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67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6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67部分
黑暗牧首-第67部分手段,我可是记忆犹新啊。” “好吧好吧”,奥丁少爷甚感无趣,没想到卡斯特罗现在都学会他的阴险与狡诈了,这世道变了,好人没法混了。 卡斯特罗收敛起轻佻,再次与奥丁少爷的酒杯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奥丁少爷同样饮尽,彼此对视了一眼,而后望向远方。这是一个现实的世界,没有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刚才只是玩笑,他们谁也没有当真。 “明天去帝都,路上保重”两人再饮完一杯酒,借酒消愁。帝都巴黎顿,那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中心,贵族的舞台,他一个平民能够站在脚跟吗? “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卡斯特罗黑色眼眸中闪烁着自信的神采。如果经历这么多的事情,还不能成熟,这会让很多人失望的,尤其是她。 “击掌为约”奥丁少爷提议道,卡斯特罗点了点头。 “啪”两掌相击,随即紧紧握在一起,彼此角力着,没有话语。 黑麦花军团只有前进的勇者,没有后退的懦夫 第251章抱歉,勇者,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2章 悲凉 第252章悲凉 喜怒哀乐依然围绕,能分享的人到哪里寻找? 昨天卡斯特罗走了,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进了黑屋,拉泽格尔代理军团长与克林顿副军团长在各自忙碌着黑麦花军团军务,剩下的希第达尔与夏尔米成了幸福一对,羡煞了不少士兵。有时,麦顿大人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落寞,甚至想要回到从前都柏林的生活,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被现实牵绊。奥丁所部的戈特里布被授予了一枚黑麦花军章,这意味着他正式成为了黑麦花军团的核心成员,同时也将是索伦家族的一员。这跟狄克与波拉德曾经获得的荣誉几乎没有差别,但就威信而言,戈特里布的获得是毋庸置疑的。 经历战争洗礼,他们都迈进了贵族的门槛。 与此同时,布里翁城堡的斯坦贝与胭脂、伊芙同样也在忙碌。赫特福德与费西米,这两只老狐狸在卡斯特罗暂时不在这一段时间内,有些蠢蠢欲动,尽管拉泽格尔代表【坟墓】给赫特福德一个的警告,但是赫特福德从很久之前就是一方老大,对一个年轻人显然心存不屑,更何况这家伙在杀死琼森道格拉斯之后,做了甩手掌柜。费西米念在卡斯特罗母亲的面子上,倒也没有什么大工作。但是黑麦花军团毕竟是外来者,而且奥丁所部士兵的脾性普遍桀骜不驯,由此而发生了数次规模的斗殴,其中不免一些抢地盘的事件。 布里翁城堡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稳定。 拉泽格尔召集麦顿大人与克林顿子爵商议对策,老柏克在一旁并没有插话。虽然卡斯特罗离开了,但是老柏克就是他的眼睛,代替他照看着这个黑麦花军团,没人怀疑他的威信,卡斯特罗曾告诉众多黑麦花军团士兵,老柏克的地位仅次于我,忤逆他就是忤逆我,谁也不允许 “要不派遣【黑袍守夜者】给布里翁城堡来场‘地震’?”麦顿大人建议道。 拉泽格尔与克林顿面面相觑,【黑袍守夜者】确实是黑麦花军团的重要依仗之但是如果早早暴露出来,恐怕对接下来的战斗极为不利。【圣索菲亚军团】可是正规军团,黑麦花军团不仅要倾尽全力,而且战术战略同样不可忽视,底牌不宜过早暴露。 “这个恐怕不好。”拉泽格尔斟酌了一下语句说道。 “没事。”麦顿自信地说道,“我做事尽量心一点。” “那万一呢?”拉泽格尔担忧的反问道。 克林顿子爵朝着麦顿大人轻轻摇了摇头,麦顿大人神色颇为不满,说道,“你们这般束手束脚,还能办成什么事?布里翁城堡,可是卡斯特罗与奥丁拿血换来的,用命拼来的,困守克伦斯堡有什么前途” 微微错愕。拉泽格尔与克林顿子爵从未见麦顿大人当中发火,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终保持了沉默。这时一头银发的老柏克走到他们桌子旁,说道,“麦顿,你可以去。” 一锤定音,其余两人只好点头。于是,一场针对布里翁城堡不安分势力的秘密行动展开了,而此时,距离【圣索菲亚军团】的到来挺多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 【】 夜下,战士的身影有太多的悲凉。 格泰克亚的骑兵队伍混杂了太多原本不相关的骑士,他们有的天生就是异端,有的是堕落的圣殿骑士,有的是被【坟墓】秘密购进的战俘,有的是来自史诗大陆佣兵工会的骑士,这支杂牌队伍却奇迹似地啃下了【圣索菲亚军团】一支后勤部队。要知道那支后勤部队,可是有130名魔法师、15名高阶牧师与300多名圣殿骑士,如果放在平时,可以消灭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可惜,后勤队伍的领队似乎是个相当迂腐保守的骑士,妄图与格泰克亚这支流淌着亵渎神灵的血脉的人讲教义与道德,结果可想而知,他为了他所谓的原则与信念献出了生命,并连累了后勤队伍中的士兵。格泰克亚为此仅仅只是付出了一百余人的牺牲而已。 一切似乎都在平凡中彰显着不平凡。 第一天,格泰克亚及其骑士消灭了【圣索菲亚军团】将近一百二十人,几乎将它的哨探消灭了一半,付出了三十多人的生命。 第二天,格泰克亚及其骑士扩大了战果,全歼对方一队刺探士兵,共计237人,己方伤亡首次达到了百人。 第三天,双方再次交锋,格泰克亚敢在对方来之前,将【圣索菲亚军团】的诱饵蚕食了一半,而后全身后退,只不过为此也付出了并不惨重的代价。 第四天,对方全面出击,在捕捉到了格泰克亚骑士队伍的踪迹后,分出了一批精锐队伍紧咬住它不放。直到三天后,【圣索菲亚军团】才彻底放弃了追踪,这一次格泰克亚队伍伤亡率首次超过了【圣索菲亚军团】,还剩下五百人不到,确切的数字是487人。 我们是骑士,只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骑士?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如果要离去可以离去了。”格泰克亚高声说道,这也是拉泽格尔首次代表黑麦花军团以及卡斯特罗军团长对格泰克亚与他的战友表达了敬意,当然,也提到了如果无法坚持下去,请放弃,报仇就交给黑麦花军团。 一群跟随他出生入死的骑士们纹丝不动,骑在马上的他们心底明白,哪一次格泰克亚不是冲在第一线?哪一次,不是他最后一个离开战场?哪一次他没有为死去的骑士感到愤怒与惋惜?哪一次他抛弃了他们? 没有,一次都没有。 有一种信任,需要鲜血去验证;有一种情谊,需要战火才能涅槃。 “报仇”众多骑士的死亡令幸存的士兵怒火熊熊燃烧。很久之前,格泰克亚就把这支部队打造成一支情义为重密不可分的团队,这其中哀米特功不可没,但奈何其实力不济,在前几日的战斗中不幸牺牲,成为格泰克亚心中不可磨灭的伤痛。不止是哀米特,还有更多的骑士 五百多骑士能做什么?格泰克亚心头苦涩,但随着众人的呐喊,他心中渐渐坚定下来。 就算是死亡,也要死在战场,这才是一个战士的最终归宿。 第九天,格泰克亚的骑兵再次出现在了【圣索菲亚军团】的后方,发动了侵袭。这次,【圣索菲亚军团】的军团长本尼笃托波提切利亲自带领他的近卫营出击,穷追不舍,最终在一条大河面前追到了格泰克亚。 “兄弟们,你们后悔吗?”。格泰克亚紧握长枪问道。 “不后悔。”毅然决然的呐喊。 背水一战?这似乎是英雄才有的待遇,可惜胜利的天平早已倾斜在另一边。 最终结果,格泰克亚以及其手下仅剩的55人全部战死,杀伤敌人将近一百人。