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66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6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66部分
黑暗牧首-第66部分一个容克斯帝林,笑着说道,“幸运?幸运女神与厄运女神可是一对忠实的姐妹》。” 容克斯帝林哂然一笑,走到屋外,说道,“越是灿烂的阳光下,人的背影越是模糊。很多人忽略了,其实,它一直都在,从未改变过。卡斯特罗,你说的没错,人的一生,谁没有几次机遇呢。抓住了,往前多走几步;没抓住,又太多懊恼。你说,我二十年来经历过多少事情?” “不知道。”卡斯特罗摇了摇头。 “人间有多少沧桑,又有多少人真正的懂?”容克斯帝林轻声说道。 卡斯特罗没来由的记起某人曾说过,我们遭遇的所有人,可以用一个又一个圆去划分,始终站在一起而没被线隔开的,就是对你最重要的人。 现实残忍吗?战争,残酷。 【】 蒸发了? 戈特里布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奥丁少爷,十分好奇他跟阿卡奥斯到底去哪里了。难道他又回布里翁城堡了?那他为什么会提前通知我呢?戈特里布心中疑惑,找到卡斯特罗,后者正在陪着容克斯帝林,等到他们谈话结束后,戈特里布才凑过去。 “什么?奥丁少爷失踪了三天?”卡斯特罗大感意外的说道。 “是的,我三天没见到他人影了。”戈特里布如实答道,他问过黑麦花军团奥丁所部的几乎每个人,但没得到半点有用的信息。 “等等他是不是去布里翁城堡了?”卡斯特罗神色恢复平静,问道。 “这个我昨日特地命人联络了斯坦贝阁下,但是,十分抱歉,他们也没有奥丁少爷的消息。”戈特里布眼睛望着卡斯特罗说道。 “阿卡奥斯,也跟他一起不见了?”卡斯特罗继续问道,手指按摩着太阳|丨穴。这个奥丁少爷,还真藏头露尾,玩神秘? “是的。” 【】 “阿嚏” 奥丁少爷无缘无故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笑骂道,“丘戈勒马,这个卡斯特罗估计又在说我坏话。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到处都一样啊nnd,忒要人命” 阿卡奥斯的身体比较虚弱,前天进去丛林采取魔法植物多罗曼草时,被一条黑线藤蝰蛇咬了一口。虽然蛇毒被奥丁少爷及时吸了出来,但是为了彻底只好阿卡奥斯,奥丁少爷便带着他进去丛林深处找寻一些治疗蛇毒的草药。奥丁少爷对魔法植物或者魔法生物的了解相当丰富,但走了没多久后,就迷路了,中途幸好找到了一些草药暂时稳住了阿卡奥斯的病情,没让它恶化。 “兄长,这好像不是回去的路。”阿卡奥斯有气无力的说道,身体疲软,双腿不听使唤,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奥丁少爷赶忙扶住阿卡奥斯,说道,“你先休息休息。我到前面去看看。” 虽然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被困在丛林里将近三天了,但他们并没有慌张,积极乐观,努力寻找着出路,只不过效果甚微。 过了一会,正当奥丁少爷迷惑,该往那边走的时候,猛地听见一声野兽的嘶吼声。心中暗呼,不好,奥丁少爷施展疾风术,朝着阿卡奥斯奔去,手中暗自积蓄着魔法力量。 近了。 【双骨针犀兽】奥丁少爷大骇,这种高级的魔法生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脚下不迟疑,在赶往的途中,大喊道,“给我滚开”虚弱的阿卡奥斯听了这个声音后,眼皮眨了几下,彻底闭上。在刚刚与【双骨针犀兽】的对峙中,他消耗了太多精力。 【双骨针犀兽】听到了人的吼声,略微犹豫了一下,但随即感到自己的庞大身躯受了一点伤害。