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牧首-第46部分_黑暗牧首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黑暗牧首-第4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暗牧首-第46部分
黑暗牧首-第46部分来比较凶恶的坏人。 格鲁亚城堡的深夜总是不平静。奥亚克家族府邸,迎来了两位来头不小的客人,一位紫袍老者,布约尔·米内卢;一位手持重剑的圣骑士,费洛雷斯·马特。奥亚克家族族长狄雷特伯爵亲自出门迎接,一身大红袍,病态苍白的脸庞,嘴唇猩红如血,要有多妖冶就有多妖冶,貌似是深山里修行了百八十年的妖猴。 想着此行的任务的米内卢,眉头皱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瞬息之间换上了一副贵族虚伪的笑脸。这位连拿破伦都无比尊敬的老者,脾性很好,为波旁家族办事可谓尽心尽力,不敢丝毫马虎。费洛雷斯·马特古井无波,步伐沉稳有力,走过九层台阶立于米内卢身后,如松柏。 七天之前,卡斯特罗与【莫】等人着实重创了奥亚克家族,折损了一部分高手,不过,奥亚克家族毕竟在格鲁亚城堡以及第聂亚速区经营多年,根基尚在,想要招揽一些亡命之徒给它卖命,轻而易举。正如秋风扫落叶倒是可以,如若要八七一棵大树恐怕还得黑海飓风。今晚,奥亚克·狄雷特的身后只站着奥亚克家族唯一的一名圣剑士“丑鬼”伽里本。这对组合,现在在格鲁亚城堡可谓是可怕恐怖的代名词,奥亚克·安卢斯死了,但他留下了一个“好”儿子,阴险狡诈,无所不用其极。 “请进!”大拇指上带着一枚白玉扳指的奥亚克·安卢斯语气阴森,令人不寒而栗。一个“请”字,从对别人吝啬对自己残酷的狄雷特口中说出,着实难得,放佛冬天雨后的彩虹,足够表现出他对远来之客的诚意与敬意。谁都知道神圣家族波旁家族出了一名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波旁·拿破伦,同时兼任两大教廷大司祭的第一人。 稍前一步的布约尔·米内卢微微一笑,很满意三十出头的棕色卷发青年的低姿态,迈过了十来厘米高的门槛。费洛雷斯·马特紧随其后,仰起头看了一眼奥亚克府邸两米多高的朱红色大门,眼中满是不屑。气派?在波旁家族,这绝对只能败坏其风景。 待他们两人走进去之后,奥亚克·狄雷特的蓝色瞳孔望着漆黑的夜空,十指交扣在一起,抿了抿嘴唇,眼皮跳了一下,而后转身走到米内卢与马特的前面,替他引路。 一路上,偶尔客套几句。奥亚克家族府邸是典型的拜占奥风格,会客厅确是巴洛克风格,一盏巨大的水晶吊灯尤为壮观,怎一个绚丽了得。脚下是来自泰坦帝国的红羊毛地毯,屋内还有檀木椅,红木桌,一座贝伐利亚郡斯纳达克出品的老式报鸣钟,三幅宗教题材的油画-耶稣基督传教,圣母抱着圣子,基督之死。 令布约尔·米内卢与费洛雷斯·马特色变的两个人,阿斯派因·艾斯林与吕西安·卡尼诺,俨然一副闲情雅致的神态,在品尝着西罗多红酒。收起【洛基之眼】与《圣经奥义》的艾斯林大人端坐在最上方,神态优雅,而衣服许多天不曾换洗的卡尼诺稍下,行为粗鄙,正如他的面貌,不堪入目。 【*************】 在奥亚克·安卢斯的私人绘画老师乔尔乔·提香的帮助下,胭脂与小伊芙成功混进奥亚克家族的府邸,做了一名普通的侍女。了解的越多,她就越觉得奥亚克·狄雷特的凶残无情,每夜奥亚克府邸都会传来极其凄厉的叫声。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有十七名女子遇害,而且死状凄惨,全身都是伤痕,死不瞑目。胭脂甚至得知撒兹勒夫人最近都极少露面,谣言是脸部被毁容,真相八九不离十。一个人心理要怎样的变态,才会不把人当人看? 动作轻柔,宛若一阵微风,独自行动的胭脂悄悄地潜进奥亚克·狄雷特的书房。