本尼笃托波提切利甚至亲自出手,斩杀了格泰克亚,而且特地在江边为他们树立了一块墓碑,生是男儿,死是英雄,不枉一生。 见识到黑麦花军团格泰克亚部的疯狂后,【圣索菲亚军团】放慢了前进的脚步,本尼笃托波提切利更是派出了众多刺侯渗透到黑麦花军团所在的克伦斯堡去刺探情报。究竟怎样的军团可以让它的士兵可以为此奉献出一切都在所不惜? 本尼笃托波提切利或许懂了。 【】 “终于又回到了神圣罗马帝国” 发出此感叹的卡斯特罗,经过十来天的艰难跋涉穿过了拜占奥帝国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国界。 家乡?容克斯帝林抬起头,眯着眼睛,观察着卡斯特罗,他现在进入了贝伐利亚郡,意味着正式进入了容克家族的领地,不知道母亲容克夫人 是否会再次考验卡斯特罗?这一切都是未知。其实,容克斯帝林能够猜到,如若不是自己妹妹有了身孕,卡斯特罗恐怕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母亲大人眼睛里可是容不下半粒沙子, 巴赫洛夫腓力斯与他手下的11名骑士,连日赶路,神色十分倦怠,此时进入神圣罗马帝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巴赫洛夫腓力斯注意到卡斯特罗眼中的喜悦,相当欣慰,这意味着他应该有六成的把握将护送伊拉贝莎公主到诺曼夫羊王朝,完成叶卡琳娜女皇的嘱托。对于英明而又伟大的女皇,巴赫洛夫腓力斯愿意以死报答他的恩情。 虽然迪马利亚身上还有一些伤势并没有痊愈,但是这点路程无碍,不过,卡斯特罗还是决定立刻赶往慕尼黑城堡,休整几天再去帝都巴黎顿,帮助迪马利亚尽快恢复实力,毕竟接下来的那场不见硝烟的战斗,最终还需要武力为依托。然而,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太久没有见到她了。 迫不及待。思念就如牢牢牵引着风筝飞翔的线,一刻都没法放松。 她好吗?卡斯特罗在他心中描绘着她的样子。 一匹马带领着三十多匹马一直向前奔跑着。 卷起了一阵风。 第252章悲凉,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3章 对不起 第253章对不起 时间过得很快。不经意间,卡斯特罗等人便赶到了慕尼黑城堡。 这是【彼岸迷迭】的故乡,卡斯特罗脑海中浮现出的一个念头,它只有在幸福的时刻才会开花,相当的怪异。至少米尔塔在讲述【彼岸迷迭】来历时,浅笑着说道并不清楚内情。 又能见到了你了,米尔塔。 遥望见诺里奇占星楼的卡斯特罗心中感慨,慕尼黑城堡确实比都柏林要宏伟,单凭气势就足以让外地人对其心生膜拜。尽管他已经来过慕尼黑城堡,但他还是恍然了一下,当初的疑问,“一座门,几道槛?”,这日是否有了答案? “欢迎来到我的家乡--慕尼黑城堡。”容克.斯帝林与卡斯特罗并肩骑乘。 被容克夫人派遣来迎接卡斯特罗等人的梅雷莱自然跟在他们的身后,无比恭敬。上次,卡斯特罗来慕尼黑城堡,可是打败了玩世不恭的希尔泰曼.埃托奥利,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小霸王康拉德竟然放过了他,没有追究,这其中的猫腻不是一般人所能推测。 底里波里大街,香樟大街,马克米安大街,一路前行,路人投来各色各样的目光,有的羡慕,有的冷漠、有的妒忌。卡斯特罗经历黑麦花军团的锻炼,对这些目光早就没了感觉,处之坦然。他并不意外容克夫人或米尔塔亲自过来接他,只是一点点的往容克家族府邸靠近。 越是渴望越是忐忑。 容克.斯帝林倒是很好奇地打量着卡斯特罗,见他表情中多了一丝凝重,知道他心中肯定还有忧虑,自己的母亲确实是不容易对付。诺曼夫羊王朝的巴赫洛夫.腓力斯则被卡斯特罗命令直接前去帝都巴黎顿,然后在那里待命,毕竟跟着他,一路上太过招摇,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腓力斯表示理解,便率领他的骑士离开。