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炼心-第6部分_玄天炼心无弹窗阅读-兔女郎番号吧
关灯
护眼
字体:
玄天炼心-第6部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玄天炼心-第6部分
玄天炼心-第6部分武台边缘。只是她性情古怪,却偏不认输,依旧一次次勉力抵挡着那龙虎山弟子的进攻。  台下李金波面色焦急,央求的看向了杨长老。杨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实在是摸不透这古灵精怪的弟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向着马长老喊道:“马长老,让你门下弟子住手吧,这一局我们认输。”  马长老笑了笑让那弟子停止了进攻,颇为得意的看向杨长老:“杨长老,承让了。”  杨长老看了马长老一眼,没说什么,反而是略微焦虑的看向了古生厚。  古生厚见杨长老焦虑的看着自己,瞬间便领会了杨长老的意思,他向着杨长老缓缓点了点头,示意杨长老安心。  杨长老见古生厚如此沉得住气,也是颇为欣慰的笑了笑。  马长老却站了起来,看着台下众人缓缓道:“眼下比试已到最后决胜一局,我山河宗数十年少有此种盛世,所以我提议最后一局,两位上台的弟子可以约赌一场,以此助兴。”  古生厚和杨长老同时身子一怔,迷惑的看向了马长老。杨长老更是冷冷的看向马长老。  只是台下众人却是此起彼伏的叫好声,只有王佑与林诗茵皱着眉头思索着。 第九章 还有什么可输 〖本章字数:2252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6 12:29:16.0〗   马长老冷冷笑了笑看向杨长老:“杨长老,你看台下弟子如此热情,我们还是不要辜负他们吧”也不等杨长老回应便伸手指向了龙虎山一人:“昌瞑,你来。”  一少年缓缓走出,马长老指着这少年缓缓说道:“杨长老,这是我前两年下山时收的弟子,天资愚钝,还望你门下弟子多多指教。”说完便森然的看向古生厚。  古生厚撇过马长老森然的目光,向着那走出的少年看去,少年腰间别着一把古朴弯刀,面色凌然。  杨长老无奈看了看古生厚,指着他道:“你去吧。”但眼神中对古生厚却是充满了信心。两年时间的教导,他已经知道古生厚自己会判断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了。只是他不知道古生厚究竟会拿什么去和那少年赌。  古生厚正准备向比武台走出,忽然一只纤细的手掌握住了他的胳膊,芬芳气息铺面而来,一张绝美的面庞出现在他面前,略微担心的说道:“小心点,那少年好像很厉害。”  古生厚轻松的笑了笑,看向林诗茵道:“放心吧三师姐,我自有分寸。”  旁边王佑听着古生厚这自信的语气,不由一愣。心中暗道:“两年没见的朋友如今变化竟然如此之大。”  古生厚缓缓走上台去,场下王佑与林诗茵却略带担忧的看着他。只是林诗茵心中却不解小师弟何时变得如此自信。  天空不知何时暗了下来,金黄的光芒透过乌云洒在林诗茵脸上,更添一分气质。  只是那阴沉的天空,让原本普通的比试却变得肃杀起来。  乌云不知何时已布满了天空,萧瑟的寒风开始呼呼响起。  古生厚就这样静静的走上台去,那叫昌瞑的少年也是静静的看着他,右手却已握在刀柄上。低垂的乌云缓缓涌来,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就这样静静看着,谁也没有动手的意思,风起云涌,那台上两少年看去竟是如此萧瑟。  良久昌瞑才说道:“既然这局可以约赌,那我们便赌一局如何。”古生厚考虑了片刻,沉吟道:“赌什么?”  昌瞑狂妄的笑了笑:“你有什么可输!”  一到雷鸣想起,狂风呼啸而过,低垂的乌云直压入心间。  恍然间记起两年前也是这样的天气,两年前那魔窟三煞也是同样的笑声。  古生厚突然笑了起来,他抬头望向那乌云密布的阴沉天空。自嘲般的自言自语道:“是啊,我有什么可输?我还有什么可输!”  他突然止住了笑声,冷眼看向昌瞑道:“我没什么可输的,我便输你一条命吧!”  