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65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65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65部分
黑暗牧首-第65部分帅,胯下那杆枪,怎么能比我雄壮呢?没天理啊。”哈恩贝利轻轻撩起自己额前的一缕长发,自恋地说道。 全名为加德利度木诺克撒的英俊青年,从地上迅速爬起,揉着屁股,一脸真诚地赞美道,“哈恩贝利伯爵是史诗大陆最英俊的伯爵我以主的名义发誓” “终于来了。”哈恩贝利看完信,再次瞥了一眼诺克撒,说道,“走了。” 诺克撒见自己的上司面有喜色,拍马屁地说道,“英俊的哈恩贝利伯爵大人,不知道是什么大事?” “三天之内,我们就要攻打格鲁亚城堡了。”哈恩贝利平淡的说道,脚步不停,往军营叶浦盖尼柴可夫将军营帐走去。脚步很慢。 从不怀疑。这位诺曼夫羊王朝最新崛起的加德利度家族第二顺位继承人只是乐呵呵的笑了笑,少了些玩世不恭。 “黑麦花军团创造了一个奇迹。” 叶浦盖尼柴可夫在数个月前调查清楚了上次费多连科尼古拉耶维奇死亡之谜,对那位胆大妄为的青年不禁有些好感,甚至还想感谢卡斯特罗为他清除了一位军界的死敌。对手没死在自己手里,确实是一种遗憾,但究竟这是好还是坏,叶浦盖尼柴可夫心里明白。 “奇迹?”哈恩贝利呢喃道,就算给他两倍的兵力,也未必能够打败阿斯派因艾斯林吧。 随后,诺曼夫羊王朝的叶浦盖尼柴可夫将军连夜召开了会议,如是说道,“一切条件都成熟了,可以反击了,各位下去准备吧。”军中的统领们在接过数份材料后,便沉默离开。拥有强烈正义感的哈萨罗夫留到了最后,原本想反驳了几句,却被舒巴金强行拉走,“战争是不可避免的,无论敌我双方谁拥有正义。诺曼夫羊王朝需要战争就行了,这就是我们存在的理由。”哈萨罗夫只好无奈离去。 回到军营住所的哈恩贝利今晚出奇的将所有下属给轰了出去,其下属肆无忌惮地猜测他究竟想要做什么,有士兵甚至提出了自杀的荒谬想法。实际上,哈恩贝利只是望着半杯清水,在独自发呆,在思索一个注定没有对错答案的问题。 半杯清水,是半空还是半满? 第244章大幕拉开的舞台,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45章 红皇后与走好,保重 第245章红皇后与走好,保重 一个月以后。 容克米尔塔抵达贝伐利亚郡的慕尼黑城堡,她的母亲容克夫人 在陪同她出了都柏林以后,便急速离去。期间,容克夫人 还拜访了魏玛图书馆的贝克伯爵,令米尔塔百思不得其解。至于,索伦家族所要遭遇的大灾难,米尔塔特地写了一封信提醒索伦凯蒂丝公爵,要注意帝都波旁家族,万分心。索伦凯蒂丝公爵很快恢复了她,表示知道,叮嘱米尔塔保重身子。看信的米尔塔微微一笑,揭开车帘,望向远处。 这个世界,哪里都有不一样的风景,人又何必固守自己的世界不放开。 回家途中,米尔塔确实路过不少地方,偶尔在家族骑士的陪同下,还出去走走。奥得易北郡的守夜者首领巴库宁受凯蒂丝公爵所托,特地护送她回慕尼黑城堡。期间,索伦陆斯恩不知道怎么得知了消息,一直跟着米尔塔的车队,米尔塔询问他原因,他回答,一名绅士贵族,十分荣幸能够护送一位美丽的姐 回家乡。巴库宁差点为此跟陆斯恩理论,这里不欢迎他。容克米尔塔显然不想为此跟索伦家族有什么牵扯,说了一句,你可以跟着走,但必须保持一定距离。 路途出乎意料的平静。 黑疯子克鲁伊夫百无聊赖地哼唱着一首不知名的歌谣,神秘中流露着一股苍凉。 这是什么歌曲?生活在都柏林四十多年的巴库宁觉得这首歌旋律忧伤,但他听不出。克鲁伊夫笑着答道,这只是一个老者写给一个孩子的摇篮曲而已,你可以称它为,“月下女神的祈祷”。 米尔塔安静听完,沉寂在遥想过去时光记忆中,难以自拔,越是美丽越是令她忐忑。