一行数人在进入贝伐利亚郡后,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其中容克.斯帝林无疑成了主角,途径的几座城堡的城主或教廷的督主教大人纷纷前来迎接。卡斯特罗并在意场面的宏大,反而对耽搁的时间颇有异议,偏偏又不敢说什么,只能任由容克.斯帝林。直至今天到了慕尼黑城堡,卡斯特罗才松了一口气,慕尼黑城堡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给他来一个下马威。 一切按部就班,没有意外,卡斯特罗踏进了容克家族府邸,没人阻拦。 理所当然? 或者这其中卡斯特罗的努力是必不可少的。 清晨。 容克.米尔塔从浅睡中苏醒。回家途中的劳累,外加上她有些不适应慕尼黑城堡的气候与生活,睡眠并不是很好,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哈布斯堡.卡斯特罗即将来到慕尼黑城堡。这事,她的父亲容克.托雷与母亲容克夫人都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不过,米尔塔慎重起见还是特地发送了一封信件去询问了一下卡斯特罗,后者的承诺,无论多么困难,我都会见到你,遇山开山,遇水我架桥。米尔塔看着卡斯特罗熟悉的歪扭字体,不禁莞尔,还是这副臭脾性,一点都没变。 吃过早饭的米尔塔在克鲁伊夫的陪同下漫步在树木草地之间,点点绿意装饰着奢华的容克家族府邸,边走边谈。 慕尼黑城堡不同于都柏林,【柏景绿槿】,这种四季常绿、叶片狭长的树木,在容克府邸很常见,尽管它们培育起来十分复杂;其他的一些花,如一大片【娣晶白兰】,绽放着朵朵拇指大小的白花,淡淡的清香弥散在空气中。品味与美观,这可是贵族庄园讲究之所在,简单有时也是一种完美,绝对不同于暴发户们简单的移植一些珍稀的植物在庄园内。 “卡斯特罗曾说,他要带我去世界上最美的教堂,让我成为这世界上最美的新娘。但我知道,当我穿上婚纱的那一刹那,我就是他心中唯一的新娘,这个永远不会改变。”米尔塔笑着说道,眼神中洋溢着幸福。 黑疯子克鲁伊夫不懂年轻一辈的爱情,年轻时,他曾亲手将爱情送进了坟墓的深处--地狱,终身未恋爱未娶,将身心全部献给了魔法。所以他才会问出这般幼稚的问题,“你喜欢他什么?一开始他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就看上了他呢?”也只有他问,米尔塔才会如此耐心的解释道。 爱情向来莫名其妙,谁真正明白什么叫一往情深? 中午的时候,容克夫人特地命人请米尔塔与她的父亲容克.托雷一起吃饭,这在容克家族是十分不常见的事情,其中,只是因为容克夫人平时太过忙碌与容克.托雷太过专注研究奥术。这样的一家人,米尔塔爷爷容克.怀利身在帝都巴黎顿,担任神圣罗马帝国首席经济大臣,常年不回慕尼黑城堡;容克.斯帝林,又常常四处飘荡,曾戏言道,要做一个走遍史诗大陆的吟游诗人,这么多年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着;至于米尔塔的父母,彼此做着彼此的事情,互不干涉对方。 “你的爱人卡斯特罗,下午四点左右到达慕尼黑城堡,不出意外的话。”容克夫人淡淡地说道,带着贵族特有的清高。 米尔塔目光微微停顿了一下,随即神情一缓,说道,“我就知道他回来的。” “哈哈,那小子终于来看我这个岳父了?”容克.托雷开怀大笑道,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盘中的牛排都被他解决的差不多了。 容克夫人瞪了一眼,容克.托雷顿时哑然,米尔塔见状微微一笑。 一家人在颇为温馨的环境中吃完一顿饭。 相见。 这样的见面场景恐怕是卡斯特罗始料未及的,在家休养的米尔塔倚立在围栏边,喂养着容克家族府邸翡翠湖中的红色锦鱼,望着水面愣愣发呆。要知道这个季节屋外的温度并不高,米尔塔脸色冻得有些苍白,金色的头发被风撩起。卡斯特罗见此情景,悄然无声的走到她的身边,陪着她一起望着波光粼粼的湖面,一阵沉默不言。