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60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60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60部分
黑暗牧首-第60部分当卡斯特罗等到实力未受大损的迪马利亚归来,心中已然明白拉泽格尔的战略终于出现曙光。有迪马利亚,这张王牌,在配合哈布斯堡家族的守护者【阿伽门农】,阿斯派因.艾斯林大军即便有高手坐镇,黑麦花军团也可以无惧。何况光头罗杰的成长速度令人咂舌,现在只等蜕变的机会。新加入黑麦花军团的铁匠罗伯茨与忠心守护卡斯特罗的仆人老柏克,在加上费西米与赫特福德两位黑魔法师,黑麦花军团高手也不少。 在战场上,黑魔法与亡灵魔法可以发挥出超过平时200的实力。当然,如果是踏入魔导师的人,那么究竟可以如何,只需从近几次克伦斯堡攻防战中就得出一个较为明确的答案,可以毁灭一支五百人的小队伍。如果莱布尼顿.费西米与赫特福德加入黑麦花军团,那么黑麦花无疑很强大。如果在聚合布里翁城堡与克伦斯堡两城的人力与物力,对阵艾斯林十五万大军,黑麦花军团未必会输。 期间,奥丁少爷被随军的牧师治疗伤势,喝下几瓶祝福圣水后,便回去休息,再也没有说出诸如“做人要装,死了都要装”之类的装逼话语。阿卡奥斯,今夜立了大功,卡斯特罗心情愉悦之下,便准许他可以向他提出一个要求。憨傻的阿卡奥斯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思考了半天都没想好要什么。卡斯特罗曾从奥丁少爷口中得知阿卡奥斯还有一位年迈的母亲在世,于是,便说了一句,我会让你母亲过上好日子。卡斯特罗说到做到,当夜便发出了联络的白头鹰,将这个消息送往都柏林的索伦.凯蒂丝与现在守夜者首领巴库宁,当然,他还不忘叮嘱他的妻子米尔塔要好好照顾自己。阿卡奥斯听了卡斯特罗这么说,腼腆地笑着。两排洁白的牙齿。 倔强的小伊芙安静地守在卡斯特罗身旁,不愿离去,哪怕忤逆胭脂的命令。卡斯特罗见小伊芙撅着嘴,一副你要打便打,要骂便骂的样子,于心不忍,替她向胭脂求了一个情。 胭脂见此自然不好责怪两人,独自地走到屋外的废墟之上,遥望着夜空。谁也猜不到她在想什么。刚才与乔治.巴塔耶的战斗中,胭脂的战斗始终中规中矩,没有能够一击必杀,与卡斯特罗魔武双修、阿卡奥斯与奥丁少爷的魔法绚**起来,就稍显逊色。很简单,在这个世界,实力增长与年龄有关,有些人的进步是慢步,有的人是疾走,而有的人甚至是奔跑。胭脂的进步始终比不上卡斯特罗或奥丁少爷。 “琼森.道格拉斯死了。”迪马利亚的话简单明了。 胜利了?心情暂时放下一根弦的卡斯特罗点了点头,将靠着他睡着的小伊芙悄悄放到屋内的床上。虽然原先卡斯特罗与胭脂、小伊芙所住的房间都被骨龙摧毁,但奥丁少爷的房间保存完好,而且其住所相当宽敞,放下三张木床后,仍旧不显拥挤。这在布里翁城堡,全都是低矮的木屋中实属难得。贫穷的布里翁城堡,除了高大的城墙,似乎再也找不到更宏伟的建筑了。 城主死了。高兰.帕特里克、纽卡斯尔、波伊提夫都死了。安布路.麦格达伦逃了。 唯独收到席勒.戈雷死了的消息时,卡斯特罗愣了一下,念叨了一句,“一路走好”。 约瑟米蒂与阿蒙特收到如此令人震惊的消息时,这是真的?这竟然是真的?他们连夜从住所赶来求见卡斯特罗,求证消息的真实性。卡斯特罗笑着说道,有些人会死,只是早晚的事情。在我看来,是人总免不了要归于尘土。那这就是真的?阿蒙特压低嗓音问道。卡斯特罗视线从他们两人身上扫过,是啊,布里翁城堡变天了。 约瑟米蒂全身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有一次听古氏兄弟说过,琼森.道格拉斯的实力比他们两人联手还要强大。究竟是谁杀了他?约瑟米蒂可不认为卡斯特罗有能力杀了他,费西米与赫特福德,这可能吗?这两个人的不和是布里翁城堡公开的秘密。会是谁?