卡斯特罗,究竟遇见你,是上天的安排还是宿命? “父亲大人,您认识贝克伯爵?”米尔塔颇为意外的说道。 “我们都是【红皇后】圣忒尔弥撒老师的弟子,只不过,他比我先进入师门十年。”容克托雷开怀的笑着说道,神色之间缅怀着过去。虽然他们从未见面,但是容克托雷常常听到圣忒尔弥撒提起贝克伯爵:一位唯一在半年内堆起九十万多诺弥牌的学生,是老师魔法领域唯一的接替人。 “【红皇后】?圣忒尔弥撒?父亲,我怎么没听你提起过?”米尔塔好奇地问道。 “老师是史诗大陆最接近神坻的人,之所以被称之为【红皇后】,因为她喜好大红色,并且曾经一手毁灭了一支【蓝瑾花军团】。”容克托雷笑眯眯地说道,这个时候,这位一贯与世无争的容克家族家主才让人觉得其锐气,截然不同于往日的闲漫。 “很厉害。”米尔塔惊讶道。【蓝瑾花军团】,曾经是高加索地区的守护者,正因为它的覆灭,才使拜占奥帝国一统黑海,一跃成为史诗大陆的新中心。 “那是一个我只能仰望,却只能望见的背影。”容克托雷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的说道。 米尔塔嘴角轻轻勾起,有些好笑地看着自己的父亲,难道他对【红皇后】还有别的感情?要是让自己的母亲知道了,那会怎样?【红皇后】,这位强大如神坻的女人,米尔塔只有十分渺茫的记忆,但令自己的父亲如此崇拜,恐怕绝非简单可以形容。 “那她现在在哪?”米尔塔好奇地问道。 “走了,无影无踪。”容克托雷感慨道,“她,留给这个世界,只有背影。” 米尔塔轻轻说道,“那么她一定是孤独的吧。” 【】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黑麦花军团从布里翁城堡招募了大量士兵,并积极训练。每个黑麦花军团的士兵都忙的喘不过气来,卡斯特罗也投入了艰苦的训练中,以身作则,令不少士兵对他的好感直线提升。这对凝聚黑麦花军团的士气无疑起到十分重要正面的作用。如今的黑麦花军团不再是一盘散沙,每个士兵相处相当融洽,尽管偶尔还爆发出一些斗殴事件。 “卡斯特罗军团长大人,阿塔修,要向您请辞。”阿塔修独自一身走进卡斯特罗的住所,躬身行了一个骑士礼节后,开口说道。 “为什么?”卡斯特罗一愣,随即想到自己无法阻止他的离开,补充说道,“说说您的原因。” “我想去史诗大陆的其余地方去看看,捍卫英格兰家族的荣誉。”阿塔修解释道。每天所要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强大,他虽然不愿见到,但同时承认卡斯特罗的努力毋庸置疑,报仇无望了。 “哦”,卡斯特罗应了一句,“你要走,我不反对。” “感谢卡斯特罗军团长大人的宽容”阿塔修再次躬身说道。 “不必感谢。”卡斯特罗微微一笑,说道,“说感谢的人应该是我,阿塔修,您一直这么无私的帮助黑麦花军团,攻克了博尔塔拉城堡、俄古易塞城堡与克伦斯堡,并且打败了阿斯派因艾斯林大军。真的,我不知道该如何谢你,没有你,黑麦花军团没有今日的成就。” “您真的抬举阿塔修了。”阿塔修对卡斯特罗心悦诚服,对他个人的作风相当赞赏,这也是他决定离开的重要原因。杀他,始终觉得对不起很多人。卡斯特罗若死了,黑麦花军团怎么办?让那些经历过战争洗礼的贫民们沦为流寇,为祸一方吗?阿塔修做不到,矛盾之下,只能选择离开。 “没有的事。”卡斯特罗哈哈大笑道,“记住黑麦花军团永远是你的朋友。永不改变。” 阿塔修跟着他一起笑了。 【】 傍晚,一轮夕阳渐渐西沉。 克伦斯堡城外。阿塔修弯下身轻轻抚摸着战马,他的身后是几十名愿意誓死跟随他的骑士。在外人看来,他们牺牲了黑麦花军团的优渥待遇,选择了流浪,但他们值得他们去敬佩。 在史诗大陆,骑士精神,一直都是每个骑士心中坚如磐石的信念,信念才是支持他们不畏惧死亡的支柱,而非手中的长枪或长矛。 “他真的要走了?”麦顿大人声嘀咕道。旁边的几名士兵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保持着沉默。 战事总指挥的拉泽格尔对阿塔修的离去早已经知晓,其实在两个月前,艾斯林大军未败之前,阿塔修已经跟拉泽格尔沟通了许久。拉泽格尔说服不了他,叫他在离去之前,亲自跟卡斯特罗说一声,他做不了主。阿塔修只是说了一句,谢谢,便转身离去。 牢笼束缚不了自由的鸟儿。 “走了?”奥丁少爷有点不可置信的瞪了瞪眼睛,“这不是逃兵吗?阿塔修,你对得起自己吗?”。 前来禀告的士兵立刻躬身问道,“老大,要不要去追,阿塔修大人还没有走远。” 奥丁少爷摆了摆手,十分不悦地答道,“一边去。去追他,呀啦兮咪,他又不是美女。这事,那家伙都不去做,我咸菜萝卜操啥心” “是是,老大。”闻言的士兵立刻明白了奥丁少爷的意思。 “那还不退下。”奥丁少爷眼珠一转,重新捧起一本魔法书籍《魔法植物异质性研究》,思索其中所说的“魔法植物的斑块性与镶嵌性是同一种空间异质性的表现”的涵义。 希第达尔与夏尔米收到这个意料之外的消息,立刻找到卡斯特罗,询问缘由。卡斯特罗没有解释具体的原因,平淡地说道,“其实,自由,才是他真正的追求。” 仇恨,对阿塔修而言,是个太沉重的包袱。 余晖渐渐消散,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阿塔修知道克伦斯堡城楼上很多士兵目送他离去,其中第二骑士团的绝大多数士兵都在,狄克、波拉德与泰格三人更是站在显眼的位置。 人会变。与以前相比,狄克更加成熟稳重,成长了独挡了一面的人物;波拉德,少了很多幼稚的想法,闲暇时喜欢四处逛,有一次差点被希第达尔修理成残废;泰格,好像变化最,但他的眼神更加坚定,对未来对自己多了成功的自信。这或许,是阿塔修临走前希望卡斯特罗军团长认真考虑让他担任骑士第二团团长的原因。卡斯特罗当时的回答是,如果泰格能让他的下属尽可能的活下来,我不介意提升他的职位。 想法会变,表情也会变,这世界有什么不会变? 阿塔修眺望着远方,这一刻,他脸上绽放出一个孩童似的微笑。 路再远,只要朝着自己心中的方向前进,便不会觉得远。多少人为脚下的路所困? 战马嘶鸣。狂奔而去。这时一个起点? 十几个说不出哀伤还是决绝的背影以及万人的目光。 没有去送别的卡斯特罗抄写着一份重要的文件,猛然抬起头,连手中的鹅毛笔被掐断了也没有发觉。 走好。保重。 第245章红皇后与走好,保重,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46章 信仰,名单与善变的动物 第246章信仰,名单与善变的动物 将感情看成是人生的全部,那样活着不是太累吗? 这是奥丁少爷决定做个单身贵族的原因,绝对不是所谓的眼光太高。卡斯特罗不理解他,奥托家族是波捷尼亚郡的大家族,多少贵族少女名媛想要嫁给奥丁少爷,成为贵族夫人 ,或者简单的想要爬上他的大床。可惜,奥丁少爷始终不理不睬,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伤害了太多女子的心。暗恨奥丁少爷不懂怜香惜玉或有着某种恶趣味,戈特里布与阿卡奥斯为此问题,差点跟奥丁少爷大打出手,你怎么伤她们心呢。奥丁少爷冷冷道,爱是女人的灵魂,而我是个男人,男人的天性是战斗。 然而,出人意料的阿塔修,最终选择了流浪,作为他身为骑士的最终归宿,而并非跟随黑麦花军团,一起战斗。跟随黑麦花军团会死亡吗?不会荣耀吗?这些,有人考虑,但更多的人自动忽略了。 送别的场面固然宏大,但没有挽留。 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卡斯特罗曾说过,你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未来,但跟着我,我可以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给你们。 