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安静看书,留给他的神态,宛若天使下凡;现在看她,她像一尊向往幸福美好的雕塑,怔怔出神,他不明白她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第一次她觉得他很有趣很有意思,慢慢的了解之后,他依旧那么自我,不爱搭理任何人,理智而又冷漠;可是,那无意间的一次捉弄,图书馆前的誓言,历历在目,依然鲜活,充满生命力。 既然相识,相爱,那么就可以相守吗? 分别许久的两个人终于默契地回过神,对视着彼此的眼睛。 “你好吗?”卡斯特罗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很好。”米尔塔嫣然一笑后,柔声答道,紫发依然还是那么耀眼,脸庞的曲线却越加明显:战争,真的把他锻炼成一个男子汉了。 “我很想你米~尔~塔~”卡斯特罗冲着翡翠湖大喊道,丝毫不理会将要惊跑许多锦鱼。 米尔塔轻轻牵起卡斯特罗的双手,他的手心生命纹长、深、红润,代表着他的生命力很强,这远非贵族的长寿所能比拟的。他会活的很好,即便自己不在他的身边,米尔塔心中暗想着,自己的手心掌纹太过密集,连皇家占星师都触摸不到其中的奥秘。命运是什么?是将你送到我身边吗? 卡斯特罗盯着她绝美的容颜,轻声说道,“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不能陪在你身边。”。.。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4章 叛国 第254章叛国 曾经的记忆如此鲜活。 或许,最真最深的感情难以用言语表达。 容克.米尔塔轻轻挽着卡斯特罗的手臂,漫步走在翡翠湖畔木质阶梯上。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偶尔可见几只白色鸟儿掠过,湖畔的【扬青垂柳】抽出了绿芽,风声在耳畔回响。容克家族侍从们没人上前打扰他们,甚至连一向常伴米尔塔身边的克鲁伊夫都自觉回避了,给两人留够了空间。 闲情雅致? 卡斯特罗一脸微笑地看着他的妻子米尔塔,目光时不时从她的腹部扫过,他们的孩子似乎很调皮给米尔塔造成了一些难以避免的困扰。诺亚,寄托着他们的希望,有一天,她可以生活的很好吧? 相遇不容易,相爱很难,走到一起的人少之又少,真正白头偕老的人又有几个? 卡斯特罗不知道,从前到现在,他和她都好像活在梦幻之中,越美好越觉得不真实,仿佛一切随时都可能一触即碎,也无法想象那么多不见的日子里她是怎么渡过的:她是她精神世界的帝王?所以不需要太多的关怀? 心中思绪翻飞。 有一种思念,不分昼夜;有一种守候,难分远近;有一种感情,不分你我。 边走边聊中,米尔塔问起了当初是怎么将奥丁少爷治的服服帖帖的。奥丁少爷当年在都柏林三一学院可是出了名的贵族中最美道德底线最没品味的流氓和地痞的混合体,用疯狂已经难以形容他,虽然迥异于赫尔曼.海因里希.巴鲁赫的风流“祸害”。要知道现在的巴鲁赫可是帝国军事界的红人,深的理查德亲王的信任,是下一届帝国军事部骑士部主要负责人的强有力竞争者之一。卡斯特罗自信一笑,说道,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恰好一位容克家族的漂亮女仆从远处走过,米尔塔很好奇地问道,那遇见美女,你又怎么办的?卡斯特罗一听,神色坦然道,自我催眠,把她们想象成猴子,就可以了嘛。米尔塔脑海中浮现出一副极其怪异的画面,某人神神叨叨地呢喃着“猴子”,嫣然一笑。 卡斯特罗嘴角扯动了一下,眼皮更是微不可见的跳动了一下,手指温柔地替她理顺被春风缭乱的发丝,轻声说道,“走吧,回去,湖边太冷,对你身体不好。” 米尔塔没有反驳,两人一起走上湖边的碎石路,如此悠闲惬意的下午伴随着西沉的太阳渐渐逝去。 明天,会更好吗?残阳似血。 容克府邸东南角。 一座方形的暗红色的建筑屹立在此,虽然没有周边建筑那般宏伟,但同样也彰显着它的深厚底蕴。这里接待过三位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与数位牧首,至于红衣大主教则在三十余位。