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57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57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57部分
黑暗牧首-第57部分埃克拉农的奥丁所部负责克伦斯堡北面。克林顿子爵所部的骑士们负责维持着城中治安与剿灭暴力分子。总而言之,由于克伦斯堡,在此战中并无受到多大损害,所以很多防务问题相对轻松,除了东南面城墙受到【霸王】的破坏比较严重以外,其余城墙完好无损。 至此,黑麦花军团进入新一轮的紧张备战中。 会议结束后,拉泽格尔好心的问夏尔米心情会何如此之差。作为军团近卫营长官的夏尔米如实答道,希第达尔受伤,至今仍无法自由行动。一听,拉泽格尔感觉略微有些吃惊,希第达尔的实力在黑麦花军团仅弱于麦顿,居然有人能够令他受伤?带着疑惑的拉泽格尔,立即跟着夏尔米去见希第达尔,了解相关情况之后,思考了一会,并决定亲自去会会此人。 黑麦花军团太缺少实力强横的高手了 身后的罗杰与老柏克一见到这位高手的庐山真面目都暗生警惕。拉泽格尔怡然不惧的踏入他的打铁铺,名曰卓越,轻轻咳了咳,说道,“本人是黑麦花军团暂代军团长拉泽格尔,冒昧打扰先生。” “你们想做什么?”罗伯茨停止敲打透红地铁块,沉声问道。 “恳请先生加入黑麦花军团。”拉泽格尔微微一笑,躬身说道。 “哈哈”罗伯茨大笑道,“可以。只要你们有人能够承受我三拳就可以。” 罗杰想往前,但却被老柏克轻轻拉住。拉泽格尔上下打量着一番这位毫无形象的打铁匠,如果不是早先得知希第达尔一招败于他手,现在脚踝打着石膏躺着疗伤,他很难相信他是为顶尖高手。迪马利亚或许可以稳压他一筹,老柏克或许可以与他战成平手。 “说话算话?”回过头,看了一眼罗杰与老柏克的拉泽格尔开口问道。 “谁来”罗伯茨很显然将拉泽格尔这个婆婆妈题弃之不理,要打就打,说那么废话干嘛。 “我来”罗杰往前一踏,喝道。他正想试试自己的实力如何,上次与莫扎森对战,莫扎森防御堪称天下无双,犹如扎手的仙人掌,令他十分郁闷。 “好”罗伯茨说完,脱掉兽皮上衣,露出一身老树盘根般的肌肉,胸膛处有一道极深的爪痕,从左至右,触目惊心。右手轻轻握拳,空气噼叭叭的作响,而后一步越过两米多的距离,朝着罗杰腹部直接轰下。 罗杰脸部错愕凝固在一刹那,腹部向后凸起,脚跟离地,如一块被击飞的石头撞到几座居民的墙壁之后才停下来。尘土飞扬。连老柏克都没来得及出手阻挡。拉泽格尔更是被震撼的一脸讶然。这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死了?”罗伯茨退回到远处,收回拳头,呢喃的说道,在拳头接触罗杰身体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了罗杰的身体超乎想象的柔韧。应该没死吧? 实际上,罗杰差点被打闭过去气,不过,咳出一大口鲜血之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这就是绝对的力量?在罗杰的心底,魔法师与牧师的魔力才是这个世界最神奇的力量,但罗伯茨的一拳彻底将他以往的观点颠覆了,这就是人身体的力量?怎么可能呢。 还没死。拉泽格尔微微安心,老柏克对罗杰能够硬扛下这一击,古井无波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一丝赞赏。罗伯茨眉毛挑了挑,已然准备下一次出拳。 “再来”罗杰不甘的吼道。 第二拳急更猛,呼啸而来的拳头犹如一块巨石从陡峭的山坡冲下,想要把罗杰碾成粉碎。 身处其中的罗杰感觉自己的灵魂都想要脱体而出,幸而心脏处的【火种】及时分出几条绿色丝线缠住了他的灵魂,而他的身体则如断线的风筝飞了起来,砰的一声砸在了老远的的地方。 死了吧?罗伯茨收回拳头,有些气喘的说道,这次他可是尽全力了,要是再不死,第三拳还是免了吧。