杨长老与山河宗门下弟子皆是一愣,那平时看去的温顺可爱的小师弟为何变得这般狰狞。  只是他们又有谁能体会古生厚心中的想法,又有谁能知道那弱小的身影承受了多少重担,他一步步走过的是无数人的嘲笑!  此刻他看着那猖狂的昌瞑,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顷刻间爆发。  玄北阴暗石窟内。  一道晦涩阴冷的声音缓缓说道:“那小杂种没把那剑带在身上。”  另一道同样阴冷的声音缓缓说道:“先看看他这两年修炼到什么地步,再做打算。反正已经把昌瞑安排进去了,那剑迟早是我们的。”  场上,古生厚已然出手,并没有绚丽的灵气,仅仅是简单的一拳打向那猖狂的昌瞑。只是那一拳却传出呼呼的破空声。  昌瞑性情高傲,并没有拔刀,而是迎上那呼啸而来的拳头轻轻推出一掌。  瞬间拳掌相交,古生厚只觉一分阴冷的灵气缓缓袭上自己的手臂。而昌瞑也是没想到古生厚那看似普通的一拳竟然蕴含着如此巨大的力量,只觉手掌一麻,随即便与古生厚的拳头分离。  随着昌瞑手掌的离开,那阴冷的灵气也停止了蔓延的趋势。  杨长老这是却挺着那巨大的肚子站了起来,凝视着那令他充满疑问的马长老沉吟道:“马长老,你收了个好弟子啊!”  马长老却笑了笑没有搭理他。继续看向场中。  场下围观的山河宗青年弟子自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迷惑的看着这两位长老。  古生厚感受着手臂那阴冷的灵气,运转山河神卷第三卷,驱使自己体内那一红一白的灵气向着手臂上那股阴冷灵气靠近。就在即将靠近那阴冷灵气时,那阴冷灵气却忽然急速的从自己手臂上消散。  对面昌瞑和马长老忽然轻皱眉头,似乎没想到古生厚竟然能这么快便驱散那阴冷灵气。马长老疑惑的看向了对面挺着大肚的杨长老,却见杨长老只是略微担忧的看着古生厚。  对面昌瞑冷冷笑了笑:“看来低谷你了,想必你早已将山河神卷第三卷修炼至大成了吧。”说完便拨出别在腰间的古朴弯刀,向着古生厚道:“来吧,让我见识见识你真实实力。”  落霞山众人和王佑听到昌瞑的话,皆是不可置信的看向古生厚,低垂的乌云下,那少年如雕塑般静静站着,微黑的脸庞不知何时已经略带一丝狰狞。  和落霞山众人不同,王佑只是刚听到时吃了一惊,随即便替自己的朋友高兴起来。  而林诗茵却迷惑的看着古生厚,思索着什么,忽然美目转向了台上站着的杨长老,只是眼神却更加迷惑。  王佑见古生厚并没带有什么神兵,连两年前那把生锈铁剑都没带,便急忙解下自己的佩剑,扔给了台上的古生厚。  古生厚接过王佑扔来的宝剑,拿着那泛着青光的长剑缓缓指向了对面的昌瞑。昌瞑也不再言语,举刀便砍了过去,那古朴弯刀在黑暗中竟然泛着点点猩红。  更多的乌云缓缓飘来,萧瑟的冷风拂过。  古生厚忽然催发了山河神卷第三卷,手捏法决,御剑挡向那猩红弯刀,猩红弯刀一次次看来,古生厚手中法决变换速度更快,泛着青光的长剑一次次抵挡那猩红的弯刀,偶尔发现破绽便伺机反击。  青红光芒在黑暗中无比快速的闪烁,只是不知为何看去竟显得无比肃杀。  台下山河宗青年弟子皆是看得目瞪口呆,万万没想到两个十来岁的少年,竟然在道法运用上这么厉害。  林诗茵心中更是震撼,美目一动不动的凝视着拿着长剑的古生厚。  忽然,昌瞑将弯刀紧握手中,略微的惊讶的看着古生厚,只是片刻后又是猖狂的笑道:“看来不拿出第四卷的实力,是拿不下你了。”  古生厚听到这句话,面色却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冷静中略带狰狞,他盯着昌瞑的缓缓道:“既然我没什么可输的,又怎会惧怕你。”  轰隆一声巨雷轰下,那翻滚乌云下的少年竟然无比萧瑟。 第十章 心事 〖本章字数:1452 最新更新时间:2014-04-18 00:17:28.0〗  那低垂乌云下的少年,一人一剑,便俨然面对了整个世界!  此时台下围观的山河宗青年弟子,皆是默默的看着台上二人,气氛无比寂静诡异。  昌瞑古朴的弯刀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丝阴冷灵气,这正是山河神卷第四卷才能习得的灵气外放。