眼中喷火的它迅疾无比的调转了脑袋,头顶上有一根无比尖利的骨刺,这也是它攻击的利器之一。 在史诗大陆各大拍卖场中,骨刺的价值可达十万恺撒金币,因为将之碾磨成粉末后,在铭刻魔法阵时加入,魔法师可以大幅度提升对魔法阵的控制,被誉为“神祗遗落在黑夜中的钥匙”。 一个孱弱的人类胆敢挑战我的尊严? 【双骨针犀兽】四脚连续蹭地,而后朝着奥丁少爷迅猛一铺,头顶的骨刺凝聚着雷系魔法元素。奥丁少爷脸色一便,迅速躲到一棵三米粗的大树后面,从腰间抽出一根魔法杖,吟唱着一个简单的木系防御魔法【藤球旋】,而后掏出一张魔法卷轴【幽青之恋】,牙一咬,哥跟你拼了。 “砰”“嘣”。沉闷的声音。 【双骨针犀兽】的一边细如银线的毛发被奥丁少爷释放的魔法卷轴【幽青之恋】给炸没了,眼睛里血丝渐渐密集,刚刚释放的雷电却又被奥丁少爷的【藤球旋】挡住,怒火开始渐渐旺盛起来它一向是丛林中的王者 它嘶吼一声后,声震四野,甚至阿卡奥斯手指都微微颤抖了一下,前腿微微弯曲,后脚再次一蹬。几个呼吸后便冲到了奥丁少爷的眼前。奥丁少爷差点反应不及给这只出来觅食的野兽给撞到,幸好他急中生智释放了一个简单的土系魔法【土刺】,稍微磕绊一下【双骨针犀兽】,后者并没有因此放弃头顶骨刺凝聚的一道闪电在擦身而过的瞬间释放出来。来不及的奥丁少爷只好往旁边的大树旁的草丛一跃,以一个极其狼狈的姿态躲过了它的偷袭。 全神贯注。奥丁少爷不敢有丝毫懈怠,【双骨针犀兽】可是等同于一个顶级骑士与魔法师的结合体,更为变态的是它的皮毛抗魔性非常高,也即是它的魔法意志完整程度非常高,普通人的魔法意志挺多是01,而它至少是21,略低于初阶圣骑士的24,要知道神话巨龙也只是80左右。 一秒后,人与野兽的战斗再次开始。 奥丁少爷率先发难,手中的魔法杖【摩羯座】插进脚下的土地,配合魔法咒语的吟唱,聚集着魔法元素。不过,奥丁少爷并不傻,懂得想要保护好自己才能进攻,土系高阶魔法【黄天厚土】挡住了【双骨针犀兽】的蛮横冲撞,而后才酝酿起大招,低阶魔法禁咒【风剐】,寸寸风刃犹如开锋的刀刃,乒乒乓乓的敲击在【双骨针犀兽】的皮毛上,渗透出来的鲜血渐渐染红了【黄天厚土】魔法周围的土地。 团团转的【双骨针犀兽】无论如何用力都破不开奥丁少爷的防护,在感受到生命即将收到威胁时,竟然放弃了渐渐开始后退,转而在奥丁少爷的错愕中朝着阿卡奥斯扑去。 “不要”奥丁少爷绝望地吼到,魔法感知拼命注入到【摩羯座】魔法杖上部那两个奇妙的透明脉点中,【摩羯座】光芒大胜,一只漆黑如墨的摩羯从光芒中一闪而逝。 阿卡奥斯听见奥丁少爷的呼喊,眼皮费力地眨动了几下,只见奥丁少爷缓慢瘫倒在地,而【双骨针犀兽】却还在朝着它猛扑过来。 “要死了吗?”。阿卡奥斯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随即,便晕了过去。 第248章绽放,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49章 求救 第249章求救 怎么回事? 卡斯特罗起初好奇,随即疑惑,立即下令向黑麦花军团征求奥丁少爷行踪的相关信息。在魔法信息发报机的帮助下,卡斯特罗在短短半个时内便查到了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在三天前从克伦斯堡东门出去,至今未归。 “迷路了?”卡斯特罗嘴角扯出了一个比平常大一些的弧度,心中感慨,难怪上次奥丁少爷自嘲,我是连西北风都没的喝的苦逼娃,果然是个路痴,都辨不清东南西北,又怎能喝到西北风呢? 得知消息的戈特里布与卡斯特罗二话没说,就近抽调了将近千人去搜寻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卡斯特罗示意迪马利亚不要管他的安全,先去帮他找到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后者沉默地转身,消失在丛林之间。卡斯特罗没来由的想到,这家伙要是是个路痴,那又该如何。 