个境界,太注重手中棋子的力量了。 “猜不到。不过闹大越大,那位路易王子就越不好做,说不定,还真有什么转机呢。”容克夫人的声音不大,却恰好让米尔塔听到。 “真的有救吗?”米尔塔疑惑地想着,只是不知道这次他又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可惜,我不能陪在他身边。 不容乐观。 巴库宁连夜收到了卡斯特罗的信件,要他调集奥得易北郡的所用力量,包括【黑袍守夜者】前往帝都巴黎顿,等他到达帝都时,到时,他自有安排。巴库宁没有犹豫,现在情况紧急,他自然明白,上次帝都巴黎顿派出了一支豪华阵容秘密到达都柏林逮捕了索伦.凯蒂丝。现在,卡斯特罗回来了,就算是硬拼,他也相信有他带领,还是有一丝胜算。更何况,现在的【黑袍守夜者】的强大已经匪夷所思,【地狱的第19层】已经创造了接近圣棺骑士的亡灵骑士迈克逊与迪卡许,战力甚至远在他之上。那是一群疯子,这是巴库宁对那群守夜者组织中的疯狂黑魔法师的称呼,实际上他们估摸没了一丝人性可言。 风吹草动。 奥得易北郡陷入前所未有的紧张之中,谁都知道现在的索伦家族面临着生死存亡。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第二天,索伦.克雷克夫人,宣布了一条重大消息,索伦.陆斯恩担任索伦家族的族长。这在索伦家族的历史上,仅有的一次,有旁系血脉子弟继承索伦家族的族长之位。更令他们吃惊的是,当天晚上,帝国的任命书便下来了,索伦.陆斯恩正式被封为侯爵,并担任奥得易北郡的行政长官。 ”阴谋?”奥得易北郡的贵族们疑惑了,这难道是索伦.陆斯恩精心设计的一场针对索伦.凯蒂丝的诡计,真是太卑鄙了太阴险了。但不少贵族还是敏锐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帝都掌权的可是路易王子,索伦.陆斯恩似乎跟王子殿下的交情颇深。 玄机重重。 但并没有多少人质疑索伦.陆斯恩是否有权利继承索伦家族族长之位。贝克伯爵听到了这个消息,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你有何必不相信卡斯特罗那个年轻人呢。 也许,一切都有终点,但这决不能成为你的终点。 容克.斯帝林从这些天的路途中,看到卡斯特罗身上与众不同之处。有些人,或许,他很少做出某些决定,只是习惯于按照时势前进,但谁也无法阻挡他,一旦他做了一个决定,并决心去做的时候。卡斯特罗强大吗?容克.斯帝林淡定从容,因为他身为奥术师,实力跟他相比,也差不了多少;但容克.斯帝林的背后,是容克家族,这才是他的强大。卡斯特罗除了远在拜占奥帝国的黑麦花军团以外,力量微薄,怎么去对抗神圣罗马帝国?蝼蚁尚且偷生,可敬的是,卡斯特罗不会回头,即便知道等他的必然是死亡与陷阱。 策马奔驰。过往的商人都自觉的给这十几匹马让出一条路。 嚣张跋扈的气焰,这恐怕是卡斯特罗第一次在释放,往常的他都是低调做人,很少做出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如若不是前几日他在路上遇到了一点点小小问题,他绝对不愿招惹别人。麻烦已经有了,为了节约时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不畏惧这些不入流的贵族们。容克.斯帝林,对此也没有任何意见,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在帝都巴黎顿,他可是纨绔的标杆之一,谁敢惹他,等于找死 一路没有遇到大的阻碍。