对奥亚克府邸了然于胸的胭脂,毫无阻碍的便来到了目的地,侧耳在屋外倾听了一会,里面并无人活动的迹象。轻轻撬开门,胭脂闪身进入其中,掩上门。 危险?胭脂迅速躬身跳到一边,一道寒光从她眼前晃过。门,吱呀一声,被劈成了两半,坠落在地。腰完成弧形的胭脂手中不知不觉间多了一把薄如蝉翼的刀片,乘势朝着埋伏之人扑去。借着黯淡的光线,隐约可辨认出对方是一名健壮的中年剑士。 自从上次,奥亚克府邸遭到莫名人士的侵入,丢失了一份机密文件之后,奥亚克·狄雷特便吩咐家族管家卡提利奈要小心布置一番,来个守株待兔。很不幸,今天再次行动的胭脂一头栽进了陷进之中。中年剑士名叫欧比利亚克,“丑鬼”伽里本的关门弟子,一个视剑为生命的男子,七岁练剑,日夜不辍,至今已有三十年。 欧比利亚克轻松挡下胭脂的进攻,表情依旧冷漠,胭脂左扑右闪,生死只在尺寸之间。如果不是胭脂借助黑暗的掩护,他早就制住她,实力差距太过明显。套用他师父的一句话,欧比利亚克是一脚踏入圣剑士境界的剑士,只要在多给他一点机缘,可以轻易突破。 狼狈躲闪的胭脂将一凳子踢给欧比利亚克,而后掀翻桌子,挡下对方凌厉的一斩。身为杀手的她,懂得如何最大可能的去借用外物。短短的十几米秒的时间内,胭脂连续闪过对方十几次劈斩,心中感慨,此人的剑术已达返璞归真的境界,今晚肯定无法得手。略微打量了一下,胭脂便做好撤退准备,从狄雷特的办公桌上连续扔给欧比利亚克几本书籍,而后趁此机会闪到门口,消失在黑夜之中。 闻声而来的奥亚克家族护卫们看见手持【革兰氏牙剑】的欧比利亚克没人敢动,胆战心惊地围着他,显然误把他当成了刺客。欧比利亚克也不恼怒,扫视了他们一眼,冷冷的说了一句,“去报告狄雷特族长大人。” 【**************】 坐在上方的奥亚克·狄雷特一脸平静地看完布约尔·米内卢递给他的一份关于卡斯特罗的详实资料,端起酒杯,目光望着米内卢,幽幽一笑。结合前几天,艾斯林大人让他浏览过的拜占奥教廷的绝密资料,很显然,双方都想置卡斯特罗于死地。哈布斯堡家族的覆灭,再到帝国黑麦花军团,命运就像是一条可以相交,也不可以不相交的平行线,玄妙至极,卡斯特罗在这条平行线中怎么也逃脱不了。合作?杀死他?在其家族守护者【阿伽门农】的保护下,卡斯特罗已经不是一只随便可以捏死的蚂蚁了。精明的狄雷特自然不愿意做出头鸟,即便战火已经烧到他家门口。 作为拜占奥教廷圣事裁决厅的副审判长艾斯林大人活的时间确实足够长,甚至知道当年教皇所得到圣谕的内容-人皆有罪,你应虔诚的向我忏悔。所以,当年权势滔天的哈布斯堡家族一夜之间覆灭了。恶魔之子?地狱的撒旦的使者?艾斯林大人对地狱的存在始终抱有疑虑,即便是不可战神的“天使博士”托马斯·阿奎那也无法论证其存在,最后他只是说了一句,地狱就是上帝不存在的地方。至于恶魔,见遍太多异端的艾斯林,只相信它只存在人的心里。卡尼诺喝饱之后,便打起了盹,一点都不在乎其他人投在他身上的异样眼神。 布约尔·米内卢不急,云淡风轻,一直在慢慢品酒,在等狄雷特的回复。费洛雷斯·马特闭着眼睛,始终没有开口说过半句话。作为波旁家族的代表,他们的背后始终站着一个人,波旁·拿破伦。 交锋,在没有刀与血之中无声无息进行。 谁将是下一个倒霉的人?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74章 往前,战场 无论怎样的时代,孤独的前行者总不愿意接受,习惯于拒绝,因为他们会用自己的双手去争取,尤其是机会到了他们的手中,从来不会溜走。卡斯特罗孤独吗?大概没人能够体会到他在弄清楚身世之后那种渗入灵魂的怨气,不破罗马誓不还啊。多远大的目标。 艰苦的操练。一丝不苟的保持一个持枪向前冲杀的动作站在烈日底下曝晒,不时,有士兵晕倒,更多的都在坚持。黑麦花军团士兵们的素质一目了然,只有寥寥数十人可以与古德里安家族的守护骑士难分胜负。操练的结果也并非立竿见影,狄克与波拉德居然凭着顽强的毅力硬撑到了最后,着实让卡斯特罗等人青眼相加。这世上不乏拼命的人,像他们这般完全不要命的人确实少见。 