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51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51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51部分
黑暗牧首-第51部分走,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这次一定要抓住他,不放手。 “听话!”罗杰看了一眼罗拉眨动的眼睫毛,随即板着脸,阴沉地说道,“等我回来,我就会帮你找个好青年,然后嫁出去。” “不,”罗拉苦哭了出来,甩开罗杰的手臂,说道,“除了哥哥,我谁也不嫁。”而后跑进她的房屋,狠狠的关上房门,一个人将脸掩进被子里面,伤心大哭。 罗杰愣了愣,站在原地想了想,走到她的房门前,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没有敲门。走了。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94章 前进,支援 水汽和阳光交融出或淡或浓的白雾,漂浮在山间;山峰与山坡交错相映,普鲁特河的一条支流蜿蜒曲折流淌。这是波尔多高地与喀尔巴阡山脉的交汇处,峡谷两岸,高崖壁立,乱石嶙峋,西部山势高峻,而东半部,山形浑圆,坡缓谷浅,有明显的向斜表现。 将近五千多衣衫褴褛的士兵在其中穿梭前进,队伍中赫然有一名紫发青年、一名抱着一本《茶花女轶事》的黑衣女子带着一名十多岁的小女孩,一名手持长枪负责警戒的沉默中年大叔,而他们的身后,跟着一名原本装扮优雅风度翩翩而现在没有半点形象的青年,在小声不满的抱怨,这鸟地方,本少爷都淡定不了了,啊啊啊。换来了,前方紫发男子一脸鄙夷,说道,当时,是谁要死要活,一定要跟来的,要不你现在就回去?那位自称少爷的青年,翻了一个白眼,算你狠。不过,他旁边的憨傻少年,倒是任劳任怨,替他背了不少行李,不然,估计他累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路上十分艰苦,尽在丛山峻岭之间穿梭,时不时遇上一些凶险的动物,如曼金蝰蛇、力图血犀,更有一次遇见了与黑金脉蛾其名的嘎尔影蜂。不过,幸好数量不多,在奥丁部队魔法师与战士们的精妙配合下,很快将它们斩杀,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 五天前,老柏克、胭脂与小伊芙、希第达尔从格鲁亚城堡回到黑麦花军团。卡斯特罗在跟他们简单商量了一下之后,老柏克与希第达尔留下负责黑麦花军团事务,而胭脂和小伊芙则跟着他一起前往布里翁城堡。胭脂的伤势基本上痊愈,在格鲁亚城堡的收获并不大,不过,成功与撒兹勒夫人建立了联系,答应帮助尽力营救她在拜占奥教廷圣事裁决厅受审的儿子阿努玛斯·布鲁诺思。当然,卡斯特罗更没有料到的是,这位贵族少爷还真是胆大,居然散播异端书籍《天体运行论》中的思想,公开驳斥拜占奥教廷的一根精神支柱之一的托勒密‘罗马中心论’-罗马是史诗大陆的中心,是宇宙的中心,是主选中地上神权的中心。不过,哈布斯堡家族毕竟逝去二十多年,只能尽力而为。撒兹勒夫人眼角闪着泪花,说了声,谢谢。 夜晚,天色有些阴沉。一堆篝火映照着五张表情各异的脸,冷漠总是多一点。 “卡斯特罗,你真的那么信任拉泽格尔?居然任命他为暂代军团长,负责主持黑麦花军团的一切事务?”奥丁少爷啃着一块烤肉,满嘴油腻。他旁边的阿卡奥斯吃起来到十分的流畅,几个眨眼间便解决了一大块烤肉。作为本次行动的副指挥官的斯坦贝则识趣的代替卡斯特罗去巡视营地,暂时还未回来。 “他来自【坟墓】,而且至少现在看来,我还有利用价值,你说,对吗?”卡斯特罗抬头望着漂浮着一大片乌云的天空,漫不经心的答道。 “什么【坟墓】?”奥丁惊讶的叹了一句,“反正都是被利用,你怎么就甘心呢?” “你以为呢?