真正的高手从来不会沦为别人担心的对象。 迪马利亚听到微弱野兽嘶吼,很快便赶到了事发地点,首先检查了一遍昏迷中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的身体,虽然虚弱,但性命无忧,而后才注意到倒下的【双骨针犀兽】,尸体上并无致命的的伤口,但却没有半点生息,死的极为蹊跷。他不怀疑奥丁少爷有这个实力,但从现场来分析,奥丁少爷应战的时候十分慌忙。随即,迪马利亚轻轻摇了摇头,自己多想了,奥丁少爷可是卡斯特罗少爷的忠实兄弟。 没事就好。 卡斯特罗与迪马利亚汇合后,松了一口气。‘剔骨刀’死了一位主心骨埃克拉农,他已经深感内疚自责,如若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一点都不怀疑奥丁所部会‘造反’尤其是【圣索菲亚军团】即将到来之际。 黑麦花军团承受不起太过沉重的打击。 为了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的安全着想,卡斯特罗还是特地命人找来了牧师老约翰,尽管他极不愿意面对对方略带几分责备的眼神。老约翰的治疗术十分高明,但他检查一遍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后,狠狠训斥了一番卡斯特罗,这位黑麦花军团的一号人物,他们两人根本不需要治疗,你下次分清楚情况,再来请我。卡斯特罗尴尬的点了点头,说道,是自己多心了,没注意,您慢走。老约翰拂袖而去。 在黑麦花军团能如此对待卡斯特罗,恐怕只有老约翰一人。 戈特里布暗自庆幸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没事,不过,为了奥丁少爷的休养,挡住了“剔骨刀”士兵的探视。卡斯特罗对此无异议,拉泽格尔找到了希第达尔,并叫他亲自带队负责他们的安全。这下,差点激怒了剔骨刀,不过,鉴于希第达尔的个人实力比较强悍,一挑二完全无压力,才不甘心的散去。 直至深夜。疯子阿卡奥斯才悠悠醒来,而奥丁少爷却依旧昏迷,不明所以。第二天一早,卡斯特罗再次来看奥丁少爷依然没有改变,听完阿卡奥斯大致描述,也弄不懂奥丁少爷究竟怎么了,于是,亲自去查验了一番【双骨针犀兽】的尸体,并结合他的魔法杖【摩羯座】,才隐约间发现了什么。 难道奥丁少爷以灵魂为引召唤出了传说中的十大魔兽之一的摩羯?摩羯,又称摩伽罗,是魔法十二宫的守护兽之称摩羯宫,其头部似羚羊,身体与尾部像鱼。当然,谁也不能忘记摩羯据说是众神时代的神王宙斯亲自创造出的生物,其能力强悍,绝非人力可以驯服。 奥丁少爷究竟付出了什么? 卡斯特罗没敢想那么多,立刻带领罗杰与迪马利亚赶往布里翁城堡,寻求巴别多勒克的帮助。或许,现在只有他,才能救他吧。 【】 意料之外。 容克斯帝林没料到卡斯特罗刚刚答应跟他一起去帝都巴黎顿,却紧接着推迟三天,听了解释后,随即释然,答道,好吧,我在多等三天。期间,他见到了诺曼夫羊王朝的圣棺骑士巴赫洛夫腓力斯,跟他简单的交流了一番,在得知他也即将跟随卡斯特罗前往帝都巴黎顿,试探性的问道,为什么?对方神神秘秘地答道,这时女皇叶卡琳娜女皇的命令,我并不知情。容克斯帝林没有多问,心中感慨,这趟水还真浑。 克林顿副军团长在卡斯特罗离去后,负责接待。两个贵族之间的话题无疑相当多,从帝国主流宴会的颜色格调,再到史诗大陆的最新格局变迁,两人宛若相隔多年的朋友,无话不谈。 “如果有一天,索伦家族在神圣罗马帝国除名了,你会参与到血亲复仇的行动中吗?”。容克斯帝林端着一杯波尔多高地的特产葡萄酒杜加特轻轻摇晃着。 史诗大陆最著名的一次血亲复仇,罗同柴尔德家族对帝国皇帝苯格青三世的复仇,那位皇帝陛下固然英明神武,武力超绝,可惜最终还是免不了被罗同柴尔德家族的骑士们杀死,尽管手段不够光明。 林顿子爵没有丝毫犹豫地答道,他的名字前的姓氏是索伦,子爵的爵位也是索伦家族上任族长索伦克雷克侯爵亲自授予的。 这一辈子,恩情不能忘。 