黑麦花军团需要榜样的力量,拉泽格尔的建议被卡斯特罗很好采纳,每日一张的【光荣榜】都会以大红色的纸张张贴在每个营帐前的告示栏上。凡榜上有名者,皆有重赏。穷苦人民最需要什么?卡斯特罗无法提供女人,但是金币他并不缺少,他的背后可是有索伦家族、摩根财团等大力支持。金币的诱惑无疑是巨大的,整支黑麦花军团可是热血沸腾,群情高涨,恨不得榜上第一名就是他们自己。三十枚恺撒金币,足够他们做梦都笑醒。士气,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终于在利沃夫城堡近在眼前的时候,在黑麦花军团流露出来。或许他们不是最优秀的,但他们肯定是最懂得有付出才会有收获。 在利沃夫城堡逗留了三天,准备了充足的粮草。期间,卡斯特罗特地询问了一下卡尔森·温伯格,说,十分感谢你们最近十天来的工作,我铭记于心。在往前就是战场了,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不会阻拦。温伯格子爵代替所有古德里安家族的守护骑士,说道,没有古德里安大人与隆美尔康大人的命令,我们不会离开。骑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何况战死沙场,是骑士的一种荣幸。卡斯特罗没有拒绝他们的留下。 由古德里安家族这群装备精良的骑士做先锋,后面跟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走到哪哪儿都得乖乖让路,这是麦顿大人说的。事实证明他没有说错。 利沃夫城堡的城主是赫尔曼·蒙塔尼,因对拜占奥帝国派来的间谍格杀勿论,在帝国有着“天空之烛光”的美誉。他的另一重身份是赫尔曼·海里因希·巴鲁赫的父亲,五十多年,保养极好,略微有些秃顶,挺着一个酒肚子。自认不是什么大人物的卡斯特罗没想到的是在帝国最东部的波捷尼亚郡具有重要发言权的蒙塔尼,亲自带着一大队其家族护卫来城外接见他。阵势宏大。 狐狸给鸡拜年,绝对没安什么好心,这是奥丁少爷心底最真实的想法,嘴角挂着一丝嘲讽的笑容。作为波捷尼亚郡北部的奥托家族的继承人之一,奥丁对跟他家族是死对头的赫尔曼家族无比痛恨。如今,主动送上门,可惜没有看到那位都柏林的废柴巴鲁赫。 麦顿大人则表现的相对克制,并无半分不屑,跟赫尔曼·蒙塔尼握手时,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度。从帝国的官衔制来说,麦顿大人的职位隐约好药高出赫尔曼·蒙塔尼不少,但蒙塔尼毕竟是一方大员,镇守帝国东南边境。而克林顿子爵与阿塔修表现出了贵族绅士的修养,脸上挂着和煦的微笑。对大贵族本就没什么好感的夏尔米站在卡斯特罗的身后,一脸冷傲,对赫尔曼·蒙塔尼不理不睬,殴打辱骂贵族子弟,可是很小就在她的生活中占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地位。 脸上挂着比任何时候都要灿烂笑容的卡斯特罗,听见赫尔曼·蒙塔尼带来大量粮草与必需品,才致以他热烈而隆重的欢迎。握手完毕,简单向赫尔曼·蒙塔尼介绍了一下黑麦花军团中的一些重要人物。面容和善的赫尔曼·蒙塔尼依次与他们握手,俨然一副帝国查理曼大帝派来的巡视大员。这让拉泽格尔纳闷,在帝国三个王子派势力的贵族们,几乎没人愿意跟卡斯特罗搞好关系,而如今赫尔曼家族的蒙塔尼如此这番大张旗鼓的慰问,难道他就不担心会引发一系列变故?所谓政治博弈,看起来最终拍板的只是几个人几句话,但其中牵扯的人太多太广。 赫尔曼家族的三菱花徽章。黑麦花军团飘扬的黑麦花旗帜。 蒙塔尼转身,朝着黑麦花军团的普通士兵们走去,身后跟着的侍从随后跟着。卡斯特罗走在他的右手边,边走边聊。其他人,倒没有跟上,而是与赫尔曼家族的管家高内卢洽谈接收事务。 异变骤然发生。 卡斯特罗眼睛眯着,盯着蒙塔尼,不动如山。 一直保持静默离卡斯特罗只有几步远的迪马利亚雷霆出手,从蒙塔尼家族护卫中蹿出来的两名刺客顷刻毙命,倒地从嘴角缓缓流出一滩深红色的鲜血。 