我该拿着匕首,将他抹脖子?得罪了【坟墓】,我又没什么好果子可吃?一个【天国杀】已经足够让我头疼了,再加上【坟墓】,你可想看着我,浪迹天涯或者身死他乡?”卡斯特罗瞪了一眼奥丁少爷,语气中隐约中流露出一丝担忧,虽然嘴角残留着笑容,但是言不由衷。 “没事。我帮你。”一直在翻书的胭脂顿了顿,莫名其妙的插了一句。而跟她形影不离的小伊芙已经在营帐内睡着。 奥丁少爷暗自嘀咕了一句,果然人比人气死人,想我还是孤家寡人呢。阿卡奥斯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微眯着眼睛看着篝火,憨傻的神色褪去不少,呆愣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一名离家许久的少年,或许,他在想念他老去的母亲。 “等真到了一天,我估计你们谁也救不了我。”卡斯特罗笑的有假,不过,还是倔强的在脸上绽放出微笑。 “不会。”这次倒是闷不吭声的迪马利亚,停下了挠土狗的脖子的手,开口说道,“作为哈布斯堡家族的守护骑士,这次,我即便是死,也决不后退半步。”土狗瞪着一双棕色的大眼睛望着它的主人,十分好奇,摇了摇尾巴,想要起来。 “到时,你可不能抛下我,不然我爷爷皮斯麦肯定会拿鞭子抽我。”奥丁少爷打着哈哈说道。 老旧魔法师袍的阿卡奥斯愣了一下,挥了挥拳头,插嘴说了一句,“你是我们所有人的老大。” 卡斯特罗只能惆怅的笑了笑,未来的路那么漫长,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何况接下来布里翁城堡一行,也是凶险异常,五年一届的城堡换届选举,想要击败几乎必胜连任的琼森·道格拉斯可是一位难缠且狡诈的狼,难,很难。 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希望,这就是卡斯特罗的信念。 【****************************】 与此同时,俄古易塞城堡。 代理军团长的拉泽格尔仍旧挑灯在制定一份详细的军团行动指南。指挥问题一直是黑麦花军团最大的问题,俗话说,有配合胜过没配合,好配合胜过差配合,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但如何解决,这让他头疼不已。 “报!门外有自称索伦家族特使的人求见。”一名侍卫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连称呼都忘了喊,一脸惊惶未定,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怎么回事?”拉泽格尔抬起头,扫了一眼卫兵,平静地问道。 但就在这时,老柏克与神秘来者已然踏进了拉泽格尔的办公地,一间莫桑克家族的客厅,由于太过宽敞,屋内的光线比较昏暗。 “老柏克阁下,请问,这位是谁?”拉泽格尔从桌子旁起身,快步走到柏克身旁问道。他对这名光头男子的第一感觉是发自心底的危险,第二便是妖异,一个男子皮肤怎么这么柔滑? “拉泽格尔阁下,您好,我是都柏林的罗杰。此次奉索伦·凯蒂丝公爵大人之命前来支援黑麦花军团。”罗杰说完,拿出一枚黑色镶蓝色符文的黑麦花徽章递给拉泽格尔查看。 “欢迎罗杰阁下,来到黑麦花军团。”拉泽格尔从老柏克的脸上和徽章上确认了来者身份,笑着说道。 “那我退下来。”老柏克老态龙钟,神色有些疲倦的说道。 “好。”拉泽格尔躬身答道,“您回去早点休息,不要太操劳。” 老柏克点了点头。作为卡斯特罗留在黑麦花军团的重要人员,老柏克除了帮夏尔米与刚刚回来的希第达尔处理一些后勤事务外,他主要负责拉泽格尔的人身安全,毕竟,目前卡斯特罗不在,可不能让敌人端了他的老窝。要是【莫】回来就好了,卡斯特罗在临走时感叹了一句,现在谁也不知道【莫】去了哪里,而且拉泽格尔透露了一个消息,十几天前,【莫】曾全灭了拜占奥教廷与【天国杀】的杀手们一支围剿她的队伍之后,就彻底没了踪迹。