约瑟米蒂的目光望向卡斯特罗的身后,猛然发现有人若有若无之间瞥了他一眼。难道是他?一柄长枪?不会是他吧? 阿蒙特没有注意到约瑟米蒂的如临深渊,高兴地说道,“卡斯特长老,那么现在我立刻带领兄弟们去抢地盘?” 卡斯特罗没有反对,说了一句,“最好不要与费西米与赫特福德两人的手下发生什么不愉快。否则,我不会帮你们。” “是,卡斯特罗长老。”阿蒙特弯身答道,捋了捋棕褐色的大胡子。 约瑟米蒂拉了拉阿蒙特,后者回头看了一眼他,却不知他想说什么。约瑟米蒂轻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急躁,恭敬地对着卡斯特罗说道,“卡斯特罗长老,请问您的安排是什么?” 斯特罗注意到约瑟米蒂眼神有些不对劲,但他此时正想着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按照事先五人的约定,待到事成之后,五人在商议如何瓜分布里翁城堡这块大蛋糕。而现在情况似乎变化太快,乔治.巴塔耶与席勒.戈雷都死了,剩下的一些布里翁城堡的本土势力,构不成太大威胁。总的来说,布里翁城堡现在基本上已经完全落入卡斯特罗的手掌之中。 谁也不能忽视卡斯特罗的五千人。他们都是一批精锐,绝对可以是主导大局的一股势力。 只是天色微明。 卡斯特罗不愿意在这个时刻去争抢什么。 人不能总是活在战斗中,那样太累。 他在等。 赫特福德与莱布尼顿.费西米的到来。 没有他们,卡斯特罗终究是个外来客,如果强行去控制布里翁城堡的话,很显然,没有多少人真正服他,给自己惹来太多负担。卡斯特罗想的很清楚,他只需要在布里翁城堡有一定的话语权就可以,无须完全占据布里翁城堡,而且赫特福德与费西米是布里翁城堡的老者,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这是一个晚辈应该要做的。 有时,不争并不代表着妥协与退让,仅仅只是另一种策略,以进为退。 心境出奇的平和。 克伦斯堡。 今夜,起风了,看起来明天克伦斯堡地区会迎来一场大雨。 暂代军团长拉泽格尔疲倦地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舒展了一下身体。吃了两块青菜肉馅饼,擦了擦嘴角残留的碎食,拉泽格尔披上一件黑色小棉袄,端起小盘子走到屋外,将剩余几块青菜肉馅饼分给值班的四位侍卫。侍卫本想推脱,但拉泽格尔板着脸质问道,你们嫌弃饼凉了?侍卫们慌忙答道,不是不是。拉泽格尔顺着说了一句,那就吃吧,反正我肚子不饿。侍卫们本想辩解几句,哪知拉泽格尔硬塞给了他们,说道,天冷了,注意多穿点。侍卫们感激地接过馅饼,在拉泽格尔关切下,一个个都咽下了馅饼。 值夜班的侍卫确实幸苦,以前卡斯特罗军团长在的时候,卡斯特罗直接拒绝了夏尔米的建议,“有迪马利亚在呢”。但在卡斯特罗临走之前,找到了夏尔米,要她每天要派士兵好好保护拉泽格尔,不能让他受伤。夏尔米依言照办,拉泽格尔反驳没用,毕竟,命令是卡斯特罗直接下达的。夏尔米直言道,你别拒绝,否则卡斯特罗回来,会把我撤职了,到时,我哭给你看。拉泽格尔无奈。 于是乎,每晚都有几名侍卫站在拉泽格尔办公室的屋外,值班保护拉泽格尔的安全。 但就在这时,罗杰突然从黑暗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夜空中浮现出一位脸色白皙的优雅绅士,嘴唇猩红,披着一件大红色的风衣。 血族?拉泽格尔觉察到对方大概是吸血鬼子爵,疑惑不解。在史诗大陆,血族自从丧失地下世界的统治权之后,一直在夹缝中生存,血脉极其稀薄。十三血族恐怕整个史诗大陆加起来都不超过十万人。这就是拜占奥教廷与特兰梵蒂冈教廷联手【制裁】的结果。 “尊敬的拉泽格尔阁下我是来自历史悠久的华盛顿家族的那卜杜子爵,并无恶意,希望您能命令,您身边的那位绅士,收敛起他的敌意,好吗?请相信,我带来的是友谊。”华盛顿.那卜杜躬身优雅行了一个贵族见面礼,微笑着说道。 拉泽格尔见那卜杜子爵如此谦逊,没自称伟大的长生种,笑着代表黑麦花军团欢迎他的到来。