这家伙就是死不了的娃,就是命太贱,连老天都不收 然而,罗杰再次证明了蒙受上天眷顾的人是不会轻易死去的。感觉全身放佛散架的罗杰在地面上挣扎想要爬起,但奈何全身酥软无力。这拳头的威力也太恐怖了吧。 没死 事后,罗伯茨,也即后来的黑麦花军团第一打手,在其很久很久以后的回忆中,感叹道,我今生最大的遗憾不是打了罗杰两拳,而是忘了补上最后一拳。有人便问他,何出此言。他仰天长叹,对恶魔怎能手下留情呢。 老泪横流。 【】 终于可以睡觉了。 狄克从昨晚战斗到现在,整整二十多个小时没有阖眼。此刻将手头的工作处理完的他,揭开黑麦花军团的营帐帐帘,眼见波拉德安稳的熟睡着,被子却被他蹬到一边去了。一束阳光透过营帐的一个烂洞投射在他身上,他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确实支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不睡。 阳光?狄克走到他木板床床边,替他盖好被子,摇了摇头。 一百磅阳光都没有一枚不起眼的铜币值钱吧?。.。 黑暗牧首第216章一百磅阳光(正文)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17章 覆水难收 这个世界永远有人比你更悲惨。 尽管克伦斯堡的人民吃不饱穿不暖,但起码活着像个人;而布里翁城堡的居民不愧是被上帝遗弃的子民,挣扎在死亡线上。奥丁少爷不忍,卡斯特罗同样不忍,见到死亡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平常。 当我们试着去改变这个世界的时候,却悲哀的发现这个世界改变了我们。 在克伦斯堡大局已定之后,罗杰迅速赶往布里翁城堡向卡斯特罗汇报情况。现在的罗杰丝毫不畏惧阳光,完全可以像正常人一样行走在大街上,前提是他能收敛其他背后凸起的肉翼。夜晚九点多,他便来到布里翁城堡,这座史诗大陆‘异端的坟场’,如果普通人必须翻山越岭,肯定没这么迅速。 在听闻古希没死的消息时,罗杰歉意一笑。卡斯特罗并不理会,只是平静地走到窗前,尽管这扇窗户破损严重,但它正好挡不住人的视线。布里翁城堡沉寂在一片黑暗之中,并无半点光明,仿佛整个世界都安详在喀尔巴阡山脉的怀中。 安详。这或许是罗杰从卡斯特罗的背影中发现的一个新鲜的词汇。 “罗杰,你是来告诉我胜利的消息的吧?”卡斯特罗淡然的问了一句,心境宛若屋内燃烧着的油脂灯,没有风,安静地放射着它的光芒,只有触及它的灯心,才可以感受到它内心的炙热。 “是的,卡斯特罗少爷,我们攻克了克伦斯堡。”罗杰微愣了一下,轻言答道。他想起了远在都柏林的容克.米尔塔,他的妻子,一个接近完美的女人。相比而言,卡斯特罗跟她比起来,就如月亮与星星,各自有各自的光辉,但同样都带着一丝温和。 “不要叫我少爷,那样会让我想起,我还有一个头疼的姓氏。”卡斯特罗转过身,微微一笑,不知道是对着风尘仆仆的罗杰还是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迪马利亚。灰白色的服饰与刺眼的紫发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明白。”罗杰低头,脸色一阵恍惚,昨天是否已经太远? “少爷,你无法拒绝与生俱来的姓氏-哈布斯堡。”迪马利亚开口说道。他脚下原本安静躺着的土狗侧着耳朵聆听着屋外的脚步声,没有乱吠。 由远及近。 “是啊,可是它带给我什么?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卡斯特罗想笑却最终抿了抿嘴唇。 衣衫不整的奥丁少爷从他所住的‘豪华的居所’赶到卡斯特罗寒碜的房间。在布里翁城堡就是这般贫穷,连掌权者都没有权力去享受奢华的生活。在这里,安逸往往意味着死亡。与天斗,与人斗,与自己斗,究竟有多苦? 