到了【莫】的那种层次的人,一旦存心躲起来,谁也无法找到她。 简单闲聊了一会,拉泽格尔惊诧万分,罗杰居然比他还小一岁,故而以兄长自称,不过很快转入正题,走到门外,去查看他带来的神秘队伍。早就清楚卡斯特罗与索伦家族背后有一支神秘队伍的拉泽格尔对二百多名骑着骷髅战马的黑暗骑士,发出了一声惊叹,这绝对是一支可以影响战局的力量,尤其是夜晚,简直是无往不利。难怪刚才侍卫进来报告时,一脸惊慌失措。 “这只是我奉索伦·凯蒂丝公爵大人命令带来的第一份礼物,258名【黑袍守夜者】。”罗杰向拉泽格尔介绍自傲的说道,“第二份礼物,这是他们身后背着的魔法信息发报机,可以在100千米内实现及时通讯。利用文字的方式,您可以将命令通过它及时传达到黑麦花军团的每一个士兵,前提是他们都能接收到。” 魔法信息发报机,爱迪生的另一项伟大发明,开创了史诗大陆通讯的新时代。史诗大陆历史书上对于它的评价。 “很好。”拉泽格尔耐心听完了罗杰的报告,仔细思考一番得出了结论。如果这样的话,那么黑麦花军团的指挥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只要利用好它,对阵艾斯林的十五万大军,又多了一份信心。 战吧!七天后,进军克伦斯堡。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95章 报仇,离去,女王 义父之仇不能不报。 这对于原先【白象牙骑士团】的杜邦·阿塔修来说,是一个不可解的心结。在黑麦花军团与【金山羊骑士团】对拼的那场战斗中,原本将近两千白象牙骑士只活下来二百多名,其中不少人嚷着要离开。即便卡斯特罗与克林顿最后商议,交由阿塔修与卡尔森·温伯格子爵一起负责新骑士团的训练,但阿塔修终究明白报仇的事越来越遥远,直到今天【天国杀】派人联系上他,愿意帮他杀掉卡斯特罗。阿塔修轻轻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身为一名骑士,他的信仰不允许他这么做。 阿塔修担任主要负责人,古德里安家族的卡尔森·温伯格子爵大人监军的新组建的骑士团,又名黑麦花军团第二骑士团,由各部士兵自愿报名加入为主,其中主要来自麦顿大人所部以及卡斯特罗直属的近卫营,战马则来自【金山羊骑士团】驯养的战马。总体而言,第二骑士团的将士的素质基本上算合格过关,只要勤加训练,应该可以取得飞跃式进步。当然,训练有卡尔森·温伯格和他手下的一群骑士在,问题不大但是现在唯独欠缺的是时间。 狄克与波拉德、泰格也被安排进了第二骑士团的第5中队担任正副队长,待遇有了很大的提高。狄克并不满足,所以训练的时候比谁都拼命,波拉德看在眼里,跟着他一起,咬牙坚持,甚至连带着泰格也跟着后面癫狂了。第5中队,是温伯格子爵最满意的一支中队,远远将其他四支中队抛在了身后,整体提升巨大。阿塔修看到他们如此拼命,下马差点直接栽倒在地,曾劝过他们,狄克平静反驳了一句,现在不流汗,到了战场,只会流血。阿塔修摇了摇头,只能任由着他们。 巨大的危险真在靠近黑麦花军团。黑麦花军团的每一名士兵都明白。 【********************】 夜深,拉泽格尔与罗杰的后续谈话并没有进行太久。 当罗杰并不黑麦花军团的时候,他决定立刻去找他。拉泽格尔沉默了一会,仔细打量了一番罗杰,郑重其事地说道,你需要尽快赶回。黑麦花军团面临的情况十分严峻,如果眼前这支奇兵能派上用场的话,将大大增加黑麦花军团的胜率。罗杰想了想,答道,我会尽力回来。而后,拉泽格尔目送罗杰展开背后的双翼,消失在黑暗中。拉泽格尔看了看自己面前的两百多名的黑暗骑士,苦涩笑了笑,他到底去做什么,怎么就不把黑暗骑士安排一下。 很快,拉泽格尔便想到了麦顿大人,便吩咐侍卫去把麦顿请来。深夜被叫醒的麦顿并没有抱怨,只是简单问了一句,什么事。侍卫老老实实的答了一句,暂代军团长的拉泽格尔大人有请。