随后,他与那卜杜子爵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商谈了一些相当重要的军情,比如阿斯派因.艾斯林大军最近正在打造一种新型战争武器【登云梯】。两人在友好的氛围下,一起品尝了波尔多高地最富盛名的【皇后】红葡萄酒,相谈甚欢。 一场阴谋由此而来。。.。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28章 阴谋与阳谋 这是不是一个陷阱? 华盛顿.那卜杜带来的信息,暂代军团长拉泽格尔只能相信六分,他可不是卡斯特罗,一个冒险主义者与天生怀疑论者的集合体。任何事情的胜率只要超过五成,那么就意味它有实现的可能。何况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完美的情况,连史诗大陆最伟大的艺术品之一的美神维纳斯雕像都缺了一条胳膊。拉泽格尔思虑很久,决定在天亮的时候召开一次黑麦花军团高层会议。 如果阿斯派因.艾斯林正在蓄谋一场的阴谋,那么何不以阳谋对之? 克林顿副军团长与卡尔森.温伯格持保守观点,认为这十有八九是阿斯派因.艾斯林的一次有意试探,目的自然是引蛇出洞,而聚而歼之。黑麦花军团不能上当。其中,克林顿子爵认为凭借现在黑麦花军团的实力完全不必要跟艾斯林大军硬拼,只要等到卡斯特罗稳定布里翁城堡,并与之达成联盟协议,我们到时可以发动一次反击,彻底击溃艾斯林大军。温伯格则相对理性一些,说道,在敌我差距十分明显的情况,如果黑麦花军团冒险出击,伤亡肯定比较巨大,对于未来,难以保证。 与此相反,麦顿大人则坚持应该主动一些,在战场上,最好的进攻即是最好的防守,老窝在克伦斯堡不是办法。要打就该狠狠地打,绝对不能让敌人有任何翻身的余地。华盛顿.那卜杜子爵也说了艾斯林大军有人愿意配合我们行动,这无疑是一次绝好的机会。错过了,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近卫营长官夏尔米与希第达尔没有发表任何观点。老柏克同样从沉默,对于昨晚有客拜访,他并清楚内容。光头罗杰站在麦顿大人的一边,在他看来,打仗拖得越久,对黑麦花军团越不利,这就跟打架一人,不怕别人找上门,就怕别人一直惦记着。如果要是能一击解决,这对黑麦花军团而言,是非常好的一种选择。 卡斯特罗不在,决定掌握在拉泽格尔手中。这位纳尼亚战棋全胜记录的保持者,黑麦花军团副总指挥--拉泽格尔的手中。 拉泽格尔深思熟虑,扫视过这些黑麦花军团的高层人士的脸上,缓缓说道,出击。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克林顿与温伯格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反驳。 而恰好的是,布里翁城堡的卡斯特罗传来了一个非常好的消息。他即将掌控布里翁城堡,并且将和布里翁城堡的势力对阿斯派因.艾斯林大军进行一次反击。毕竟,对于布里翁城堡的人们而言,最大的敌人不是克伦斯堡的守卫者,而是该死的拜占奥教廷,正是教廷让他们沦为史诗大陆最为鄙夷的异端。没有拜占奥教廷的教徒们,他们苦点累点,但并不担心会失去家园。而阿斯派因.艾斯林正是一个拜占奥教廷的实权派人物,这招惹到了布里翁城堡几乎所有人的逆鳞。布里翁城堡的居民讨厌教徒,憎恨教廷。 没有上帝,他们一样可以活下去。 布里翁城堡方面,在凌晨时分,莱布尼顿.费西米与赫特福德不约而同的来到卡斯特罗的住所。当他们收到卡斯特罗按兵不动的消息后,并没有太多喜悦,即便他们掌握了全部布里翁城堡,没有巴别.多勒克的点头,费西米与赫特福德两人根本毫无权威可言。卡斯特罗是目前唯一被巴别.多勒克邀请的人,身份摆在那里,如何与巴别.多勒克沟通并平息他对代言人琼森.道格拉斯之死的怒气,这还是要交给卡斯特罗去办。 要知道赫特福德背后是【坟墓】,而莱布尼顿.