再见吧。 其实,克林顿子爵是第一个知道阿塔修有这个打算的人,因为他们同样出身贵族,彼此之间有许多共同语言,可以畅所欲言的交流。贵族与平民,无论在哪里,都有着鲜明的隔阂。尤其,在黑麦花军团,这种情况难以避免,大多数士兵只能渐渐适应。比如,在阿塔修离去后,黑麦花军团骑士第二团团长的人选,泰格与狄克的呼声几乎相同。 “狄克,恭喜你。”特意来祝贺的泰格微笑着说道。 “泰格,你不妒忌吗?其实,这个职位本来是你的,按照阿塔修的意思。”狄克盯着泰格的眼睛问道。固然狄克渴望得到提升,但有时他也有所顾虑。骑士团,不是麦顿大人所部,这里有太多落魄贵族子弟,这对他接下来管理,无疑是一个挑战。以前,阿塔修团长凭借威望即可,那么狄克呢? “哼,他不敢。”波拉德挥舞着拳头说道。 “不”,泰格笑的很真诚,走近狄克几步,说道,“我选择骑士,是因为我的信仰。” 狄克皱眉:信仰?难道比我以前饥寒交迫时填饱肚子的面包更香甜? “就给我装。”波拉德不满的嘀咕道。泰格有什么信仰,比我还怕死呢。 狄克搂过波拉德,笑着说道,“我们跟他是不一样的人。” 泰格讪讪一笑,主动凑近波拉德,挠弄着他的头发,“再怎么说,我也比你大,波拉德,你可不能没大没啊。” 波拉德一拳攥到泰格胸膛,“哼哼,你只能算老三” 狄克哈哈大笑,拍了拍泰格肩膀,说道,“泰格,你就将就一点吧。” 憋得满脸通红的泰格,眼眸里含着笑意,恨恨地说道,“no-way” 随即,波拉德扑了上去,嚷道,“同不同意?” “不”某人宁死不屈,而后被一个少年追赶了十几公里,成为了黑麦花军团一段有趣的故事。 【】 谨慎,是一名合格的上位者必须具备的优秀素质。 这份被斯坦贝命名为“辛德勒名单”--记录黑麦花军团内可能存在的叛徒人员名单的信纸,在希第达尔与夏尔米的联合调查下,由拉泽格尔递交给卡斯特罗过目。于是乎,在艾斯林大军溃败一个多月以后,黑麦花军团迎来了比战争更残酷的清洗。这些士兵,或许,就是昨日一起并肩战斗的兄弟。 卡斯特罗扫视一周,从将此项秘密任务交给希第达尔,到得知他基本完成任务,再到今天审判这些“奸细”。心情沉重,卡斯特罗心底压抑着一丝苦闷,想要从这间密闭的房间走出去透透气。不过,有些事情,他必须去做。 “我不知道你们中谁是无辜的,亦或全都有罪。生命值得珍惜,但你们既然选择沉默,也要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我不想当个刽子手,但谁也阻挡黑麦花军团前进的步伐,我第一个要杀的谁下面,就是对你们的考验,的考验而已。” 奥丁少爷与阿卡奥斯陪同,随意地坐在简陋的木椅上。一直以阴险著称的奥丁少爷,更是提出了不少折磨人的点子,比如寂静死亡法与愤怒的鸟。一直心思单纯的阿卡奥斯成了他的执行者,亦或可以称之为“帮凶”,那些手法连卡斯特罗听了都头皮发麻。 黑麦花军团的内奸要么直接被整死,要么疯了,只有极少数人活了下来。 其中,一名士兵独自穿过了“剑冢”,就是让他从一根绳子上走两百米,而绳子底下一米的地方都是竖起的剑尖。只要稍有不慎,士兵就会跌落,结局可想而知。 卡斯特罗对此特别的感慨了一句,奥丁少爷,你真的没有牙齿。奥丁少爷淡淡回了一句,没有牙齿,我还口水直流呢。卡斯特罗伸出一根中指,而后指下。奥丁不屑地说道,有本事,你咬我,我折磨他们,管你啥事。等你见识过古罗马竞技场,你才明白,本少爷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卡斯特罗只能继续无语,真是太自恋了 处理玩辛德勒名单后,这些“奸细”,活着的人交给了希第达尔,死了的人将会被秘密送往布里翁城堡。