奥丁少爷一见到罗杰,脸上顿时换上欣喜的表情,嚷道,“克伦斯堡怎么样了?大获全胜?”对这位半人半血族的光头佬,他是相当的感兴趣,派他去做些阴损见不得人的勾当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大概,他还在记恨上次,罗杰把他喝趴下这件小事。 随即,胭脂与小伊芙、斯坦贝等人纷纷来到卡斯特罗的房间。顿时,罗杰很不好意思的往后退了退,让出了中心的位置。其实,在下午的时候,卡斯特罗已经收到了前方用飞鹰送来的军情情报。罗杰此趟前来,除了送给卡斯特罗一颗胜利果实,更多的带来了拉泽格尔的一些未来黑麦花军团建议。 “是胜利。”卡斯特罗代替罗杰言简意赅的答道,而后请罗杰简要说一下具体情况。攻克克伦斯堡、打败艾斯林大军、控制布里翁城堡,这只是拉泽格尔三步走计划的第一步。 莫扎森?精神控制术?【摩西的界碑】?暗金傀儡?一连串陌生的词汇。在加上罗杰的口才并不太好,众人在了解事情大致经过之后,都暗自感慨克伦斯堡的风波还真是难平啊。奥丁少爷当时不屑的说了一句,要我在,莫扎森肯定吃不了兜子走。卡斯特罗举起拳头,示意了一下,奥丁少爷顿时无语了。小伊芙很感慨的说了一句,奥丁哥哥最近好多话哦。斯坦贝没说什么,一支军团充满人情味,凝聚力也不会差。 罗杰慢慢说着,几个人也耐心地听着。 战斗很精彩 奥丁少爷一听说戈特里布与埃克拉农没有辜负期望,【火烧云】大放异彩,嘴里嘟哝着,真是一群败家子,怎么就不懂珍惜呢。不过,连天真善良的小伊芙都看得出来,大哥哥,你好虚伪啊。奥丁少爷顿时脸色憋得通红,幸好,卡斯特罗当时说了一句,这就是贵族脸孔,记得了吗?小伊芙轻轻点头,说道,我以后再也不相信奥丁哥哥了。那时奥丁少爷想跳楼自杀的冲动都有了,可惜啊,他是行动的侏儒,至于是不是精神的帝王,从他很快便从小伊芙的打击中恢复,就不难而知。 最后,罗杰说了一下关于卓越打铁铺的铁匠罗伯茨两拳将他差点打成残废的事情。奥丁少爷当时愣了愣,这世上还有人能伤到你?我都以为你金刚不败了呢。他言语中的金刚无碍乎是一只高约十来米的大猩猩。罗杰苦涩的答道,还真有,当时可真的比死还难受。胭脂默不作声,脑海中估算着罗伯茨的实力,她对希第达尔的实力相当了解,能一招差点要他命的人,肯定不简单。小伊芙则好奇的望了望胭脂与卡斯特罗,小脑袋中恐怕将他当作了坏人、假想敌。斯坦贝适宜的问了一句,最后到底怎么样? “我没死。”罗杰笑着说,“罗伯茨自然答应加入黑麦花军团。” 奥丁少爷嚷了一句,我又错过好多精彩的场面啊,这也忒不符合我的作风了。卡斯特罗侧过头,看了一眼迪马利亚,暗自希望罗伯茨千万别招惹到迪马利亚,否则罗伯茨估计不会比希第达尔受伤轻。罗伯茨对上【莫】估计都没胜算,想要打败迪马利亚,卡斯特罗相信没那可能。【莫】的强大,他很清楚,连【莫】都坦然承认打不过迪马利亚,罗伯茨挺多算是黑麦花军团第三高手。 凌晨时分。胭脂先带着小伊芙回去休息,至于训练估计今晚的免了。原本奥丁少爷正在研究一本从赫特福德收刮而来的基本魔法卷轴与书籍,如《魔法线性规划》、《魔法两重架构与魔力核码探究》,当然也有卡斯特罗交给他的魔法卷轴【牛顿的苹果】,也实在困的不行了,撤了。斯坦贝想要留下,估计有话要说。罗杰这个每天几乎不需要休息的人,也不用急着赶回克伦斯堡,心里想着晚上是不是要跟卡斯特罗请示一下,去把古希给杀了,以免除后患。 “斯坦贝,有话说吧,罗杰在此无妨。”卡斯特罗看出了斯坦贝的难色,解释道。 “好的,军团长大人。”粗犷的斯坦贝说话声洪亮,在意识到现在已经深夜,便压低了声音,“我想对黑麦花军团的军制进行一次大的改革,毕竟现在以小队与大队组合的方式并不利于黑麦花战斗力的发挥,就如罗杰阁下刚才说的那样,进城之后,黑麦花军团人数的优势难以发挥,花了将近12个小时才彻底剿灭敌人。这对于未来可能面对的攻城战斗中,极为不利。快速有效清理战场,考验的是一个军团是否完备的指标之一。