赫尔曼·蒙塔尼脸色微变,但似乎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讪讪一笑。 卡斯特罗板起脸,眉头紧皱在一起,不说话,也没有翻脸。 气氛顿时冷若冰霜。 想要出手的奥丁少爷被麦顿拦下,克林顿子爵、阿塔修以及马卢达握紧了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出手。蒙塔尼的护卫们如临大敌,脸色难堪。 “希望卡斯特罗军团长阁下见谅。这纯粹是意外,我没有料到我的家族护卫中会混入你的敌人。我立刻命令高内卢去彻查此事。粮草在多赠送一倍,可否?”面色不改的赫尔曼·蒙塔尼镇定自若说道。作为利沃夫城堡的城主,帝国东南边防军的副军长,没有帝国皇帝的命令,谁也不能动他,包括梵特兰蒂冈教廷的宗教裁判所。 “意外?这两名刺客可是佩戴着蒙塔尼侯爵大人家族的三菱花徽章,你让我如何相信这是意外?”卡斯特罗笑眯眯的说道。 “唉,人老不中用了,老眼昏花,识人不明,还望卡斯特罗阁下见谅。”赫尔曼·蒙塔尼打着哈哈说道,神态中流露出一丝缅怀之色。 卡斯特罗冷冷一笑,保持沉默,思考着该怎么办。他的道行自然没办法跟混迹帝国政治舞台几十年的蒙塔尼相比,人家吃的盐都比他吃的菜要多。最终在拉泽格尔与麦顿大人的斡旋下,才勉强达成和解。卡斯特罗一方息事宁人,没捞到太多的好处,毕竟在利沃夫城堡与帝国军界的蒙塔尼闹矛盾,对日后归来肯定有不利影响。虽然卡斯特罗心有不甘,但是自己这边并无人员伤亡,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一场刺杀风波,就这样小事化无。 夜晚,黑麦花军营渐渐恢复了平静。弧形的月亮挂在西南的天边一角,清冷的月光照耀着大地。如明月,驱除黑暗,俯视大地?坐在一处山坡上的卡斯特罗猛然想起了贝克老馆长,而后米尔塔等人的音容相貌一一在他脑海中闪过。 唉。一声悠长的叹息。 站在他背后的迪马利亚遥望着深邃夜空,闻声问道,“少爷。” “我没事。”卡斯特罗微微一笑答道。 “少爷,你的父亲哈布斯堡·菲利普斯公爵曾说,一名合格的哈布斯堡家族的继承人,必须学会坚持,制怒,微笑。记住,只有微笑,才不会让你的敌人抓住你的弱点。”迪马利亚收回视线,放在躺在卡斯特罗怀中的土狗毛姆身上。 “是吗?可是,我对我的父亲没有一点印象。”卡斯特罗挠着毛姆的额头,神色黯淡。 迪马利亚扬起【浴血而歌】,说道,“少爷,你会是哈布斯堡家族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继承人。” “我能拒绝吗?”卡斯特罗轻声呢喃了一句,缓缓朝着山坡下走去。 生活怎能没有痛苦。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75章 迈过---诺亚 下山总比上山来的容易,但却更危险。二十多年如日中天的哈布斯堡家族如同被拜占奥教廷与拜占奥帝国强行推进了万丈深渊,万劫不复。二十多年后的今天,背负着曾经无比显赫荣耀的家族荣誉的哈布斯堡·卡斯特罗又再次踏入了曾经以哈布斯堡家族马首是瞻的拜占奥帝国的北部。谁能猜到他的所思所想? 一块伫立在道路右侧的界碑,上面正反两面分别铭刻着拜占奥帝国的拉丁文语与神圣罗马帝国的法兰西语。卡斯特罗抬起脚,而后缓慢的放下,一个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动作,完全不同上次卡斯特罗与【莫】进入拜占奥帝国时的心情。这次他只能胜,不能败,因为后路对他等同于没有。 麦顿大人大步从这块界碑迈过时,回头看了看浩浩荡荡的黑麦花军团,这可是十二万余人,扔到黑海中都能填出一块小岛来,却不知战争结束后能够回来多少。或者,总有些人不会回来了。 奥丁少爷没有回头,带着黑麦花军团的“剔骨刀”一路跟着古德里安家族的守护骑士。