【】 “唉。” 黑麦花军团的中枢,军团长的办公室中传来一声凝重的叹息。 在这里办公的拉泽格尔放下手中这封绝密的情报,皱着眉,走到窗前,安静地思索着。没人打扰他。 从目前收到的情报来看,【圣索菲亚军团】主力尽出,而且尤其军团长本尼笃托波提切利侯爵亲自带领,这位可是真正经历过战火洗礼成长起来的将军之一。虽然在拜占奥帝国将军序列中并不算高,但其个人实力在帝国内稳居前十,并且人缘极好,不然【圣索菲亚军团】也不能在这几年内发展如此迅速,尤其是骑士部,魔法师与牧师部也差不了哪里去。 衡量一个军团的综合实力,不仅要考察其军团领导层的领导与决策能力,还要看整个部分的配合默契程度、建制的完整程度、士兵的个人实力以及后勤保障能力。两相比较,黑麦花军团无疑处在绝对的劣势之下,这绝对无法凭借个人能够扳回。 走一步,看一步? 这不是拉泽格尔的行事风格,也不符合卡斯特罗想要必胜的信念。 【】 “灵魂,在古老的炼金术士的眼中不过是21克的物质,但在众神陨落后,人的灵魂发生了某种异变,不在以透明的人形存在,而是‘消失’了,就如同被神祗雪藏了一般,普通人根本不会意识到自己灵魂的存在,只有在古老的家族中存在着一群先知或灵侍的人才可以勉强捕捉到它。”巴别多勒克向卡斯特罗解释道。 “那奥丁有救吗?”。卡斯特罗关切的问道,至于灵魂是什么,他不想知道,只要奥丁能醒来便好。至于众神陨落,灵魂异变,这需要去关心吗? 无知是一种幸福。 巴别多勒克很想照头给卡斯特罗一个板栗,这时他多年前的习惯,挥手召唤来了骷髅【风月】。在灵魂领域,或者只有亡灵才最有发言权。骷髅【风月】漆黑头颅中的火焰不断闪烁着,在跟巴别多勒克交谈,不过,卡斯特罗看出骷髅【风月】似乎并不情愿救奥丁少爷。 为什么?卡斯特罗想不通,只能满怀期待地望着骷髅【风月】,后者似乎受不了卡斯特罗苦苦可怜的哀求眼神,最终传给他一句,事后,我需要一名圣骑士的灵魂,否则我不救他。 错愕。圣骑士的灵魂?卡斯特罗还没反应过来时,【风月】补充了一句,那是我需要的食物。卡斯特罗彻底哑语,心中霍地蹦出了一个念头。 【风月】,它要是不吃,会死吗? 【】 这世界最令人绝望的地方是哪里? 奥丁少爷像似一个游魂游荡在寂静深渊中,这里居住着远古的恶魔,其中不少他从未见过。地狱吗?奥丁少爷什么感觉都没有,在灰蒙蒙的天空下,仰望着一片漆黑大地,这里会有从熔岩中跳出的炎魔,从地底钻出来的黑暗精灵,从地平线上飞来的巨翼铁鸟 多久,一个人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饥饿与寒冷,没有任何打扰,很容易忘记时间的存在。奥丁少爷知道这里无异于地狱,但他隐约见感觉它一定就在史诗大陆的某个地方。这种莫名的自信,让他在三天之内奔行了上千公里,却依然没有尽头。 是魔法世界的莫比乌斯空间? 奥丁少爷找不到出口,忽然想到了莫比乌斯空间,这个被称为命运悖论的空间内,所有的人或生物都在不断的绕圈绕圈,一圈又一圈。虽然莫比乌斯空间,数百年,被红皇后破解,并浓浓的自嘲道,我们都是命运的丑,但是解法没几个人能够看懂,尽管概括起来也只是一句话。 如果你要维持在原来的位置,你必须很快地跑,如果你想要突破现况,就要以两倍于现在的速度去跑。 第249章求救,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0章 真的很无辜 第250章真的很无辜 长久的静默,激荡着涌起一段短暂的宁静。 地老天荒是多久? 奥丁少爷徐徐上升中,眼见诡异的一幕又一幕,路程像似没有终点,原来的空间开始开始弯折扭曲,纠缠到了一起,宛若一个线圈,而后像似被一个漩涡吸进去,彻底失去了意识。短暂亦或永恒,奥丁少爷再次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眼前黑色静谧的空间,巴别多勒克的黑屋? 醒了?