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 斯特罗对军团这类事情很头疼,一般都交由拉泽格尔直接负责,他可没那个闲心去操劳这方面的事情,搞不好画蛇添足,给拉泽格尔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能者多劳,人尽其用,这就是卡斯特罗领军坚持的原则,当然另外几条,比如制怒,微笑之类原则,他尽量在试着去做。从黑麦花军团目前的情况来看,并无什么令他担忧的。真是偷的浮生半日闲。 “我的建议是在黑麦花军的军制应以班排连营团为基准,20人为一班,80人为一排,5排为一连,4连为一营,3营为一团。这样一方面可以加强领导,有效传达命令,令一方面,可以增加黑麦花军团的机动力量,实现快速组织反击与打扫战场。”斯坦贝将一些主要信息化繁为简,大致说了一遍。 卡斯特罗哑然,随即头大。这么繁琐?算了,还是交由拉泽格尔去头疼吧。罗杰与迪马利亚同样在听着,也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你尽快制定一个详细规划,此事,等我回去,我亲自跟麦顿、奥丁少爷、拉泽格尔等人商议。如果可行,就按照你所述的执行,行吧?”卡斯特罗这个军团管理的门外汉不好意思打击斯坦贝的积极性,只能暂时敷衍一下。如果他的计划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黑麦花军团的战斗力,卡斯特罗自然不会犹豫。然而,他不懂,想不犯错,还是集合众人的力量进行思考为妙。 “好,军团长大人。”斯坦贝没有半点气馁,恭敬地答道。 “对了,斯坦贝,私底下,你还是称呼我为卡斯特罗吧。军团长,这三个字,对我来说,始终太过沉重。”卡斯特罗笑着说道,随即将心头的一些沮丧抛到脑后。还是先处理好眼前布里翁城堡的事情。 斯坦贝说完之后,便告退离去。罗杰这时才问卡斯特罗,他是否要去,右手悄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在深夜显得有些神经兮兮的。 卡斯特罗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罗杰若有深意的笑了笑,说道,“倒在地上的水能够收回吗?” “不能。”罗杰想了想答道。 “那不就对了。”卡斯特罗轻声答道,嘴角勾起一个优雅的弧度。。.。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18章 在等,在看,他 七天之后。布里翁城堡。 城主琼森.道格拉斯召开了一次临时性的长老会会议,商议古氏兄弟遗留下的地盘问题。由于古氏兄弟伤亡失势,导致现在的布里翁城堡暗流涌动,死亡率节节攀升。绝大多数人的目光聚焦在此次会议特邀之列的卡斯特罗-这位从神圣罗马帝国远道而来的“客人”,难道他会接手古氏的地盘?那块地盘可是比下水道还要肮脏恶臭,乌鸦与苍蝇的乐园,是布里翁城堡最糟糕的‘一块肉’,身份尊贵的黑麦花军团军团长卡斯特罗愿意吗? 观望气氛甚浓。 布里翁城堡的长老会包括城主在内共有十一位长老,目前明确表态支持卡斯特罗的长老有赫特福德、席勒.戈雷、莱布尼顿.费西米,徘徊在边缘的两位长老分别是乔治.巴塔耶、菲洛亚.卡拉扬,反对者安布路.麦格达伦,城堡的名誉长老,则一支独秀,只不过他的一票,只能用来打破僵局,以琼森.道格拉斯为代表的本地势力态度不明,一直保持着沉默。 六天前,克伦斯堡沦陷的消息,在布里翁城堡引起了轩然大*,成了他们救赎的另一种福音。不少人欢欣鼓舞,不少人看见了光明的未来在向他们招手,不少人甚至愿意奉献出他们卑贱的生命跟随卡斯特罗,是的,他们的生活太苦了,哪怕一点点希望也足够让他们快乐许久。痛苦中的他们近乎绝望的生存着,所以他们的心底才会产生一种奇怪的念头,卡斯特罗愿意带领他们走向光明吗? 生活是一部哲理,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看懂。所以做人难得糊涂? 卡斯特罗自然并不想成为他们的救世主,并没有所谓的圣母怜悯世人的性格。