队伍的后方是克林顿子爵与阿塔修,其次是老约翰带领的牧师队伍,最后是麦顿大人的大部队。在黑麦花军团中只有,麦顿大人能有如此手腕,令这么多汉子心悦诚服,不敢有多余的念头。 肤色健康的拉泽格尔站在卡斯特罗的左边,身边跟着一条土狗的迪马利亚站在卡斯特罗的右边。腰板挺直的卡斯特罗,一身帝国军团长正装,骑着一匹高头白马,手持一根马鞭,眼睛看着黑麦花军团的士兵们从他面前经过。这条被商人开辟出来的商路并不宽阔,所以,队伍的行进速度并不快。 拜占奥帝国方面并没有派出部队前来围剿,诺曼夫羊王朝方面的西线集团军军长叶浦盖尼·柴可夫公爵也没派使者前来与卡斯特罗汇合,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即便他感觉他完全像似一颗被抛弃的棋子,卡斯特罗也没有气馁,积极寻找出路。按照粗犷壮汉的斯坦贝埋头三天三夜制定出来的一份未来黑麦花军团军事发展报告《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卡斯特罗在充分听取他的详细解释,结合拉泽格尔与迪马利亚的看法,敲定了最终方案。黑麦花军团暂时不与诺曼夫羊王朝的西线集团军汇合,而是出了利沃夫城堡之后直接向着西南方向进发,越过史诗大陆最大的葡萄产地波多尔高地,依托喀尔巴阡山脉与普鲁特河,先其附近寻找合适地区建立根据地在图其他。【如果不理解这是哪,额,可以想象成现在欧洲罗马尼亚、匈牙利与乌克兰的结界处】。毕竟,出了神圣罗马帝国国界,那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查理曼大帝以及帝国军事部的命令对卡斯特罗而言,完全是废纸一张。何况这个未来战略根据地的军事地位十分优越,靠近贝伐利亚郡,翻过几座大山便可与帝国东南边防军联系。同时,按照迪马利亚与老柏克的消息称,在那附近还有一座异教徒建立的堕落之城-布里翁城堡,足以令卡斯特罗砰然心动。 一枚恺撒金币总分正反两面,人有喜也有忧。作为黑麦花军团的另一位顶级实力派高手【莫】精神受到重创,现在正在疗养,行踪诡秘,一时半会恢复不了。黑麦花军团的总参谋长雨果大人更是音信全无,只是知道他去了他康涅狄格家族的墓地【犹大撒玛】,不知遇到了什么情况。胭脂在潜入奥亚克府邸时遭到暗算,深受重伤,不过,老柏克及时出现,带她逃离了危险,但她的情况十分糟糕。【魔法晶灯】的奥秘已被完全破解,帝国各大郡的豪门势力纷纷借此大肆收购魔法晶灯,一时间,帝国商界暗战四起,连累黑麦花军团的军费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最为重大的消息,帝都巴黎顿有谣言传出查理曼大帝身体有恙,估计活不过五年。 帝国政治舞台,顿时暗流涌动,迷雾重重,卡斯特罗即便从帝都的【太阳城】渠道得到了最新的情报,也不敢妄自揣测。至于诺曼夫羊王朝,叶卡琳娜女皇在史诗大陆最大异端得黑撒的支持下,迁都圣彼得堡。野蛮的泰坦帝国与正统的拜占奥帝国围绕着圣城耶路拉冷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较量,值得一提的是,泰坦帝国最精锐的军团【战神之鞭】与拜占奥教廷【圣光枢机骑士团】都没有出动。这两支实力几乎不分伯仲的军团,牢牢占据着史诗大陆十大军团排行榜的前两位。哈布斯堡-洛林皇朝与金孔雀花王朝在史诗大陆西部辽阔无边的大西洋上爆发了一场争夺制海权的战斗,战况激烈,金孔雀花王朝暂时处于劣势。 动荡不安的年代,也是英雄辈出的年代。 这一年的秋天,后世历史学家和军事家们称之为的“黑海会战”正式在黑麦花旗帜飘扬在拜占奥帝国拉开了序幕。诺曼夫羊王朝西线集团军军长叶浦盖尼·柴可夫公爵发动了代号为“通古斯大爆炸”的军事行动,第聂伯河中游的基普斯基列城堡兵分三路,直扑格鲁亚城堡。“黑海之蛟”【第聂伯河军】军团长奥亚克·狄雷特伯爵,倒也干脆,放弃与柴可夫缠斗,将【第聂伯河军】大部聚拢在格鲁亚城堡,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态势明显,一攻一守。