卡斯特罗心头的喜悦一闪而过,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巴别多勒克有意无意间多看了一眼奥丁少爷,至于骷髅【风月】依旧无声无息的站在原地,放空或思考人生? “快把你的咸猪手拿开”奥丁少爷叫嚷道,在寂静的空间中回荡着。 卡斯特罗一拳轻轻锤在奥丁少爷的胸膛,心中特感慨,奥丁少爷还是这副死脾气,笑道,“活蹦乱跳个啥” 奥丁少爷从光滑的地面上爬起,摸了摸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半点伤都没有,心中纳闷了,难道召唤魔法成功了?其实,奥丁少爷当时自己病急乱投医,慌乱之中的唯一计策,要知道平时他的召唤魔法从来没有用过,至于召唤出被誉为魔法宫守护者之一的摩羯,完全是运气。 “嘿嘿”,奥丁少爷傻笑了几声,算是对他大难不死的回应。 “你现在没事了吧?少字居然一觉睡了两天,舒服吧?少字”卡斯特罗笑着说道。 “咳咳”,奥丁少爷故意咳嗽了几声,“那是我的运气。” “对了,后天是希第达尔与夏尔米的婚礼,我们现在要立刻赶回去。”卡斯特罗皱眉说道,这意味他又要奔波劳碌,从布里翁城堡到克伦斯堡之间可不是一段路程。 “呃”,奥丁少爷眉头轻轻一挑,在确信卡斯特罗没有说谎后,求助似的望向了巴别多勒克。巴别多勒克似笑非笑,紧接着奥丁少爷与卡斯特罗脚下浮现出一个六芒十字星魔法阵,光华急速流转,奥丁少爷还没来得及反应,便骤然感觉自己身体一轻,卡斯特罗显得有一丝慌乱,不过眨眼间镇定下来。至于迪马利亚,巴别多勒克没有将他传送到布里翁城堡,因为传送魔法阵依据的能量守恒定律与空间转换论,对于个体蕴涵的能量有着严格的限制性要求,这决定了迪马利亚无法直接被传送。这大概就是悲剧吧,迪马利亚必须自己赶回克伦斯堡。 “啊啊啊” 奥丁少爷的嘶嚎声响彻克伦斯堡东门。三米多高的距离对于一个魔法师而言,无疑是想要他命,奈何奥丁少爷在经历最初的兴奋后,在半空中释放出风系魔法【翱翔术】,暂缓了他下落的速度。 卡斯特罗相对好一点,只有一米多高,外加平时他很少在外人面前大声说话,所以即便面对如此不利的局面,依然闷不吭声,身侧的【黄金锁齿轮】令不少注意到他的士兵惊呼,“噢买噶的,那是什么?” 最终的结果,奥丁少爷颇为狼狈的跌落在地面,衣服上满是污泥,接着就开始逃窜,这次丢人丢大了。卡斯特罗在半米的时候,轻轻一跃,跳到旁边的屋顶上,而后轻松落地。如若换成奥丁少爷如此轻松,搞不好还会理理他额前的头发,摆一个bo色那才是奥丁少爷的真正本性。 眼见奥丁少爷逃走的卡斯特罗,无奈地跟旁边的黑麦花军团士兵打打招呼便迅速闪人。黑麦花军团大多沉浸在他们两人空降的意外中,许久才反应过来,“这就是我们的老大吗?”。其实,数月之前的奥丁少爷空降的消息已经被黑麦花军团的八卦机构“黑鸦”报道过,只不过当时绝大多数士兵并不相信而已,毕竟,在史诗大陆还没听说谁可以实现长距离传送,连圣魔导士都无法做到,奥丁少爷能够做到,这估计是开玩笑吧。当然,也不排除黑麦花军团把它当成奇迹来看。 眼见为实。这次很多人信了。 奥丁少爷还没逃回住所,遥遥望见不少人已经守在他那里,“剔骨刀”的热情是无法阻挡的,他可不想刚刚捡回来的一条命没了半条。卡斯特罗紧随其后,转入了旁边的巷子里。经过一番艰难的迂回,奥丁少爷躲进了一间酒吧。卡斯特罗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令他差点再次拔腿就跑。 “奥丁少爷,你跑什么跑?”卡斯特罗额头上满是汗滴,不解地问道。这家伙不是最喜欢外人景仰吗?今天,性子变了? 奥丁少爷气喘吁吁,什么都不愿意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喘了一口气,眼神打量着四周的人群,许久才放下心来,暗自提醒自己以后做人要低调。 “说啊。”卡斯特罗要了一杯烈酒喝下,半靠在酒吧柜台上,追问道。 “没事没事”,奥丁少爷解释道,语气十分沉重,“这个我的形象还是要注意的。” 卡斯特罗一脸黑线,想要把他拖出去“非礼”半个时,狠狠地拍了拍奥丁少爷的肩膀,怒道,“就为这点破事,你害我跟你狂奔五百里?” “好了好了”,奥丁少爷不以为意地说道,“大不了请你喝酒。” 