于是,麦顿便快速穿好衣服去见他,心中疑惑,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当他赶到莫桑克家族府邸的门外时,却是阴霾一扫而空,两百多名【黑袍守夜者】,惊喜万分的说道,“人呢?”他心里想到的是这恐怕是那个打架我还阴狠,喝酒比我还没品,去青楼比我还嚣张的巴库宁来了,意外的是他环顾左右,却没发现外人。 “走了。”拉泽格尔淡淡地回了一句。 “什么走了?”麦顿大人怒吼道,好你这巴库宁,居然不跟我打招呼,太不厚道了,哼,我会记得你的。此时的麦顿根本没有料到的是他的好下属光头罗杰在几天前苏醒。 “是啊。飞走了。”拉泽格尔语气不定的说道。 “什么?飞走了?”麦顿大人眼珠急速转了转,惊讶的说道。难道是雨果回来?这就难怪了。他思索了一下,问道,“是雨果?” “不是雨果阁下,而是罗杰。”拉泽格尔答道。 “什么?”麦顿大人满脸不可思议,那小子醒了,随即意识到有些失态,问道,“他离开时,说了什么?” “没什么,他会尽快回来。”拉泽格尔有些好笑的看着麦顿的尴尬相,他今晚到底怎么了,不就来了位都柏林的客人吗。 “哦”,麦顿点了点头,算是表示知道。 “这些骑士就交给麦顿大人安排了。”拉泽格尔说完,转身准备回府去处理其他事情。 “好。”麦顿大人欣然应许,手上终于能够这么强悍的力量,要出去耍耍威风,那就五个字,秋风扫落叶。 【***********************】 哈布斯堡-洛林皇朝与金孔雀王朝的战争在几天前爆发,不过,却是一面倒的局势。洛林皇朝的无敌舰队甚至直接向着金孔雀王朝的本土进发。 神圣罗马帝国的海军【波塞冬军团】却是按兵不动,当然,波旁·拿破伦训练是一方面,另一面怕是不愿过早卷入战争,以免不必要的伤亡。不过,令帝国贵族奇怪的是,与诺曼夫羊王朝的伊拉贝莎公主结婚两年了,他们还没有子嗣出生。帝都巴黎顿暗底下各种流言蜚语四起,当然,更多的是不好的方面,比如有人推测,我们的黄金三叉戟之一的拿破伦难道某个方面不行?当然只有极少数人在乎伊拉贝莎公主的感受,她的痛苦,犹如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金丝雀。不过,即便这样,谁也无法撼动波旁·拿破伦的地位。 在神圣罗马帝国,他无可争锋! 【**********************】 格鲁亚城堡的战争仍在继续,可以说是半死不活。史诗大陆的某些狂热的战争狂们就诅咒他们不要在比耐心了,在比下去我孩子都长大能上战场了,可见他们渴望战争惨烈的心情是多么急切。格鲁亚城堡并不混乱,相比之下,却是十分安稳。在奥亚克·狄雷特城主的“白色恐怖”政策下,太多不识相目光短浅的贵族或平民被直接杀掉了。在拜占奥帝国海军哈幸托的【牧歌军团】支援下,粮食淡水都不缺乏,持久战他们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何况帝国阿摩司·斯巴达克的【加百列军团】即将被调入加入格鲁亚城堡会战,尽管其战斗力最为羸弱,指挥差劲。 相反,诺曼夫羊王朝的叶浦盖尼·柴可夫似乎对固若金汤的格鲁亚城堡并无太多兴趣,甚至有心情在第聂伯河上钓鱼吹风。满脸雀斑的哈恩贝利则带领着他手下的那群贵族子弟,要么在格鲁亚城堡外招摇,大吃大喝;要么则进丛林之中,狩猎玩乐,不亦乐乎;而丘特切夫·舒巴金则相对敬忠职守,恪守本分,每天对格鲁亚城堡的地形地貌进行侦查,意图绘制出一副完整的格鲁亚地形图。 与此同时,诺曼夫羊王朝的国内却是另一番景象。在冰天雪地,寒风冻土的极端条件下,波罗的海沿岸兴建国都这一决定本身就需要巨大的代价和惨重的代价。仅仅只是一个月的时间,数百农奴丧命;每位途经这里的人,必须搬几块石头充当税钱;原国都的贵族被强制命令到这里定居。叶卡琳娜女皇的亲生儿子阿列赛克王子就因此而被送进了监狱。 她是一个疯子吗? 据一位不算透露姓名的皇室主管晚年在其信中写道,她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每天工作12至14个小时,甚至很少有时间吃饭。