费西米则与【天国杀】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说到底两者之间相互制衡,谁也制服不了谁,与其争个你死我活,不如一起选个合适的代表。卡斯特罗无疑是双方唯一承认的人物,当然,席勒.戈雷如若未死,搞不好费西米将会面对相当不利的局面。 经过一番谦让,卡斯特罗表示愿意代表赫特福德与费西米同巴别.多勒克进行交流,至于结果如何,卡斯特罗没有保证。赫特福德与费西米两人表示不成功没有关系,到时他们会亲自去向巴别.多勒克请罪。而后是一番利益分配问题,费西米与赫特福德,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卡斯特罗“勉为其难”决定接替琼森.道格拉斯的地盘,而另外布里翁城堡的东面、南面与北面,卡斯特罗不需插手。 一场狂风骤雨的洗礼之后,布里翁城堡再次恢复平静。 麦顿大人听到这个消息,爽朗地大笑了几声,说道,就知道,这小子不会让我失望。果然不是一个孬种奥丁少爷如果在此肯定不满的反驳,别忘了我,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这次我也是拼了命。迪马利亚与麦顿向来并无瓜葛,听到麦顿如此说,大概连笑都不会笑,继续扮演他沉默寡言的保镖角色。 伤势痊愈的希第达尔确信这个消息属实,心中钦佩,这么快的时间内,夺取一个城堡的最高权力。这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他做到了,他比想象中还要出色。希第达尔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什么运气之类的东西,传承千年的所罗门家族都免不了毁灭,一个人或家族的运气总会用尽,而后跌进谷底,看不到希望。在所罗门.希第达尔的心中,自从弟弟失足掉落山崖,他绝不相信老天会给他什么好脸色。人必要与天争,与人斗 这才是自己的生活 黑麦花军团暂代军团长拉泽格尔的决定没有人出言质疑。最终,拉泽格尔下达了黑麦花军团最好级别的第三号作战命令,由麦顿大人承担此次进攻的主力,而克林顿子爵率领吉罗代等从左翼对城外的五万艾斯林驻军发动侵袭,卡尔森.温伯格与随后召来议事的阿塔修一起负责从右翼包抄,确保敌人无法突围。希第达尔本想请命,但夏尔米瞪着他,令他束手束脚。战场上,即便有太多功勋与荣耀,夏尔米觉得也没有希第达尔的安全重要。哪只,今天希第达尔却一反常态,表现出了男儿气概。 “我愿领军” 拉泽格尔与麦顿微微一愣,但两者很快反应过来。尤其,麦顿大人说道,我这边可是我亲自带队,你别抢我风头,好不容易走了一个奥丁少爷,这可是我展现英雄风范的大好机会,别跟我抢。拉泽格尔见此只好大打个圆场,说道,希第达尔阁下,你负责组织预备队,一定会有机会上战场的。 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姗姗来迟。这原本是拉泽格尔召开的一次核心会议,但没料到黑麦花军团只要一有风吹草动,都巴不得赶过来凑热闹,大概他们心底也希望早早解决掉压在心头的这块大石头,好让睡觉舒服一点。至于输,奥丁少爷所部会很自信的告诉你,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实际上,史诗大陆有史记载以来,只有月亮从西边升起过。 “报兹幸戈伯爵大人,黑麦花军团有异动”一名传令兵急匆匆地奔进营帐。 此时,兹幸戈伯爵与诸多贵族正在享用午餐,不少喝的醉醺醺地贵族不小心洒落了不杀杯中的葡萄酒。军营内,顿时安静下来,不少清醒的第聂亚速区的贵族们将目光集中在了兹幸戈伯爵的身上。兹幸戈伯爵摇晃了一下红酒杯,喝令传令兵退下,却没有下达任何作战命令。 寂静。随即有贵族开始止不住小声议论了起来,军营纷纷扰扰,一片吵闹。许多贵族不安分地想要站起来出去察看军情。但大多数贵族还是在等兹幸戈伯爵表态。兹幸戈伯爵端坐在军营上方,冷漠地说道,想要去死,那你们就去吧。 而此时,克伦斯堡大门被推开。。.。