在慕尼黑城堡,能够在这里用餐无疑预示着这位客人即将成为容克家族的“朋友”。 卡斯特罗对此并没有太多了解,但想到当初第一次进入容克府邸的震撼时,还是有些感慨,谁能想到这个从小没有父母的孩子,今天能走到这里呢?在神圣罗马帝国,出身在极大的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即便是那一条窄窄的路,贫民们也都争破脑袋的想要挤,但很少人能够成功。 因为这是贵族的世界。 卡斯特罗不会怨天尤人,可以靠双手挣来的,他都毫不犹豫的去争取。 晚餐开始的时候,容克.托雷与容克夫人携手而来,容克.斯帝林也没有缺席,这令卡斯特罗有点受宠若惊。尤其是面对容克夫人犹如实质般的清高,卡斯特罗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是凉飕飕的,这绝对是比猛虎还要厉害的人物,但经历那么多阵仗的卡斯特罗,显然不是雏鸟,很快便适应了这种压力,甚至还和容克.斯帝林交谈了几句,感谢他一路上的照顾。 贝伐利亚郡是容克家族的地盘,这点在帝国没人质疑,而它的主宰者容克夫人同样以其凛冽的手段赢得了不少贵族的称赞,但她毕竟是个女人,免不了收到一番诋毁。容克.斯帝林不同,他在帝都巴黎顿,并没有如容克夫人料想般的那样,建立广泛的人脉,而是如同一位高阶的纳尼亚战棋的棋手不屑于低阶棋手交战。 米尔塔了解她兄长容克.斯帝林的脾气,宁愿清者自清,也不愿同流合污。虽然她也多次劝过容克.斯帝林稍微妥协一下,这样他也能在帝国的政治舞台上展现出耀眼的才华,何况他的背后是容克家族,只要轻轻点点头,未来的帝国都肯定有他一席之位,不像卡斯特罗必须拿命去拼,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 容克.托雷倒不认为容克.斯帝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要知道容克.托雷在年轻的时候,闯祸的功夫可是不小,甚至三位王子都曾遭到他的毒手。只不过随着他跟容克夫人结婚后,他便渐渐消失在众人的眼中,成了奥术界的泰山北斗之一。对于容克.斯帝林,他的赞赏永远多了期望,年轻人多闯点祸,等老了,才有美好回忆;对于卡斯特罗,他也十分看好,韧性,恐怕是一个贵族永远难以拥有的品质。 容克家族的晚餐相当的简朴,并没有外人想象中的那般奢侈。至少卡斯特罗感觉容克家族提供的食物刚好满足他的食欲,食物的品相之类的多余的讲究,他并不在乎。所以更多的时候,容克家族的侍从或者主人也好,大多时候都在看着卡斯特罗在吃,而后者吃的津津有味,米尔塔也不介意,甚至主动替他擦了擦嘴角残留的食物碎渣。 贵族中餐会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拼酒,卡斯特罗见不惯,但碍于情面,还是勉强喝了几口,红酒还从嘴角溢出了几滴,引起不少侍从的耻笑。这绝对是无礼的表现容克.斯帝林没有说话,容克夫人微微皱眉,反而容克.托雷大笑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继续喝,没事,卡斯特罗。卡斯特罗见此也不矜持,笑着说道,我出身卑微,希望各位见怪不怪,多多担待。 容克.托雷好感倍增,问了一句,听说你跟魏玛图书馆的贝克伯爵关系很好,现在他的身体还好吗?卡斯特罗微笑着答道,这个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他可是“返老还童”,越来越年轻,而且正在编撰一本《真理与信仰》,我许久未曾回到都柏林,不知道进展如何。下次,我回去一定带上您的关切。容克.托雷感慨地回忆道,当年我跟黑特勒,可是吃过他的大亏呢,现在想起来,真是令人感叹啊。卡斯特罗不可置否的笑了笑,竟有点高深莫测的意味。容克.斯帝林眼睛眯了眯,跟米尔塔说了一句,你认识贝克伯爵吗?米尔塔点了点头,贝克伯爵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名声可是人所共知。随即,容克.斯帝林思考了一下,能令父亲容克.