期间赶上了诺曼夫羊王朝的圣棺骑士巴赫洛夫.腓力斯,卡斯特罗略微解释了几句后,双方尽全力开始赶路。奥托.冯.哈依尼诺,得知卡斯特罗从莱茵威悉郡路过,特地跟他汇合到一起,商量了一下接下来怎么办。索伦.凯蒂丝公爵,被关押在帝国检察院的底层监牢中,那里把守极其严密,甚至还有一个老剑圣坐镇,想要进去十分困难。卡斯特罗笑了笑,说道,无论多么困难,我都会把她救出来。哈依尼诺补充了一句,如果你跟路易王子起冲突的话,以后你在帝国怎么立足呢?卡斯特罗闻言,哈哈大笑,我会怕他吗?可笑啊,可笑 十天后。帝都巴黎顿近在眼前。。.。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7章 不妙 第257章不妙 “我需要这样仰视一辈子吗?” 高大宏伟的城墙。以前,卡斯特罗不懂,但自从上次帝都巴黎顿之行,他就明白,要活着好,就必须拼命往上爬,但在这个等级森严的贵族世界中,攀爬必须付出许多艰辛的代价。有人倒下,有人崛起,这个世界多少希望在时间中渐渐丧失了最后一点光芒? 容克.斯帝林留意到卡斯特罗眼睛里那抹的哀伤,笑了笑,在帝都巴黎顿太多的人活在悲伤,这里也没有明亮的笑容,这里或许也不应该与他有太多的交集吧。 守城的士兵从这群人物的气势便意识到他们不简单,其队长更是一眼认出了容克家族的大少爷容克.斯帝林,挤满笑脸站在路边,迎接他的到来,容克.斯帝林朝着他们微微一笑,而后随着卡斯特罗策马离去。在容克.斯帝林等人离去后,士兵与路人议论纷纷,猜测究竟谁需要容克.斯帝林亲自护送进城,而且如此年轻? 帝国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位人物? 卡斯特罗并不在意,而是直接前往帝都索伦家族的驻地,那里有菲兹捷列负责打理,这些年,索伦.艾曼便是在这里办公,帮助索伦家族的财富取得了爆炸性的增长。这样的一个女人,是帝都沙龙宴会的明星,但同时,也是大贵族们纷纷意欲染指的猎物。在索伦.凯蒂丝公爵没有叛国的时候,没哪个贵族敢动她,不过,如今显然局势变了,索伦.艾曼四处奔走,只是尽管让贵族们占了不少便宜,但事情依旧没有朝着想象中那般发展。 一筹莫展。 卡斯特罗与她汇合后对此只能苦笑了一下,劝道,“艾曼,没事,还有我,索伦.凯蒂丝会没事的。”在守夜者组织中,“白羊”艾曼可是一位相当乐观向上的女子,再见时,卡斯特罗没有想到她满脸愁云惨淡。 “卡斯特罗阁下,这次事情很复杂。”艾曼忧心忡忡的样子,俨然像似失去了魂,根据这几天的拜访,能救索伦.凯蒂丝公爵大人的,只可能是查理曼大帝。同时,她也了解到路易王子这次是索伦.凯蒂丝公爵叛国罪的幕后主谋之一。 “是吗?”卡斯特罗继续笑着,只是眼神冷了许多,说道,“我不相信我救不出她” 索伦.艾曼轻轻点了点头,事到如此,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有卡斯特罗在,事情或许可以好办许多。 驻地的管事菲兹捷列,对卡斯特罗的到来并不意外,但上次遇袭事件提醒他,必须做好防卫工作,在彻彻底底对索伦家族驻地的仆人清查一遍后,确信没有问题,这个时候,卡斯特罗绝不能有什么问题,否则索伦.凯蒂丝怎么办。这位索伦家族忠心耿耿的仆人,却没料到,即便这样,食物还是出了问题,但幸好卡斯特罗平日小心,及时发现。 敌人远比想象中难以对付。 容克.斯帝林在巴黎顿的东大街与香樟大街与卡斯特罗分别,前往容克家族的府邸,去见他的爷爷容克.怀利公爵,以探知一些内幕消息。容克.斯帝林不想见到妹妹米尔塔失望,但同时意识到一个字“难”,对于索伦.凯蒂丝公爵,他见过她几次,那位孤傲的女子确实不适合政治斗争,却深陷在政治漩涡中抽不出身。 “爷爷的意思?”容克.斯帝林低声问道。 “斯帝林,你这么聪明的一个孩子,怎么就不明白?这次是路易王子与波旁.拿破伦等人,借机整垮索伦家族,打击威廉王子啊。”容克.怀利头发稀疏,精神矍铄,尤其一双眼睛如大海般深邃,令人不敢直视。 容克.斯帝林想了想,继续问道,“这件事难道一点回旋余地都没有?您的孙女米尔塔可是十分期望您可以救下索伦.凯蒂丝,她说她俩情如姐妹,感情深厚,您如若不尽力,她可是会恨你的。” “果然女大不中留。可惜,现在能救索伦.凯蒂丝公爵只有我们的皇帝陛下。”容克.怀利白胡子一翘一翘的,嗟叹不已,这些年多少起伏跌宕? “皇帝陛下?”容克.斯帝林听说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依赖着教廷的【神圣治愈】,才不至于逝世。 “呵呵”,容克.怀利眼睛眯了眯,说道,“虔诚者路易王子恐怕在十几天后,就可以正式继承皇位了。” 十几天?容克.斯帝林脸色微变,难道查理曼大帝真的撑不住了?这无异一道晴天霹雳对卡斯特罗而言,他会怎么办?斯帝林很快恢复了平静,早在数年前,查理曼大帝就不理朝政,交由三位王子代理,威顿王子执政时,尽管他的背后有梵特兰蒂冈教廷牧首以及数位红衣大主教支持,但一次“掷出窗外事件”彻底葬送了他的前程;至于有着“英勇武夫”之称的威廉王子,查理曼大帝似乎不愿意帝国重新走上一条扩张道路,对他的态度最为冷漠,这也导致威廉王子一派势力最弱,常常受到另两派的攻击与诘难,处境一直尴尬。 容克.怀利眼见他的好孙子斯帝林有点疑虑,干脆直接地说道,“这件事,容克家族不会插手。” 容克.斯帝林想要多辩解几句,但随即咽了回去,爷爷的脾性,既然决定了,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这大概无异于雪上加霜了吧。 波旁家族府邸。 “报告拿破伦侯爵大人,今天早上贝勒卡斯.安德烈与另一位来自诺曼夫羊王朝的圣棺骑士巴赫洛夫.腓力斯秘密见面,商量如何将夫人伊拉贝莎公主护送回国。”一位胸口佩带着波旁家族黄金十字的仆人说道。 “哦”,波旁.拿破伦应了一句,浓密的眉毛下,眼珠转动了一下,“他们就谈这点事情吗?” “不是。他们似乎还谈到了卡斯特罗可能出手帮助他们。”仆人继续说道。 “卡斯特罗?他参与这件事?”波旁.拿破伦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说道,“还有吗?” “没了。”仆人如实答道。 “那你下去吧。”波旁.拿破伦挥了挥手,陷入了沉默:他想做什么? “母亲,真的派人来了?”伊拉贝莎的语气中掩饰不住一丝喜悦。 这多年,波旁.拿破伦就像一位修道院中最虔诚的修士,严格按照教廷的规定践行,例如一日六日祷告,比如禁欲,偶尔她也会猜想波旁.拿破伦难道一点情欲都没有?但随即这种猜测被他否定,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没有情欲呢?她恐怕永远猜不到,她的丈夫波旁.拿破伦,是教廷的“圣子”,是个信奉【虔诚.圣徒】的修士,他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女人而影响到他在教廷的地位以及他的实力呢。 真相的荒诞远没有事实可怕。 贝勒卡斯.安德烈点了点头,压低嗓音,说道,“是帝国的巴赫洛夫.腓力斯阁下来了。” “啊”,伊拉贝莎捂着嘴巴,意外的呢喃道,“他怎么来了?”巴赫洛夫.腓力斯在多年前为了突破自身的极限,可是封印了自己的绝大部分实力,重新修行。有他在,巴赫洛夫家族的老家长曾笑着说道,我们的皇帝陛下完全可以睡个安稳觉。 “是的”,安德烈肯定地说道,“到时,如果腓力斯阁下遇到问题,卡斯特罗阁下还会暗中出手帮助您。” “呃”,伊拉贝莎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宜琢磨的惊讶,“他怎么来了帝都?不在克伦斯堡吗?对了,难道是为了救索伦.凯蒂丝公爵?” “公主,不愧继承了叶卡莉娜女皇陛下的智慧。”安德烈赞赏道。 “呵呵,安德烈,您的马屁可是拍的一点都不响。”伊拉贝莎公主狡黠地一笑。 贝勒卡斯.安德烈摇了摇头,伊拉贝莎公主偶尔还是特感性啊。 与此同时,一位卡斯特罗绝对意想不到的女子也赶到了帝都巴黎顿。 她便是索伦.凯莉,索伦.凯蒂丝公爵的妹妹,据说这次她没有牵连到这次索伦家族叛国事件中全因她是墨洛温.门德森侯爵的未婚妻。 她没有前往索伦家族在帝都的驻地,而是以一种蛮横的姿态闯进了墨洛温家族府邸,墨洛温.埃弗顿一听是她,立刻脸色大变,想要从后门逃离,去容克.怀利躲躲,奈何凯莉的动作更快,将他堵在了房间内。墨洛温.埃弗顿好歹也是经历过大风大雨的人物,眨眼间便恢复了镇定自若,甚至还淡然地问道,凯莉啊,所谓何事?索伦.凯莉冷哼一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盯着墨洛温.埃弗顿,要是他给出的答案不满意,她不介意毁掉半个墨洛温府邸,以前她又不是没疯过。 “胡闹”墨洛温.埃弗顿解释了一下,但索伦.凯莉压根不买账,手中聚集了数个小火球。 “我只想我的姐姐没事”凯莉泫然欲泣地说道,依稀可见当年那个决心离开都柏林时的模样。 “唉”,墨洛温.埃弗顿重重叹了一口气,板着脸,一言不发的转身走了。 只剩那个孤单的女子故作坚强。。.。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8章 你还好。 第258章你还好。 阳刚中略带一丝阴柔。 这就是容克.斯帝林独特的气质,在帝都巴黎顿深受贵族淑女名媛们钟爱,与卡斯特罗冷起脸的妖冶气质截然不同,套用奥丁少爷的一句“那足以吓坏花花草草”。米尔塔曾评价,一位是史诗大陆最好的红葡萄酒,醇厚陈香;一位则像是深山老林里猎人泡制的药酒,入口略显苦涩,但实际上真的很好。 两种不同的气质,两个不一样的人。 “斯帝林,你不懂,我从不怕没有朋友。”卡斯特罗耐心听完他的解释,对容克.怀利的袖手旁观没有抱怨,老柏克说得对,贵族没有友谊,只有利益,没有沮丧,反而释怀的说道。 “我还是十分抱歉。”斯帝林答道,妹妹米尔塔交代他办的事,他办不到,有所内疚,但他爷爷的脾性他也清楚。贵族之间的游戏规则,不是说改变就改变的,哪怕是神圣罗马的皇帝陛下也得遵守。容克.斯帝林,有点小智慧,自然尽力去营救索伦.凯蒂丝,何况他对她还是些许好感,但事实却没有半点人情可讲。 “哈哈”,卡斯特罗笑了笑,说道,“斯帝林,我最讨厌别人一副贵族做派,你放心吧,这件事,就算想让我死,也不能让索伦.凯蒂丝损伤一根头发。说到底,对不起她的人是我,要不是我,波旁.拿破伦与海里因希.佐藤,也可能联手整治索伦家族。不过,他们想要成功,还得继续努力” 语气重重一顿 如若是奥丁少爷或米尔塔在这里,肯定知道卡斯特罗是真的愤怒了,但他们不在,恰巧赶到的奥托.冯.哈依尼诺也猜不透卡斯特罗究竟为何而笑,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他真的准备去大闹帝国检察院,强行救走索伦.凯蒂丝公爵? 容克.