不过,奥亚克·狄雷特与阿斯派因·艾斯林对卡斯特罗的黑麦花军团可是特别关注,在普鲁特河下游集结了将近十五万的部队等着卡斯特罗前去送死。 落日余晖,渲染出一片如画江山。高大的利沃夫城堡拉长的影子渐渐消失在卡斯特罗等人的视线。 策马扬鞭,不再回首。 【******************】 在维金帝国与诺曼夫羊王朝的交战中,叶浦盖尼·柴可夫公爵临危受命,接替德·克鲁瓦公爵指挥诺曼夫羊王朝的残军败将抵挡住维金帝国皇帝古斯塔夫三世的进攻,并且最终攻破了被称为“无暴力之城”的维金帝国首府斯德哥福尔摩城堡。在这其中,诺曼夫羊王朝军界涌现出两位声名鹊起的青年军事家,一位是来自古老家族罗同柴尔德家族哈恩贝利,满脸雀斑的胖子,却创造了战斗零死亡的传奇,对“看似石头实则鸡蛋”的泰坦帝国具有绝对的发言权,担任此次行动西线集团军北路军的军长兼总指挥;而另一位,舒巴金,性格豪放果敢,信奉“与其痛哭着生,不如欢唱着死”,来自“视死亡是一场壮烈安息”的丘特切夫家族,担任南路军军长,总指挥是哈萨罗夫,拥有强烈的正义感。至于中路军自然有叶浦盖尼·柴可夫公爵亲自坐镇,沿着第聂伯河顺流而下。这位公爵大人曾在叶卡琳娜女皇面前公开宣称,“诺曼夫羊王朝的发展不能没有领路人,单枪匹马地效忠诺曼夫羊王朝是难成伟业,而万众一心又是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只要有一位杰出英明的领袖,诺曼夫羊王朝就可以变得非常强大,尊贵的叶卡琳娜女皇无疑是主赐予诺曼夫羊王朝最好的人选。我以及叶浦盖尼家族愿倾尽所有,誓死追随女皇的脚步。”据当时的情况,最不擅长撒谎的叶浦盖尼·柴可夫脸都没红。不过,他的这一番话,与得黑撒对叶卡琳娜女皇所说的一句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扎起的麦秆终究是散草一堆。 朦胧夜幕降临,第聂伯河上的庞大军队船只没了踪影,河水依旧流淌。 【*****************】 都柏林。晚餐后,红霞漫天。 天真活泼的梦露公主像精灵一样围着怀有身孕的容克·米尔塔,甚至亲手编织了一个花环戴在米尔塔的头上。 米尔塔对卡斯特罗第一眼看见便脱口而出“妹”的梦露就像是自己的亲妹妹一般,很好,偶尔还替她梳理辫子,如同卡斯特罗曾说过,如果她单纯就让她单纯一辈子。 圣赫德韦大教堂的守门人奥巴尔神父看着两个年轻的女子在都柏林三一学院的草坪上散步玩耍,目光和蔼,宛若找到了多年失散的亲人。过了许久,驼着背的他缓缓走到米尔塔的身前,笑了笑,白如雪的眉毛抖了抖,轻声问了一句,“这孩子取名字了没?” 一脸微笑的米尔塔,摸着渐渐凸起的小肚子,眼神中洋溢着幸福,说道,“诺亚。” 想起拜占奥教廷《圣经》中记载的诺亚方舟,奥巴尔神父感慨的说了一句,“好名字。” 【*************】 ps:更正一下一个小的笔误,利沃夫城堡在神圣罗马帝国的东南部,而本文目前主要叙述到与卡斯特罗未来有关的是帝国东南边防军。如果前文中有错误情况,请据此更正。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76章 葡萄园的战斗(上) 某位曾在史诗大陆的文学界留下重要一笔的老者在他晚年的文集中写道,旅程无非两种,一种是为了到达终点,那样生命便只剩下生与死的亮点;另一种则把视线和心灵投入到沿途的风景和遭遇中,那么他的生命将会丰富无比。可惜,卡斯特罗与黑麦花军团的将士们显然没有这种看遍世事的超然心态,军团的行进速度超乎寻常,原本需要五天的路程仅用三天便到达了波多尔高地东南部的博尔塔拉城堡,沿途起伏的丘陵着实给卡斯特罗的后勤运输带来了一个不小的考验。迫不得已之下,卡斯特罗从麦顿大人负责的第一部抽调出三千多名士兵,并任命“旋风”马卢达全权负责,才堪堪勉强让后勤物资跟上部队前进的脚步,摆脱了每天只有粗面包、面饼与萝卜头、野菠萝菜的不利局面。