晚上九点,与几个亲密朋友或者重要大臣草草吃过晚饭,而后便精疲力竭的瘫倒到床上。她起草条文法令之神速令人惊奇,也是誊抄者烦忧。 事实上,叶卡琳娜女皇利用巴洛杜等人的政治理论,实行开明专制,宣布工商业自由,取消对贸易的限制,鼓励对外出口柏油、亚麻籽、精铁矿石、和钾碱等资源,建立了专门的委员会负责国外流通的货币制造,殖民垦荒等一系列发展经济的措施。她遇到了很多次危机,但她顽强的挺过来了。史诗大陆的后世历史学家们对叶卡琳娜女皇的评价只有一句。 她是当之无愧的一代女王! 孰将胜孰将负?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96章 信仰,弱小 世界上存在纯洁的信仰吗? 史诗大陆一本秘密流传的小册子《谁偷了主的仁爱面包》,书中主角众叛亲离一无所有的斯诺临死时,一手指着天,一手捂着自己的胸膛,一句发自肺腑的疑问。它的作者是一名读过书的落魄贵族奥尔特斯·拜汉姆,但没料到的是拜汉姆正因此被圣事裁决厅牧羊者抓捕,未经任何审判,直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在书中,拜汉姆真实记述了拜占奥帝国北部许多农民,或者农奴更为贴切一些,不向教会上缴身为教民最起码应保持的仁爱面包;同时,记叙了温特诺小镇上教廷的真实情况,教民们抱怨他们的教区牧师不能胜任弥撒等圣事,不穿规定的祭服,沉溺酒吧,私藏教堂饰物,甚至与妇女通-奸。助祭不敲钟,甚至被指控弄丢了一个圣杯。连教堂的修士都堕落腐败,可见,史诗大陆最庞大人群农奴的信仰自然不会坚定,异教徒或异端由此而来。或者说,拜占奥教廷的权力得不到制约吧。正如容克·斯帝林在帝都巴黎顿行政院的那场轰动全城的辩论一般,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或许是一直主张进行激烈改革的斯帝林得不到查理曼大帝重用的主要因素之一,尽管他与波旁·拿破伦一样顶着黄金三叉戟的名头,才华横溢。 “···并不是每个人都信奉伟大的主。在这个世界上迷失信仰的人很多,于是,在几百年间渐渐汇聚便形成了这座堕落之城-布里翁城堡。”奥丁少爷娓娓道来,显然来之前对此有过一番很深入的研究。布里翁城堡城墙高大,呈黑色,甚至还可以看见残留的干涸血渍。众所周知,这座城堡自几百年前成为异教徒们的乐园之后,自然免不了一系列血腥的战斗。 “不过,我感觉眼前这座吊桥倒着实诡异,居然用这么粗的铁链拉着,那要多少人才能拉起来。”卡斯特罗感慨了一句,知道奥丁少爷又在自己面前卖弄学识。胭脂拉着小伊芙,扭过头,故意不看他。阿卡奥斯倒是没太大反应,就是一脸憨傻,暂时改不过来。至于奥丁少爷梁歪两名得力战将,埃克拉农与戈特里布自然留守黑麦花军团大本部参加即将爆发的克伦斯堡攻城战。 “那是,不过,这吊桥的背后可是应用了滑轮技术,而且这样的吊桥,布里翁城堡有几座,而且东边与南边比这还要雄伟,俨然是一面巨墙屹立在它的城门口,宽度有几十秒,足够四辆马车通行。”奥丁少爷详加介绍了一番布里翁城堡的特色,语气满是崇敬。 目前卡斯特罗与奥丁少爷等黑麦花军团约一千人,与深夜秘密抵达了布里翁城堡的西南吊桥前。城堡内与他接头的【坟墓】联系人赫特福德还未露面,听说其是布里翁城堡长老会的重要一员,同时,还是布里翁城堡西南弗列塔区的头目,能在这里活下去,实力与手腕自然可以说不用多说。 “他什么时候来?”卡斯特罗问道他身后颤颤巍巍的站着的一名赫特福德派来的联络人,一名实力尚未达到杀手境界的瘦弱小子,獐头鼠脑,勾着背,土黄|色的手指甲大概几个月没剪了,指甲缝中还残有黑污,形象邋遢。 “大人,很快,很快就来了。”心中暗自叫苦的弗兹茨慌忙答道。这次被赫特福德大人派来执行这项秘密任务,以为能捞点甜头,没想到竟然折了。尤其是旁边那位看起来一脸笑容的贵族少爷,吃人不吐骨头,不仅从自己嘴巴里套去了所有有用的消息,而且自己而分文未取。