斯帝林不知不觉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这位平日里看起来一点都不张扬的紫发青年,眼神中越发的冷冽,犹如大雪初晴,干净地仿佛容不下任何污垢,这是在帝都巴黎顿永远不可能从贵族身上看到的双眸,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一向眼光甚高的妹妹米尔塔会看上这个平凡而又普通的青年,尽管他的实力勉强可以与他一战。 一个人,总有属于他的闪光点。 卡斯特罗不知道潜移默化中他改变着周围的人对他的看法,如若知道,大概也会一笑置之。 怎么救? 他现在苦恼的是这个问题,他既不能闯进罗曼蒂克皇宫也不能杀进帝国检察院,这样他估摸着他没见到姐姐凯蒂丝之前就先死了,一定不能自乱阵脚,看来必须去一趟【太阳城】去见见那个令他遍体生寒的女人,曾将他比作是纳尼亚战棋中最不起眼的士兵。一个女人强大到如她地步,整个神圣罗马帝国大概只有她一人。 “拿破伦,你给我出来我要挑战你” 一位漂亮的女子出现在波旁家族府邸的正门前,喊出了这一句,令帝都都瞠目结舌的话来,没人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但它确确实实的发生了,就如同桑科铁树开花。据说桑科铁树在它漫长的千年岁月之中,不曾开过花,只有到了生命的尽头,一千棵铁树才会有一棵开花。足够的稀罕。 窒息的沉默。不少围观者都抱着观望的态度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年轻女子,消息灵通者,很快猜到这位女子便是索伦.凯蒂丝公爵的妹妹索伦.凯蒂丝,由此推测出她此战的目的:希望波旁.拿破伦侯爵救她的姐姐凯蒂丝公爵? 事实远没有想象中复杂,不少贵族已经热血沸腾,期待好戏上演了。一方是蛮横美丽的索伦小姐,另一方是黄金家族的“太阳”拿破伦,难道是第三者?不少贵族嘴角噙着会意的笑容,他们可不会在乎所谓的真相是什么。 波旁.拿破伦听到侍卫禀告后,微微一笑,温和地说道,等过会,你们先端杯水给她喝,她若喝了,就再过来通知我,要是没喝呢,那就任她继续。侍卫慢慢吞吞地说道,她已经打伤了好几名护卫,现在被强行拦在大门口,这样似乎不好,拿破伦侯爵大人。拿破伦笑着答道,好与不好,可不是你说了算的。你下去吧,有信息随时通知我。侍卫闻声躬身而退。拿破伦眯了眯眼睛,继续埋头看《纯粹理性哲思》,一本据说是教廷的禁书,主要探讨了一下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令,其中有一句:人,实则一切有理性者,所以存在,是由于自身是个目的,并不是只供这个或那个意志利用的工具。 等待是漫长的。 索伦.凯莉挑战波旁.拿破伦的消息不胫而走。 当事人索伦.凯莉相当有耐心,从早上一直等到了傍晚,中午的时候,有位墨洛温家族的仆人特地送来了饭菜,当然暗中有多少人保护着索伦.凯莉不得而知。波旁.拿破伦一直没有露面,哪怕是伊拉贝莎公主亲自去询问,都没有问出什么特别的缘由。难道就任她这样胡闹下去?伊拉贝莎公主一向很聪明,她这样下去岂不是浪费时间?即便打败了波旁.拿破伦就能救下索伦.凯蒂丝公爵? 千头万绪说不清。 不少看好戏的贵族们纷纷失去了耐心,这等于在谋杀他们宝贵的青春。实际上,他们没一个人看好索伦.凯莉,不仅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背影单薄,更重要的是拿破伦的实力早在他18年都已经是教廷的白袍魔导师,现在谁也不会怀疑他的前面可以加一个“圣”字。在帝国圣魔导师的数量急缺,大概都是各个地方魔法协会的会长之类的大人物。索伦.凯莉如若不是师从奥术大家爱克斯,恐怕早就被这群爱看热闹的贵族们嘲笑不已了吧。 “她还不愿意喝你们端给她的水?”波旁.拿破伦在数次护卫的禀告中得知索伦.凯莉的倔强与坚持似乎超乎想像,不到黑海心不死?他可没心思,陪一个有着叛国罪姐姐的女子玩闹。在他的字典里,贵族的游戏规则可不是这么玩的。 “是的。”侍卫再次毕恭毕敬地答道,暗中观察着他的主人波旁.拿破伦侯爵大人的表情,他眉毛轻轻向上一挑,脸色温暖和煦,没有丝毫改变。 “好吧。我出去看看。”拿破伦放下手中的书籍,起身。侍卫见此,前面带路,不多久便来到了波旁府邸的正门口。 “哇,那不是我的波旁.拿破伦侯爵大人吗?真是太帅了”某位花痴两眼放光的说道。 “切,波旁.拿破伦都不会正眼看你一眼,长的那么丑,还出来丢人现眼,真不害臊”某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一脸鄙夷的说道。 “哼哼,两个没见识的鸟雀”某位帝都巴黎顿大家族出来的贵族淑女高傲地说道,满脸的青春痘,身材倒是十分苗条。 “真没想到这里居然来了这么多贵族淑女名媛,真是罕见啊”一位不断在人群中蹭来蹭去的猥琐青年佛朗索瓦.邓林德躲进了一个无人的黑暗角落,抹了抹嘴,笑着说道,如若他没带着一款据说是斐丽达手表,绝对会被旁边的贵族们当成流氓地痞打死。平民的生命在贵族眼中只是几枚恺撒金币而已,至于贫民贱民则是一文不值。 “嘿嘿”,每次为他开道的胖子阿司匹林.鲁内派傻笑指着不少场内的少女道,“那个屁股摸起来手感不错,那个胸部还没发育好,那个小手不够白皙,那个脸蛋都不够精致,啊啊啊,什么时候我能找到我的童颜巨Ru啊?” 佛朗索瓦.邓林德毫无意外的竖起了中指,“我勒擦,尼玛,你望望门口的那个才是最靓的瞎了老子狗眼,脏了我的右手”全然忘记了刚才他跟胖子后面闻花嗅香的见不得人的勾当。胖子贼眼大亮,两人同时哀叹,追悔莫及。因为此时波旁.拿破伦已经走出了屋外,这时,他们被叫嚷着“拿破伦,我爱你”“拿破伦,你好帅”之类的口号淹没了,更何况当他们一转身的时候,却看见了一副扑克脸,甚至泛着丝丝寒意。 “我惹到他了?”两人心底疑惑,但好歹也是身经百战的人物:“喂,兄弟,你干嘛的?”帝都巴黎顿,倒没见过这么一号人物啊。 “来接人。”来者一头紫发甚为耀眼,身上的衣服价值并不算高档,平静地答道。 邓林德与鲁内派猜不透他的身份,但他给他们的感觉太过危险,这只在他们父亲身上见过,一位是帝国西南边防军的军长,一位是帝国西南边防军的总参谋长。他是个变-态,在得知,他没有恶意后,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心底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了这么一句话。不过,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两人很快熟络地给卡斯特罗介绍起目前的情况,卡斯特罗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定格在场中的那位“自不量力”的挑战者身上,心中略微有些苦涩。 你还好。。.。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9章 挑战(上) 第259章挑战 索伦.凯莉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这点就算卡斯特罗是瞎子也能轻易嗅出来,终究两人从前在都柏林还有过一段旖旎情缘,但自从上次离别之后,虽然成了熟悉的陌生人,但卡斯特罗知道凯莉在乎什么,除了她的母亲,便是她的姐姐索伦.