尽管马卢达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他没有拒绝,毅然挑起了这副重担,做事风风火火的他也没有让人失望,套用他的一句话,谁要敢不尽心尽力,就使劲用皮鞭抽他。 波多尔高地,史诗大陆的葡萄园,一路上一片片的葡萄梯田,巴掌大的绿叶层层叠叠的堆积在一起,轻风搅动,俨然是绿色的海洋。一串串的紫色葡萄,让人垂涎万分,不过,在卡斯特罗的特别命令下,没人敢轻举妄动。建立在葡萄园中的博尔塔拉城堡被誉为镶嵌在波多尔高地上的红色明珠,城墙高约十五米,全城的房子主要以红色为顶,充斥着巴洛克风格的暖色调。若是站在城中普伦莱德广场上的一座尖顶的哥特式教堂圣罗腾大教堂俯瞰全城,红灿灿的一片,十分壮观。这是一座古典而又浪漫的城堡,最近百年以来从未经历过战火的摧残。 博尔塔拉城堡的城主普什卡·萨拉切诺一听到有一大批武装的“客人”要来,顿时,吓的一命呜呼,去见了他伟大的上帝。他的儿子普什卡·雷根斯在城中拜占奥教廷督主教卡拉迪尼·乔万尼的怂恿下,挺身而出,独撑大局。可惜的是,博尔塔拉城堡的五万城防军实在惨不忍睹,尽是一些老弱残兵或者一些游手好闲的贵族子弟,一个个闻言要打仗,差点卷铺盖直接闪人。普什卡·雷根斯浑身乏术,压根找不到可用的士兵,仅凭着突起的有利地势来应对直奔博尔塔拉城堡而来的黑麦花军团?恐怕根本等不到驻扎在普鲁特河下游敖德萨城堡的十五万部队前来救援。情势危急。 前夜。按照作战参谋部负责人之一斯坦贝的看法,此次攻城,黑麦花军团应以投石机为主攻武器,配合使用云梯为辅助手段正面强攻博尔塔拉城堡的南部。因为这里的地势相对低缓,利于攻城武器的施展。随后,拉泽格尔一针见血的指出这种看法的缺陷,伤亡太大,需要商榷,应该充分利用黑麦花军团人多势众的优势从博尔塔拉城堡的西北部采用石块和木头填平其城墙下的浅谷。同时,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博尔塔拉城堡西北部,这里城墙低矮,而且突破后,可以直接杀进博尔塔拉市政厅。性格直爽的斯坦贝没等拉泽格尔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急不可耐的反驳道,这种方法太费时间,我们没有时间。成熟稳重的拉泽格尔平静的笑了笑,沉默不语。 黑麦花军团的副军团长麦顿大人支持斯坦贝的看法,主张应该速战速决,克林顿子爵与杜邦·阿塔修点头附和。而奥丁少爷坚持拉泽格尔,认为应该尽量避免伤亡,何况保守估计博尔塔拉城堡有一支百人组成的魔法师队伍,一旦对方动用,一个大型魔法阵的威力不容小觑。奥丁少爷则是亲自上过战场,自然懂得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过,他的声音在强攻的大潮中是微弱。拉泽格尔见此便补充了一句,说,我不反对强攻,或者,强攻还可以收到一些意料之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最终,军团长卡斯特罗思索一阵,决定给拉泽格尔与奥丁少爷三万人在博尔塔拉城堡西北部填平浅谷佯攻,坚持从博尔塔拉城堡南部主攻,争取三天之内拿下它。 黑麦花军团从来都不是铁板一块,以克林顿子爵为首的贵族派系,以麦顿大人为首的平民派系,当然还有奥丁少爷为首的深沉的流氓派系,老约翰的牧师队伍与夏尔米的近卫营则相对游离之外。近卫营长官夏尔米曾向卡斯特罗抱怨,各部的负责人对他的态度不一,办事往往大打折扣,不尽人意。一方面,是因为她年轻不足以服众,另一方面,她貌美,不少有心人士就恶意揣测她跟卡斯特罗之间的暧昧不清的关系,看不起她。谁叫她是唯一一个想进就进卡斯特罗军营的女性,而且就算打扮相对收敛,也难掩其傲人的身材。虽然每次她对此都冷笑不已,但时间长了,人言可畏。于是,她便请求把树叶男希第达尔调回来帮忙。卡斯特罗点头应许,当天夜里便用白头鹰给格鲁亚城堡的希第达尔发去了回归消息。 