这太符合他吝啬鬼的形象了,回去一定不怎么跟别人胡扯吹牛皮? “哼,”奥丁一脸不善的哼了哼,慢慢朝着菲兹茨靠近。他可清楚菲兹茨满肚子坏水,尤其他竟敢肆无忌惮的猥琐地看着胭脂的背景,当然甚是奇怪赫特福德怎么派这么一个人去迎接他们?仅仅只是熟悉城外的重重机关恐怕是不够的吧。 菲兹茨满脸堆笑,恭敬地说道,“奥丁少爷,不,奥丁大人,能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菲兹茨就算下地狱,也给你办成。” “我现在要进城。”奥丁少爷逼得菲兹茨连连后退,冷冷的说道。要是赫特福德再不来,他不介意杀鸡儆猴。以他了解的情况,布里翁城堡另外五大区势力应该会有人欢迎他们这一伙异教徒到来,何况这么敏感的时期掌握了他们这可绝对是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当同样有利也有弊,敌对的势力可能因此而联合起来反对。 五年一届的布里翁城堡换届选举,究竟又会引起多大的波澜? “来了。”迪马利亚忽然开口说道。 菲兹茨暗自松了一口气,被奥丁盯上的感觉,固然没有赫特福德大人那般强烈,但好歹也是脊背生凉。而且他可不想被奥丁的火球烘烤,奥丁下手可是极端的阴损,再栽到他手里,咳咳,活下来估计都是问题。 吊桥呼啦啦的被缓缓放下。雕刻着血色骷髅头的古朴沉重的城门被缓缓推开。一排蓝黑色服饰的卫兵站立在两旁,一脸杀伐,目光坚定,至少手上应该沾染过鲜血。一名枯瘦的老者与一名精明的大汉,并肩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几名凶徒,实力估摸着跟胭脂有的一拼。 很强大。卡斯特罗与胭脂同时感觉到了对方释放的恐怖气势。迪马利亚往前一踏,目光从老者与壮汉的身上扫过,压力顿时减轻不少。 “咦!”壮汉席勒·戈雷微微惊讶道,眼神中澎湃的战意一闪而逝。从几天前收到消息,到今天逼迫赫特福德答应联盟,来见这位恶魔之子,他可谓是花了很多心思。 现在布里翁城堡形成了三方势力,一方是以城主任期即将结束的琼森·道格拉斯为代表的本土势力,在长老会中拥有四席,一方是以【天国杀】暗中支持的莱布尼顿为代表的北方势力,在长老会拥有三席,另一方,自然是以他和赫特福德以及乔治·巴塔耶为代表的第三方势力,拥有三席。最后还有一个人,一个强大无比的人,巴别·多勒克,他有一席席位,并最终宣布选举结果,无人可质疑他的权威。每一次城堡选举都意味着一次血腥的洗牌,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您好,赫特福德大人!”卡斯特罗微笑着说道,特地加重了语气。 枯瘦老者赫特福德,手中握有一根漆黑的权杖,冷冽如电的眸子,注视着卡斯特罗,想要把这个年轻人看透彻,却被迪马利亚逼迫,只能收敛其姿态,面无表情地说道,“欢迎。” “请问旁边这位是?”卡斯特罗疑惑的问道。 “很高兴见到你,黑麦花军团的军团长卡斯特罗。本人,席勒·戈雷。”衣着随便的戈雷微笑着答道,一脸和气,并无敌意。 “很高兴见到您,席勒·戈雷阁下,为您曾手刃一名拜占奥教廷红衣大主教表示我的敬意。”卡斯特罗躬身答道。 “哈哈,”席勒·戈雷的眼神中一丝得意,说道,“那时年轻的时候的事了,不提也罢。各位进城吧。” 不过,奥丁少爷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轻视,不满的哼了一声,菲兹茨早就躲的远远,只待赫特福德大人招手,他便立刻离开。这趟苦差事,他再也不愿干下去了。斯坦贝暗自计算了敌我的实力,本次布里翁城堡的行动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只带了五千余人,对方有将近五百蓝黑侍卫与大概三千城楼的防卫兵,占据地利,实力差距很大,不得不小心应对。胭脂冷漠如故,小伊芙也是沉默,不说话。自从跟胭脂训练久了,卡斯特罗时常感慨,小伊芙变了,即便她仍然是她。 