半个时后,两个人都喝了不少,而且是在贵宾包厢中,至于钱倒是卡斯特罗出的,奥丁少爷再次被卡斯特罗深深鄙视了,奥丁少爷平淡了回了一句,本少爷就是被你包*的。卡斯特罗真想一脚把他踹回黑麦花军团的“剔骨刀”驻扎地,好让他接受剔骨刀们的蹂躏。 “奥丁少爷,你为什么还不结婚?好像都二十七岁了吧。”卡斯特罗转过头问道,贵宾包厢要不是空间大,估计早就被他们弄的乌烟瘴气了。 “我爷爷皮斯麦说,情人要比妻子好,对情人只要付出温柔以及一些不必要的恺撒金币就好,而不需要担任任何责任。对于贵族,这就是一种美妙生活。”奥丁少爷翻了一个白眼,满口酒气的说道。 “那你可以去找个情人啊。”卡斯特罗叹息道,总是做一个单身贵族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美好。 “情人不可靠。”奥丁少爷继续着他的歪理邪说。 “喂,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卡斯特罗发觉奥丁少爷闪过一丝落寞,然而这与落魄又没丝毫关系,不懂还是不懂。 “爱情若是百步,若是她,可否一步不差地走到我身边,尽管我不悲不喜不骄不躁不怒不忿不卑不亢不爱不恨?”奥丁少爷身上揉合了贵族气质与流氓脾性,深沉的说道。 “有点符合我悲观主义者的作风,哈哈”。卡斯特罗自傲地笑道。 “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奥丁少爷佯怒道。 “哼哼”,卡斯特罗不满的哼道。 “哇嚓,本少爷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你想干什么?”奥丁少爷胳膊搂在一起护着自己,颤声道。 “不想干嘛”,卡斯特罗奸笑着走近奥丁少爷,角落里的他是如此的“苦苦可怜”。 过来,我就喊了。”奥丁少爷抛了一个哀怨的眼神,yin*卡斯特罗犯罪。 “那我可真来了。”卡斯特罗一点点的靠近奥丁少爷,嘴角噙着笑意,放佛是看着砧板上的活鱼。奥丁,你这次是跑不了吧?少字 事实证明,以强大武力为支持的蛮横都是强权。 但就在这时,酒吧包厢的门猛地被踹飞,“砰”的一声,而后黑麦花军团的剔骨刀们闯了进来。震惊。 傻眼了? 无比暧昧的一幕。 卡斯特罗尴尬地停在离奥丁少爷几十厘米的地方,似乎想要扑上去,而缩在角落里奥丁少爷见状一脚踹中卡斯特罗胸膛,怒道,“本少爷宁死不从” 什么情况? 特地赶来庆贺他们老大新生的剔骨刀士兵,顿时将视线转移到倒地爬起卡斯特罗身上,期待他能给点爆料,亦或是精彩的好戏。此时的卡斯特罗显然意识到自己处于绝对不利的局面,辩解无辜之类的根本没人听,索性鱼死网破,狠声说道,“奥丁少爷在克伦斯堡有个情人,我刚才就在逼问他,只是没想到你们来了,竟然破坏了一切。情以何堪啊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啊”惊讶声此时彼伏,众人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奥丁少爷被卡斯特罗狠狠瞪了一眼,本想辩驳,但想想这要是再说,估计名声就毁了,索性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奈何我。 众人自然不敢在卡斯特罗军团长面前将奥丁少爷怎么样,但不少士兵还是声嘀咕道,这事有这么简单?另外一名士兵立即答道,这里面有猫腻,你们不懂得但随即不少士兵附和道,我懂得我懂得。许多年后,一本《激|情岁月》畅销了整个大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奥丁效应。 于是,在一群心知肚明者中,奥丁少爷这次真的无辜了 第250章真的很无辜,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51章 抱歉,勇者 第251章抱歉,勇者 ps:补昨天的。 