黑麦花军团大部休整,为明天作战做准备。军团的事务很多,卡斯特罗草草吃完晚饭,结束军团议事,便去视察各方的准备情况。 “泰格,你真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小个子波拉德跟泰格相处久了,熟络了不少,嘴里咀嚼着粗面包,低声问道。他与狄克、泰格三人又悄悄躲在军团的一角,秘密谋事。 “不了,我没必要那么拼命。”壮实的泰格吃完面包,扭了扭脖子,继续说道,“别忘了,我还是一个落魄的贵族子弟。” “你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波拉德看了一眼蹲在他对面的泰格,而后望着已经是明天第一批攻城小队队长的狄克。他想不通为什么狄克要这么做,索性也不去想,只是知道狄克答应他,只要活下来就给他买一把史诗大陆剑士最常用的【珈蓝长剑】。 自从上次获得团体赛冠军之后的狄克就很少说话,其实,每次他能够变戏法般的拿出面包,都是他一直在掏家底跟负责黑麦花军团伙食的士兵们套近乎买来的。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这是他很小就明白了的道理,得自己拿命去拼去搏。或许,在波拉德看来,狄克近乎无可匹敌,但是狄克自己清楚他如果不做出一番成绩,回去狠狠扇那个臭表子几个耳光,他是一辈子都无法安心的。被所谓的爱情深深伤过一次的他,冷笑,命算什么? 三人一阵沉默,就在这时背后一阵轻微的骚乱。三人起身,便看见了朝他们这边走来的卡斯特罗与夏尔米等人。泰格一声感慨,这妞的屁股就是翘啊。波拉德恶狠狠的瞥了一眼泰格,小声说道,只有狄克能配的上她,你别瞎想。小心,我揍你。拉扯了一下波拉德的狄克,低声说道,不要吵了。 “军团长大人好,夏尔米长官,好!”三人立正行礼问好,公式化的礼貌。 卡斯特罗笑了笑,说道,“大家好!狄克、泰格、波拉德,你们这么晚应该注意身体,早点休息。”夏尔米一脸冷傲的站在他的右边,威武的迪马利亚立于他的左边,抬头瞄了一眼他们三人,闷声如木头人一般。 “谢谢军团长大人的关心!”狄克与泰格躬身答道,唯独波拉德抿着嘴唇不说话。 卡斯特罗点了点头,伸手与他们一一相握,望着波拉德问道,“波拉德,你有话要说?” 憨厚的波拉德刚想开口,暗地里被狄克踢了踢脚踝,便硬生生的把话咽回去了。狄克赶忙笑着解释道,“他没事,没事。” 卡斯特罗心底明白,也没点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早点休息。” “是。”三人目送卡斯特罗与夏尔米等人离开,之后,泰格用他一如既往的眼神,回味着夏尔米的曼妙姿态,降服住她恐怕此生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狄克,你为什么不让我说?”波拉德委屈的说道。 狄克摸了摸他的头,答道,“这世界能救自己的,能成就自己的,只有自己,咱不求人。” 不屈不饶。战争之夜莺的鸣泣 第177章 葡萄园的战斗(中) 这是第一场战斗,而且要赢得漂亮。这并不是一场硬仗,在敌我实力悬殊很大的情况下,黑麦花军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博尔塔拉城堡只有五万余人的守城军,如若这还不能取得一场完美胜利的话,那么对以后黑麦花军团的发展极为不利。 清晨,朝阳缓缓升起。宁静的博尔塔拉城堡外响起了一阵阵吵杂声。身着拜占奥帝国科细亚锁子甲的守卫兵们脸色青红变换不定。一夜忙着来回巡视的普什卡·雷根斯,精神倦怠,刚准备回去休息,听到手下报告黑麦花军团有动静,立刻奔上城墙,遥遥望着黑麦花整齐的队阵以及后方几架巨大的投石机,顿时心寒。雷根斯心中感慨幸好昨晚已经命令家族的护卫骑士连夜送走了普什卡家族的重要(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