在见识到【印象*复活颂】,卡斯特罗联合赫特福德准备打造出一支亡灵军队,就如同【黑袍守夜者】。当然,由于这些士兵的素质没有答道顶级骑士的实力,所以只能被炼制出一些中阶死灵战士,充当炮灰还可以,但要是发挥真正的战力还需要继续努力。赫特福德当时只是摇着头笑了笑。禁忌魔法与黑魔法,这要是被拜占奥教廷知道应用到了战争领域,恐怕教皇宝座上的那位,就该降下神罚了吧。 神罚,凡人承受不起。 卡斯特罗是凡人吗?他可是教廷明明确确的恶魔之子。布里翁城堡的某位异端,曾提出了一个“女人就是恶魔”的观点:追求女人,需要时间与金钱,所以女人时间+金钱,同时,我们还知道,“时间就是金钱”,从而得出时间金钱,即女人金钱x金钱,我们还很清楚的知道“金钱是万恶之根”所以金钱2√恶魔(恶魔的平方根),即得出女人恶魔。而他便是年轻时的费西米,这令卡斯特罗惊讶万分。 年轻,思想真是开放。 奥丁少爷听完这个有趣的证明题后,果断绝对跟费西米进行深层次交流。六十多岁的费西米希望有人可以将他所学所思传下去,尤其是魔法理论。两人一拍即合。据说,费西米对“辛德勒名单”的处理建议,奥丁少爷借鉴不少,遭殃的自然是那份名单的士兵。 或许,对敌人残忍,就对得起自己人吗? 【】 老柏克身影越发佝偻。 在卡斯特罗默默想着,岁月无情,老柏克又怎么抗拒呢? “呵呵”,卡斯特罗笑的有些苦涩,说道,“老柏克,您注意休息。不要太忙碌,好吗?黑麦花军团固然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您去督促,但还有我,还有罗杰,还有拉泽格尔等等,很多人,他们都可以的。” “我虽然老了,但趁着还有时间,多做点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老柏克摇了摇头,惋惜地说道,“不知道你又没有机会看看您与米尔塔夫人 的孩子。当年,你父亲与你都是我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孩子啊,你都长的这么大了。时间过的真快,浑浑噩噩七十多年就过去了,老了,不中用了” “老柏克,您会长命百岁,还要看着我的诺亚长大呢。”卡斯特罗勉强扯出一个微笑。老柏克,一直都是唯一的亲人,即便是死神,也不能从他手中夺走老柏克的生命。 “孩子,如若有一天,你有空去了哈布斯堡-洛林皇朝,记得去找鲁道夫公爵。那个臭黑脸,可是您父亲的表兄。还有你对莎乐美有印象吗?”。老柏克和善地笑了笑。 “就是那个跟屁虫吗?”。卡斯特罗疑惑的问道。童年是美好,但在美好的记忆也会被时间渐渐冲淡。 “呵呵,她现在可是洛林皇朝的第二夫人 --温莎夫人 。”老柏克和蔼地想要伸手摸摸卡斯特罗的脑袋,后者顺势蹲下,感受着老柏克的慈爱。 “第二夫人 ?多荣耀啊。”卡斯特罗脑海中想起了另一个同样瓦戈拉,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如若他听到莎乐美成了温莎夫人 ,那该多心痛啊。 “放心,她只是我拜托鲁道夫公爵给你安排的一个棋子而已。”老柏克一语道破了其中玄机。莎乐美,一个平民,没有背景,怎能飞上枝头便赤色祥蘅神鸟? 卡斯特罗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说了一句,让老柏克哭笑不得的话。 “我听说女人可是善变的动物啊。” 第246章信仰,名单与善变的动物,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47章 心中的月亮 第247章心中的月亮 今天又没有太阳。 这是多少天没有阳光的日子? 三月,本该是阳光明媚。 容克斯帝林在这阴霾沉沉的日子里来到了克伦斯堡,守门的士兵第一时间通报给黑麦花军团的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而且速度之快,令人咂舌。