卡斯特罗向后招了招手,一直站在他左边斯坦贝则向后方的将士传达了卡斯特罗的命令,准备进城。 可就在这时,赫特福德与席勒·戈雷的身后传来一阵阵马蹄声与吵杂声。 “老鬼,你敢私自放外人进来?”来人同样是一名老者,脸上布满风霜,一身宽大的黑袍,手持一根镶嵌着一颗血色明珠的白骨魔法杖。即便隔得老远,奥丁少爷一眼认出,那根魔法杖,就是魔法师们梦寐以求的【咏叹魔法杖】,传说中是用龙骸打造,上面那颗血珠也是大有来头,名曰,噬魂珠,数万不屈的战魂炼制而成,饱饮无数高手的鲜血。 “费西米?”赫特福德一脸怒意,斥责道,“你来做什么?” “我来做什么?”费西米喋喋的怪笑着,当然是想你死了。随后,后方的阵营中又走来几人,两名四十多岁的孪生兄弟,一名五十多岁的灰衣老者,实力高深。至少在卡斯特罗的眼中对方的气势要猛压他一头。 城门口一瞬间,剑拔弩张。敌人很强大,而我们却如此弱小。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97章 双线杀,客人 生命是如此的美丽,因此才招来所有的谤毁。罗杰得到多少,也付出了多少。在梦境中,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他弄不清楚,但他明白他现在的实力很强大,身体内流动的力量十分充沛,如同潺潺溪流,甚至他有绝对的信心打败麦顿大人。 向拉泽格尔问明大致情况的罗杰急匆匆的消失在夜色之中。一路上感受着风在耳旁呼啸而过,心中兴奋,同时也免不了一丝落寞,自己终究已是一个怪物,不再是一个人,跟妹妹罗拉已然走上了不同的路。既然这样,那我就用我的力量去守护她的一生吧。在第二天的夜晚前往布里翁城堡途中,他本能地觉察到了危险,飞行的速度为之一滞,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 “什么人?”罗杰警惕地问道,心中不安越发强烈。四周静谧,无人回答。但罗杰依然小心戒备着,他直觉告诉他这里有危险。自从上次醒来之后,他就发现他自己的第六感特别的精准,当然,在黑夜战力还会提升五成。这就是血族血统?罗杰有疑惑,但更多的是不解。 【双线杀】。两名黑影手持着一个奇怪的球形物体,散发出一缕缕奇怪的光线,眨眼间汇聚成一个圆形光圈将罗杰围在了里面。从远处遥望,宛若一个发光的魔法晶灯的灯泡。这两人便是潜藏在俄古易塞城堡的【天国杀】的杀手,本来伺机准备刺杀卡斯特罗。但没料到的是罗杰来了,而且似乎带来了特别重要的消息,所以他们的上级迅速批复了他们的请求,派他们截杀罗杰。 被困其中的罗杰冷静异常,小心地控制着身体的深红色火焰从漆黑的黑暗中朝着光圈缓缓靠近,一接触罗杰骤然发现,光圈迅速消融了火焰,而且亮度似乎增大了不少。是用应用某种奥术规则构成的吸收能量的魔法阵法?还是某种奇怪的魔法道具造成的特殊效果?他自然不知道【双线杀】来源于魔法理论中的双曲线构纹推论,任一完整魔法双曲线因其无限性必然在多重维度下再次相交,从而形成一个椭圆。 几个呼吸之间,光圈发生变化,内部又衍生出无数细小的光线。罗杰抽出了腰间的宝剑,连续挥舞斩动,却难憾其分毫。如此剑术攻击居然无效?罗杰呆愣了一瞬,几道光线从他身体之中直接穿过。而后更多的光线连续射来,微弱甚至不可见,但在漆黑的光圈内,它们却映满了罗杰的眼眸,如此的惊心动魄。 “怎么办?就要死了吗?”罗杰的脑海中一瞬间浮现出许多记忆的片段,倏忽之间,他似乎捕捉到了一丝灵感。他砰的一声化成了一团血影,这正是血族特有的血遁,只要哪怕逃出一丝血影,他也可以活下去。 借助黑夜与地形完全了无踪迹的【天国杀】杀手,此时却极度吃力的控制着手中的【杀罗】缓缓下降。【双线杀】,每一秒都极度消耗人的精神力以及生命力,距离越远控制起来越难。尽管他们的【杀罗】中储存有大量死者的灵魂,借助它可以减少精神力的消耗与控制光圈,但是一旦消耗一空,死的将会是他们。 