经过这些天来布里翁城堡的平淡生活,他隐约明白他来到这里似乎是一个错误的选择,指望一群挣扎在死亡线上的贫民去赢得战争,这倒像是一个天方夜谭,纯粹的奢想。 人最本质的不是其利用价值,而是在于人的实在。当人抛弃了本性中最后的善良,与魔鬼何异? 神秘人物巴别.多勒克,并没有从他所租住的一间小黑屋中走出来,一日三餐基本上只需依赖城主府的侍从,送一条烤熟的羊腿放在他黑屋门前就可以了。此次会议的主持者落到了琼森.道格拉斯的头上,不过他想要操作此次会议的结果,明显做不到。何况卡斯特罗在见到这位犹如朴实的农民大叔琼森.道格拉斯,感觉甚为亲切,看不出什么城主做派。彼此微笑着对视了一眼,而后各自落座。 一场称不上惊心动魄的利益分赃会议由此拉开了序幕。 琼森.道格拉斯坐在这张檀橡木圆桌的上方。旁边依次是他的心腹波伊提夫、城堡日常事务行政主管纽卡斯尔、曾在圣彼得广场公开辱骂红衣大主教们为“虫豸之幼虫”的神学家高兰.帕特里克,他们掌握着城堡的绝大部分权力。 与此相对应的是卡斯特罗坐在最下方左角,淡定自若;而他对面的菲洛亚.卡拉扬如坐针毡,脸色有些难堪,古氏兄弟的伤亡,他心底可是百分百确认是卡斯特罗派人做的,尽管现在找不到什么证据。赫特福德与席勒.戈雷紧挨着卡斯特罗,费西米坐在城主道格拉斯的下方,而后是乔治.巴塔耶。每位长老之间都有不大不小的距离。 坐落有序,各怀鬼胎。 “欢迎黑麦花军团军团长卡斯特罗能够来到布里翁城堡并亲自参加此次会议。”城主道格拉斯的说话声略带些沙哑,笑容温暖如冬日下午三时许的阳光。 “本人非常高兴能够列席布里翁城堡这么重大的一次会议,在此感谢琼森.道格拉斯的邀请。”卡斯特罗站起躬身说道,忽然想起了纳尼亚战棋中的‘士’,固守棋盘一隅,十分尴尬的一个棋子。道格拉斯究竟是不是仅仅只是巴别.多勒克手中的一个‘士’?卡斯特罗并不确定。 “野心的饕餮者”安布路.麦格达伦率先发难。顶着一个名誉长老头衔的他,似乎急于证明他在布里翁城堡有一定的发言权。 “野心的饕餮者?”卡斯特罗呵呵一笑,目光想要从麦格达伦的苍老脸庞上找出些阴谋的气息,徒劳地发现对一位生活在布里翁城堡十年之久的老者来说,所带面具的厚度跟布里翁的城墙成正比:“史诗大陆的每个人,商人亦或政客,他们来来往往,不就是为了所谓的名与利,野心这东西,这不正是促使他们孜孜不倦奔跑在路上的动力吗?饕餮者,那可是拜占奥教廷的眼中的‘异端’,是断然要被送上绞刑架。由此,我可否理解,麦格达伦阁下是对我的另一种赞美?信仰坚定的异端,或者一个有野心的异端,不正是布里翁城堡所缺少的吗?如果这样的话,我接受麦格达伦不太友好的诋毁,不过,我可不是一个野心家。” “放屁。”安布路.麦格达伦憋出了一句话,声音洪亮。 令很多的人目光顷刻之间聚集在有些恼怒的麦格达伦身上。在一个年轻后辈面前失了应有的气度,这往往预示着接下来颜面恐怕不保吧? “很响。”眼神愈发清冷的卡斯特罗不急不缓驳了一句。 赫特福德与费西米两人会心一笑,席勒.戈雷强忍着没笑出声。他与麦格达伦没有太深的交情,但也没必要去招惹一位强大老者,纵使立场不同。 “小子,难道没人教导你应该尊敬长辈吗?”菲洛亚.卡拉扬质问道。或许,迪马利亚没站在卡斯特罗的背后,他才有这个勇气。 “抱歉,我自幼父母双亡,在贫民区长大。”卡斯特罗微微躬身,继续说道,“如果菲洛亚.卡拉扬阁下愿意跟我探讨一下尊老敬老问题,我乐意之至,随时奉陪。” 卡拉扬面部抽搐了一下,如老鼠轻轻碰到了老鼠夹,有种深陷地狱的错觉。 “咚”卡斯特罗轻轻敲击了一下圆桌,而后环视一周,特地在某些人的身上多逗留了一秒。 赫特福德曾告诉他,在布里翁城堡,最大的规则就是没规则,只要你的拳头够硬,那么布里翁城堡就是你。卡斯特罗当时很疑惑的问了一句,那么你们这么多年怎么甘心只做一名长老?赫特福德感慨道,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巴别.多勒克有一条可以媲美神话巨龙的骷髅战将。