因为容克斯帝林满头金发,衣袍华贵,唯独气势平和,不压迫人,更重要的是黑麦花军团士兵一眼便认出了那可是被神圣罗马帝国誉为“骑士典范”的龙枪大骑士。十二名?那可是媲美一个队的黑麦花军团普通士兵。 大人物?连瞎子都能猜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大人物并没有给盘查的守门士兵造成多大的困扰,甚至还主动与他们攀谈,了解一些克伦斯堡的实际情况。不过,黑麦花军团士兵地位低微,知道的并不多,在加上拉泽格尔曾特别交代不能泄漏任何重要消息。所以,容克斯帝林只能失望了。 卡斯特罗老远便认出了容克斯帝林,没料到他今天会来。如果按照米尔塔的信推测,容克斯帝林至少也得三天以后才到,来的目的无碍乎是传达查理曼大帝的命令,回帝都巴黎顿接受重要任命。实际上,卡斯特罗对这位纨绔并没有太多的好感,哪怕他是容克米尔塔的亲哥哥。谁叫卡斯特罗成长在贫民区,如若是哈布斯堡家族或许两人之间会亲近许多。 这个世界,与那个世界,始终都是高层与底层的关系。 “欢迎容克斯帝林伯爵来到克伦斯堡”卡斯特罗翻身下马,微微躬身,诚挚的说道。 旁边的黑麦花军团士兵目瞪口呆,什么人竟然能让卡斯特罗如此高规格的接待?随即,他们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容克家族?那可是神圣罗马帝国的三大神圣家族之仅次于波旁家族,帝国经济的搭建者。在一百多年前,正是《货币与贸易通论》的容克梅纳德,赞成贸易顺差,并重新推崇起重商主义,认为“重商主义,学说里含有入学真下成分”,促使神圣罗马帝国在短短百年内一跃超过了拜占奥帝国,成为史诗大陆的经济霸主,不过政治霸主依然拜占奥帝国。然而,容克梅纳德在肯定重商主义某些观点的同时,他也承认“实行重商主义所能取得的好处,只仅限一国,不会泽及全世界”。由此,引发了史诗大陆的一场黑暗残酷的清洗运动。最终的胜利者自然是神圣罗马帝国,容克梅纳德却没有机会得见。 “不用为我悲哀,朋友,千万不要为我哭泣。因为,往后我将永远不必再辛劳。天堂里将响彻赞美诗与甜美的音乐,而我甚至也不再去歌唱。”这便是他的墓志铭。 “我死了,你们就开心了吗?只要这个世界有需要,我的思想就会一直存在下去。总有一天,教皇将被平民从神圣的皇座赶下”这便是这位经济改革先驱的最后遗言,也是容克家族历史上唯一一位被钉上十字架而牺牲的家族族长。因此,容克家族与教廷的关系相当不好,甚至在上一任帝国宫廷首相的竞选中败给了奥托冯皮斯麦。 而容克斯帝林无疑被容克家族寄予厚望的家族继承人,按照容克家族的底蕴,他将可能在二十年后担任神圣罗马帝国的宫廷首相。但容克斯帝林好像并没有这个觉悟,容克夫人 给你安排的道路,他不走,偏偏选择了军队,尤其是海军。不过,即便这样,神圣罗马帝国的海军【波塞冬军团】军团长,容克斯帝林没有担任。 帝都巴黎顿,政治局势变化万千,容克斯帝林很厌恶那个地方。所以,在波旁拿破伦等,一些人的有心推动下,容克斯帝林便主动跳进了这个“陷阱”,邀请卡斯特罗前去帝都。如若卡斯特罗不去,那么容克斯帝林肯定要接受敌对势力的诘难,甚至是严厉的处罚。海里因希佐藤可是十分喜欢这位帝国检察院的“常客”。偶尔一次,容克斯帝林嘲讽了一句海里因希佐藤,一只被阉割的癞皮狗,不知廉耻。 “不必客气。”容克斯帝林回道,语气相当和缓,并没有摆出往日高高在上的架势。 卡斯特罗原本想着如何伺候这位大少爷,听了他这句话,心境出奇的平和下来,说道,“请进克伦斯堡坐坐,这可是自己的家门口。” “是啊,我没有想到,这会是你的地盘。”容克斯帝林拍了拍身上的大衣,率先踏步向克伦斯堡走去。身后的十二名容克家族的骑士,也纷纷牵着马,整齐地跟着。 