毫无疑问,【双线杀】的威力十分强大,以光为攻击的媒介,以人的性命为赌注,一旦发动,它无可争议的凛冽。 化为血影的罗杰很快发现光圈实在诡异,竟然隔绝了外界的一切,而且这些光线居然有吸收能量的作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血影慢慢变薄,弱点在哪?他的心中万分着急。 然而,伏击罗杰的杀手也不好过,脸色苍白,冷汗淋淋,【杀罗】想要发挥出最大威力,那么需要消耗的生命力与精神力基本上随着时间成递增趋势。打个比方而言,【杀罗】可以轻易杀死一支蚂蚁但却用手捏死耗费的力量多几千倍,上万倍。但对于一个人而言,它消耗的力量确实很有回报,至少罗杰如果不是血族的话,早已尸骨无存。 一片光的海洋。意志开始消散。生与死之间的一丝明悟,霎那而逝,既然光线可以消融一切,那么谣传中光的国度天国为什么可以会有天使和圣徒的存在?光明可以包容灵魂吗?灵魂是什么?能量吗?灵魂是包容,包容着人成长过程的快乐与伤悲,无奈与辛酸,甜蜜或美好。 那么来吧! 【********************】 布里翁城堡西南城门。 双方的对峙还在继续,不过敌人很显然占据着优势,动用大量士兵包围了赫特福德与席勒·戈雷等人,其中不少是弓箭手,一旦交锋,情况极为不利。卡斯特罗心底暗自盘算了一盘,如果迪马利亚全力出手,或许可以轻易挫败敌人,在这里终究是敌方的地盘,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非必要跟对方拼个死去活来。何况他也没必要招惹太多的敌人,前提是对方没有阻碍他前进。但现在的局势变了··· 手持【咏叹魔法杖】的费西米,一对孪生兄弟古凉与古希,灰衣老者很显然是城主琼森·道格拉斯的心腹波伊提夫。来者不善,而且有备而来,弓箭手拉开了弓弦,剑士拔出了宝剑,少量的骑士在后方待命,随时准备发动冲锋。 果然带领五千余人想要无声无息的潜入布里翁城堡是不可能的事情。斯坦贝心中早有计划,此时已经配合奥丁少爷悄悄做好了反击准备。奥丁少爷的那一批下属号称黑麦花军团最深沉的战士,也即是一把“剔骨刀”,对此种对峙,很显然并没有多少负担。一伙跟着奥丁少爷从【野狐军团】撤出加入黑麦花军团的老兵们甚至还有说有笑,不过,暗地里可是随时出手。 “城主琼森·道格拉斯大人有命令,这里不欢迎黑麦花军团的任何人。”走到前方的波伊提夫开口说道,等同代表布里翁城堡官方不允许卡斯特罗等人进城。 “是吗?”卡斯特罗走上前去,笑着说道,“我清楚的记得布里翁城堡卫兵条例中有这么一条,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真正的异教徒或者异端进入布里翁城堡。” “哈哈,”费西米狂笑着反驳道,“小子,这里可是布里翁城堡,在这里没有规则,没有法律只要你拳头硬,那么就有话语权,否则,只有死!” “死吗?真的很好笑吗?”卡斯特罗面不改色的说道,迪马利亚已然往前踏了一步,替他挡下了对方阴冷霸道的气势,一个魔法师,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名黑魔法师,能修炼到这般境界至少花费的时间不少于四十年,难怪脸上的皱眉即便用史诗大陆最昂贵的护肤粉香杰粉彩都抹不去。 “费西米,波伊提夫,他是我赫特福德邀请来的客人。即便是城主也无权干涉布里翁城堡长老的一些私人决定。”赫特福德面色坚决的说道,看来那那只琼森家族的野狼也不愿意看到他必胜的选举有不可掌控的变数出现。 “卡斯特罗,也是我的客人。”心中暗骂乔治·巴塔耶那只老狐狸居然装病的席勒·戈雷往前走了一步,与古凉古希两兄弟遥遥相对,很显然,一旦动手,他的目标就是他们俩。与其骑虎难下,不如放手一搏,何况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这样的战斗怎么能少的(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