这也是卡斯特罗至今在布里翁城堡按兵不动的根本所在,迪马利亚万一实力受损,卡斯特罗相信绝对有人会在背后给他捅刀子。暗杀,食物下毒等,他在布里翁城堡目前经历了不下于十次。 随后,琼森.道格拉斯站出来说了一通好话,缓和了一下会议气氛,将会议引入正题。不过,这时与卡斯特罗,这个被邀请在列的旁观者,关系可谓是不轻不重。约瑟米蒂与阿蒙特,这两位古氏兄弟手下的心腹,与比尔兹利等人则直接被排除在外,这有点像历史上的‘弱国无外交’。 看不见的刀光剑影。不带血的刀子。 冷眼旁观的卡斯特罗忽然想起了都柏林魏玛图书馆贝克伯爵的一句话,也不知道他现在身体如何,是否安好。 “当手中的权势越大,心中的道德律令就越淡漠,对头顶星空的敬仰就会越发强烈。” 真的是这样吗?卡斯特罗疑惑了。 “知道了。” 战战兢兢的奥拉齐亚.阿莱特猜不透阿斯派因.艾斯林不冷不淡语气中的寓意,更体会不会艾斯林副审判长大人面具后面深沉的玩味。当他赶到克伦斯堡的时候,它已经沦陷,救出波西米亚.杜卡特夫人之后,就立即撤出了克伦斯堡。不敢惊动黑麦花军团的上层,就算是由拜占奥教廷这位老怪物出手,也不一定能够扛下【阿伽门农】的攻击。死亡,总是令人畏惧的存在。 在史诗大陆,一名强大的家族守护者,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世人所能想象,例如金孔雀花王朝的皇族守护者【亚瑟王】以及他的圣器【石中剑】,传说天国大天使米迦勒右手所持之剑,足以毁灭一支大型军团。提起【亚瑟王】,自然也不会忘【圆桌骑士团】,史诗大陆十大军团之一。 奥拉齐亚可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愈发虔诚的等待着阿斯派因.艾斯林的下一个命令。 “憎恨我的,辱骂我的,非议我的,不信我的,都终将深陷炼狱,永世受难,不得解脱。”艾斯林手捧着《圣经奥义》,走过阿莱特、斯蒂格与兹幸戈,眼睛看着门外的飘落的一片枯黄树叶:“继续前进吧。” “是,艾斯林副审判长大人。”三人齐声答道。在艾斯林大军内,无人胆敢违抗他的命令。 即便迎接未知的命令,也比送死要强,何况他们都是一群精明的贵族。 贵族与平民?这或许是艾斯林大军与黑麦花军团即将碰撞中可能绽放的一抹最灿烂的火花。 胜利?都柏林有人在等。帝都巴黎顿有位一脚踏入坟墓,现在依旧立于权力金字塔顶端的大人物,从垂死病中睁开了一只眼睛再看。 他。。.。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219章 再见“ZINO” 5:3。 5票赞成,3票反对,2票弃权。 城主琼森.道格拉斯的真实意图是什么?默许?投了赞成票的莱布尼顿.费西米和乔治.巴塔耶等人与投了反对票的菲洛亚.卡拉扬和安布路.麦格达伦同样十分迷惑,不赞成不反对?要知道这里可是布里翁城堡,只要琼森.道格拉斯搬出巴别.多勒克这座靠山,无人胆敢违逆城主的命令。结果相当诡异,各位长老或在心底暗自唏嘘或冷笑不已。 一只老狐狸怎么轻易露出狐狸尾巴? 弄不懂其中奥妙的卡斯特罗正式成为了布里翁城堡十一人长老会的长老,也是其历史上最年轻的长老。布里翁城堡的名誉长老安布路.麦格达伦虽然气愤,但明智的没有选择在长老会上爆发,对本该属于他接手的地盘而由卡斯特罗获得保持了缄默。席勒.戈雷、赫特福德与费西米对卡斯特罗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而琼森.道格拉斯也表示一定程度的友好。现在的布里翁城堡随着卡斯特罗的当选,似乎形成了一种新的权力格局,究竟接下来会不会有所变动,这还要看某些人是否心甘情愿。 将一个贫穷落后的地区发展起来需要砸下多少金币?卡斯特罗清楚的知道当时黑麦花军团成立之初,身家破千万的他几乎顷刻之间一贫如洗。尤其,黑麦花军团深入拜占奥帝国境内几个月来,完全就像是吞金的机器,金币像流水一般哗啦啦的流去。虽然目前攻克了博尔塔拉城堡、俄古易塞城堡与克伦斯堡,但即便掠夺了数量众多的金币与财富,仍然难以维持黑麦花军团的收支平衡。