卡斯特罗摸了摸鼻子,心底有一丝苦味,我啥时候有这么气势的时候就好了,自己好不容易折腾出的家底,他竟然没看一眼,唉。 随即,听闻消息的拉泽格尔迎上了容克斯帝林与卡斯特罗一行人。拉泽格尔代表黑麦花军团非常客气的跟容克斯帝林打招呼,后者一脸微笑的表示感谢,连拉泽格尔都略微惊讶对方的脾性如此好。要知道拉泽格尔在之前,也知道了帝国黄金三叉戟是何等牛叉的人物。 谣言不可信? 卡斯特罗与拉泽格尔一同哑然于容克斯帝林的改变,这一点都不符合他往日的作风。来到克伦斯堡,第一日简单休憩一番后,他便提出了参观克伦斯堡的要求。卡斯特罗找了一名对克伦斯堡相当熟悉的本地人做向导,全程陪同容克斯帝林。 期间,容克斯帝林跟卡斯特罗探讨了一番历史,他说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先哲记录留给后人的不止是模棱两可的真相,而仅仅只是一些智慧的结晶,更可悲的是一些功耀一时的人物在史书上也仅仅只是三言两语罢了。人类只有自怜,方可慈悲。卡斯特罗笑着说道,越是动荡,政治混乱,思想才越是灿烂;而真正国泰民安了,思想就越是停滞不前,倾向于保守。容克斯帝林没去反驳与辩解。 七天的时间匆匆而过。在第八天,容克斯帝林闭门不出,谢绝了卡斯特罗以及拉泽格尔等任何人的拜访。虽然卡斯特罗疑惑,并没有打扰了他,但与容克家族的家族骑士一一进行友好的拜访。 又是三天过去。卡斯特罗好奇心更重,甚至怀疑容克斯帝林是不是出现什么特别的情况,生病吗?拉泽格尔与麦顿大人告诫卡斯特罗安心,那位大少爷应该没事。卡斯特罗笑了笑,你们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啊,他要是出了事情,米尔塔恐怕非要恨我一辈子。再说,米尔塔现在可在慕尼黑城堡,我得跟容克斯帝林打好关系,那才好吧。拉泽格尔有些好笑的说道,我们的军团长什么时候也学会去讨好别人了,这可是一个很重大的改变。麦顿大人哈哈大笑道,你妻子要是被扣押了,我们带兵去把抢回来就成了,你怕啥啊。卡斯特罗十分不淡定的说道,那时你,不是我,我再也不能让米尔塔再受半点伤害,希望她跟她的家人和和睦睦。容克斯帝林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我要让容克夫人 彻彻底底的认同她选择的丈夫。 麦顿大人与拉泽格尔听了之后,便不好多说什么。反倒克林顿子爵不想卡斯特罗浪费提升实力的时间,花了更多的时间跟他解释了一番贵族做派,对某些东西的挑剔简直是不厌其烦。一名帝都巴黎顿的老贵族甚至可以从一个简单的音节辨认出对方是真的贵族还是暴发户。一个贵族,需要五代人的努力,这句话是真实存在,一点都没有水分。你现在所做的可能只是无用功。卡斯特罗了解太多贵族内幕后,平淡地说道,无论有没有用,我只要努力去做就成了,要是有效果,最好不过,没效果,也没遗憾。 五天后,深夜。容克斯帝林打开了房门,第一眼便看到卡斯特罗守候在一旁,感慨的叹息了一声,谁说卡斯特罗的成功只是走了狗屎运。 这世上多少贫民的努力得不到承认? 惊醒的卡斯特罗冲着容克斯帝林灿烂地笑了笑,后者正视着他的黑色眼睛,第一次主动开口道,“你怎么还不去休息?” “容克斯帝林,你可是我最尊贵的客人,在我的地盘,我可不希望,你有什么抱怨。”卡斯特罗平静的答道。 “如若可以,叫我斯帝林吧。”容克斯帝林应道。 斯特罗神色闪过一丝惊喜。将近半个月,他是第一次注意到容克斯帝林一点都不像一位贵族大少爷,反而像他所说,“当你真正忘记了兴衰荣辱,你就可以做到了平静”。平静的宛若一滴从娇艳的花朵上静静滑过的露珠,没了以往的彪悍气势。 返朴归真? 容克斯帝林脱下了身上的皮衣丢给卡斯特罗,说道,“你回去休息吧。我妹妹要知道我如此‘虐待’你,真的会跟我急。你也知道她平日文静,但发火就跟火山爆发,一般人会死的连灰都没有。” 