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29章 克伦斯堡的绞杀(上) “尊敬的奥拉齐亚.阿莱特大人,您交待的事情,那卜杜已经办妥。”华盛顿.那卜杜躬身说道,不敢流露半点长生种的自傲。那卜杜清楚,眼前这位拜占奥教廷圣事裁决厅的红手套牧羊者,可是真正的刽子手,印第安纳家族的两位伯爵级别的长老就是被他亲手送到圣彼得广场上活活晒死。 “呵呵,那卜杜子爵放心,我一定会向阿斯派因.艾斯林大人请求释放你尊贵的父亲。”一身蓝色正装的阿莱特,手腕上缠着一条红丝带,微笑着说道。然而,阿莱特心中却是不屑与鄙夷,凡是进入圣事裁决厅的异端,要么被活活折磨至死,榨取完最后的一点点价值;要么献出自己的信仰与生命,成为牧羊者的一份子,哪有那么容易回来。 “非常感谢英俊而优雅的奥拉齐亚.阿莱特大人。”华盛顿.那卜杜子爵依旧微微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说道。 优雅。这对于边敢活剥皮边品尝红葡萄酒的阿莱特而言,未免也太过贴切。 但那卜杜没有注意到奥拉齐亚.阿莱特嘴角那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 “报克伦斯堡北面出现大股敌人” “报克伦斯堡西方出现大批敌人” “报克伦斯堡东方出现两万敌人” 一连串紧急军情被魔法信息发报机发到拉泽格尔的临时办公室,靠近克伦斯堡南门的军营。而此时麦顿大人与克林顿子爵两人正在攻打兹幸戈伯爵的方阵。昨晚,正是他派人联系黑麦花军团,希望可以达成谅解协议,而兹幸戈伯爵提出的条件便是将克伦斯堡南门外的五万敌军全部送给黑麦花军团,但要保证他的安全与秘密。拉泽格尔点头答应,便回复兹幸戈伯爵的特使华盛顿.那卜杜子爵,可以。没料到就在黑麦花军团大部出城后,艾斯林大军闻风而动,发动了对克伦斯堡的进攻。 抛弃正面进攻的优势,转而从后方? 拉泽格尔急切地赶往克伦斯堡的北门,这也是敌人进攻的主攻方向。 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原本叫嚷着想要出城与艾斯林大军决一死战,但看到敌军阵营后方组装起来高约15米,宽约4米的【登云梯】,眼珠差点掉到地上。 如梦幻般。 【登云梯】宛若一架精密的超大型机器,尤其是其正面,被层层叠叠地包裹起来,密不透风;而后方则是相当宽敞的空间分为三层,成阶梯状,可以容纳将近百人。数十头健壮的公牛拉着它缓缓前进,底部还有巨大轮子的【登云梯】其后还有大批人在推进。 这就是阿斯派因.阿莱特的秘密武器? 收到情况的拉泽格尔看到眼前这一幕确实被震撼了一把,这比战车计划疯狂太多了吧。阿斯派因.艾斯林,这么多天,难道就忙着制作这东西?为什么黑麦花军团此前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还是消息滞后了。幸好,这并不为患,速度慢,就是它的缺点所在。 “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听令”拉泽格尔眼睛扫过他们两人沉声说道,“【登云梯】,看起来确实巨大,靠近城墙后,难免会给守城造成不可估量的破坏。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力在其未靠近的时候,消灭它现在,我以黑麦花军团的名义,请求你们,守护好克伦斯堡的北门不容有失” “是,拉泽格尔大人”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收敛其往日的轻浮作风,一脸严肃的说道。他们能够成为奥丁少爷的心腹,他们认可奥丁少爷,对黑麦花军团的上层,同样也没有什么不满。他们喜欢这种氛围,每个人相处都是相对平等,没有贵族之间的虚伪应承。 战斗吧。拉泽格尔静静地望着艾斯林大军心中呐喊道。 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彼此撞了撞拳头,相视一笑。 