他忽然咧嘴阴冷一笑,举刀再次砍向古生厚。  古生厚缓缓举起手中泛着青光的长剑,忽然间周身衣衫飞舞,无数天地灵气急速飞卷而来。  杨长老凝视着台上那萧瑟的少年,张了张嘴想冲着他说些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忽然间台下的山河宗青年弟子一阵骚乱,更是有数名女弟子尖叫了起来。台上古生厚周围布满了无数红白相间的灵气,那萧瑟的少年配上这红白灵气更显狰狞。  马长老原本淡定的脸庞,这时也急剧的颤抖了起来,他突兀的站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向了古生厚。  林诗茵也是被这一幕深深震撼,深蹙着眉头,再次迷惑的看向了杨长老。  玄北,魔窟三煞所在石窟内。  魔窟三煞余下的那两老者,突然惊恐的叫了起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那红白的灵气让他们记起了那个他们永远不愿提起之人。  那数十年前,在他们同样还是少年时,那如魔鬼般的红白灵气。  一道颤抖的生硬问道:“师兄,怎么办?”  良久没有回答,石窟内诡异的死寂。  玄北深处,一青年男子和一老者缓缓从一座巨大殿堂走出。  青年男子身着紫黑长衫,面庞如刀削般坚毅,背负长剑,只是那长剑却并没有剑鞘,周身泛着点点寒光。  老者一袭白袍,但却有着一张令人无比恐惧的脸庞。那一张布满皱褶的脸庞,竟然一半是红色,一半是白色。  老者面目狰狞却颇为激动的向那男子说道:“南方速去。古厚那我去挡着。”说完手中法决变幻,老者赫然变成了一中年男子只是那脸上依旧是一白一红,他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块洁白如玉的面具,缓缓戴在脸上。  落霞山  昌瞑原本砍向古生厚那一刀在接触到那红白灵气之时便顿住了,他使出了浑身力量,也不能使那古朴弯刀透过红白灵气哪怕一丝一毫。  红白灵气包裹中的古生厚忽然冷冷看了眼昌瞑,手中长剑一抖,法决一捏,便御剑劈向了还在和红白灵气苦苦争斗的昌瞑。那长剑周身同样布满了红白灵气,狰狞的劈向了昌瞑。  昌瞑见那长剑呼啸而来,面色大变,急忙松开握着弯刀的手掌,向后爆退。  古生厚手捏法决,御剑直直向昌瞑追去。红白灵气如恶魔般直追昌瞑。片刻间,长剑离昌瞑便只有一尺之遥。  杨长老与马长老同时快速的站了起来,准备出手阻拦这狰狞的飞剑。  那被红白灵气布满的狰狞飞剑眼看便要刺上昌瞑的身子,杨长老与马长老皆是阻拦不及。天地间,黑云翻滚,恍惚中一丝亮光透过低垂乌云洒下。  台下围观的弟子又是一阵尖叫,昌瞑也放弃了后退,停下了脚步,闭上了眼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良久,昌瞑也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他缓缓睁开了眼,却见那长剑就这么直直的停在了他面前。剑身红白灵气狰狞的飞舞着。  古生厚看着惊恐的昌瞑缓缓说道:“我没什么可输!可是我不能输!”说完便转身向台下走去,周身红白灵气尽消。他离开比武台,愧疚的看了眼杨长老,却没说什么,便向着王佑走去。  马长老面色狰狞的对着杨长老说道:“你教的好弟子!”  杨长老却没有理会他,独自一人缓缓离开了比武台,向着落霞殿走去。  古生厚默默来到王佑面前,缓缓将手中长剑递给王佑。王佑迷惑的看着这自己几乎认不出来的古生厚,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伸出手去接过那刚刚无比狰狞的长剑。  古生厚面色忽然一松,向着王佑道:“谢谢。”  王佑笑了笑:“咱俩兄弟,还说这些干什么。”  林诗茵在一旁看着这两少年,一丝丝光明透过低垂乌云洒在他们脸上,让这两少年看去却是无比坚韧。  乌云渐渐散去,只是林诗茵蹙着的眉头却没有散开,显然有什么心事。(辣文h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