托雷提及的人物会简单吗? 不简单。卡斯特罗可不认为容克.托雷突然出人意料提到贝克伯爵会是意外,更何况他知道贝克伯爵的另一个身份,索伦.凯蒂丝的亲生父亲。难道他在很久之前就知道这个真相?卡斯特罗弄不懂,讪讪一笑,静等容克.托雷的弦外之音。 跟贵族交谈,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一顿晚饭,卡斯特罗在心惊胆战中惊险度过,容克夫人给他的压力巨大尽管她并没有说话,却宛若一根刺刺在心头,而容克.斯帝林因为之前相处了一段时间,卡斯特罗倒没有什么值得担心,容克.托雷在上次米尔塔离开慕尼黑城堡出过大力,肯定不会为难他。 世事洞明皆是学问。 卡斯特罗自认自己没什么魅力,对付容克夫人这类女强人胜算太低,只能做到问心无愧。米尔塔知道他不会奴颜婢膝,否则早就求她的母亲打赏他一个美好前程,但她没有。有时,一个简单的选择决定了一个人的未来,而现在卡斯特罗现在无疑做的非常好,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成为一方举足轻重的人物。黑麦花军团现在谁人不知?人的潜力总是一点点被压榨出来的,米尔塔相信即便这趟帝都巴黎顿之行充满危险,但她相信卡斯特罗一定可以做出一些不寻常的事情出来。 晚餐结束,唯独容克夫人不发一言。 卡斯特罗目送容克夫人背影消失后,才悄声对着米尔塔说道,“你的母亲是否太过那个了?” “那个?”米尔塔美眸流转,想了想,道,“你只是暂时没有得到她承认而已。其实,我的母亲对我真的很好。很好。” 卡斯特罗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 第二天,破晓时分。 卡斯特罗被一阵低沉的敲门声惊醒,心中纳闷,这个时候谁胆敢打扰他们休息?要知道他和米尔塔好不容易相聚在一起,他绝不允许有人破坏这幸福的氛围。 谁?卡斯特罗还是打开了房门,虽然今天他的睡眠不错,心情也相当的好,但看到这位跟随容克夫人的扈从骑士安卡拉.拉蒂尔还是嘴巴微微张开不知所措。 他来所为何事? “索伦.凯蒂丝被帝国检察院以叛国罪逮捕了。”安卡拉.拉蒂尔平静的说道。 卡斯特罗嘴巴张的大大,久久不语,心中波涛汹涌。 这怎么可能?。.。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5章 风依旧再吹 第255章风依旧再吹 惊人的消息。 卡斯特罗在错愕中并没有怀疑它的真实性,只是恍然了几秒,才回过神。醒转的米尔塔轻声提问道,怎么了?空气中一瞬间灼热起来,卡斯特罗不知道该怎么说,如若不是三月的春风中夹杂着一丝冷意,卡斯特罗的愁怨肯定塞满心胸。 出奇的安静。米尔塔意识到恐怕出了大事。 神圣罗马帝国的第三位女公爵索伦.凯蒂丝叛国? 卡斯特罗好不容易消化完这个消息,脸色恢复了平静。索伦家族的境况,他一直都有所了解,在自己黑麦花军团大胜的情况下,帝都巴黎顿何人胆敢对索伦家族下手?政治真的这么荒诞吗?实际上,政界从来都是变幻莫测。 米尔塔陪同卡斯特罗找到了容克夫人,确信了这条消息,索伦.凯蒂丝已经被秘密押往帝都巴黎顿,其中帝国检察院与圣事部都有参与。卡斯特罗拳头紧攥,眼中愤怒一闪而逝,海里因希.佐藤,肯定“功不可没”,当然还有更多的敌人隐藏在背后。 随后赶来的容克.斯帝林问,卡斯特罗怎么办?卡斯特罗冷声答道,人,我一定会救,谁若拦我,我杀谁森寒的杀机,容克夫人微微皱眉,米尔塔握紧了卡斯特罗的右手,卡斯特罗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这个时候,他知道如何去做,小不忍则乱大谋。 都柏林。 魏玛图⑴ ⑶8看書網。 鹤发童颜的贝克伯爵看着这位妇人,衣着华贵,但脸色苍老,缕缕银发,任谁也无法想象她才四十多岁,并且是高贵的都柏林索伦家族的掌舵者之一。贝克伯爵沉默着,望着天空,思绪纷飞,索伦.凯蒂丝被帝国检察院拘捕这件事,已经在都柏林闹的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幸亏城主司古都.