战 【】 敌军的防守进行如此顽强。 麦顿大人与克林顿子爵心中相当疑惑。 黑麦花军团进攻这么久,为什么兹幸戈伯爵一直没有动作? 难道这真是一个陷阱? 麦顿大人与克林顿子爵将消息发给拉泽格尔,而拉泽格尔给他们的答案,尽快解决克伦斯堡南方的五万敌人,阿斯派因.艾斯林目前选择克伦斯堡北方作为主攻方向。 麦顿大人听完后,神色微微一变,他自然明了,这确实是敌人设置的一个陷阱,那么所谓兹幸戈伯爵的叛降,这完全是一个诱饵。 好大的手笔居然将大军的三分之一当作诱饵 克林顿子爵心中略显不安,他认为当务之急黑麦花军团应该退进克伦斯堡,进行防守。但拉泽格尔说,相信我们,黑麦花军团城内的士兵可以守得住城堡,哪怕它对面的敌人是整个拜占奥教廷的圣事裁决厅听到拉泽格尔的保证后,克林顿子爵终于定下心,举起长枪【1848】,将冲锋命令传达给吉罗代与阿塔修、狄克波拉德等人。 “冲” 麦顿大人骑在高头大马上,迅速下达了军令,不惜一切代价给我消灭眼前的这座营帐,哪怕是抹平。麦顿大人手下的一群士兵纷纷摩拳擦掌,全方位压上兹幸戈伯爵主持的艾斯林大军的主要营帐之一。 但现在这部分军队的指挥权却已经易手。 【】 树叶男希第达尔连续吐掉三片树叶。 他被拉泽格尔派往克伦斯堡的东方,负责主持这面的防守军务。但敌军似乎有意在拖延,每次刚进入黑麦花军团弓手的射程便立即退了回去。战争进行了一个小时,彼此双方的死亡人数只有寥寥数人,不幸死亡的士兵都是一不小心,被黑麦花军团的几名精锐士兵联手阴了。由于距离太远,普通弓箭手根本无法发挥战斗力,希第达尔只好命令他们节省箭支,毕竟黑麦花军团的箭支储备很少。 另一边,斯蒂格伯爵大人则躲在阵地最后方,甚至还有心情搭起一座军帐,和手下的士兵在里面热烈讨论奥拉齐亚.阿莱特是否会将兹幸戈伯爵剥皮,不少贵族纷纷下重赌注,会。只有很少几名贵族颤声不敢说话,敷衍应付了几枚金币。在他们心中,刚得知兹幸戈伯爵竟敢背叛阿斯派因.艾斯林大军,他们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上。兹幸戈伯爵那道不怕整个家族在帝国除名吗? 但兹幸戈伯爵真的这么做了。 所以,这群随军出征的贵族们十分担忧自身会不会卷入这场风波。 在拜占奥帝国,只要有战事需要,每个贵族都需要绝对服从帝国的召集令,无人敢违抗。在战争中,有的人死了,无声无息地死了;有的人即便侥幸活了下来,回到家乡,才发现物是人非,什么都没了。所以,这些贵族们心中都有万般不愿意离开领地,但阿斯派因.艾斯林的威势,他们相当畏惧。怎么办?他们都希望尽量保存实力。 不痛不痒的骚扰。 克伦斯的西方,被誉为黑麦花军团第一神箭手的尼特丁,同样相当郁闷,无计可施。他可不敢擅自出城迎战对方,尽管不少士兵都忍不住嚷着要下去与敌军一较高下。时间渐渐过去,在黑麦花军团士兵的怂恿下,尼特丁渐渐动摇了。 是男人就应该出城应战 【】 黑麦花军团最忙碌的要数夏尔米。 近卫营现在不仅要负责将克伦斯城堡四方的军情即使回报给拉泽格尔,还要负责克伦斯堡的治安,以免及时应对各类突发*况。城内的稳定大于一定,这是拉泽格尔交给夏尔米的第一要务。夏尔米当时一口答应,要是出了问题,拉泽格尔尽管那我问责好了。但实际上,罗伯茨说过,克伦斯堡各种势力错综复杂,很难根除。夏尔米面临的问题相当严峻。但就在这时,克伦斯堡内莫名的聚集起一股势力,想要从有所行动。 “杀”拉泽格尔简单明了的说道。 夏尔米点了点头。。.。 黑暗牧首第229章克伦斯堡的绞杀正文)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30章 克伦斯堡的绞杀(中) 战场上不死人是不可能的。 克伦斯堡南方的抵抗异常顽强。此时的黑麦花军团拉泽格尔与麦顿大人还不知道,兹幸戈伯爵已经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所幸的是并没有遭遇到传说中的折磨与暴行。他死的时候甚至嘴角还残留着一抹笑意,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安详。