在史诗大陆,教堂可谓是一座城堡的重要组成部分之甚至比市政厅还要重要。这当然与教廷主导信仰有关,但更多的时候,给平民或贫民一丝渺茫到不可捉摸的希望。在教廷建立之初的那个黑暗年代中,很多教民为心中的信仰而牺牲,但渐渐随着古罗马帝国的皇帝恺撒大帝的倡导推行,拜占奥教廷才最终在史诗大陆成为精神支柱,成为了人民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而教堂婚礼就是其中的衍生品。 所罗门希第达尔与夏尔米的婚礼如期而至,地点在克伦斯堡唯一剩下的一座圣阿库什教堂。黑麦花军团军团长卡斯特罗与麦顿大人担任此次婚礼的重要证婚人。可怜的奥丁少爷再次悲剧了,什么都没捞到,只是一个闲人,负责婚礼当天的酒水花车。幸好,奥丁少爷手下有戈特里布与阿卡奥斯,他才得以在婚礼进行中,抽空去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 至于拉泽格尔与克林顿子爵两人忙着黑麦花军团军务,婚礼开始了才姗姗来迟,并献上诚挚的祝福。客人容克斯帝林,也被邀请参加了这场来之不易的婚礼,并毫不客气地送上了一份珍贵的礼物--一串人鱼泪珠项链【守望幸福】,据说这是北海深处的人鱼族的美人鱼在失去恋人,终日苦闷,落下的泪珠凝聚而成;巴赫洛夫腓力斯对人情世故也相当不陌生,代表诺曼夫羊王朝的叶卡琳娜女皇送上了从北冰洋中深海中精心采摘的【红慈云珊瑚】,深红如血滴,晶莹透亮,堪称完美无瑕,令眼光最毒的奥丁少爷都咂舌,这该花多少恺撒金币啊? 卡斯特罗代替希第达尔与夏尔米手下了这两份价值连城的礼物,丝毫没觉得不妥。他是个悲观主义者,所以既然被容克斯帝林或诺曼夫羊或帝都巴黎顿的某些人当成了博弈的棋子,他肯定要狠狠的收一笔,否则这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教堂婚礼中,除了这一段美丽的插曲,基本上按部就班,没出现意外。虽然克伦斯堡现在归属黑麦花军团,但卡斯特罗在婚礼筹备阶段就反复强调了一点,一定要注意安全。奥丁少爷不屑的撇了撇嘴,但没料到卡斯特罗逮住他,一阵猛打,间接导致卡斯特罗与奥丁少爷在黑麦花军团的威信直线下降。谁叫奥丁少爷上次差点被【双骨针犀兽】给吃了呢 婚礼很快结束。鉴于希第达尔与夏尔米大有发飙的迹象,众人才最终一哄而散。 夜深,这时属于希第达尔与夏尔米最美好的时光。新房,两层的木质楼,是他陪着她亲自挑选的,装修之类的苦力活,卡斯特罗偶尔过来凑凑热闹,只不过卡斯特罗每次发觉他无法将木地板铺平,十分感慨,技术活啊,学不来。其余的家具,也符合夏尔米的品味,以暗红为主格调,有一扇大大的落地窗,这样他可以很好的思考,她在早晨也可以沐浴到阳光。 “希第达尔,你爱我吗?”。夏尔米即便做了他的妻子,也不忘记这个最重要的问题,爱与不爱,对女人而言,实在太过重要。 “爱”希第达尔没有回避,眼神真诚不含一丝杂质,“直到永远。”在看得见的地方,我的眼睛和你在一起;在看不见的地方,我的心和你在一起。 得到满意答案的夏尔米莞尔一笑,今天的她一身洁白的婚纱,配合引以自傲的身材令不少爷们垂涎三尺,披肩的红发经过精心打理,完全找不出初次见面时的干净利落。所罗门希第达尔,今天也异常英俊,相比卡斯特罗的瘦削,奥丁少爷与克林顿的贵族气质,拉泽格尔的英俊丝毫不差,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也让不少黑麦花军团的女兵黯然落泪。 她凝视着他,他静静地吻上了她的唇。 或许,真的变了,但我绝不会对过去说,抱歉。 【】 喝酒。 这是被一群大老爷们认同消遣时光的最好方法之一。所以,起先克林顿副军团长建议颁布黑麦花军团禁酒令时,卡斯特罗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你是贵族,永远不懂下层人民的苦,何必剥夺他们的唯一乐趣呢。 