奥勒里大人及时派兵保护住了索伦家族的府邸,巴库宁带着守夜者的成员也赶到了索伦家族。 一时间,都柏林贵族人心惶惶,纷纷揣测奥勒里此举意欲何在。难道他想公然对抗帝国检察院?这怎么可能?帝国检察院可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陛下最锐利的爪牙之一,何人胆敢违抗它?巴库宁的举动被贵族们看在眼里,倒显得无足轻重,毕竟巴库宁可没有什么背景,出身卑微。 “索伦.贝克,你到底救不救你的女儿?”克雷克夫人怒声问道。别人或许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身为索伦.克雷克的妻子,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索伦家族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他却在魏玛图⑴ ⑶8看書網,这亲情合在? “救,现在不是时候。”贝克伯爵很平静的说道。前几日,他的老朋友路易斯回来时,跟他说了一点两大教廷争斗的事情,拜占奥教廷似乎在哥白尼绞刑架战役中损失惨重,实力受到了严重削弱,他并没有太在意这些,只是听闻路易斯将阿斯派因.艾斯林重伤,有些惊讶。要知道血族,由于《桃红牌密约》的存在,不能主动袭击人类,特别是教廷高阶成员。路易斯什么时候能如此妄为? 世道乱了。 “那什么时候?”克雷克夫人追问道,言辞中流露出一丝迫切。索伦家族现在可是群龙无首,出在极度危险的境地,帝都不少敌对家族可是眼睁睁地看着索伦家族成为历史的尘埃呢。 “不知道。”贝克伯爵答道,像似一根针刺进了克雷克夫人的心脏,后者神色急变,但很快按捺住不安与焦急,低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那我只能让索伦.陆斯恩暂时接管索伦家族了。”克雷克夫人抬起头,眼睛盯着贝克伯爵的后背说道。 “你这么做与引狼入室有何区别?”贝克伯爵叹息道,“陆斯恩的野心,一个索伦家族怎能填满?”索伦.陆斯恩,贝克伯爵,见过几次,也听卡斯特罗提起过,他不是不看好这位索伦家族旁系的杰出少年,但陆斯恩的城府与心机太深,却不适合现在的索伦家族。现在的索伦家族就像一个垂暮的老人,绝非人力可以挽回青春。 “那你告诉我,索伦.贝克,我该怎么做?别忘了,你的姓氏便是索伦。”克雷克夫人神情激动地说道。站在角落,一直不吭声的浦叶,微微眯着眼,打量着两人,离开了索伦.凯蒂丝,索伦家族真的要衰落了吗? 阿莫里坎郡的布特列尼城。 一封加急的书信被教堂的修士送到了旁边一座清幽的别院之中。 一位年轻的女子接过信时,神情凝重,因为她看见信封上印着一支红艳,这是墨洛温家族紧急情况下才可以使用的书信。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潜心在布列特尼城研究奥术凡事不过问的索伦.凯蒂丝撕开了信封,当她看见信上说,她的姐姐索伦.凯蒂丝已经被押往帝都巴黎顿时,脸色一瞬间苍白,喃喃自语道,姐姐,这究竟怎么了?随即,她的脑海中想起一个人,恨恨地想到,卡斯特罗,你没有保护好我姐姐凯蒂丝。 事件紧急。时间紧迫。 索伦.凯莉简单收拾了一下行礼,便急匆匆地从墨洛温.门德森借来一匹海泽拉纯血马,立刻赶往帝都巴黎顿去营救她唯一的姐姐索伦.凯蒂丝。墨洛温.门德森,凯莉未来的丈夫,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道路的尽头,轻声说了一句,凯莉啊凯莉,你这一走,还会回来吗? 风依旧再吹,几只飞鸟从天空掠过,了无痕迹。 帝都巴黎顿。 伊拉贝莎公主没有料到波旁.拿破伦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连忙将她母亲叶卡莉娜女皇的亲笔信藏进自己的袖口,起身为拿破伦奉上一杯锡兰红茶。拿破伦一眼便看出伊拉贝莎,神色有一丝慌张,问了几句,没得出想要的答案。可就在这(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