要不是背后有索伦家族与尼斯天鹅堡支撑,卡斯特罗相信黑麦花军团很快就会走向末路。 又是一个无底洞。卡斯特罗无奈的发现自己捡了一个无法丢掉的包袱,仰天长叹。 但他似乎忘了一个人背负的包袱越是沉重,就越能走的更远。 幸而,卡斯特罗并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纵然也不是奥丁少爷那般的乐天派,没有以悲观的情绪面对未来。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下去的。 会议结束。琼森.道格拉斯命令侍卫推开会议的木门。令这群布里翁城堡的掌权者们相当诧异的是,门外一人一骷髅在对峙。尤其,一米七左右高的骷髅,全身的骨头竟是漆黑如墨,只有眼睛中的那抹纯白的火焰炫目多彩,绽放着属于死亡的妖异光芒,手中握着一把骨质的砍刀。 “【风月】?”琼森.道格拉斯心中大骇,脸庞上却依旧是古井无波。这位在布里翁城堡掌权三十年的大人物自然明白【风月】对于巴别.多勒克的特殊含义,它就是巴别.多勒克的分身。其他长老们,微微错愕之后,随即恢复镇定,暗自思考。巴别.多勒克,难道想插手这次会议选举? “你,”骷髅【风月】盯着震撼不已的卡斯特罗的眼睛,它的声音猛然响起在卡斯特罗的脑海中,“我的主人,想要见你。” 此时,迪马利亚大概知道【风月】联系上了卡斯特罗气势飙升,大有见机不对,立刻出手的意思。而琼森.道格拉斯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他的实力很强,甚至比他还厉害,难怪上次高兰.帕特里克说遇见了一位高手,不战而逃。卡拉扬则小心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双手摸着他的双刀;麦格达伦则暗自心惊,目光聚焦着迪马利亚与骷髅【风月】;费西米与席勒.戈雷、赫特福德等人喜忧参半,能压制住巴别.多勒克的【风月】,实力固然强大,但万一巴别.多勒克出手呢?在这里,恐怕没人是他的对手吧。 卡斯特罗望了一眼迪马利亚,后者递给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仅仅只是见一面?” 髅【风月】的上颌与下颌磨蹭了一下,手中的砍刀防备着迪马利亚,眼前的这个人的实力令它感到了死亡的威胁。作为一名跟随巴别.多勒克几百年的资深骷髅,它的心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开启,甚至有时它的心底还会蹦出一些奇怪的问题-“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是怎么死的?” 这时,原本离卡斯特罗不远的费西米凑过来,小声的询问道,巴别.多勒克长老想要见你?卡斯特罗轻轻点了点头,答道,是的,你的意思是?琼森.道格拉斯回过头,说道,卡斯特罗,你可以去,我可以担保巴别.多勒克不会伤害你。卡斯特罗略带疑惑的问道,哦,为什么?道格拉斯轻声说道,等你见到他,你便知道了。赫特福德与席勒.戈雷两人也都各自轻点了一下头,表示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在场的众人中,大概只有琼森.道格拉斯见过巴别.多勒克的真实模样,其余人挺多见过骷髅【风月】的次数比较多。往常会议选举的时候,巴别.多勒克只是待在他的小黑屋中,将最后的结果刻在一块羊骨上,而后上任城主会交由各位长老一一过目确认。当然,数百年中,也有人妄图想要闯进这间小黑屋中,但是要么被【风月】直接斩杀,要么进入后,再也没出来。 思考了一会,卡斯特罗开口说道,“好” 很奇怪的感觉。 进入黑屋后,不久,眼前豁然开朗,卡斯特罗走在一条光滑如玻璃的宽阔大道,脚下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球体,他与迪马利亚、【风月】的身影倒映在清澈的球面上。