黑麦花军团由此形成了一种风气,无论有什么事,只要明天不是战斗,都可以喝酒,更何况军团长卡斯特罗、副军团长麦顿大人与奥丁少爷亲自带头。尽管喝酒误事的处罚非常严厉,但绝大部分士兵为了陪兄弟喝酒玩乐,大多时候,都选择有罪一起承担,倒也符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后勤部的士兵,在旋风马卢达的领导下,却很少因为喝酒误事,不是不喝酒,而是他们喝酒采用了一种较为文雅的策略,喝酒可以尽兴,但不能喝醉。今晚,由于希第达尔与夏尔米结婚,所以,马卢达所部的士兵也捞到了不少好处,第一点便是截留了大量好酒,第二,卡斯特罗特别准许他们休息一天。 “头儿,您在想什么呢?”马卢达心腹之一的布赖恩拎着一瓶红酒凑到他身边坐下,问道。 “想家。”马卢达语气和缓,凝望深邃夜空。 “呵呵”,布赖恩脸庞较为老成,安慰道,“头儿,等到战争结束,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马卢达夺过酒瓶,仰头喝完后,衣袖擦了擦嘴,说道,“不回家,因为我们还在追寻我们的梦。” 总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 【】 魔法,一直都是奥丁少爷的强项,卡斯特罗只是略懂。 在史诗大陆,魔法书籍一般都被帝国的魔法协会牢牢控制,严禁泄漏,不少魔法师因此被摘除了魔法徽章,被送进了圣事部或检察院。在他们看来,让平民掌握魔法力量,那是比诺曼夫羊王朝与泰坦的铁骑入侵还要可怕,同样为了筛选出平民中的一些有着杰出魔法天赋的子弟,他们也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机构。所以,近几百年来,没有爆发平民暴动之类影响帝国发展的大事件。 “什么?”奥丁少爷惊讶于卡斯特罗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在布里翁城堡与克伦斯堡之间建立魔法传送阵?这难度也太大了,根本不可能实现啊 “奥丁少爷,我感觉你可以去求教巴别多勒克。或许,他可以告诉如何去做。”卡斯特罗想了想,说道。如果能够实现异地传输,那么接下来的面对【圣索菲亚军团】的战斗,无疑会轻松许多,甚至出其不意,一举击溃【圣索菲亚军团】也说不定。 对胜利的渴望,逼迫他想尽一切办法,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跟巴别多勒克套近乎?”奥丁少爷眉头紧皱,一想到那个千年老妖年轻的不像话的脸庞,心身上就起鸡皮疙瘩。他现在回想起当初在巴别多勒克的黑屋中呆了那么多天是怎么渡过的? 无知者无畏还是魔法对自己的太有吸引力了?一阵后怕。 “这个光荣而又伟大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虽然艰辛点困难点,但奥丁少爷,为了美好的明天,你要尽心尽力,努力吧。”卡斯特罗庄重无比的说道,举起酒杯想要敬他一杯。 顿感压力的奥丁,立刻起身,端着酒杯,苦笑道,“这是逼我送死啊” “不会的,就算我舍得,巴别多勒克也舍不得啊。”卡斯特罗耸了耸肩,巴别多勒克会杀人,但会杀你吗?要是这样的,那你岂不是造成了一具尸体?想到这里,卡斯特罗继续说道,“再说,巴别多勒克可是连死人都能救活,奥丁少爷你怕什么?” 奥丁少爷霎那间一片雪白,骷髅【风月】,他是宁死都不愿当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指着,说道,“你这摆明是赤裸裸的蓄意谋杀” “谋杀?”卡斯特罗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上次某人在处理‘辛德勒的名单’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