凯蒂丝,还有就是索伦.阿梵达。他的哥哥与父亲,或多或少,都死在了敌人手中。所以,当他收到凯莉挑战波旁.拿破伦的消息后,飞速赶来,但没有立即相认,以免互相尴尬。两人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救援索伦.凯蒂丝的身上,但各有个的看法。 静观其变。 波旁.拿破伦的出现并没有出乎卡斯特罗的预料,但眼见那位神色平静异常的青年,卡斯特罗心底不由自主的涌起了一股厌恶之感,就好像在贫民区见到了欺负弱小妇孺的地痞头子,何况这位可是帝都巴黎顿数一数二的“大头仔”。 “索伦.凯莉小姐,很高兴见到你。”波旁.拿破伦浅笑着说道,姿势文雅。 “哼”,索伦.凯莉不满的喝道,“拿破伦,难道你的胆子就这点大吗?这么晚才出来,难道被我吓到了?真是太好笑了。” 波旁.拿破伦神色依旧,说道,“如果索伦.凯莉不介意的话,你能够间接到我波旁家族府上喝杯酒水。美丽的凯莉小姐可能不知道,在帝都巴黎顿只有一些三流的女子才在别人府邸面前大喊大叫。这对我,对你的声誉,影响都不好。所以,请进” “说的到好听,只怕你就只会说吧。我真的很想知道,教廷的圣子,帝国明日的太阳,除了嘴上的功夫比较厉害,还有点别的本事吗?波旁.拿破伦,难道你不明白我已经放出话来,要挑战你吗?为了你的声誉,你还是尽快接受我的挑战吧。” 拿破伦悄然一笑,手指弯曲,施施然说道,“那我就跟索伦.凯莉小姐玩玩,以免日后有人说我不懂待客之礼。那么,凯莉小姐,你请吧” 围观者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更有甚者佛朗索瓦.邓林德与阿司匹林.鲁内派提出弄点彩头,好让大家尽兴,更在短短时间内赌注就攀升到了一万恺撒金币,而且只有极少数人压索伦.凯莉能够撑的过三分钟,绝大数人都是波旁.拿破伦的铁杆。可见,索伦.凯莉是多么的“不自量力”。 索伦.凯莉脸色微变,很快恢复正常,没有料到波旁.拿破伦竟然如此顺利的接受了她的挑战,神色立即严肃起来,开始了蓄势。 要知道这么多年,索伦.凯莉不仅研究了教廷的光明系魔法以及火系魔法,在奥术研究方面,天赋异禀,被帝国最伟大的奥术家之一的爱克斯院长称之为最有希望在三十岁之前成为奥术大师的女子。而最近一次,爱克斯院长只是称赞过容克.托雷,前者是帝国实力金字塔顶峰的人物之一,后者的实力同样深不可测,以【自定义】闻名史诗大陆。 波旁.拿破伦面含笑意,依旧没有出手的迹象,而旁边的围观者脸色都变了,空气中的魔法波动实在太过强烈,逼迫他们不得不退后十来米的距离,而且还想要继续后退,以免遭到波及。贵族贪生怕死,太过寻常。 躲在人群中的卡斯特罗同样面色凝重,如今实力不弱的他自然看得出索伦.凯莉似乎在酝酿一个超大型的组合系魔法,准备一举击溃波旁.拿破伦,大概,她认为她也只有一次的出手机会吧。不过,实际上卡斯特罗对此战凯莉获胜也并不报太大的希望,人的名终究在那里,暗中与迪马利亚联系了一下,如若出现不测,一定要保护好索伦.凯莉。 气氛登时凝重。 杀招?围观者惊疑不定的望着貌美的凯莉,一个落魄的东部贵族,敢对崇高家族波旁的承继人下手?不可理喻。 【红霞*雾】。索伦.凯莉低吟了一句。 强烈的魔法波动猛然刺痛人的神经,众人在眼睛突然一闭,而后睁开时,眼前依然多了薄薄如云纱一般的红雾,尤其在拿破伦身旁,红雾极有灵性的旋转跳动着,没有丝毫落地的迹象。 美轮美奂。连卡斯特罗都有些赞赏索伦.凯莉的丰富想象力,创造这个唯美到顶点的魔法,她究竟看见了多美的景色,通(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