斯特罗点头应道,说了句,你也早点休息,随即没有犹豫,立刻转身离去,步伐坚定。 容克斯帝林看着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那一刹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成功便是最好的证明,妹妹米尔塔果然没有选错了人。 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背影模糊,他抬着头,静静地看着,夜空中月亮渐渐从云堆中露脸。 月光柔和。在史诗大陆,那可是美好的象征。 米尔塔,就是他心中的月亮。 第247章心中的月亮,到网址 ⑴ ⑶8看書網阅⑴ ⑶8看書網13800100.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48章 绽放 第248章绽放 第二天。 卡斯特罗与容克斯帝林几乎同时醒来,只不过前者睡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安稳觉,而后者仅仅只是眯了一个时。容克斯帝林在仔细检查完他最近的劳动成果后,长舒了一口气,总算做了一点事情。或者为了他的妹妹,亦或者永远不会承认的卡斯特罗以及黑麦花军团。这份报告长达32页,将近十万字,可算容克斯帝林呕心沥血的又一杰作。 智慧可以绽放吗? 卡斯特罗看了几眼,便被容克斯帝林文字流淌出来的超前思想与深刻见解,牢牢吸引,时不时的皱眉思考《克伦斯堡巷战指南》。其实,按照原先拉泽格尔的策略,黑麦花军团到时面对【圣索菲亚军团】所要采取的措施便是诱敌深入丛林,一退一进之间,消灭对方。毕竟,黑麦花军团现在可占据着布里翁城堡与克伦斯堡,有充分的余地可供战略实施,而且更重要的是黑麦花军团凭借此可以占据地利与人和,尽可能最大程度消磨对方魔法师队伍与骑士团的优势,至于天时,战斗中没人能说准。 容克斯帝林居然可以提出另外一种非常好的战术,这令卡斯特罗深深钦佩,对此他只能说是略懂。巷战,这个陌生的词汇被容克斯帝林完美阐释出其内涵,对拐角与制高点的应用。当然,某人似乎忘了容克斯帝林可是神圣罗马帝国的黄金三叉戟之提出一种在史诗大陆早已经出现的战术并不费力。于是,看完后,卡斯特罗立刻命士兵去叫拉泽格尔前来商议战术的可行性,尽管卡斯特罗熟悉的只是平原战与丛林战。 毫无疑问。 拉泽格尔大加称赞,并询问了一下相关战术执行中的细节问题,比如如何最大限度的发挥地理优势。容克斯帝林根据最近一些天的实际走访调查,非常完美的的回答了拉泽格尔,听的卡斯特罗到有些摸不着头脑,对于战斗,他相当精通,对于战争,他始终都是个门外汉。 平日里,黑麦花军团的大军务全部交由拉泽格尔处理,克林顿副军团长辅佐,麦顿大人会处理他所属部的一切事务,而卡斯特罗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安心提升自身实力便可以。如此之下,卡斯特罗的放权,促使黑麦花军团在没有卡斯特罗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很好的很好运转。 这便是被后世军事史上称为最惨烈的巷战的思想渊源。 容克斯帝林来的目的并不简单,当然也不可能简单。他不说破,卡斯特罗也不点破。但当容克斯帝林交出这份价值非凡的《克伦斯堡巷战指南》并得到黑麦花军团许多将士认同的时候,卡斯特罗在喜悦中多出了一丝无奈,看来帝都巴黎顿还是必须去一趟。 “被欺骗,被背叛,被陷害,卡斯特罗,你很幸运,还有很多你没有经历。”容克斯帝林听了他的决定,神情没有一丝波动。 论修养,卡斯特罗自认十个也比不上(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