在经历十几秒的巨大震撼之后,卡斯特罗猛然醒悟,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魔法八大难题之一的莫比乌斯之环?如果他有容克.米尔塔一般广博的魔法见识,那么他可能会辨认出太多被世人遗忘或者最新探究出来的魔法理论,如【格朗日点】、【米迦勒的秤砣】、【斯皮尔策的戒指】、【普朗克量子弦】 这里堪称一座宏伟的魔法理论大厦。独一无二。 “孩子,我构建这座魔法大厦用了将近千年,你走完它,却只需要54分钟。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苍老的声音犹如洪钟,卡斯特罗大脑内一片轰鸣,而体内的老巫婆铭刻着的魔法阵【该隐的左手】剧烈撕动起来,灵魂仿若置身在冰火两重天,备受煎熬。 巴别.多勒克,并不显老,一套黑色麻布衣服,一头乌黑的长发,坐在水晶凳子上,专心地捕捉着他面前的一面魔法晶壁上的魔法构纹。在这个魔法与水晶构造的空间,实质上仅仅只有两百多平方米,却让人感觉如同身在辽阔天空。 “啊”卡斯特罗只能用痛苦的哀嚎回应巴别.多勒克,身侧的迪马利亚悍然出手 “【结界-真理】。”一层透明的气泡将迪马利亚包裹在其中,封住了迪马利亚的进攻。许多年前,便已是魔法贤者的巴别.多勒克多看了一眼迪马利亚之后,手轻轻从卡斯特罗身上一挥,他的上衣无声湮灭。 “有点意思。”巴别.多勒克眼光从卡斯特罗胸膛身后扫过,心中想着:“有人居然杀了那条阿泰斯冰龙?呵呵,玛雅神庙的小妮子贝雅图难道没发火?哦,都一千年过去了,她应该死了吧?这个魔法阵似乎像是那个老鬼头的杰作。可惜,不难。” “孩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巴别.多勒克在他的前面的一张魔法晶壁前勾画着各类奇怪的魔法构纹与魔法阵,这些符号犹如蝌蚪文一般游走在其中,往往倏忽即逝,但巴别.多勒克却敏锐的捉住了它们,将它们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新的魔法阵图。 感觉身轻气爽的卡斯特罗的脑海中慢慢回想,心神猛然陷入一种奇妙的世界,眼中的世界忽然一变,一条条密密麻麻的白线构成了一副网状的世界,而迪马利亚就如一颗璀璨的晨星,而巴别.多勒克身上的光芒犹如正午的阳光,如此耀眼,至于【风月】,则像一颗黑色的星辰吞噬着周围的光线。 这是怎么了?卡斯特罗陷入了迷茫中,继续回忆着。【该隐的左手】解开了?直到迪马利亚数分钟后,突破【结界.真理】,一声暴喝,才惊醒卡斯特罗。 “我们都只是命运的傀儡。”卡斯特罗幽幽一叹。这个世界的宏大,远非自己这个卑微如蝼蚁的人所能明了。面对着眼神中只有冷眼旁观众生百态死寂的巴别.多勒克,他第一次明白这个世界有种人立于众生之巅,如神坻,只能仰望。 “我们之于神灵,犹如飞虫之于顽童;他们杀死我们只会取乐。不过,众神的时代已经消逝,主的时代却更沉重的到来。命运?傀儡?孩子,你不懂这个世界。在花朵的中心,鲜艳夺目的花瓣之中,总有一条蝎子,在问:为什么活着?人类是上帝的一个错误,亦或上帝是人类的一个错误?”巴别.多勒克依旧埋头在魔法大厦的构建中,不理会卡斯特罗是否明白。活了千年,最沉重的不是充斥着人类原罪的历史,或深邃不可捉摸的命运,而是所谓的人心,深渊身陷傲慢者,墓地深埋贪婪者,炼狱充斥着妒忌者。 “不懂。”卡斯特罗坦然一笑。 直到卡斯特罗、迪马利亚与骷髅【风月】退出去以后,一直忙于构建魔法阵的巴别.多勒克终于眼皮轻轻跳动了一下。一阵耀眼的光芒猛然照亮了这个深藏于布里翁城堡的神秘空间,巴别.多勒克那张沉淀着岁月痕迹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恍然(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