奥拉齐亚.阿莱特毫无争议地取代了兹幸戈伯爵成为了这部分大军的领导者与指挥者,负责固守营帐。 敌军的防守异常顽强。 麦顿大人与克林顿子爵面对的情况比想象中还要糟糕。对方依托搭建的栅栏进行了有效的防守,整个敌军阵营内只要有士兵受伤就会立即被另外的士兵顶替,轮番不休;而且敌军同时派出了一部分骑兵对黑麦花军团的右翼进行骚扰,拖住了克林顿子爵的骑士团。 战斗仍在继续,双方的伤亡节节攀升,尤其是黑麦花军团三轮强攻后,依旧没有撕开对方营地。这样下去恐怕不是办法,麦顿大人心中忧虑,迫不得已之下,派人到城堡内请求马卢达的支援,调动两台投石机过来对敌军进行毁灭性打击。 在史诗大陆,即便最普通的投石机价值都在十万金币以上,重要高达数吨,而且使用过程中极易损坏。如若不是卡斯特罗财大气粗,背后有索伦家族与尼斯天鹅堡支撑,他绝对没有能力花一百万恺撒金币购置五台投石机。目前,在黑麦花军团前进的过程中,由于翻山越岭已经损失了一台,仅剩的四台都被精心保养着,绝不敢轻易动用。卡斯特罗在听闻投石机居然损坏了一台,心在滴血,但嘴上安慰道,马卢达,放心吧,我们打仗少一台投石机没关系。只要人还活着,一切都还有希望。马卢达十分惭愧的说道,大人,放心,我以后会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待它们。奥丁少爷不合时宜的补充了一句,对,要像命根子一样爱护它们。卡斯特罗笑了笑,心中感慨,这个奥丁啊。 当然,史诗大陆的绝大多数的正规军团没有配置这种笨重而不讨好的投石机,因为它们军团内有相当多的魔法师存在。如果遇到攻城战,他们会派出步兵与骑兵确保魔法师能够安全顺利的施展出魔法禁咒。当几百名高阶魔法师同时释放出大型魔法时,威力相当巨大,别说是一堵城墙,就算是一座山都有可能被移平。但黑麦花军团与艾斯林大军远远达不到这个条件,前者缺少高阶魔法师,配合起来难以释放魔法禁咒;后者高阶魔法师人数,但缺乏有效配合,所以同样。 另辟蹊径。黑麦花军团选择了购置投石机,阿斯派因.艾斯林大军研制出了【登云梯】。两种可怕的战争武器都被投入到了这场克伦斯堡的绞杀。 谁都想要获得战争的胜利,但人们似乎忘记了战场的胜利是不惜一切代价和用尽各种手段。于是,死亡成了生命的一种常态,某位帝都海里因希家族的族长如是感叹道。 克伦斯堡前方的战斗相当惨烈,后方也在巨大的危机中求得生存。 负责防守克伦斯北门的奥丁所部,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秘密派出的十支精锐战队竟然全灭,而【登云梯】却没有受到丝毫破坏。这意味着黑麦花军团白白损失了将近一百五十名好手,这其中不乏一些骨干分子。 恼怒却没有因此而丧失理智。 在奥丁少爷领导下,这群黑麦花军团的剔骨刀,扮深沉,扮优雅,扮疯癫,样样在行。或许,他们是最无纪律,却最有组织;最散漫不堪,却最富有激|情;最喜欢胡作非为,但从未为非作歹。奥丁少爷说过,做人要有底,就像喝酒你不能喝光;做事要有度,就像喝酒你不能上来就猛喝,一杯杯的喝,喝到千杯不倒,那才是真正的境界,懂不?底下的士兵们大多数人都哈哈大笑,这么肤浅的道理,他们当然喝酒,不就要在酒桌上做个不倒翁嘛。奥丁少爷望着他们举起酒杯,说道,这就对了。 其实,做到很难,奥丁所部或多或少都犯过类似的错误。但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能被奥丁少爷提拔到现在这种高度,黑麦花军团的高层领导,很显然,除了个人实力超绝以外,附带心境修为也不差,不会被愤怒冲昏头脑。 怎么办? 镇定下来的两人迅速思考对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让【登云梯】靠近克伦斯堡城墙,万一其背后躲藏有大批高阶魔法师,然后联手施展一个魔法禁咒,那么克伦斯堡必然岌岌可危。但十支战队全部覆灭,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意识到对方的军中隐藏有高手,搞不好会扎到手。 “戈特里布,你快想想有什么好办法?”身材高大的埃克拉农望向眉头紧皱,胡子一大把的戈特里布,后者在奥丁少爷走后,成为了剔骨刀的“刀把子”,拍板决定奥丁所部的一切大小事务;而埃克拉农则成为锋芒毕露的刀刃,主要负责执行。 角色变换,但不变的是兄弟情谊。 “我亲自上阵。”戈特里布眯着眼打量着缓缓推进的【登云梯】,毅然决然地说道。在这样下去的话,不出两个小时,【登云梯】便会进入克伦斯堡的底线领域。 “不行,要去,也是我去。”埃克拉农嗓音洪亮,语意坚决。 “不行,你留下,我去。我知道要怎么做。”戈特里布一口回绝道。 “什么你知道怎么做,那么大的家伙要破坏起来非常难,只能使用暴力。我去你别拦我”埃克拉农转身就想下楼,显然对戈特里布的看法并不认同。 “埃克拉农”戈特里布沉声喊道,语气中流露着一丝怒气。 “在”埃克拉农立刻站住,回过神,注视着戈特里布。按照奥丁少爷走时的交代,当两者有争论时,埃克拉农必须得听戈特里布,否则回来必有重罚。 “我去”“不行” 随后两人有面红耳赤的争论了起来,将奥丁少爷的交代抛到了脑后。 就在这时,光头罗杰及时赶到了这里,充当中间人调和了双方的矛盾,否则很难保证两者不进行武斗。 “拉泽格尔大人的意见是,由我亲自带领一支精锐战队去端掉它”站在城楼边的罗杰伸展着巨大的肉翼,指着【登云梯】说道,“为此,拉泽格尔特地准许我们使用战争魔法卷轴,十张” “啊?”两人齐齐惊叹道。 在史诗大陆,战争魔法卷轴,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只是听说过,而从未亲眼目睹,具体属性如何他们并不知晓。如果罗杰所说的是真的话,十张战争魔法卷轴的价值恐怕是天文数字吧?黑麦花军团居然有这传说级别的东西?这东西,估计只有魔法师顶端的一小撮人才能制作出来,而且耗费的感知难以估量。 “威力没你们想象中的那般巨大。”罗杰摸了摸光头,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这只能算伪.战争卷轴,挺多相当于三个初阶魔法禁咒而已。不过,毁掉那个庞然大物【登云梯】,还是可以的。” 轻松却并不惬意。在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沉默中,罗杰说道,“我希望埃克拉农与我一起去执行这项任务,这也是拉泽格尔的建议。为了成功,精锐战队需要强大的战力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方便我带领另一分队进行渗透。” 克拉农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答道。 自从上了战场,他就做好了牺牲准备了吧? 埃克拉农最后留给戈特里布的只是一个清晰的背影与一句模糊的口号。 为了胜利? 拉泽格尔与夏尔米面对的情况相当棘手。 对方挟制了大量老弱病残威胁黑麦花军团立即打开克伦斯堡东门放他们离去。但现在正值战乱时期,如若打开城门万一敌军趁此机会攻进克伦斯堡,怎么办?令人头疼的是,对方不是敌人,只是一些想要离开克伦斯堡的人士,里面还藏有几名高手或者秘密情报人员。 夏尔米不知如何处理,所以请来了拉泽格尔。拉泽格尔冷笑着打量了一番与黑麦花军团对峙的一方,总共将近两千人,大概有五百名想要逃出克伦斯堡的平民或贵族。 “我再说一次,你们现在没有一个人可以出城”拉泽格尔的答案近乎无情,神色冷漠。 夏尔米第一次从这个与她年龄相仿的人身上看到了对生命的漠视,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吗?夏尔米很快将这个问题摇出了脑后,黑麦花军团的兄弟姐妹们的安全才是我要面对的第一问题,其它的通通的让它见魔鬼去。 “放屁”对方一个中(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